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婿崛起萧穆沈蔓冰免费阅读全文_龙婿崛起吃梦想的橙子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龙婿崛起

作者:吃梦想的橙子

角色:萧穆,沈曼冰

类型:都市小说

简介:惹我一次,我沉默,惹我第二次,我回避,惹我第三次,我弄死你!
龙婿崛起萧穆沈蔓冰免费阅读全文_龙婿崛起吃梦想的橙子小说免费阅读

《龙婿崛起》免费试读

第一章 无法查询!

秋风瑟瑟,数道人影站立阳城之外。

枯黄的落叶缓缓飘下,却如同有灵性般,闪躲过那几道人影。

萧穆伟岸的身躯站在阳城之外,目光闪烁。

“萧穆,如果你没死在外面,赶快回来给我离婚!”

沉积五年的旧手机,沈家发来的第一条短信竟然是这个。

“当初我入赘沈家,被众人当成神经病,半年不到便被他们撵出来,无可奈何下只能当兵,五年过去了,他们未曾问过我的生死,如今唯一的一条短信,竟然为了离婚,真是讽刺。”

萧穆有些感慨地说道。

五年之前,他是阳城最出名的废物女婿,也是这些所谓豪门首位被赶出去、只能靠当兵生存的神经病。

而如今,五年时间的征战沙场,已让他成为江北的守护神,整个华夏军届四大战君之一的穆君!

听着他的感慨,剩下众人尽数低头,不敢将这些言听进耳中一毫。

只有一人眼中杀机闪过,冷声道:“君上,给我五分钟,沈家将在阳城中除名!”

他是苏木,萧穆出身入死的副将,也是最好的兄弟。

“这种事,我必须亲手了结。”

萧穆摇头叹息,脑海中一道隐藏五年的倩影逐渐浮现。

“萧穆,别人不相信你,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萧穆到现在都记住沈曼冰眼中的信任。

沈曼冰,你真的要和我离婚吗?

....................

“蔓冰,只要你和萧穆离婚跟了我,我立马去救你弟弟。”

沈家客厅中,肖文平抬腿坐在沙发上,笑道。

在他的对面,站着一名绝色女子。

正是萧穆合法妻子,阳城第一美女,沈曼冰。

只是此时沈曼冰的脸色不太好看,她咬了咬嘴唇,俏脸上一片苍白。

“哎呀,曼冰,不要想了,再想小伟他就完了。”沈曼冰的母亲柳凤媚焦急道。

“可.....”沈曼冰俏脸苍白:“我已经嫁人了啊!”

“你说萧穆那个废物吗?”柳凤媚道:“你管他干什么?现在只有文平能救小伟啊!”

“而且文平是江北的副将,年轻有为,更是二等世家肖家的子弟,论起家世、实力哪点不比那个神经病要好?”

柳凤媚急得团团。

自己儿子因为一时意气得罪了一帮混混,现在被人绑在手上,放话说没有500万就要了他的一双手。

500万,对于整个沈家都是一笔不小的数字,更别说现在不受重视的沈曼冰一家了。

“妈,要不我们报警吧!”沈曼冰说道。

“你疯了吗!”柳凤媚叫道:“那群都可是亡命徒,他们要是伤害小伟怎么办!”

“妈,你也不能为了你儿子,而把自己女儿卖了啊!”沈曼冰说道。

“什么叫卖自己女儿?我让你跟着萧穆那才叫卖自己女儿。”柳凤媚不屑道:“那个废物在我们家白吃白喝的时候,我就看出他是个没用的东西,要不是你爷爷乱点鸳鸯谱,我们怎么可能让你嫁给那个废物!”

“现在你同意文平的要求,既可以救小伟,又可以脱离萧穆那个废物,这不是一举两得的好事吗?”

柳凤媚不停地劝说着。

沈曼冰咬着嘴唇,脸色变幻不停。

“阿姨,曼冰,你们没太多时间考虑了。”肖文平看了眼时间,轻笑道:“沈海叔在那边拖不了多长时间,再不决定,万一小伟发生点什么,那可就真来不及了。”

“能不能换个条件?”沈曼冰低声说道。

“曼冰啊,不是我趁人之危,只是这次小伟惹到的人可是金毛啊。”

肖文平叹了一口气,假惺惺地说道:“就算我出面,暂时让金毛放了小伟,可要是让金毛知道小伟和我其实并无关系,只怕以后他还是不会放过小伟的。”

“只有让金毛知道小伟是我的小舅子,他才不敢再乱来啊!”

