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号修罗陈纵横任婕全文免费阅读_《代号修罗》最新章目录在线阅读

小说:代号修罗

作者:陈行者

主角:吴同伟,陈纵横

类型:都市小说

简介:长刀,一招弑一人。战舰,一艘慑一城。而他,一人镇一洲。他的封号,当世禁忌!
代号修罗陈纵横任婕全文免费阅读_《代号修罗》最新章目录在线阅读

《代号修罗》在线试读

第一章

华夏,东海。

无尽海域中央,一座冰冷的孤岛悬浮。

方圆千里内,一片茫茫深海。

这里,被称为死亡三角区。

所有附近的渔船,但凡靠近此岛屿,都会莫名的撞礁,而后沉船。

甚至,就连飞机也无法从高空中飞行穿越。因为整片海域上空,长期阴云密布,电闪雷鸣。

几乎无一人,能靠近这片恐怖的海域附近!

一切,仿佛无形中有一只死神的黑手,在操控一般。

而,就在这死亡三角区中央,却…漂浮着一坐巨大的海岛。

传说中…它被世人称为......十八层地狱!

这,是华夏国度最为神秘的监狱。

整座岛屿之下,是十八层恐怖森寒的重型囚牢!

关押着数千名恐怖的国际重犯!

这里,是属于恶魔的坟墓。

整座岛屿的最深处,地狱第十八层。

一间阴暗的金属铁房间内。

一名身穿白衬衫,皮肤白皙的青年,正平静的盘膝坐在地上,手中淡淡翻阅着一本书籍。

而,让人感到可怕震骇的是。

就在房间门外,一整个团的兵力,24小时日夜驻守!

每个战士手中,都荷枪实弹,配备有突击步枪,这是,A级作战戒备!

一切,似乎都只为…驻守看管,铁牢房间内的那个青年?!

而,更让人震骇的是。

在距离铁牢房间数百米的位置,还架设着一台,漆黑冰冷的反应堆大炮!

这,是洲际核武弹头!

这枚弹头的发射方向,正应对着那间铁牢房门!

也就是说…这枚核武,是用来…震慑对付铁牢内的那个青年!!

这,简直!!

那间小小的铁牢房间内,究竟关押着何等存在?

竟要,让一整个团的战士,A级警戒驻守!

而且,还需要配备战略级的核武弹头,进行防御震慑?!!

......

与此同时,地狱岛内。一名制服女子踩着高跟鞋,胸前抱着一叠厚厚的假释文件,疾步朝着岛屿最深处最方向走去......

女子身着正装,肩上…别着特殊部门的肩章,足以见得她的尊贵衔位。

地狱一层,一路走下至地狱十八层。

每一层,都关押着极其恐怖的犯人。

这些关押的犯人,一层比一层恐怖!

第一层关押的,还只是普通的国际通缉犯。

而第二层…关押的则是凶残杀手......

第三层,关押的…是恐怖的天才物理学家,以及那些超级特工......

至于第十六、十七层关押的,简直就是轰动全世界的恐怖枭雄!

这里的每一尊囚犯,若是放出去,都足以,震惊整个世界!

八岐鬼煞、冥王哈迪斯、血手人屠......

一个个震颤世界的名字,他们曾轰动世界,令全世界闻风丧胆。

引起世界巨震!

而今,这些恐怖人物…都只成为了这地狱十八层中的一员,被永久的囚禁在其中,永世不得超生

这简直,是地狱恶魔的聚集之地!!

这座地狱岛,是多么恐怖禁忌的存在?!

穿过地狱十七层,女子缓缓踏入了传说中最恐怖的......地狱十八层。

可是当她踏入这传说中的十八层,却震惊的发现…整座地狱十八层…只有一条漆黑狭长的走廊。

更让她震骇的是…走廊尽头,只有一间孤零零的铁牢。

传闻......是真的。

地狱十八层中央…设立着唯一的一间铁牢。

里面…囚禁着整个地狱岛最残暴的生物!

女子美眸凝重,深吸了一口气。她伸手,摸了摸腰间的那柄枪械,确认上膛后,这才小心翼翼,朝着走廊深处走去......

漆黑的走廊尽头,是一间严密封锁的囚牢。

牢门,用钛合金锻造。整扇囚门根本就没有锁具,为了防止里面的人越狱,囚牢门被金属铁水焊接,与墙壁焊接成了一体。

在囚牢门外,轮流驻守着一整个排的武警战士!三十几名士兵,配备一挺挺突击步枪,荷枪实弹!

穿过阴森漆黑的走廊…她终于来到了这间孤零零的铁牢门前。

制服女子来到了囚室前,将手中一叠文件递给武营士兵。

队长上前,凝重的接过文件,仔细翻阅。

“真的......打算释放?”排长面色凝重问道。

“是,这是上头的意思。”制服女子俏脸郑重的点头。

队长深吸了一口气,再次确认文件…层层复核。这才最终下令…开囚门。

由于整扇钛合金囚门都被铁水浇灌融合,所以…只能用液压切割机切开。

当这扇厚重的金属大门被切割开启的瞬间…在场三十名武警士兵纷纷举枪,数十柄突击步枪全部锁定瞄准了囚门…!

囚门…被打开。

女子目光朝着那铁牢内望去......紧接着她的目光微微一凝…带着错愕?

透过铁牢一根根粗厚的栏杆望去......只见一名儒雅的青年正坐在铁狱中。

面容干净白皙,微长的黑发披在脑后…脸上没有一丝胡渣。他穿着一件干净的白衬衫,与整个冰冷阴森的监狱显得格格不入。

青年坐在地上,手里捧着一本《圣经.旧约》,目光柔和平静,仿佛与尘世隔绝。

他…就是地狱十八层......最残暴恐怖的生物??

女子美眸带错愕不敢置信。面前这个青年如此儒雅,就像一个文弱书生一般…他怎么可能…是整个地狱岛的禁忌生物??

制服女子站在囚室门口,美眸复杂凝重,小心翼翼地开口,“死…神?”

