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途风云《叶兴盛,章子梅》免费阅读全文

小说:雄途风云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叶兴盛

简介:叶兴盛是公认的劳动模范,工作勤勤恳恳,业绩突出,却不受领导待见
单位盖集资楼,为了分到房子,叶兴盛上门给美女领导章子梅送礼,却没料到,这次送礼过后,他的命运彻底改变了.......

角色:叶兴盛,章子梅

雄途风云《叶兴盛,章子梅》免费阅读全文

《雄途风云》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2章

章子梅今天穿得很漂亮,一套紧身的咖啡色裙子,将她的身材给完美地展示出来!
不过叶兴盛已经预感到不妙,进入办公室后,不敢多看她一眼。
只见章子梅端起杯子喝了口水,慢条斯理地开口了。
“老叶啊,咱们单位最近开展骨干下乡活动,需要挑选一名骨干到乡村小学指导工作……”
章子梅话还没说完,叶兴盛就知道她要放什么屁了。
在单位待了这么多年,他只知道有教师下乡支教,从来没听说过什么骨干下乡帮扶。
这个活动一定是章子梅针对他特意发起的!
他要是下去了,能不能回得来还两说呢!
果然,如叶兴盛所料。
章子梅又喝了一口水之后,话锋一转,说:“我刚才和其他两个领导商量之后,认为你是这次活动的最佳人选!你给大家带个好头,以后,我们会继续把这项活动发扬光大!这次,我们给你选定的学校是明安小学,你觉得怎么样?”
章子梅所说的明安小学是全京海市最偏远的农村小学,包括校长在内只有三名教师。
这完全就是将他流放!
毫无疑问,这就是章子梅报复的手段!
叶兴盛没分到房子,女朋友也跟别人跑了,本来心情就十分痛苦。
见章子梅这是要毁了他以后的人生,叶兴盛心头猛地火起,也不想再忍了。
他冷笑了一声,说:“章局长,我觉得有一个人更加适合!”
“哦,那人是谁?”章子梅皱眉问道。
“这人就是章局长您啊!”叶兴盛眼里冒火,已经什么都顾不上了:“您想想,明安小学只有三名教师,而且全是男教师,生活多单调啊!您长这么漂亮,到那里会给他们带去很多生活色彩的!”
好歹历练了几年,章子梅城府还是有的,但现在她再怎么有城府都受不了了。
啪!
章子梅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怒道:“放肆!叶兴盛,有你这么侮辱领导的吗?还想不想混了你?”
“是,我是不想混了!!”
既然已经撕破脸皮,叶兴盛也就什么都不怕了。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是在故意报复我!是,前几天,我是对不住你。
但都是你欺人太甚!凭我的条件,我完全有资格分到房子,你凭什么把我踢出局?!”
叶兴盛说的一点都没错,章子梅确实是在报复他。
她章子梅什么人?堂堂单位二把手!
男友提了那么多次,她都舍不得把女人最宝贵的东西给他。
这下可好,这个混蛋叶兴盛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把她给……
别说把叶兴盛下放到乡村小学,要是不犯法,她立马就提刀把他给杀了!
“叶兴盛,你给我放尊重点!到乡下工作,条件很辛苦,搁谁身上都不乐意。
但,这事是我们领导层一起商量好的,没有特别针对谁!至于你刚才所说的分房,也是一样!”
“鬼才相信你的话!”叶兴盛怒道:“你知不知道,那天晚上,你醉酒后跟我说了什么?我明明有名额,是你把我给划掉了!”
喘了几口粗气,叶兴盛继续怒道:“我在单位勤勤恳恳,不花心思溜须拍马,那是因为,我热爱我的职业,我希望把工作做好。
却不料,遇上你这么个贱人,处处刁难我!章子梅,我话就撂这,对那晚的事,我一点都不后悔。
如果有机会,我还会那么干!”
听叶兴盛越说越不像话,章子梅更加愤怒了,但是,她又不敢发作。
总不能跟叶兴盛在办公室里大吵吧?
万一把同事招来,人人都知道了那晚的事,她脸往哪儿搁?
憋着一肚子气,章子梅起身就要离开办公室,躲开疯子一样的叶兴盛。
叶兴盛已经红了眼,章子梅毁了他的爱情,又毁了他的事业,他哪里会让她走?
他一把拽住章子梅的手,使劲一拉。
章子梅尖叫了一声,收不住身子,倒在他怀里。
不得不说,这美女真是极品,身体柔软得好像一团海绵,身上的香水味比醇酒还诱人!
“叶兴盛,你干嘛你?快放开我!”章子梅怒道,却又不敢放声叫喊。
叶兴盛咬着牙,眼里闪烁着怒火。
“哼,干嘛?你毁了我的一切,现在又将我下放农村,老子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还真当老子是窝囊废呢!”