肖文平一脸替你考虑的表情:“要不然,以我对曼冰你的心意,怎么可能会提出这种强人所难的条件?”

“你看曼冰,人家文平也是为了我们好。”柳凤媚附和道。

“可我就算离婚,也要等萧穆回来吧?”沈曼冰吐出了一口气:“我相信他,说不定五年的时间,他已经脱胎换骨。”

“就他?没死在外面就不错了!”柳凤媚讥讽道:“你放心,我已经联系过萧穆了,要是二十四小时他没有回来,我们直接报死亡申请。”

“曼冰,我只是要你一句话,只要你答应我,我立刻就去救小伟。”

肖文平顿时大喜,站起身来,笑道:“至于萧穆那边,我看是不用等了,江北乱成什么样我很清楚,他一个神经病绝不可能活下来。”

“谁说我死在外面了?”他的话音刚落,萧穆的身影从门口走了进来。

“萧穆!?”

沈蔓冰三人看着突然出现的萧穆,先是愣了几秒,旋即满脸的不可置信。

“你.....竟然还没死?”肖文平疑问道。

“看来你很失望。”萧穆淡淡地道。

“哈哈,这有什么失望的,你这个神经病死跟没死有什么区别?”惊讶消失,肖文平大笑道:“回来正好,马上就去把婚给我离了,别耽误蔓冰和我的幸福!”

萧穆笑了。

挖墙脚挖地如此明目张胆,看来五年的时间并没有让阳城忘掉他这个神经病。

柳凤魅从诧异中回过神来,旋即看向萧穆:“你这个神经病,竟然没死在外面,真是好运!”

沈蔓冰看着面前熟悉而又陌生的青年,复杂地说道:“你...终于回来了。”

“是的,我回来了。”萧穆凝视着沈曼冰。

亦如离别时候。

“你回来也好,马上就去把婚给我离了,再也不要耽误我家曼冰的青春!”柳凤媚抱着手臂道。

“如果我可以救下你的弟弟,你还要离婚吗?”萧穆没有理她,对着沈曼冰说道。

听到他的话,柳凤媚和肖文平都笑了。

“哈哈,真是笑死了?你一个神经病忘掉之前你是怎么被赶出沈家的吗?”肖文平仿佛听到了最搞笑的笑话:“五年不见,你对自己的自信倒是多了不少!不过你可能不知道小伟落入了什么人手里。”

“那可是出名了凶徒金毛,身上背了不小于十条人命,你拿什么去救小伟?”

“靠你那二百五的智商吗?”

柳凤媚怒骂道:“滚开,别耽误文平救人!”

沈曼冰听到萧穆的话,心头一震:“你真的可以救小伟?”

难道五年,萧穆在江北混出来了?

之前萧穆的努力她都看在眼里,她相信,只要萧穆坚持下去,一定可以成功。

所以在等,等萧穆改变归来。

“曼冰啊,你也是被他骗了。”肖文平笑着摇头道:“江北现在正值军练期,除了我们这种副将以上级别的人不用参加军练,一般士兵都在军练,除非被江北军淘汰,不然绝不可能擅自出营!”

“我猜,你是被江北军赶出来了吧?”肖文平上下打量了一番萧穆,讥笑道:“也对,我们赫赫有名的江北军怎么可能要你这样一个废物?”

“什么!你是被赶出来的?”柳凤媚跳了起来,对着沈曼冰说道:“曼冰,快点和他离婚,不然他又要赖在我们家了!”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副将以上的级别呢?”萧穆笑了。

江北军五十人为一营,一营配一将三副将,可以说江北副将听起来挺吓人的,其实是除了普通士卒的最低级别罢了。

当然,像苏木那样的除外。

不因为其他,只因为他是穆君的副将。

“哦?和我装起来了是吧?”肖文平似乎早料到萧穆会这样说,拿出一台特制的手机,输入了萧穆的名字。

“抱歉,无法查询此人!”

