靳少娇妻甜又辣免费阅读全文,颜玥靳南州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靳少娇妻甜又辣

作者:哈鲁一号

主角:颜玥,靳南州

类型:霸道总裁

简介:又名《全球追婚靳少娇妻有点辣》被阴谋纠缠,被小人的算计,失去了自己怀胎八月的孩子,这份痛苦让她蛰伏五年,学了一身的本领强势归来,这一次颜玥只想有仇报仇,有怨伸冤,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揭穿小人的真面目!搅黄了恶毒妹妹的婚事,当着众人的面戳穿了她的真面目,打算功成身退的时候,一个男人出现在了颜玥的身边,不让她离开,还叫嚣着要让她陪一个未婚妻给他!

靳少娇妻甜又辣免费阅读全文,颜玥靳南州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靳少娇妻甜又辣》免费阅读

第1章 怀上他的孩子,你也配?

私立医院高级病房。

颜玥捧着隆起的肚子在房间里溜达,已经八个月,医生说宝宝很健康。

宝宝冷不丁踢了她一下,颜玥忍不住笑,“小P孩,你是不是也知道今天阳光特别好,迫不及待想出来晒太阳了?”

虽然那一夜的事不堪回首,她甚至不知道宝宝的爸爸是谁,但母亲死后,宝宝就像上天赐给她的礼物,给了她莫大的勇气。

“好啦好啦。”她揉揉波动的肚皮,眼神都不自觉柔和下来,“我也想见你,看看你到底是小冤家呢,还是小棉袄呢?”

颜玥正自说自话的时候,病房门被一脚踹开,堂妹颜思雨趾高气昂地走进来,身后跟着几个穿着黑西装的男人。

颜玥心里咯噔一下,不等她做什么反应,就被一左一右控制住,生生按跪在地上。

她担心伤到肚子,不敢挣扎,“颜思雨,你要干什么?”

“啪”一声脆响,她顿时红了半边脸。

“贱货!本小姐的名字是你随便叫的吗?”颜思雨甩甩自己娇嫩的手,拧着细腰站定,“脸皮真厚,打得我手都疼了。”

颜思雨是她堂妹,他们一家霸占她的家产,逼她走投无路,没想到到现在还是不放过她!

颜玥知道自己今天很可能没活路了,逼着自己开始掉眼泪装可怜,苦苦哀求:“思雨,血浓于水,我好歹是你的亲堂姐,我求你放过我好不好?我生完孩子之后就会离开这里,保证永远不再回来!”

她不知道管不管用,但这是她现在唯一能做的。

“放过你?忘了小时候你是怎么欺负我的吗?自己吃的穿得不用就像丢垃圾一样丢给我,想让我放过你,好啊……”颜思雨沉吟着,忽然眼中冒出邪恶的光,“有了,你把我的鞋舔干净,我就考虑看看给你一条活路。”说着,有人给她搬了把椅子过来。

颜思雨坐下,把鞋伸出来,控制颜玥的西装男也松了手。

颜玥跪在地上,屈辱在心底蔓延,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如果小叔一家还有良知,就不会把妈妈逼上绝路。

她颤抖着伸手去够她的鞋,最终僵在了半空,“如果……如果我按你说得做了,你就会放过我?”

颜思雨扬腿,用脚尖端着她的下巴,恶狠狠地问:“你有选择的余地吗?”

颜玥闭上眼,把委屈咽回去,为了她和宝宝能活下去,她什么样的屈辱都无所谓,只有活着才能有希望!

她刚低下头,颜思雨忽然发飙,一脚踹在她脸上。

“你还真是贱,口水都把我的鞋弄脏了,好恶心,舔鞋底吧。”她得意地笑着,翘起了脚,把鞋底朝向颜玥。

被踹在地上的颜玥怔住,看着对方戏谑的嘴脸,幡然醒悟过来。

她太天真了,就算真把鞋底舔干净,对方也不会放过她,人或许还有良知,她,颜思雨,她们颜家三口,都不是人!

她摸了摸肚子,“宝贝,妈妈对不起你。”

“这里又没男人,哪这么多戏?”颜思雨有些不耐烦。

颜玥冷笑,猛地起身扑过去,朝她的小腿狠狠咬了下去,颜思雨的惨叫声让她忍不住笑出声,嘴上更加使劲儿。

“赶紧把这条疯狗拉走!踢她肚子,踢死她!”颜思雨坐在椅子上哭嚷。

颜玥一听这话,下意识去护肚子,可还是被结结实实踢了一脚。

她再一次被黑衣人控制住,肚子也开始痉挛似的疼,她知道自己今天没救了。

病房里这么大动静都没见护士来,想必她死在这能有人来收尸就不错。

颜玥披头散发满嘴是血,冷眼睨着颜思雨大声咒骂:“你们一家人都不得好死,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哈哈,那我就等着你变成鬼!”

