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心抖音小说《颜璃,沧溟》免费阅读全文_(千载情痴为忆君)章节列表

小说:千载情痴为忆君

作者:瑞雪兆丰年

主角:颜璃,沧溟

类型:奇幻玄幻

简介:她爱的帝君双眸里藏着深潭,笑容里夹着春风,身上有万般好,唯一……唯一就是不爱她。
虐心抖音小说《颜璃,沧溟》免费阅读全文_(千载情痴为忆君)章节列表

《千载情痴为忆君》免费试读

第1章 合卺酒

她爱的帝君双眸里藏着深潭,笑容里夹着春风,身上有万般好,唯一……

唯一就是不爱她。

颜璃已经在棫阳殿等了两个时辰了。

今日是她的大婚之日,整个天界无人不惊,一个修炼千年的小狐妖竟嫁给了沧溟帝君,幸运的连她自己都要偷笑。

可惜……

吱呀一声,门被打开。

颜璃乱了思绪,抬头望去,看见了门前身姿挺拔的谪仙。

“帝君!”

她带着笑意欢喜的迎了上去,还未触及他的身体,便被他淡漠的躲了过去。

“别装模作样!”

沧溟厌极了她这张单纯无辜的脸。

颜璃的笑容僵在脸上,不消一刻又恢复了欢喜的模样。

她走到桌前,轻轻倒了两杯酒,将其中一杯递给他。

“帝君,今日是我们成婚之日,民间有个习俗要喝合卺酒,我瞧着不错,今日你也圆了我这个愿吧。”

啪!

沧溟大袖拂过,酒杯落在地上瓷骨粉碎,酒水撒了一地,冷淡的眸子轻轻一瞥。

“颜璃,你该知我为何会和你成婚!”

颜璃只笑了笑,又重新将酒杯注满。

“我自然知晓,帝君若真想救漫若上仙,最好还是听了我的话。”

她将酒杯举在沧溟面前,定定的看着他的眼。

颜璃清楚的看到了他眼中怒意翻涌。

“卑鄙!”

沧溟狠狠挤出两个字来,夺过酒杯一饮而尽,霎时间瓷杯化为扉粉。

他一双眼夹着恨意,“这回你满意了?!”

“对不起。”

颜璃垂下眸子,话音刚落,沧溟体内热意翻涌,欲望铺天盖地的袭来。

他恍然明白,语气里的怒意吓的她心头一跳。

“你在酒里放了什么!”

“沧溟……”

颜璃奋不顾身踮起脚尖,双臂勾住他的脖颈,柔软的唇终吻上了她日日思念的脸。

她哭了:“沧溟,从今天起,我们就是夫妻……”

“啊——!”

话还未说完,沧溟双袖卷着寒风抬手一挥,颜璃的身体直接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地上,她咳了一口血,这一掌沧溟在运气中收了力。

颜璃知道,她之所以还活着,是因为她还有用,她的尾巴,能救他心爱女人的命。

她趴在地上,看见着沧溟离她越来越近。

“啊!”

颜璃身上的衣物全部碎裂,大片肌肤暴露出来,沧溟粗暴的拦起她的腰,将她摔在床上,还未等她反应过来,剧烈的刺痛便直击大脑。

“颜璃,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沧溟不遗余力的施展暴虐,目光里没有半分柔情。

疼……

颜璃咬着唇,生怕嘴里泄露出的不堪,被外面的侍女听去半分。

沧溟却不让她如愿,强硬的撬开了她紧咬的唇,他冷笑一声,眸中携着讥讽。

“在外人看来单纯无比的颜璃,现在竟是这般浪荡!”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沧溟……沧溟……”

她痛到深处紧紧地攀着他的背,一遍又一遍锲而不舍的唤着他的名。

除此之外,她不知该如何平定心里的不安。

你厌我吧,反正我能陪在你身边的时间不过百年。

百年之后,我放你自由……


第2章 求死不能

血……

漫天遍野的血,清冷的刀子落在地上,浸染的鲜血,异常刺目。

颜璃拿着血肉模糊的尾巴,纤白的手指颤抖着摸了上去。

“你陪了我千年,却终逃不过做别人的药引。”

