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霆琛阮心恬全文免费阅读无广告_她来自地狱(顾霆琛阮心恬)全文阅读

小说:最似情深留不住/婚书以下:前夫请别纠缠

作者:苏落落

主角:顾霆琛,林晚青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又名《她来自地狱》《一纸婚书:前夫,别纠缠!》。林晚青用三年都没能捂热顾霆琛的心,撞破那些不堪后,她毅然选择放手。递上一纸离婚书:“既然不爱,就离婚吧。”没想到离婚后肚子里多了块肉。前夫撞见她产检后,直接长腿一跨,把人堵在洗手间。“谁的?”“放心,肯定不是顾先生你的。”林晚青淡淡一笑。

顾霆琛阮心恬全文免费阅读无广告_她来自地狱(顾霆琛阮心恬)全文阅读

《最似情深留不住》在线试读

第一章

“你怀孕了,七周。”

产科医生将检查报告单递到我手上时,我的内心没有半点喜悦。

怎么就怀上了?

顾霆琛知道了,他会因此不离婚吗?

肯定不会,他只会更加厌恶我,利用孩子要挟他。

“前三个月很重要,注意饮食,忌同房......…”医生的话让我收回心神,将报告单塞入包中,离开了医院。

再也无心工作,我干脆直接回了别墅。

别墅很大,但常年清冷,顾霆琛早出晚归,即使在家,也基本待在书房和他的卧室。这两处地方,是不允许我踏足的。

意外的是,顾霆琛在家,他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冷冽的眉眼,高挺的鼻梁,完美的薄唇,就连侧脸都俊逸到不可思议。

老天爷对这个男人真是厚待,有钱又有颜。

觉察到我的动静,低头看书的他并没有抬头,只是冷声道:“听说你去医院了?”

“身体有点不舒服。”我习惯沉默,但有问必答。

他抬头看向我,眼神中除了漠然,还有几分不满。

“已经没事了,不会影响接下来的工作。”我很清楚他的不满是什么,这段时间公司事情特别多,我是不应该在这种时候生病。

他没有再说话,低下头继续看书,半天才开口:“这次新品代言人甄选,你全权负责。”

顾霆琛一向话少,对我更是如此,除了工作,没有多余的话。

“嗯。”我轻声答道。他安排的事,我从来不会拒绝,已成了习惯。

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一时间客厅的气氛安静的有些怪异。

“顾霆琛!”拽着包里的检查单,几经思量,我鼓足了勇气。

“说!”他依旧低头,声音冰冷,不带一丝温度,

“......你吃晚饭了吗?”最终我还是没有将“我怀孕了”几个字说出口,难得的气氛,我不想破坏掉。

“没有,你做!”他言简意赅。

“啊!我做?”

“不愿意?”他抬头冷冷地扫向我。

“不是。”我连忙站起身:“鸡蛋蕃茄面可以吗?”

他没有说话,重新低下头,应该是默许了。

手忙脚乱的弄了半个小时,面做好了。

“试试,味道应该不错。”我端到他面前,有些期待地递上筷子。

他抬头,神色依旧冷冽,但伸手接过筷子,正欲开始吃,电话铃响了。

他低头看了一眼,迅速按下接听键,语调轻柔:“心恬,怎么了?”

顾霆琛的温柔,永远只属于阮心恬。

“你乖乖在那别乱跑,我马上过来。”不知道阮心恬说了什么,顾霆琛耐心地哄着,身上那股冰霜之气荡然无存。

挂断电话,他放下筷子,起身离开。

这种情况不是第一次,我已经麻木。

一个人坐了很久,久到两碗热气腾腾的面变冷,坨成一团,拿起筷子,泪水突然不受控制地从眼眶划落。

我低着头,将碗里的面一口一口地塞进嘴里。

吃完面,我直接上楼进了浴室,准备洗澡睡觉。

就在我快要洗完时,冷不丁地被一个宽厚结实的胸膛拥进怀里.....


第二章

我惊呼出声,本能地挣扎后退。

“是我。”顾霆琛冰冷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我愣了一下。

他不是去陪阮心恬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他没有再说话,冰凉的薄唇落下,我避之不急。

浓烈的酒味灌进我嘴里,他喝醉了!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那是他三年来第一次进我房间,当时也喝得酩酊大醉,还有那双鄙夷的目光,嘲讽的言语,历历在目。

我瞬间慌了神,双眼祈求地看向他:“不要......”

