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浸月,李宗煜小说完整版《神医嫡女倾天下》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神医嫡女倾天下

作者:江浸月

主角:江浸月,李宗煜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疼……”

一阵又一阵剧烈的疼痛从身体上传来,江浸月不得不睁开眼睛。

入眼处古旧床榻,三角梁屋顶,粗布被褥。

这是……哪里?

江浸月的脑袋里有一瞬....
江浸月,李宗煜小说完整版《神医嫡女倾天下》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神医嫡女倾天下》在线试读

第一章

“疼……”

一阵又一阵剧烈的疼痛从身体上传来,江浸月不得不睁开眼睛。

入眼处古旧床榻,三角梁屋顶,粗布被褥。

这是……哪里?

江浸月的脑袋里有一瞬间空白。

她不是在二十一世纪的任务中,身中三枪死了吗?

身体上那连绵而来的疼痛又一次袭来,让她眼前一黑。

江浸月撑起头一看,自己的肚子正高高耸起,身体上疼痛的根源就是这里。

肿瘤?怪病?肝腹水?

这他妈好像是怀孕啊?

那一下下的疼痛从肚子直逼天灵盖,木床旁边空无一人,屋外夜色沉沉,根本分不清几时几分。

“有人吗?”

江浸月听见自己的声音沙哑细弱。

此时,旁边的门突然开了,带着屋外清冷的风,一个身影悄无声息的进了门。

浓重的血味。

门被精准而又小声的关上。

“别出声。”

来人声音带着寒意和血腥味道,冷冽中满是威严,是个男人。

男人迅速走了过来,借着床头烛火看清江浸月肚子的时候,明显也是一愣。

外面渐渐嘈杂了起来,凌乱的脚步声和敲门声在远远地方传来,似乎在挨家挨户搜查。

“贤王有令,朝廷重犯出逃,上报者重重有赏,窝藏者格杀勿论!!犯人腰侧有重伤……”

江浸月还没反应过来,男人手里冰凉的刀已经靠在了她的脖颈,只要她动一下,喉咙就会被割断。

“不准叫,否则你现在就得死。”

前世里多少腥风血雨、生死关头都经历过,如今江浸月的临场反应还不错,不管如何,眼下活着要紧。

“我帮你藏,待会你趁乱走!”

她掀开了被子,迫使自己冷静下来,扶着下坠厉害的肚子下了床。

屋内简陋成这样,根本没有地方躲,听起来外面搜捕的声音更近了。

江浸月脸色因为疼痛而变的惨白,手摸着雕花柜子门,深吸一口气,心想着她既然是有孕,这个家一定是有男主人的,找一套男式的衣服不难。

结果柜子被她翻的快到底了,也没找到一件看起来稍微高大点的衣衫。

“这件。”

男人很快领会到了江浸月的意图,指了下柜子最底下一件青蓝色的外衫,另一只手已经伸进去拿了出来。

看起来可行。

江浸月浑身汗如雨下,肚子里的疼痛一阵阵袭来。

男人放下了匕首,当着江浸月的面开始脱衣服,精壮又紧绷着的腰,有一道横切的巨大伤口,正泂泂的往外冒血。

江浸月皱了皱眉,这样不行,血流太大,躲不过去的。

她的目光又落到了男人手边的匕首上。

“你这个伤口躲不过去。”江浸月咬了咬牙,直接拿起了匕首,侧着刀身在灯火上炙烤。

男人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眼前这个村妇打扮的女子,虽然瘦弱苍白的厉害,却有一双蓝黑宝石般的双眼,灯火葱茏,光华流转,熠熠生辉。

“忍着点。”匕首很快被烧的通红滚烫,她抹了一把汗,刀身毫不犹豫的摁上男人腰侧那道伤口上。

滋啦啦的声音伴随着一阵肉焦味,伤口被铁烫的迅速愈合,血被瞬间封闭住,只留下了一道长长的烫伤。

“你会医术?”男人眉头皱起,却好像感觉不到疼痛一般。

屋外的官兵速度很快,脚步声阵阵沉重,似乎已经往她们的院落过来了。

江浸月来不及再去看男人,因为她的羊水,破了!

她忍着疼痛,艰难的向床榻移去,突然身上一轻,那男人将她横抱起来,继而放在床上。

江浸月撑着身子,一遍遍的深呼吸,她要生了!