陈纵横没有理会她,继续低着头…缓缓翻阅着手中那本《圣经.旧约》。

空气沉默了几秒钟,女子的军礼并未放下,她继续敬礼道,“属下奉BOSS之命前来,恳求......死神阁下出手,执行一桩S级任务。”

女子说完,却发现陈纵横依旧理会......她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说道,“西方暗黑世界的杀手,大量潜入华夏江南,肆意执行暗杀任务…组织派遣的特工…全都有去无回。因此…BOSS想请您出......”

“滚。”陈纵横根本不给她说完的机会,直接冰冷的飘出一个字。

气氛变得有些安静,蓝可盈迟疑片刻,俏脸带着郑重道,“BOSS让我转告您…入侵华夏的暗黑杀手中,发现了‘圣经’的人…!”

唰?!

这一刻,空气瞬间死寂。

突然…整个走廊监狱内仿佛时间禁锢了一般…瞬间陷入冰寒骤冷!

漆黑走廊中…几盏壁灯闪烁着,气温急速下降。

蓝可盈整个人错愕,她有些反应不过来…四周,发生了什么?

就在此时,一直低头看书的陈纵横…气息渐渐波动…似猛兽,复苏!

他,缓缓抬头!

那白皙的面容,此时此刻,却散发出一股前所未有的滔天戾气!

如同一头远古猛兽,从无尽岁月中复苏!

那双如恶魔般的瞳孔…血丝蔓延!一股煞气汹涌爆发…!

嗖......!!

一道可怕的风声掠过!

他身影瞬间消失在原地!

瞬间…移动?!

蓝可盈心脏猛地一颤......她根本没反应过来,更没看清眼前的画面......陈纵横的身影已瞬移至她面前。

蓝可盈美眸一颤,根本来不及躲避反应!她下意识的,猛地从后腰掏枪!

可她,刚掏出枪械,还未来得及开枪…那柄枪械,便突然一阵扭曲,直接被一只白皙的手掌,捏成了金属碎屑!

这?!

徒手,捏爆枪械?!!

蓝可盈美眸瞪大,整个人完全呆滞傻眼了!

与此同时,一只白皙的手掌…狠狠掐住了她的脖颈,将她整个人悬空提起,卡在了钢筋铁栏前。

门口的武装士兵们也面色骤变,三十柄突击步枪全部瞄准锁定他…!

“区区三十一柄56式突击步枪,便想奈何我么?”陈纵横声音冷漠,带着不屑,“别紧张…我懒得杀你们…”

这支三十人的武装排兵,在一年期间全天二十四小时轮守囚牢。那只是因为陈纵横懒得杀他们,他若要动手…一年前,这支号称秘密特种大队的武装排士兵,早已横尸遍地了。

陈纵横目光冷冷盯着蓝可盈,仿佛恶魔之视。

“重复一遍,你刚才的话?”

蓝可盈整个人被卡在铁栏前,俏脸煞白,惊恐!

她只感觉自己的脖颈都快被掐断了,那种窒息的死亡感弥漫全身。

“BOSS让我转告您…潜入华夏的暗黑杀手中,有‘圣经’的人…”她声音颤抖惊恐,俏脸完全煞白,“BOSS颁布任务......击杀‘圣经’强者......”

轰......!

当,听到‘圣经’这两个字时!

陈纵横的双眼血红,一股滔天杀气,疯狂涌现!

两年前,为了找出这个组织......他,血屠了整个西太平洋!

血染太平岛,尸骨飘满海。

两年后,这个名字…再次出现在了华夏!

“任务,我…接了!!”

陈纵横手一松,毫无怜香惜玉的,直接将蓝可盈丢飞了出去。

“呯。”蓝可盈的娇躯,狠狠撞在身后的一堵墙上,整面墙壁都被撞得凹陷,龟裂!

陈纵横面色森寒冷漠,如同一尊人形猛兽般,身躯猛地朝着钢筋铁牢撞击而上!

“框…轰——!!”

整个钢筋铁牢瞬间被撞得扭曲炸裂!!

他就这么如同人形坦克般,直接跨出了那间号称全亚洲最铜墙铁壁的地狱十八层囚牢!

在场,三十柄突击步枪瞬间锁定了他!

可,他的身影…快若闪电!

瞬间消失在原地!

只有一阵恐怖残影,急速掠过!

“铛铛铛......!”

一阵恐怖的金属炸裂声!

数秒钟后。

他的身影,缓缓朝着漆黑的走廊外走去......

而,那三十名战士,他们手中的突击步枪,齐齐…被他徒手,砍成了四分五裂,只剩下满地的金属枪械残渣!

徒手,劈碎金属枪械?!

这!

望着那道渐渐远去的身影......在场所有战士的面色,无比难堪,煞白!

这一刹,这群战士们,终于明白了。

这些年来,并不是…这个青年无法逃离十八层。

而是…他根本,懒得离开!

他若要离开,恐怕......就算是那颗百米外的核武弹头,都拦不住他!

......

昔时人已末,今日水犹寒。

地狱十八层囚禁了他整整一年,而今

死神,出笼。

当陈纵横走出地狱十八层的那一刻,整座地狱岛…沸腾。

关押在地狱岛中的各路重犯如释重负,所有人都仿佛经历了漫长的劫后余生。

地狱十八层的那尊恶魔生物…终于离开了…!

蓝可盈跟着走出了地狱岛,她浑身仍处于那惊恐后怕之中,身上的军装早已被冷汗所打湿。

那个青年,太过恐怖。

方才那一瞬间,她仿佛从阴曹地府中走了一圈回来。那个男人的威压气息,让她窒息到灵魂颤栗。

他......究竟恐怖到何种地步?

他的离去…竟能让整座地狱岛都沸腾~?!那种威压,简直无法想象......

蓝可盈心中满是震惊骇然…一个年仅二十多的青年,白皙儒雅的气质......可,却成为了地狱十八层最凶残的生物?!而他的代号,更是令人毛骨悚然!

死神——!!

“两年…753天。”陈纵横抬头望着苍穹,乌黑发丝之下,瞳孔…闪过一抹悲凉追忆:

陈纵横伸手抚摸着挂在胸前的那颗子弹挂坠......这,是从她眉心中取出的那颗子弹。

这颗子弹,夺去了她的生命。也夺去了整个华夏科学院......最优秀的军工博士!

