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偏执大佬的冲喜新娘全文免费阅读(夏安心慕北宸小说目录)

小说:大佬的冲喜新娘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夏安柔

角色:夏安心,慕北宸

简介:【傻妻+超甜宠妻护夫+男强女强+马甲】从小生活在乡下的夏安心,嫁给了慕家残废,不仅毁容还眼瞎的男人。传闻,此人性情冷漠,不近女色。洞房花烛夜,夏安心被调戏,无辜又可怜的看着男人,“宸少,外面传你那方面不行。”男人玩味一笑,“行不行,试试就知道。”所有人都在笑话,傻子和丑八怪是天生一对。可就在众人捂嘴大笑时,慕北宸摘掉眼镜,撕掉面具,从轮椅上站了起来。整个都城的女人都疯狂了。谁说这是残废丑八怪,这是个顶级钻石王老五,绝顶男神。男人霸道抱住夏安心,语调狭冷,“谁说我老婆是瞎子?嗯?”一堆马甲啪啪掉。神秘神医是她,催眠大师是她,著名歌手也是她,神秘组织老大是她...夫妻两人联手虐渣,夏安心超霸道护夫,慕北宸无下限宠妻。夏安心:“老公,要吃糖。”慕北宸,“我比糖甜,吃我。”结果...夏安心天天扶腰下不了床。
穿成偏执大佬的冲喜新娘全文免费阅读(夏安心慕北宸小说目录)

《大佬的冲喜新娘》免费阅读

第1章 恶整继妹

都城,傍晚。

夏家别墅。

夏安心刚推开别墅的门,便听到客厅里传来一声尖叫。

“妈,慕家送来这么多聘礼,光这些首饰珠宝就值不少钱,更别提还有一份十亿合同,我们嫁出去一个傻子得了这么多聘礼,真是赚到了!”

夏安心扫了一眼客厅,四处都堆满了昂贵的首饰礼服,全都是国际大牌,每一件最少价值六位数。

真不愧是江城第一名门的慕家,财大气粗,就娶个新娘冲喜也这么正式。

“嘘,别乱说话,她回来了!”继母蒋秀珍余光扫过门口,看到夏安心站在哪里,给夏安柔耍了个眼神。

夏安柔不以为然,拿起桌上的首饰戴上,不屑道,“就一个傻子,就算听到了她又能懂什么?”

蒋秀珍低声呵斥,“狗被惹急了还会反咬一口,更别提是一个大活人,在把她嫁出去之前你给我安分一点,免得节外生枝。

夏安柔翻了个白眼,懒得理会。

反正夏安心嫁人,聘礼都是她的,她又不亏。

蒋秀珍虽然厌恶夏安心,还是装模做样的走过去寒暄一句,“安心啊,累坏了吧,蒋姨给你留了饭,你先去洗洗,一会我让人给你送上去。

夏安心木讷的点头,习惯性就朝自己的‘房间’走去,刚走两步,蒋秀珍忙喊住了她。

“今晚你去房间里睡,等明天慕家来接亲,蒋姨给你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嫁出去。

夏安心痴傻的笑了,“安心要嫁人啦,安心要当美美的新娘子了。

她一蹦一跳的跑上楼,看起来高兴坏了。

夏安柔看到她这样,蔑笑一声,“白痴,嫁的是一个丑八怪,有什么好高兴的。

“柔儿,你去端饭送到安心房里,现在就去。
”蒋秀珍担心这个女儿坏了大计,赶紧差谴道。

慕家送来的十亿合同,要求夏安心嫁过去才能签约,在这之前,她必须把夏安心当宝一样供着。

夏安柔不满的嘀咕道,“妈,没见我在试衣服吗?你让佣人送去不就好了。

“让你去就去。
”蒋秀珍三两步走过去,夺过她手里的衣服,低声道,“等小傻子嫁出去,她捞到的所有好处全是你的,你不把她哄好,万一她吃里扒外,可有你哭着去。

夏安柔一听,才不情不愿的去厨房端饭。

而此时的夏安心站在二楼栏杆处,将楼下的谈话声,一清二楚的听入耳中,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里闪着精光,再无刚才那副痴傻的样子。

原来夏家将她从乡下接过来,打的就是这算盘。

让她嫁给慕家三少,从中捞取好处?