“里面的人听着,贤王捉拿朝廷重犯,窝藏者格杀勿论!”

混乱里,江浸月听见许许多多的脚步声在靠近,应该是人已经到了门口。

情急之下,江浸月对着旁边的男人大喊了一声,“相公!稳婆来了吗?我要生出来了……啊……”

江浸月声音叫的逼真,因为有一半是真痛出的声音。

男人拉住了江浸月的手,配合着大声说道,“夫人,你再等等,我让人去请了,我去看看稳婆到哪里了……”

说完,门一开,就看见了门外站着的七八个手里拿着刀剑的大汉。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神医嫡女倾天下》<<<<

第二章

“不准走!拿火把来!”外面的官兵格外严格,堵在门口,为首的一个直接往后伸手,拿过来一张画像!

因为床正对着门,江浸月心下一慌。

“小姐小姐,稳婆来了!”人群后面挤进来了两个婆子,听见江浸月叫,急忙往屋里冲。

满屋子的血腥气让稳婆一愣,那个嘴里叫着小姐的婆子看见门内站着的男人也是一愣。

江浸月痛的死去活来直抽气,这样电光火石的时刻,颤着声音不得不再叫了一句,“相公,好疼,你快来……”

这一来一去,江浸月已经是生产临界点了,抓着手侧的被子,听着稳婆叫着“用力啊,快出来了……”

“啊!”

江浸月只感觉自己那一瞬间几乎是被撕裂了。

“生了生了!是个哥儿!”

迷迷糊糊里,江浸月听见一个孩子嘹亮嘶哑的哭声。

仅仅是一分钟的时间,江浸月突然感觉,肚子里还有动静。

“你再使劲!还有一个!”稳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江浸月只想躺着哭一会。

这是什么穿越?这是遭罪!

刚穿来这世界,遇上个逃犯,屋外围着那么多官兵,她还得在屋里生下两个孩子……

“使劲啊,快出来了!”稳婆看着时间不多了,催促江浸月。

江浸月这才想起来,旁边还有个站着观看的男人。

不由的,江浸月看了过去。

昏暗里,男人的五官模糊,轮廓却很清晰,紧绷的下颌能看出来,长相应该是不错的。

也不知道为什么,江浸月在他的目光下,有了一种安心感。

她提着一口气,没费多大劲儿就剩下了第二个孩子。

“恭喜恭喜,一儿一女,成双成对凑成好,夫人是个有福气的!”稳婆抱着手里另一个还沾染血迹的女娃,眼睛笑的眯起来,又从旁边拿了一块布,把孩子包了起来。

江浸月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围着的官兵看到两个孩子落地,心中的怀疑去了大半,七七八八的赶往了下一个村。

男人走上前,低沉道:“多谢。”

隔着火光,江浸月呼吸一滞。

现在的朝廷重犯,要长成这样招摇?尤其是男人那一双暗色发沉的眼睛,被火光照亮的一瞬间,如同拨开远山雾霭,迤逦耀美。

“你救了我,来日若有机会,我会应你一件事情。”

窗户外面响起了三短两长的口哨声音,很明显是接应暗号。

男人目色一沉,顿了下继续说道。

“有事可到京城远山候府寻我,就说找……十二叔。”

说完,男人已经不见了,如同隐匿在黑暗里,只留床头那还在摇曳的烛火。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神医嫡女倾天下》<<<<

第三章

四年后。

一辆马车,停在了江浸月的住处外。

江浸月坐在床上,迷茫的看着眼前一身华服的老婆子。

“是这样的,二小姐,我奉夫人之命,接您亲自回去退亲。”

老婆子姓符,称作符妈妈,是江浸月继母身边的心腹。

“当初给您定娃娃亲的时候,宋家只是单单下五品小武将,如今宋家老爷沙场上军功了得,二十年来,一路高升封为了远山侯,二小姐如今带着两个野娃娃,也没脸嫁到宋家去吧?”

符妈妈说话直白,刺棱棱的看着江浸月。

更何况江浸月还未婚先孕,破了身子不说,还生了两个孩子。

两个孩子今年都四岁了,哪里有脸能嫁进这样权势显赫的人家?

