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不凡,唐飞雪《龙门医婿》免费阅读_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全文

小说:龙门医婿

作者:一起成功

主角:叶不凡,唐飞雪

类型:都市小说

简介:《龙门医婿》又名《太极医婿》主人公是(叶不凡,唐飞雪,李静)叶不凡是唐家的上门女婿,自从入赘之后,他一直被人嘲讽,妻子看不起他,丈母娘当众羞辱他,为了母亲的医药费,他只能放弃尊严,一次又一次的向唐家借钱。阴差阳错下,叶不凡成了医仙传人,得到了太极经和生死石,从此走上逆袭之路。有了医仙传承,他可以生死人肉白骨,医术救人,武道杀敌,成了都市中的最强者,从此逆天改命,睥睨天下……

叶不凡,唐飞雪《龙门医婿》免费阅读_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全文

《龙门医婿》免费阅读

第四章 准备好了吗?

“妈,叶不凡不是非礼你,是你练瑜伽卡住了手臂,他帮你放下来。”
唐飞雪把摄影机往唐三国和林秋玲面前一放。

唐三国探头一看,老脸也变了。

他刚才被愤怒控制住了理智,现在一看视频马上发现破绽。

如果林秋玲真被叶不凡非礼了,林秋玲早把叶不凡往死里整,哪会这样轻描淡写让他滚蛋?

“是,是我练瑜伽卡住了双手,他用蹩脚医术帮我解决问题。”

林秋玲气势汹汹一把推开丈夫:“但那又怎么样?我有什么义务给他解释?”

“你们要抱打不平吗?你们难道要打我吗?来吧,打死我吧,打死你亲妈吧。”

她一副撒泼无赖的样子,就差在地上打滚了。

“你……”

唐三国气得头皮发麻,冤枉了叶不凡不要紧,可他还不讲道理的打了叶不凡一拳。

这要他怎么办才好?

而且林秋玲推波助澜看着这件事发生,竟然没有阻止他也没有解释,这不是陷他不义吗?

“我怎么样,我怎么样?”

林秋玲吼出一声:“唐家养了他一年,我还不能给他受点委屈了?”

唐三国感觉老脸都被林秋玲丢光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唐飞雪头痛欲裂:“爸妈,你们必须给叶不凡道歉。”

“放屁,我为什么要给白眼狼道歉?”

林秋玲不置可否:“我给他道歉,他受得起吗?不怕被雷劈吗?”

唐飞雪转身离开了唐家别墅……

......

唐家别墅外。

叶不凡等着出租车,林秋玲所为让他心寒,只是清白不重要了,他只要把两百万债讨回来,他就可以远离唐家了。

“嘎——”

叶不凡等了五分钟不到,一辆红色宝马就停在旁边。

车窗落下,露出唐飞雪清冷的俏脸:“去哪?”

叶不凡淡淡出声:“去讨债,你放心,今天我会把债讨回来的。”

唐飞雪听到叶不凡的话,气不打一处来。

四海商会那是四海集团旗下一个组织,也是杜天虎的黑暗势力之一。

它打着商会的幌子,干着各种擦边球的勾当,手上染着不少鲜血。

叶不凡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上门女婿,拿什么跟他们斗?

非要逞强?

唐飞雪眼眸中闪过一丝轻蔑,不过还是冷冷冷开口:“上车!我送你回家!”

叶不凡没有说话,只是盯着唐飞雪,只要她说句对不起,他就会妥协。

唐飞雪强势喝道:“有完没完?大男人,斤斤计较有意思吗?”

