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毒女配洗白日常免费阅读最新章节目录(冯韫,黎苏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恶毒女配洗白日常

作者:暮色流光

主角:冯韫,黎苏

类型:言情小说

简介:冯韫一朝穿进一本书里,成了人人喊打,既废渣,又恶毒,还妖艳做作的反派女配.根据剧情,女配会不断作死,兢兢业业为女主添砖加瓦后,凄惨落幕.穿书第一天.作死的原主正绑了书中绝美男主,准备酱酱酿酿.吓得冯韫连滚带爬的把人放了,只求苟住一命不领盒饭.可没想到天道剧情要作妖,非要给她走剧情,不走就是一顿雷电伺候.于是,她含泪顶着雷霆,硬是把自己给洗白了.一不小心,从恶毒女配直接洗成了初恋白月光......最后连...
恶毒女配洗白日常免费阅读最新章节目录(冯韫,黎苏全文免费阅读)

《恶毒女配洗白日常》在线试读

第一章

冯韫理清脑海中的记忆,满脸震惊。

她,竟然穿进了一本热门小说里,成了书中的天字一号恶毒女配!

也就是韵华郡主——慕容韫。

和她除了名字相同外,天差地别的古代白权富美。

书中的南褚国韵华郡主,容色娇艳,出身高贵,本该顺风顺水成为人生赢家,却偏偏要走妖艳做作的路子,把自己搞得十恶不赦,人人喊打,既废渣,又恶毒,简直就是终极作死人物的最佳典范。

重点是,下场凄惨的很......

就在冯韫,哦,现在是慕容韫了,当她还在懵逼状态之中,贴身侍女小翠轻手轻脚的进门,低头朝着慕容韫行礼提醒道:

“郡主,是时候了,人已经给您准备好了。”

人?准备?

慕容韫大脑快速运转,面色从呆滞到绝望。

终于想起,这个作死的原主就在今天,因为馋热门男主的美色,把人给绑了......

此时恐怕已经被灌了药,丢在这座琉京最大的青,楼,雀阁七层顶楼之上!

而这也是书中,女主和男主相遇的场景。

根据剧情,身为丞相流落在外的私生女,百里霜雪为了赚钱,到这雀阁里贩卖美容养颜的丹药。

结果误入顶楼,发现了中药的男主——寄养在将军府的永安王世子黎苏。

于是拥有女主光环的百里霜雪顺理成章的救了黎苏。

在这个强大俊美又厌世偏执的绝世美男子心里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而她,就是那个当了男女主相遇的鹊桥......

之后又为他们的再遇兢兢业业添砖加瓦,所有的作死都致力于让女主更美,更强,更有钱......

最后功成名就,带着广大读者臭鸡蛋烂菜叶凄惨死在这座雀阁顶楼的亡国倒霉蛋郡主!

“郡......郡主?!!何人竟敢伤害郡主?!”

忠心耿耿的侍女小翠许久没听到回音,满脸疑惑抬头一看。

自家高贵美艳的郡主居然满脸鲜血,脑门还上破了个大口,正泊泊留着鲜血。

瞬间小翠就又惊又惧,没想到居然有人能在鸾卫的重重保护之下,还能混进来伤害郡主?

而一向气势逼人的郡主此时也是目光呆滞,一副受了巨大打击的模样。

“郡主别慌,小翠这就给你宣太医诊治!”

小翠说着,掏出帕子就要给慕容韫捂伤口。

后者被她一触碰,整个人像是弹簧一样冲了出去,速度之快,小翠只能看到一个残影......

慌是不可能不慌的,慕容韫左手颤抖的摁住同样颤抖的右手。

一阵风似的冲上了足有七层的雀阁楼顶。

楼顶上只有一间宽敞华丽,能一揽琉京美景的豪华单间,同时也是原主日后的埋骨之地。

慕容韫双腿发软,额角冷汗混着鲜血,美艳无双的面上脸色苍白。

再三做好心理准备之后,终于下定决心一把拉开雕花镶玉的推拉门......

