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言情抖音小说免费阅读全文_头号恶魔总裁免费阅读全文

小说:头号恶魔总裁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叶可可

简介:\"午夜,月色正好
一座座钢筋水泥筑成的城市,都彰显着它独有的棱角
斑斓的灯火,还执着地制造着独属于它的温暖,一直维系到天明
星光全无,即使还剩下一轮明月当头照,却也是个漆黑的夜晚
\"

角色:叶可可,李沫

现代言情抖音小说免费阅读全文_头号恶魔总裁免费阅读全文

《头号恶魔总裁》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5章 朋友的支持

   ?
   王家琪直接踹了门,把里面正在帮人看病的医生和病人吓了一跳。愣愣的盯着他们两个闯入者好几秒钟。
   “看什么看,快点帮他处理伤口。”王家琪看着呆愣住的医生和病人,凶狠狠的说道。
   “这位同志,看病是要先去排队挂号的。而且我这边还有病人呢!你没看到么!?”医生看着王家琪语气不善地说道。
   “快点,费什么话啊!?”王家琪听到他这样的语气,哪有好脾气对他,更恶狠狠的嚣张的说道。
   上官御也刚好从门口进来,看到这样,很快拨通了一个电话。走上去把电话递给了那个医生。
   “你们院长的电话,接吧!”冷漠的对那个医生说道。
   医生见到上官御递到他面前的手机,不以为然地伸手接过了电话。
    “喂,你是哪个冒充我们院长~”
   “……”
   “啊~哦!院长啊,你好,你好……是,是,是,马上就办!”
   “……”
   “好的,好的,你放心好了。院长再见!”
   通完电话,医生立马狗腿子般的双手把手机递还给上官御,顺带着陪着笑脸给上官御和王家琪。
   态度大转变的给秦澈处理伤口。
   之前的病人看到这发生的一切,识趣的走了,走前还不忘骂骂咧咧几声。
   “这位先生的伤口太深了,而且里面有玻璃碎片,需要缝针。”
   “那赶紧缝啊,还费什么话啊,没看到还在流血吗?”王家琪怒气冲冲的朝着一声吼道。
   “不好意思。职业病,职业病……”说完,忙亲自去准备缝合的东西。
   自从进门后,打了通电话,说了句话后,一直保持沉默的上官御。终于还是打破了,三个人沉默的局面。
   “你说你还像个男人么?这么点事,至于这样要死不活的么!?”
   还深陷在第一次与叶可可在医院见面的情形中的秦澈,听到好友这么说,也终于回过了神来。
   “她是我的天使,你们不会懂的!”跳脱出回忆里的秦澈深情的回答道。
   “好,好,好……我是不懂,就我多管闲事,当初就不应该看在你的面子上,看你这么求我,然后心软,帮她查出幕后黑手来!都是我的错,总行了吧!?”
   知道秦澈还在如此地自责的时候,上官御不由得怒火中烧。看到他如此不自爱,本想让他多流点血的,但看到他像个没有生命的机器人一样,坐在医院的大厅时,手上的血还在流,一时心软就不挂号带他来处理伤口。这个时候如果可以后悔,就让他继续慢慢流血,等着残废好了。