第3章

章子梅这下真有点害怕了,这个叶兴盛平时看上去很老实,甚至有点木讷,没想到发起飚来,这么吓人。
眼看着叶兴盛就要动手,章子梅突然急中生智,樱桃小嘴一张,在叶兴盛的胳膊上狠狠地咬了一口。
叶兴盛根本没提防,啊的一声惨叫,松开了章子梅。
章子梅像受惊的兔子,赶紧打开门冲了出去。
叶兴盛撩起衣袖,胳膊上有一排被鲜血染红的深深齿印。
特么的,这女人真够狠的!
不过经过这番事,火气也泄的差不多了。
叶兴盛擦干血迹,再将衣袖拉下来,也走出了办公室。
办公楼里的隔音效果很好,刚才叶兴盛和章子梅在办公室里闹的动静,外面没人知道。
他从里面出来,同事像往常一样,微笑地跟他打招呼。
只是他们的眼光中,却透露着疏远。
叶兴盛有些疑惑,但等到他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却呆住了。
办公桌上什么都没有,抽屉是打开的,里面也是空空如也。
自己的办公用品都哪儿去了?
“叶哥,是这么回事......”
科员许文跃见叶兴盛一脸困惑,解释道:“刚才,郝老大跟我说,你要下乡开展帮扶活动,让我们把办公桌清理一下,给来接替你的人用。

叶兴盛听了,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一个下乡,一个上调,章子梅果然是打算将他永远留在乡下了。
单位一把手马家兴马上要退休了,而章子梅有很大可能接任。
到时候,只要她不提调回来这事,他叶兴盛就永远都别想回来!
见叶兴盛一脸落寞,许文跃走到门口,探头往外看了看,确定没人后,才把门关上,小声地问道:“叶哥,你是不是得罪章领导了?”
许文跃在人事科这几年,叶兴盛从来没对他发过脾气,工作上有不懂的地方叶兴盛也都悉心教导,两人关系处得不错。
叶兴盛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
那晚的事他要是敢泄漏半分,章子梅就敢豁出去把他告上法庭!
叶兴盛轻轻叹息了一声,转身要走,许文跃一把将他拽住:“叶哥,你是怎么得罪章领导的?”
虽说两人关系不错,但许文跃这种行为还是让叶兴盛很不满。
他都这么惨了,许文跃还可劲地打探他的隐私,满足他的窥探欲望,这也太过分了!
叶兴盛瞥了许文跃一眼,一言不发,推开许文跃的手。
不曾想,许文跃又将他给拽住:“叶哥,您别急着走啊!”
叶兴盛按捺不住了,生气道:“小许,做好你自己的工作就是了,问那么多废话干嘛?!”
“叶哥,您误会我了!”许文跃把声音压得很低:“我是想帮你!”
“帮我?”
叶兴盛一脸困惑,许文跃就是个普通科员,怎么帮他?开玩笑吧?
“是这样的,叶哥!”
许文跃赶忙解释道:“您为人热情、真诚,工作勤勤恳恳,是咱们单位里的大好人。
说真的,您被下放到乡村,我们都很难过。
您告诉我原因,我和几个同事一起给市里组织部写信反映此事,争取把你留下来!”
听到这番话,叶兴盛的心里十分感动,真是危难时刻显忠诚啊!
可是,这事儿他哪敢往外说啊?
叶兴盛苦笑了几声,拍了拍许文跃的肩膀,说:“小许,谢谢你的好意,但是,我的事儿不是一句两句话就能说得清楚的,也不是你们写几封信就能解决的!”
“叶哥......”
许文跃见叶兴盛态度很坚决,只能叹息一声,眼里满是惋惜。
就在这时,吱呀一声,门突然被推开了。
是办公室老大郝雪平。
“老叶,听说你要下乡了,咱们毕竟同事一场,你什么时候走,我请你吃饭,给你践行践行?”
郝雪平说得很动听,叶兴盛心里却是一阵冷笑。
工作这几年,郝雪平这个人事科老大,只要是有好处,甭管大小,他都揽到他自己身上,绝不会分给他半点。
郝雪平的专横和贪婪,简直令人作呕!
此刻,郝雪平明着是关心他,但是根本就是嘲笑和讽刺!
叶兴盛不冷不热地说:“谢谢郝哥的好意!只是,我最近挺忙的,请客吃饭就免了!”
郝雪平一脸假笑:“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勉强老叶你了!以后,你想我们了,随时回来和我们一块儿聚聚!”
说完,他就转身快步离开,显然是不打算再跟叶兴盛这个要被流放的人浪费时间。
叶兴盛恨得牙根发痒,同时又深深地感到悲哀,难道老实人都像他一样,活该被人欺负,被人当软柿子捏吗?
回到出租房,叶兴盛越想越不甘心!
扪心自问,在教育局这些年,他工作上一丝不苟,对待同事诚恳热情,群众基础很好。
如果不是章子梅那贱人刁难他,他肯定分到房子,顺利和钟雪芳完婚了。
他上辈子到底跟章子梅结了什么仇,她为什么要这么对他?
坐在电脑前,叶兴盛心怀愤怒,洋洋洒洒,写了一份五千多字的举报信,准备寄给组织部,控诉章子梅滥用职权!
拿着检举信,叶兴盛心里生出一丝幻想,但愿组织部的领导看到信后,认真调查此事,还他一个公平!
要是组织部的领导将章子梅那贱人训一顿就更好了!
叮铃铃!
突然,一阵手机铃声把叶兴盛从幻想中惊醒。
他拿过手机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叶兴盛自嘲一笑,也不知道这是打电话过来安慰他还是来嘲讽他?
按下接听键,话筒里传出一个颇具磁性的男中音。
“请问,您是叶兴盛同志吗?”
叶兴盛听那声音和蔼又威严,不由得微微怔了一下,说:“我是叶兴盛,请问您是?”
“我是京海市组织部的......”


