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拳高手免费阅读全文_铁拳高手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铁拳高手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七月流火

简介:"铁拳铁骨铁义气,游山游水游红尘!且看睥睨无双的绝世高手恶战千金大小姐!..."

角色:叶辰,秦明月

铁拳高手免费阅读全文_铁拳高手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铁拳高手》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用不用帮你穿?

雾都,朱雀街,飞扬小区。
叶辰叨着一根烟翘着二朗腿懒散地坐在出租屋内的沙发上,目光饶有意味地看着床上令他疯狂了一晚上的女人。
昨天晚上他在酒吧和一帮同样开黑车的司机拼酒,拼完之后打算开车回家,眼前的女人慌慌张张钻进了他的车里,上车就是一通大吐,等叶辰有机会问她去哪的时候,女人居然睡着了,而且手机也打不开,身上除几张银行卡以外没有任何的证件。
无奈之下,叶辰只得将她拉回了自己租房的小区,可谁曾想这女人被人喂了药……
喝多的女人很可怕,尤其是像眼前这个不论模样、身材还是声音都让人无法抗拒的美女,结果可想而知。
叶辰从不拒绝,但床单上的未遮住的几片散若梅花刺目殷红却是令他有些头大。
“尼玛!这事儿整得,乐子有点大啊……”叶辰在心里嘀咕了一句,目光中略带一丝审视的味道看着那女人。
躺在床上的女人身子蜷缩着睡得香甜,柔顺的秀发遮住了半边俏脸,颇有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美感,只是露出的脸眉上难以消磨的疲倦稍稍破坏了这份意境,但也昭示着她昨晚的疯狂和放纵。
就在叶辰准备收回目光的时候,床上的女人身子微微蠕动了一下,紧接着眉头蹙了起来,显然是身体的不适造成的下意识反应。
叶辰嘴角露出一丝难以捉摸的微笑,他摸了摸胡子拉碴的下巴,语气中略带一丝戏谑意味道:“大家都是成年人,没什么放不开的吧?一动不动装睡很累人的……”
话音落地,女人不由地绷紧了身子,显然是被叶辰说中了。
随后,女人缓缓睁开双眼,看向叶辰的美眸中隐隐有一丝惊诧之色,但更多的还是恼怒,贝齿紧咬着红唇,泛白的俏脸神色变幻不定很是复杂。
叶辰神色坦然地与女人对视着,丝毫没有避讳或是心虚。
二人对视了一会儿,女人率先开了口,声音有点沙哑但依旧悦耳动听。
“这里是哪?”
叶辰摸了摸鼻翼,道:“这里是我家,昨天晚上的事……”
不等叶辰往下说,女人的俏脸腾地红到了耳根,厉声道:“闭嘴!”
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她大概还有印象,脑海中不断浮现的那一幕幕零星场景犹如驱赶不散的噩梦,即令她无比的羞赧,又心有余悸。
叶辰咂了咂嘴道:“天不早了,我得出工了,你的钱包手机还有银行卡都在桌上,起床检查一下吧。”
女人恨恨地瞪了眼叶辰,她很想起床,甚至一刻也不想面对夺了她身子的男人,可是全身上下丝毫提不起力气,稍稍一动就痛得她冒虚汗,怎么起床?
看到女人一动未动,叶辰以为自己在旁边女人不好意思起床,于是说道:“我下去买点早餐,要不要给你带上来?”
女人没有说话,缓缓地闭上了眼。
叶辰见状撇了撇嘴,转身出了卧室。
女人听到房门关上的声音后过了一会儿才缓缓睁开眼,美眸中闪过一丝凌厉、坚毅之色,整个人的气质也随之悄然变化,隐隐透着一股上位者的威严气势,与刚才羞赧的小女人模样简直判若两人。
随后她贝齿紧咬红唇,攒足了力气强忍着疼痛坐直了上身,拽过毛毯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呼~如此简单的起身不仅耗尽了她所有的力气,更是痛得额头虚汗大冒,心下不由地越发憎恨起了叶辰。
不过现在她没有时间浪费,回手拿过桌上的手机,解屏之后先是给自己的助理打了个电话。
“林总,您在哪?”电话里传来一个焦急地声音。
“我在外面有事要处理,有关招标的会议全部推迟到明天,你通知一下各部门。”秦明月语气镇定地说道。
“是,林总……”秦明月的助理应了一声,但声音却是有吞吞吐吐。
秦明月很敏锐的察觉到了这一点,秀眉微蹙,“公司出了什么事?”