叶不凡还是没有说话。

“爱上不上,你以为自己是谁啊。”

就在此时,一个紧急电话打来,让她必须马上回公司开会。

“不准讨债!”唐飞雪严厉告诫了叶不凡几句,随手对叶不凡丢出一个纸袋,随后一踩油门离开。

啪——”

叶不凡一把接住纸袋,打开,发现是一袋牛奶和一笼叉烧包。

他精神微微恍惚,似乎回到了当年流露街头的时光……

“呜——”

下午三点半,叶不凡叫了一辆出租车去四海商会。

出租车上,叶不凡抓紧时间重温以前练过的几套拳法。

车子出现在南山区长乐街道的尽头。

这里屹立着一栋七层小楼。

小楼有些年代,但看起来很是坚固,门口有一大片开阔地,两侧还有不少小商铺。

小楼入口,悬挂着四海商会四个字,张牙舞爪,很有气势。

主事人是杜天虎干将,黄震东。

当然,说是干将和会长,其实就等于一个大堂主。

因为经常有人打架斗殴受伤,所以四海商会固定在春风诊所救治,每个月还从春风诊所购入大批消炎药。

林秋玲虽然不愿跟这些人有往来,可诊所没有拒绝病人的权力,而且也担心得罪四海商会被报复。

所以这几年一直客客气气合作。

四海商会对春风诊所也算敬重,每隔六十天结一次账,欠额始终维持在一百万左右。

不多欠,但也不还清,让春风诊所不得不一直合作。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次超过了六十天也没结账,前几天更是赊走了五十多万药品。

春风诊所库存的消炎药止血药全部被扫空。

这让林秋玲感受到巨大压力,也感受到了不安,让人催促了好几次,黄震东都说过几天再说。

明眼人都看得出黄震东赖账。

两百万,对于林秋玲不是小数目,一年利润也就百来万,拖欠两百万,林秋玲睡觉都心疼。

只是她又无法跟黄震东撕破脸皮,毕竟黄震东背后还有杜天虎。

所以叶不凡喊着要跟唐飞雪离婚,林秋玲就趁机把难题甩给叶不凡。

她想要看叶不凡笑话。

“哗啦——”

叶不凡刚从出租车钻出来,几个在门口聊天的混混就靠了过来。

司机见状一溜烟跑了。

叶不凡坦然走向几个混混。

一个黄毛青年厉喝一声:“什么人?干什么的?”

叶不凡彬彬有礼:“你好,我是春风诊所的,我叫叶不凡,我来找黄先生结尾款的。”

“叶不凡?春风诊所?唐家上门女婿叶不凡?”

听到讨尾款和春风诊所,黄毛青年眼神玩味:“你就是唐家那个出名废物?”

下一秒,他马上吹出一个口哨。

只听哗啦一声,四海商会涌出十几号混混,手里不是拿着棒球棍就是钢管。

没多久,一个光头男子把玩着佛珠出现。

面目粗犷,凶意流淌。

正是四海商会负责人,黄震东。

他盯着叶不凡狞笑:“春风诊所的,来要债啊?”

“我是春风诊所的叶不凡。”

叶不凡眉头一皱,还是点头说道:“什么意思,这钱你们不打算给了?”

黄震东得意一笑:“这事情你解决不了!”

“说实在话,这钱我们还真不打算给了。”

“不过,我现在改主意了。听说啊,唐家母女都是美人?这样吧,让你丈母娘再带上你老婆,来陪杜先生睡上一晚,这钱我就还给你们。”

他哈哈大笑起来,说不出的得意和猖狂。

他身后的一众小弟也都哄笑不已。

他上前轻轻拍着叶不凡肩膀:“有没有意见?”

“啪——”

叶不凡一把抓住黄震东的手,脸色一沉:“黄先生未免欺人太甚了吧。”

“这世道,本就是弱肉强食。”

黄震东挣脱叶不凡的手,退后一步笑道:“你太弱了,就该被欺负。”

叶不凡眯起双眼:“这么霸道的吗?”

“当然!”黄震东摸出一根香烟,啪嗒一声点燃,浓浓的烟雾喷向叶不凡的脸:“另外,我不喜欢别人站着和我说话。”

他脑袋一撇:“黑虎,拿下他,送回春风诊所,让这废物把话带回去。”

“是!”

