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爱情回来过全文在线阅读_(免费阅读最新章节林若屿沈薄年)

小说:听说爱情回来过

作者:萌四岁

主角:林若屿,沈薄年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分手之后,林若屿才发现自己怀了沈薄年的孩子。她性子骄傲又倔强,生了孩子独自扶养。可没想到,孩子长到四岁,查出白血病。为了救孩子,林若屿义无反顾,踏上了寻找前任生孩子的路。
听说爱情回来过全文在线阅读_(免费阅读最新章节林若屿沈薄年)

《听说爱情回来过》在线试读

第一章

凌晨一点。

大城市的夜晚总是旖旎,瞳市最大的夜总会里,林若屿戴着个金黄色的狐狸面具,跟在七八个小姐妹身后,进了豪华包厢。

沙发上坐着三个男人,

年纪最大的那个扫视一遍,转头看向最右边的男人:“沈总,这几个都是这儿的极品,你也挑一个?”

闻言,男人微微抬眸,一双深邃的眸子从众人身上扫过,摇了摇头,便移开了视线。

五年不见,沈薄年竟然还是这么禁欲,林若屿藏在面具后的眼睛滴溜溜的转,下一秒,已经抬脚向他走过去。

没等他拒绝,林若屿已经趴在他胸膛上。

“滚。”

他薄唇轻启,不露怒色,却又冰冷的让人心悸。

纵然已经过去五年,可林若屿还是记得他的喜好,微微一笑,低头便吻上了他的耳垂。

果然,沈薄年身子一滞,伸手便要将她推开,林若屿立刻缠住他的手臂,趁他开口,快速将一粒药丸置于舌尖,然后覆了上去。

可沈薄年是谁,这几年多少女人明里暗里的要接近他,结果全都被拒之千里,只是一瞬间,沈薄年便捏住了林若屿的下巴,药丸从她口中滑落,沿着锁骨掉在地上。

这下,沈薄年怒了,抬手便是一巴掌甩过来。

“啪”的一声,林若屿挨了这耳光,挂在脸上的狐狸面具松动脱落,斜斜垮垮的掉下来。

她急忙伸手捂住自己的脸,转过身就要跑,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脚刚迈出去,沈薄年便从身后攥住了她的手臂。

“林若屿?”

他声音冰冷,一把将她挡在脸上的手掀开,生硬的质问:“你竟然还有脸回来?”

林若屿叹了口气,假装无所谓的撇了撇嘴:“就因为五年前我偷了你的策划书,导致你公司差点覆灭?诺,你也看到了,这五年我背井离乡,现在这样,还要什么脸面呐?”

沈薄年被她破罐子破摔的语气给气到了,一双剑眉皱在一起,声音更加冰冷:“既然你没忘记当年的事,就该知道我现在有多厌恶你,给我下药?你到底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

林若屿眸子不由得沉了沉。

五年前,她被爸爸利用偷了沈薄年的策划书,两人感情破裂,她无话可说。远走他乡后才发现自己怀了沈薄年的孩子,直到半年前,女儿查出慢粒白血病,化疗一段时间后,病情依旧在恶化。

医生建议换骨髓,林若屿没法子,只能厚着脸皮回来,希望能再怀上沈薄年的孩子,以后给念念移植骨髓。

天意弄人,她回来那天刚好沈薄年订婚,思来想去,她决定隐瞒孩子的事,用“非常手段”来让自己再次怀孕。

于是,便有了刚刚发生的一幕。

面对他的质问,林若屿干脆一咬牙,拽着他便钻进了另外一个包厢,一把扯开他胸前的袖口。

“我想干什么?当然是想重温一下五年前的事情,沈薄年,你可别让我失望啊~”


第二章

这一刻,沈薄年倒抽了口气,脸色终于不再平静。

“林若屿!”

冷斥一声,他攥住她的手腕,脸上压抑着怒火:“你疯了是不是?去找别的男人,我对你没兴趣!”

“没兴趣?我会让你有兴趣的!”

林若屿丝毫不退缩,被他攥着手腕挣不开,干脆扭动了两下身子。

果然,沈薄年的气息骤然急促,呼出的空气像是着了火一般。

林若屿踮起脚尖趴在他的肩膀上,紧紧搂着他,将有致的身子完完全全贴在他身上。

他猛的转过身,将林若屿压在墙上。

“这可都是你自找的!”

……

偃旗息鼓已经是一个小时后了,他看似禁欲,可一旦疯狂起来,简直不要命。

林若屿一边整理裙子,一边问:“沈薄年,你不是订婚了吗?怎么感觉跟憋了几年一样?”

这一问,沈薄年脸色一阵不自然,但很快又被他掩饰过去。脸色依旧冷的像块冰,转过身,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卡扔在林若屿身上。

“辛苦费?”林若屿弯腰捡起来,一脸不在乎:“谢谢老板。”

五年了,她一个人在国外飘荡,早就学会粉饰太平了。况且,她回来就是为了怀个和念念相同骨血的孩子,和沈薄年睡觉,她求之不得。

可她的反应却惹得沈薄年一阵鄙夷,丢下一句“下贱”,便摔门而去。

下贱?

