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韵薄少卿全文免费阅读_抖音小说(空余繁花落双生)章节目录

小说:别闹,薄先生!

作者:楠楠李

主角:沈繁星,薄景川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又名《空余繁花落双生》。【撩死人不偿命的宠文!】沈小姐忙着吃饭, 睡觉, 教渣渣如何做人!薄先生忙着追沈小姐,追沈小姐, 还是追沈小姐!“不都说薄执行长清心寡欲谦谦君子吗?”薄先生眯着眼睛靠在沙发上, 动作清闲又优雅,“乖,叫老公。 ”薄太太 扶额,看着那张脸——那种明明冷冰冰却又唯她不能缺的样子,简直就是逼人犯罪!...

顾韵薄少卿全文免费阅读_抖音小说(空余繁花落双生)章节目录

《别闹,薄先生!》在线试读

第一章

四周都是水。

铺天盖地,淹没耳鼻咽喉。

沈繁星最致命的弱点,不会游泳。

可她现在却掉进了海里,腥咸的海水窜进了她的肺里。

初春的海水,真是刺骨的寒,窒息的恐惧渐渐将她笼罩。

轮船甲板上此刻涌出好多人。

今晚的聚会大都是些名门公子千金。

二十几个人,虽然人不多,但是身价加起来也撑起了平城的一小片天。

尽管,天外有天,还有一个薄氏财团。

海面上此刻掀起风浪,豆大的雨滴先行落下来,没有几秒便大雨倾盆。

落入海里的两个身影在不断的挣扎!

“救命……”

“救命……”

两道呼救的声音在大雨中几不可闻。

一道高大挺拔的黑色身影倏然从人群中冲了出来。

视线在落到海里拼命挣扎的两个人身上时,俊逸淡沉的脸上此刻布满了慌张。

几乎没有任何停留,甚至连西装都没有来得及脱,便一下子跃进了冰冷的海里。

大雨拍打在海面,模糊了视线,男人废了好大的劲,终于救上来一人。

“千柔,千柔,你醒醒……”

男人喘着气,顾不上自己此时此刻的狼狈,焦急喊着怀里已经昏迷过去的女人。

却完全没有想到过,海里还有另外一个人……

这个时候一道焦急的女声突然在人群人大喊了起来——

“繁星呢?她不是被沈千柔叫出来的吗?!她呢?!”

“对!沈繁星……沈繁星也掉下去了!”

有人慌张地大喊,让甲板上的众人都倒吸了一口气!

远处白晃晃的闪电带这轰隆隆的雷声,恨不得将整个夜幕连带着漆黑的大海撕裂开来。

众人纷纷看向海浪乍起的漆黑的海面,连人挣扎的影子都没有。

刚刚说沈繁星跟沈千柔一起落水的女子忽然大哭起来!

“繁星不会游泳!!!”

此刻抱着沈千柔的男人身形忽然猛地一僵。

对,他刚刚确实也看到了繁星。

然而就在女子的哭喊刚刚落下的那一瞬间,一声“噗通——”声响起,另外一个人跳了下去……

沈繁星被救起来的时候,沈千柔已经咳出了水,醒了过来。

苍白的小脸上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哭着望着自己跟前的男人。

“恒哥哥……”

她哭着喊了一声之后,便伸手搂住了他的脖子,苍白的巴掌大的小脸深深地埋进了那个虽然浑身湿透,却仍旧俊美帅气的男人怀里。

而男人眉心微拧,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是手却渐渐搂在了女人的腰间,轻轻收紧。

“别怕,没事了。”

