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爹地是坏蛋(秦雨秦雨若)免费阅读最新章节目录-秦雨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总裁爹地是坏蛋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秦雨

简介:"七月七日,情人节,一个浪漫温馨的日子,本该是个美好的夜晚,老天却送了一份天大的礼物给秦雨若,一份绝症诊断书,白纸黑字,清清楚楚,上面写明只有两个月的寿命
望着面前的这张关乎命运的白纸,秦雨若沉默了许久,终于一声怒吼,狠狠的将他揉碎了,摔在了地上"

角色:秦雨,秦雨若

总裁爹地是坏蛋(秦雨秦雨若)免费阅读最新章节目录-秦雨小说免费阅读

《总裁爹地是坏蛋》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4章 冤家路窄

KTV某包厢内。
此刻正传出一副鬼哭神嚎的神曲。
太美的承诺因为太年轻,但亲爱的那并不是爱情,就像是精灵住错了森林,那爱情错的很透明……
张韶涵的亲爱的这不是爱情。一首非常温婉的分手情歌,却让好友唱的惊天地泣鬼神。连本来有些睡眠不足的秦雨若,都被这震撼的歌声吵的瞬间精神抖索。
以前还真不知道原来惊悚的歌声还有这么神奇的功效。
她现在算是理解了什么叫做臭味相投。他们两人唱歌一样的难听。
苗慧兰,秦雨若的闺蜜,从小学到初中再到大学,两个人一直是一个学校,关系铁的可以同穿一条裤子。性格开朗,今天向暗恋了三个月的学长表白,被拒绝,此刻缅怀着那段伤感的爱情。
“我说雨若,你好歹也安慰我两句吧,没看到人家失恋正伤心难过呢吗!天下的男人都瞎了眼,我这么好的女人不找,骗去找那些所谓的野花野草!”
苗慧兰唱累了,瞄到旁边一直默不作声的好友,忍不住抱怨。
“慧兰,你现在的情况能叫失恋吗?挺多算是暗恋未遂。不是我说你,天下的男人何其多,你干嘛非吊死在一棵树上!”
看着好友那副怨妇的表情,秦雨若撇撇嘴。
“可我就是喜欢他,你说怎么办!”
“那就没办法了,凉拌着看看吧!”对于好友的固执,秦雨若是深有体会,知道劝了也没用。索性不再废话,拿起话筒跟好友一起唱了起来。
这下好了,一个人还只能是惊悚,两个人就是地震,这两个姐妹一张口,整家KTV都差点被掀翻。
还没唱完一首歌,便有人找上了门。
“小姐,对不起!隔壁包厢的客人投诉,说你们这种野兽式的神曲,影响了他的心情!请你们赶紧离开,所有的小费算在他的账上。”
“什么?野兽式!这人会不会说话,大家都是出来玩的,我们怎么唱关他什么事!”
虽然知道自己唱歌是不怎么好听,但是公然被人家这么说,这面子上怎么挂的住。
秦雨若心中的火縢的串了上来。
“雨若,我们走吧!反正我们也没有什么损失!”
“不行,我要看看是什么人这么没礼貌!”说着话,秦雨若便冲出了包厢,直奔经理所指的方向。
有钱人了不起啊,本姑娘现在也不差这点钱!
这大概就是人们所说的连死都不怕了,还能惧怕什么!
“雨若……”苗慧兰想要抓回她,却终究晚了一步。眼看着秦雨若进了另外的包厢。她的心突然沉了下来。
那KTV的经理也是一脸的惨白。完蛋了。老大可是千叮咛万瞩,不准人进去打扰的。
刚一进门,秦雨若就发现气氛似乎有些不对,整个房间的气压低的渗人,不知道是因为包厢内的空调开的太大,还是地方太大太空旷,她一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昏暗的灯光下,一个妖媚的女人正在低声的哭泣,旁边坐着一个男人,面对着自己,总觉得他那张帅气的脸有些熟悉。仔细的看了看,秦雨若终于想起,那不就是昨天在酒吧中被自己强吻的帅哥吗!
靠,怎么会这么巧!冤家路窄啊!
一瞬间,秦雨若非常后悔刚才冲动来了这里。要是让苗慧兰那丫头知道自己那天的疯狂举动,一定会刨根问底,到时候自己得了绝症的事情想遮掩也遮掩不住了。