   又陷入了一阵沉默。
   ?
   不一会儿,医生就拿着缝合需要的工具进了房间,把东西放在桌子上,人就坐在秦澈的对面。
   医生拿起针管,作势就要打麻醉剂。
   “不用打了,直接弄吧!”秦澈出言阻止医生帮他打麻醉剂的行动。
   上官御和王家琪被他的话弄得一惊,不过也没说什么,只是两人都相当有默契的对着秦澈望了望。
   “真的么?会很痛的,而且你的伤口有的蛮深,也有好几个,加起来要缝7针左右,你受得了么?”医生听完他的话后,也是一惊,不自觉的好心提醒着秦澈。
   “弄吧!”秦澈语气坚决。
   医生见秦澈态度这么坚持,只能按照他说的做。先把玻璃渣子挑了出来,然后准备缝合。不过,缝合之前不由得对这个怪怪的,但有毅力的青年人多望了几眼。好像在等着他反悔,阻止他不对他用麻醉剂,这种残忍的行为。
   不过下手缝合时,手下的动作丝毫没有迟疑。残忍地缝合这没有打麻醉剂的秦澈的手,就好像在补一个不大的破洞似的。
   而秦澈也终于感受到了,针穿过皮肤时的痛楚,似乎痛到了心扉,却让他心的另一半感觉好受了些。尽管这样,他也没有哼出声来,只是咬着自己的嘴唇,默默地忍受着。
   王家琪看着这一幕,脑子里瞬间想象,如果是自己会是如何的场面。想到这里,他的头不由得一缩,眼睛微微的眯起来。
   上官御看着他承受着这种痛时,说心里没有一点不忍的感觉是骗人的。但他是真的不理解他,他这么做又有什么意义,本来错的就不是他,这么自责干嘛。
   也不知在这种情况下,煎熬了多久。
   “唉~”在医生叹完了一口气后,终于把秦澈受伤的手处理好了。
   此时的秦澈也松了口气,额头上满是虚汗。
   “现在,已经缝好了,你可以在两周后,伤口差不多愈合的时候,过来拆线,期间记得两天换一次药,记得不能碰水……”医生说完就去开药了。
   “你再给我一段时间,我帮你找到叶可可。不过,这段时间你要按时工作,好好养伤。”上官御见到医生差不多说完了,他放在窗外思索的目光,也终于收了回来,回头看着秦澈。
   起初上官御为了秦澈好,不希望他和叶可可在一起,但是发现现在这种状态的他,好像更不好,变得都开始不像他了。既然秦澈这么喜欢,不,应该真的可以说,是爱了吧!
   他明白,喜欢一个人你可以阻止,但一个人一旦爱上一个人,那么或许就是一辈子的事了。身为死党,现在能做的,貌似也是唯一能做的就是帮他找到叶可可了。
   秦澈听到他说这么一句话后,有些诧异的抬头望着他。随后,剩下的更多是感谢与快点找到他的天使的急切之感。
   而在一旁的王家琪也同样感到了震惊。心里不免想到:平日里嫌弃叶可可有病而极力反对的他,居然会帮忙。
   秦澈在找叶可可的阶段,感受到的最多的就是深深的自责,无奈和担心。其实,他很痛苦她的天使,不被自己的爸爸妈妈接受就算了,自己的死党也一个不看好,一个反对。连带着找人他爸爸都警告周围的好友不能帮忙,更无情的是居然连侦探社都打过招呼,不能插手这个事情。