……

棫阳殿内。

颜璃缓缓醒来,身边空空荡荡,并无一人。

这棫阳殿,人人都是沧溟帝君的奴仆,各个都会察言观色,将沧溟的心思猜的通透,又哪有人会真的敬她。

不过无所谓了。

她,只要有沧溟就够了。

一百年,还有一百年,对仙来说转瞬即逝,与她而言却是妖命的终结。

她要死这件事,便算送给沧溟的一个礼物吧。

颜璃拼劲力气,捏了传音符。

沧溟,回来,我有些事要同你说。

传音符还未发出去,一阵狂风袭来,木门砰的被冲开,巨大的力气激的颜璃体内灵力一荡,直接吐出一口血来。

沧溟踏风而来,声音夹杂着怒气,震耳欲聋。

“颜璃,你还真是演的一手好戏!”

颜璃头晕目眩,根本不知发生了何事,看见沧溟的身影下意识叫出了他的名字。

“沧溟……啊——!”

沧溟衣诀翻飞,一掌下去并未留情,鲜血从颜璃的口中不断流出。

不能死,还不能死。

黑雾来袭,颜璃的手指死死地抓着胸前的衣襟,扶着柱子站了起来。

“发生了什么事?”

沧溟一双眼阴暗无比,仿佛藏着千万利箭,要让她穿心而死。

“你还想演下去吗?!漫若历劫回天界之际是你动的手脚!”

他到底在说什么?怎么会是自己?

颜璃眼前模糊一片,只能听见沧溟的衣袖在冽冽作响,腥甜之气涌出,她死死咬住嘴唇,虚弱无力的解释。

“不是我……”

九天玄剑幻化而出,直指她的心脏,沧溟一字一句将她钉入地狱。

“漫若所说怎会有错!颜璃,你在找死!”

沧溟一怒,万物皆伏。

颜璃眼里映着他的眸,终是看懂,他想让她死。

她守了五百年相思,伴他五百年光景。

只他一句话,为了救他心上的女人,自己连尾巴都愿割下,到头来也终抵不过她一句诬陷。

原,不过是不爱而已。

“哈哈哈哈……”

颜璃眼睛放在那柄剑上,笑问他。

“你要杀了我吗?”

她抬手攥住剑锋,鲜血顺着指尖往下流,她好似感受不到疼,面上甚至带着笑。

“想来漫若能对帝君说这些,身体也定是好了许多,只要你杀了我,便也可以顺理成章同她在一起了。”

“只是……不知道三界会怎么想,沧溟帝君身份高贵,外人自然不敢多说半分,但这漫若仙上刚历劫归来,心思倒比我这狐狸还厉害。”

失血过多,颜璃轻轻靠着柱子才能稳住身体。

“帝君,我虽只是小狐,但妖界与天界连婚之事也算重大,我若就这么死了,妖界自然不服,若真引起战争,造成三界混乱,可是帝君能担的起的?”

“呵!”

沧溟冷笑一声,双眸幽幽灭灭。

“我自是不会让你死的。”

九天玄剑入了袖中,他的话让颜璃脊骨发寒。

“我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第3章 要你的血

“我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颜璃终是明白,什么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

沧溟并未再用法力镇压她,他不喜不悲,不愠不怒,经她身边时,时而冷嗤一声,仿佛时时在提醒她的心思狠毒,不自量力。

这法子是用来诛心的。

不过现在她顾不得想这些,她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雪灵山,白雪茫茫。

颜璃身子承受不住这般寒冷,连着咳嗽几声。

“可是阿璃来了?”

“姑姑!”

颜璃兴奋的循着声音走了过去,见赤伶正沏着暖茶。

颜璃抓着赤伶的手,撒娇道:“许久不见,姑姑竟是一点都没变,还是这般漂亮。”

“都已经成为人妻了,怎么还这般小孩子心性。”

赤伶无奈笑了笑,将茶递给她。

“平日里见你缠着沧溟帝君还不够,怎会有时间来找我?说吧,又求我什么事?”

颜璃有些不好意思,脸颊被热气熏的微红。

“姑姑待我这般好,我当然是想姑姑才回来的。”

她眼睛里闪过狡黠,“不过我确实有事情求姑姑。”

颜璃微微运气,从身体里逼出一抹灵力。

赤伶怔了一下,“这是?”