听着手机中传出的消息,肖文平笑得更深了:“连江北军名录上都查不到你了,还说自己没被赶出来?”


第二章 黑虎豹?

“竟然....和五年前一样吗?自己真是一个傻瓜啊。”
沈曼冰眼眸暗淡了下来。

有些自嘲地笑了笑。

过去五年,沈曼冰一直都在等这一天,等萧穆回来改变的这一天。

可结果呢?

萧穆没有一点点改变。

不,要说改变,他比之前变得更喜欢装腔作势了。

沈曼冰表情中多了一丝厌恶。

相比于之前萧穆的努力和坦白,她更加厌恶如今的打肿脸充胖子。

在这一刻,沈曼冰五年的等待瞬间放下,对萧穆的感情再无分毫,只有厌恶。

“你说错了,江北名录查询不到信息,除了被淘汰,还有一种情况。”萧穆淡淡地道:“你的查询级别不够。”

肖文平闻言一愣。

这家伙怎么对江北名录很了解的样子?

不过他的疑惑很快就变成了嘲讽:“哦?我的级别不够?嗯,你的意思你的级别是穆神军?十二神将?或者....”

“不用或者了,你干脆说你就是穆君就算了!”

“你现在跪下,免你不敬之名。”萧穆一本正经的说道。

“.....”

他的回答,让肖文平彻底无语了。

“哎,五年,我竟然等了这样的人五年。”

沈曼冰眼中失望和厌恶越发浓郁。

柳凤媚的手机响了。

“文平和曼冰还没来吗?这里小伟快撑不住了。”沈海焦急地声音在电话里响起;“二十分钟再不来,他们真会要了小伟的一双手啊!”

“啊,我们现在就过去了!”柳凤媚再也顾不得嘲笑萧穆,急声道:“文平,曼冰,我们快过去吧!”

“曼冰还没答应我呢?”肖文平问道。

“曼冰,赶快答应吧,现在萧穆回来什么样子你也看到了,幻想可以破灭了吧?”柳凤媚道。

“嗯。”沈曼冰叹了一口气,对萧穆最后的希望放弃了。

本以为他会有所改变,谁知道竟然会变成一个喜欢打肿脸充胖子的小人!

“是我天真,不应该对他抱有幻想。”沈曼冰眼神一片冰冷,心如死灰地看向肖文平:“我答应你!”

“即便我能救出小伟,你也要这样选吗?”萧穆手掌突然握了握,语气中带上了一丝复杂。

他自己都没察觉出自己的变化,他只是有一种感觉。

自己并不想和沈曼冰离婚.....

“够了萧穆!”沈曼冰摇头,眼中满是失望:“五年前,你再怎么无能,再怎么没用,我都不曾厌恶你,因为我知道,你其实都有在努力改变,可现在呢?你除了会空口说大话,还有任何一点点改变吗?”

萧穆身躯一震。

面对万千大军不曾退缩的他,此时心中竟然有了一丝痛意。

“我.....”萧穆想要说些什么。

沈曼冰打断了道:“不要说了,我们明天就去离婚,如果你不想我对你最后一丝好感都消失的话,请不要耽误我们救小伟。”

沈曼冰说完,抬脚就走。

没有人看到她表情上失落和痛苦。

自己等了五年,就等来这样一个结果!

萧穆的身躯再度一震。

自己要失去沈曼冰了吗?

那么自己这五年,所受的伤,所吃的苦,所为的一切,都是为了什么?

一种名叫心痛的感觉在自己心间蔓延,直到这一刻,萧穆才知道为什么这五年,每当自己坚持不下去的时候,脑海中总会浮现沈曼冰的影子。

他爱她。

爱了五年,直到要失去的时候,他竟然才所有察觉!

“若没有你,我成为穆君的意义又在哪里?”

