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云姒和沈临州的小说最后大结局怎么样了(免费阅读全文)

小说:毒医王妃又在虐渣了

小说:言情小说

作者:温沄

主角:姜云姒,沈临州

简介:又名《王妃又去虐渣了》姜云姒重生了!相府嫡女?身份尊贵?名声显赫?呸!她才不要这些虚的!拿自己该拿的东西,走自己该走的路!将那些挡道的牛鬼蛇神,统统踩在脚下,这才叫爽!一边收拾恶毒姨娘,一边教训绿茶庶妹,姜云姒在虐渣的路上越走越远。不料摄政王赖上门?姜云姒看着他那张俊美非凡的脸,颜值不错,准了!

姜云姒和沈临州的小说最后大结局怎么样了(免费阅读全文)

《毒医王妃又在虐渣了》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四章 还治其人之身

姜婉若铁青着一张脸,双手死死地攥着自己的衣领,她不敢想象,如果这些人没有寻过来,那她的下场……

都是因为姜云姒!

这些乞丐明明是她让人安排的,怎么可能对她出手?

“妹妹,我只是一眼没瞧见你,你怎么就搞成这副德行了?你看你这一身狼狈的模样,要是被外人知道了,可怎么办才好?”

姜云姒半蹲在她身边,轻声细语地像是安慰,吐出来的话却可怕至极。

想到今日的种种,姜婉若气急了骂道:“都是你……”

话音未落,两个巴掌就甩在了她脸上,将姜婉若打的怔愣当场。

这个贱人,居然敢打她!

在她不可置信的目光里,姜云姒还在“劝慰”,脸上却是冷笑,“我看妹妹你是被吓糊涂了,今日是你不听我的劝阻执意要进这巷子里,与我……何干啊?”

直到此时,姜云姒才终于确认,自己是真真切切地回到了三个月之前。

兴许,也可以说是重活一世。

冷冷地看着呆愣的姜婉若,姜云姒眼里酝酿出几分杀意。

便是这个人,从前在她身边奴颜婢膝,活得像一条狗。但她怎么也没想到,最后被这条狗咬死的,居然是她自己。

在姜婉若未察觉之时,姜云姒的手已经掐上了姜婉若的脖子,此时一众人正忙着撕扯,或许……不会有人看到她。

姜婉若想喊,可是却发现喉咙根本发不出声音来,她惊恐的瞪圆了双眼。

一张俏脸涨的通红,使尽了力气想推开姜云姒,可惜的是……徒劳无功!

“你要干什么?你不可以……爹爹不会放过你的!我娘也不会……”

好半天,姜婉若才反应过来,“救我!快救我!”

姜云姒看着她挣扎,那双眼睛里透着些微的冷光,仿佛自己面前的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只是一个物件,一块石头。

姜婉若被她这种目光看得怕了,胡乱地抓挠她的手,“滚开!不许这么看我!”

“不想死?”

姜云姒哼笑,手上的力道没松,嬷嬷也忙于和乞丐们争个高下,压根没听到姜婉若的求救声。

“姜婉若,我的好妹妹,你五岁时被接到姜家,从此荣华富贵享之不尽,我知道你的身体里流着姜启之的血,所以我容你从一个乡野丫头,变成高高在上的相府四小姐。可你不该不知足,这十几年来哄我,骗我,利用我,让我在外落了个嚣张跋扈的恶名。”

姜婉若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她的眼睛里流露出不知是惊讶还是恐惧的情绪。姜启之便是爹爹的名讳,她怎么能……

而且……而且自己败坏她名声的事,她是怎么知道的!

“姜婉怡和姜婉晴那两个蠢货也是你挑拨的吧?”姜云姒继续说着,甚至冷眼看着姜婉若惊恐无力地挣扎。

“先前姜启之欲要把我嫁给摄政王,也是你出的主意。可是你又在我跟前劝我莫往火坑里跳,你说摄政王阴晴不定,残忍嗜杀,让我拒了这婚事。”

“还是你,在哄着我做下诸多可笑之事后,联合你的好姐姐,好妹妹,亲手安排了这件事。想害我失身,让我身败名裂,为你让路……对吗?”

>>>>>点此继续阅读《毒医王妃又在虐渣了》全文<<<<<


第五章 先声夺人

看着快翻白眼的姜婉若,姜云姒忽得松开手,便又看着她像一条离水许久,重新回到水中的鱼一般。

姜婉若真是怕极了现在这个鬼一般的姜云姒,但更可怕的,还在后头。

“如今失身的人变成了你,姜婉若,好好享受你身败名裂的人生吧。”

虽然下人们人多势众,但那几个乞丐双岂是好对付的?本来就是亡命之途,比起姜家的下人,要更狠更不怕死。

最终,姜家下人还是没能抓住那几人。

这时嬷嬷也终于发现了捂着脖子咳嗽的姜婉若,她惊叫一声扑了过去,姜婉若心思一转,当即放下手,将脖子上可怕的痕迹暴露在所有人眼前。

姜婉若的皮肤本就白皙,那横在白皙脖子上的红痕因为有了衬托,更显得可怕。

“姐姐,纵然你讨厌我,可是……你为何要在自己失身以后,还要将我骗来此处折辱我?还有这伤痕,姐姐若是想杀我,只说一声,我便……”

“你便去死吗?”

姜云姒笑了,她摊开两手,分外无辜,“妹妹,我原以为你只是心思深沉了一些,可是没想到,你居然为了陷害我,以身犯险。”

叹了一口气,她似乎带着几分无可奈何的意味开口,“我早便说了,一支簪子而已,犯不着兴师动众,谁知妹妹敬我至此,居然亲自来寻,还……”

言已尽,但意无穷。

姜婉若呆住了,这是什么意思?她……她怎么变了这么多?难道是自己下手太狠,刺激到她了?