“啊?公,公司没出什么事。”助理说完又补充了一句,“林总有没有关注今天的娱乐晨报?”
“彩信发我,我还有事要处理,你随时等我电话。”秦明月说完挂了电话,心下却是有些不好的预感。
很快,手机提醒她收到了一条彩信。
打开彩信后,大红色的标题和内容令秦明月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慌乱——秦氏集团美女总裁酒后同一名神秘男子车离开,彻夜未归!一直单身未嫁的她,是寂寞难耐醉后买春?还是与
的情人幽会?
鲜红的字体如针般扎在秦明月心头,她第一个反应不是追究娱乐晨报的责任,而是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平息这责报导带来的负面影响,因为她从中嗅到了浓浓的阴谋气息,如果任由这种信息流传下去,内部那些一直盼着自己出错的股东们绝对会再次不安分起来。
怎么办?有什么办法?饶是一向镇定的秦明月此时也有些乱了阵角。
想到这里,秦明月不敢再往下想下去。
就在这个时候,卧室的房门缓缓被推开,叶辰手里拎着两份豆浆和油条走了进来。
看到叶辰的刹那,一个荒唐的念头如雨后春笋在秦明月的脑海中疯狂滋生,俏脸上的神色迟疑不定。
叶辰并没有察觉到秦明月的异样,他见秦明月裹着毛毯坐在床上完全没有起床的意思,眉头不由地皱了皱,但想起自己铁打的身子都受不了昨晚的疯狂,更何况是这个女人了?
一念至此,叶辰心下稍稍释然。
“用不用帮你穿衣服?”叶辰好心地问道。
秦明月怒瞪了眼叶辰,随后紧了紧身上的毛毯,冷冷地吐出两个字,“龌龊!”
龌龊?好心当成驴肝肺!叶辰无语地翻了个白眼,“随你怎么想,但麻烦您快点起床,咱这不是旅馆,吃完了早饭我还得锁门出去开车拉活呐……”
“哼……”秦明月冷哼了一声,心下却是念头百转,再三思量后俏脸神色骤然一凛做出了决定。
秦明月的神色变化,叶辰尽收眼底,心下突然隐隐觉得不太妙,“呃,你不会是想赖床上打算让咱负责吧?如果你真这么想的话,那只能说抱歉,昨天晚上我要不……”
不等叶辰说完,秦明月强自镇定地出声打断道:“我不会让你对我负责,但你要娶……娶我!”
“啥?”叶辰吓得差点蹦起来,“娶你?我听没错吧?”
“你没听错,我要你娶…娶我……”秦明月声如蚊音地重复了一遍,俏脸如同煮熟的虾子红得几欲滴出水来,尽管她心下早已做好了准备,但还是有些羞于启齿。
叶辰愣了足足有三秒才反应过来,苦笑道:“大姐,别闹了!咱们都是成年人,考虑事成熟一点好不好?虽然咱们在不认识的情况下上了床,但也就是一晚上的露水夫妻而已,不至于提纲上线谈婚论嫁的,婚姻是一辈子的大事,应该慎重考虑考虑,太冲动太草率了会毁了你一生幸福,而且这件事要掰扯清楚的话,受害者那也应该是我啊……”
“我说过不需要你对我负责,你只需要和我领证结婚即可,结婚后我不会干涉你的生活,同样你也不要来干涉我的事。”秦明月淡然地说着撩了撩鬓角秀发,耳根的红晕随着她心神的镇定渐渐褪了下去,俏脸也不再似刚才那秀难为情,相反却露出一副洽谈合作的神色。
听到这番话,叶辰收起了吊儿郎当的神色,饶有意味地看着秦明月,沉吟了下嘴角扬起一丝冷笑,“这种形同摆设的婚姻,你觉得我会同意吗?”