“唔?”他抬头看向我,原本有些迷离的的眸色阴沉了几分。

孩子才七周,想到医生说的话,我怕有危险,强迫自己抬头看他,轻声哀求道:“我身体很不舒服?”

他不说话,眸底那股热火似要将我燃烧殆尽。

他的表情告诉我,他生气了,而且很生气!

忘记了,他的温柔从不属于我。

他粗鲁的把我抱出浴室......

窗外,雷电交闪,跟屋内的情形相得益彰。

许久,他起身离开。

我刚躺下,房间的门被再次推开。

他重新进屋,只披了一条浴巾,浑身湿漉漉的,发丝里的水顺着胸膛一路向下,性感至极。

这个男人,不管什么模样都很有魅力。

大约察觉到我在看他,他将手中的毛巾丢给我,声音低沉:“帮我擦。”毫无情绪的语调。

我听话起声,半跪在他身后给他擦着头发。

“明天下午是奶奶的葬礼,大叔让早些过去老宅。”我不是故意找话题,只是怕他一心在阮心恬身上,忘记了。

他回头看向我,一双黑眸微微眯起,姿态冷冽,语气不屑:“顾家的事,轮不到你管。”

顾霆琛从小失去父母,是奶奶一手带大并培养成公司接班人。本来他对奶奶一直很尊敬,但自从三年前,奶奶以公司和性命为要挟让他娶了我后,他就很少再去见奶奶。

直到现在奶奶去世,他都还是没有释怀。

也因此,他恨上我。三年来除了工作外,在家里只把我当成空气。在他心里,我是一根急于拔掉的刺,现在奶奶刚去世,他便迫不及待地拿出离婚协议,等着我签字。

他在的心里,从来没有把我当成顾家人。

三年时间,我始终没有办法焐热那颗冰冷的心。

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低头继续帮他擦头发。

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是顾霆琛的,我抬眸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已经凌晨1点了。

这个点会给他打电话的,也只有阮心恬了。

顾霆琛拿起电话起身去到窗前,轻声道:“你把灯开着,闭上眼睛乖乖睡觉。”

不知道阮心恬那边说了什么,他起身准备离开。

以前我都是视而不见,但今晚不知为什么,不想他就这样离开,我猛地起身拽住他,软声求道:“今晚不走可以吗?”


第三章

顾霆琛蹙眉,俊朗的脸上浮现出几分不悦:“你有资格管我?”

语气三分讽刺,七分不屑。

我清楚的知道,想要留下他,根本不可能,但有些事总要试试。我抬眼与他对视,轻轻道: “我同意离婚,条件是你今晚留下来,明天下午陪我参加完奶奶的葬礼,我就签字。”

他眯起了眼,猛地掐住我的下颌,深不见底的眸色多了几分不屑和讥讽,缓缓开口:“知道怎么才能把一个男人留住吗?”

他的嗓音低沉沙哑,带着一丝诱惑。

我明白了他的意思,但男女之事,我不太懂....…

半天,我才将皮带解开,他一把将我推开,语气厌恶地道:“你真恶心。”

说完,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

呵呵,还有比这更屈辱的吗?我不顾廉耻,放下尊严,只想留下自己的丈夫,结果换来的只是一句“真恶心!”

呆坐到天亮,我想直接回老宅,但助理打来电话说顾霆琛来公司视察。

没办法,我只能先赶去公司。

天气预报早说了,今天是特大暴雨,本想着开车不安全打车过去,但等了很久没有一辆出租车,最后一咬牙我冒着危险还是开车到公司。

刚到大门口,助理肖涵一脸焦急地跑过来:“阮心恬要演《熹妃传》。”

“她又在发什么神经?”我有些头痛,心里很清楚她又在故意找碴。

“谁知道!因为你已签杨馨为女主角,董事长正为这事发火。”肖涵小心翼翼地道。

“我知道了,你去忙吧!”来到我的办公室门前,理了理头发,压下心中的不安,我才推门进去。

屋内,顾霆琛一脸阴沉的坐在沙发上,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冰冷之气,整个房间的空气都下降了几度。

还没来得及说话,办公室门推开,阮心恬走了进来。

一向漂亮高贵的她此时只能用落汤鸡来形容,浑身都被雨水淋透,发丝上的雨滴还在顺着脸庞往下淌。

但就是这样,她看上去依然很美丽,湿透的衣服正好勾勒出完美的身材,漂亮的脸蛋因为雨水的流淌更加楚楚可人。

顾霆琛纵身跃起,一把将她包裹在怀里,宠溺地质问:“你干什么去了?怎么搞成这样?”