“这是我与沧溟的孩子。”

颜璃只是使了一个小法术,身体已经吃不消了,她虚弱的扶住旁边的柱子。

“我自知无法将他养大,便想着拜托姑姑。”

赤伶听出不对劲,“这是你和沧溟的孩子,为何……难道是他知道了真相?”

颜璃摇摇头,目光看向赤伶,“姑姑,我把尾巴给他了。”

“你怎会这般糊涂,万一被他知晓,连我也护不住你!”

“我既然已经把尾巴给他,又哪想过活,若不如此,他又怎么会娶我?”

高高在上的帝君,哪里会多看她这小妖一眼。

颜璃勉强露出笑容,“我知道姑姑最宠我,这次便帮了我吧。”

赤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看见颜璃这双澄澈的眼,她从未见过如此愚笨的狐。

真是傻!真是痴!

“你竟为他做到如此地步?!”

“因为我爱他啊,他想要,我便给他。”

颜璃说的理所当然,又从袖口里拿出一封信来。

“姑姑拿着这封信,若沧溟真发现了其中的秘密,姑姑将这封信给他看,想必也牵扯不到姑姑。”

“你——糊涂啊!”

“我想过了,等他明白的时候,我已经死了,他那么心高气傲,又怎会和一个死人计较。”

这一切,颜璃都已计算的明白。

这孩子原本是想送他的礼物,纵使沧溟不爱她,终究也会爱他的骨血。

可一切似乎是她想的太完美了些。

“颜璃。”

听到那冷漠的声音,颜璃心脏一抖,这是沧溟的千里传音。

“姑姑,我该回去了,这些秘密,求你帮我好好藏住。”

赤伶看着颜璃渐渐远去的背影,心底满是苦涩之意。

雪灵山口,沧溟已经在那里等她。

“跟我回去。”

“究竟何事,帝君竟会主动来找我?”

沧溟的眸子,比这雪山还冷。

“我这次来,是要你的血。”


第4章

颜璃有一瞬的空白:“为何?”

“漫若已经好了许多,如今需要你的血作为引渡,方可彻底痊愈。”

颜璃笑了,先是要了尾巴,现在又来取她的血。

等血取完了,还要取什么呢?她的命吗?

沧溟,你真是连我的死活都不顾了。

“我要见漫若。”

沧溟的脸上终于有了波动,“放肆!”

连见她一面都是放肆了?颜璃嘴角一扯,赤色衣裙随风而扬,偏偏伴着这漫天白雪,显的她越发孤寂。

“你若不让我见她,这血我便不给了。”

沧溟冷笑一声,“你以为你能逃的过?”

“帝君有通天本事,我自是逃不过,只不过想要她死,我法子多的事,帝君要不要试试?”

她闭了闭眼,“我累了,还请帝君施展法术,带我过去。”

清雪宫,药香弥漫。

漫若一副病态妆容,躺在那里尤为惹人怜爱。

颜璃如今已是他的妻,却从未见他如此柔情过。

人人都说沧溟帝君高不可攀,只是那些人从不在他心上罢了。

这一刻,颜璃什么也不想问了。

因为禁术的原因,沧溟不能呆在这里,离去前他眼中的柔情消失殆尽,留下的只有狠厉。

“你若敢动她分毫,别怪我不手下留情!”

颜璃见他走了,双指一并,在手腕上割了一条口子,鲜血一滴一滴滴到瓷白的碗里。

“下一步是什么呢?”

她根本不去看碗里的血,而是问漫若。

“要了我的血之后,你还要用什么办法害我?”

漫若当然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面上的病态消失的无影无踪,索性不再装下去。

“颜璃,你不该出现在沧溟面前的。”

她白衣似雪,明明是说着狠毒的话,语气却轻飘又无辜。

“我本不想让你死,哪知他竟真会因为你的威胁而娶你,我只是不明白,为何你明知我的意图,却还要把血给我。”

“漫若,你真是不懂什么叫爱恨啊,他甘愿娶我,不过是因为他爱你,我愿把血给你,不过是因为我爱他。”

颜璃望着碗里的鲜血,自嘲的笑笑,“我,只想让他高兴而已。”

一碗血满,颜璃虚晃一下堪堪稳住身体,望向她的双眸又明又厉。

“不过我颜璃从来不是受欺负的人。”

漫若眼睛微眯,“你什么意思!”

