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霆,苏菱的小说免费阅读全文_云霆,苏菱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全文

小说:娇软东宫:殿下,您也重生了?

小说:穿越重生

角色:云霆,苏菱

作者:小皮蛋

简介:上一世她死的积怨,死后渣男还在她的灵堂里和她姐姐苟且。重生归来,她将前世种种了然于心。有怨抱怨有仇报仇,唯独那个当朝太子让她有了几分期许。女追男隔层纱,太子殿下请接招。

云霆,苏菱的小说免费阅读全文_云霆,苏菱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全文

《娇软东宫:殿下,您也重生了?》免费阅读

第4章 拱手相让

“太子?”苏菱放下了碗,轻挑眉梢。

白芍见状,微微有些懊恼的瞪了白兰一眼。

苏菱儿时是在宫里住过一段时间的,她自小就怕太子殿下,这会儿更是为了不嫁给太子连绝食都闹了出来,哪里敢吃太子给的东西。

白兰见状,也有些忐忑了起来,“小姐,太子殿下也是一番好意。这厨子是太子特意为您寻来的,您方才醒来,不宜大补,这药膳调理最为妥帖,您就算不想喝,为了自己的身子着想,也还是......”

“谁说我不想喝?”苏菱悠悠抬眸,看了白兰一眼,直接打断了她的话。

这药膳,她从前也是喝过的。只可惜,知道是他送的,她当下就拒绝了。

云霆那性子,喜怒不形于色,她从未见他在外面失态过。唯一有的两次,还都是因为她。

眼下,她拒绝嫁与他,还闹了个绝食以死相逼,不知道他这会儿怎么气着,可竟还是能够这般细心周到的为她考虑。

她上辈子究竟是多么傻,才会弃了这样的男人,选了谢景。

苏菱看着手中的药膳,心中五味杂陈,鼻尖微微酸涩,最终这满腔情绪却都全然化作了庆幸。

庆幸,这一世,一切都还来得及。

看着苏菱一勺一勺认真的吃着药膳,白芍和白兰对视了一眼,皆有些茫然。

“好喝。”待一碗喝尽,苏菱方才擦了擦唇,吩咐道:“让那厨子再做两碗,一会儿我亲自给祖母娘亲送过去。”

“小姐,您不赶那厨子?”白芍有些不可思议。

从前太子殿下送什么东西,苏菱都没要过,全数退了回去。怎么这会儿......

自从苏菱醒来,就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从前对表小姐言听计从,这会儿对表小姐倒是像仇人似的。

白芍只觉得又惊又喜,那表小姐一看就居心不良,可她只是个丫头,又哪里好多说什么?

保不齐,苏菱从楼上摔下去也与那表小姐脱不了干系!

这会儿苏菱自己开窍,白芍这才放了心,“小姐,您醒来之后,怎像变了个人似的。”

“是吗?”苏菱似笑非笑,“哪里变了?”

白芍略微思索,“比从前开朗了,也比从前聪慧了。”

“聪慧?”苏菱反问道:“你这丫头,是在拐弯抹角说我笨?”

“没有没有。”她这话可把白芍吓惨了,说着就要跪下,却晃然听苏菱一声轻笑。

“逗你玩的。”

重活一世,若还像从前那般蠢笨,她倒是辜负了老天爷的一番心意。

苏语凝和谢景惯是好对付的,敌在明她在暗,怎么看也是她胜算大些。

可是......对于云霆,苏菱可有些苦恼了。

要如何安抚他?

就这般过去,只怕那家伙不会给她好脸色,甚至还有可能闹别扭直接把她扔出去,可若不理会,只怕他更要生气了。

真是难办。

......

夏日的梅雨季,潮湿的快要让人发霉了。

好不容易放了晴,苏菱终于踏出了房门四处走动。

修养了几日,身子也好了许多。她便领着丫头们将屋内的书画都搬出来晒晒。

苏菱打小身体便虚弱,一直养在深闺,不似寻常姑娘那般爱玩爱闹,闲暇时只得看书作画打发时间。

午后的阳光照在身上有些炙热,苏菱不觉有些乏了,打了哈欠,寻了个阴凉处,随手拿了本书往脸上一盖,便倒在榻上小憩了一会儿。

正睡的迷迷糊糊,忽听耳畔一阵响,紧接着,脸上的书就被人拿了开。

“苏菱,给我起来!”