第6章 醉酒进行时

   秦澈在找叶可可的阶段,感受到的最多的就是深深的自责,无奈和担心。其实,他很痛苦她的天使,不被自己的爸爸妈妈接受就算了,自己的死党也一个不看好,一个反对。连带着找人他爸爸都警告周围的好友不能帮忙,更无情的是居然连侦探社都打过招呼,不能插手这个事情。
   医生开完药,又嘱咐了几句,三人就像来时般,匆匆的离开了房间。
   秦澈走出房间后,来时不得担忧减轻了些。手上的疼痛也越加的清晰了起来。
   “谢谢!”秦澈望着上官御,甚是感动的说道。没有多余的言语,这两个字,却已将他心中的所想极致的表达了出来。他心里万分的清楚,在此刻上官御能够站出来,帮他找叶可可,是要承受多么大的压力。更何况上官御本就不怎么赞成他和叶可可在一起,这需要下多么大的决心,才会答应帮他找她的天使。
   并肩走着的上官御,也没有多说什么话语,只是重重的拍了下他的肩膀。表达了他的无奈与对他的关心。
   身后的王家琪,也终于展露出了笑颜,看着两人的和谐背影,走上前勾住了他们的肩膀,一起走在此时医院安静的走廊过道上。
   此时的秦澈,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才感觉到身上也都是汗。头重脚轻的感觉,让他很不舒服。
   在王家琪的笑颜,与两人的沉默中,三人走出了医院。
   分成两队,各自回家。
   “给,你们的东西。那今天就这样了,先回家睡一觉吧!”
   “嗯,再见!今天谢谢你们了!”
   “好兄弟,这有什么好谢的啊!我车在那边,先走啦再见!”王家琪说完就留了个背影给他们,朝自己车的方向走去。
   “上车吧!我先送你回去。”上官御没好气的对秦澈说道,自己先走到车门的另一边,坐了进去。
   秦澈默默地拉开车门,也坐了进去。
   启动汽车,开往秦澈的家中去。
   坐进汽车后的秦澈,真正感觉到了筋疲力尽,躺在椅子上昏昏欲睡,闭上了眼。车内,两人的空间又是充斥着默契的沉默。
   ?
   李沫的私人公寓下
   自从叶可可搬新家后,李沫也不知道叶可可家在哪里。而且自从在临上车前,叶可可闹腾了下后,一直维持着睡的像死猪的样子。不用想也知道,从他嘴里肯定也问不出什么了。只好,把她拖回自己的小公寓里了。
   车停在了李沫的小公寓楼下,李沫一个人艰难困苦地把叶可可弄出了车子,又连拖带拽的把叶可可拖到了自己小公寓的沙发上。
   弄完这些体力活,安置好叶可可在自己的沙发上后。李沫也趴倒在了,沙发的另一侧。
   李沫趴倒在沙发的同时,心里万分庆幸。当时自己爱看泡沫剧,电影什么的,买了张又大又舒服的沙发。否则还要再把她,弄上里屋的床上去。她真的会累shi的。
   休息了会儿的李沫,好像恢复了力气。又忙着去水给叶可可,洗脸擦擦身体什么的。
   在给叶可可擦身体的时候,估计是有点弄醒她了。她翻了个身,继续睡。嘴巴里还在嘟囔着什么,李沫没有听清楚,却看到了她眼角流出的泪水。