“你渡劫归来的事,全部映在了虚化镜里,只要我把虚化镜偷来,所有事情便都真相大白了。”

“偷看虚化镜已是逆天之罪,你真敢偷?”

颜璃展开双臂,那纤弱的身体已经开始变得淡薄,她现在快要维持不住人形了。

“漫若仙上可仔细看看,我现在还有什么可失去的呢?”

“你!”

漫若上前,死死攥住她的脖子。

颜璃眸里映着她的几近扭曲的脸。

“仙上别动怒,我若真死在这里,你可解释不清了。”

“呵!”

漫若冷笑一声,“你这血可不是给一次就可以,一次又一次,你还能坚持多久?”

“不用太久,两天就够了。”

颜璃脱离她的桎梏,笑着走出了清雪宫。

“颜璃。”

漫若看着她的背影,“怪只怪,你拿了不该拿的东西!”

第5章 虚化镜

虚化镜内,包罗万种,生生走往,皆藏于中,如若私窥,天理不容。

颜璃还未愈合的手腕泛着疼,她纤白的手指缓缓摸上镜身,这次,便由你来救我了。

“你去哪了?”

冰冷的声音从背后响起,颜璃脊背一僵,停住脚步,回身冲着他笑笑。

“今日怎么回来的这么早?”

沧溟不理她的话,双眸中积压着的怒气,不停翻滚。

“说!你去哪了?”

“我能去哪?”

颜璃装作不知情的样子,她不想在众人面前出丑,便掩尽心事。

“有什么话,我们进了大殿再说。”

“现在知道害怕了?”

沧溟冷笑一声,“偷虚化镜的时候,怎不见你有丝毫胆怯!”

“也好,既然你都知道了,我便不藏着了。”

颜璃白袖一挥,虚化镜从袖口滑出,她二指环绕,念出口诀,迅速指向镜心,镜里立刻出现了那天漫若历劫归来的情景。

霎时间一片黑雾来袭,颜璃只听得那虚化镜落在地上,摔的粉碎。

呕……

颜璃还未反应过来,便呕出了一口鲜血。

黑雾退尽,她看见了沧溟冰寒的脸。

“你们可曾看到了什么?”

两排侍女吓得浑身发抖,扑通一声,全部跪在了地上,“奴婢未曾看到。”

好,很好。

“哈哈哈哈……”

颜璃踉跄着擦掉嘴角的鲜血,“我竟不知,沧溟帝君竟这么自欺欺人!”

她将颈上挂着的紫金宝坠扯了下来,“那日你允我同他们一起去接准备回升的漫若仙上,许是她见到了这个,才容不得我,出了自损的主意。”

“你以为漫若同你一样善妒?”

九天玄剑应召而出,直直的指向她的心脏,只这一剑下去,她便活不成了。

“虚化镜周身自带巨大法力,连我都碰不得,何况是你这个修炼了区区千年的小妖!这一切不过是你幻化出来的把戏而已。”

沧溟冷笑几声,“若我信了,定对漫若再无心思,把戏虽小,却成率极大,可惜不是所有人都会被你蒙骗!”

那九天玄剑划破了她的手臂,不会让她死,却疼的厉害。

“这一剑,是罚你竟敢私踏禁地,视天法为无物。”

“嘶……”

“这一剑,是惩你善做把戏,掩饰罪过,嫁祸他人。”

又是一剑,颜璃控制不住身体,软到在地上,眼里映着那人的冷硬。

“颜璃,你若再对漫若起别的心思,便不再是这三剑这么简单!”

“沧溟,若我说,我说的都是真的,你信不信我?”

颜璃恳切的对着他的眸子,却只看到了他眼中的讥讽。

不必回答,她便知道了答案。

其实只要沧溟真的动了想知道真像的心思,便会这知道一切。

原,不过是他爱漫若。

原,不过是他不信她。

她看着沧溟,淡然一笑。

“沧溟帝君一向铁面无私,为何不直接一剑杀了我?”

“你还有用。”

九天玄剑一剑挑破她的手腕,不知何时沧溟化出一个瓷碗来。

是血还没取够。

颜璃看着流下来的血,次数太多,连血的颜色也变的淡薄,一滴一滴流的极慢。

也许连百年也熬不过了。

颜璃攥着手里的紫金宝坠,“人人都说,这紫金宝坠是你的贴身之物,从来不许人碰,你却给了我,沧溟,你可曾对我有过真心?”