温柔的声音里含着几分显而易见的庆幸和劫后余生的喜悦。

甲板上的众人见状,又是一阵低声唏嘘。

齐齐将视线放到了一旁,后被救上来的沈繁星身上。

心脏复苏,人工呼吸,反复十几次,才终于吐出两口海水。

纤长的睫毛微微颤了颤,眼睛无力地张开一丝缝隙。

明明头昏昏沉沉的,却还是清晰地看到了旁边两个紧紧相拥在一起的人。

她轻轻扯了扯唇角,苍白的脸上被雨水不断拍打着,最后又失去了意识。

-

沈繁星勉强捡回来了一条命。

她醒过来的时候,是三天后的正午,病房里除了她,一个人都没有。

亮白的光线透过窗户照射进来,她虚弱却清丽的眸子盯着病房里飘浮游弋着的细尘,神情淡漠,不知道在想什么。

最后还是自己一个人起床,拖着无力的身子去了一趟卫生间。

想着外面阳光明媚,打算出去走走。

医院的后公园。

沈繁星身上只穿了一件淡薄的病号服,虽然暖阳正好,但是仍旧有些冷。

她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站稳,望着前方栀子花树上待放的花苞出了神。

她双手抱臂,明明一副瘦弱的样子,但是身上总有一种倔强的冷漠。

沈繁星有一张很美丽的脸庞,只可惜那么漂亮精致的五官,常年却很少有什么太多的情绪波动。

不过这仍旧不减她的魅力,只是看着她静静地站在那里,白色的皮肤,黑色的发,遗世独立的孤冷偏偏织就出她身上独一无二的魅惑。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心情刚刚稍微好一点,面前便站了一个人。

沈千柔手里拿着正在冒着热气的保温杯,长长的卷发披肩,明眸皓齿,身上披着一件男士西装外套。

她看着沈繁星那张冰冷美丽的脸,身上那种孤傲的气质,微微凛眉间就寒气纵生的气势,让她内心深处嫉妒的牙痒痒的。

不过看到她瘦弱淡薄的身子,沈千柔突然得意地笑了,像是炫耀一般,伸手将肩膀上的外套又紧了紧。

沈繁星冷眸看着她,“你当真是阴魂不散!”

沈千柔挑挑眉,朝着沈繁星缓缓款步而来,看着她面色苍白,身材淡薄的样子,笑的更加明媚。

她弯身凑到沈繁星跟前,低声说道:

“还不认输吗?姐姐,现在就连你最爱的男人,都在爱着我……”


第二章

沈繁星冰冷的眸底滑过重重的痛色。

她不会游泳,溺水的时间又比沈千柔长,加上她现在刚刚醒,纵然她现在有多少的愤怒,也没办法凝聚力气发泄出来。

“你可真够卑鄙的。”

沈千柔冷笑了一声。

“可如果不这样做,你永远不知道什么叫做成全?是你迟迟抓着恒哥哥不放手的!”

“沈千柔,你的底线在哪里?!众所周知苏恒是我的未婚夫!你当所有人都是白痴吗?!”

沈千柔笑了,笑的前俯后仰,花枝乱颤。

“事到如今……姐姐难道还不觉得,他们真的就是白痴吗?”

“……”

沈繁星一时无语,只是冷冰冰的看着她。

沈千柔说的没错,所有人,当真都是白痴!

明明那么拙劣卑鄙的手段,却一次次都无条件的相信她。

恨不得她沈千柔摔个跟头,都有人爱她爱的死去活来!

蠢,真蠢!

包括她!

“怎么?姐姐还不服气啊,那么……”

沈千柔这个时候脸色突然一变,一脸柔弱无助地望着沈繁星,伸手去抓沈繁星的胳膊。嘴里还念念有词。

“姐姐,都是我的错……”

“别碰我!”

察觉到她的靠近和陡变的嘴脸,沈繁星只觉得恶心至极。

她猛然抬手挡在身前,拒绝她的碰触。

然而沈千柔的身子却晃悠着踉跄了一下,手里的保温杯“嘭”地一声落在了地上!

水花四溅!

柔弱的声音陡然升高。

“啊……痛!”

“繁星,你干什么?!”

一道阴沉的声音乍然在身后响起。

沈繁星猛然转身,门口的身影却早已经大步冲过来。

沈繁星只看到苏恒看向她的那一抹狠戾阴鸷的眼神,便被他一把推到了一边。

本就虚弱地沈繁星被推的撞到了一旁的栏杆上,腰上传来一阵钝痛!