夏安心嘴角微翘,想把她当成摇钱树?

做梦去吧!

正想着,便见夏安柔端着饭上楼,夏安心恢复痴傻的样子朝房间走去。

“安心,饭我给你送上来了,赶紧吃吧。

夏安柔脸上堆笑,将饭菜送到了夏安心面前。

碗里的菜红彤彤的,散发着辣椒酱的刺鼻味道。

这是夏安柔精心准备的,几乎将厨房里一大罐辣椒酱都倒上了,她就是故意要捉弄夏安心,想看她笑话。

从小到大,她就是这么戏弄夏安心的,看到她可怜巴巴大哭的样子,心里别提有多么高兴。

谁让这小傻子长得比自己漂亮,她妒忌!

夏安心瞟了一眼饭菜,瑟缩着身子摇了摇头,怯怕道,“不要吃,安心怕辣辣。

“不辣,这是网站酱,酸酸甜甜的!”夏安柔诱哄她,反正是个傻子,好骗。

夏安心垂着头,掩住眼底的冷光,她装作好奇的样子,伸手就去接碗。

夏安柔最大的乐趣就是戏耍夏安心,看到她要吃,赶紧拿出手机准备拍照。

只要夏安心吃到辣椒一定会哭,到时候她拍下她的丑照传到网上,就没人觉得她漂亮了。

夏安心嘴角微翘,端着菜吃了一口,含在嘴里,随后‘噗’的一声,一口辣椒酱喷了夏安柔一脸。

怔愣整整三秒之后,夏安柔气急败坏的尖叫出声。

“白痴,你是故意的吧!”

夏安柔满脸红辣椒,顺着嘴角淌下,弄脏了她刚才试穿的昂贵裙子。

这是慕家送来的衣服里最贵的一条,她还准备今晚穿出去,在名媛圈里好好显摆显摆。

现在裙子全都是辣椒酱,一点一点的,就跟血迹一样,还一股辣味。

夏安柔气得咬牙切齿,抬起手来就要打她。

就在此时,夏安心突然尖叫起来。

“啊啊啊,有,有蟑螂,安心好怕怕。

夏安心一边说,一边抱着她的腰,直接就将她推倒在地。

那一碗红辣辣的饭菜全都倒在了夏安柔的头顶上,夏安柔被辣得眼睛都睁不开了,只能拼命大叫。

“好疼!快从我身上滚开,你这个白痴。

夏安心才不想滚开,扯住夏安柔的头发用力揪。

她装傻道,“蟑螂躲到头发里了,打死它,打死它。

夏安柔感觉头皮都要被扯下来了,她又哭又叫,“夏安心你这个白痴,你放开我的头发,啊啊啊啊,疼死我了。

可夏安心的力气实在太大了,夏安柔除了叫什么都做不了,只能任由她又抓又打。

“妈,救命啊,小傻子要打死人了。

蒋秀珍正在楼下试戴珠宝,听到哭叫声,撒脚就跑上楼。

刚进来就看到夏安心扑在夏安柔身上打,气得一口气没险些提不上来,朝她尖叫道,“安心,你在做什么?”

“蟑螂,蟑螂跑蒋姨身上了。
”夏安心整够了夏安柔,爬起来又朝蒋秀珍扑上去。

她身上也沾了辣椒酱,这么一扑,蒋秀珍身上的旗袍也被沾上了红印子,她气得想哭。

“夏安心你给我起来,家里每天都有佣人打扫,怎么可能有蟑螂。

“有,我刚看到了,她飞到蒋姨的身上了。
”夏安心装作很害怕的样子,倏然眼睛一瞪,大声的叫起来,“就在蒋姨的裙子里。

她说完,开始疯癫的扯蒋秀珍的衣服,然后拿起拖鞋,二话不说就砸向她的肚子。

“啊!”