擦了一把脸上的雨水,阮心恬将手上的袋子提起来,脆生生道:“霆琛哥,你没吃早饭,我去你买了最爱的生煎包。”

“傻瓜,那么大的雨,我吃不吃早饭有什么要紧的。”顾霆琛将阮心恬搂进怀里,满脸自责与心疼。

他忙将自己的西服脱下来披在她身上,她便猛地抱住了他,在他怀里低呐:“可是我心疼你呀!”

看着这场景,我突然明白,为什么我陪了顾霆琛三年,依旧比不过阮心恬了。

门外,已经围满了窃窃私语的员工,看到两个人抱在一起,无不是满怀同情的偷偷瞅我。

我起身轻轻关上办公室的门,将那些小声的交谈隔在了门外。

顾霆琛抱起阮心恬向里间走去,那里有个小卧室,还有浴室,我工作忙的时候,晚上会在那里过夜。

我几步向前,站在门口挡住了他们的去路,低头垂眸小声道:“外面接待室有换洗的衣服。”

这里是我的地盘,无论是别墅还是老宅,都被阮心恬有意无意地堆满了她的东西,我不想这唯一净土也留下她的痕迹。

“让开!”顾霆琛开口,声音冷厉阴戾,一双黑眸厌恶的看着我。


第四章

我闭上眼睛,心如刀割,不愿眼睁睁看着自己爱的人如何关心别人厌恶自己。

“这是我的办公室,请你们去接待室。”再次睁开眼,我依旧坚持。

顾霆琛冷笑出声,一把将我推开,厉声道:“林晚青,你以为顶着顾太太的名头,顾家就是你的了?你不配!”

短短几字,如一盆冷水朝着我倾斜而下,淋得我四肢五骸都泛起了寒意。

我退后,眼睁睁地看着他抱着她进了我的浴室。

他说的对,这里也是顾家的,本就不属于我。

顾霆琛将衣柜打开,拿出我一套标签没撕的衣服递给她,轻声道:“赶快去洗个热水澡,待会该感冒了。”

“霆琛哥,不是我不穿晚青姐的衣服,你知道的,我皮肤过敏,只能穿订制的衣服......”阮心恬拿着衣服,一脸难色地道。

“是东山那家私人定制吗?我马上去取。”顾霆琛说完就抬步向外走。

“霆琛哥,我的头好突然好晕。”阮心恬扶着自己的额头,顺势倒在了他的怀里。

顾霆琛将她抱在怀里,抬头看我还站在那里,冷声道:“你去东山给心恬取套衣服回来。”

语气直接而霸道,不容拒绝。

外面还是雷雨交加,他宝贝阮心恬,可就没想过我也会淋雨。

看着顾霆琛理所当然的表情,我竟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他,外面雷电加暴雨,连出租车都停运了,我一个女人开车从西城到东城有多不安全。

我知道,他根本不会在乎这些的,他在意的只是阮心恬必须要穿私家定制的衣服才可以。

压下心中的酸涩,我终究还是抬步向外走去。

都说爱情是残酷的,谁先动心谁就输了。见到顾霆琛第一眼,他就入了我心,所以在他面前我注定卑微。

暴雨如注,整个天空如同我的心情一样灰暗,能见度不到五米,几乎只能凭着感觉开盲车,好在大街上没有人,也没有车。

两个小时后,当我提着衣服回到办公室时。

阮心恬穿着我的那套衣服,好整以暇地坐在沙发上。

顾霆琛坐在旁边,正用吹风机帮她吹一头秀发。

“霆琛哥,你尝尝这个葡萄,虽然看着很丑,没想到味道居然这么好。”她将手上的葡萄喂到他的嘴边。

那是我的葡萄,可能是因为怀孕的缘故,这几天突然很想吃老家的葡萄,肖涵特地托人给我带上来的,昨天刚到,满满一箱,我还未来得及打开。

他微笑抬头,张嘴吃了进去,温柔道:“你喜欢吃待会就全部带回家。”他面带笑意,双眸宠溺地看着她。

这样的互动,温馨又甜蜜,很像热恋中的情侣。

“他们很配,不是吗?”身后传来一个幸灾乐祸的声音。

我一愣,回头,顾霆琛的死党兄弟叶子轩正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是的,所以你注定只能当个粉丝。”我淡笑出声,除了在顾霆琛面前,其实我挺毒舌的。