   看到这一幕,李沫不用想,不用听清楚她嘴里嘟囔着什么,也清楚她心里的痛苦。
   把之前倒好的热水,凉到现在,刚好可以喝的温水,拿到手里,准备让叶可可喝点。
   “可可,来……先喝点热水,等会儿再睡。”略带这些心酸的对着,还在醉酒昏睡的叶可可说道。另一只手也一边把躺着她,稍稍的扶坐了起来。把手里的水杯,凑到叶可可的嘴边,给她喝。
   叶可可被扶坐起来,喝了几口水后。嘴巴干呕了起来,醉酒后的症状,逐一的出现。
   李沫忙放下水杯,把另一边的垃圾桶拖了过来。然后给叶可可顺背,企图让她呕吐的舒服些。
   等弄好了叶可可的一切。李沫才把客厅里的灯关了,只留了一盏鹅黄色的小灯。自己去浴室洗了个澡。
   李沫洗完澡后,穿着睡衣,拿着毛巾一边擦干头发,一边走出浴室,来到客厅看看叶可可。
   只有两人的客厅,显得异常的寂静,或许更多的是这城市夜晚的缘故吧。客厅里只剩一盏鹅黄色的小灯,一股暖暖的静谧感,让人油然而生。鹅黄色的灯光,柔柔的笼罩在蜷缩在沙发上的叶可可身上,白皙的脸颊上还有未干的泪痕,显得她是那么的脆弱。
   李沫看的心痛,无言的去房间,拿了条毯子。走过去,帮叶可可盖上。
   然后关了那盏仅剩的散发着鹅黄色光芒的小灯,悄悄地退出了客厅,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去了。
   客厅里独留下一个,独自蜷缩在沙发上的叶可可。
   ?
   秦澈家楼下
   上官御开车,把秦澈送到了秦澈家楼下。
   秦澈感觉太累了,还是坐在车里眯着眼,靠着座椅浅浅的入睡。上官御停下车后,看到还在睡的秦澈,没忍心喊醒他。
   秦澈虽然因为太累太累了,眯着睡了会儿,但是内心还是不平静的,睡得很浅。在上官御停下车没多久后,自己也就慢慢转醒了。
   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才发现原来上官御已经把车开到他家楼下,停了下来。
   向上官御望了过去,只见上官御,直挺挺的坐在驾驶座上,看着前面挡风玻璃外的风景,沉思着什么。
   没有出声。
   沉思着的上官御,像是发现了一旁的秦澈对他的注视。也转头看着他。
   “你醒啦!”
   “嗯!”
   ……
   “那上去吧!你好好休息~”
   ……
   见到秦澈还是呆坐在副驾驶座位上,上官御不由得又说了一句。
   “我会尽快找到叶可可的,你放心去休息吧!”
   ……
   沉默了一会儿的秦澈,终于说了声。“谢谢!”推开车门,下车。
   上官御看到这样孩子气的秦澈,不由得无奈的轻笑,摇了摇了头。看到手上缠着纱布,独自回家的背影,孤寂的消失在路灯下。内心又升起一种心痛的感觉,他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才好。最后,还是摇了摇头,转动了车钥匙,启动汽车。消逝在了寂静,布满灯光的夜幕下,驶向不远处的家。