第2章 娶个倒贴一百万的老婆

“一百万,一年后我会主动提出离婚,这笔钱足够你找一个二流城市买房买车,比你现在开黑车要强百倍。”秦明月伸出一根纤细手指说道。
“一百万?”叶辰淡然地呵呵一笑,坚毅的脸上丝毫没有动容之色,仿佛根本不把一百万当回事儿。
秦明月见状,秀眉微蹙,道:“嫌少?”
“虽然我只是个开黑车的,但并不意味着我为了钱什么都愿意干,如果你只是想花钱找一个愿意和你假结婚的人,很抱歉你找错人了。”叶辰抽了口烟吐了个烟圈,而后继续道:“以你开出的条件,相信会有成百上千的人供你挑选,总能找到一个看得过眼的人……”
“你说的没错,但要了我身子的人是你,而不是那些人中的任何一个。”秦明月一针见血地说道。
叶辰摸了摸下巴嗤笑一声,饶有意味地看新旧秦明月道:“这个理由倒是说得通,不过我这个人懒散惯了受不得约束,更重要的一点,我一个小黑车司机,给你这样随手就甩出一百万的美女当挡箭牌,咱怕有命赚没命花,嘿!”
秦明月有些诧异,她本以为叶辰只是因为男人所谓的那点骨气和尊严拒绝自己,但却是没想到在一笔巨款面前他还保持着冷静的头脑,确如他所说,倘若他和自己结婚的消息公布出去,自己的那些追求者们肯定会想尽办法找他麻烦,一年以后他能否平安无恙都不好说。
当然,秦明月并没存心害叶辰,找他结婚除了应付那些烦人的苍蝇以外,更多的还是为了解决眼下的麻烦。
“你自己看吧!”秦明月顺手将手机扔到了床边。
叶辰诧异了下,拿过手机看了眼上面的内容……
匆匆扫过报道内容,叶辰立即明白过来,不得不说,娱乐新闻的报道太毒太阴损了,这件事情即堵不住也解释不清,如果任由报道胡说下去,这女人整个人的形象肯定会毁了……
叶辰叹了口气,将手机扔还给了秦明月,抽了两口烟认真地说道:“我很同情你,但没有感情基础的婚姻恕我无法接受。”
“如果一年内你能让我爱上你,我不介意跟你真结婚!”秦明月秀眉微蹙道。
“激我?”叶辰好笑地看着秦明月。
秦明月毫不避讳道:“没错,我就是在激你!”
“你觉得我会上当吗?”叶辰淡淡地问道。
“如果你同意和我结婚,我会给你追的机会,要是有人找你麻烦,我也会护你周全,如果你不同意,我只能对媒体记者实话实说了!”
“威胁我?”叶辰语气眼底闪过一抹凌厉之色。
“你怕了?”秦明月紧紧地盯着叶辰的双眼说道,心下却是有些打鼓,担心叶辰死硬到底。
怕?叶辰突然爽笑一声,一丝肃杀之气从身内逸出压向了秦明月。
秦明月只觉全身突然一阵泛寒,她紧了紧身上的毛毯,目光毫不退让地和叶辰对视着。
叶辰微微眯起眼,缓缓地提升着压向秦明月的杀伐气势。
秦明月感觉胸口有些发闷,叶辰的目光也令她有些心悸,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会这样,但倔强从不服输的她强压下心中悸动,默不作声地直视着叶辰。
然而,随着叶辰的杀伐气势的攀升,秦明月越来越感觉胸口闷得厉害,甚至眼前隐隐有些发黑,但既使这样,她也咬紧牙关强打起精神支撑着没有放弃。
看着秦明月苦苦支撑的模样,叶辰心下有些不忍,同时又有些佩服。
要知道气势能影响人的感官知觉,当强大到一定程度后,甚至可以影响人的心智。
叶辰苦练了二十多年的正宗八段锦,又经历了无数次的生死磨练蓄养了一身的杀伐之气,如今心境突破,窥到了一丝“气势”运用的门槛,以他现在的实力,别说秦明月这个不会功夫的女人,就是普通的内家功夫高手在他的杀伐之气的压迫下也会心生惧意不敢硬抗。
可眼下情形却令叶辰始料未及,秦明月居然死死地硬抗,照这样下去,恐怕她就是晕过去也不会有丝毫的退让!