她的脸色更加苍白,她双手抓紧了身后的栏杆稳住身子。

冷眼看着眼前的场景,只觉得自己愚蠢至极。

早就知道沈千柔什么幼稚阴损的招儿都能使出来,她却一次又一次地被她套住!

她也知道苏恒并不算愚蠢,但他却也……

“恒哥哥,好疼啊……”

苏恒闻言,站起身,因为沈千柔的话更多了几分心疼。

“忍忍,我带你去找医生。”

他说着弯身将沈千柔横抱在了怀里,抬头看向一旁冷眼旁观地沈繁星,沉声道:

“你先回病房,我一会儿再去找你!”

沈繁星冷笑,满眼讽刺。

不远处的栀子花树下,有个坐着轮椅的老太太,静静地望着这一幕。

“来蓉啊,刚刚那一幕你可看清了?”

老太太张口,一双精明地眼睛远远望着沈繁星的方向。

身旁大概五十岁左右的妇人恭敬地道:“看清了老夫人。”

“哼,小浪蹄子,愚蠢低劣的心机手段!”老太太冷笑一声,怒道。

“可这不说明另外一个女子更加愚蠢吗?连这样低质卑劣的手段都化解不了?”

老太太摇头,眸中一片睿智。

“来蓉,你错了。”

“请老夫人明示。”

“是另外一个女孩儿太正直了。因为她自己不屑做,厌恶做,一些事情压根儿超越了她做人的底线,有违人伦道德!所以想不到这个世界上真有那样卑鄙无耻的人会真的做出那样卑鄙无耻的事情来。”

来蓉点头,“懂了,老妇人。”

老太太盯着沈繁星半晌,道:

“不过,也确实不太像话……”

又略微沉吟了一会儿,她又说:

“那气质和本性倒是不错,你去把她给我叫来,让我仔细看看她。”

身为来蓉的仆人却有些为难。

“可是老夫人,少爷马上就要来了,要是让他看到外人进来这园子……”

“怎么?他还能把我吃了不成?!”

老太太嘟着嘴厉声道,口气里却不乏对自己孙儿的喜爱。

来蓉轻笑,“好好好!我马上就把人给您带来!”

正说着,旁边两棵海桐树中央的栅栏门发出几声响动。


第三章

两个人转头望过去,只见一个穿着一身名贵黑色西装,身材修长的男人正迈着稳健的补发朝着两人走了过来。

长眉入鬓,鼻梁高挺,岑薄的唇显着几分锋利,如墨一般的眸子噙着一丝浅淡温脉的笑意,低沉而又冷清的声音缓缓响起。

“奶奶这是在跟谁发脾气呢?”

午后的阳光从他的身侧扫过来,将他的轮廓修成一道伟岸修长的剪影,举手投足之间,尽显矜贵与优雅。

老太太满意地看着自己的孙子,然后转头朝着来蓉使了一个眼色,来蓉连忙转身走开。

男人蹲下身子,握住了老夫人的手,看着老太太嘟着嘴佯装生气的样子,低声笑了笑。

“是谁惹奶奶不高兴了,孙儿帮您收拾他们去!”

老太太撇嘴:“除了你这个小没良心的还有谁?!赶紧给我曾孙抱!”

薄景川黑眸中滑过一抹深深的无奈。

“奶奶,我刚回国,去哪儿给您找女人生孙子?”

老太太哼了一声,“这么多年,你应付的话从来就没有变过!”