两个男人强行掰开颜玥的嘴开始灌药。

“你放心,我准备了双倍剂量,保证让你肚子里的野种死得透透的!怀上他的孩子,你也配?”

颜玥听不清她的话,使劲闭嘴,使劲儿往外吐,可还是有很多药灌进来。她被人家掐着脖子,控制不了吞咽,任由药流进肚子,却束手无策。

她的心越来越凉,仿佛看着宝宝被人从怀里抢走,每喝下一口,就离得远一些,她好想抓住他,不管他的爸爸是谁,宝宝都是她唯一的亲人了……

热热的液体顺着大腿流下来,在她身下滩成一片猩红。

颜玥捂着肚子躺倒在血泊中,眼角挂着两道泪。

她恨,不甘心,只要她能逃过这一劫,一定会报仇,一定要让颜家三口付出代价!

谁都没发现,她的肚子上缓缓腾起一圈微弱的光晕。

病房外,一个温柔的声音对医生和护士交代:“可以进去了,能保住孩子最好,不行就算了,至于大人……随便吧。”

女人说完戴上阳镜,优雅离开。

五年后——

一辆红色法拉利在酒店门口停住,车门缓缓上扬,副驾上下来一位穿着红色短礼服的娇俏美女,钻石胸针熠熠闪光,单看造型就知道价值不菲,高贵奢华。

她是上周才回国的著名心理治疗师Dr·Cmoer。

但鲜有人知她的中文名,颜玥。

五年前,她在医院被颜思雨伤害羞辱,侥幸逃过一劫。

五年弹指一挥,她的小叔、小婶和那位娇滴滴的堂妹颜思雨,一定都很想她!

颜玥将长直的黑发甩到身后,唇角飞扬,抬步朝酒店走去。

酒店里正举办一场慈善募捐晚宴,主办方为全球Top5的企业星河集团,而星河集团的CEO靳南州,是颜思雨的未婚夫。

她手握香槟站在角落,饶有兴致地观察着场中言笑晏晏的众人,很快找到了目标,她的好堂妹,颜思雨。

她旁边站着一个男人,单手拿着红酒,另一只手插在裤兜里,西装笔挺地站在人群中,却有一种淡漠疏离的贵气。

颜玥真不是嫉妒堂妹会挑男人,只是很想知道,这位靳先生是不是真的了解自己的未婚妻。

她叫住经过的服务员,温柔笑道:“你会不小心把香槟洒在那个女人的身上。”

>>>点此阅读《靳少娇妻甜又辣》全文<<<


第2章 一尸两命,我死的好惨啊……

服务员盯着她的眼睛,眼神忽而变得暗淡空洞,像是灵魂出了窍,转头看了看颜思雨,机械地点头:“好。”

颜玥很满意,扬手在他耳边打出一个清脆的响指。

服务员眼底恢复清明,像是想起什么,调头朝颜思雨走去。

刚才,他在无知无觉中被催眠,听见响指后醒转,根本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但颜玥的暗示已经印在了他的潜意识里。

向潜意识传达一点小小的暗示是催眠术的入门级别,但像颜玥这样,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引人入局,干净利落地抹掉催眠痕迹的人,就不多了。

Dr·Comer能在心理学界一战成名,靠的就是出神入化的催眠技术。

颜玥好整以暇地瞧着服务员的动向,默默倒数,3、2、1,Bingo!

他忽然脚底打滑,托盘上的香槟都翻在了颜思雨身上。

“啊!你这个——”

颜思雨五官狠狠拧巴了一下,但在靳南州面前,还是控制住没有发作,马上露出母仪天下的笑容,佯装一点都不生气。

“没关系,我去洗手间整理一下就行了。”

颜玥在几米外轻松读出她的唇语,捏起兰花指,嗲着嗓子学她说话,最后,干呕一声,把自己给恶心到了。

这个女人,以前就很会装贤良淑德,尤其是在男人面前。

但那个男人好像并没有很在意,只是随意扫了颜思雨一眼,就移开了视线。

有趣。

颜玥喝下最后一口香槟,也朝洗手间走去。

水台边,颜思雨没好气地给家里的佣人打电话,“赶紧送套礼服过来,十分钟后要,赶不上?赶不上就去死!”