“这个女人真够要强的啊!不过有味道……”
叶辰在心里嘀咕了一句,深吸一口气,收起了压向秦明月的杀伐之气。
秦明月突然感觉全身猛得一松,发现那股压迫得她几乎窒息的气势消失了……
得到了片刻喘息的她,急忙做起了深呼吸来平复心中的悸动。
随着心绪的平复和紧绷的神经松懈,秦明月渐渐察觉到毛毯包裹住的身子一阵阵的泛冷,纤手伸进毛毯里摸了下,俏脸不由地一变,她惊骇地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出了通身的大汗。
秦明月愤怒地瞪了眼叶辰,心头怒火大盛,都是这个混蛋昨天晚上没命地折腾自己,不然怎么会虚弱得出了一身冷汗都没察觉到?
叶辰对秦明月愤怒的目光视而不见,心下细细思量着刚才她说的那番话。
“如果我要不答应的话,估计以她的性子肯定也会把我给牵进去……”叶辰越想越头大,秦明月这计阳谋用得真是让他想避都避不开啊!
向来从不吃亏的叶辰再三权衡后,心下有了决断,沉吟了一声道:“要我答应和你结婚也不是不可能,但条件要换一个。”
“什么条件?”秦明月有些诧异。
“锦江街有一所孤儿院,院长是白凤兰女士。一年半后我要出一趟远门,我离开后,你帮我照看一下孤儿院,短则半年,长则两年。”叶辰似是陷入了回忆中,语气变得有些沉缓。
秦明月深看了眼叶辰,思量了下道:“我答应你,下午就去领证。”
“没问题。”叶辰打了个响指,反正决定假结婚了,什么时候领都一样。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秦明月忽然想起来一直没问眼前男人的名字。
你才想起来问啊?叶辰无语道:“叶辰,你现在在的地方是朱雀街飞扬公寓56号楼707……”
“你先出去,我要起床。”秦明月说着紧了紧身上的毛毯。
“呃……好吧。对了,你的衬衣撕坏了,我的衣柜里还有几件休闲装,你暂时先凑合着穿吧……”叶辰见秦明月一副害怕走光的模样,心下有些无语,起身出了卧室。
秦明月没有说话,等卧室门关好后才松开身上的毛毯,伸手拿过手机,将叶辰刚才所说的信息编辑了个短信给发给了在公安局的朋友,让朋友帮忙查查叶辰的底细。
她并不是担心叶辰底子不干净,她相信自己的识人眼光,只是好奇叶辰为什么会拿照看孤儿院来当条件谈判。
时间不长,秦明月接到了一条短信,短信里叶辰的资料少得可怜,只有寥寥几十个字。
叶辰,男,雾都锦江街孤儿院,高中时参军,部队信息保密,五年后期满退役……
秦明月简单地扫了一眼,心下有些感慨,叹了口气。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秦明月看了眼手机上的来电显示,她秀眉蹙了蹙,接紧着嘴角露出一丝不屑地冷笑,这么快狐狸尾巴就要露出来了?