她鼓着腮帮子说着,却将头看向沈繁星的方向。

来蓉已经走到了她的跟前,女子朝着这里看了过来,她抬手朝着她挥了挥。

沈繁星疑惑,但还是跟着来蓉走了过去。

薄景川站起身,看着不远处来蓉领着一个身材高挑纤细地女子朝着这里走了过来。

女子脸色苍白,但是不掩美貌,穿着宽大的病号服,走起路来,那病服飞扬的厉害,可见她里面的身子,是多么的纤瘦。

薄景川微微眯了眯眼睛,檀黑的眸子紧紧擭着女人越来越近的脸。

可当沈繁星走近,警惕又疑惑地目光扫过他时,他才渐渐收起了视线。

心中略微有些诧异,倒是第一次见到女人这般坦然看着他的眼神。

更甚至,女人的目光只是从他的身上一扫而过,便将视线放到了奶奶的身上。

那眼神,冷漠淡然的让他不仅意外而且还有丝丝挫败感在心头飘浮。

他微微怔了怔,岑薄的唇微微勾起一抹细不可察的弧度。

“老太太,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沈繁星说话间,微微弯下了身,语气带着病后的无力和轻柔。

这让一旁的薄景川幽深的眸子里隐隐闪过一抹流光。

跟常年坐在轮椅上的人谈话,最忌讳地就是让她仰着脖子,尤其对颈椎不好。

这个问题他一直留意着,自然知道这样姿势是最累的。

这跟扎马步也没有多大的区别。

如此一个瘦弱的女子……

老太太眸子里的笑意更深了几许,握着沈繁星的手,眼睛紧紧盯着沈繁星的脸看了半天,连连点头。

“恩,不错,不错,真不错!”

沈繁星不明所以,只能保持着一个礼貌又不失尴尬的笑容。

“孩子,不用担心,奶奶不是坏人。就是一个人太无聊了,看着你有眼缘,突然让人把你叫过来,是有点唐突了,原谅奶奶,啊!”

面对老太太一点而不掩饰的热情,繁星摇摇头。

“没关系,反正我也是自己一个人。”

沈繁星说着,清丽的眸子里闪过一抹极为细小的苦涩,被老太太轻易捕捉,然后有些心疼的抓着她的手轻轻拍了拍。

“乖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繁星,沈繁星。”

“迢迢千盏繁星,盈盈一川银河。好名字!景川,你说是不是啊?”

老太太转头意味深长地看着自家的孙儿,眼神中带着浓浓的警告。

仿佛只要薄景川说一个“不”字,她都能把人生吞活剥了一般!

薄景川眸中染上一抹无奈地笑,却还是点了点头。

“是,很动听的名字!”

“也很般配!”

老太太得意地挑挑眉,之后对沈繁星说道:

“来,繁星,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孙儿,薄景川。”

沈繁星抬头,望向始终站在一旁的男人,却不期然撞进了男人深沉如泽的黑眸里。

男人眉眼精致,丰神俊朗,只是站在那里,就一身掩饰不住的尊贵雅致。

这个男人只看一身的外表和气质便知道不是一般人!

她似乎在哪里见到过,但却想不起来具体是在哪儿了!

也许是她记错了,这样一个优秀的人,应该很难让人转眼就忘吧?

她微微疑惑了一下,老太太的话还在耳边,再看到男人,心中不免有些尴尬。

迢迢千盏繁星,盈盈一川银河。

薄景川……

千盏繁星,一川银河……

这也太……刻意了。

薄景川的墨眸氤氲着深不可测的睿智,似乎察觉到沈繁星此刻的尴尬,眼中闪过一抹流光,礼貌地伸出了手,率先开口。

“你好,我是薄景川。”

“你好,我是沈繁星。”

沈繁星说着也已经伸出了手,企图直起身子,却在中途顿了一下。

可是蹲的太久,腿已经发麻,再加上腰上刚刚碰的伤,她稍微一动,一阵麻痹之意瞬间从腿上传来,紧接着腿下一软,整个人便朝身后仰去。

“小心。”

她清丽的脸上难得有些惊慌地瞠大了眼睛,然而一道低醇清冷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腰间瞬间横过一只遒劲有力的臂膀,她整个人被捞了回去。

沈繁星猛然撞进了薄景川的怀里。

一道清冽的淡香扑面而来,沈繁星尴尬至极。

快速反应过来伸手想要推开他,可是双腿麻痹之后传来的那种酸麻感让她再一次狠狠踉跄,直接从男人的怀里滑了下去。

自我保护意识让她本能的伸出双臂攀住了男人结实的双肩。

与此同时,缠在她腰上的手再一次用力,更是直接将她提了上来。

沈繁星用力咬紧了唇,两次扑进男人的怀里,让她有些无地自容。

“先别动。”