任婕的尸体被悬在长城之上......身上的军装千疮百孔…血渍斑斓。

她,是被圣经组织用机枪扫射杀虐而亡。

陈纵横找到她的时候,是用颤抖的双手…一块一块将她的身子拼起来的…!

华夏课学院,军工博士…任婕!英勇就义于嘉峪关长城,生前…仅28岁。

这等凶残爆虐行径,不仅仅是抹杀了华夏的一位军工博士,更是在挑战泱泱华夏的铁血军魂!!

陈纵横将这颗子弹留了下来......挂在胸前。

那年四合大院,那个稚嫩背影......

那年军工学院,那道被月光斜斜拉长的倩影......

青梅竹马,却最终天人相隔。

陈纵横这辈子都忘不掉她那银铃般的笑声,那声音永远在脑海中回荡,成了他这两年唯一的信念。

此仇不报,誓不超生!

整整两年,他从未忘记胸前的子弹…!

血屠太平岛,追杀圣经组织!!

“小婕,我会屠尽‘圣经’的每一尊天使,灭尽世间每一个‘圣经’组!我会撕下圣经天使的羽翼,用恶魔天使的血,祭奠你的亡魂!!”

陈纵横身躯四周,无尽空气骤降冰寒,如同化身地狱!汹涌的杀机充斥在空气中,如剑轻啸!

蓝可盈俏脸煞白,娇躯都忍不住一颤!

此时此刻,她仿佛......见到了一尊可怕的凶煞恶魔,从地狱囚牢中,破笼而出!

“阁…阁下!”蓝可盈轻颤着…掏出一叠资料袋,小心翼翼递给了陈纵横。

“这是本次任务的关键人物…!组织调查,圣经要对付的目标,就是她!秋氏集团总裁,秋伊人!接近她,便能找到圣经组织!”

陈纵横眸光冰寒入魔,他缓缓接过了资料,身影如恶魔一般…缓缓朝着地狱岛机场走去…

那里,一架军用直升机正停候,飞行员一身迷彩军装,肩上别着一块特殊衔位的勋章!

也唯有此等勋章的成员,才配资格…迎接这尊凶魔出狱!

......

同一时间,帝都京北…某神秘办公室。

一名银发苍苍的老头坐在办公椅前,他眼眸深邃紧闭…手指轻轻敲击着办公桌面......

‘叮铃铃!’

突然,办公桌面前的那台红色专线电话响起!

银发老头睁开眼睛,目光扫视了一眼专线电话机上的来电显示:0002!

唰~!老头的面色肃然凝重!整个北方数十个专线电话中…能以‘2’作为专线号的,仅一人!

老头猛地从椅子上起身,肃穆的接起电话。

“你真的打算…放他出来?”电话中,传来一个深邃沙哑的男人声音。

“禀BOSS,是。”老头握着电话,面色凝重道,“这个任务,只有他能完成。”

电话中,那位人物沉默了几秒钟…沙哑的说道,“一年前,他闯下的祸端…你忘了么?如今整个西方都在通缉他。”

“所以,这个任务…才应该由他来执行。”老头双眼深邃,举着着电话凝重道,“怪物,应该交给怪物的同类去对付。”

电话那头,再次陷入了沉默。

许久,电话中的那位人物才缓缓开口,“张宇宙,记住…若是再捅篓子,组织不会第二次出面清理烂摊子。”

老头握着电话,郑重点头道,“是!请BOSS放心!”


第二章

傍晚五点,夕阳染红了整片天际。

沪海国际机场。

一架客机从北方天际呼啸而来,降落在机场跑道上。

陈纵横缓缓跨出机舱,目光深邃冷漠的扫视了一眼天穹。

他从衣服口袋中掏出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个让人窒息的绝美女子。乌黑长发披肩,双眼如琢湛蓝,五官是标准的亚裔容颜。

陈纵横盯着照片看了许久,然后突然将整张照片捏成一团,死死攥在手中。

“圣经…炽天使,我会亲自斩你首级…用你之血,祭奠小婕。”他缓缓摊开手掌,那张照片被捏成了一团碎末…微风一吹,飘散在空气中......

走出机场,打车来到了一间小旅馆门前。

陈纵横一身轻装下车,没有带任何行李,也没有带任何武器。只有口袋中的一包玉溪烟。

用临时身份证开了一间房间,下榻入住。

四周确认安全后,陈总裁这才打开了资料袋中任务资料,冷漠的浏览了一遍任务详情:

目标人物:秋伊人,秋氏集团总裁。

目标地点:沪海市,喜来登酒店。

沪海第一美女总裁秋伊人,便是‘圣经’组织不惜闯入华夏的目标!!

根据任务线索详情:今夜,秋伊人将在喜来登酒店举行发布会。

而今夜,亦正是‘圣经’出手的最佳时机!

陈纵横的目光缓缓凝起,一股凶戾杀机不可控制的涌出…!

站在镜子前,他缓缓褪去了朴素的上衣夹克。

他的肌肤很白皙,是那种让女人都自愧不如的白皙。儒雅气质的脸庞之上…看不出任何的危险气息。

可让人惊悚的是......他那白皙的躯体上…却狰狞的充斥着一道道恐怖伤疤!伤疤都纵横交叠,将他的肌肤扭曲的变形。更骇然的…是他后背上,一整片肌肤都被恐怖的烈焰灼烧扭曲,那凹凸狰狞的烧伤…仿佛如同地狱的印记!

恐怖狰狞的满身伤疤…与那白皙儒雅的书生倦气面容…完全格格不入!形成了强烈反差!

他目光平静,换上了一件白色衬衫,穿上绅士马甲。

用梳子将乌黑头发倒梳向后,一个标准的欧式倒背头。同时不忘在衬衫领口别上一枚领结。

然后…他披上了那件黑色燕尾礼服。

抬臂看了一眼手腕上那块名贵的劳力士手表,时间正指在傍晚5点。

是时候,行动了。

他点燃了一根雪茄,离开了房间......

旅馆门口,一辆黑色的玛莎拉蒂轿车早已停候多时。

陈纵横深吸一口雪茄,径直拉开车门坐进了驾驶座。

车子,是组织提前为其准备的。5.0大排量轿车,低调、奢侈、动力强劲。

这正是特务执行任务时必须要的装备之一,一辆强劲动力的汽车,能让他游刃有余的追击敌人,更能让他事后快速逃离现场,隐匿于人海中。

‘嗡…!’