第3章 两份不一样的协议

秦明月没有接打来的电话,而是任由手机铃声响着起身下床进了洗手间。
认认真真的洗了个澡后,秦明月打开叶辰的衣柜,找了件白色T恤。
虽然她很不想穿,但自己的衣服撕破了,只能暂时先将就着穿他的,好在叶辰的衣服洗得还算干净。
随后,秦明月简单地收拾了一番,将叶辰床上的床单抽了出来小心翼翼地叠好放进了包里。
做好这些后,她吃起了油条和融资恢复体力。
“当当当……”一阵敲门声传来。
“好了没有?”卧室外传来叶辰的询问声。
秦明月冷着脸道:“你可以进来了!”
话音未落,叶辰推开了门。
“哟,还挺合身的嘛……”叶辰看了眼秦明月上身穿的白色T恤,淡淡一笑道。
秦明月没好气地瞪了眼叶辰,“下午领了证后,你收拾收拾把房退了,搬到我那去住!”
“啥?搬你那去?”叶辰愣了愣。
“你让我搬来和你租房住吗?”秦明月冷冷道。
叶辰一想也对,秦氏集团可是雾都排名前十的集团,秦明月是集团的总裁,怎么可能和自己租房住?
“呃,搬过去住的话,会不会有人说我吃软饭啊?”叶辰笑嘻嘻地问道。
秦明月白了眼叶辰,“你自己赚钱自己花,跟我有什么关系?还有,如果你不想有人随时都找你麻烦的话,那就不要开你的黑车了。”
“……”叶辰有些无语,“自己赚钱自己花,不开车,我喝西北风啊?”
秦明月抬头看着叶辰,美眸中神色流转,“给我当司机,一个月五千。”
“工资不低嘛……”叶辰笑了笑,饶有意味地说道:“住你那里,再给你当司机,出入成双,也挺符合结婚身份的哈。”
秦明月见自己安排的目的被叶辰点破,俏脸上不由地露出一丝尴尬,但转瞬即逝又恢复了清冷之色,“我觉得这样安排很好。”
“我也觉得不错,不过我想知道你怎么和你家人去圆咱们结婚的事儿,最好提前串串词儿,不然问漏了可别怪我。”叶辰抿嘴一笑道。
“哼……”秦明月哼了一声,狠狠地咬了口手里的油条,她确实忽略了这一方面。
“还有,需不需要签份协议或者合同啥的?”叶辰问道。
秦明月眉头一挑,道:“你倒是挺熟门熟路的……”
“大姐,租房都有合同,租大活人更得有了啊!”叶辰说道。
“哼!”秦明月对租这个字眼有些反感,但叶辰说得没错,确实得有份合同。
“有纸笔吗?”秦明月问道。
“现写啊?”
秦明月没好气道:“你以为呢?”
“……”
叶辰在卧室的抽屉里翻了翻,找了两张纸和笔放在了床头柜上。
秦明月拿起笔想了想,然后唰唰唰奋笔急书。
时间不长,两份一模一样的结婚协议书出炉……
“签字吧!”秦明月将笔往桌子上一拍。
叶辰好笑地拿起协议书看了眼,秦明月那娟秀小字写得工工整整很是漂亮。
协议内容也很简单,除了双方结婚的条件、时间以外,剩下的多是一些约定,什么协议信息要保密,互不干涉私生活,没有对方允许不许进入对方房间等等……
叶辰很痛快地拿起笔唰唰唰签了字,有了这份协议,不管未来一年内和秦明月处得怎么样,她都得屡行协议照看好孤儿院。
第一份协议签完,叶辰看也没看第二份,直接也签了字,丝毫没有发现第二份协议下面多了一行。
协议刚签好,秦明月拿走了最上面的协议,将多一行的协议留给了叶辰。
“协议一人一份,谁违反了协议条款,就按上面的处罚规定来执行,有没有问题?”秦明月问道。
“没问题。”叶辰打了个响指,“现在可以说说怎么和你家人圆谎了不?”