夏安心用劲儿不小,疼得蒋秀珍大叫不停。

便在此时,楼下传来了脚步声。


第2章 真是傻子

夏安心眨了眨眼,是她的父亲夏盛回来了。

她赶紧从蒋秀珍身上爬起来,装作害怕的躲到一边去。

蒋秀珍气得面目狰狞,扑上来就想教训夏安心,她立马就低下头抱住身体,可怜兮兮的哭了起来。

“不要打安心,安心会听话…”

手掌刚要落下,夏盛出现在门口,脸色难看。

“蒋秀珍,你在做什么?”夏盛几大步冲过来,直接就抓住了她的手。

蒋秀珍头发凌乱,衣衫不整,露出胸前白花花一片,她委屈的朝夏盛扑过去哭嚎道。

“阿盛,我好心给安心留饭,还让安柔亲自送上来给她吃,结果她不领情揪着安柔的头发打,还扒我衣服,你瞅瞅,瞧她把我们母女欺负成什么样子。

夏盛扫了四周一眼,脸色更沉,“这就是你给她留的饭,一碗辣椒酱?”

夏安柔看到父亲脸色难看,吓得打了个哆嗦。

从慕家送来聘礼后,夏盛就一直提醒她们母女,安心回来后要好好照料,现在她拿辣椒酱戏弄夏安心,要是被父亲知道了,一定会打死她的。

蒋秀珍瞪了夏安柔一眼,反应极快,将所有的责任推到夏安心身上。

“阿盛,安心不是喜欢吃网站酱吗,我就让柔儿在菜里加点网站酱,你也知道,柔儿从小娇生惯养的,从来就没进过厨房,把辣椒酱当成网站酱也情有可原,不能怪她。

夏盛听后,脸色才好看些。

夏安柔知道自己逃过一劫,松了口气。

可她不打算这么轻巧放过夏安心,控诉道,“爸,我错加辣椒酱固然有错,可安心也不能打人啊,你看看我这件衣服价值六位数呢,还有妈这件旗袍,全都是慕家送来的上等货,全都给毁了。

夏盛刚缓过来的脸色,立马又阴冷了下来,他怒斥,“安心,给你蒋姨和妹妹认错!”

夏安心抬起湿漉漉的眼睛,扁了扁嘴,明显就要哭了。

夏盛看到她这样子,脑子里就想起她那死去的母亲,心里烦躁,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算了算了,你去洗洗,一会我让佣人重新送吃的上来。

说完,朝蒋秀珍和夏安柔沉声道,“你们两人,跟我来书房一趟。

书房里。

夏盛指着母女俩一顿痛骂,“我让你们好好待她,你们全都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了?”

他才不相信蒋秀珍的鬼话,就算夏安柔没进过厨房,哪里认不出辣椒酱和网站酱。

那瓶瓶罐罐上面都写着字呢,除非夏安柔目不识丁,不识字。

“我最后警告你们一次,今晚谁都别去给我招惹夏安心,要是毁了我的计划,我让你们好看!

蒋秀珍陪笑道,“阿盛你放心吧,我保证将她顺顺利利嫁出去。

“知道就好,等她嫁入慕家,以后你们要什么没有?”夏盛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说道,“下午我去见了慕北棠,他同意等安心嫁过去就签约,另外又附加了一个新条件。

蒋秀珍迫不及待的问道,“什么条件?”