第4章

组织部?
刚写好的信还没寄出去呢,组织部怎么就来电了?就算是心灵感应也没那么快啊?
叶兴盛的心仿佛点着火的发动机似的,瞬间就急速地跳动起来。
脑子高速运转了一下,叶兴盛料想,难道是许文跃替他投诉了?
可就算是这样,至少也该走个程序吧?哪儿这么快就来电调查此事?他叶兴盛又不是什么大人物!
“怎么了?怎么不说话了?”
叶兴盛愣了半天没哼声,对方笑了笑问道。
叶兴盛恍如大梦初醒,慌忙十分礼貌地回道:“额,这位同志您好!请问,组织部找我有什么事?”
“你明天要是有空,就来组织部一趟!到了找办公室小张,报上你的名字就行了!”
对方显然有事要忙,说完就挂了电话。
虽然叶兴盛在单位干了好几年,但其实没接触过什么大领导。
市领导偶尔下来检查工作,也是找单位一二把手作陪,像他这种级别的,只有留在办公室当“劳模”的份儿!
从对方的语气,叶兴盛判断,对方是有一定地位的人,至于地位多高,他就不知道了。
也不知道,领导找上他是有什么事?
希望别是什么坏消息,他现在已经够惨了……
叶兴盛刚挂了电话没多久,手机又响起,这次是家里打来的。
电话一接通,老父亲叶志国便十分惊慌地说:“兴盛,不好了,家里出大事了,你快回家一趟!”
叶兴盛心顿时揪得紧紧的:“爸,发生什么事了?”
“你弟,他、他被派出所的人给抓走了!”
叶志国急得差点就哭出声来了。
“刚刚有人来征地,我们不肯签合同,派出所的人就把你弟给抓走了,说是妨碍执行公务,扰乱社会秩序。
你赶紧回来吧!”
叶兴盛浓黑的眉头拧成了一团,这特么的,还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啊!
叶兴盛老家在京海市郊区,近几年,房地产市场非常火爆,开发商在市区已经很难拿到地,于是把目光转向了京海市周边,大肆征地盖楼。
村里的那块土地,去年就已经有开发商看上,并多次派人进村劝说,想低价把土地拿下来。
但村民们都认为土地是老祖宗世世代代传下来的,把土地卖掉是对老祖宗的不敬。
因此,无论开发商怎么威逼利诱,村民死活都不肯签合同。
村里青山绿水,环境非常优美,那里留下叶兴盛太多的童年美好记忆,和父老乡亲一样,叶兴盛对卖地一事也很反感。
但是,资本是逐利的,为了钱开发商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叶兴盛预料到,早晚会出事,只是没料到会这么快而且还是他家先出了事儿!
满腹心事赶回家,叶兴盛了解了事情的经过。
今天上午,开发商和镇里的人又来村里谈征地的事儿,弟弟叶兴达还有村里几个年轻人和那伙人起了争执。
叶兴达火气较大,跳出来指着镇里二把手的鼻子臭骂了一顿,结果就被两名警察给抓走了。