血流满了一碗,沧溟脸上不带任何表情,只淡漠留下了两个字。

“从未。”

“也罢。”

颜璃累极,轻轻闭上了眼。

“沧溟,我想走了。”


第5章

沧溟眼中闪过别样情绪,到最后不过是极淡的两个字。
“随你。”
颜璃见着沧溟端着鲜血走远,随手擦去嘴角的血迹。
他自然不在乎自己会去哪里,沧溟帝君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她又能逃到哪里去?
最大的本事,不过是在他眼皮子底下闹一闹而已。
幸好,她还有归处。
雪灵山。
颜璃醒来,四周围绕着药香。
“你可算醒了!”
赤伶将药递给他,“沧溟究竟对你做了什么。
竟让你变成这个样子!你知不知道,你已经昏迷了两天!”
那天颜璃刚回雪灵山,便支撑不住倒了下去。
“我的好姑姑,你就不要念叨我了。”
颜璃乖顺的将药给喝个干净,手腕上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
“你可知伤口不能愈合代表什么吗?”
颜璃只笑了笑,没有说话。
她体内的灵力已经越来越淡薄,想必……
颜璃不愿再去想,娇声央求赤伶。
“姑姑,你那能维持人形的药再给我几粒吧。”
若不是那药撑着,恐怕她早就殒了。
赤伶不愿她变成这个样子,“听姑姑的话,离开沧溟吧。”
离开沧溟?
颜璃从未想过有一天会离开沧溟。
五百年暗自欢喜,哪里是能说散就散的。
颜璃轻轻一笑,睫毛微颤。
“没了他,我也是要死的。”
她不愿再说这些,只问。
“姑姑,孩子怎么样了?”
“他……”
看见赤伶的犹疑,颜璃明白多半事情不妙。
“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唉……”
赤伶叹了一口气,“你同我过来吧。”
冰池。
这里伫立的皆是万年寒冰,在这里修炼一天,便同在外修炼一年。
那抹微弱的灵力,寒冰上飘浮,看起来仿佛马上要消失,它见到颜璃便欢喜的飘了过来,停留在她手心上。
“怎么会这样?”
“它本应在你母体里生长,虽然你对它下了保生决,可也只能维护他一时。”
赤伶不忍的看看着这抹灵力。
“颜璃,若留不得,就放手吧。”
“不会的。”
她的孩子怎么可能会死呢?
她一把抓住赤伶的衣袖,“姑姑,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
“我……”
“姑姑,你不要瞒着我。”
颜璃盯着她的眼睛,“我早晚都是要死的,我想保住它。”
她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苦苦哀求。
“姑姑,你平时最疼我,求求你,求求你!”
“可若是将灵核给它,你这千年的修为便都白费了。”
“原不过是要我的灵核。”
颜璃淡淡一笑,“我现在没什么舍不得的,姑姑便帮了我。”
说完,她便运力,要将体内的灵核逼出来。
“慢着。”
赤伶拦住了她的动作。
“阿璃你可想清楚了?”
颜璃现在什么都不怕,“姑姑,你懂我的,我想让它活。”
“好,我可以帮你,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我要救它可以,不过你只能选择其一。
若它活,你便离开沧溟,若你不愿离开沧溟,我便不会帮你。”
赤伶话音刚落,沧溟的声音便传来,房门被风吹开,沧溟冷脸站在门边,眸中的恨意,仿佛要将她打入无边地狱。
“颜璃,你在血里做了什么手脚!”


第6章

“颜璃,你在血里做了什么手脚!”