颜玥在她身边站定,对镜子里的颜思雨微笑,“五年不见,你怎么还这么喜欢让别人去死?”

颜思雨横她一眼,“又没让你去死,关你什么事?”

“你不记得我了?”颜玥凑近几分,颜思雨这才看清她的脸。

“颜……颜玥?”颜思雨几乎忘了这个名字,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隐约间,她感觉周身发凉,目光像被对方的眼神被吸住,定定地与之对视,脑中模糊的那张脸逐渐清晰起来。

令人窒息的恐慌铺天盖地席卷而来,颜思雨下意识的往后退,“不、不可能,这不可能……”

医院的死亡证明写得清清楚楚,颜玥因为早产大出血不治身亡,听亲眼看着她的骨灰下葬!

洗手间爆出电线短路的吱嘎声,灯光开始忽明忽暗的闪烁。

颜思雨全身战栗,视野模糊了片刻,转瞬被颜玥凑近的脸吓得惊声尖叫。

颜玥斜勾起唇角冷笑,“一尸两命,我死的好惨啊……”

只见那嘴角越咧越大,精致的脸蛋上裂出一个血盆大口,五官也变得狰狞可怖,像是从地狱冲上来索命的厉鬼,朝颜思雨扑上去!

“啊,救命啊,救命啊!”颜思雨转身逃窜,高跟鞋打滑,狠狠摔在地上,抱住头缩成一团,战战兢兢求饶,“玥玥姐,我错了,我也是不得已,你放过我,放过我……”

而她对面,空无一人。

听见叫喊声的服务员进来查看情况,见颜思雨在地上抱着头求饶,不知道她是犯了什么病。

“女士,您没事吧?”服务员见她不回应,壮着胆子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

颜思雨“啊”一声尖叫着抬起头,忽然发现,恐怖的画面消失了,冷飕飕的感觉不见了,眼前一片祥和自然,哪里有什么颜玥?

只有一个倒退出一米远,用奇怪眼神看着她的服务员。

“女士,您没事吧?”要不是见她穿着高级礼服,她现在已经叫保安来处理这个神经病了。

颜思雨缓了缓神,“你是……人?”

她看镜子的时候入了颜玥的局,如果不是服务员拍那一下,把她叫醒,这场催眠之下的噩梦,还不知道要持续多久。

服务员嘴角一抽,“你不是人?”

另一边,早就从洗手间出来的颜玥缓步朝颜思雨传说中那个未婚夫走去。

等会儿吓傻的颜思雨出来,要是发现她这个死鬼堂姐正在和她的未婚夫谈笑风生,内心的波澜壮阔一定非常精彩。

她倒是想看看,这朵白莲花能装到什么地步。

就在她马上要走到靳南州跟前的时候,旁边斜插过来一个戴眼镜的男人,笑得温文尔雅,彬彬有礼。

“您是那位著名的心理学家Dr·Comer?”

她没想到国内这种场合也会有人认识她,有些惊讶,“对。”

靳南州听见这个名字稍稍扭头,正看见她呆萌地眨着大眼睛,酷似个打扮妖娆的娃娃。

Dr·Comer?他的目光落在她的胸针上,是上个月在英国拍卖会上被天价竞走的东西。

与此同时,眼镜男伸出手想要跟颜玥认识一下。

“你好,我叫林永峰,听闻你今年要回国发展,没想到能在这见到。”

颜玥只当是个简单的社交,微笑颔首,并没有伸出手。

林永峰却蓦地沉下目光,一把攥住她的手,把人拽到了近前,“听说你很难约,不就是想抬高身价吗,装什么装?”

就在这时——

这男人倏然变脸,瞳孔抽成针型,嘴角不自觉抽搐,似在分泌大量口水,呼吸越来越急,眼底血丝逐渐发红,力气大得像是要把她的手捏碎,九成是狂躁症患者。

颜玥垂下半边眼帘,嘴角浮起抹冷笑,一脸不屑,似乎被捏到一起的手指也并没引起她什么不适,“我的诊费,的确很贵。”

有些没用的人,仗着有病,欺软怕硬,惹出麻烦来就用一纸诊断证明开脱罪责,是她最恶心的渣滓。

只是还不等她出手,背后就传来声音。

“松手。”靳南州走过来,淡声警告。

语气不重,但空气好像都凝固了,甚至连乐队的演奏都轻了几个分贝,周围所有人都不自觉提了半口气。

颜玥看清前面的人,冷眼一笑,这是要英雄救美吗?