夏盛面无表情道,“你们也知道慕家三少是什么人,那就是个无用的废物,关键命格凶煞又克妻克六亲,之前嫁过去的三任妻子都被克死了,不过那三个女人死后都得到了一笔天价赔偿金,

慕北棠承诺,安心嫁过去要是被克死了,就赔偿我们家七千万,但她要是没死,我们家必须配合他搞垮慕北宸。

蒋秀珍一听,眼底发亮,“这桩生意怎么看都是我们获利,阿盛,那你答应了吗?“

“能不答应吗?要是能得到这七千万,这笔钱留着以后给柔儿当嫁妆。
“夏盛爽快道。

蒋秀珍赶紧给夏安柔耍眼色,道,“柔儿,还不谢过你爸。

夏安柔心里乐坏了,什么好处都让她得到了,她甜甜的说了声,“爸,您对柔儿真好。

此时。

夏安心就站在门口,里面的谈话声她全都听到了。

这就是她的父亲,为了利益不惜出卖自己女儿的混账。

明知道慕北宸命格带煞会克妻,是个身体有缺陷的残废,还要将她嫁过去,甚至恬不知耻的和第三者在房里算计天价赔偿金。

他根本就不在乎自己的死活,只是将她当成一个赚钱的工具。

既然这样,在嫁出去之前,她也不介意把这个家闹得鸡飞狗跳,在拍拍屁股走人。

反正她这趟回来,主要是离开乡下那个鬼地方,更何况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

妈妈死后给她留下的东西,全都落到继母继妹手上,她要亲手要回来!

还有,妈妈当年死得那么惨,她要调查出真相,让那些杀人凶手血债血偿。

想到这,夏安心嘴角微翘,转身回到房间。

刚踏进去,她隐隐之中闻到诡异的气息,还来不及出声,人就被抵到了墙上。

“别叫。

低沉沙哑的男音传来,鼻尖里溢满了浓郁的血腥味。

夏安心抬头看向来人,一个戴着面具的男人拿着枪抵在她的额头上,她一秒神经绷紧,哪敢在动。

只是,这个男人是怎么闯进来的?

夏安心四下一扫,发现原本紧闭的窗户大敞,看来是从窗户爬进来的。

男人显然受伤不轻,一手拿着枪,另一只手按住胸口,可依然阻挡不住鲜血冒出来。

夏安心盯着男人看了几秒,随后装作害怕的瑟缩了下。

“呜呜,不要伤害安心,安心听话,安心不叫。

男人眯了眯眼睛,黑冷狭长的眸子上扬,用着异样的眼神打量着她。

女孩盛满泪珠的眼眸干净纯黠,像极了最清萃明丽的宝石一样,不过男人还是从中看出了几分不同寻常。

这女孩的表情,像极了五六岁的孩子一样。

“傻子?”

“不许说我傻子,我不傻,我聪明着呢。
”夏安心撇了撇嘴,杏眸微瞪着她。

“看来真是傻子!”

男人低嗤一声,随后挟持着夏安心到了窗户边,往下一瞟。

那些追杀他的人还守在下面,他还不能离开。


第3章 对她负责

“哥哥,你是不是在玩捉迷藏呀?”夏安心也看到外面的人,黑夜之中有十几个穿黑色西装的男人,手里明晃晃的,显然拿着武器。

她装傻道,“安心也要玩,哥哥陪安心一起玩吧。

男人眉头一蹙,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竟然逃到一个傻子的房间。

担心她动静太大引起楼下人的注意,男人直接捂住了夏安心的嘴,威胁道,“乖乖听话,要不然我杀了你。

夏安心吓得后退,身体打着哆嗦,惶恐又不安的看着他。

她打算逃出房间将夏盛他们引过来,给他们一点点苦头吃。

然而她脚刚迈出去,男人像是看穿了她的心思,一晃就挡在了她的面前,抬手捂住了她的嘴巴。

而就在此时,房外传来了敲门声,“安心,蒋姨给你送饭来了。

夏安心被堵住嘴巴,只能发出一阵阵‘呜呜’声。

男人担心外面的人推门进来,凑近夏安心耳边,小声道,“告诉她,你要睡觉了,让她离开。

“呜呜…”

夏安心抬起水眸委屈的看他,嘴巴被堵得密不透风,她怎么说话呀。

男人怕她尖叫,不敢放开,于是就将房间里的灯给关了。

蒋秀珍站在门口,迟迟等不到回应,有些不耐道,“安心,你听到蒋姨说话了吗?”