在日暮的绚丽霞光之中,四面的轩窗大开,白色的纱幔伴着流苏被风缓缓吹动。

暖色的木质地板上,一个白衣散乱的绝世美男正微微蜷着身体,听到声响,仰头望了过来。

那对令天地失色的晶莹的灰蓝色眼眸,一眼就对上了慕容韫尤带着惊慌的双眼。

黎苏作为被读者投票登上男主高位的角色,光是容貌仪态,就艳压了书中众多美男子。

容美似淡月,眉目胜远山,玉肤泛光,美如神明......

而其容貌的最美之处,莫过于这双不似凡人的眼瞳了。

“.....是你?”

黎苏压抑着颤抖的沙哑声线中结着寒冰,灰蓝色的眼眸中杀意一闪而过。

他的情况不太好,甚至是前所未有的狼狈。

不止脖颈间露出的肌肤都泛着微红,一张绝世容颜上更是浮着异样的薄红,长眉微蹙,眼尾泛红。

这是被灌了烈性春,药之后的生理反应。

这一幕是说不出的活色生香,慕容韫一时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可那双绝无仅有的灰蓝瞳孔中蕴含着的冰冷嘲意,瞬间让慕容韫的脑袋瓜子清醒了过来。

不期然的,慕容韫脑子里滑过书中原主的结局——

黎苏面色冰冷,晶莹的灰蓝色眼眸中像是结着亘古寒冰。

修长的玉指接过身后之人递过的玉碗,极冷极淡漠的声线响起:

“大都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

“郡主最爱惜自己这幅皮囊,今日,就让本王感谢一下昔日照拂了。”

“这碗琉璃脆,服下之后,可让郡主姿容更胜一筹。”

“只一缺点,被人触摸,仿若刀割......”说话间,黎苏拂袖蹲下。

纡尊降贵的亲手将这碗毒药灌入早已被挑断手脚筋,满脸恐惧的原主口中......

至此之后。

慕容韫就会被囚于这七层雀阁之上,被人肆意玩弄凌,辱。

一如她两年前想要对黎苏做的事一样。

只是,百倍奉还而已。

想到这里,慕容韫打了一个寒颤,无论如何,她也要改变这个可怕的结局!

黎苏看着莫名陷入回忆的慕容韫,眼中隐约浮现出杀意。

若不是他刚刚晋升八阶,境界不稳,怎么会被人暗算。

他咬着牙齿对抗着体内汹涌的药力,缩在袖中的玉指缠绕着晶莹透明的丝线。

只待这个女人一有异动,他就要她当场毙命!


第二章

“黎......黎苏,我可算找着你了。”

慕容韫吨吨吨在黎苏几乎杀人的目光下跑了上去,膝盖一软利落的滑跪了过去。

正想要伸手触碰又担心日后黎苏把她手砍了,只得颤颤巍巍在袖子里摸索着道:

“我听闻你失踪了,可是担心坏了。”

“还好,还好我及时找到你了。

慕容韫满脸担忧,说到这里,还很有心机的侧头给黎苏展示了脑门上的新鲜伤口。

其实这伤之前原主不小心滑倒撞到花盆的伤口,希望黎苏能看在她身残志坚还要救他的份上,千万别为难她这个宝宝了。

或许也是因为这个意外,同样不小心撞到脑门的她才会穿越过来。

想着这个猜测,慕容韫终于从宽大的袖子中摸索出了一个小玉瓶。

同时,嘴上继续给予对方爱的关怀,想借此刷波好感度。

“是哪个不要命的,居然敢把你绑到这个腌臜的地方,还给你下毒,简直该死!”

小玉瓶中,装的是可解百毒的昂贵丹药,六品玉解丹,用来解一个小小的春,药,简直是大材小用。

但,这样才能体现出她的诚意不是,反正原主除了作死,有钱的很。

黎苏垂眼看着慕容韫不自觉颤抖的手指,又看了看那个被主人不慎染上鲜血的玉瓶子。

黎苏缄默的看着面前的人自编自导自演。

心下冷笑,要不是之前给他灌药的人嘴里说,要他安分点等郡主宠幸,他或许就信了这鬼话。

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

不管慕容韫打了什么主意改变了心思,现在都不是撕破脸的时机。

只是,慕容韫会这么好心?