只希望帅哥没有认出自己。
她飞速的挡住脸,一双玉足大步的向前迈着,飞速撤退。
怎料脚下一滑,身子失去了平衡,紧接着她整个人向后仰了过去。
靠,果真是美色害人,还没被绝症折磨死,她就要先在这里香消玉殒了。
缓缓的闭上眼睛,双手飞快的护住后脑,秦雨若已经准备跟大地母亲来个亲密接触了。
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来。
只觉得自己的双脚突然离地,身子腾空,在睁开眼,自己竟然被墨子寒抱在了怀中。
此刻他那原本幽深的眼眸中充满了温柔,英俊的脸庞上嘴角微微勾起。
“宝贝,不是早就跟你说过在家里等我吗,看你跑的满头大汗的,下次小心点,要是摔坏了腿,我是会心疼的!”
虾米?男人突如其来的话,让秦雨若浑身直起鸡皮疙瘩。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她不知道,只觉得这男人肯定是脑袋让驴踢了。要么就是不正常。
墨子寒将她的表情看在眼里,抱着她纤腰的手臂微微一紧,像是一只铁钳一般,嘞得秦雨若差点上不来气。
“徐薇,给你介绍一下,我的现任女朋友,秦雨若。”
“什……”吗?秦雨若听到墨子寒的介绍下了一大跳,心里哀嚎,这男人病的不轻,出门忘记吃药了吧!刚要出声反驳,却见墨子寒从桌上的果盘中抓起一把葡萄塞到她口中,直接堵住了她的嘴。
“你不是说喜欢吃葡萄吗,多吃点!”
女人听到墨子寒的话,也愣了一下,原本就可怜兮兮的俏脸上,眼泪纵横,“子寒,我到底有哪里不好,你说,我一定改,再给我一个机会好吗!”
“我说过了,已经不再爱你,现在,雨若才是我最爱的人!”像是为了要证明自己的心意,墨子寒故意在秦雨若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温热的触感,让本就嘴巴被食物塞满的秦雨若身体猛的打了个寒颤,一口气没上来,差一点被口中还没有嚼碎的葡萄给呛到。
“子寒,我不在乎你爱不爱我,只要能留在你身边。做什么我都心甘情愿!”女人再次退了一步,只求墨子寒能多看自己一眼。
“你留在我身边,雨若会不自在!”
秦雨若眉毛一横,“放……”屁!虾米?我跟你有个毛的关系。少拿我当幌子!只可惜话刚出口,嘴巴又被填满了,这回是根香蕉。还异常的粗壮,让她想吐出来都困难。
“多吃点香蕉,对身体好!”
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拒绝,女人连最后的一点尊严都放下,只希望男人能够回心转意!
“子寒,不能留在你的身边,可以让我留在你生活的这个城市吗?我想知道你的快乐与悲伤!这是我最后的一点请求了!”
只可惜,她完全低估了墨子寒的腹黑程度。
听到女人的话,他非但不感动,嘴角边反倒多了一丝嘲讽之意。
“我的雨若心眼很小,爱吃醋,你留在T市,我可不敢保证她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
秦雨若的嘴角彻底的抽搐了,狠狠的瞪了墨子寒一眼,“混……”蛋!说我善妒?还过激行为,靠,我现在就做个过激行为给你看看,老虎不发威,你还真当我是病猫了。
她的如意算盘还没打响,墨子寒便眼疾手快的行动了。
一个苹果塞到了她的口中,男人的手像是铁钳一般,牢牢的将她固定在自己的怀中,不能动弹分毫。
“尝尝苹果味道很好!”
好,好个屁!靠,你当我的嘴是垃圾桶不成,没事就往里面塞东西。秦雨若现在双手用不上,嘴巴也说不出来,只能用那愤怒的眼神来便是抗议。
可是,秦雨若这愤怒的眼神在那女人看来却更像是甜蜜的撒娇。
失去心上人已经够惨的,这两个人竟然还得寸进尺。公然在她的面前秀恩爱,所有的好脾气都消失殆尽,女人终于怒了。单手用力的拍了下桌子,愤然的站起身, “够了,算你们狠!我走!”
说完她头也不回的朝门口走去。在即将离开的一瞬间,突然转过头,走到桌边。拿起面前装冰块,放啤酒的小桶,一把泼过来。