黄震东身后那魁梧男子点点头站了出来。

看到黑虎要出手,黄毛混混顿时一阵激动,似乎已经看到了叶不凡血溅当场的画面。

黑虎是黄震东手下的第一猛将。

但凡他出手,对方断手断脚都是轻的,从来就没有他搞不定的人。

“小子,接我一拳!不死,断你四肢!”

好狂妄的口气。

仿佛断四肢都已经是一种施舍。

黑虎扭了扭脖子,狞笑道:“准备好了吗?”

“准备你大爷!”

叶不凡直接一脚把人踹飞了出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龙门医婿》<<<<


第五章 叫最牛叉的人

“嗖——”

伴随着黑虎的身子倒飞出去五六米远,

叶不凡突然就冲了出去,一大耳光扇翻了黄震东。

接着他一个转身,一拳打中黄毛混混的下巴。

“砰——”

没等黄发混混发出惨叫,叶不凡的左脚又踢中另一人小腿。

后者刚刚倒地,叶不凡又来了一个贴身靠,撞飞第三人。

下一秒,叶不凡一记左勾拳,打中第四人的脖子。

第四人宛如面条软绵绵倒地,叶不凡又踩中了第五人的膝盖……

转眼间,围着叶不凡的十五个人,全部哀嚎着倒在地上,毫无战斗能力……

快,实在是太快了。

八极拳的精髓,发挥的淋漓尽致。

看到这个阵势,刚刚爬起来的黑虎瞬间傻眼了。

“我靠……“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他眼睛瞪得大大的,一副日了狗的模样。

这十五人可不是纨绔子弟,全是身经百战的街头霸王啊,怎么一个照面就被干趴了?

黄震东同样难于置信。

在众人复杂的目光中,叶不凡缓缓走到黄震东面前。

脸颊发肿的黄震东眼神一冷,反手拔出一刀,对着叶不凡大腿扎过去。

“啪——”

匕首刺到一半就停住了,不是黄震东善心大发,而是他的手被叶不凡刁住了。

稳如泰山。

下一秒,

只听得“咔嚓”一声,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骨骼碎裂声,瞬间在这里炸响!

围观的众人,脸色巨变。

叶不凡把黄震东手腕硬生生折断。

“啊——”

黄震东发出一声惨叫,痛的满头大汗。

“你要战,我便战——”

叶不凡一脚踹飞黄震东。

“我是四海商会负责人,你今天伤了我,伤了我的兄弟……”

黄震东握着断手满脸痛苦,艰难挤出一句撑场面的话:

“四海兄弟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四海商会这几个字在中海是金字招牌,抬出来绝对能够吓住很多人。

可谁知话音落下后,叶不凡冷笑着大步走到黄震东面前,在众人注视下甩动手臂,扇出一记响亮耳光。

“啪!”

黄震东脸上又多了五道红印。

脑袋嗡嗡作响的黄震东,听到叶不凡的一声冷哼:

“话就不要多说了,现在,给我打电话叫人,叫最强的来,最牛逼的来!”

“我想知道,四海商会怎么不放过我……”

去叫人?黄震东满脸悲愤,今天真是被人欺负到家了。

他心里头非常的难受和憋屈。

可他又清楚,再说废话更是丢面子。

于是黄震东忍着疼痛拿出电话喝道:“小子,等着。”

他要去叫人,他要讨回这个公道。

在场的混混们震惊之余,也看傻叉一样看叶不凡。

不见好就收或者趁机跑路,还继续叫板四海商会,实在是脑子进水。

叶不凡再能打,能打赢十五个,还能打赢五十个?五百个?

叶不凡没有理会黄震东他们,只是站在原地不断运转《太极经》。

除了他要尽快恢复精力和体力外,还有就是发泄心中的憋屈与不满!