“郡主确定,这是解玉丹么?”

面对黎苏带着怀疑的目光,慕容韫瞬间了然,直接倒出一颗药试吃给他看。

“这药绝对没问题!”

见此,黎苏才接过那瓶丹药服下,原本他身上也带了不少丹药,可都被搜走了......

药一入喉,体内的春,药瞬间被消融干净,黎苏脸上的热意逐渐消退。

其实,即便今天慕容韫主意不改,强行为之,拥有八阶灵修实力的黎苏也绝对不会给她好果子吃。

她该庆幸自己改变了想法。

慕容韫见黎苏默不作声吞了药,心下暗自松了口气。

这算是改命成功?居然这么简单?

没这个引子,日后黎苏就没有理由给她灌毒药了吧?

可怜的慕容韫完全不知,这雀阁想要献殷勤的人早就把她出卖了。

此时还沉浸在轻易改变剧情的快乐之中。

“想不到这琉京中,竟然有不怕死觊觎你美貌的恶徒!”

“不如让我派人送你回府?”

黎苏看着厚着脸皮,不怕死觊觎他美貌的恶徒,正满脸鲜血。

丝毫不见往日的尊贵体面,一副热心肠的模样,着实......虚假。

“多谢郡主美意,倒是不必了,黎苏可自行离去。”

被黎苏拒绝,慕容韫也不难受,甚至在意料之中。

心下还松了口气,人是美的,就是要命,赶忙殷勤嘱咐道:

“那你一路小心......”

还没等慕容韫说完,黎苏理好衣袍,转身从这足有七层的落地轩窗处一跃而下。

白袍飘飘,仿佛仙人乘风而去。

对了,这位可是书中前期隐藏的战斗力天花板,还拥有异变稀有的光属性灵力。

就是个天选之人,只是对外一直都在扮猪吃老虎,装成天赋不佳的废物模样。

看来今天这事对他还是有点刺激,居然没在她面前隐藏实力。

此时,按照书中时间,意外闯入顶楼的女主一把推开移门,闪亮登场。

不过此地已经没有了绝世美男子,而是换成了一个满脸鲜血的倒霉女配。

看来男主走了,剧情还是在走啊。

慕容韫无力的靠着轩窗边的护栏,看着一身男装不掩清丽绝色的女主,百里霜雪。

现代穿越女主,自带金手指玛丽苏等等属性,家学渊博,一身医术和炼丹术出神入化。

而按照剧情,百里霜雪这时才穿越不久。

正从郊外村庄脱贫,种植了灵草练了丹药,前来琉京售卖赚取第一桶金。

“......你可还好?”

百里霜雪被慕容韫的狼狈模样吓的一跳,嘴里吐出和书中一样的询问,只是换了个人。

“没事没事,我只是路过,这就走了。”

慕容韫摸摸额头还在流血的伤口,小事小事。

起码把作死的剧情给砍了,一切都在可控范围之内。

就是不知道被自己破坏的男女主剧情之后会怎么样?

百里霜雪眼看着着面前穿着不菲的女子,正满脸鲜血的被关在这顶楼之上。

心里一下就有了不好的联想,拥有二十一世纪女性人格的她无法坐视不管,当即拿出了自己炼制的伤药,朝着慕容韫走去。

“在下这有自己做的伤药,药效极好,用后绝对不留疤痕。“

“若是姑娘愿意,让在下给你治伤可好?”

百里霜雪的伤药?

慕容韫当即点头,百里霜雪的金手指之一,就是古医药传承人啊。

在这个贵族修灵的玄幻世界中,拥有极品木灵根的她,后期可是真正的神级炼丹师!