颜璃知道这不过是漫若的另一个手段。
她的夫君,气势汹汹,满身怒意,为的不过是另外一个女人的安康。
颜璃低垂着眼眸,“我说我什么都没做,你可信我?”
他不信,他从未信她。
“同我回去!”
他从不给她辩解的机会,颜璃倦极,冷声笑了笑。
“我若不呢?”
“你别以为你的心思,我不知道,若漫若能好,我便不再追究。”
颜璃只觉得他的话好笑至极。
“你想追究什么?你所以为的一切,都不过是凭着漫若一句话而已。”
“沧溟帝君为了别的女人来要挟发妻,简直就是个笑话!我本以为只有狐狸才最狡猾,看来漫若仙上比我厉害多了。”
九天玄剑剑鞘嗡嗡作响。
“怎么?生气了?”
颜璃丝毫不怕,她若不强硬,她的孩子便活不下去了。
“你以为我是找你商量的?”
沧溟大袖一挥,颜璃的手腕被一束光线狠狠拽住,“走!”
“放肆!”
赤伶冷鞭一抽,将那光束斩断。
“这里是雪灵山,还轮不到沧溟帝君来管。”
“颜璃是我的妻,我带回我的妻子,不需要经过赤伶妖君的同意吧。”
“你若知道她是你的妻子,就该对她好些,你何不看看颜璃被你弄成什么样子!”
沧溟墨色双眸一点点聚集成寒冰。
“她不过是在弥补她的错!”
我究竟做错了什么呢?
颜璃仔细想了想,何不该逼婚的。
“沧溟帝君真是讲的一手公平。”
她竟不自觉的笑出了声,“漫若仙上说,她的伤是在她历劫归来我从中做了手脚,你便深信不疑,而我说不是我,你便觉得我在撒谎。”
“她要了我的尾巴,要了我的血,现在她想要我的命。”
颜璃走到他身边,伸手摸上了他的衣袖,那九天玄剑因为他的怒气,已经安耐不住蠢蠢欲动。“其实想知道真相也不难,只要你用九天玄剑杀了我就可以证明。”
颜璃脸上决然的笑,看的人心惊。
“漫若仙上一直说她的病只有我的鲜血才能治好,我死了,她也死了,便说明她说的是真的,若她还好好的活着,便说明她说的是假的。”
“沧溟帝君,你敢不敢赌?嗯?你敢不敢赌?呃……”
九天玄剑刺穿了她的肩膀,颜璃侧眼看着肩上微微泛着光,竟是一点鲜血也没流出。
“沧溟帝君,何必手下留情?”
颜璃向后退了一步,九天玄剑从她的肩膀抽出,“你不敢赌的,你不敢把漫若仙上的命作为赌注。”
所以他可以毫不留情给她一剑,当做教训。
她一寸寸对上他的眼。
“我若活着,她便有活下来的机会,沧溟帝君不要逼我。”
沧溟墨思考再三,也只能暂时转身离去。
赤伶念了法咒,木门旋即关上,任谁都打不开。
须臾,颜璃软到在地,手指颤抖的攥住赤伶的手。
“姑姑,他可走了?”
“已没了声息。”
“那就好。”
颜璃闭上眼,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将手里的东西拿了出来。
“这灵核便交给姑姑吧。”