回应她的,又是一阵沉默。

“那行,你要睡了,我就下去了,晚上要饿了的话,冰箱里有吃的。

听着外面的脚步声走远了,男人才放开了夏安心。

便在此时,夏安心‘哇’的一声就大哭了起来。

男人眉心一蹙,猛然将人推到了墙上,冒险就吻住了她的唇,将她的哭声堵了回去。

刚走远的蒋秀珍听到哭声,觉得奇怪极了,这又折了回来敲门。

“安心,你怎么了,快开门让蒋姨进去。

换做以前她才不会管夏安心的死活,可她现在是夏家的摇钱树,在嫁出去之前得保证她是活的。

夏安心没想到,她竟然被吻了!

而且还是一个身份不明的男人!

她撑大眼睛看着对方的脸,戴着面具看不清长相,只看到一双狭长的眸子深邃又黑冷,如同一片深潭,深不见底。

门外的敲门声越来越急促,蒋秀珍一直等不到开门,这便急急的下楼寻找钥匙了。

可千万不要出什么事,要不然不仅十亿合同没了,柔儿的嫁妆也要打水漂,还有夏盛也不会饶过她的。

听到下楼的脚步声,男人才放开了夏安心,唇上湿润的感觉,甜丝丝的,竟然让他有些回味无穷。

夏安心瞪着这个夺走她初吻的男人,脸颊发烫,咬了咬唇抬手就去锤他的胸口,“坏蛋坏蛋,不许欺负安心。

男人挑眉看她,“你叫安心,夏安心?”

“哼,你偷亲我,夏盛会揍你的。

“夏盛?”男人眼底闪过一抹兴味,思索几秒后,说道,“我会对你负责的。

说完,门外传来了开门的声音,男人深知不能呆下去了,放下夏安心就从窗户翻了出去。

“安心,你躲在门口做什么?”

蒋秀珍打开门就看到站在门内的夏安心,有些气急败坏道。

合着她担心她出事,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去拿钥匙,这死丫头没睡站在门口听着,回也不回应她一声。

这不明摆在耍她?

蒋秀珍想发火,又想起夏盛的警告,还有那十亿合同和安柔的假装,硬生生将这股怒意吞下去。

她装模做样的笑道,“怎么不回床上睡,躲在这里会着凉的。

夏安心还没从刚才那个吻反应过来,这会儿看到蒋秀珍,也不想理,索性就当作梦游一样,摸索着回到床上躺好,很快就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

见此,蒋秀珍一顿咒骂,“让你在嚣张几天,等你嫁过去慕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说完,门重新被掩上,砰的好大一声。

夏安心睁开眼睛,从床上爬起来朝窗户走去,黑夜里已经不见那群黑衣男的影子,刚才那个男人已经安全逃走了吧?

夏安心摸了摸湿润的唇,上面依稀还残留着男人好闻的薄荷香气。

刚才那个吻,还挺特别的。

不过那个男人临走时说出的那句话,又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做他会为她负责?

夏安心没想透,将手心里捏着的银针收好,刚才男人要是死赖着不走的话,她绝对几针扎下去让他断子绝孙。

黑夜里,一抹黑影诡异闪过。

便在此时,路口方向传来车子引擎声,有两束灯光迎面射来,车子直接停在男人面前。

一个黑衣男子下车,对着男人恭敬颔首道,“宸少,是属下来晚了,请您恕罪。

男人脸色微沉,摆了摆手道,“没事,人已经甩掉了。

“可是您受伤了。
”影皱了皱眉,赶紧道,“我马上让医生过来一趟。

“不用了,一点小伤不碍事。

说完,他钻进车里,‘撕拉‘一声扯开面具,露出一张惊为天人的脸。

他看着胸口上的伤,眉头紧蹙。

幸好自己躲进那小傻子的房间,要不然被那些人抓住,麻烦就大了。

想到那个小傻子,慕北宸唇角弯了弯,明明是个傻子,可却傻得可爱。

关键是,一向对女人极为排斥的他,竟然对那个女孩的气息不排斥,而且身体没有异常反应。

安心?