看着眼前受伤女子乖巧点头。

百里霜雪已经把她脑补成了雀阁里的风尘女子,可能刚刚受到某个恩客的残酷对待,当下心生怜悯。

等包扎好了伤口,慕容韫又想着,这受了女主的帮助,不还的话,日后不得付出代价。

想到这个可能,慕容韫谨慎的把身上的钱袋掏了出来,递给对方。

“多谢公子为我医治,这是酬劳。”

“姑娘客气了,只是些许药粉,不值什么的。”

百里霜雪推脱道,脸上温暖一笑,衬的本就出色的容色更添几分。

看得慕容韫一愣,若她真是这里备受苛待的风尘之人,怕是要被这男扮女装的女主收割芳心了。

真是可怕的魅力光环,不过,对她无效。

“你就收下吧,我也安心些。”

慕容韫说着,手上直接把钱袋塞给对方。现在欠了小恩小惠,鬼知道以后会怎么样呢。

百里霜雪手上被强行塞了一钱袋,沉重的份量让她一愣。

再抬头,眼前的女子早就走了出去,背影颇有几分潇洒。

待打开钱袋一看,居然是满满做工精巧的金叶子,价值不菲。

再一联想到女子穿着发饰,倒是她看走眼了。

哪里是什么风尘女子,分明是地位不低的贵族女子。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青,楼之中。

慕容韫头上蒙着白布,被急匆匆前来寻她的侍女小翠带着回府。

只是,才踏出了这雀阁的豪华镶金的大门,不知何时变得昏暗的天色,风云骤聚,山雨欲来。

隐隐闷雷响起,紫光雷霆游龙般闪现,平地大风忽起。

轰隆——


第三章

一声巨响,在小翠的惊呼声中,雀楼之上,精巧的飞檐被一道紫雷劈落!

天色顷刻间转暗,这等异像自然是吸引了路人的注意。

“幸好我们走的早,要是郡主还在楼上,被误伤可怎么办。”

小翠正伺候着慕容韫上马车回府,见此不脸上露出庆幸之色。

“是啊,是啊。”

慕容韫捂着被刚刚雷声吓到的小心脏也是后怕极了。

这难道就是修习灵气的书中玄幻世界吗?连闪电都这么随心所欲。

又看有好事的人群逐渐聚集围观,见此,慕容韫想着自己现在的模样,赶紧利索的上车吩咐车夫回府。

原主住的公主府,简直是奢华非凡,九曲回廊,十步一景。

贴心的小翠一入府就吩咐了人去请了府上灵医。

所谓灵医,是这个修灵世界的特产,用灵力来给人治病,类似于游戏中的奶妈。

慕容韫满脸好奇看着这个灵医。

对方只是手一挥,淡淡绿色灵光落在她的额角,伤口就快速愈合了。

不多时,就结了痂。

慕容韫拿着镜子仔细端详伤口,又见灵医小心翼翼的给她涂抹上膏药,不禁心下感慨。

不愧是玄幻世界,简直刷新了在社会主义社会长大的她的认知。

小翠熟练的打赏灵医,又看了看天色,恭敬的朝着慕容韫询问:

“郡主,如今已是暮食,是否传膳?”

传膳?原主体内记忆快速播放,山珍海味一通诱.惑,让慕容韫狠狠的咽了咽口水。

“传!马不停蹄的传!”

之后慕容韫就体验了一把什么叫一顿近百个菜的奢华。

长长的餐桌上,一溜的菜肴该死的迷人。

为了防止自己的吃相难看,慕容韫十分矜持的把小翠挥退。

后者放下手中的锦盒后恭敬的守门去了。

之前在现代看那些宫廷剧,慕容韫就在电视剧前羡慕坏了,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体会一把。

慕容韫一顿大快朵颐,美美的啜了口鲜美的菌菇鸭汤。

有一说一,作为女主成功路上最大的绊脚石,原主的硬性条件不要太好。

虽然母亲死的早,但是皇帝舅舅疼她啊。

甚至比自己的孩子还要看重疼爱,别看原主只是个郡主,但是就这南褚来说,公主都没有她风光的。

只是,可能因为皇帝的宠爱太多,这颗苗子直接长歪了。

在琉京,是出了名的刁蛮任性,连路人长得太丑影响她心情,原主都要让人拖下去揍一顿。

生性更是奢靡,食不厌精,脍不厌细,价值百金的衣裙更是只穿一次。

就这,皇帝舅舅知道后,反而认为女孩就要娇养,干脆时不时的给她些稀罕的赏赐。

这不,刚刚又给她送了盒什么晶,说是修灵用。

想到这里,她拿起那只锦盒,打开一看。

五颗漂亮的绿色水晶散发着玄幻的绿色,空气中瞬间溢满草木清香。

这是,契合原主属性的木灵晶?