玛莎拉蒂轿车轰鸣着,咆哮驶离而去......

......

傍晚,喜来登酒店。

整个酒店门口,一辆辆挂着沪海牌照的豪车琳琅停满,几乎形成了一场盛大的豪车展会。

劳斯莱斯、宾利、阿斯顿马丁、迈巴赫......

不断的有豪车驶入,穿着礼服的绅士、穿着礼裙的名媛们跨出豪车......在酒店门童的指引下,邀请进了酒店内......

今夜,由秋氏集团千金主持的一场新药产品发布晚宴,将喜来登酒店内举行。

众商聚集,名流荟萃。

一辆黑色玛莎拉蒂轿车缓缓停在了酒店门廊前。

酒店门童恭敬的上前,拉开了车门。

陈纵横一身燕尾服,嘴里叼着雪茄,气质非凡的跨出了轿车。

此时的他,仿佛摇身一变,变成了显赫名流的绅士公子。那种与生俱来的气质…让他显得与这场

晚宴如此贴合。没有丝毫破绽。

这是一场私密性质的晚宴发布会,但凡入场者,必须提供入场VIP卡。陈纵横早就准备好了这一切,呈递VIP卡。

通过门检。

他气度绅士,淡然的走进了酒店......

走进酒店之后,陈纵横目光冷漠,与一名男服务生擦肩而过的瞬间,他突然一个转身…不紧不慢的跟上了那名服务生。

几秒种后,陈纵横换上了一身服务生的制服…一脸淡然的从走廊工具间内走了出来。

而那名男服务生,则被击晕倒在了工具间内。

陈纵横左手托着酒盘,化身伪装成酒保的模样,朝着宴会厅内走去......

喜来登酒店,晚宴厅现场。

数十张宴席桌前,各路名流绅士、富贵名媛早已入座。

今夜,这是一场盛大的医药新品发布会,牵动了整个华夏的医药商业。甚至对国际医药行业…都将造成一场空前的波动。

秋氏医药最年轻的总裁、秋氏集团千金——秋伊人,身着一袭银色礼服长裙,乌黑长发盘成发髻,高贵气质迷人。

作为今夜这场宴会的主角,她将登场,亲自发布秋氏医药的最新研究成果。

秋伊人玉手轻握话筒,踩着银色高跟鞋,款款走上了会展台。

随着她的上台,整个宴会场中,数百人的目光都焦聚向了台上的她。

秋伊人,秋氏医药最年轻的女总裁,秋氏集团千金小姐…年纪轻轻便已掌控了整个医药行业的核心,这等女子,让所有人都仰望。

陈纵横左手端着酒盘,穿梭在宴会场中......佯装为宾客们端酒,实则…在扫视着四周每一位宾客的身份~!

对于展台上的那个女总裁,他并不关注。他唯一在意的是......圣经组织的杀手。

陈纵横打量着四周的每一个角落,并未发现可疑的身影......

宴厅台上,秋伊人美眸如琢,作为这场宴席的主角,她微笑着开始致辞。

“欢迎各位,前来参加今晚的秋氏医药新品发布会。”

一袭银裙,秋伊人站在站台中央,仿佛像是天上的星辰,磁声的致辞发言。

现场掌声不断响起~!

秋伊人美眸散发着如琢神采,她顿了顿,磁声宣布道,“下面,我代表秋氏医药有限公司,将发布最新研制的抑制流感药物——新康泰缓释胶囊。”

整个宴会厅现场,灯光渐渐柔和…聚光灯投射在会展台上。

在场所有嘉宾们目光纷纷投视向台上......

展台大屏幕上,浮现出一盒设计新颖的医药3D宣传视频。

秋伊人站在屏幕旁,磁声介绍着这一款最新研发的医药产品。

“新康泰…采用全新配方专利技术,去除了原来的PPA成分,代之以盐酸伪麻黄碱为主要原料,即PSE。新配方得到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验证通过,新康泰的安全性获得QS安全认证。”

台下,所有嘉宾都屏气凝神,目光殷切期待的焦聚着大屏幕......

所有人都明白这款医药产品的药效和利润率!这,将是一项颠覆整个医药行业的专利技术!

“新康泰,将投放用于普通感冒或流行性感冒引起的发热、头痛、四肢酸痛、打喷嚏、流鼻涕、鼻塞、咳嗽、咽痛等症状......”

秋伊人美眸奕奕,落落气质的不断介绍着产品。而她所讲的每一句话,也都牵动着在场所有嘉宾的高度关注和神经,这个医药界新星般升起的女子,正站在一场颠覆医药行业的巨大革命中!

“喂…我说你,傻站着干什么?我酒没了,过来给我换酒。”不远处,一名身穿华丽长裙的女子冲陈纵横冷冷叱喝了一声,带着不满。

陈纵横目光冷漠,端着酒盘…缓缓来到了长裙女子面前。

“看我干什么?还不给本小姐换酒?区区一个酒保狗,也敢在我面前装冷漠?”长裙女子俏脸冰冷叱道,她还是头一回见到这么傲然冰冷的酒保…这让她很不满!

陈纵横眸光微冷,就这么扫了她一眼。

轰~!这一刹,长裙女子的心脏猛地一颤…!娇躯瞬间如坠冰窖!她竟被这酒保的一个冰眼眼神…给震慑的俏脸煞白!!那眼神中…仿佛无尽地狱血海,杀戮汹涌!

这,根本不是一个人类的眼神,而是…恶魔的眼睛!


第三章

宴厅走廊外。

整条长廊中,每隔数米,便有西装的私人保镖守卫。

今夜的晚宴,到场尽皆沪海是商界名流,所以采用了一级安保护卫。数十名特级保镖小组,全面保障整个宴会的安全工作。

就在此时,突然长廊远处尽头…一名金发外籍女子款款而来。

金发披肩,脸上带着墨镜…她身着玫红色OL制服,奕奕白皙的长腿之下,是一双黑色高跟鞋。

墨镜根本遮掩不住她的绝美气质。女人踩着高跟鞋,步姿性感的朝着走廊走来。

两名守候在走廊前的保镖正欲上前拦阻,提示让她出世入场证......