第四章

男人低沉而又不容置喙的声音让沈繁星瞬间放弃了心中要离开的想法,紧圈着她腰间的掌心隔着衣服传来灼热的温度。

她的身子紧贴着他,脸颊窝在他的胸膛,能清晰地听得到他强劲有力的心跳声,声如擂鼓。

她心悸之余,苍白的脸颊终于染上一片红晕。

她还是第一次这样与人亲近,虽然跟苏恒交往那么多年,但是两人最多也不过分离时一个轻轻的拥抱,比礼仪还将就,甚至连彼此的体温都感觉不到。

如此这般,已经是她的极限。

薄景川感受着怀里几乎半只手臂都能拥紧的身躯,精致的长眉微微拢了拢。

他不自觉低头想要去看怀里这个过分消瘦的女人,下巴却抵上了她的头顶。

发丝隐隐扫弄着他的下巴,有些发痒。

转眸间,视线又落到了她纤细柔白的后脖颈上,宽大的病服领口让他隐隐看得到她衣服里面大部分的肌肤。

黑眸渐渐加深变得幽暗,然而怀里的女人却动了动,一股温热的清香从她的领口窜出来,直逼他的鼻间。

他微微怔了怔。

沈繁星却在此刻再一次动了动身子,觉得腿上的酸麻之意已过,于是轻声道:

“谢谢……我好了……”

薄景川心神微微一动,却还是小心翼翼地松开了她!

看着她堪堪站稳,他才收回了手。

“还可以吗?”

沈繁星微红着脸,点了点头。

“还好!抱歉,刚刚腿麻了。”

薄景川勾唇,“我知道,你不必解释。”

一旁老太太也被刚刚的一幕吓了一跳,可看到现在两个人之间的互动,一双清亮的眸子里瞬间染上浓浓的开心和满意。

看来,他这个孙子也不是一窍不通嘛……

沈繁星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想到刚刚苏恒的话,她转身对着老太太道:

“老太太,我现在有些事要处理一下,您在哪间病房,我处理完事情再去陪您。”

“在那儿!那道门看到没有?你下次来从这里进去……”

老太太顿了一下,精明的眸子里闪过一抹狡黠。

“我们留个电话吧,电话联系!哎……我没拿手机!”

一旁的来蓉手伸进身上的口袋,摸到手机,走上前。

“老夫人……”

老太太眼角飘给她一记警告,她才瞬间明白过来,又退了回去!

“景川,快,拿你手机帮我存一下!”

薄景川敛眉,又岂不知道老太太的心思,但是却还是从口袋里拿出一只黑色手机,然后望着沈繁星。

“183……”

完整将沈繁星的电话号码输了进去,薄景川将手机又收了回去。

看着她纤细单薄的身子,将自己的西装脱了下来,披在了她的身上。

一阵带着冷冽清香的温暖瞬间将沈繁星包裹住,那上面还带着的男人身上的体温。

“穿着吧,你身上太冰了。”薄景川声音淡漠道,看着沈繁星的清眸里一片坦然。

沈繁星不知怎么心头一软,眼眶就那么没有预兆的微微发灼。

没想到到头来,还是这样一个萍水相逢的男人给了她此刻内需要的温暖和关怀。

沈繁星最终还是将衣服脱下来还给了薄景川。

“没关系,我马上就要回房间了。不然还你的时候也是麻烦。”

“麻烦?”薄景川微微皱眉,“你刚刚说要陪奶奶难道只是客套话?”

沈繁星微微讶异,摇了摇头。

“我会去陪老奶奶的。”

她将衣服塞给他,朝着他点了点头,便转身离开。

薄景川站在原地望着女人纤细又倔强冷漠的背影越来越远,深沉的眸子里滑过一抹微光。

奶奶?

叫的倒是动听。

“景川。”

老太太突然出声,他偏头,看向老太太。

眉眼含着温脉的笑。

“奶奶有什么吩咐?”