作为恶毒女配,原主也是万里挑一的修灵体质。

不过,寒碜了点,8岁觉醒天赋后,至今二十高龄,还只是个二阶的灵修。

就这,还是各种修灵材料堆的......而穿越的女主,这时候已经是四阶灵修了。

啧,果然还是不能比较,慕容韫摇摇头,拿起一颗晶石放在灯光下研究。

突然,一种空前的渴望出现。

好像,这玩意有点诱人是怎么回事。

像是被什么东西操控,等到慕容韫回过神来,自己居然把眼前的五颗晶石都吞了!

这可是外力吸收的玩意,她不会得结石吧?

慕容韫一顿胡思乱想,正抠着喉咙准备来个催吐。

眉间猛的一阵刺痛,随后一种莫名的舒爽感袭来。

一团绿色的从她眉心剥离,浓郁的木灵力光点在上面不断跳动。

“啵”的一声之后,慕容韫眼睁睁看着光团裂开。

里面是两片绿莹莹的叶子幼苗,在她的目光下,两片椭圆的叶片还扭捏了一下。

之后十分羞涩的合拢了......

神特么羞涩!

慕容韫脸色一囧,开口问这幼苗:“你是个什么鬼?”

幼苗,幼苗当然是不会说话,只是又扭了一下。

抱歉,看不懂。

慕容韫好奇是伸出一根手指轻轻触碰了一下,一段信息随着动作浮现在脑中。

月之蔷薇(幼苗)

传说中沾染精灵女王鲜血的神秘植物——

白色蔷薇盛开之始,月下杀戮终将止戈。

技能一:???未解锁

技能二:???未解锁

技能三:???未解锁

技能四:???未解锁

这是?!!!

她穿书前玩的一个名叫《植物图鉴》里的顶级植物。

为了这株植物,她爆肝刷了一个星期的森林副本!

结果还没有培养就挂了,没想到居然跟她来了这本书里。

慕容韫一脸奇幻的看着这株幼苗。

算了,穿书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都发生了,她还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看来,之前她会吞了那个木灵晶多半也是因为它了。

而且,自从幼苗出现,她体内少的可怜的灵力也增加了,从原主十年不变的二阶升到了三阶。

这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

慕容韫有心找些木灵晶培养一下苗子。

可惜,这东西是稀罕物品,就算了富贵如原主,也没有存货。

只得把幼苗收回体内,又吩咐小翠悬赏收购木灵晶。

反正原主什么也没有,就是有权有钱的。

如果运气不好两年之后还是要她领盒饭的话,还不如现在就把家败了,壮大一下自己,到时候还能挣扎一下。

如此,慕容韫在公主府享受了几天万恶的有钱人生活。

直到,一个身着黑色劲装,身形高瘦的男子半跪在脚下。

她才反应过来,这是原主的作恶的硬件条件之一。

长公主给她留下的一支鸾卫,在书中剧情里专门给她做些偷鸡摸狗的事。

脸上带着精巧鸾鸟面具的鸾卫低头正低头汇报:

“郡主,先前抓捕黎世子,长公主留在将军府的眼线都被处理了。”

“是否重新安插?”


第四章

抓捕?安插?

她可还要命,当下慕容韫直接果断摇头:“不用了,以后这事可千万不要提了。”

“......是。”

鸾卫领命,起身就要离开,行动间一滴粘稠的黑血落下。

“等等,你受伤了?”

慕容韫见此连忙叫住鸾卫,让一边的小翠取出疗伤丹药赐给对方。

她可是有良心的好老板。

小翠给她普及:“鸾一是鸾卫中的最强者,不过之前为了抓黎世子,一人拖住了将军府的全部暗卫,不免受些伤。”

这事原主的记忆里也有,这个鸾一在她十二岁时候就被指派保护她了。

不过她暗中的护卫极多,之前并没有注意到对方。

“以后...不会让你们做这些危险的事情了。”

慕容韫想到原主为了抓黎苏,折了不少鸾卫和眼线,不禁有些唏嘘,只得摆出一副浪子回头的姿态。

鸾一接过丹药,恭敬的行礼后隐到了暗处。

行动间完全看不出受伤的痕迹。

“郡主,后日就是流火宴了,郡主可要布置一二?”