突然,她长发轻轻一甩,金色柔顺的长发在两名保镖的面前轻抚而过......

香风飘过,两名保镖面色一呆,滞在原地。

‘笃、笃、笃......’高跟鞋的声音回荡在长廊中......

女人身影所过之处,那群保镖们的身影仿佛呆滞了一般,瞬间石化僵在原地......

几秒钟后,那些呆滞的保镖脸上,缓缓浮现出一丝丝裂痕。血液,顺着裂痕不断溢出…

裂痕不断蔓延,保镖们的头颅一块一块的分裂,混杂着猩红的血汁…掉落在地......

‘噗、噗、噗......’数十名保镖的头颅纷纷被切割成碎块…

一具具尸体栽倒在地......

走廊尽头,仅剩下最后一名保镖面色骤惊,他猛地掏出对讲机…正欲紧急求援…!

倏然,女人的身影鬼魅瞬闪至他面前......

“Goodbye~”金发女人嘴角扬起鬼魅迷人的弧度,她乌黑长发轻轻一甩......

噗噗......!

金发犹如尖锐钢丝利器般,瞬间划破他的肌肤…穿破喉咙气管~!

那名保镖面色震惊,双手用力捂住自己脖子…可是腥血却止不住的疯狂飙出~!

“呯。”他的身体栽倒在血泊中......

......

宴会厅内,陈纵横眉头轻轻一蹙......他,嗅到了空气中一丝血腥味儿!

他站在宴会场中央,目光缓缓扫视过四周......

晚宴现场,发布会依旧在进行着。在场数百名嘉宾们目光焦聚在展台上......谁都没有发现,一名金发的外籍女子,悄无声息的混入了晚宴人群中。

她摘下了脸上的墨镜,一身玫红色OL制服将身躯勾勒的诱人性感。金发美眸环视四周,最终目光落在了展台上的秋伊人。

外籍女子嘴角弧度鬼魅......今晚,她的目标,便是台上的秋氏集团千金——秋伊人。

随手从宴厅旁的酒柜中拎起一瓶红酒,她佯装成女酒保的模样,款款朝着展台上走去......

展台上,秋伊人气质如琢,分析讲解着最新药品。她并未察觉到,有危机的靠近。

金发女人拎着红酒,款款走上了展台。整个宴会厅内所有人都面色正常,谁都没有怀疑这个制服装的女人,大家都以为她是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女酒保,仅此而已。

金发女人款款来到秋伊人身旁,左手拎起红酒,似乎是要给秋伊人倒酒的姿势。而她的右手衣袖中…一根银色的麻醉针剂,悄然浮现。

麻醉目标人物,趁势混乱之际,将其绑离现场…这,便是她的任务。天衣无缝。

“秋小姐,我为您斟酒。”金发女人浅笑着,开始为秋伊人手中的酒杯倒酒…

与此同时,女人的右手…不经意间朝着秋伊人的雪白颈处伸去......那根麻醉针剂浮现在空气中。

就在银针即将刺入秋伊人颈部的瞬间......

嗖!突然一根筷子从台下飞射而来!

“咔!”筷子瞬间击穿了女人右手的麻醉银针的针筒~!麻醉液体泄漏溅出,充斥着一股刺鼻的味道。

秋伊人错愕的扭头,美眸呆滞望着这个金发女人手中的麻醉针筒…她闻到了麻醉剂的气息!

秋伊人娇躯本能反应的后退......

与此同时,台下四周,一群保镖们面色骤凝,急速冲了上来…保护秋伊人小姐!

展台上,那名金发女人俏脸阴冷,美眸冰寒的望向筷子飞来的方向......

下一秒,女子的瞳孔一缩!

不远处的台下方向,站着一个熟悉的男人身影…黑色燕尾服,白皙儒雅的面容…双眼,如恶魔般诡异!

“死…神!!”金发女人的俏脸瞬间变色!

她杀戮无数,是圣经中的六翼杀戮天使!可此时…能让她都为之色变的人,唯有当年那尊恐怖的生灵…让整个太平洋以西都震颤的绝命代号:

——死神!

宴会厅台下,陈纵横缓缓抬起头来。

“六翼天使,好久不见。”他的声音平静漠然,双拳…缓缓攥紧,瞳孔中散发出一股骤寒气息~!

金发女人的俏脸煞白无比,震骇的倒退了一步!她被列为六翼杀戮之天使,她是圣经最顶尖的天使之一!可纵使如此,此刻的她…还是被面前这个男人所惊颤失色!!

因为,面前这尊......是死神!两年内,屠戮圣经数十名顶尖大天使的恐怖生物......!

当年,她便差点死在这个恐怖男人的刀刃之下!

“圣经组织…可还好?!炽天使…她可还活着?!”陈纵横的声音冷漠到了极点,甚至带着一丝颤抖!那是极度的杀机震颤!他熟知圣经的所有天使杀手,两年前,他追杀了整个西半球!!从太平洋以西一路血屠,誓要屠尽天使骸!!

“让炽天使好好活着,因为…我会亲自屠戮圣经总部,斩下她的首级,放在小婕墓前祭奠。”陈纵横声音如寒,压抑的整片空气都如同冰窖!

君子恨,何时灭!

驱长剑,踏破天涯海角。

他追杀了‘圣经’组织整整两年,终于......再次对面!

两年前他曾血誓…屠尽天使,灭尽圣经!

而今,血刃已出窍。

圣经组织的六翼天使,正出现在他面前!

唰!六翼天使瞬间从后腰掏出两柄手枪…!

仇敌对面,生死必分!

“呯呯呯......!!”枪声爆鸣!

无数子弹穿破空气,弹朝着陈纵横的头颅轰袭而去!

陈纵横面色漠寒,他身躯猛地一闪…脚下身形鬼魅般瞬移!

“咻咻......”数颗子弹瞬间从他的耳旁呼吸而过…猛地射入了身后地面中。

肉身之速,躲避超音速的子弹攻击?!

这等身法,简直震骇恐怖!


第四章

整个宴会现场,乱成了一团!

嘉宾们震惊惶恐的倒退四散......