第5章 可恶的丫头,又逃了

只听得“哗!”的一声。秦雨若整个人变成了落汤鸡,头上,衣服上到处都是水和未化的冰块。嘴里面吐出一大堆的东西,葡萄,香蕉,苹果,简直狼狈至极。
反观墨子寒的身上,一滴水珠也没有。
“哇!厉害,幸好我刚才闪得快!想不到你的嘴看起来小,还挺能装东西的!”
一边说,他的眼神还不住的在秦雨若的身上四处的瞄着。
这女人的身材真的是不咋地,该大的地方不大,该小的地方不小。真怀疑昨天晚上自己是不是中邪了,竟然跟她上了床。还食之入味。
秦雨若感觉到男人奇怪的目光,微微的抬起头,看清楚男人此刻正盯在自己身上的高耸的某处。心里木然一紧,赶紧用手遮掩起自己的大面积春光。
“难怪我妈说,男人都不是好东西,无耻,下流,冷血!混蛋!”
墨子寒撇撇嘴,单手随意的在自己的耳边摇动了一下,一脸的不懈。“切!你那破身材,谁爱看!刚才出去的徐薇,那才叫性感。就你?明显的发育不良!”
秦雨若被他这么一说也来了气了,“我发育不良关你什么事,反正你又不是我的菜,我男朋友喜欢就行。”
“你有男朋友?”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她说男朋友三个字,墨子寒心里就很不舒服,该死的想要发火。
话一出口,秦雨若也有些后悔了,男朋友这三个字,对她来说是一场伤痛,她暗暗的喜欢同一学校的学长霍正宇三年,默默的关心,真情的付出,却从来得不到对方半点的回应。也许面前的这个男人说的对。所有的男人都不喜欢像自己这样的干豆芽吧!
两个人怎么会扯到这个上面来了。心里微微的颤动了一下,她不再出声,眼神中闪过一丝痛苦!
愣神之间,再抬头,对上一双深邃的眼眸,墨子寒竟然不知道何时来到了自己面前。他的脸上隐隐的有着一丝让人不解的表情。两个人距离不到一厘米。
男人温润的气息不断的倾吐到秦雨若的脸上,很痒,很躁动。
气氛忽然间变得暧昧。秦雨若心里面升起了强烈的不安。怎么回事?昨天的药劲还没过吗?为何自己又想强吻面前的男人了?我的老天,这次真的完蛋了,自己竟然真的变成了色情女。
不行不行,自己还是赶紧走吧,离这个男人越远越好。免得真的晚节不保!
赶紧回寝室睡觉,自己一定是太疲惫了才产生的幻觉,对,没错,就是这样。
此刻秦雨若已经彻底忘记了之前来包厢是要找墨子寒理论的。
“还记的昨天晚上的事情吗?”
“昨天晚上?”墨子寒这么一问,秦雨若脑海中闪过的全部都是那销魂的强吻,这家伙不会会读心术吧,自己才刚有这种想法,他马上就猜了出来。以男人的拙略人品,很难知道他的想法,还想小心为妙。
自己以不变应万变,打死不承认。
“昨天晚上我很早就睡觉了!”
“是吗?”墨子寒本就不太好看的脸色,阴沉的更加厉害。既然这丫头打算装蒜,他倒是不介意亲自上阵好好的帮她回忆回忆当时的情形。
三十八块六,亏这女人想的出来。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对自己,尤其是一个女人。在作出这么恶劣的事情之后,还敢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更加可恶。不教训教训她,实在难消自己的这口怨气。