“兴盛,你赶紧想想办法把你弟给捞出来吧!不然,他们随便给你弟安个罪名判几年,你弟这一辈子就完了!”叶志国拽着叶兴盛的手,一行浊泪从眼角皱纹滑落。
叶兴盛根本不敢看父亲的眼睛,把头埋得很低。
他又不是什么大官,手头一点权力都没有,哪有能力去捞人?
而且,他已经被“流放”下乡,自己的事儿还没解决呢!
良久,叶兴盛突然抬起头问道:“爸,他们抓人的时候,有没有出示证件?”
他想起来一件事,警察抓人时必须出示相关证件。
他弟弟根本没做违法的事儿,警察怎么能随便抓人?
“这个倒没有!”叶志国说,顿了顿又急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问这个?当务之急,是赶紧把你弟捞回来,你明白吗?”
“爸,我又不是大领导,哪有权力让他们放人?”
“可是......”
“爸,这样吧,我先去找那二把手跟他谈谈!”
叶兴盛知道老父亲想说什么,但他不过一个小小的人事科干事,还是已经失势的,让他们去放人简直就是闹笑话!
现在唯一能指望的,就是那些人知法懂法。
但叶兴盛没料到,那个名叫周亮容的二把手态度竟然如此傲慢!
……
下午三点多,周亮容办公室。
头发梳得光亮的周亮容靠在椅背上,摸出一根烟悠然地吸着。
良久,他冷哼了一声,极其轻蔑看向叶兴盛:“你算哪根葱?有什么资格来我跟说这些话?你弟妨碍公务,老子就抓他,怎么着?不服气啊,不服你去告啊!”
叶兴盛气得牙根发痒,却不敢发作。
周亮容的级别跟他一样,但是,论权力,周亮容可比他大多了!
叶兴盛耐着性子:“周镇长,说是这么说,但是,这事要是媒体报道出来,对周镇长您的影响可不好啊!”
政府机关部门对媒体还是比较尊重的,负面报道足够严重的话,甚至可以引起纪检部门的关注和介入。
听叶兴盛提到媒体,周亮容脸色就是一变。
但很快,他又恢复了刚才冷傲的表情:“你这是威胁我呢?我又不是三岁小孩,怕你威胁!”
吸了口烟,周亮容继续说:“记者写新闻报道,就像警察办案一样,得讲究证据,没有证据随便报道就是污蔑!我能提供有力的证据证明你弟犯罪,就算媒体报道了又怎么样?”
叶兴盛没想到自己警告周亮容不成,反倒被他威胁,一下子被噎得无语。
正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周亮容想让叶兴达入狱,完全可以捏造证据,到时候,叶兴达就是没罪也变成有罪了!
实在没辙,叶兴盛只好强忍着怒火,努力讨好周亮容,跟他说好话,请求他放了弟弟。
周亮容不屑一笑,悠然地喷出一个烟圈,说道:“想要我放人可以,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第5章

