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霄秦婉秋小说(最强战婿)全文免费阅读_(护国利剑)超级狂婿最新章节

小说:最强战婿

作者:会说话的香烟

主角:林霄,秦婉秋

类型:都市小说

简介:又名《护国天婿》身为孤儿的林霄,没有想到,人生竟然也会是如此的坎坷。参军后,他凭借着自己的努力与天赋,一跃成为了一代势不可挡的战神。也许是因为他的成就,令人无法触及,所以会被小人嫉妒。一场设计,让林霄不幸中了奸人的圈套,沦为成了一个傻子。回到繁华都市,他受尽了凌辱。记忆的突然觉醒,不仅让他重新回到了巅峰时刻,还一雪前耻,为自己复了仇。…
![229c9d089b9bc485daadbd285c461ab7.jpg][1]

**《最强战婿》免费试读**

**第1章**

江城。

秦家宅院。

一名青年坐在轮椅上,双目紧闭发出轻微的鼾声。

脑袋歪到一侧,口水顺着嘴角流下,像是一个傻子。

忽然,青年猛然睁开眼睛。

像是噩梦初醒,双手紧紧抓住轮椅扶手,后背更是被冷汗打湿。

“呼!”

青年大口喘气,眼神中一片茫然。

而脑海中,则是缓缓浮现出梦中那最后一幕。

“林霄,你就是我计划中最大的阻碍!”

“我要让你像蝼蚁一样活着,才能解我心头之恨。”

“所以我不杀你,我要让你受尽折磨的活着,像一条狗一样苟延残喘的活着!!”

梦中那人,对着林霄咬牙切齿,仿佛要生吃林霄的血肉一般。

“我是谁?”

“我是……林霄!”

青年眼中的茫然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冷冽。

林霄,本为一介孤儿。

巧合之下被第四西北军,李重光老将军收养。

其后一直生活在西北边境,自幼在军武中生活,10岁进入兵队历练,15岁正式入伍。

驰骋沙场,立下无数功勋。

20岁便直封9星统帅,统领西北百万雄兵。

并于当年,义父李重光深陷敌军战亡。

林霄一怒之下率百万大军压境,力斩敌军十位统帅。

一战封神,收复山河八千里。

大战之后,力竭而倒。

其后被手下贼人算计,趁他昏迷之际暗下毒手。

导致林霄脑部受创,陷入半痴半傻的状态,就连双腿也是直接瘫痪。

林霄双拳紧握,指关节咔咔作响,指甲更是深深陷入肉里。

那一双深邃的眸子,眼白之上密布红血丝,宛若陷入癫狂的野兽一般。

“如今我已经清醒,有些账,也是时候算算了。”

片刻之后,林霄缓缓压下心中怒火,想要试着用双腿走路。

但,双腿宛若不是他的一样,根本提不起力气,就像是真正的瘫痪了一般。

林霄两手伸出,一手抚摸腿部脉搏,一手顺着腿部筋脉缓缓划动。

“还好,只是长期卧床坐轮椅,导致血气淤堵,肢体有些退化。”

林霄低声自语,以他所具备的医术,再辅助锻炼,很快就能恢复。

打量着房间中略微简陋的环境,林霄脑海中那些零散的记忆碎片,也是逐渐拼凑起来。

他陷入痴呆状态两年,但并不代表他没有记事能力。

“这里是,秦家?”

林霄喃喃自语。

江城秦家,本为将门之后。

秦家老爷子秦厉雄,兵中一代天骄,为国立下赫赫战功。

当年秦厉雄看中林霄的潜力,多次央求林霄的义父,让他与孙女秦婉秋定下婚约。

秦家族人虽不知林霄在兵中地位几何,但也知道以秦厉雄的眼光,他看上的人定然不差。

所以,自然是满心欢喜。

可没想到,林霄退役之后,不但成为了一个半痴半傻的废物,甚至连双腿都逐渐失去知觉,完全丧失了自理能力。

本想借着林霄,使得秦氏在江城的地位,再上一层楼。

而如今,算盘落空,巨大的期望变成绝望,怨恨和不甘可想而知。

而后秦厉雄战死沙场,秦氏后人青黄不接,已经沦落到了三流家族的行列。

秦家人更是将这一切,都归罪在了林霄的身上。

于是,更加不会给林霄什么好脸色。

两年来,秦氏族人从未正眼相待过林霄,各种羞辱。

秦婉秋不在的时候,林霄的地位,更是连一个下人都不如。

即便是一个保姆,也敢对林霄出言不逊。

唯有秦婉秋,在林霄的记忆中,好像对林霄还算不错。

“如今我已然恢复,也是时候离开秦家了。”

“秦家若像样,我便助秦家飞黄腾达。”

“秦家若继续执迷不悟,那我便与秦家,恩断义绝。”

猛虎,苏醒。

恩,要还。

仇,要报!!

此时,他义父已经不在,昔日手下更是将他背叛。

如今人在屋檐下,还坐在轮椅之上,简直惨到了极点。

“不,我并不是什么都没有。”

“九星统帅亲卫兵。”

林霄眸子一扫,拿起桌面上的手机,拨通了一个记忆深处的号码。

他现在迫切的需要知道,如今的天下局势。

“喂。”

电话那边的声音,沉重而坚毅,仅从声音就给人一股扑面而来的压力。

“是我。”

林霄语气带着些许怀念。

电话那边这个人,叫做袁征,是他的亲卫兵首领。

重情重义,义薄云天。

“砰!”

电话那边,猛然传出一声震响。

“你说……你是谁?”

袁征的声音,有些颤抖。

“林霄。”

林霄顿了一下,再次说道。

电话那边,陷入了长达十几秒的沉默。

“什么东西!谁让你给我打电话的?”