>>>点此阅读《靳少娇妻甜又辣》全文<<<


第3章 戏演得太假

林永峰气血冲顶,有了种全宇宙都该归他管的自信,“我不松又能怎么样?靳南州,你不要以为自己有几个臭钱就……啊!”

他话没说完,忽然身体后倾,惨叫连连。

颜玥反向撅着他的手腕,细瘦的小胳膊上爆出一道道分明的肌肉脉络,好像从漫画中走出的萝莉战神。

她顺势跟他挪了几步,一个旋身窜到对方身后,反拧着他的胳膊往膝盖窝的筋上一踢,轻轻松松把人压制在地。

靳南州眼底闪过一抹亮色。

而其他商界大佬看着这个脸孔陌生的女孩都呆住了。

其一,林永峰有暴力倾向的事并不新鲜,但家族势力在那摆着,换别人可能就把委屈咽了,并不会招惹这个神经病。

其二,女孩看上去娇娇小小的,身手也是太好了吧?面这么生,难道是靳南州的新保镖?

四个保安过来,把人架走,林永峰不依不饶地叫嚣:“臭婊子,等到了床上,老子让你求饶!呜呜……”他嘴被结结实实塞上了毛巾。

靳南州近前,“靳某的疏忽。”

星河是宴会主办方,他是星河CEO,这么说算情理之中,但能让他说出这句话的人,在场却不多。

旁人看在眼里,开始揣测女孩的身份。

“扰了大家的雅兴。”颜玥整整裙摆,浅浅挑唇,妖娆的娃娃脸上,奶凶之间张扬着几分凌厉,这两种完全不搭的感觉在她脸上全无违和。

“你救了他。”靳南州答得蜻蜓点水。

林永峰再多说几句,就不是被扔出去这么简单了。

有种人,轻飘飘一句话就让人冷到骨子里,没由来被慑住。

靳南州就是这种人,明明是男生女相有些媚,眼角眉梢和那两片薄薄的唇却都锋利得像是能杀人。

这相貌,刚好长在了颜玥的审美上。

她之前没怎么细看,眼下肆无忌惮地打量着他的脸,越发觉得这男人好看,寡淡凉薄没有半点人情味,尤其是一双眸子,如暗夜星华,神秘又璀璨,能醉人。

这么好看的男人,竟然被颜思雨那种女人糟蹋了……

“可惜啊……”她喃喃自语,见对方眸光一闪,笑,“没想到,像靳先生这种地位的男人,挑起老婆来这么随便。”

靳南州脸色阴沉下来,眉梢几不可见的挑了下。

颜玥仿佛嗅不出任何危险气息,自顾自继续说:“我是她堂姐,六年前,在商场,我告诉过你,颜思雨她是已婚男人的小老婆。”

靳南州敛眉,对当年的事倒是有些印象,只是这张脸,已经半点认不出。

不是他记性不好,是她变了许多。

“当然,关于这件事我没有任何证据,不过……”颜玥揣摩着他的心思,嫣然一笑,“我这有个颜思雨的视频,靳先生一定也很感兴趣。”

这时,颜思雨在服务员的搀扶下,一瘸一拐走过来,看见靳南州和颜玥聊天的画面,立马倒抽口凉气卡在喉咙,脚也抬不动了。

“女士?”服务员看出她写在脸上的恐惧,十分不解。

颜思雨吧唧吧唧嘴,生怕被谁听见似的小声问:“你能看见那个穿红裙子的女人吗?”

“能啊。”

她又去看她的身下,“好像……有影子吧?”

“有的。”

“那……鬼,灵魂应该没影子吧?”

服务员用异样的眼光看着这位奇奇怪怪的女士,“是……吧。”

颜思雨想了想,洗手间里那些恐怖的画面一定都是幻觉,她只是以为这个女人五年前已经死了,才会胡思乱想,自己吓到了自己而已!

她忍着痛快步过去,双手背在身后,狠狠咬住了后槽牙。

颜思雨挽住靳南州的胳膊,怯生生躲到他身后,故意露出自己的手。

“玥玥姐……”

她手背上多了好几道伤,刚才被抓破的,冒着血珠子。

“手怎么了?”靳南州疑惑。

颜思雨看一眼颜玥,头压得更低,“没、没什么。”

颜玥失笑,“你不会想说这是我弄的吧?”