她本就不是五年前那个林若屿了,骨子里的骄傲和锐气,和念念的病比起来,算得了什么。

可到底是真心爱过的人,嘴上不说,心里还是难受。眼眶红了红,她花了好一会儿才整理好心情,正准备离开,没想到沈薄年又折返回来。

而且,他手里捏着一盒毓婷。

林若屿吃了半个多月的促排药,来见沈薄年之前特意打针调理,医生说过,只要和沈薄年一次,她肯定能中!

但事实很残忍,沈薄年竟然买了避孕药回来,从药盒里扣出一粒,递到她面前:“把药吃了。”

“我不吃!”

林若屿脱口而出,死死瞪着他的手连连后退。

沈薄年皱眉,眼眸中深深的厌恶:“我果然没有猜错!你费尽心机就是为了怀上我的孩子。然后呢?用孩子来缠住我?林若屿,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

说完,他大步靠近,无视她的抵抗,攥住她的下巴,伸手便将药塞进了她嘴里。


第三章

“啐!”

下一秒,林若屿便将药吐了出来,用力推开沈薄年,抬脚就跑。

可他若不允许,谁又能跑得了。

刚一开门,林若屿便被守在门外的保镖拦住了,沈薄年跟过去,一把将她又拽进了房间里。

“想走可以,把药吃了。”

“不!我偏不吃!”

她执着如此,沈薄年不再多说,只拍了拍手,门外的人便走进来,一左一右按住林若屿的手臂。

“放开!放开我!”

她愤怒呵斥,可根本没用。沈薄年重新扣出一粒毓婷,捏住她的下巴往她嘴里塞。

林若屿死死的绷着嘴,沈薄年脸色愈发阴冷,最后,不耐烦的捏住她的鼻子。

强烈的窒息感袭来,她胸腔里憋的几乎炸开,嘴上也没了力气。沈薄年稍稍用力,便掰开了她的嘴,将药丢进她嘴里,逼着她吞了下去。

可恶!

她策划了怎么久,怎么能功亏一篑!

沈薄年放手之后,林若屿伸手便去扣自己的嗓子眼,可怎么干呕都吐不出那粒药来。

明明,她就快要成功了,只要再生下一个孩子,就能给念念移植骨髓,就能救念念的命了。

可现在,全都白费了。

心里气愤,她爬起身便是一巴掌向沈薄年脸上扇去,但他反应更快,瞬间便握住了她扬起的手,往前一步,将她压在墙壁上。

“你想生孩子真的只是为了挽回我?既然这么爱我,五年前为什么还要背叛我?如果当初你不偷策划书,也许现在我们早就生了好几个……”

声音戛然而止,他垂了垂眸子,将短暂失控的感情重新封印,再抬头,又恢复了一贯的冰冷。

“林若屿,你这种女人,还不配生下我的孩子。”

说完,他漠然转身,决绝离开。

配不配她都已经生下念念了!

看着他的背影,林若屿死死的攥着手。没关系,只要能救念念,她什么都不在乎。

一次怀不上,那就两次!她能怀他的孩子一次,也照样能再有第二次!

……

三天,林若屿在沈薄年家门外守了整整三天,终于找到机会,从窗子翻了进去。

趁着夜色,一路摸到二楼,卧室里很黑,只有隐约的光从浴室映出来,伴随着哗哗的水声,她轻手轻脚的摸上了浴室的门。

竟然没有上锁!

浴室玻璃上全是水雾,能隐约看到沈薄年的轮廓,一不做二不休,林若屿一咬牙,拉开浴室门便钻了进去。

让她意外的是,沈薄年已经洗完了澡,披着白色浴袍正准备出去。

林若屿冲进去时一下撞进他怀里,后退一步,他的背脊靠在花洒开关上。她刚抬头,被水浇了一身一脸。

为了计划,她只穿了睡衣,现在被水浇透,湿答答的黏在身上。

低头看她,沈薄年的喉结滚动了一下,喑哑着嗓子呵斥:“出去!林若屿,你还有没有底线?”

话虽这样说,可林若屿太了解他了,她抹去脸上的水,狡诈一笑,双手用力。


第四章

可就在这时,卧室的门被敲响了。

沈薄年的未婚妻秦晓晓站在门外,声音柔柔:“薄年,你在卧室吗?”

这一瞬间,林若屿有种,被正室捉奸在床的感觉,正小心翼翼的屏住呼吸,沈薄年却拉着她的手腕出了浴室,然后,沉声对门外的秦晓晓说:“进来吧。”

他简直疯了!

林若屿挣扎着想藏起来,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只听“吱”的一声,秦晓晓推门而入,在看到衣衫不整的林若屿之后,脸色骤然煞白一片。

“你……林若屿,你怎么回来了?”

秦晓晓是秦家千金,从前林氏没衰败前,林若屿和她打过几个照面,虽然不熟,却也叫的上名字。

五年前林若屿和沈薄年的关系人尽皆知,秦晓晓不由得紧张,上前一步气呼呼的说:“薄年现在是我的未婚夫,以后也会是我老公!林若屿,我不允许你缠着他,你给我滚!”