萧穆喃喃自语。

“傻逼,竟然还在自我陶醉?”肖文平听到萧穆的话语,讥讽一笑,跟上了沈曼冰。

直到肖文平三人开车离开后,萧穆才回过神来。

他望着逐渐消失在视线中的三人,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跟了上去:

“如果注定没结果,那么就让我再保护你最后一程。”

肖文平可能是因为激动的缘故,一路将车开得飞快,不到半个小时就来到了一座工厂面前。

工厂门口,沈海一脸焦急地徘徊着。

“爸!小伟怎么样了!”沈曼冰慌忙下车,对着沈海问道。

“他们说了,再给五分钟时间凑500万,不然就扔小伟两只手出来!”沈海急着脸都红了。

“沈海叔,别着急,有我在呢。”肖文平将车停好,笑着道。

“哎呀,文平,你可终于来了!”沈海握住肖文平的手掌,激动道:“有你在,他们肯定不敢乱来!”

“放心,交给我来。”肖文平笑容很轻松,走到废弃工厂门前,冲着里面喊道:“金毛兄弟,我是江北副将肖文平,里面的是我小舅子,希望给我肖某一个面子,放了他。”

话语落下,一名染着五颜六色的青年走了出来。

青年打量了一番肖文平,道:“什么江北副将,没听说过,钱呢?没有500万绝不可能放人!”

自信满满的笑容被打断,肖文平脸色一变,怒道:“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吗?行不行我一句话就可以让江北军踏平你们这里?”

“哎呦,还挺豪横?”青年乐了,狞笑道:“我们豹爷都没你这般大气。”

“豹爷?”肖文平闻言,脸色一变:“阳城地下皇帝黑虎豹?这件事和他有什么关系?”

“你白痴吗?我们金毛老大是跟豹爷混的。”青年嗤笑一声:“所以我说你胆子大呢,连豹爷的地盘都敢踩!”

肖文平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就连身后的沈曼冰三人脸色都是大变。

黑虎豹,那可是阳城公认的地下皇帝,实力之强,连肖文平所在的肖家都可以弹指间灭。

这里不是江北,自己没办法调动江北军,凭什么能和这种土皇帝叫板?

肖文平无比后悔,早知道金毛是黑虎豹的手下,自己就不过来了。

青年见到肖文平不说话,冷哼一声:“还有五分钟,我们见不到钱,你们就只能见到一双手了。”

说完,他又钻回了废弃工厂。

“完了,这下完了,得罪到黑虎豹豹爷的头上了。”沈海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满脸的绝望。

“肖文平,这个豹爷连你的面子都不给吗?”沈曼冰看出了肖文平的变化,苦涩地问道。

“是啊文平,你可是江北军的副将啊,他黑虎豹胆子再大,也不可能和江北军叫板啊!”柳凤媚紧张地说道。

“这.....”肖文平脸色难看,有些下不来台。

黑虎豹肯定不敢和江北军叫板,可自己一个副将哪里能代表江北军呢?

“黑虎豹?什么时候小豹子都被人称为豹爷了?”一直跟在沈曼冰身后的萧穆走了出来,疑问道。

这三年前还在江北被人追杀的黑虎豹,若不是自己出手相救,现在已经是一条死狗了吧?


第三章 弯腰!

“萧穆?!”
肖文平几人没想到萧穆竟然跟了上来,愣了一下。

“敢称呼豹爷为小豹子?你是不想活了吗!”肖文平怒喝一声,道:“赶快滚,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好你个萧穆,还赖上我们家了是不是?”柳凤媚气得跳脚:“赶紧滚,你想死,别拉上我们!”

沈海看到萧穆满是意外:“萧穆,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你也白痴了吗?现在是什么时候,管这个废物干什么?”柳凤媚怒道。

“萧穆,快走吧,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沈曼冰皱眉说道。

刚才萧穆的话更是让她无比厌恶。

什么本事没有,越来越会说大话了。

“我想我可以帮忙。”萧穆淡淡地道。

“真是笑话,你一个废物女婿能有什么用。”听到萧穆的话,肖文平直接说道。

“那你能有办法吗?”萧穆笑着问道。

肖文平话语一滞,找不到理由反驳。

“文平,你真的没办法了吗?”柳凤媚和沈曼冰有些绝望。

脸庞上扬起一抹尴尬的笑容,肖文平正打算找个借口趁机开溜,电话却响了。

听到电话响起,肖文平轻松一口气,连忙借着接电话的名义走到了一边。

谢天谢地,这个电话响得真是时候,替他缓解了尴尬。

“这...这怎么办?曼冰,好像就连文平都没办法了啊。”柳凤媚脸色苍白。

“既然来了,怎么也不能看着小伟受伤!”沈曼冰咬了咬嘴唇,没有选择逃跑,反而直接走进了工厂内。

沈海和柳凤媚脸色大变,阻拦已经来不及了,只能跟着走进。

“哎。”