小翠满脸带着期待,一副要搞事的模样。

来了来了,慕容韫警铃大作,流火宴是书中极其重要的剧情。

在这剧情里,原主作为恶毒女配会错手把自家怀孕的长嫂推倒。

直接导致对方流产不说,还险些一尸两命。

还是将军府贴了告示求医,找到了女主才保住了性命。

然后女主顺理成章得到了将军府的恩情,最后被将军府那几位未来大佬一路护航,青云直上。

而原主,身为大将军的二女儿,谋害长嫂,彻底和府内的同父异母的兄弟们离心......

“郡主,那流火宴此次被安平郡主接手,那小蹄子一向和你不对头。”

“最近她还在暗处散播谣言,竟然说前几日雀楼屋檐被雷劈,是因为郡主你作孽太多,遭了报应!简直可恶!”

小翠满脸不忿的说着,一脸要那个安平郡主好看的模样。

慕容韫摇摇头拒绝这个作死的建议。

搞事情是不敢搞事情的,如果说原主是书里恶毒女配扛把子,那安平就是二把手了。

炮灰何苦为难炮灰?

在小翠的满脸跃跃欲试中,她大手一挥吩咐道:

“布置是不布置了,你立刻去找丹师练些最好最贵的保胎丸,本郡主要送给长嫂安胎。”

小翠一脸迷茫,完全没想到郡主会心血来潮,要送保胎丸给那个一直不待见,甚至偶尔心情不好还要欺辱的长嫂。

可她作为郡主身边最忠诚的侍女,郡主的一切命令她都只需要服从,自然也不会有异议。

到了流火宴那日,慕容韫打扮一新,把原主的尊贵美艳凸显的淋漓尽致,简直就是人间最贵的那朵牡丹花。

出门前,还不忘记亲手把那价值万金的保胎丸放进随身荷包里。

流火宴设在安平郡主的府邸。

其实就是个因为夏天天气太热,贵女们举办的茶话会。

大家一起呆在水榭里乘凉,再聊天唠嗑,炫耀一下地位,美貌,修为,夫婿什么的。

要不是剧情在这,她还真懒的来。

等保住了长嫂的肚子,再和将军府里那几位兄弟拉拉关系什么的。

毕竟要是剧情不变,长兄就是未来权臣,二弟是护国将军,三弟是全国首富啊。

更不要说那个黎苏,可是要造反当皇帝的!这要是处不好关系,分分钟走回原剧情,惨死雀楼!

“快快,加快马车速度,本郡主要第一个到!”

想到这些,慕容韫坐不住了,嘴上督促马夫加快速度,满脸的迫不及待。

此时,流火宴上,早有几名贵女相携而至。

“呦,这不是李姜吗?你挺着个大肚子也来了啊?”

一号贵女阴阳怪气的朝着席下末端的一个少妇讽刺道。

少妇也就是将军府大公子华扶之妻。已经怀胎七月,正是大腹便便,行动迟缓之时。

李姜本也不想来,可安平郡主指名要她过来。

如今将军府地位尴尬,她也不想因为这个得罪人。

“安平郡主相约,我自然要来的。”

李姜维持着得体的笑意在身边人的服侍之下小心坐下。

此时时间还早,席间人并不多。

是以那几位自持身份的贵女,就肆无忌惮起来。

“不过是个落魄世族的女儿,如果不是有些修灵天赋,怎么配嫁给华大公子。”

有贵女酸溜溜说着,眼中满是对李姜的不屑。

“你也别气,如今将军府也不值什么了。”

“也不是气,只是,和这种身份的人同处一地,实在堕了身份。”

酸溜溜的贵女别开头,因为妒忌不甘,手下不慎将案几上的一盘桂圆挥落。

圆溜溜的桂圆洒了一地,这本也不是大事。奈何那贵女偏偏指着地上的桂圆对着李姜命令道:

“李姜,不若你帮我把这些桂圆拾起?”