秋伊人被数十名保镖保护在身后,她的美眸错乱惶恐,呆呆望着不远处的枪战......

宴会厅中央,无数子弹疯狂飞射!

陈纵横身影如鬼魅瞬移…整个身子几乎化成了一道残影!这等速度…完全超越了人体正常的极限!

无数子弹尽皆被他瞬闪避过!

嗖!他猛地冲袭至六翼天使面前!

“咔嚓咔嚓!”陈纵横双手闪电拆卸!将六翼天使手中的那两柄手枪瞬间拆解成一堆金属零件…纷纷散落在地!

六翼天使面色骤变…手中数根剧毒银针闪现!

“咻咻咻!”银针飞射而出,剧毒在空气中爆鸣!

陈纵横瞳孔一凝,衣袖猛地一掠!

铛铛铛!

无数银针尽皆被击落在地…剧毒将地毯给腐蚀的直冒白烟。

六翼天使瞳孔惊骇,娇躯猛地转身倒退!

可她根本来不及撤…陈纵横一拳已轰然而至!

轰!

六翼天使整个人瞬间被一股巨力掀飞而出!

她娇躯狠狠撞在身后墙壁上,整面墙壁都瞬间龟裂!

“噗。”六翼天使嘴角…一抹鲜红的血溢出,面容显得狰狞惨白。

长发凌乱,此时的她…宛若一尊即将凋零的血玫瑰。

放眼整个西方世界,六翼天使的代号…令人闻风丧胆!可今日,这尊号称西方致命的天使,竟被人一招轰飞…!

陈纵横面色冷漠如寒,一步一步…朝着她走来。

“两年前,小婕是被哪一尊天使所杀?”陈纵横双手紧攥,发出骨关节弹响声。他的瞳孔中,蔓延出道道血丝!

六翼天使捂着胸脯剧痛,嘴角却闪过一抹讽刺诡异,“我们‘圣经’斩杀的华夏人太多了,你所指得是哪个?”

嗖!陈纵横身躯爆闪瞬移至她面前,狠狠一拳轰在她胸口!

咔嚓!胸膛骨断裂的声音!

六翼天使整个人再次被轰飞出去,狠狠撞碎了后方的一张桌子。

她口中腥血不断溢出,金发凌乱,俏脸上只剩下挣扎、苟延残喘和一丝狰狞。

“两年前,帝都…华夏军事科学院…军工博士,任婕!是被你们圣经哪一尊天使所杀?!!”陈纵横的声音骤冷到极点,如地狱弥音!他的双眼,已被无尽血丝充斥!那是仇恨的杀机!

那年,那个女人的记忆…他永远记得。曾是青梅竹马间,亦曾共赴军校场......

铁血军忆,绕指柔情。

陈纵横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她死前的模样......鲜血染红了地面,只留下她那一身满是弹孔的军装,还有那块沾染血渍的军章......

“原来是她…我记得。她是被我们用重机枪扫射分尸而死......她死的很绝望。”六翼天使突然笑了,声音带着狰狞挑衅,“数千发子弹扫射穿透她的身子…你见到她时,已经血肉模糊了吧?”

“铮!”一声轻鸣!

陈纵横右手,一柄造型诡异恐怖的银色短刃浮现!

兵刃:鬼泣!

死神从不祭兵刃,只因世间无人配。

可今日,他祭出了鬼泣!

这柄曾被西方世界列为究极凶兵的武器…再次现世!!

“噗!”陈纵横右手一挥,鬼泣划破虚空,瞬间穿透了六翼天使的腹部身躯!

鬼泣军刃从她的腹部贯穿而出,飞带起一串腥血…!

银色鬼泣在半空划过一道弧度,飞回了陈纵横手里。

六翼天使的腹部,伤口贯穿,殷红的鲜血疯狂溢出…无法止住。

这世间,被鬼泣所伤,将再无愈合的可能!唯有流尽腥血…等待死亡!

“当年,你们怎么杀小婕,今日…我便怎么杀你们。”陈纵横手持鬼泣,声音骤冷如寒!

死神之怒,鲜血祭之!

“我会让你流尽身上的每一滴血,给小婕下跪。”他手中鬼泣再次飞出,猛地贯穿了六翼天使的双腿膝盖。

呯!

六翼天使双膝狠狠跪倒在地,长腿上鲜血瞬间溢出,染红了地面。

陈纵横面色如寒,一步一步踏上。

“圣经的每一尊天使,都将为小婕陪葬!你们的首级,将成为她的陪葬品!”陈纵横的声音骤冷如寒,那是如血的恨意!

就在此时,六翼天使煞白的脸上突然笑了,笑得狰狞诡异。

“死神,你杀不了我......”她嘴角的笑沾染鲜血,显得如此诡异。

陈纵横脚步一顿,缓缓扭头扫视四周......

只见混乱的晚宴现场人群中…突然窜出数十名西装笔挺的外籍男子!

数十柄手枪瞬间锁定瞄准了陈纵横!

圣经组织的紧急支援杀手,赶到了现场!

“放下武器,举手投降!!”数十名杀手用一口中文叱喝威胁道!

“噗!”回答那名杀手的…是鬼泣划破的银芒!

鬼泣瞬间穿透了那名杀手的喉咙......

鲜血疯狂溅射。

那名杀手瞪大眼睛,不敢置信,而后他的身躯猛地栽倒在血泊中~!

“我陈纵横想杀之人,何人敢阻?”陈纵横声音冷漠如寒。

整个宴会厅现场,瞬间大乱!

大庭广众之下杀人!在场所有嘉宾们全乱了…!震惊、骇然、惊恐......

无尽的恐惧蔓延!

陈纵横眸光如恶魔现世,“你们…来的正好。圣经之人…正好一并给小婕陪葬。”

他步伐冷戾,再次朝着六翼天使缓缓走去......

“呯呯呯!”身后…数十名外籍杀手瞬间开枪扫射!

无数枪林弹雨疯狂朝着陈纵横席卷而去!!

陈纵横眸中杀戾闪过!

铮!

鬼泣出!

铛铛铛......!

面前无数子弹火舌瞬间被鬼泣抵挡,劈落在地!

数十柄沙漠之鹰手枪…几百颗子弹轰袭之下,他竟然…完好无损?!!