第7章 你的世界水晶般剔透

   ?
   上官御看到这样孩子气的秦澈,不由得无奈的轻笑,摇了摇了头。看到手上缠着纱布,独自回家的背影,孤寂的消失在路灯下。内心又升起一种心痛的感觉,他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才好。最后,还是摇了摇头,转动了车钥匙,启动汽车。消逝在了寂静,布满灯光的夜幕下,驶向不远处的家。
   秦澈一个人默默地回到属于自己的家,打开门的瞬间,等着他的,是一室的黑暗。他看着这黑暗的屋子,无力的用另一只没有受伤的手打开了灯。灯光瞬间溢满了整个客厅。他又一路,打开了屋子里所有的灯光,打开电视机,也不管他是哪个台,它放的的到底是什么。
   才脚步轻浮地走回了,自己的卧室。直接躺在自己的大床上,即使身上曾被汗湿的衣服仍贴着皮肤,那种黏腻感和那种不能忍受的汗味,让他感到难受,但他还是忍受了。因为他真的很累,很累,已经无力再去估计那些了。
   不知是不是相信,上官御答应他后,很快就会有叶可可的消息。还是真的痛的全身力气都差不多了,结果是他伴着些许的酒意,入睡了。
   即使,真的睡得很浅很浅……
   他闭着眼睛,高大的身躯,就那样蜷缩在了,他那张诺大的床上。
   起初,他脸上的表情时不时的微微颤动着,睡得很不安稳。
   在明晃晃的屋子里,他就那样睡着。
   在睡梦中,他做了个梦。梦到了,他的天使,有了不在能把这个世界看的水晶那般剔透的眼睛了。
   ……
   他突然睁开了双眼,想到了叶可可的善良。
   ……
   一个多月前,S市某大酒店,最天娱乐传媒公司举办的酒会。
   秦澈很早就去叶可可的家里等待着叶可可,准备和她一起出席这次的庆功晚会。
   早等在叶可可家楼下的秦澈,见到叶可可打扮得如此靓丽,妩媚的出来,心中不由得一动。
   “你真美!”
   虽然他早就知道,他的天使是美丽,但是他还是看呆了,不由自主的说了句。
   叶可可看到他,这种呆呆的表情,有点好笑。听到他这句夸赞的话后,更是害羞的低了头。
   秦澈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忙为叶可可小心地打开车门。再自己快速地上了车子。开着车去美发沙龙为叶可可,做头发。
   晚上,两人准时出现在了,公司举办年会的酒店。
   秦澈先下了车,然后绅士的走到另一边,为叶可可打开了车门。叶可可优雅的下了车,挽着秦澈的手,闪亮的走进酒店。
   各种媒体早已在酒店楼下等候,一有人来时,就闪光灯不断。
   看到了秦澈和可可,男的帅,女的靓,如此登对的两人,也狂按快门,所到之处尽是快门声和闪关灯。
   两人就这样携手进入了顶楼的酒会。
   ……
   “啊……”叶可可一声轻呼。
   “这位小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一打扮的像公主一样的女孩子,一脸紧张抱歉的对叶可可道着歉。
   “没关系……”一边头也不抬的急忙用东西擦着。
   叶可可虽然因为礼服被泼到了酒水后,有些不开心。但是,看到一个小女生,对她说着抱歉的话,而且感觉这么真诚。心里的不开心也就降了下来,相信她不是故意的,也就原谅了她。
   秦澈在不远处和人交谈,目光却始终,时不时地注意着,叶可可这边。看到叶可可好像被人不小心泼到了酒水。就笑着对与他交谈的人士,说了声抱歉。很快就来到了,叶可可的身边紧张地询问情况。
   “没事吧?”秦澈看着被泼到酒水的礼服,紧张地问着叶可可。
   “没事!”叶可可看着一脸紧张的秦澈,回以一个微笑地说着。
   肇事的女孩还在一旁忐忑地呆着。
   秦澈这才注意到了,旁边不小心泼到叶可可身上酒的女孩子。目光不善的看着她。
   女孩子看到这么帅的帅哥,不免心中一动。不过女孩子感受到了他的不和善。来不及沉醉在他的帅气中。忙说道:“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又有些抱歉的再一次说着。
   秦澈看到她真诚的样子,也就不好说什么了。
   “这个擦不掉,我去洗手间弄一下。”对着秦澈低声说道。
   “嗯,去吧!”
   “我陪你一块儿去吧!”小女孩儿听后也想为自己的失误,做些什么。
   准备走的叶可可,对上她歉意的目光,微笑着默默地点了头。
   就这样两人结伴去了洗手间。
   ……
   “你好!我叫花朵朵,花朵的花,花朵的朵朵。”女孩儿也就是花朵朵微笑的自我介绍着,伸出了手。
   “你好!我叫叶可可。”叶可可伸出手,她才认真的看着眼前叫做花朵朵的冒失的女孩子。
   叶可可在这时才发现了,戴在女孩儿脖子里的项链的坠子,和过世的妈妈留给她的是一样的。
   她陷入了沉思。
   院长妈妈曾说,那是他爸爸送给她妈妈的。听她妈妈说,只有两块这样的坠子,一块他爸爸给了她妈妈,另一快就在他爸爸那。
   难道……
   “额……先帮你把礼服弄干净吧!”看着握着她手,有些发愣的叶可可,花朵朵好意的出声,适时地说着话。
   叶可可这才惊觉自己的失态。“不好意思啊!呵呵,你脖子里的项链很漂亮啊!谁送的啊?”僵硬的微笑着道歉,顺带试探着。
   “好看吧!是我爸送我的成人礼物哦!”低头擦着礼服的花朵朵随心的说道。
   叶可可心中思绪乱飞,任由着花朵朵清理着自己礼服。呆呆的看着低着头的花朵朵。
   等花朵朵弄好后对着镜子时,她看着镜子里盛满笑颜的她。也跟着嘴角牵动,僵硬的微微一笑。
   她发现,她们长得居然真有六七分的相似。
   叶可可木木地跟着花朵朵走出了洗手间,再次回到酒会。不远处,迎面走来的是一对手挽着手,保养的极好的一对中年男女走了过来。