夏安心?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慕北宸准备送给他的新娘,就叫做夏安心。

原本以为是哪家的小姐,没想到是夏盛的女儿,而且还是个傻子。

这下有意思了!


第4章 亲他一下

御景别苑。

慕北宸回来的时候,管家明叔早就候在书房里。

“宸少,这就是夏家二小姐的资料,请您过目。

男人‘嗯’了一声,捞过资料翻阅了起来。

他看得很快,一目十行,眨眼间就到了末页。

明叔将情况简单说了一遍,“夏家二小姐十二岁那年就被夏盛送回乡下,之后就不曾回城,听说十二岁那年发过高烧,脑子被烧坏了,至今只有五六岁的智商。

“所以真是个傻子?“

慕北宸挑眉勾唇,敲了敲桌子,“什么时候把她接过来?“

“按照算命的说法,就明天。

“那行,到时候你亲自去接人。

明叔听此,愣了愣。

他本以为宸少知道对方是个傻子会生气,没想到他竟然表现得这么冷静。

“宸少,那到时候怎么处置她?“明叔是伺候在慕北宸身边的老佣人,对于他的行事手段极为熟悉。

之前送来的三个女人,刚送进来就被秘密处决了,所以明叔理所当然的认为,宸少也会处理这个傻子。

结果,慕北宸说出来的话,让他当即就愣住了。

“对了,让人去准备些衣服,人来了别亏待她!“

明叔张了张口要说什么,慕北宸转身就离开了。

翌日。

蒋秀珍一大早就起来帮夏安心梳妆打扮。

夏安心模样长得好,加上皮肤白皙,就算不化妆都能将浓妆艳抹的夏安柔比下去。

正因为如此,夏安柔才妒忌她,从小到大各种欺负她。

现在她随便一打扮,更显得夏安柔就是陪衬。

一张巴掌大的小脸,配上一双又纯又欲的水润杏眸,樱桃小嘴涂上唇釉,美得就跟小妖精一样。

要不是还得靠她嫁人捞到好处,夏安柔真想现在就打花她的脸。

“安心,以后嫁人了可别忘了蒋姨和你爸,这里是你娘家,你想回就回。
”蒋秀珍说着虚伪的话。

夏盛说夏安心嫁过去有两条出路。

要么死,要么活。

死了他们夏家就能得到天价赔偿金,要是活着的话,可以当作一台取款机,从她身上各种捞取好处。

蒋秀珍是个聪明的,自然要两面考虑。

这人死了最好,要是没死,她得哄着她,以后还得靠着她孝顺呢。

“对啊,别忘了这里是你娘家,以后不要吃里爬外胳膊往外拐,有好处得大家一起分享,知道吗?“夏安柔斜睨了她一眼,双手抱胸,满脸都是不屑。

夏安心装作听话的点了点头,“安心知道啦。

“慕家来人了!”

这时,从外面传来夏盛的声音。

“新娘子马上下去。
”蒋秀珍对着门口喊了一声,随后拿着红盖头给夏安心盖上,牵着她就下了楼。

因为慕北宸腿脚不方便,直接免了婚礼,夏安心直接被接进慕老爷子为慕北宸修建的御景别苑里。

“少夫人,您先在房里等着,宸少很快就过来了。

明叔按照慕北宸的吩咐,将人带到主卧室,叮嘱了句,转身就关门离去。

夏安心扯掉红盖头,忽闪着大眼睛打量四周。

欧式风格的装潢,奢华名贵的大牌家具,头顶上的水晶吊灯折射着耀眼的光,三米宽的大床铺着大红色床品,床头上还放着一对新人玩偶,萌呆可爱。

夏安心随手捞起新娘玩偶,漫不经心的把玩着,顺便将一部手机偷偷藏进去。

她十二岁那年被送去乡下,受尽乡下那家子虐待,这些年一直都在想着离开。

正好这一次冲喜,她终于摆脱了那个家,以后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了。

而她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调查母亲的死因,让夏家那群人血债血偿。

当年母亲被蒋秀珍和夏盛害得那么惨,她怎么能轻易放过这对狗男女呢?