竟然出口要这行动不便的李姜屈身捡这几十个桂圆。

要说这贵女原本是爱慕华扶的,可不曾想这位将军府大公子,转头居然娶了她一直看不上的李姜。

是以一有机会,就会对她极尽刁难。

李姜看着对方趾高气扬的模样,咬咬下唇。

还是跪坐着身体,小心翼翼的捡起地上的桂圆。

慕容韫急匆匆进来,看到的就是这幅场景。

美艳的脸上顿时染上惊色,这长嫂万一要是流产了,她可怎么活啊!连忙伸手高喊:

“住手!”

高喊间又三步并两步,走到李姜边上蹲下。一把把李姜手上的盘子丢开满脸怒火的质问:

“谁让你捡的?”

“是我!”

酸溜溜贵女连忙邀功般一口应下。

总所周知,韶华郡主慕容韫不喜将军府那几个同父异母的兄弟。

当然也极其厌恶长嫂李姜,从不对她假以辞色。

甚至有人欺负李姜,韶华郡主还会抬举一二。

她期待地望着慕容韫。

真是撞了大运,没想到刚好被韶华郡主看到。

郡主问是谁做的,肯定是要赏功劳奖励她。

有了韶华郡主这个大靠山,她往后的日子,可不得像螃蟹一样横着走!

想到这里,她整个人都激动了起来!


第五章

没想到,今时今日的慕容韫,不会按照任何人的套路出牌。

她脸色严肃,大呵:

“给你脸了?敢让本郡主的长嫂给你捡桂圆?”

“本郡主的长嫂,身怀六甲,最是要紧之时,你不帮衬也就罢了,如此行事,是何居心!”

酸溜溜贵女被慕容韫一番质问,脸色煞白,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

就连之前看热闹的其他贵女,也纷纷在慕容蕴的威势下跪了一地。

慕容韫是什么身份?

那可是已故长公主的爱女,哪怕她再任性刁蛮甚至狠毒,陛下仍旧疼爱她胜过自己的公主,在琉京,谁敢和她别苗头找死?

她们谁也惹不起。

酸溜溜贵女完全没想到这韶华郡主居然改了性子,竟然维护起自己嫂子来。

难道母凭子贵这招,在郡主这个女子身上也适用???

“回...回郡主,小女...小女只是想劳烦华夫人......捡个桂圆。”

酸溜溜贵女颤颤巍巍回答,哪里敢说她巴不得李姜摔倒流产才好呢。

“只是?劳烦?你自己没手?”

慕容韫气乐了,本就出色美艳的脸上带着三分凌厉。一时,整个人都极具攻击力。

不等那颤栗的贵女回话,慕容韫又继续道:

“既然连桂圆,都要本郡主的长嫂帮你捡,那想必你这双手也是不听话了。”

“来人,拖下去,惩戒三十手板!”

命令一出,慕容韫自带的侍女就要把这贵女拖出去惩戒。

慕容韫小心的扶起李姜。心想,要是不让众人知道她对长嫂的重视,有不开眼的又欺负她,流产的话可怎么办?

“慢——”

“这不是韵华吗,到我这耍起威风了?”

安平郡主带着一众赴宴的贵女,正好撞上了被拉出去的贵女。

酸溜溜贵女看见主人家来,也赶紧挣扎着求救。

“威风?本郡主不过小惩一下这个不开眼的人,怎么,你要多管闲事吗?”

慕容韫根本不虚,论权利地位,不好意思,她全场最佳。

“倒也不是,只是,到底是我邀请的客人,你这随便处置了,我可不好眼睁睁看着。”

安平郡主一向和慕容韫不和,当然不会甘心让她在自己家作威作福。

这要是传出去,她面子也挂不住!

“不想看,你就闭眼。”

慕容韫亲自给李姜倒了杯热茶,丝毫不把安平郡主的话放在眼里。

冷声吩咐:“既然安平不愿意让路,就在这打吧,五十手板。”

“你!”