秦明月道:“我想好了会尽快告诉你。”
“好吧!下午几点去领证?时间晚的话我出去跑趟车……”叶辰问道。
秦明月眉头蹙了蹙,虽然是假结婚,但叶辰的话却依旧让她很不舒服。
“跑黑车比和我结婚还重要?”秦明月的语气里有些生气。
“呃……靠,说习惯了!”叶辰一脸尴尬,抖了抖身上廉价的衣服,“我开车出去买套衣服,总不能穿这件衣服和你去办手续吧?不管真结婚还是假结婚都是人生的大事不是?穿好点也上相嘛。”
“嗯……”秦明月沉吟了声,低头看了眼身上的白色T恤,“你等我一下,我也要去买身衣服。”
“没问题!”叶辰抬手打了个响指。
秦明月转身检查了一遍塞有床单的挎包,确认没有遗漏物品后,扭头朝叶辰说道:“我的车还在酒吧外的停车场,我要先去取车。”
“哦。”叶辰诧异地看了眼秦明月,脸上露出一丝不解的神色,既然她开车去的酒吧,那昨天为什么还上他的黑车?
秦明月似是看出了叶辰的疑惑,秀眉蹙了蹙,哼道:“昨天那种状态下,我要能自己开车回去,现在就不在这儿了。”
叶辰不由地释然,笑了笑道:“那行吧,咱们先去取车。”
秦明月点头应了一声,然后和叶辰出了门。
下楼的过程中,秦明月走的很慢,每次迈台阶秀眉都蹙成一团,步子迈得很小,腿上的动作也有些不太协调,很显然身体的创伤还没有恢复过来。
叶辰几次想上前搀扶,但都被秦明月冷冷地拒绝了,搞得他一阵尴尬和郁闷……
秦明月步履蹒跚地出了公寓,心下对叶辰更是愤懑不已。
“你在这儿等下,我把车挪出来。”叶辰说道。
秦明月撇了叶辰一眼,没有说话。
叶辰呵呵一笑也不在意,从兜里掏出车钥匙按了一下,不远处的一辆捷达车立即响起一阵车锁解锁的响声。
秦明月瞄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那辆捷达车不是很新,但还算干净,车窗上还残留着一些水渍,应该是刚刚清洗过。
“上车呗……”叶辰将捷达开到秦明月身旁停了下来。
秦明月打开副驾驶座车门,刚坐下就闻到一股淡淡的烟酒混合味道,琼鼻不由地皱了皱,“以后开我的车不许在车里吸烟,更不能酒后开车。”
“……”叶辰翻了个白眼,“车上的酒味好像是伏特加的味道吧?”
伏特加?秦明月眉头蹙起,“什么意思?”
“我昨天喝的是白酒……”叶辰一脸无辜的说道。
“啊?”秦明月愣了愣,随即俏脸上露出一抹尴尬之色——昨天她喝的是伏特加,印象中好像上车后就吐了……
“哼……开车!”秦明月说完扭过头去,气鼓鼓地看着窗外
叶辰呵呵一笑,瞄了瞄秦明月,发现这女人生起气来比其他任何时候都要可爱……


临近中午,喧闹了一夜的“夜来香”酒吧变是冷清起来,门前零零散散的停着了四辆车,其中最为显眼的是一辆白色奥迪A4,如果是晚上,奥迪A4算不上多耀眼,但此时与其他三辆价值不超过20万的车一比,奥迪A4如同鹤立鸡群般一样夺目……
叶辰开着捷达按秦明月的指示将车子停在了奥迪A4旁边。
“给你钥匙,开我的车去,提前熟悉熟悉。”秦明月声音清冷,语气中隐约透着一股命令的意味。
叶辰并不在意,接过秦明月抛来的车钥匙,顺手按了下解锁键,立即旁边的奥迪A4发出解锁响声。
随后,叶辰打开了捷达的车门,秦明月紧随其后一同下了车。
而就在奥迪A4解锁声响起的同时,不远处的一辆黑色起亚车上,两名睡眼惺忪、头发乱糟糟的男子惊醒起来,目光第一时间望向奥迪A4,当他们看到秦明月的身影时,疲惫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抹惊喜。
守了一晚上,终于守到正主了……


第4章 事情大条了

“哟,陈哥过来了?”一名刚从酒吧里出来的保安看到叶辰后,双眼一亮,老板娘叮嘱过,酒吧里不管是谁,看到叶辰都得敬着,谁要是得罪了叶辰就卷铺盖滚蛋。
为什么要敬着这个黑车司机他不清楚,但隐隐看得出老板娘喜欢叶辰……
“疯子啊,我有点事要去办,车放酒吧门口不碍事吧?”叶辰从兜里掏出一根红梅扔给了保安,笑呵呵地说道。
保安一副荣幸的接过叶辰丢来的烟,一脸贱贱的笑容说道:“要是别人那自然不行,不过陈哥那必须行。陈哥有啥事?需要帮忙不?要不要我喊下老板娘?”