萧穆看着沈曼冰的背影,心情有些复杂,但为了沈曼冰的安全,他还是跟了上去。

废物工厂内,沈志伟正如同死狗一般爬在地上,鼻青脸肿。

“爸妈,姐,救我啊!”当他看到沈曼冰几人时,眼泪瞬间流下来了:“他们打我,我好疼啊!”

“我的儿子,我的宝贝儿子啊!”柳凤媚一向溺爱沈志伟,见到满身是伤的后者,眼泪哗哗地流下来。

她快跑向前,想要把儿子抱起来。

“滚一边去!”一名花臂青年一脚把柳凤媚踹到一边,喝道:“没钱别想碰你的宝贝儿子。”

柳凤媚疼的直叫唤,被沈海拉了起来。

“文平,文平,救救小伟啊!”柳凤媚对肖文平哭喊道。

然而,他指望的肖文平还在外面打着电话。

沈曼冰看着一圈的混混青年,说道:“各位大哥,小伟年纪小不懂事,若是得罪了大哥,我这个做姐姐的给你们陪个不是,还希望你们可以放了小伟。”

“哎呦,沈志伟这个废物还有这么好看的姐姐?”

人群中间的金发青年看到沈曼冰,瞬间眼睛都直了,笑着道:“美女,说了这么多废话,钱带来了吗?”

“500万实在太多了,若是各位大哥不嫌弃,我们沈家可以大摆宴席,请客赔礼。”沈曼冰摇头说道。

“没钱啊,没钱那你说个屁。”金毛冷笑一声,对着手下喝道:“去,把这小妞也给我抓来,就当他们给的利息了。”

几个青年目漏邪,光,对着沈曼冰抓去。

“啊!”沈曼冰没想到这些人如此无法无天,吓了一跳:“不要!”

“文平,你快出面啊,这样下去曼冰也要被抓走了。”柳凤媚急的团团转,冲着门口大喊。

喊声之大,足以传到门外。

肖文平咽了口水,依旧装作没听到,直接打着电话。

可他手机对面的人听到柳凤媚凄凉的喊叫声。

“文平,你那边怎么了?”

“阿星啊,你不知道我有多倒霉,本来想装个B,没想到遇到了黑虎豹的手下。”肖文平刚想抱怨,突然眼神一亮:“哎呀,阿星,我怎么给忘了,你不是天天说你和豹爷关系不错吗?能不能帮我打个电话,说他手下的金毛抓了我弟弟,让金毛放人?”

“啊?豹爷?”电话那头名为阿星的青年表情一愣,有些尴尬。

我还吹牛逼我认识吕春秋呢!

“怎么了?阿星,你不会和我们装B的吧?”肖文平疑问道。

“啊啊啊,怎么可能,我什么时候和你们装B了?兄弟我是真的牛B好吧!”阿星否认道:“我自然和豹爷关系不错,你等着,我现在就给豹爷说一声。”

“不就放个人吗?一句话的吊事!”

说完,阿星急忙挂断了电话,不过却没有再次拨打电话,而是按下了关机键。

傻叉,老子要是真认识豹爷,怎么可能还和你这种人说话?

他的内心独白肖文平并不知道。

肖文平脸上笑容扬了起来,仿佛又恢复了自信。

搞定!

在肖文平再度自信的时候,仓库内几个青年一把抓住沈曼冰,就要拖去送给金毛。

沈曼冰瞬间花容失色。

难道今天自己也要赔在这里吗?

咻咻!

在沈曼冰绝望时候,一道厚重的身躯突然挡在了他的面前。

只是轻轻一推,那几个青年直接惨叫的倒在地上。

“我的女人,偌大夏国,谁能伤?”