彼此的身份确实尴尬,林若屿正要走,没想到沈薄年却凉凉开口:“怎么?这样就放弃了?林若屿,我还以为你多有能耐。”

他竟然拿秦晓晓来羞辱她!

明知是激将,可她还是控制不住的转头,咬着牙说:“你别以为我不敢!”

沈薄年不说话,只是用一种讽刺的眼神瞧着她。

他和念念的眼睛是那么的像,这一刻,林若屿仿佛看到了病床上奄奄一息的女儿,气息堵在胸腔里,她猛的转身折返到沈薄年面前,抬腿跨坐在他身上。

沈薄年不说话,倒是一旁的秦晓晓差点爆炸,冲过来便是一耳光扇在她脸上。

“林若屿!薄年是我的未婚夫,你给我放开他!”

硬挨了这巴掌,林若屿转头看向秦晓晓,“把沈薄年借给我这一次,以后,我绝不缠着他。”

说完,用力将沈薄年推倒。

一个房间,身份尴尬的三个人。

林若屿不停进攻,沈薄年完全不阻止,只剩下秦晓晓,站在床边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最后,忍不住哭着跑了出去。

这下房间里没有别人了,林若屿再没任何顾忌。

她对他这样急切,沈薄年心底隐隐愉悦,翻身而起将她压在身下,正要脱去碍手的衣物,林若屿口袋里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这一声,如同军营响起号角,林若屿脸色一怔,用力推开沈薄年跳下床,掏出手机按下拨听,急急的喊了一个名字:“宇凡?怎么了!”

毫无疑问,这是个男人的名字,看着她充满担心的脸,沈薄年心底一股戾气腾然而起,起身上前,一把将手机夺了过来。

“他是谁?”沈薄年满眼阴鸷的质问。

而林若屿顾不上回答,急着去抢回自己的手机:“你管不着!把手机还给我!”

她这样在意一个男人的电话!沈薄年剑眉蹙起,抬手便将手机摔了个粉碎。紧紧握住林若屿的手腕,稍稍用力便将她按倒在在床上。

“你在外面有了别的男人?林若屿,既然你变了心,又何必回来招惹我?你到底什么意思?玩弄我?还是报复我?”


第五章

她只是想生个可以给念念换骨髓的孩子!

可话到了嘴边,又被她生生咽了下去。

沈薄年有未婚妻,用不了多久就会和秦晓晓结婚,一旦知道念念的存在,以他的性子,一定会把念念抢走!

不行!这绝对不行!

林若屿咬着牙不说话,只是疯了一般想要推开沈薄年,可他太强势了,只用了一只手便将她牢牢制住。

由上而下,他眼底的怒气格外明显:“怎么?无话可说了?林若屿,五年前你背叛我一次还不够吗?玩弄我?你还不够格!”

可身子再疼,也抵不过心里的不安。

许宇凡是念念的主治医生,也是林若屿在美国唯一的朋友,他打电话过来,肯定是念念出事了!

她的念念!

她一直挣扎,终于惹恼了沈薄年。

“林若屿,像你这种女人,根本不配被我原谅!”

说完,他抽身而起,甩门而去。

身体软的没有力气,可林若屿还是硬撑着走了,手机被摔坏,她只能随便找个电话亭,给许宇凡打电话。

念念没事,只是刚才做化疗疼的受不了,哭着要找妈妈,许宇凡这才给林若屿打了电话。

挂断电话,她才长长的松了口气。

孩子没事就好,可是化疗……那种疼是大人都无法承受的,更别提一个四岁的孩子了。

念念是个懂事的孩子,疼得脸都白了,还总是咬牙撑着。

林若屿心里像是挂着块千万斤的石头,正准备离开,身后突然出现一抹黑影,来不及转身,那人已经扑了过来,用一块味道刺鼻的手帕死死按在她的口鼻上。

视线骤然漆黑,昏迷倒地的一瞬间,她模模糊糊看到了身后那人的脸。

是秦晓晓。

……

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

药劲儿似乎还没过去,她挣扎着爬起身,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在一艘客船上。船还没出发,正停在港口。

在她身边,还放着一个牛皮纸袋。

打开一看,林若屿顿时惊呆。因为袋子里装的,竟然是沈氏集团的最新策划书。

秦晓晓!

她这是中了秦晓晓的圈套了!

正发呆着,船舱中忽然一阵骚乱,她抬头从窗户看出去,顿时便看到了沈薄年的身影。

果然!

秦晓晓知道,五年前她就是因为策划书和沈薄年决裂的,所以又精心策划,设计了这么一出!

心里很慌,她不能重蹈覆辙,再被沈薄年厌恶一次!

顾不得多想,林若屿抓起策划书便往外跑,出了船舱,跑到护栏旁便将手里的东西往海里扔。

但就在这一瞬间,手腕上突然多了一只手,沈薄年目光如冰,夺过策划书只扫了一眼,顿时勃然大怒,伸手掐住了她的脖子。

“林若屿!你果然死性不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听说爱情回来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