入赘一年,他受够了被冷眼相待的日子,这团火,他要狠狠地发泄出来!

“呜——”

在叶不凡念头转动中,四海大楼再度沸腾起来,二十几号猛男拖着钢管冲出来。

接着,街道也开来了八辆面包车。

黄震东把外面干活的骨干也都叫了回来。

车门打开,钻出七十多名四海打手,不算膀大腰圆,但满脸戾气,一看就是逞凶斗狠之徒。

他们一言不发,拿出手套和口罩戴上。

接着,他们又从车厢拖出几个大箱子,丢在地上,打开,全是钛合金的甩棍。

一人一根,在掌心一拍,啪啪作响。

专业,狠戾。

小商小贩匆忙关门,胆子大点的敢偷偷瞟一瞟这帮狠人,胆子小点的干脆躲起来,深怕殃及池鱼。

黄震东见到援兵来了,马上底气十足,手指一点叶不凡吼道:“兄弟们,废了这小子……”

一百多人向叶不凡包围过去。

“嗖——”

叶不凡根本没有废话,身子像炮弹一样撞出去,瞬间掀翻指手画脚的黄震东。

“哎哟——”

黄震东直接跌飞出去,撞翻十几人倒地,说不出的狼狈。

几十名打手先是一滞,随后同时怒吼一声。

“杀——”

他们挥舞甩棍冲向叶不凡。

叶不凡反扑了过去。

虽然对方有几十号人,但叶不凡却浑然无惧,运转的《太极经》,战力生生不息。

以一当十。

几名冲在前面的打手,甩棍还没碰到叶不凡的身子,便发现自己飞上半空,接着才是巨大的痛疼。

轰然落地!

肋骨折断。

叶不凡速度极快,十几米距离,转瞬即至。

短兵相接。

叶不凡夺下一棍,如同流星挥舞。

风声雀起,快如闪电。

“砰砰砰——”

六名打手脑袋一痛,惨叫着摔倒在地。

额头流出鲜血。

叶不凡没有停滞,身子一转,对着十几人扫了过去。

又快又狠。

“啊——”

周围又是一串惨叫。

十几名打手捂着断手后退,甩棍全部掉落在地。

眨眼功夫,废掉二十多人,尽显叶不凡的彪悍。

黄震东精神恍惚,人在现场,愣是没看清人家怎么出手。

他开始感觉叶不凡有点邪门。

黄震东原本以为叶不凡会被淹没,就是不死也会脱层皮。

可没想到,叶不凡生猛如斯,几棍就把冲锋的打手撂翻。

无论是谁都没有料到,几十号猛人,依然压不住一人。

冲上去的二十多名打手,再度被叶不凡打翻在地。

一个个不是手断脚断就是脑袋开花。

夕阳的最后一抹余晖,把叶不凡身躯拉出一道美丽弧线。

黄震东的眼神呆滞,满脸的难以置信。

这家伙怎么会这么的能打啊……

“当——”

此时,甩棍往前一伸,架住七把砸下的钢管,叶不凡随后一脚旋出。

“砰!”

八人轰然跌飞空地!

无可匹敌!

叶不凡看着剩下的打手,冷笑一声:“继续!”

冷漠没有人情味的话音,狠狠撞击着黄震东他们的心房。

横行霸道多年的他们此刻生出了崩溃之意。

黄震东牙齿一咬:“上!”