苏菱被吓了一跳,慌忙睁开眼,茫然的看向面前。

眼前站着一个秀丽明媚的女子,年纪看上去比她稍微大些,面容相似,正是苏菱的姐姐——苏卿。

“姐,你怎么,怎么回来了?”苏卿这几日去了别处探亲,应是过几日才回来的,怎的这会儿就......

看着茫茫然的苏菱,苏卿就气不打一处来,她抬手戳了戳苏菱的眉心,道:“还不是某个笨丫头,闹绝食威胁便罢了,竟还蠢的从楼上摔了下来。”

言罢,又觉得话有些重了,“罢了,这是我从外祖母家带回来的,送给你了。”

“这是什么?”苏菱浑然不在意苏卿的话,她知道姐姐这是关心她。

接过苏卿手中的包裹,苏菱打开,立刻惊喜的叫了出来,“姐姐,这是......”

“是颜卿的真迹。”

外祖家中收藏了许多名画,苏菱一向喜欢这些,这次因着闹绝食,没能去成外祖家还有些遗憾,却不想苏卿竟还记得!

“姐姐姐姐,你真是我的亲姐姐!”苏菱开心的唇角都快翘上天了,一把抱住了苏卿。

“走开,热死了,别碰我。这会儿知道我是你亲姐姐了。”

“你一直都是!”苏菱嘴甜的很,“我家姐姐人美心善,有你这样的姐姐是我三生修来的福气。”

“少贫嘴。”苏卿瞪了她一眼,“知错了没有?下次还敢不敢绝食?这一次若不是你命大,只怕我回来这府里都已经开始办后事了。”

苏菱听了这话,有些愧疚。

前世听了苏语凝的挑拨,与她这位亲姐疏远了许多,今日重生,方才知这亲姐妹到底是亲姐妹,不是旁人可以比得上的。

“姐姐,我知道错了。”苏菱乖乖低头认错。

看她这模样,苏卿心里的担忧也消了大半,“知错就改,还是乖孩子。不过这一次,我差点就回不来了。”

“怎么回事?”苏菱猛地抬眸看她。

“莫紧张,我这不是好好的?你猜猜我遇到谁了?”苏卿卖了个关子。

看她这模样,也不像是歹人,“是谁,我才不猜,你快说。”

“是宁景琰,这不是长宁公主前些日子喜获麟儿,这会儿满了百日,要请我们吃百日酒。”

长宁公主自小就与她们姐妹两相识,关系很好,要递帖子何必用这般迂回的方式?倒像是怕她不接似的。

苏菱有些困惑,片刻,她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霍然抬眸,却对上了苏卿促狭的笑眼,当下便越发确定了。

宁景琰是云霆的伴读,长命公主更是云霆的亲姐,这般做法,除了云霆还能有谁?

想到这点,苏菱立刻就红了脸,全身只觉一股燥热。

苏卿看着她这般,笑的越发揶揄了起来,“你到底怎么想的?看你这般也不似对太子没有意思。妹妹,若是喜欢可要抓紧了,我听说,那日你绝食的消息传入宫中,中宫便有意为太子重新挑选太子妃了。这几日接连有贵女被召进宫面见皇后,你若是不抓紧,太子殿下可是要被人抢走的。更何况,当日便是太子求娶于你,才有这样一桩消息传出来。虽说还未下旨,但太子的心意是板上钉钉的,你何苦拒绝呢。”

苏菱闻言,脑中便像是断了一根弦似的,一时间竟然有些无法思考。

皇后这般动作,只怕对她已经没了好感,她必须快些与云霆解释清楚了!

她可不能眼睁睁的将太子妃的位置拱手相让!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娇软东宫:殿下,您也重生了?》<<<<


第5章 敲打

长宁公主的满月酒席并未办在宫内,而是在京郊一处皇家花园内。

这皇家花园亦是一处避暑山庄,园内阴凉怡神,甫一踏入这里,苏菱便觉一阵清爽,夏日来连日萦绕在心中的烦闷之感也去了不少。

苏卿坐在马车内,掀开帘子,细细看着园内的景致,越看越忍不住感慨,“我在京中生活了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见到这般地方。”

她说着,便回头去看苏菱。

苏菱脸色有些不大好的模样,苏卿见状,立刻伸手去探她的额头,“怎的了?可是这里太凉了,你受不住?”