颜思雨深吸口气,鼓足了勇气般,抬起头,“玥玥姐,你刚才对我又打又骂的,我都忍了,能不能不要骚扰我的未婚夫?”

“又打又骂?堂妹,我要是真出手,你手背上能只流几滴血珠子?还有,你要是怕未婚夫被骚扰,就该挡到前面,不是刻意展示你的手,戏演得太假。”

靳南州沉眉看了看颜思雨。

颜思雨缩了缩头,没有说话。

颜玥淡淡一笑,抽出张名片塞在靳南州的西服口袋里。

“靳先生,有需要,随时联系我。”

>>>点此阅读《靳少娇妻甜又辣》全文<<<


第4章 不想嫁也可以

颜玥从酒店出来,再次坐上那辆红色法拉利。

好友唐果一边开车一边八卦今晚的战况。

“靳南州这个青梅竹马真是被颜思雨拿捏得死死的。”颜玥想到两人的样子一阵恶寒。

“想叫一个没有鉴婊能力的男人脱离茶海,就像叫醒一个装睡的人,你就该给他催个眠,直接命令他分手。”

“要是有那么简单就好了。”

催眠不是洗脑,一般通过引导让被催眠者换个方式思考,不会强行颠覆其认知。

她能成功催眠颜思雨,让她看见自己化为厉鬼的样子,抛却技术层面,都是因为颜思雨心里有鬼。

如果靳南州对颜思雨是真爱,催眠只会让他更加深刻的认清这件事,不但不能拆散人家,还有可能刺激他去求婚,早点修成正果。

除非……想逼疯这个人。

逼疯一个人很难啦,她倒不是没这个本事,但她不允许自己干这么缺德的事。

颜玥这次回来,就是要搞垮颜家,妈妈和宝宝的命加在一起,他们一家三口死不足惜,她不仅要让他们一无所有,还要让他们的丑事败露,成为所有人的笑柄!

但,有靳南州这个大后台在,很多事都会难上加难,所以,她最好先拆了这俩人。

“不要着急。”五年她都忍过来了,不急这一时半刻。

她想起那个林永峰,顺便提了一嘴。

“WTF!”唐果听见这个名字直接骂出来,“半个月前,这个人联系我要预约心理治疗,说的话,简直就是卑鄙无耻下流,被我在电话里狠狠骂了一顿,不对,两三顿,他后来又打了两三次电话。”

颜玥拍拍她的肩膀,“辛苦了,我的唐助理。”

“愿为女王大人效犬马之劳。”唐果挑挑眉毛,十分得意。

唐果是颜玥唯一的朋友,唐氏集团的千金大小姐,颜玥参加宴会的邀请函就是唐果哥哥收到的。

她跟颜玥在英国待了三年,如今一起回来,一直负责咨询业务。

“对了,明天上午要去一个叫贺峰的人家里看诊,你没忘吧?”唐果提醒。

“对方开这么高的价格,当然没忘。”

“不多给点钱,也轮不到他当你回国后的第一个病人啊。”唐助理在生财之道上,可是十分专业。

*

颜思雨的房间。

靳南州起身要走,“我叫英姐过来睡沙发,方便照顾你。”

颜思雨抱住他的胳膊,“我不用她照顾,你今晚陪我好不好?”

靳南州皱了下眉,不为所动:“你早点休息。”

她一阵委屈,抱得更紧,“今天玥玥姐在洗手间推倒我的时候,我被吓坏了……”

靳南州抽出胳膊,朝门口走去。

“靳南州。”颜思雨垂下头,声音哽咽,“难道你一辈子都打算跟我分房睡吗?”

靳南州驻足,嘴唇微微动了动,不置可否。

她以为自己住进来之后,事情会有改变,没想到,他却始终对她无动于衷……一个正常的男人,怎么会对自己的未婚妻一点想法都没有?

眼泪一滴滴落下来,她好委屈。

“你答应娶我,只是因为九知吗?”

靳南州背对着她,耐着性子回答:“我会娶你,是当年的承诺,九知也的确需要一个妈妈,如果你不想嫁,也可以。”

说完,他开门出去。

颜思雨抬起头,目光变得阴翳可怖,无论如何,她都要嫁给他,哪怕他喜欢男人!