五十多人吼叫着冲锋。

叶不凡迎接了上去,甩棍如破浪之梭,所过之处,波翻浪消。

惨叫间不停歇。

转眼之间,叶不凡便穿过五十多人的阵营。

他的身后,是鼻青脸肿断手断脚的四海战将。

惨叫一片,受伤一片,惊呆一片,以一敌百,竟然不是神话。

叶不凡踹飞最后一名打手后,缓缓走向脸色难看的黄震东:“继续……”

听到这两个字,黄震东他们瞬间崩溃。

“上,上……别过来。”

黄震东一边喝斥打手起来继续冲锋,一边颤抖着身子往后退,同时还向叶不凡发出警告:“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黄震东此时四分畏惧、三分委屈、三分痛苦,没有一分不服。

没有人挣扎起来保护黄震东,除了很多人确实失去战斗力外,最重要的是,叶不凡简直就是魔鬼……

这小子,实在……实在太可怕了。

“别废话,叫人,继续叫人。”

此时,叶不凡走到黄震东面前:“叫最厉害的,最牛叉的人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龙门医婿》<<<<


第六章

黄震东脸都绿了,但还是咬着牙,又打出一个电话。

没有多久,又开来十几部车子,来了一百多号外堂子弟。

叶不凡没有废话,气势如虹又把他们干翻在地。

“叫人啊,继续叫人……”

叶不凡拍打着黄震东的脸。

“大哥,没人了……”

黄震东一脸哭相:“真没人了。

他已经把商会精锐全部叫来了,剩下的全是不入流混混,来再多也只会被肆虐。

还能叫谁?

难道找杜先生?

如果杜先生知道整个商会被人挑了,只怕会先一枪崩掉他黄震东。

叶不凡向黄震东喝道:

“堂堂四海商会,就只有这么点少吗?只有这点战斗力吗?”

“你们太让我失望了,太对不起杜先生了。

叶不凡恨铁不成钢:“拿电话,打,打给杜先生。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黄震东快要哭了,他的江湖不是这样的,他的认知也没这情况。

下一刻,他双腿一弯,跪在了叶不凡的面前:

“大哥,大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我向你磕头道歉,你就给我一次机会吧……”

他痛哭流涕:“我以后再也不敢冒犯你了。

“两百万,不,一千万,我双手奉上……”

下午五点,四海商会三楼,会长办公室。

叶不凡坐在老板椅上,一边吃着冰镇西瓜,一边环视着房内环境,气定神闲,好像这里是他地盘。

一场激烈对战后,叶不凡没有感觉疲惫,只觉得心情顺畅了。

在唐家一年受的委屈,总算是发泄了出去不少。

他的对面,坐着四海商会几个女秘书。

她们诚惶诚恐给叶不凡倒茶,切西瓜,剥瓜子。

她们可都是目睹了叶不凡一战,开始的不屑和蔑视,被叶不凡踩的一塌糊涂。

现在,她们对叶不凡只有崇拜和献媚。

如果叶不凡需要,她们随时可以投怀送抱。

叶不凡没怎么理会她们,目光落在角落的关公大刀上。

这是一把有些古旧的三米大刀,悬挂在墙壁上,刀光霍霍,锋利无比。

叶不凡能够看到上面有几缕红光缠绕。

那是血气。

“叶兄弟,我错了,我就是一时间猪油蒙了心!不该为了讨好杜先生乱出昏招啊!”

黄震东呼天抢地,满脸的悔恨。

叶不凡嘴角一抽,啃了一口西瓜:“别废话,快还钱。

“是,是。

黄震东扯着嗓子对门外吼出一声:“财务和法务弄好没有?叶兄弟等太久了。

很快,门口涌入一名年轻女郎,给黄震东递上一个档案袋。

“叶兄弟,这是两百万支票,春风诊所的债,我们一次性还清。

“叶兄弟,这是我们跟春风诊所未来三年合作的合同。

黄震东把档案袋里的东西,一份一份摆在叶不凡面前:“你过过目。

叶不凡嚼着西瓜:“这是什么意思?”