想到了这个可能,姜婉若的脸色变得难看极了,早知如此,就应该想个办法弄死她才是!拖拖拉拉的便是给了她反击的机会!

可是现在……姜婉若转头换上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要是姐姐这么想的话,便是婉若的错,就算是姐姐要婉若死,那也……”

当即,众人看着姜云姒的眼神就不对了,他们刚才只顾着追打几个乞丐,根本没注意到这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再说了,他们的四小姐一向善解人意,温柔体贴,这事,定是大小姐逼迫的。

没想到姜云姒居然又甩了两个巴掌过去,还厉声呵斥众人,“你们都眼瞎耳聋了吗?没看到四小姐已经被吓得说胡话了?她受惊痴傻了,你们也傻了不成,还不快将四小姐带回府上请大夫好生瞧瞧?”

她的一番呵斥让所有人都愣住了,再反应过来时,姜婉若已经在嬷嬷的搀扶下一瘸一拐地被簇拥着往巷子外走了。

直到瞧见了巷子外的大街,姜婉若整个人都还是懵的。

巷子里,姜云姒松开被掩盖在袖子底下的攥得死紧的手。

还不能,还不能杀姜婉若,上辈子,她濒死之际才知道,原来她娘那一族的人,全是姜启之飞黄腾达的垫脚石。

而那个男人,只不过出身微末,当初为娶她娘,甚至隐瞒了自己已有婚配的事实。

可现实却是,在那屹立三朝的的护国公府一夕倾颓之后,他就将姜婉若以养女的身份认了回来,甚至把姜婉若的母亲荣养在京城别院。

护国公府二百七十三条人命,都是他们该偿还的。

>>>>>点此继续阅读《毒医王妃又在虐渣了》全文<<<<<


第六章 摄政王

姜云姒知道她如今还没有能力和姜启之对抗,她得先保护好自己,才能为那在些屹立三朝的的护国公府一夕倾颓之后些亡魂讨回公道。

忽然她目光一瞥,瞧见了姜婉若仓皇离开后落下的罗帕,她眸光微闪,恰好此时一个偷偷藏在暗处还没走的乞丐怒气冲冲地跳了出来。

“方才你可没说还要挨打!”乞丐一张嘴就牵动了脸上的伤,疼得龇牙咧嘴,可这并不影响他的凶恶。

“规矩我懂。
”姜云姒嫌弃地指了指地上的罗帕,“挨打银子我会给你们另算,方才那人是相府四小姐,这帕子便是她的东西,你拿回去,好好收着,说不定以后会有大用处。

乞丐将信将疑地看着她,明显不太信任。

于是姜云姒又道:“你们已经看过了她的身子,又拿着她的罗帕,往后岂不就能将她拿捏在手里,你们要多少银子,她就得给你们多少,何乐而不为?”

没想到居然还有这等好事!

乞丐眼里全是贪婪,盯着那帕子像是盯着香饽饽一般。
他飞快地将帕子收好,又在姜云姒手里得了二两银子,这才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姜云姒也没久留,然而在她抬脚离开巷子之时,一个黑影一闪而逝。

玄武大街上,一辆外表普普通通的马车正缓缓而行。

忽然一阵风拂过,一个黑衣人悄无声息地出现在马车里。

“启禀王爷……”

黑衣人便是藏在角落里看完了巷子里的一场闹剧,此时用着冷漠的声线,为马车上的两人重现当时的场景。

“聒噪。

沈临州嫌弃他一成不变的音调,倒不像是听趣事儿,反而像是在催命。

他拧眉时,脸色忽得差了几分,却是不慌不忙地掏出一块手帕轻轻捂嘴咳嗽了几声。
他的脸上似乎时常带着病色,因此掩盖了他原本惊人的容貌。

可若是知晓他恶名的,便绝不会因他满身的病气而轻视他。

毕竟这人是当今圣上跟前的大红人,也是朝中一众奸臣的头子,摄政王,沈临州。

一个让世人畏惧的存在——只因他出身普通,却靠着自己的头脑与手段一步步爬到了摄政王的位置。

看不惯他行事作风的老臣们巴不得他早些被阎王收了去,以他为首的一众奸臣却又恨不得将全天下的神医,名药都送到他跟前。

就怕他哪一日被些个忠臣良将给咒死了。

与他对坐的鬼医却听得津津有味,若是姜云姒在场便会发现,此人就是与她搭讪的老者。

“哈哈哈,你小子口不由心,口不由心啊。
”鬼医哈哈大笑,听得乐不可支,“老夫就说那小娃娃有一副蛇蝎心肠,配着你黑心肝儿的东西,正好!”

随意挥手让黑衣人退下,沈临州将染了血的帕子随手扔下,瞥了一眼那殷红的颜色,咋了一下舌。

“前辈可看好了,我这血,如今还是红的。

鬼医哼了一声,“全靠老夫出手。

“是是是。
”沈临州这才是口不由心道,“都是鬼医前辈妙手回春,让我这痨病鬼也能顺顺利利活到百八十岁。

鬼医便是笑了,“百八十岁倒是太看得起老夫了。
”说完也不再提,反正是个短命鬼,活不了几年。

“若是有人肯为你试药,兴许……”

“前辈。

沈临州掀开一角窗帘,透过还没有巴掌大的一块地方看着外头的人声鼎沸。

“待做完本王该做的,便也没什么活头了。

玄武大街上人来人往,无一处不透着繁华。

可在这繁华的表象下,千里江山,已经不比当年。

正似他这副身体,虽犹在壮年,却已如江河日暮。

>>>>>点此继续阅读《毒医王妃又在虐渣了》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