第7章

颜璃没了灵核,连最低级的妖都不如了。
她知道赤伶为何偏要她两者选其一,不过是想留住她的性命,可纵使翻阅了许多古籍,这两日下来,她身体仍旧一日比一日差。
“阿璃姐姐不用着急,赤伶姑姑那么厉害,一定会找出办法救你的。”
说话的是一条雪白的狐狸,她已经修炼了五百年,刚刚修成人形,却还喜欢用原貌示人。
颜璃不怕死,只是……
她顺了顺狐狸的尾巴,强带着笑意说。
“这几日实在无聊,你和我讲讲外面的事吧。”
小狐狸也来了兴致,一条大尾巴扫来扫去,“阿璃姐姐想听什么?”
“人间的事,天界的事。”
颜璃手指紧紧搅着床单,亦或是他的事。
“阿璃姐姐不过是担心沧溟帝君罢了。”
小狐狸觉得扫兴,“我们狐狸活的最为任性潇洒了,怎么到了阿璃姐姐这儿,偏偏要活的这般委屈。”
小狐狸越想越气,“要是我,我才不会管他,那日他回去便找了别的法子救人,据说是什么自损的招数,那人活了,他便没了大半修为,阿璃姐姐,你怎能咽下这口气?!”
什么?他没了大半修为?
颜璃心脏一顿,瞬间站了起来,吓了小狐狸一跳,它慌张的变出人形,紧紧扶住颜璃。
“阿璃姐姐,你怎么了?”
“无事,你去叫姑姑来,我有话同她说。”
小狐狸以为她身体不舒服,连连点头,“阿璃姐姐,你在这好好等着,我去去就回。”
颜璃见她走了,立刻拿出凌云帆。
这物件这还是自己未唤出人形时,羡慕赤伶能上天入地,便偷偷拿了她的法器,赤伶宠她只斥责了几句,并未收回,如今倒真派上了用场。
棫阳殿内。
颜璃刚刚踏入大殿,便见到沧溟挺拔的身影。
她激动的扑了上去,扯住他的衣袖,仔细查看他的状态,却并未看出任何不同。
“不用看了,我没有事。”
沧溟推开她的手,仿佛对她的触摸十分厌恶。
“你不是……”
颜璃怔在当场,脑海活络起来,瞬间想明白是怎么回事。
“你骗我?”
“如若不是这样,你怎可真心实意的回来?”
沧溟的笑像一把刀子,一刀一刀的在她心上磨,“颜璃,对付你,我有万种方法。”
你凭的不过是我对你的真心。
只可惜,真心只有一颗,踩碎了,便没了。
“你还能走到哪去?”
沧溟见她转身欲走,嗤笑了一声。
“在这天界,无人帮你。”
他强硬的攥住颜璃的手腕,“漫若还在受苦,你也别想好过!”
颜璃展开身体,“还要什么,你拿走便是。”
她不怕再失去什么了。
孑然一身,一无所有,颜璃爱他凭借的不过是一身孤勇。
如今她连那一点勇气也不曾有了。
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
她强求的,还他就是了。
颜璃转身,一身白衣飘飘荡荡,显得她瘦弱至极。
“我知道,沧溟帝君从未爱过我,一切不过是我咎由自取而已。”
她一双眼在他脸上流连回转,随后硬生生灭了心里的不舍。
“沧溟,我们和离吧。”

颜璃不知道她的话,为何会触动他的逆鳞。
沧溟周身怒气四起,棫阳殿的门被狠狠关上。
她便被囚禁在这里出不去了。
这两日来,沧溟并未取她的血,甚至连这棫阳殿都未回过,颜璃便受着空荡荡的棫阳殿过了一天又一天。
以前她想留留不住,如今她想走走不了。
沧溟终是回来了。
夜深,风静,他挥转的衣袖间,夹着一股酒气。
颜璃眼中没有一丝光彩,“你何时放我走?”
“今日赤伶来找我,不惜一切代价要将你带走也未成功。”
沧溟修长的手指抬起她的下巴,“还有谁能救你?嗯?”
颜璃对着他深邃的眼。
如若当时她没和姑姑来天界拜寿,若她没有嫌弃寿宴无聊,偷溜出去遇到沧溟,若她早一点灭了自己那些痴心,他们便也不会互相折磨到这个地步。
“沧溟,我后悔了。”
“后悔?你是后悔不该陷害漫若,还是后悔不该嫁与我?”
他长指攥的更紧,“你做了便没有后悔的余地!”
“你到底还想做什么呢?”颜璃语气极轻,“你留我到现在,不过是因为我还有用而已,我说了,想要什么你便拿。”
“这可是你说的!”
他盯着颜璃的脸,“我要你的灵骨你给不给?”
没了灵核,又要灵骨。
一步步都是让她死的。
“我有不给的选择吗?”
颜璃嘴角一扯,露出个笑,“我给。”
沧溟瞥过眼去,不知为何颜璃颜璃的淡然,竟会让他下不去手。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受太多苦的。”
疼……
都是骗人的,沧溟明明说过不会让她受太多苦,可却疼的撕心裂肺。
他的剑挑破了她的肌肤,穿过皮肉,找到那灵骨所在,然后小心翼翼的将它挑带出来。
那小心翼翼便是对她最大的折磨。
骗她的,从始至终都是骗她的。
灵骨终于剔了出来,满屋子的血腥味呛的人喘不过气来。
“沧溟,陪陪我吧。”
他眸中终于闪过了一丝不忍。
“我将这灵骨送过去,便回来。”
“你若出去,就不要再回来了。”
颜璃擦了擦脸,她以为她哭了,到头来竟是一滴泪都没有。
“不要胡闹!”
沧溟脸上又带上了冷,他眼里带着些许不耐,“不要挑战我的耐心!”
也是,漫若定是知道没了灵骨,她活不了多久的,也便不会再出害她的心思。
她没了用,沧溟又怎会再留她呢。
他在乎的不过是漫若的生死而已。
而她……
颜璃不甘的扯着沧溟的衣角。
“沧溟,你怕不怕我死?”
沧溟面上始终平淡。
“你是我的妻,我不会看你死,你没了灵骨,我自会有别的方法救你。”
怎么救呢?
她没了尾巴,没了灵核,没了灵骨,总是逃不过死的。
“沧溟,放我走吧。”
沧溟眼里藏着坚冰。
“还不死心?!”
颜璃手指缓缓摸上了他的脸,她一双眼含着浓情,“由不得你我了。”
明日……
明日便是天劫。