这一刻,在场所有人…面色一片震愕呆滞!!这一幕,简直超乎了他们的心脏承受能力!这,真的不是幻觉吗?!!

那数十名外籍杀手更是震惊骇然!!

这…就是死神之威?!!

华夏死神的真正实力?!

热武器枪械…都伤不了他??!

不远处,这场宴会的主人…秋伊人俏脸煞白,不敢置信的望着这一幕枪战......她的心脏几乎失去跳动能力了…面前这一幕,让她根本无法置信!一个人类,怎可能…徒手挡住那么多子弹??!

就在此时…六翼天使强忍着剧痛,突然猛地一个翻滚…急速冲到秋伊人的那群保镖面前,长发暗器一甩,瞬间将秋伊人身前的那群保镖袭杀…!

秋伊人面色煞白…根本来不及倒退躲避......一片锋利的玻璃已经抵在了她的雪白脖颈上!

六翼天使挟持了秋伊人做人质!

“死神,你敢再上前一步试试?!”六翼天使手持玻璃片,狠狠抵住人质秋伊人的脖子,威胁道!

“你若敢上前,我便杀了这个女人!”六翼天使声音狰狞,森寒威胁,“我知道你为谁效力…若是这个人质因你而死,你该如何向组织解释?”

现场气氛,诡异狰狞到极点。

陈纵横面色冷漠如寒,他根本没有理会六翼天使的威胁,手持鬼泣,一步一步走上前来。

六翼天使挟持着秋伊人…随着陈纵横上前一步,她手中的玻璃便刺入秋伊人脖颈一毫......

鲜血已经顺着秋伊人的脖颈缓缓溢出......玻璃片入肤一厘,眼看着就要刺穿秋伊人的脖子。

可陈纵横面不改色…继续踏步而来。

他似乎,根本就不在乎面前这个人质女子的死活。

六翼天使面色凝厉,挟持着秋伊人往后倒退。

“你敢动六翼天使一下,整个暗黑世界将对你展开无休止追杀…!”四周,那群杀手面色狰狞凶戾,怒威胁道!!

“噗!”鬼泣化成银芒,瞬间贯穿了那名开口威胁的杀手头颅。

杀手的尸体狠狠栽倒在地,鲜血溢出。

鬼泣在半空飞旋过一个弧度,回到了陈纵横的手中。

“我陈纵横想杀之人,无人可阻。”他的声音平静漠然,却带着弥天恐怖的杀戾!

这世间,何人能阻死神?

“死神!你今日敢杀我,我保证,三天内…整个黑暗世界和国际雇佣兵…将掘地三尺把你挖出来,让你偿命!”六翼天使手持玻璃片,狠狠抵在秋伊人脖颈上,狰狞威胁道!

“哦,是么?翘首以待。”陈纵横声音森寒如魔,他右手突然猛地一扬…鬼泣军刃急速射出!

“噗......!”鬼泣化成一道银芒,狠狠穿透了六翼天使的眉心头颅!

鬼泣从她的头颅脑后贯穿而出,飞溅起一阵鲜血…划过一个弧度,回到了陈纵横手中。

六翼天使手中的玻璃片摔落在地…她的眉心中央,一道细微的血痕渐渐浮现…

头颅穿透,百死无生!

六翼天使美眸瞪大,带着不敢置信......

呯!她的尸体缓缓栽倒在地!

这尊叱咤国际世界的圣经天使杀手——六翼天使,陨落至此!


第五章

整个宴会厅现场,一片死寂!

所有人都被面前这一幕吓得不敢呼吸…当众杀人,这是当众杀人啊!!

这一幕,太过震骇!!太过恐怖!!

秋伊人呆滞在原地,娇躯轻颤着…大脑一片空白。

“呯呯呯…!”那数十名圣经杀手面色暴怒狰狞,手枪对着陈纵横疯狂凶戾扫射!!

六翼天使被杀…!他们圣经有史以来最优秀的王牌之一,竟然命陨至华夏?!这,简直是当众狠狠斩下圣经的一臂!!

无数火舌铺天盖地而来!

陈纵横身躯急速瞬移,在万千火舌中躲闪…!火舌竟无法触碰其分毫!!

“你等蝼蚁,亦敢作乱华夏?!”他瞳孔一凝…手持鬼泣,银芒爆闪!!

“噗…噗…噗......!”

无尽兵刃割破肌肤的声音回荡在空气中,鲜血弥漫!

瞬息间,陈纵横停下了身子,右手的鬼泣银刃上…一滴腥血落下。

那数十名圣经杀手瞪大眼睛捂着脖子,身躯呆滞在原地......他们的脖颈上,一丝丝腥血正在溢出…

陈纵横眸光淡淡扫视过这群外籍杀手,森冷漠然道,“西方世界…所有组织听着…我死神,回来了。”

呯呯呯......

那数十名圣经杀手的尸体接二连三的栽倒在地......

眨眼一息间,数十名圣经顶尖杀手团灭。

死神,归来!

遍地杀手尸体中…隐蔽的随身监视探头闪烁,将此时此刻的画面…传递至数万公里之外的西方......

整个宴会厅内,腥血弥漫,尸横遍地。

一群圣经杀手的尸体栽倒在地......今夜,注定不眠夜。

陈纵横收回了鬼泣军刃,他随手取来一块餐布,缓缓擦拭掉双手沾染的血渍。

此时的他,优雅的就像一个刚享用完西餐的绅士。若不是亲眼所见,在场所有嘉宾们恐怕根本难以相信…面前这个淡然绅士的男子,就是亲手屠杀十几条外籍人性命的刽子手!

然后,他端起桌上的一瓶红酒,淡然的为自己斟上一杯酒,第一杯…敬故人。

红酒缓缓倒在地上,他的面色平静,眼中闪过一丝复杂追忆,“小婕,这一杯…敬你。这是我为你斩杀的第一百零七名天使。”

第二杯,敬自己。

他一口饮尽杯中红酒…苦涩酸楚在味蕾间回荡。

整个宴会厅内,一片寂静。所有嘉宾都惊慌失措的呆在原地,谁都不敢挪动半步,谁都不敢开口一句。

第三杯,他将酒杯高举向北面方向,然后…狠狠将酒杯摔落。

敬苍天!