江浸月当然懂。

她垂了垂眸,她原是京城的高门嫡女,不料四年前受人陷害,未婚先孕,最后被赶出家门,在这乡下独自抚养两个孩子长大。

整整四年,无人问津。

符妈妈见她不说话,挑着眉尾:“二小姐,宋家重信守诺,当年定亲时下过公文,所以夫人希望您亲自去撤了公文,退了这门亲事。”

江浸月听明白了,合着,是宋家看不上她,还要她知趣点主动退婚。

当然,江浸月很乐意退婚。

她又不傻,嫁给一个从未谋面的人,她不愿意。

“符妈妈说的,浸月明白了。”江浸月垂下眼睛,声音细声细气怯懦无能,“如果这亲事真让父亲母亲这样为难,那浸月去退了就是。”

江浸月答应了。

她还真得回这侯府,因为还有很多事要做。

不说过往恩怨,就是她,也不能带着孩子一辈子住在乡下,她需要钱,也需要找到孩子爹。

指不定,她还能帮原主报仇,把侯府给夺回来。

打定了注意,江浸月就开始收拾东西。

一直照顾她的薛妈妈走过来,泪眼汪汪的不舍:“小姐,你真是不长心,当年她们那样陷害你,将你赶出来在这乡下受苦,如今再回去,又得受欺负……”

薛妈妈抹了把眼泪,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可怜白哥儿白姐儿,这么小就得去江家受那帮人的眼光……”

江浸月眼看着薛妈妈已经包好了衣服,又收拾孩子的东西,忽的来了一句:“两个孩子不带去。”

“啊?”

薛妈妈被江浸月这一句话吓到,抱着被褥回过头,目瞪口呆的看着江浸月。

江浸月望着阴沉沉的窗外,斟酌道:“薛妈妈,江家是个豺狼窟,以我现在的情况,根本护不住两个孩子,我也不想他们受苦,所以你拿着银钱,等我们走了,你立刻带着孩子搬家……七天之后,如果顺利,我会回来找你们的。”

这一刻,就算是江浸月再怎么隐藏,眼中睿智光芒也一点点露了出来。

“小姐……你这是要做什么?”薛妈妈放下了被褥,走过来抓着江浸月的手,满眼担忧。

江浸月一笑,反握住薛妈妈的手。

能在乡下跟她受苦四年的婆子,又尽心尽力照顾孩子的,是忠仆。

江浸月又垂下眼睛,让自己看起来过分的楚楚可怜,“妈妈,我现在能相信的,只有你一人了,除了你,我不放心把孩子交给她们。”

薛妈妈眼底一酸,将她抱进怀中:“傻孩子……傻孩子……薛妈妈帮你,老夫人也帮你,你回去了,可千万别冷着老夫人了,老夫人说的那些话,都是为你好呀……”

“老夫人?”

江浸月一愣,什么老夫人?

薛妈妈叹气道:“傻孩子,你外祖母呀,她可是你嫡亲的外祖母,此刻江家除了你那无情无义的父亲,只有老夫人才是你最亲近的人啊!”

外祖母?江浸月还没转过弯。

侯府老夫人?合着她回江家,还有这么大个靠山?

江浸月这么乖巧,几乎没怎么犹豫,就坐上了回府的马车,符妈妈很是满意。

儿子白子昂脸上神采奕奕,一双眼睛黑曜石一样转了转,然后抱着江浸月的脖子,亲昵的叫了一声,“娘亲……”

还没等江浸月安慰,白子昂快速又小声的说道,“娘亲我刚研制出来一种新型的痒痒粉,你要不要带着去试试药效……”

他话还没说完,江浸月伸手一推,把白子昂推开自己一米远,用只能两人听见的声音说道,“你留着自己用吧,白子昂你要是再敢进我实验室看我不扒你的皮。”

白子昂缩了缩粉雕玉琢的脑袋,消停了。

女儿白子荔则是一脸睡意,缩在薛妈妈的怀里半天没动弹,江浸月去抱她的时候,她柔柔弱弱的小脸上浮现了惹人怜惜的表情。

“娘亲,我好困。对了,昨夜那头大熊被我杀了,娘亲不要忘记去割熊掌哦,晚了就不新鲜了……”

“……”

江浸月哪里是因为两个孩子太弱小才不能带啊,分明是两孩子太能造,简直是两个小魔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神医嫡女倾天下》<<<<