狂热的吻,带着惩罚,墨子寒用力的咬了一口秦雨若的唇。血腥的味道传入口中,秦雨若越是挣扎,他越是用力,恨不得将秦雨若整个人揉进自己的骨髓里。
这种感觉熟悉又陌生,秦雨若心中升起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慌,面前的男人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他幽深的眼神仿佛是一只猎鹰在盯着自己的猎物,锐利,阴寒。
在这样下去,秦雨若真的怀疑自己是不是今天要香消玉殒在这里。
真倒霉,自己怎么就惹上了这么一个活阎王。
房间内的空气变得更加的低沉。空调的风微微吹过,秦雨若的身体本来就弱,再加上刚刚被泼了冷水的缘故,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喷嚏。
“阿嚏!”完蛋了,这下真的要感冒了。
本来还打算好好惩罚一下她,可是看到秦雨若那略微苍白的脸,墨子寒的心竟然微微的触动了一下。
该死的,竟然忘了这女人身上一直穿着湿衣服。这次算你走运,先放过你。
一记电话,两分钟后,房间内走进来一个年轻的男人,又是一个帅哥,只是和墨子寒相比,他的脸上永远是一副玩世不恭,放荡不羁的笑脸。此人便是墨子寒的好友及工作搭档方世焰。
他的手中拿着一条翠绿色的连衣裙。看向秦雨若的表情中充满着探究。
那天的小费事件之后,他可是很想看看到底是哪个特殊的女人能把墨子寒惹的七窍生烟。
今天一看,觉得秦雨若很一般。不对,不只是一般,完全就是豆芽菜。真不知道子寒的口味怎么变得这么差了。
“行了,赶紧找个地方换衣服,否则真感冒了,我可担不起这责任!”明明是一句关心的话,可是让人听着却总有着那么一点不对劲。
秦雨若狠狠的白了墨子寒一眼,转身去了包厢内的洗手间。
只留下方世焰一脸好奇的盯着墨子寒。
“寒,那件衣服,你之前一直不让出售,也不让人碰,可是现在又送给了这个才见过三次面的女人,会不会太草率了?”
墨子寒心中知道方世焰的意思,却偏要答非所问。
“衣服设计出来,不就是要让人穿的吗。这女人的身材,搭配这件衣服,挺合适!”
“可……”那件是TAOPO公司周年特别设计,这个世上独一无二!这么高贵的衣服,怎么能随便的送给别人。方世焰可是知道那件衣服对于墨子寒所代表的意义。
还想说什么。却见墨子寒微微的摇了摇头。
轻轻的拿起酒杯,与方世焰对饮了一杯。
时钟滴滴答答的响着,转眼间过了二十分钟,依然没有看到秦雨若的身影。
墨子寒的脑海中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用力的,一脚踢开包厢卫生间的门。
里面除了换下来的衣服,空无一人。卫生间的窗户开着。
果然!这丫头又逃了!
哼!跑的了和尚,跑得了庙吗?S大学!