萧穆轻轻一笑,抬头看向了最中央的金发。

而在看清萧穆长相的瞬间,原本嚣张无比的金毛,身躯瞬间僵硬!

江北穆君!

金毛身躯剧烈颤抖,怎么都不可能忘记这个在江北如同神灵一般的人物。

“君...君上怎么在这?”金毛咽了咽口水。

难道沈志伟认识君上?

想到这个可能,金毛心中就满是恐惧。

看着金毛变化的脸色,柳凤媚彻底急了。

“萧穆,你看看你这个废物干了什么!怎么能动手打金毛哥的人呢!”柳凤媚指着萧穆怒道:“快给金毛哥道歉!不要连累我们!”

“妈,萧穆是为了救我!”沈曼冰看着萧穆厚重的肩膀,说道。

“什么救你,他这是在害你!”柳凤媚怒道:“你没看到金毛哥气得脸色都变了吗?本来花钱就能解决的事情,现在他主动动手,不是找死吗!”

柳凤媚将金毛变化的脸色错认为了愤怒。

“萧穆,你太冲动了啊!”就连沈海也是一脸担忧的说道:“就为了一时之快,动手打人。”

“我是为了救曼冰。”萧穆无语道:“难不成眼睁睁看着曼冰被他们抓走吗?”

“抓走又能怎么样?他们也就是吓唬吓唬我们,希望我们早点拿钱,又不可能真对曼冰做什么!”柳凤媚指着萧穆骂道:“现在好了,你一动手,彻底没办法谈了!”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柳凤媚懒得再骂萧穆,连忙对着‘愤怒中’的金毛弯身说道:“金毛哥,对不起对不起,是这个......”

然而,她话还没有说完,就是目瞪口呆地见到金毛哥对着萧穆忽然弯下了腰。


第四章 抢功?

“君...君上....先生....我不知道...我错了....”金毛不知道该说什么,口齿有些结巴。

自己算个什么东西,竟然敢对君上的女人出手,不想活了吗?!

轰隆!

金毛的弯腰举动,彻底将柳凤媚和沈海呆滞了。

“这.....这怎么回事?”柳凤媚和沈海互相看着,难以置信。

一个废物怎么可能让连肖文平都害怕的人物弯腰相对!

“萧穆....你......”站在萧穆身后的沈曼冰小手捂住了嘴巴。

难道....自己误会他了?

他这五年一直都在努力,真的改变了?

萧穆看出金毛认识自己,知道今天已经没事。

“放人!”

萧穆没有过多的话语,直接说道。

金毛不由打了一个寒颤,身体因为害怕有些僵硬

“金毛哥,我们手上暂时没那么多钱,能不能缓几天?我们回去就凑钱。”沈曼冰以为金毛还不准备放人,只能恳求地说道。

正打算对萧穆跪下忏悔的金毛听到这话,吓了一跳,连忙说道:“哪里哪里,沈小姐客气了,我刚才就和你们开个玩笑。”

说着,他急忙搀扶着沈志伟,歉然道:“沈兄弟,不好意思啊,手下人和你开玩笑的,下手重了,实在对不起!”

额?

沈志伟傻眼了。

沈曼冰也愣了下来。

这发生什么?怎么突然就变成开玩笑的了?

“没事了,带着小伟回去吧。”萧穆淡淡地说道。

难道真的因为他?

沈曼冰眼神复杂地看了眼萧穆,对着金毛躬身道:“感谢!感谢!”

“没有...没有....”金毛测过身子,哪里敢接受她的道歉。

沈曼冰和柳凤媚搀扶着沈志伟,赶紧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萧穆瞥了眼金发,跟着走了出去。

见到萧穆离开,金毛这才大松了一口气,瘫软在地上。

自己...自己竟然得罪君上?

“萧穆,谢谢你!”

走出仓库,沈曼冰感激地对着萧穆说道。

今天要不是萧穆在,自己非但救不出沈志伟,恐怕自己都要搭在这里。

“废.....萧穆,你这五年真混出来了?”走出仓库,柳凤媚和沈海还有不真实感,对着萧穆问道。

“算是混个一官半职吧。”萧穆淡淡地说道。

柳凤媚感觉自己脸上啪啪啪的疼起来。

原来萧穆真的只是低调,自己竟然还嘲讽。

“妈....既然萧穆改变了,那我们是不是......”