第四章

定国侯府比江浸月想象的还要大,清晨的阳光落在古朴厚重的紫檀色大门上,散发着浓浓的庄严。

这是江浸月外祖父的府邸,是他兢兢业业挣来的功业。

可却被江家独占,改名换姓。

符妈妈没走大门,围着院墙绕了一圈,走的是左侧的侧门,七拐八绕的,才领着江浸月进了主屋,见着了今天的正主。

一个身着华丽衣裳,头戴金簪的细弱女子,看向江浸月的时候,眼角带笑,弱柳扶风。

这就是江浸月的继母,苏若水。

江浸月敛下眉目,露出一个怯弱又讨好的笑容。“见过大夫人。”

“瞧这孩子,出去了四年就生分了,连母亲都不愿意叫了。”苏若水弯着眼睛,说的温婉慈祥。

江浸月笑容腼腆又羞涩,只当苏若水放屁。

母亲?这词她也配?

江浸月被留下来喝茶。

苏若水这个人,心思狡猾,江浸月就这样老实坐着,苏若水问她什么,她就说什么。

苏若水对此很满意,江浸月还是一样好拿捏。

坐了接近一个时辰,接近晌午的时候,门房过来传话,说是老夫人想让二小姐过去一趟。

苏若水神色动了动,笑着让婆子把江浸月带走了。

主屋离江浸月外婆住的屋子貌似很远,江浸月跟着走了十来分钟,刚要想问问还有多久的时候,前面来了几个小厮,竟然抬着软轿。

来叫人的妈妈见到软轿之后,忙笑着把江浸月塞进了软轿里。

“小姐您身子弱,乡下地方又清苦,老夫人还是嘴硬心软,表面生着你的气,却舍不得你受累,小姐啊,你可千万别再跟老夫人置气了。”

江浸月坐在被细心铺就过的软轿里,心头发软。

“我晓得的。”

没一会儿,就到了老夫人住着的院子。

江浸月进了屋,就闻见了浓郁的草药味,屋内窗户被布帛包裹严实,透不进一丝风。

这草药味江浸月大概能闻的出来,是一种治疗咳疾的常用方子。

往内走,这才看见了头发花白的老夫人半卧在床上,手里还拿着白色的锦帕,一声声的咳嗽。

老夫人望了她一眼,不冷不热道:“我叫你来,也没别的事情,自己的身体最重要,你该是注意点的。”

江浸月穿越前就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从来没有享受过关于亲人的任何一点温暖,如今见着了老夫人,突然,从脚底板就生出了许许多多的温暖出来。

她两步走到了老夫人床前,情不自禁的跪了下来,给老夫人磕了一个头。

“外祖母……”

她原本有一大堆话要说,可如今却梗在喉咙,说不出口。

屋内所有都吓了一跳,原先领进门的妈妈连忙走过来,嘴里念着,“小姐,你这是做什么?可别弄坏了膝盖……”

“除了王婆子,其他的人都出去。”踏上的老夫人突然说了这么一句,几个丫鬟婆子悄无声息的出去了,到最后还关上了门。

“你可知道错了?”老夫人声音沉郁,一点点的冷漠里,又多了些无可奈何。

江浸月跪在地上,头靠地,这一瞬间,千万情绪涌上心头,让她不自禁的微微颤栗。

“浸月,知错了!”

静默良久,老夫人忽的叹了一口气,对着地上的江浸月说道。

“罢了,起来吧,去坐着回话。”

江浸月也松了一口气,乖乖的起身。

老夫人捏着锦帕,眼神直直的看向江浸月,这一瞬间,似乎是温暖,又似乎是爱怜。

“你娘是个蠢货,当初不顾我和侯爷的反对,嫁给江有才这么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原先还以为,你这辈子也同样心盲眼瞎浑浑噩噩……既然你悔了,想做什么,就去做吧,外祖母会帮你的。”

江浸月几乎是有点想哭。

这外祖母,通透,靠谱!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神医嫡女倾天下》<<<<


第五章

傍晚的时候,江有才回来了。

江有才虽然只是个正四品礼部右侍郎,但是去年刚承袭了定国候爵位,马车软轿都是按照爵位规制定做的,很是风光。

苏若水带着江浸月在中门的地方迎接他。

说实话,见到江有才容貌的时候,江浸月有些微微的失望,当年能把她母亲迷的七荤八素的渣男,好歹也要长着一张让人终身难忘的脸呀?