雷声一声接着一声,接连不断在耳边炸裂开来,狂风暴雨如约而至。
是妖,便逃不开每五百年一次的天劫。
颜璃身上的白衣瞬间被雨水淋透,紧紧地裹在身上,闪电在空中张牙舞爪,似是魔鬼的利爪,要将她撕个粉碎。
她避无可避,只能拿着剑硬生生的挡住那一道惊雷。
顺着惊雷而下的是一面镜子。
“今日是颜璃的天劫,帝君不去看看吗?”
漫若虽是这么说,身体却靠在沧溟的身上未曾动半分。
“天劫而已,她修炼了千年,不会要她的命。”
沧溟望着漫若的眼神里,藏着柔情蜜意。
“她害你吃了这些苦,死一万次都不够,又何况是区区天劫。”
说着他手里拿出一个东西来。
“这是我从她身上取出来的灵骨,你配在身上,有助你修炼。”
沧溟笑着拥住漫若的身体,“如今你好了,明日我便拟一份和离书,漫若,你可想成为我的妻?”
原来灵骨不是非取不可的,那不过是沧溟用来讨好漫若的一个物件而已。
黑暗的天,衬着黑暗的地,四处皆是混沌的黑。
颜璃拄着短剑,半撑在地上。
雷声在天际低低的嘶吼,一切还没有结束。
她撑不了多久了……
“你为何将紫金宝坠留在棫阳殿!”
颜璃循着那声音看见了站在面前的人,许是他来的太急,金边白靴竟沾上了土。
“沧溟帝君为何会来?”
她拄着短剑狼狈的站起来,“玄冥帝君是来看我的笑话?还是已经等不及要将和离书给我了?”
沧溟面目严肃。
“快将紫金宝坠带上,它能助你躲过天劫!”
不必了,真的不必了。
一道闪电狠劈下来。
呕……
一口鲜血涌出,颜璃几乎维持不住人形,身影在原身与人形之间虚晃。
沧溟双眸徒然睁大,“怎么会这样?”
“没想到吧?”
颜璃擦了掉嘴边的鲜血,冷冷的笑着,“我原不是九尾狐,只不过是一只火狐而已,那尾巴给她,我便一无所有了。

能入天界的妖除了九尾狐,便没有其它了。
为了能同赤伶上天祝寿,赤伶用法子掩盖她的真身,后来她遇到沧溟便私自练了禁术。
这谎撒了五百年,若不是漫若要她的尾巴,连她自己都要信了。
原是她先骗他的,也怨不得别人。
“你说你喜欢安静,我便藏住满心欢喜,你说红色艳俗,我便穿着一身白,你说九尾狐的尾巴能治漫若的病,我便把尾巴割下来。”
颜璃拄着断剑,看着自己这一身素白的衣裳,笑容寡淡。
“哈!细瞧瞧我都不知道我自己是谁了。”
雨水顺着发丝,入进眼里,她分不清流出来的是雨水还是泪。
“沧溟帝君,和离书你不用给我,只要我死了,一切便都结束了。”
“你不能死!”
沧溟低吼一声,“只要我想让你活,你便死不了!”
“可惜沧溟帝君神通广大,唯独阻止不了死。”
咔嚓一声,闪电劈下,透白的光亮几乎灼伤了人眼,颜璃的脸在闪电中幽幽暗暗,她盯着沧溟的脸,抬手将断剑直直插入心脏!
颜璃脸上带着决然的恨,“沧溟帝君,愿你我,生生不见!”
“不——!”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千载情痴为忆君》<<<<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