苏菱身子骨一向比别人虚弱,怕冷的很。

苏菱摇了摇头,并未说话。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哪里是身子不舒服,只是......只是一想到要见到云霆,她这颗心却是无论如何也安定不下来。

她怕见到他,又怕见不到他。

近乡情怯,说的便是如此罢。

“若是不舒服便及时与我说,姐姐在这呢。”苏卿握紧了苏菱的手,安抚道。

被家姐这般一安抚,苏菱这才稍稍稳了稳心神。这大庭广众之下的,任由那人再如何生气,也绝不可能对她做什么过分的事罢。

左不过,她今日便将自己这张脸皮子豁出去了也要将他哄好。

约莫半刻钟后,马车终于停了下来。

苏菱跟着苏卿一路走了进去,随着丫鬟的引路,进入了厢房。

彼时,长宁公主正躺在榻上歇息。

面前隔着一层厚厚的珠帘,长宁公主并未出声。

苏菱与苏卿一道行了个礼,“见过公主殿下。”

良久,也未听得长宁公主出声。整个厢房内鸦雀无声,气氛尴尬至极。

苏卿的腿已然有些颤抖了,她稍稍直起膝盖,这才略微好受一些。

可苏菱就更难受了,她打小身子骨弱,这会儿已然是累的头上冷汗都冒了出来。

其实来之前,她便已经料到,今日面见长宁公主决计不会好过。

长宁公主一向护短,她做出这般事,分明就是在打云霆的脸,在打皇家的脸。

苏菱咬了咬下唇,不动声色的继续忍受着。这点子惩罚,根本算不得惩罚,长宁公主是手下留情了。

到底是从小在宫里一起长大的孩子,长宁公主心中有气,可是看着两姐妹这般,到底也是于心不忍。

她暗自瞪了苏菱一眼,摆了摆手,让下人叫了免礼,不过却依旧没有出声。

苏菱暗暗松了一口气,对上苏卿鼓励的眼神,她立刻会意点了点头。

鼓足了勇气,苏菱上前两步,接过一旁丫鬟手中带来的锦盒。

“公主殿下,臣女听闻公主殿下近来无甚胃口,人也消瘦了不少,便特意为公主殿下做了一份小点心,望公主殿下喜欢。”

她说着,便打开了锦盒。

盒子里放着几块精致的糕点,香气扑鼻,一时间竟盖过了屋内的熏香。

片刻,珠帘内传来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桂花糕?这个时节,哪里来的桂花糕?你莫是拿了不新鲜的过来?”

“臣女岂敢。”苏菱这会儿已经全然冷静了下来,“殿下,这并非桂花糕,而是栀子花所做。臣女特意研究过拿了白醋浸泡,口感更好,也能帮公主开胃。”

她说罢,便低下头,将锦盒向前一递。

室内一阵寂静,长宁公主依旧没说话。两人倒像是较劲似的,只不过,苏菱却是一点也不紧张。

良久,长宁公主方才叹息了一声,“你这个孩子,分明是七窍玲珑心,若是上了心的事,便没有你做不成的。只是本宫实在不明白,怎得有些事你便这么不知分寸呢?”

苏菱闻言,微微一愣。

长宁公主言语间已经全然没有了方才的怪罪,她知道,她这是在关心她。

前世,她当真是瞎了眼,偏生一点也不在意这些真正为她好的人,落得那般下场倒也真真是活该。

苏菱眼圈微红,极力克制着自己心中的酸涩,“公主,臣女知道错了,日后绝不再犯!”

“知错便好。”长宁公主看着苏菱那模样,心中一软,对她招了招手道:“还不快过来?”

苏菱连忙上前,将那栀子花糕奉上。

苏卿见状,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她们三人自小一起长大,长宁公主比她们大了几岁,一直拿她们当妹妹看待,这会儿子没了气,看着苏菱就只剩下怜爱了,“方才腿可站疼了?”

“哪有这么娇气。”苏菱垂眸回答道。

长宁公主看了她一眼,叹息一声,“我那弟弟究竟有哪里不好,竟这般入不得你的眼?”