沈曼冰脸庞上扬起一抹笑容。

现在才是她最想看到的场景。

不过她话还没说完,肖文平从一旁走了出来,指着萧穆讥讽道:“萧穆,你够了,没想到你是这么不要脸的人!”

肖文平手上拿着手机,呵斥道:“明明我才打电话让我朋友联系豹爷放了志伟,现在你竟然死皮赖脸地说是你的功劳,要不要脸?”

肖文平的话语,让沈曼冰等人脸色大变。

“文平,你刚才在打电话联系豹爷?”柳凤媚眼眸一亮,似乎明白了什么,连忙问道。

“对啊,不然金毛怎么可能放了志伟?”肖文平道:“我有个朋友叫阿星,是豹爷的拜把小兄弟,熟的很,我刚才就是在给他打电话。”

“金毛再牛B,豹爷一句话,他不还得跪下?”

原来是这样!

柳凤媚和沈海恍然大悟。

难怪金毛态度大变,原来是肖文平联系上了豹爷!

沈曼冰身躯一颤,刚刚脸上的笑容变成了不可置信:“肖文平,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我这里还有手机通话记录。”肖文平扬了扬手机,笑道:“不然金毛怎么可能放了志伟?难道还真是因为这个废物?”

说着,肖文平讥讽地看着萧穆:“要不是我出现,还无法揭穿你的真面目。”

“好啊,萧穆,你还真会借竿子往上爬!”柳凤媚看着萧穆的眼神满是鄙夷:“无耻小人!”

“萧穆,没出息不可怕,可你为什么要装呢.....”沈海叹了口气,满是失望。

“我装什么?”萧穆愣了一下,看着沈曼冰说道:“你也信他?”

“够了!”

沈曼冰目光低垂,拉开了和萧穆的距离,一脸厌恶地说道:“萧穆,你太让我失望了!”

“真相如何......”萧穆眼神一变,指着仓库内说道:“我们再进去找一遍金毛就都知道了!”

“不必了!”沈曼冰脸色决绝,自嘲道:“枉费我刚才还有一瞬间相信你,差点就被你骗了!”

“混账,肖文平,今天我们非要进去一趟不可。”萧穆拳头紧握,来到肖文平面前,就要抓着他走进仓库。

只要进了仓库,见到金毛,真相立刻水落石出。

“怎么,你还想打人不成!”沈曼冰挡在了肖文平面前,呵斥道:“那就连我一起打吧!”

“曼冰,你!”

沈曼冰话语没有丝毫感情:“被你喊曼冰,我感觉恶心!”


第五章 吕春秋!

“事情不是这样!”萧穆想要解释。

沈曼冰目光冰冷,冷冷道:“萧穆,给你五年时间,真是瞎了我的眼!”

如果说之前萧穆在大家面子装B,是让沈曼冰失望,那么如今萧穆的表现,就是让沈曼冰绝望。

就这样的人,自己竟然还幻想他能改变!

真是瞎了眼!

萧穆,你比五年前更差劲!

“好了,随他怎么说吧,反正明天过后,他就和沈家没有任何关系了。”肖文平故作大度的劝慰道:“曼冰,别生气,不至于。”

“你看看人家,同样是男人,别人居功不自傲,你的差距怎么这么大!”柳凤媚鄙夷道。

就连沈海都叹了一口气:“萧穆,五年不见,你太让人失望了。”

原本沈海因为沈老爷子的缘故,虽然不喜欢萧穆,可也不算厌恶。

而且五年前的萧穆确实很努力,这些他都看在眼里。

就是不知道怎么了,五年时间萧穆怎么变成这般爱装脸面的家伙了?

“好了,叔叔阿姨,小伟身上还有伤,我们先送你们回家吧,让小伟好好休息。”肖文平说道:“而且晚上沈家还有族会。”

“对对对,我们赶快回家。”柳凤媚搀扶着沈志伟,说道:“回去后,小伟在家休息,我们还要赶去族会。”

“文平啊,既然你和曼冰的事情已经定了,那么晚上族会你也来吧,正好向沈老奶奶求亲。”

“嗯,好!”闻言,肖文平满是激动:“我回去就准备聘礼,今晚就求亲!”