黄震东点头哈腰:“欠款是我们不对,还麻烦了叶兄弟,所以我们想弥补春风诊所。

“你不用担心,我们不会再欠款了,我们还准备预付一千万。

他掏出一张支票放进了合同:“希望我们可以继续合作。

叶不凡虽然觉得黄震东不是什么善茬,但对方已经预付一千万,赖账就不需要担心了。

“行,我把支票和合同带回去。

叶不凡淡淡出声:“不过最后签不签要看我心情。

“明白,明白。

黄震东看到叶不凡收下,笑容更加灿烂,他递出了一个表盒:“叶兄弟,这是最新款的劳力士。

“不打不相识,算是我们一点见面礼,也算是我们一点心意。

他毕恭毕敬把手表放在叶不凡面前。

“劳力士?”

叶不凡漫不经心扫过一眼:“送给我没用啊。

他就一个上门女婿,每天都要拖地做饭洗厕所,戴着劳力士画风不对啊。

而且以他的身份,戴着劳力士只会被人讥讽虚荣,拿山寨货充门面。

“叶兄弟,你一定要收下,这次是我们得罪在先,我们应该表示歉意。

黄震东扑通一声跪了下来:“你不收下,我们心里没底啊,总觉得你没原谅我们。

“请你赏个面子,一定要收下。

几个女秘书和骨干也都请求叶不凡收下。

这黄震东还真是一个人物啊。

自己打伤四海商会这么多号人,黄震东不是想着报复,而是全力结交自己,难得。

“行,你都把话说到这份上,这劳力士我收了。

叶不凡把黄震东搀扶了起来:“我也不白占你这个便宜。

“这把关公大刀是不祥之物。

叶不凡手指一点:“你最好把它丢了,不然很快有血光之灾。

拿了一支几十万的劳力士,叶不凡也就提醒一下黄震东。

这把关公大刀看上去有些年份了,可还是有一缕缕杀意在冒出。

而且大刀的锋利刀尖,正好对着黄震东的老板椅。

长期被杀意缠绕,还正对刀尖,会对黄震东气运造成极大伤害。

好在关公大刀刚摆放不久,不然黄震东只怕早就挂了。

“血光之灾?”

黄震东微微一愣,随后望着关公大刀:

“叶兄弟,这玩艺是高仿的,我看它造型不错,就花了一万把它买回来摆一摆。

“应该没啥不祥吧?”

黄震东虽然拜关二哥,但骨子里是不信这些的,所以对叶不凡的话也不以为然。

对他来说,风水相术纯粹是自我安慰,根本没有实质性意义。

而且他觉得,叶不凡所说的血光之灾,其实就是嘲笑今天一战。

再说了,其他兄弟乃至杜先生都拜关二哥,都有关公大刀,人家怎么没血光之灾?如非叶不凡下午以一敌百,他都要怀疑叶不凡是江湖骗子了。

叶不凡淡淡出声:“还是丢掉为好。

黄震东连忙点头:“谢谢叶兄弟提醒,改天我就扔了它。

叶不凡听出了黄震东语气中的敷衍,他也不再多说什么,拿起纸笔龙飞凤舞画了一张太极消灾符。

“戴着它,能保一次命。

说完后,他就离开了办公室……

黄震东看着太极符,不置可否一笑,随手丢入垃圾桶。

叶不凡身手一流,他承认,但这相术,完全就是封建迷信。

他可是读过本科学过马列的人。

几分钟后,黄震东吊着一只手下楼,他准备和几个骨干去中海医院救治。

下楼梯的时候,他莫名脚底一滑,直接从楼梯上滚落下去,脑袋磕出一道口子。

还没等他骂骂咧咧站起,头顶的吊灯又哐当一声砸落。

如非手下及时把他推开,黄震东估计要重伤。

饶是如此,身上也砸了不少玻璃碎片,让他血迹斑斑。

来到门口,狼狈不堪的黄震东刚要上车,汽车又轰的一声,自燃起来……

黄震东和几个亲信对视了一眼,彼此从对方的眸子里看到惊疑不定:难道叶不凡说的是真的?

“符啊,符啊……”

下一秒,黄震东冲回办公室,一把掀翻垃圾筒找太极符……关公大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龙门医婿》<<<<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