“不用了,我先走了。”叶辰拒绝的很果断了,然后径直地上了奥迪A4车。
疯子饶有意味看了眼和叶辰一同上车的秦明月,有些诧异地嘟囔道:“陈哥有老板娘了还泡妞?不过,这女的模样真不错,和老板娘有得一拼,嗯……这事得马上告诉老板娘。”
话音未落,奥迪A4驶离了酒吧,而与此同时,黑色起亚很快也启动跟了上去。
“疯子哥,你在嘟囔什么呢?”一名穿着服务员制服,模样甜美,透着一股清沌的女孩突然蹦出来问道。
“啊?没什么,刚才看见陈哥了,他把车放着去办事了。”疯子说道。
“陈哥过来了?”女孩惊叫一声,下意识四下寻找起了叶辰的身影,但此时哪里还能找得到?
“别找了,早走了。”疯子说道。
没看到叶辰,小樱脸上露出一丝失望。
“我说小樱,你每次听到陈哥过来都这么兴奋,不会是喜欢上陈哥了吧?”疯子打趣道。
“你别胡说,我,我……”小樱俏脸不由地一红,“不跟你说了,仙儿姐姐喊你过去呢。”
“老板娘找我?我马上过去。”疯子说完迈步进了酒吧。
小樱恋恋不舍地看了眼叶辰停在门口的捷达,会说话般的两只大眼睛转了转,似是想到了什么,俏脸上的失望不但一扫而空,反而还露出一丝笑容。


叶辰驾驶着奥迪A4朝雾都购物中心驶去,路上几次想摸烟,但都在秦明月那冷冷地注视下放弃了。
而秦明月看到叶辰不抽烟憋得难受,心里说不出来的舒坦——活该!
奥迪A4行驶到了一个转弯处,叶辰打了下左转向灯,目光朝倒车镜看了眼。
这一看,叶辰的眉头立即皱了皱。
“怎么了?”秦明月见叶辰脸色有些严肃,出声问道。
叶辰扭头问道:“你出门的时候带保镖了吗?”
秦明月诧异了下,“没有啊,怎么了?”
“你确定?”叶辰认真地问道。
秦明月没好气地说道:“你不相信我?”