第8章 晚会偶遇生父

?
   她发现,她们长得居然真有六七分的相似。
   叶可可木木地跟着花朵朵走出了洗手间,再次回到酒会。不远处,迎面走来的是一对手挽着手,保养的极好的一对中年男女走了过来。
   “朵朵你去哪里了?不知道爸爸妈妈会担心你吗!?”保养的极好的中年男人口气关心中略带着些责备地说道。
   花朵朵上前,像很多少女一般,对着自己的爸爸撒着娇。
   ……
   “你好!花珞程。刚才小女冒失了,不好意思啊!多谢关照。”
   花父这才注意到,站在旁边,默默无声的叶可可,说完便伸出了右手。
   叶可可什么都没听到,只听到了花珞程。机械地伸出了右手,两人的手就这样官方的握着。
   叶可可此时的脑海里,只想着,原来眼前这个帅气的中年男人就是我的爸爸,他是如此的慈爱,他的手好厚实,好温暖。
   花珞程看着有些不对劲的叶可可,很有技巧的,轻轻的收回了握着的手。
   感受到厚实温暖的手掌的离开,叶可可才又回过了神来。
   回过神来,入眼的是一脸探究表情的花父,与在一旁窃窃私语低声交谈着的母女。母亲优雅贵气,女儿可爱机灵。
   有些晃到了叶可可的眼,更是晃到了她的心里,晃到了她的脑海深处。
   一直观察着叶可可有没有从洗手间出来的秦澈,此时,刚好来到了她的身边。看到了花珞程和叶可可交谈的过程。
   看到还有些不在状况的叶可可,忙上前缓解尴尬。
   “你好!花天王,久仰大名啊!”
   ……
   交谈结束后,叶可可呆呆地看着那一家三口,幸福和谐离去的背影。不忍去打破这一切。
   心里只是默默地想着,如果妈妈没有去世,我是不是也会拥有这么一个幸福的家庭。
   默默地观望着一切,却不知眼角的泪早已滑落,低落在地上,蒸发不见。
   站在叶可可旁边的秦澈,看到花珞程一家三口走后。看到有些异样的叶可可,搂了搂她。见她流泪了,不由得紧了紧搂着叶可可的手,关心地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了吗?”
   叶可可摇了摇头。
   “我想回家了。”叶可可抬头对着他说。
   “那我送你回去吧!”秦澈见叶可可不愿说什么,也就不再问下去。
   叶可可无言的点了点头。
   两人如来时那般的走了,是如此的登对,可惜早已没有来时的那份好心情。
   叶可可的心里万般感受,不知如何言语,只知道想早点回去睡一觉,思绪太乱,感觉刚才的一切是如此的不真实。
   而秦澈因为担心叶可可,不知道叶可可怎么会心情不好,也弄得心情不是很好。
   送叶可可回家的路上,秦澈看到坐在车里,双眼无神,还在发呆沉思的叶可可。
   “到底发生了什么?”在等红灯的时候,或许是太过漫长了,等了会儿后,秦澈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
   不一会儿,绿灯亮了,秦澈还是没启动车子,耐心地等着叶可可的回答。后面的车子按着喇叭,催促着秦澈快开车。
   本来神游的叶可可,也被喇叭声给拉了回来。看着前面已经亮了的绿灯,不明白秦澈为什么还不开车,只见秦澈两眼莫名的望着她。
   “干嘛不开车啊!没听到后面喇叭都在催吗!?”一脸不自知地说着。
   秦澈一听就知道,她刚神游去了,没听到他问的话。很了然的又问了一遍。
   叶可可听到后,脸色又一垮。
   “你先开车,我等下再告诉你。”看他还没有开动的趋势,只能如是的说着。
   秦澈听言,也就只能先开动了车子,默默地等待着叶可可,主动和他说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两人留下了一车的沉闷。
   不久,秦澈就把车开到了,叶可可家的楼下,车也停了下来。
   秦澈停下车,等车熄火后,转向叶可可,对她望着,示意她是不是要对他说些什么了。
   叶可可在他的眼神的逼迫中,终还是说了。
   “花珞程,就是我爸爸。”
   “你怎么知道的1?”秦澈有些惊讶的问着。
   “因为吊坠。”
   叶可可说着便把手提包里,即使不带也会贴身带着的坠子,拿了出来,给秦澈看。
   秦澈接过后,仔细的看着,发现确实是一个满有特色的一个坠子。
   叶可可继续说道:“这是我爸爸送个我妈妈,我妈妈在弥留之际交给院长妈妈,让她在我懂事后给我的。你还记得,今天不小心泼到我的那个女孩子吗?”看了眼秦澈。
   “当然,她怎么了?”
   “她没怎么,只是她脖子里戴着和我这个坠子一样的项链,是他爸爸送给她的,就是花珞程……”
   ……
   “那花珞程知道么?”
   “应该不知道吧!”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他啊?”秦澈看得出来,叶可可对父亲的渴望,如是的问道。
   叶可可无声的思索了会儿。
   “我不打算让他知道,就当今天的事没发生过吧~!”
   叶可可内心其实很希望拥有父亲的感觉,那一定很好吧!如果有爸爸,妈妈或许就不会死;如果有爸爸,自己小时候就不会在孤儿院;如果有爸爸,自己的童年就不会在饥寒交迫中度过;如果有爸爸,自己就不会拼命的兼职打工,赚钱去供自己的生活,与学业。
   但是,在晚会上,看到他们一家三口,离开时这么幸福的背影时,自己心里的选择,不就早已做出来了么!?站在旁边的自己,是个多余的外人。
   如果坚持曾经的信仰,在他们中间,多了个我,打破了这种幸福,我就会幸福开心么?
   “你真的想好了么?”
   “嗯!”
   秦澈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把她拉过来,抱在了自己的怀中。无声的安慰了她一会儿。
   “好了,时间不早了,你也早点回去吧!”
   “嗯,那我回去了,你也早点睡吧!”
   秦澈看着叶可可一个人上楼,看到她家的灯火亮了。才驱车离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头号恶魔总裁》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