河山破碎,陈门血仇!

他的杀戮,并未结束。刀未斩尽仇敌尸,剑未饮尽万恶血!

这一切…仅刚刚开始!

京城帝都,华夏北方!那盘踞龙虎的紫禁之城,注定…要与之一战!

自从他出狱的那一刻起,便已没有了回头之路!

缓缓跨过满地的尸体,陈纵横面色漠然…朝着宴会厅外走去。

整个现场,无一人敢阻拦。

呆滞在原地的秋伊人终于恢复了神智,她俏脸复杂失措,疾步来到了陈纵横面前。

“多谢…救命之恩!”秋伊人恭敬的欠身,给陈纵横行礼。

方才被劫持为人质的那一瞬间,她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所幸,最终她被面前这个男子所救。

陈纵横目光漠然的扫了她一眼,然后与她擦肩而过…离开了宴会厅。

只留下秋伊人俏脸错愕复杂,呆滞在原地......

几秒种后,秋伊人才反应过来,她带着自己那群私人保镖,紧急朝着陈纵横离开的方向跟了上去。

......

太平洋以西,某神秘原始丛林内,驻扎着一个神秘的基地!

这里,便是可怕的‘圣经’组织总部。

此时,整个圣经组织彻底震动!

六翼天使,圣经最顶尖的王牌天使之一!耗费无数资源心血栽培出来的绝密杀手…竟然,陨落了?!陨落在华夏大陆?!!

这,简直是对圣经组织的一击沉重巨大打击!!

而更让整个圣经组织巨震的是......那段从万里之外传来的监控画面!

画面中,那个熟悉森然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死神…回来了!

圣经总部教堂内。

一名绝美的亚裔女子双手负背,凝重的站在落地窗前。她的眸中,闪烁着无尽戾气!

她是‘圣经’中最顶尖的存在,至高无上的——炽天使!

沉默许久,炽天使转身…缓缓掏出了一只军绿色的加密专线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调动王牌组,继续潜入华夏,完成六翼天使未完成的任务。”

“另,发布红色通缉令,全亚洲范围…追杀死神!”

......

太平洋南岸,美利坚全球军事基地。

一名魁梧的中年男子站在基地瞭望台前,他身着一身迷彩作战服,左边肩膀上…别着一块四星军衔的肩章!

四星中将!

这,是一尊西方世界的四星将军!

他拿着一副望远镜,对着东方的天际瞭望了很久......

许久,他才放下了望远镜。

他伸出右手,搭在自己的左臂上…缓缓抚摸着自己的左臂。

若是有人在场,恐会被震惊!因为…他的整条左臂…竟然是由金属制成的!

他,是一名失去左臂的将军!而今,金属手臂代替了他原来的左手。

“死神,你终于出现了......”中年男子瞳孔森冷可怕,声音透着无尽血戮,“一臂之仇,我会用你的血…以及整个华夏的滔天代价,来偿还!”

......

深夜,沪海。

黑色玛莎拉蒂轿车缓缓停在了旅馆门前。

陈纵横点燃了一根雪茄,缓缓跨出了轿车。

斩杀六翼天使,屠戮圣经组王牌…任务结束。他将回京都复命。

就在此时,漆黑街道远处,三辆奔驰轿车缓缓驶来。

这三辆奔驰车,从陈纵横离开酒店的那一刻…便一路跟随着。

陈纵横点燃了一根雪茄,没有理会身后的三辆奔驰车…平静漠然的走进了旅馆。

“等一下。”突然,一道轻柔复杂的女声从身后传来。

一袭银色礼服的秋伊人跨出奔驰车,步伐急促微乱的走到了陈纵横面前。

“先生,救命之恩无以为报......”秋伊人话还未说完,就被面前的男人打断了。

“我不是救你,我是正巧要杀她。你无需自作多情。”陈纵横声音冷漠,转身朝着宾馆楼上走去。

秋伊人俏脸泛白,呆滞了片刻,她咬着贝齿…又紧跟了上去。

“先生,我有一请求!”秋伊人疾步上前,拦在了陈纵横面前。她俏脸带着楚楚的恳求之色。

陈纵横抬起头,目光漠然的盯着她。

“先生,我想请您…担任我集团的安保总监!”秋伊人紧咬贝齿,凝重的恳求道!

她方才亲眼见到了陈纵横的恐怖身手......这等身手的人物,让她内心生出了强烈的招揽之意。

如今,她的处境岌岌可危,几乎全世界的势力都在虎视眈眈盯着自己…她急需要一个强悍身手的人物来保护自己的安全。

而此时,眼前这尊神秘的男人,正是她所需要的强者!

秋伊人是商界精英…更是谋士,遇到一个强悍恐怖的人物,她不想就此错过,她试图招揽。

陈纵横目光冷冷扫了她一眼,“勇气可嘉…趁着我还不想杀人之前,给你一个离开的机会。”

面前这个女人是无知到了何种地步?竟敢让全世界都闻风丧胆的‘死神’为其做安保?简直

痴心妄想,胆大包天!

秋伊人贝齿紧咬红唇,不想就此放弃,“您想要什么待遇?只要您提,我一定满足。”

她不想放弃这个神秘强者,秋伊人求贤若渴,急需一个恐怖身手的强者招揽在身旁,她不在乎对方的身份是善是恶,此时的她唯一需要的…是保全自己的安全。

陈纵横嘴角扬起一抹森冷嘲讽的弧度......待遇?

全世界,谁人敢雇佣死神?又有哪个组织…能支付的起他死神的佣金?

三年前,迪拜皇室愿支付十亿美金的天价…恳求死神出一次手。

结果,被陈纵横冷漠无情的回绝。

死神之名,岂是区区金钱便能雇佣?

更何况,陈纵横根本不在乎钱。他的华夏秘密银行账户中,储存着一笔恐怖到难以想象的金额。

“我想要的,你付不起。”陈纵横声音森冷,眸光扫了秋伊人一眼。

秋伊人的心脏猛地一颤…这一瞬,她仿佛看到了死亡的气息!

陈纵横面色漠然,从她面前擦肩而过。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代号修罗》<<<<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