叶子轩是阮心恬的忠实追随者,为了顾霆琛和她,没少针对我,所以我也丝毫不留情面。

“你…”戳到他的痛处,叶子轩愤然离开。

“晚青姐,你回来了。”听到我声音,阮心恬转过头,一脸无辜地道:“我正想问你,你的衣服是在哪里买的,我穿上居然没有过敏,实在太神奇了。”

“所以,这个不需要了吧?”我转身将手中的袋子丢进了垃圾桶。

阮心恬立即收起笑容,满脸愧色,低下头轻轻抽泣:“晚青姐,实在对不起,害你白跑一趟,你不要生霆琛哥的气,他也是怕我过敏耽误工作才让你去的。”


第五章

NND,这演技,不去拍戏多浪费呀,我忍不住在心中咆哮。

“没事,我身体结实,不怕淋雨,你没事就好。”不想再陪她演,我绕过桌子,准备开始工作。

我的话让阮心恬一愣,一双眸子转了转,她回头看向顾霆琛:“霆琛哥,都是我的错,害晚青姐白跑一趟,能不能让她跟我们一起吃早点,当我赔罪,好不好?”

我......

顾霆琛原本是坐在那里无动于衷,半眼也没看我的,见阮心恬开口,放下吹风机,抬眸看向我:“过来吃饭。”

语气冰冷不带半分温度。

痛吗?习惯了!

对于放在心上的人,我始终不能做到冷酷拒绝。

虽然五味杂陈不足以形容我现在的心情,但我还是堆起一抹笑意,轻轻道:“谢谢。”转身坐在了沙发另一角落。

“晚青姐,你尝尝这个生煎包,这家是我和霆琛哥最爱吃的,只要我们在一起,他就必须要去排队买来吃。”阮心恬将一个生煎包递到我手上。

我低头看着生煎包,这不是包子是狗粮,拿在手上没有吃下去。

见我没有反应,阮心恬有些悻悻,转向顾霆琛,笑道:“霆琛哥,如果我去拍戏,你一定要买生煎包来探班哦。”

顾霆琛愣了一下,仿佛才想起今天找我的目的,他转头瞪我,冷冷地吐出几个字:“马上和杨馨解约。”

“你说过,公司的经营归我管理。”面对他的王者之气,我虽然害怕,但事关公司,我必须强硬。好不容易才签下的女主角,怎么能轻易解约。

杨馨是当下最受欢迎的四小花之一,有颜值又有演技,最关键的是只要跟她拍戏,男主角一定大火。

《熹妃传》被我定为公司的年度大戏,就指着她带火作品,并同时将公司男演员带上顶流之列。

“晚青姐,你不要生霆琛哥的气,都怪我,出道以来一直没拍戏,主要没遇上喜欢的角色,这次听说要拍《熹妃传》,我就跟霆琛哥提了一下想演女主角,我不知道你已签约其她女演员。”

阮心恬再次一脸惭愧地看着我,表情惶恐又自责!

“没你的事,乖乖吃饭”顾霆琛温柔地拍了拍她的头发。

再次转向我,已恢复冷冽之气,他提高音量:“我也说过,甜橙是我为心恬开的,一切都要以她的意愿为前提。”

语调里透着不可违抗的霸道。

他说的没错,甜橙影视确实是为阮心恬而开。

三年前,顾霆琛娶了我,阮心恬因此大闹不止,为了哄她开心,顾霆琛大笔一挥为她买下一个影视公司,取名甜橙影视,专为捧阮心恬而存在的公司。

或许是为了给阮心恬出气,顾霆琛把我调来分管影视公司。

如果说我是顾霆琛心中的刺,那么甜橙就是他为给阮心恬复仇插进我心中的箭。三年来,阮心恬从不拍戏,除了黏着顾霆琛就是专门给我制造各种麻烦。

每天,我除了亲眼看着心爱的人跟别人如何秀恩爱、践踏自己外,还要随时应付阮心恬的各种刁难。

难得的是,就这样我一边花钱给无任何作品的阮心恬买热度,让她保持热搜女王称号。

另一边还将公司经营的不错,投资的几部影视作品都大火,把公司好几个小鲜肉捧为顶流。

“合同已经签了,解约的话,违约金是十倍。”我说的是真话,杨馨档期很满,当初为了签约,我给出的几乎是行业天价。

“那是你的事!”顾霆琛说完起身,拉着阮心恬起身离开。

“顾霆琛。”见他又要走,我出声叫住他。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最似情深留不住》<<<<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