>>>点此阅读《靳少娇妻甜又辣》全文<<<


第5章 冒出个大儿子

第二天,颜玥按照约定时间到贺峰家问诊。

“科默教授吧,请进。”刚才门卫打来的问询电话,英姐知道是靳先生的客人。

颜玥微笑点头,正要进去,忽然跑来一个小男娃撞到她腿上。

小男娃退后几步,扬起阴沉的小脸,眉头硬挤出了中年老男人的沧桑。

五官精致,好像有几分熟悉,颜玥一时没想起来像谁。

“让开。”小家伙腔调里透着奶气,软软糯糯却气势汹汹。

靳南州!

看他这气场,颜玥醍醐灌顶。

她皱起眉头,脑壳疼。

有句话叫:想得多了,看着每个人都像你。

难道她是因为琢磨了一晚上靳南州,现在看小娃娃都像他了?

英姐拽住生往外冲的小娃,“教授见笑了,小少爷,不要胡闹。”

小娃挣开她的手,大眼睛氤氲出点点水光,“我没有胡闹,我已经道歉了,可他根本不相信我,我不要给他当儿子了,我要去奶奶家,我要去给大伯母当儿子!”

小娃说完从颜玥身边的空隙冲出去,还没跑上几步,就动不了了。

颜玥揪住他的后衣领,走过去,蹲下发问:“你奶奶家住哪?认识路吗?你怎么过去?什么都没计划好就要走,那是笨蛋的行为,很傻。”

“我可以叫出租车!”小娃理直气壮,他才不傻。

颜玥看这小孩四五岁的样子,多半是迎来了人生中第一次叛逆期,很在乎家长的信任和理解。

不过,气头上还能相对平静地跟她说话,证明有很好的家教,应该不是那种让人挠墙的熊孩子。

她正想怎么跟他聊聊,忽然听见一个男人的声音。

“九知,回来。”

男主人出现在门口,垂眼看向小娃,威严满满。

颜玥歪头看过去,仿佛被晴天霹雳击中,整个人都不好了。

“靳南州?”

她瞅瞅小娃,又瞅瞅靳南州,又瞅瞅小娃,难怪会觉得熟悉,根本就是一个缩小版的靳南州!

靳南州微微颔首,走过来想抱儿子回家,结果九知揪着颜玥的裤子褶,躲到了她身后。

“我不想当你儿子了。”他低着头单方面宣布解除父子关系,但音量和气势显然不如刚才足了,虚得很。

“靳九知!”靳南州低音炮警告。

颜玥估摸着这么僵持下去也不会有什么所以然,转身抱起九知,“先回去再说?”

九知本来有些抵触,但看着她眼睛,一瞬间觉得他的委屈她都明白,努起小嘴唇“嗯”了一声,顺势搂着她的脖子,把脑袋靠了上去。

“乖。”颜玥抱着他走在了前面。

她不太喜欢孩子,但莫名对这个孩子有好感。

而且她这张天生丽质的娃娃脸自带亲和力,很少有小孩不喜欢她,对于九知的亲腻倒没觉得奇怪。

靳南州在后面看着,却很意外。

孩子亲不亲人都是凭直觉判断,九知并不是能随便和陌生人熟络的性格,加上他身份多少有点特别,平时的教育也会让他对陌生人多很多戒备,本以为今天要以他强行把他抱回去关禁闭收场。

没想到……

靳南州提步跟上去。

“我的房间在那边。”九知扬起胳膊指路。

“好嘞。”颜玥面上和颜悦色,心里却是地动山摇惊涛骇浪,外加不知如何是好。

她怎么都没想到,订婚之后迟迟没有动静的靳南州和颜思雨会冒出这么大一个儿子!

那这CP她还怎么拆得下去?会天打五雷轰的呀!

颜思雨因为脚腕的伤,坐在沙发上,听见九知的声音,侧身看了一眼,也没看清,还以为是英姐抱他回来了,嘴角一咧很不满意。

这个臭小子,越来越会跟她作对了。

进房间后,颜玥把九知放下来,小娃第一步就是关门上锁,分明还在生气。

小朋友比大人更容易钻牛角尖,尤其是他这种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小少爷,习惯了被众星捧月的供着,稍不顺心就会大受打击。

她再度蹲下和九知平视,“你愿意说说刚才发生了什么吗?”

九知咬着下嘴唇想了想,点头。

颜玥微微一笑,直接盘腿坐在了地毯上,“Good,请开始你的控诉。”

倾听是一个心理治疗师的基本工作,就当是她送的见面礼吧。

>>>点此阅读《靳少娇妻甜又辣》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