叶兴盛见周亮容松口,连忙说道:“周镇长请说!”
周亮容笑了笑,说道:“很简单,那就是帮我说服你们村的全体村民,答应卖地。

听了这话,叶兴盛愤怒不已,这个周亮容真是太无耻了!
开发商给的征地条款太坑爹,一亩地才给几万块钱,这些土地就算开发商自己不开发,转手也至少能赚一倍的利润。
他要是答应了周亮容的条件,绝对会被村民给骂死的!
“那我见弟弟一面总可以吧?”
周亮容的态度如此强硬,叶兴盛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打算先看看弟弟,然后回去再想想办法。
却不料,周亮容啪地一拍桌子,冷笑道:“不可以!你算什么东西?也配跟我提条件?”
叶兴盛只觉得浑身的热血往脑门冲,恨不得将周亮容狠狠地揍一顿以泄心头之怒。
但是,多年历练出来的沉稳与冷静告诉他,这个时候跟周亮容来硬的根本解决不了问题,弄不好,还得把自己也搭进去。
悻悻地从周亮容办公室出来,叶兴盛叹了口气,实在是没办法,只能明天去组织部的时候向上面反映一下这事了。
也不知道领导打电话让自己过去,到底是为了什么事?
叶兴盛回到家,叶志国见他没把弟弟领回来,脸色更加忧愁了,脸上那一条条很深的皱纹像皲裂的老树皮。
害怕父亲身体愁出毛病,叶兴盛撒谎说,他找同学帮忙了,弟弟叶兴达一定没事的,过几天就会回来,叶志国那拧成一团的眉毛才舒展开来。
……
第二天上午,叶兴盛精心打扮了一番,带上那封举报信,出发前往市里。
叶兴盛以前没少来市里办事,对这里一点都不陌生。
负责登记的老头都跟叶兴盛熟络了,一见到他就微笑地跟他打招呼,只是,叶兴盛心情不好,脸上的微笑也很勉强。
组织部在五楼办公,叶兴盛来到组织部办公室,里面有两男一女在办公。
叶兴盛轻轻地敲了敲门口,很礼貌地问道:“请问小张在吗?”
话音刚落,就有一名年轻男子站起来:“我就是,请问您是?”
叶兴盛报上自己的姓名,小张立马走过来,很热情地说:“请跟我来,我带您去见我们领导!”
组织部是考察、提拔人员的部门,多少人想上门都没机会。
叶兴盛有点受宠若惊,他那点破事竟然惊动到组织部的领导,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许文跃他们到底给组织部写了什么信,竟然比灵丹妙药还管用?
“小张,昨天给我打电话的就是您吧?”叶兴盛试探着问道。
“额,不是的!”小张笑笑说:“我哪有资格给您打电话呀?昨天的电话是我们老大打的!”
小张的一句“哪有资格”将叶兴盛抬得很高,叶兴盛心生纳闷,他只不过是局里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干事而已,至于这么抬举他吗?瞧他说的,好像他是个大人物似的。
见叶兴盛困惑的样子,小张补充道:“是咱们组织部一处的冯老大给您打的!”
叶兴盛更加惊讶了,要知道,全市主要领导层的提拔和任用可都是由组织部一处负责。
人家组织部一处老大日理万机的,怎么会管他被下放这么点鸡毛蒜皮的小事,而且还亲自打电话叫他过来?
叶兴盛忍不住问道:“小张,冯领导给我打电话,到底是什么事,你知道吗?”
“这我就不大清楚了!”小张不好意思地笑笑,顿了顿,继续说:“不过一般情况下,冯老大叫来谈话的,将来大都会提拔的!”
叶兴盛何尝不知道,被组织部一处领导叫来的人大都要提拔,只是,他觉得这种好事绝对不会落到他头上。
俗话说,“若要入仕,须找靠山;没有靠山,难若登天!”
他根本没靠山,谁会提拔他这么个默默无闻的小人物?
但叶兴盛又想起,小张刚才跟他谈话时,语气十分谦恭,莫不是真的有好事要降临到他头上了?到底是什么好事呀?
转眼,组织部一处到了!
小张抬手轻轻地敲了敲门,里面传出一个颇具磁性的男中音:“进来!”
叶兴盛一下就听出,这个声音正是昨天给他打电话的那个声音。
看来,真的是组织部一处的领导亲自给他打电话了。
他找自己到底有什么事?会不会跟他被“下放”有关?
小张推门进去的时候,叶兴盛满脑子都是疑问。
门打开了,这是一间大概三十多平米的办公室,装修和家具布置都很朴实,却因墙上的几幅遒劲有力的毛笔书法作品而显得不失文雅。
红木办公桌靠在墙右,坐北朝南,显然有一些风水上的讲究。
古人的看法是右尊左卑,古诗词中的左迁是降职的意思,相反右迁是升官。
办公室的主人正端坐着,年纪大概四十多岁的样子,天庭饱满,双耳长而贴着脑袋,还有小耳垂,一看就是有福之人。
一副金边眼镜镜片十分明净,镜片后面的那双眼睛深邃而有神!
此人,便是组织部一处的老大,冯天豪。
“冯老大,叶兴盛同志来了!”小张微笑着说道。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雄途风云》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