苏若水笑的很是柔弱,“浸月,你爹回来了,快对你爹问好。”

江有才看到了江浸月,脚步一顿,脸上顿时浮现了几分厌恶的神色。

江浸月穿着银灰色碎花薄衫,头上戴着略微庸俗的宝蓝色步摇,搭配有点土气,这是苏若水的意思。

但是那张脸,出落的跟她母亲越来越像,精致又带着玲珑艳光,生生的把衣服都带着暗香浮动。

江有才看着越发生气,“你还有脸回来!”

他丢下这么一句话,甩袖就进了院子里面。

“浸月呀,你父亲就是嘴硬心软……”苏若水拉着江浸月的手臂,眼中分明满是讥笑。

因为江浸月刚回来,晚饭的时候所有人都出来了。

江家除了江浸月还有五个孩子,大哥江陵前年从军去了边疆,剩下的有大姐江清歌,二哥三哥江嵩江梓,最小妹妹江木苒,剩下的还有没有子嗣的七个姨娘。

江浸月低垂着眼,不动声色的打量所有人。

晚饭的时候,坐在身边的小妹妹江木苒冷不丁的开口:“二姐姐,你这个步摇还是你怀孕之前外婆给你的吧?”

江浸月抿嘴,柔弱的笑笑。

桌上再没有什么声音。

晚饭之后,江浸月去跟外祖母请安,绕着路往自己原先住着的庭院揽月轩走。

还没走出多远,就听见拐角处叽叽喳喳的有人在说话。

“哎呀,三哥,我就喜欢二姐头上的那根步摇,你今晚就带我去吧……”

“小妹喜欢,让母亲再打一支一模一样的不就可以了?何必一定要今晚去偷?”

江浸月站在花丛后面,听出来了这两个声音,一个小妹妹江木苒的,一个是三哥江梓的。

身边的刘妈妈想要过去打断,被江浸月一把抓住了。

她倒要看看,这么点年纪的小孩,能坏到什么地步。

“三哥你去不去?不去就我跟二哥去了。”

江木苒开始耍赖了,隔着月色光影,花丛后面三个人看的影影绰绰。

江浸月对着刘妈妈吩咐了一句,“走吧刘妈妈。”

这江家所有人,都藕节一样长着无数心眼,而且全是黑心眼,她原本还想顾及情面让这一家人死的好看点,现在看来她真的太善良了。

收拾好上了床,江浸月支走了刘妈妈,吹灭了蜡烛,静静的等猎物主动撞网。

深夜时,江浸月卧房的门,被推开了。

江木苒兴奋的声音故意压低,“三哥你真的不进来?”

说话间,脚步已经踏了进来。

门外男人声音微微有些忐忑,“二哥你也跟着小妹胡闹?”

“这算什么,就算是小妹跟她要,她还敢不给不成?我们就是进去玩玩。”

江嵩满不在乎的声音越靠越近,紧接着两个人进了门,靠近了江浸月的梳妆台,上面一支贵重的步摇在黑暗里熠熠生辉。

“小妹,到手了,我们走。”江嵩抓着步摇,递给了江木苒。

江木苒握着步摇,手指抵到了步摇上面的尖头,眼中瞬间闪现了嗜血的光芒。

江木苒突然顿住了脚步,站在了江浸月的床头:“二哥,你帮我吗?”

“你要干什么?”

“二姐这张脸,长的跟妖精一样,娘说她看见就生气……我想让娘舒心。”

江木苒已经慢慢的掀开了江浸月的帷帐。

江嵩也没反对,这小声的嘱咐了一句:“那你快点。”

江浸月耳力极好,这些对话她听的一清二楚。

面对着两人,她眯着眼睛露出了一个讥笑。

金钗的尖头靠近,就在这一瞬间,江浸月睁开了眼睛,速度极快的抬了脚。

她脚上的力度刚刚好,角度也刚刚好,九岁小娃娃的手被她脚力带着,重重扎向了江嵩的手腕上。

“啊!江木苒你在干什么?”

二哥江嵩杀猪般的叫声响起来,惊醒了揽月轩所有人,很快,整个江家都被叫醒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神医嫡女倾天下》<<<<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