她说罢,却是话锋一转,“这几日那东宫里可算是遭了殃了,云霆没法拿你泄愤,这气可全撒在东宫里的一草一木上了。”

苏菱闻言半晌没有回过神来,反倒是苏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下好了,来时阿菱还担心太子会将她砍了去,眼下太子既已砍了树泄愤,那阿菱的脑袋可就安全了。”

长宁听罢,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被她们二人好肆的取笑了一番,苏菱只觉得丢人丢的头都要抬不起来了。

好在长宁知道,这女儿家脸皮薄,也没再为难苏菱,转移了话题,“今日云霆也来了,只不过这会儿还在忙政务,晚些时候本宫安排你们见面罢,总得将话说清楚。”

话毕,她又意味深长的看了苏菱一眼,“宴会来了许多贵女,母后有意为云霆挑选太子妃,你可得仔细想想清楚,我那弟弟是一块香饽饽,不是所有人都像你这般没眼光。”

又被数落了一通,苏菱心里却知道长宁说的极是。她就是没眼光,否则从前怎么会看上谢景呢?

三人正说话间,却忽有一女童匆匆从门外跑了进来。正是长宁公主的长女璇玑小郡主。

小郡主甫一进屋,眼睛就直勾勾的盯着苏菱,也不要娘亲了。

说来也奇怪,小郡主不知为何对她特别亲近,每次她来长宁这里小郡主都对她黏的紧。

长宁也是见怪不怪了,挥了挥手,“你且陪她玩去罢。”

小郡主闹腾的很,平时没少让长宁头疼,眼下苏菱来了,她反倒落了个清静,只差没眉开眼笑了。

苏菱刚想说话,人已经被小郡主拽走了出去。

“菱姐姐,我们来玩捉迷藏,还是老规矩。”

“好。”苏菱微微一笑,闭着眼开始数数。

一直数到一百,数到周围都没了声音,她这次转了过来要去寻小郡主。

小郡主藏的地方她心里都有数,然而这一次,却是找遍了都没有找到。

苏菱有些慌了。

她四处寻找间,却忽听远处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苏菱抬眸看去,却霍然愣在了原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娇软东宫:殿下,您也重生了?》<<<<


第6章 打得好

不远处,一行人正缓缓走来。

而让苏菱愣怔在原地的,当属正中间的那个男子。

云霆。

他面容俊朗,身材高大挺拔,一袭深紫色衣衫,在日光的照耀下竟似有暗金涌动,整个人远远看去,贵气不凡。

苏菱愣在原地,呆滞的看着他。似有所感一般,云霆的目光,竟然直接朝着苏菱这里看了过来。

他那双眸,幽深不见底,似是一个深邃的黑洞一般,像是能把人吸进去。

甫一对上云霆的眼睛,苏菱便立刻移了开来,一颗心剧烈跳动着,竟让她觉得有些微微不适。

当朝太子云霆,亦是国之战神。如此气场,倒也不奇怪。

苏菱有些手足无措,一时之间竟头脑微微一热,直接转过身向假山后面跑去。

这么一转身,却猛地看见了藏身于假山那处的璇玑郡主。

璇玑小郡主也不知是怎么回事,竟然直接爬上了假山顶。周围的丫鬟太监无一注意到,眼看着她摇摇晃晃抓着假山石的模样,苏菱只觉得一颗心都快跳出来了。

她慌忙提着裙边,向璇玑那里跑去,只是,到底还是晚了。

璇玑手一滑,没抓住假山石,眼睁睁看着她就要掉下来之际,苏菱只觉一抹深紫从旁掠过,再定睛一瞧,璇玑已然落入了云霆怀中。

璇玑吓了一大跳,愣了许久,待确定自己没事后,正欲大哭,却忽然看清了眼前人,“舅舅!”

璇玑双目大亮,连受惊这事都忘了,抱着云霆的胳膊就不撒手了。

云霆眸色一沉,正欲寻找看管璇玑的贴身丫头与嬷嬷,忽听这声,当下看着璇玑便移不开眼了。他唇角轻勾,摸了摸璇玑的头,“往后可不准再这么调皮了。”

一旁的苏菱都看呆了。

她从来没见过云霆这般,别说是笑了,她活了这么久,就压根没见他对谁露出过好脸色。

苏菱待在原地胡思乱想了一番,那头的璇玑却忽然瞥见了苏菱。

她顺着云霆的大腿自己爬了下来,又牢牢的拉住了云霆的小指,忽然想起头先皇母的嘱托,小郡主灵机一动,疯狂的向苏菱摆手,“舅母,舅母!舅舅在这里!我抓到舅舅了!”