恨铁不成钢地仰头望着他。

“你这榆木疙瘩,送人家回去啊!”


第五章

望着沈繁星已经消失的纤细倔强的身影。

薄景川没动。

结果老太太一巴掌打在了他的屁股上!

颀长的身形狠狠地僵了僵,平静淡漠地眸子里拧起一抹晦暗的阴霾。

一向不擅被人碰触的薄景川,年过二十八载,居然在这种时候被打了屁股!

来蓉在后面掩饰不住低声的笑。

“赶紧去啊!你想气死我是不是?”

老太太显然没在意他,又是一阵催促。

薄景川抬起修长的手指有些头疼的点了点眉心,无奈。

“是,奶奶!”

-

沈繁星独自一人走近病房的时候,苏恒已经在病房了。

他站在窗边,背对着门口,应该是一身高档的灰色西装,只不过此时缺了西装外套,剩下一件白色的衬衫。

那样清爽润朗的样子,让沈繁星遑遑想到了大学时光,那个穿着白衬衫温文尔雅的男子。

只可惜,时过境迁,少年再不是当初的少年。

沈繁星没有去看他,走进病房,整个人冷静淡漠的可怕。

察觉到病房有人走进来,苏恒转身。

“你去哪儿了?”

沈繁星没有回答,径自走到床边坐下。

苏恒又说,“刚刚一时情急推了你,抱歉。”

他的声音很温和,仿佛刚刚对她横眉冷对,阴沉至极的男人是她的一场梦。

“刚刚的一切,不是我的错。”

不管怎么样,她需要给自己一个清白。

苏恒低头看着她,本来还含着歉意和挣扎的眸子里多了几丝嘲讽。

“你知道千柔怎么说吗?”

头顶的视线那样强烈,沈繁星抬起头,看见的是苏恒满含是失望的眼神。

“她说,是她没拿稳手中的杯子,全部都是她的错,她在替你解围。而你呢,如今却还在这里推卸责任。繁星,这不该变成这样。”

沈繁星看了他良久,眸子里由震惊,到失望,到淡漠。

她淡淡望向窗外,唇角勾起一抹清冷的笑。

轻如雾霭般的笑充满了讽刺。

“苏恒,我们认识几年了?”

苏恒顿了顿,却还是说:“八年。”

“呵——”沈繁星笑了起来。

八年了啊!

苏恒对她的信任,居然这样脆弱的不堪一击。

这样的男人,她沈繁星不稀罕!

沈繁星站起身,冷漠地望着他。

“苏恒,我们解除婚约。”

清冷的声音掷地有声,带着不容置喙的强势和决绝。

苏恒的眼里闪过震惊。

“何必这种表情?早在你救起沈千柔的那一刻起,甚至更早,你不就已经做好选择了吗?”

苏恒震惊了好久,看着沈繁星的眸子里满是复杂,只不过片刻,便又布满了解脱。

“繁星,对不起。也许我们分开是对的,如果继续下去,我怕我会忍不住为了保护千柔而伤你更深。”

沈繁星的双手微微弯了弯,抬头冰冷地望着他。

“为了保护沈千柔?苏恒,难道之前所有的事情,你一件都未曾信过我?!”

苏恒眼里闪过挣扎,“千柔太单纯柔弱,繁星你……太冰冷强势了。”

沈繁星望着苏恒,良久,忽然就低声笑了起来。

那笑声冷冽而又讽刺,面上薄情的无懈可击。

可她此刻的内心,却心如刀绞,痛得无以复加。

这话说的可真含蓄,她强势还成了一种错了?

强势就一定会是那个恶毒的,欺负弱小的一方?

苏恒含蓄中无情的话像一把锋利的刀子,狠狠地,用力地插在她的心上。

“繁星……”

苏恒看着她这幅样子,心中更是愧疚,他想伸手去抓她,想要无论如何都要此刻安慰她一下,可是沈繁星却大退了两步。

“你别碰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别闹,薄先生!》<<<<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