几人你一言我一语,就将沈曼冰的事情定了下来,根本不在意萧穆的反应。

肖文平开车,准备将沈家四口送回去。

“哎,萧穆,你如果没有地方去,今天晚上先回家。”沈家四口坐上车,沈海看到孤零零的萧穆,有些心软地说道。

出奇,柳凤媚没有反对。

实际上,萧穆住在家里也好,至少能看到人,保证明天能顺利离婚。

不然萧穆一跑,又找不到人,那么离婚也会非常麻烦。

萧穆拳头紧握着点了点头,正打算上车,却被柳凤媚推了出来。

“我们五个人已经满座了,你自己扫一辆共享单车回家吧。”肖文平冷笑一身,带着沈家四口离去,扔下萧穆一个人在这里。

“哎。”

萧穆叹了口气,从路边找了一辆单车骑回了沈家。

...........................................

“苏木头领?”

在萧穆被沈曼冰质问的同时,他的副将苏木来了一处豪华别墅中。

此时他的面前站着一名老人,此时这位在阳城位高权重的老人却如同一个大男孩一般,满目泪痕:“您....您说....君上他回阳城了!”

察觉到老人话语中的激动,苏木点了点头。

这些年萧穆在江北救下的百姓多余牛毛,有不少都回到自己的城市后发展的不错,甚至还有许多经常来江北要给萧穆报恩。

而在阳城中,也有不少受过萧穆救命之恩的商人。

黑虎豹是一个,面前的吕春秋也是一个。

“太好了!太好了!我一直都想报答君上恩德,如今君上大驾我阳城,一定要让我好生招待!”吕春秋无比激动。

“君上此时前来,不希望暴露身份,老吕,以后以先生称呼君上便可。”苏木笑了笑,目光扫了圈豪华如同宫殿般的别墅,道:“看来这些年,你们过的不错。”

“托君上...不....托萧先生宏福,还可以,我成立了吕式地产,刚子成立了天芒国际娱乐公司,豹子地下势力发展的不错,也有几家酒店,阳城最大的豪生酒店就是他的,玫瑰掌管了不少酒吧,美容生意也不错,美人闺她占有绝对股份。”

老吕一一介绍。

“你们发展的这么好,每一个,怕是上十亿身价都不止了吧?”苏木没有想到,这些人混的都不错,看来真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

“苏木头领说笑,若是没有萧先生,我们何来今天?”吕春秋无比感激,同时又有些疑问:“萧先生不愿意暴露身份,那么现在是以什么身份,麻烦苏木头领告知,以防我们遇到萧先生乱说话。”

苏木笑道:“萧先生现在的身份是沈家女婿,算是回到原来的身份了?。”

“沈家?算是回到原来的身份了?”吕春秋闻言一愣,旋即心中默念了一下萧穆的名字,目光大惊:“萧先生之前.......是沈家那个神经病女婿!?”

“大胆!”苏木闻言,目光一瞪,身形豁然站起,原本坐的沙发瞬间化为灰烬。

一股肃杀之意瞬间席卷开来。

“苏木....苏木头领,息怒!”身体因为恐惧颤抖起来,吕春秋直接跪在地上,颤颤巍巍道:“我....只是脱口而出啊!”

萧穆那神经病女婿之名,在阳城实在太过出名,之前吕春秋不敢只以为是同名,哪曾想到,那在江北如同神灵的君上,竟然就是这个被赶出门的废物女婿!

“掌嘴!”苏木目光一片冰冷。

吕春秋毫不犹豫,直接伸出手掌,不停地抽打着自己的老脸。

不一会的功夫,嘴角便渗出血迹来。

见状,苏木目光中的杀意方才缓缓消失,摆了摆手:“好了,记得,没有下次!”

“是...是!”吕春秋如释重负,连忙点头。

“君上下榻沈家,看来只能和这个沈家打好关系了啊。”

吕春秋心中暗想:“要马上联系豹子他们,今天晚上就给沈家送去大礼,以示友好!”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龙婿崛起》<<<<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