苏菱抬眸看去,不期然间,便撞入了云霆那双深邃的眼眸。一颗心,竟又疯狂的跳动了起来。

她猛地低下头,不敢再与云霆对视。

因着方才急切跑来的缘故,此时此刻的苏菱发丝凌乱,珠钗也都歪斜着,哪里有半分贵女的模样?

苏菱这会儿又是胆怯又是心急,就怕云霆会因为她这副模样而彻底厌弃了她。

璇玑大大的眼睛,在苏菱和云霆之间转了一圈,显然不懂这两人之间僵硬的气氛,“舅母,你快过来呀!”

看着仍旧愣怔在原地的苏菱,璇玑正欲拉着云霆走过去,云霆却忽的抽回了手,“孤还有事,带小郡主回去。”

他说罢,直接转身离去,丝毫不拖泥带水。

那决绝的背影,还是让苏菱的心,颤抖了一下。

她能听出来他语气里的沉闷,还带着隐隐的怒意。这般模样,分明就是已经对她不耐烦了。

苏菱只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她不自觉的捏紧裙角,一时间竟是什么话也说不出口。

反倒是璇玑小郡主,看着云霆要走,立刻挣开了周围的丫鬟嬷嬷就要跟上云霆。

刚要沾上他的衣角,却忽然被人腾空抱起,“璇玑你听话,你舅舅今日政务繁忙,待他得了空再来陪你可好?”宁景琰抬手摸了摸璇玑的脑袋,眼风却似有似无的向苏菱那里瞥去,“若是你舅舅今日留了下来,只怕掉头就走的就是某些人了。”

他话中意有所指,苏菱闻言,心中却微微一顿。

宁景琰自小便与云霆一起长大,可以说是情同兄弟,她先前那般抗旨不嫁的举动,已然让他厌极了她。

今日说出这般话来刺她,已经是轻的了。

不过,他的话,苏菱还不会放在心上。

她抬眸,定定的直视着宁景琰,唇角轻扬,眸中含笑道:“宁公子说的是,若是太子殿下今日真的留了下来,那有些碍眼的人,也确实该离开了。”

宁景琰闻言微微一愣,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苏菱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碍眼的人?苏菱的意思是他打扰她和太子了?真是有意思!他从前怎么没看出来苏菱还有这般小刺猬的模样?

璇玑虽然年纪小,可看着这阵仗也知道宁景琰是在欺负她舅母,登时便看不过去了,猛地一口咬在了他的手上,逼得宁景琰下意识就松了手,“叔叔你欺负我舅母!你是坏人!”

“你这小丫头!哪个是你舅母!某些人可不愿意做你的舅母!”宁景琰狠狠瞪了苏菱一眼,刚要伸手去逮小丫头,璇玑却一个灵活的闪身避了开来。

她快步走到了苏菱身旁,牵着苏菱的手就向前跑。

苏菱终究还是有几分不舍,她盼了许久,这才终于见到了他,眼下......

她最后看了一眼那抹深紫消失的方向,确定他不会再继续出现后,心中微微一叹,眸中也氤氲了一层淡淡的不舍。

宁景琰被苏菱气的平复了许久,这才离开,刚追上云霆的脚步,正欲唤他,却被其阴沉沉的脸色吓了一跳。

“你最近很闲?是不是孤交待你做的事还不够多,竟有时间在这里为难一个小姑娘。”

宁景琰闻言,却是瞬间了然,“心疼了?我不过说她两句,你就这个样子,若是我真下了狠手,你岂不是要直接对我动手了?”

云霆懒得与他争辩,“你何时见孤在战场外对人动手了?孤可不似有些人,没分寸。”

“嗤。”宁景琰不屑的笑了笑,“没分寸?某些没分寸的人是不是早就忘了先前是谁因为一个公子哥随口夸了苏菱两句,你竟然直接把他打成重伤。若不是我拦着,只怕人都给你打死了,你这叫有分寸?”

云霆闻言,步伐微微一顿,面沉如水,深邃星眸微微瞥了宁景琰一眼,吓得宁景琰登时就改了口。

“着实是那公子说的话太过不堪,你没错,你打得好!”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娇软东宫:殿下,您也重生了?》<<<<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