第6章 天雷对地火,啪嗒啪嗒想

“阿嚏!”伴随着一阵剧烈的震动,秦雨若这个酝酿了许久的喷嚏终于打了出来。老人常说,没事打喷嚏,说明有人想。
秦雨若可不认为有什么人会想念自己。除非?哎呀!不会是那个叫子寒的男人吧。如果是他的话,那她到宁愿相信自己是感冒了。被那样的一个男人想念,就像是鱼儿遇到猫,准没好事。
刚才秦雨若在跳窗户的时候崴伤了脚,此刻腿上传来阵阵剧痛。低头一看,自己的脚竟然肿的像是发面馒头一样。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非要跟她作对,刚才还月朗星稀,万里无云,这会却又偏偏下起了雨。
原本悠闲的人们,为了躲雨而四处飞奔,秦雨若和苗慧兰也跟随在人们的后面随便的找了个地方等了一会儿。
眼看着,雨越下越大,街上水越积越多,街道上,除了那些寂静的路灯外,和偶尔冲冲经过的汽车外,几乎看不到一个行人。
秦雨若和苗慧兰本来打算打个出租车回寝室,可是等了许久也未见半个出租车的影子。
“怎么办?”苗慧兰看着秦雨若越来越苍白的脸,有点着急。
远远的,一辆宝石蓝色的兰博基尼朝着这边驶来。秦雨若两个人只当是哪个有钱人家的公子哥,开车回家,根本就没在意。岂料,那辆豪车在经过两人站立的屋檐处故意加快了速度,
只感觉好像是一阵雨雾飞过,旁边的积水被迅速溅起巨大的水花,淋了秦雨若和苗慧兰一身。
“靠,怎么开车的,有没有公德心!”
这次连苗慧兰也火了,当场就骂了出来。
这一骂还真有效果,刚刚飞奔而过的豪车又瞬间倒了回来,在他们两人的面前停下。车窗摇落,露出方世焰一张放荡不羁的笑脸。墨子寒坐在车子的后面。
“哎呀,原来是你们,真是不好意思,没看见!”
秦雨若和墨子寒之间的事,方世焰也都听说了,刚才是为自己的好友打抱不平,所以才故意这么做的。没想到那两个小丫头胆子挺大,竟然敢骂自己。
真是活见鬼了,竟然这样都能让他们碰到。流年不利!
为了避免麻烦,秦雨若拉起旁边的苗慧兰转身就要走,却听到面前传来一个清朗而熟悉的声音。
“是没看见,还是故意的?”
一辆炫红色的布加迪威龙停在了路旁。
车上走下一个男人。打着一把藏青色的雨伞,一身的休闲服,年轻的面孔上充满阳光般的诱惑,性感的薄唇微微一笑,就像是那春天里的栀子花,让人赏心悦目。和墨子寒和方世焰的帅气不同,他给人的是一种干净,不染俗世的感觉。但是如果你因此便以为他是个良善而单纯的男人。可就错了。
此人便是秦雨若爱恋了三年的学长,霍正宇。
能在这个时候看到霍正宇,秦雨若就像是在心中吃了定心丸一般,刚才所有的恐惧,瞬间都烟消云散。只化作千万分的甜蜜在心头。
只是无意中瞄到墨子寒那有些铁黑的脸,她实在不是不太敢张扬出来,怕令那家伙暴怒,给学长惹麻烦。
反倒是苗慧兰无知者无畏,激动的走上前,“学长?你怎么来了!”
霍正宇先是对墨子寒礼貌式的打了声招呼,然后全部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秦雨若的身上。看到她那破损的嘴唇,心里猛的抖动了一下。很明显那是牙齿故意咬坏的。
在场的只有三个人,苗慧兰除外,剩下的方世焰和墨子寒。雨若在看向墨子寒的目光时,有着可以的闪躲之意,一瞬间,霍正宇几乎完全肯定,秦雨若嘴上的伤是墨子寒造成的。
他看向墨子寒的目光中带着一丝冰冷。
墨子寒在看到霍正宇的一瞬间也明白了秦雨若口中的男朋友大概就是说的他,之前还以为她是开玩笑,岂料竟然是真的。
不过那又怎么样,在他的眼里,霍氏集团虽然跟他们墨氏集团并列为T市的四大家族。可是能跟自己对话的是霍正宇的老爹,而不是他。小子,想跟他抢女人。等翅膀硬了再说吧!
一瞬间,天雷对地火,燃耗的啪嗒啪嗒响。一场大战好像随时就要爆发。
苗慧兰不明所以的挠了挠自己的头发。递给秦雨若一个探寻的眼神。
“我说,这是咋回事!你什么时候跟那个开兰博基尼的帅哥勾搭上了!”
秦雨若白了她一眼。“我怎么知道怎么回事。学长平时是我怎么追都不理,而另一个我才见过两次面。谁知道他们今天都抽的哪股风。”
“少装蒜,你不知道谁知道!”
“天地良心,我要是知道天大雷劈!”
秦雨若这一发誓,老天果然给面子,当空一声雷。差点劈到她。
“哇靠,你完蛋了,看来连老天都看你不顺眼了!”
“完蛋就完蛋,老天什么时候看我顺眼过。天下掉下个大馅饼,不,应该说两块大馅饼。这种事,轮不到我!”
打趣归打趣,看着两个男人就在雨中这么对峙也不是个事。
他们要怎么样,干嘛要拉上他们两个女人。长时间的站立,让秦雨若的脚又疼了一分。
许久之后,终于听到两个人异口同声:“秦雨若,上车,我送你!”
很明显的都带着火药味。
在这种情况下,秦雨若就算脑子再不好使,也明白,得罪任何一方自己今后都要吃不了兜着走。虽然她很想和苗慧兰上学长的车,但是,那个叫子寒的男人似乎也不是个好惹的家伙!
远远的,一辆破旧才出租车朝这边驶来。秦雨若终于就查到万能的上帝是仁慈的了。拉起苗慧兰的手,飞也似的冲了出去。
望着那道渐渐远去惊慌的背影。
霍正宇的嘴角边勾起一抹弯弯的弧度。“她是我的!”
“这话,说的太早了!”墨子寒冷哼一声。坐回了车子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总裁爹地是坏蛋》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