还有夏安柔,从小各种欺负自己,抢走了妈妈送给她的所有东西,她也要一点不剩的要回来。

便在此时,房门在此时被轻轻推开,经过乔装打扮的慕北宸走进来了。

夏安心敏感察觉到身后的气息,猛然回头,一张烧伤的脸映入眼中!

听说慕北宸在一场大火里毁容失明,还落到行动不便的下场。

如今一见,果然如传言一样,

不过没关系,她打听到了,他那方便不太行,这样一来也不用担心他对自己做出格的事情。

到时候等她办完事,在想办法和他离婚!

正想着,她的手腕突然被拽住,男人轻轻一扯,夏安心人朝前栽去。

她一声惊呼,下一秒就坐在慕北辰的膝上。

慕北宸低头看她,虽然昨晚已经看过她的长相,不过今天的夏安心,精心打扮过更为惊艳。

她穿着红色的嫁衣,瓷白的肌肤上了粉,剔透得找不到半点瑕疵,本就纤长浓密的睫毛上了妆,就像是刷子一样在下眼睑上留下一片暗影。

一双盛满恐慌的眸子沾染着水雾,撅着红唇的样子又撩又纯,竟让他忍不住想起昨晚那个吻,忍不住压低了脸。

夏安心看着他越逼越近的唇,心里暗呼不妙。

这男人想做什么?

他要亲她吗?

想到昨晚被强吻,今天还要被另一个人吻,夏安心立马装傻道,“安心饿饿,安心要吃肉肉!”

慕北宸嘴角微翘,原来她喜欢吃肉。

行,以后叫张妈餐餐给她吃肉。

不过现在,他竟然升起逗弄她的想法。

“想要吃肉肉可以,你亲我一下。


第5章 他是变态
夏安心愣了三秒。

都说身体有缺陷的人都心里变-tai,莫不成慕北宸也是这样,要不然干嘛要哄她亲他?

“不想吃肉肉了?”慕北宸见他不动,继续诱哄道。

夏安心:“….”

她几乎可以确定,这人是变-tai!

可她肚子真的饿啊,要是不亲,是不是就没饭吃了?

想了想,夏安心一副豁出去的样子,‘吧嗒’在男人那边没烧伤的脸亲了一口。

‘宸少,您要的棒棒糖…”

明叔刚推门进来,一抬头就撞见这幕,顿时惊得怔在了原地。

一直以来宸少就碰不得女人,可刚才这傻子,竟然亲了宸少。

关键是,宸少还露出一脸享受的表情,没有生气,没有过敏…

明叔想起昨晚幕北宸异常的表现,有些不太明白,到底昨晚宸少失踪那几个小时发生了什么。

夏安心没想到会有人进来,羞得脸都红了,直接就埋头在幕北宸怀里,假装什么都没干。

她第一次主动献吻,结果被管家装了个正着。

真丢人。

幕北宸低头看着怀里的‘小兔子’,唇角弯了弯,随后转头朝明叔吩咐道,“放着,出去吧。

明叔恭敬点头,将一盒包装精致的棒棒糖放在床头柜上,这便退了出去。

直到此时,夏安心才像鸵鸟一样探出头,可是整张脸都是红的。

幕北宸捞过那盒糖果,塞进了夏安心怀里,“饿了先吃点糖,等会带你下去吃肉。

夏安心瞟了一眼怀里的糖果,好端端的送自己糖果做什么?

她脑瓜子一转。

所以,这男人是把她当成孩子哄了?

行吧,傻就傻呗,傻子好办事!