“好吧,你要是没带保镖的话,那咱们现在有可能被人跟踪了。”叶辰说道。
跟踪?秦明月吓了一跳,扭头朝倒车镜看了过去,奥迪A4后面跟着三四辆车,看不出哪辆有问题。
“你注意看那辆起亚。”叶辰提醒道。
秦明月听后,立即在倒车镜中看到了起亚的车影,那辆起亚亮着左转向灯,行驶的正常,看不出有什么问题。
“有没有发现,这辆车和‘夜来香’酒吧的那辆起亚一样?”叶辰笃定地说道。
秦明月眉头皱了皱,她压根没注意过夜来香门前停着的其他车,这会儿叶辰说出来,她也不知道是真还是假。
“会不会是你看错了?”秦明月半信半疑道。
“忘了告诉你了,咱以前在部队是干侦查兵滴,侦查兵的第一点就是眼力和记忆力一定要好,咱们刚离开‘夜来香’的时候,有辆起亚和咱们一起离开,当时我留意了一眼,那辆起亚车灯上方漆刮了一条,你再看现在跟着的这辆起亚,车灯上是不是也刮了?”叶辰笑呵呵地说道。
“万一对方也要去购物中心呢……”秦明月嘴上说着,心下却是有些相信叶辰所说的话了。
叶辰笑道:“是不是,试试就知道了嘛。”
“怎么试?”秦明月突然有种不妙的感觉。
“坐好了。”叶辰说着,直接左转弯调头变更车道向回驶去。
秦明月立即明白了叶辰的打算,目光透过车窗看向那辆起亚……
很快,令秦明月震惊的一幕出现了。
那辆起亚行驶到路口后,也直接调了头……
秦明月小嘴张成了“O”型,俏脸上露出一丝慌乱的紧张,一股浓浓的不安感瞬间遍布全身。
一时间,秦明月心绪起伏不定,但她很快就强压下纷乱的念头,镇定了心神,慌张的美眸很快恢复了以往的清冷、睿智。
叶辰诧异地看了恢复冷静了的秦明月,心下暗暗有些佩服,这女人不愧是当总裁的,单是这份镇定功夫一般人都比不了。
秦明月眉头微皱,脑海里不断地思索、分析、推敲着会是谁跟踪自己……
时间不长,秦明月的俏脸阴沉的几欲滴出水来,此前她只顾着如何消弭娱乐报道的影响,压根是没有往其他方面深想,但现在细想起来,她发现了一个令她不敢相信的“事实”。
“有办法甩开他们吗?”秦明月的声音中充满了落寞和苦涩。
叶辰有些诧异,“甩开他们简单,不过你不想知道跟踪你的是谁,或者说谁让他们来跟踪的?”
秦明月皱了皱眉头,抬头看了眼叶辰,“你有办法?”
“当然,别忘了咱是干啥出身的好不?侦查兵除了眼力和记忆力以外,身手也得不错,不然,被发现了咋跑?不对,是怎么深入敌人的区域刺探军情……”
“尼玛!训兵训得说顺嘴了,哥的形象不会就此毁了吧?”叶辰心里嘀咕了一句,扭头描了眼秦明月,发现她脸上并没有露出鄙夷或是不屑的表情,反而一副若有所思,似是在考虑自己提出的建议,他心下不由地松了口气。
秦明月内心犹豫、挣扎了一番,最后还是冷冷地说道:“算了,还是先甩开他们吧。”
“嗯?”叶辰顿时不解了。
秦明月似是看出了叶辰的疑惑,淡淡地说道:“这辆车是我自己买的,算上你只有五个人知道,昨天是我第二次开它出来……”
话说到这里,叶辰不由地倒吸了一口冷气,仔细回想了一下昨天到现在发生的事,他立即从中嗅到了一股浓浓的阴谋气氛。
昨天晚上秦明月开车到了“夜来香”,今天早上娱乐媒体的头条就往死里黑她,很明显是有人盯着她的一举一动,倘若昨天她不是意外上了自己的车,恐怕被下了药的她……
对一个女人用这么下作的手段,够狠,够毒,够没有人性的啊!
叶辰微微眯起了眼,他无法体会秦明月此时此刻的心情,但他能想象的出来,肯定会非常的痛苦、受伤。
看着秦明月苦涩的模样,叶辰不由地心生一股怜悯。
“以后要有事需要帮忙的话,随时找我。”叶辰说完,温和一笑:“扶好了上面的把手,我要加速了。”
秦明月还没有反应过来,车子的速度就提了起来,她只觉身子不受控制地猛地朝后座撞了一下,紧接着就看到周围的景色飞快的倒退……
“你慢点……”秦明月吓了一跳,有些恼火的说道。
叶辰笑了笑没有在意,目光看了眼倒车镜,见跟踪的起亚也提起了速,嘴角微微一翘,露出了一丝冷笑,随后他将目光移向道路两侧,寻找起适合甩开起亚的小道。
很快,叶辰就发现了前方不远处有条胡同。
“抓紧了把手。”叶辰叮嘱了一句,而后再度提了提车速。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铁拳高手》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