安平郡主气急败坏,又确实压不住慕容韫。

此事她们占不得理,毕竟那不长眼的贵女先闹的事情。

一场宴会,就在被打贵女的痛呼中开场了。

慕容韫大发神威之后,除了她积极给李姜拿点心外,任凭安平郡主努力活跃气氛,整个流火宴都是安静如鸡。

气得安平郡主最后几乎是黑着脸摔盏宣布结束的。

“可算结束了,真是无聊。”

慕容韫伸了个懒腰,看着李姜在侍女的帮助下起身,连忙殷勤的伺候。

全然没了往日不可一世的骄纵。

“郡主,今日似乎格外不同。”

一直忐忑的李姜有些奇怪对方的性情变化,平日这位可不会这么好心的。

“额,只是突然想明白了许多,亲情可贵,从前是我不对,还请长嫂见谅。”

慕容韫脸上带着不好意思,朝着李姜一笑。

过分美艳的容颜因为这一笑顿时生动了起来,也亲切了起来。

“郡主现在这样,真好。”

李姜是个纯粹温柔的女子,或许是即将为人母的缘故,对于比自己年幼的慕容韫格外包容。

从前被对方奚落欺负,也没真正放在心上过。

“长嫂,将军府与公主府相邻,不如就坐我的马车回去吧?我那车多少舒服些。”

慕容韫笑着提议,她的马车是宫廷御制的鸾架,不止拉风,而且又宽敞又舒服。

连车轮也是经过特殊处理,十分防震,最适合孕妇了。

“嗯。”

李姜笑着应下,暗想这韵华竟然不像以往骄纵。

原来的她,都是一脸傲慢,一口一个本郡主,处处都要彰显自己的皇族身份。

而现在,她能感受到慕容韫诚挚友好的真心。

因此,李姜也放下了戒备,一路上和慕容韫说说笑笑。

她是个十分细致温柔的人,哪怕是聊些家常,居然也让慕容韫放松不少。

等到了将军府门前,慕容韫先一步下了马车,笑眯眯的看着李姜在侍女伺候下小心下车。

看来,书中流产剧情是避过了!

正当慕容韫放松警惕之时,踏下最后一阶木梯的李姜脚下一滑,口中发出一阵惊呼,眼看着就要摔倒。

要命的是,还是肚子先着地!

尼玛!

慕容韫蓦然睁大双眼,快速上前伸手接住李姜,手上用力把对方翻了个面......毫不犹豫的当了这个倒霉垫背。

鬼知道为什么两个侍女扶着一个孕妇,孕妇还能脚滑是什么操作。

慕容韫呲牙咧嘴的看着身上的李姜。

就这样努力了,对方还是抱着肚子口中喊痛:

“痛,我肚子痛……”

满脸痛苦的李姜被侍女小心翼翼扶起,一边小翠满脸心疼的扶起自家郡主。

“快,去公主府把灵医叫来!”

慕容韫捂着腰起身,一手拿出早就准备好的保胎丸给她喂下,不禁暗叹自己有先见之明,做了两手准备。

等李姜服了药丸情况好转,被妥善的安置在房间内,灵医也及时就位了,慕容韫才算松了口气。

这时,将军府的大公子,华扶也急匆匆赶了回来。

华扶是慕容韫的长兄,两人是同父异母。

当年长公主归国后,一年之内就匆忙下嫁给大将军华运筠。

那时,华运筠早已经娶妻生子,长公主就以平妻的身份入了府。

又次年生女慕容韫,只是随了母姓。

可这位大将军,向来不得皇帝喜欢,在长公主生女后,就被贬到边城。

是以府上的公子们,在这琉京贵族之中,向来是属于没有话语权的那类。

这点,从华扶做了八年从四品的京兆府少尹,就可以看出来了。

不过,看过小说的慕容韫可是知道的,这位长兄在两年后的新朝,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臣啊。

华扶大步进来,看到坐在厅室的慕容韫一愣,随后隐藏起急切的脸色,冷淡又不失齐整的行了个礼:

“见过郡主。”

声音冰冷,一点都没把她当做自己妹妹的意思。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恶毒女配洗白日常》<<<<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