夏安心打开包装盒,拿了一根棒棒糖拆开糖衣,叼在嘴里舔了舔。

幕北宸呆在房里会,明叔又上来喊了他一声,说是有事和他说,他应了一声,回头对夏安心说道。

“我出去下,一会过来陪你用餐,你呆在房间里不要乱跑,有事给我打电话,用房间的座机打1就行。

夏安心咬着棒棒糖,乖巧的点头。

幕北宸交代完,这才放心的离开。

做他的女人风险极大,既然他答应要对她负责,就会保护好她的安危。

见人走远了,夏安心狠狠松了口气,眼神恢复了清明。

装傻子做事方便,但是装久了也累。

夏安心叼着棒棒糖躺在沙发上,抬头看向天花板,想着接下来的计划。

刚踏入御景别苑,她就一直在观察这里的环境,门内门外都是保镖,所以想要偷偷溜出去并不容易。

这家里除了管家明叔,还有做家务的张妈,就只有幕北宸一个人住在这里。

外面传言没错,幕老爷子确实疼爱幕北宸,否则怎么可能花下巨资为他造这座庄园呢?

不过夏安心也发现了,幕北宸的性情似乎和传言不太一样。

他性子冷漠?

冷漠吗?

那刚才哄骗她献吻的人又是谁?

夏安心摇了摇头。

但不管幕北宸是什么样的人,她都要继续装傻。

夏安心在房间里呆了会,闲来无聊就想下楼走走,顺便了解下这座庄园的情况。

她装成痴傻的样子下楼。

慕北宸并不在楼下,但客厅里却围着几个人。

看到她,所有人一脸坏笑。

“这就是我三叔娶的新娘??”

“长得挺漂亮的,不过听说是个傻子。

“是不是装傻的,试试不就知道了?”

“这不好吧,她是送来给三叔冲喜的,也算是御景别苑的女主人。

“有什么不好的,反正三叔又不在。

说完,就有一个人走上前,手里端着一杯牛奶,朝她坏坏的笑,“小傻子,给你洗个牛奶澡。
夏安心抬头,便见那人将牛奶泼向了她,痴傻的眼睛里,隐蔽的闪过一缕冷芒。

她故作害怕的蹲了下来,正好避开了洗牛奶澡。

“喂,小傻子,你真要嫁给我三叔啊?你不知道我三叔是个丑八怪,关键还是个残废,哪方面不行的。

那人说完,所有人一阵哄笑。

夏安心怯怕的抱住自己的身体,一双眼睛痴傻的看着他们。

“看到没有,真的是个傻子啊!傻子配上丑八怪,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

夏安心听着这些人讽刺慕北宸,眯了眯眼。

看来外面传闻不假,幕北宸和慕家子弟不合,连小辈都欺负到他头上了。

虽然她不关心慕北宸的事,但这个人竟敢戏弄她,就该受到惩罚。

就在此时,她看到明叔推着慕北宸走了进来。

夏安心颤巍巍的抱住自己的身体,害怕的叫了起来。

“不许说我是傻子,也不许说宸少是丑八怪,你们都是坏蛋,走开…”

慕北宸刚进来,听到夏安心的话,脸色一沉。

“三,三叔!“

所有人看到慕北宸出现,像是吞了屎一样,不敢笑了。

“三叔,我们听说你结婚了,过来看看三婶子。

“人我们看到了,礼就放在茶几上,没事的话三叔我们先走了。

有人见情况不对劲,抬脚就想开溜。

慕北宸给明叔使了个眼色,明叔示意,几个保镖便拦在几人面前。

“’三叔,你,你想做什么?”那个泼夏安心牛奶的人,心虚的说道。

慕北宸的脸上没太多表情,可墨镜下的双眸却落在缩在一起,瑟瑟发抖的夏安心身上。

拳头不自觉捏紧!

明叔上前问道,“夫人,发生什么事了?”

夏安心抬起头来,假装害怕道,“有坏蛋,拿…拿牛奶要给我洗澡,我害怕…”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大佬的冲喜新娘》<<<<<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