“一个傻子,一个残疾,也配跟本帅打电话?滚蛋!!”

袁征的声音听起来无比愤怒,还夹杂着丝丝颤音。

破口大骂之后,袁征啪的一声挂断电话。

林霄目光发愣,缓缓放下手机,脸色有些煞白。

先有昔日手下,将他陷害到这步田地。

再有最信任的亲卫兵头领袁征,对他这般态度。

众叛亲离,也不过如此吧?

“呵,呵呵……人走茶凉?”

林霄拿着手机,嘴角升起一抹自嘲。

……

而与此同时。

远在西北的营地内。

一名身材壮硕的汉子,目光通红的放下手机,嘴巴和身体都在不断的颤抖。

任谁都能看出,他在极力压抑内心的情绪。

“噗通!”

汉子双膝跪地地上,牙关紧咬,泪水夺眶而出。

———-

**第2章**

“统帅!您,您回来了!”

“可是,我不能,我不能……”

袁征双拳猛砸地面,心中仿佛藏着万般憋屈。

“袁帅,您,怎么了?”

营帐打开,一名战士快速走来。

这名战士真是不敢相信,统领数十万兵马的袁征,此时竟然跪在地上流泪。

“心绞痛犯了!”

袁征摆手站起,背对青年说道:“安排行程,我要回去一趟。”

“袁帅,如今战事吃紧……”

“您回去,多久?”

战士轻声问道。

“待定。”

袁征的语气,毋庸置疑。

“是!”

战士不敢多问,应声退下。

……

江城,秦家。

林霄独坐轮椅,握着手机沉默良久。

“不对。”

林霄皱眉思索。

袁征的态度,有些刻意做的那么绝情。

这,不符合他对袁征的认识。

“啪!”

林霄拍了一下膝盖,心中有些自责。

他刚才情急之下打了电话,却是已然忘了,自己如今的处境啊!

这个电话,真的不该打。

一旦被那些人知道自己恢复,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袁征故意表现的这么绝情,定然是为了保护自己。

“是谁在说话?傻子又犯病了?”

正在这个时候,一名中年妇人走了进来。

这妇人三角眼,嘴唇很薄,眼睛往上瞟,带着一股傲气。

秦婉秋的妈妈,王凤。

也算是,林霄的准丈母娘。

两年来,秦氏族人中,王凤对林霄最为刻薄。

事关兵中无小事,以林霄当年之身份,更是绝对的机密。

所以即便是秦家人,也对林霄曾经的事情一无所知。

在王凤心中,林霄不过就是一个废物。

林霄坐在床边,跟王凤漠然对视。

“傻子,你干什么呢?”

王凤上前一步,一把抢过了林霄手中的手机。

“区区一个傻子,还会用手机?”

“婉秋也真是好心,说什么要定闹铃推你出去晒晒太阳!”

“真是傻到家了,我王凤怎么能生出这样的傻子?”

王凤气急败坏的抢过手机,还顺手推了林霄一把。

林霄眼中闪过一道寒意,以他九星统帅的身份,方圆三米范围内,皆是禁区。

换做旁人,仅仅这么一个动作,他便有权力当场格杀。

先斩后奏,皇权特许!

“你看什么?不服气啊?怎么还想打我?”

“你还以为你是什么栋梁之才呢?亏我当年信了秦老爷子的鬼话,说你是什么兵中天骄。”

“你现在吃秦家的喝秦家的住秦家的,你不就是一个废物吗?”

“什么这帅那王的,你就是废人一个,还是一个残疾,一个傻子!”

王凤单手叉腰,指着林霄的鼻子不断点着。

这种事情,她早已经做得无比顺手。

但随后,王凤的声音戛然而止,脸上也是被惊恐所充满。

因为她看到,林霄,这个傻子,这个双腿残疾的傻子!

他竟然,缓缓站了起来……

身高一米八多的林霄,目光漠然,缓缓站立。

那一双深邃宛若星辰大海的眸子,更是散发出无尽的杀伐之气。

冰寒至极,冻彻骨髓。

王凤就这么瞪大眼睛,随着林霄的身体缓缓移动目光,脸色唰的一下惨白无比。

此时林霄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势,宛若不败战神,生生扑面而来。

那睥睨天下的眼神,更是让王凤下意识觉得,她此时在林霄面前,就像是一只蝼蚁一般。

“噗通!”

王凤心中惊惧,膝盖一软瘫倒在地。

林霄目光漠然,居高临下的看着王凤。

那股驰骋沙场,斩敌无数的杀伐之气,更是层层爆开。

宛若,猛虎苏醒!!

“我昔年荣耀之时,求着我的,是你们。”

“如今,我狼狈之时,踩我的,也是你们。”

“我林霄纵横西北,何人能欺,何人敢欺?”

“这三年来,秦家收留之恩,我记在心里,可秦家对我的羞辱,我也记在心里。”

“莫说我林霄冷血,若不是念在秦老将军和婉秋的面子上,你现在,就是一具尸体。”

林霄的冰冷杀气和犀利言辞,令王凤恐惧到了极点,坐在地上牙齿不断打颤。

“你,你林霄现在……”

“你,你现在不就是一个废人么你……”

王凤瘫坐在地,还在咬牙反驳。

林霄目光微闪,他现在的身份,确实只是一个废人。

而不是那纵横西北之地的,九星统帅林霄。

“我即便成了一个废人,我,还是林霄。”

这个名字说出来,就已经足够代表一切。

他即便做了上门女婿,也是不一般的上门女婿。

王凤脑袋中嗡嗡作响,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

而林霄瞥了王凤一眼,刚想走路,双腿却是一软,再次坐倒在了床边。

刚才只是一怒之下,强行撑住站起来,实际上林霄还没有完全恢复。

伤筋动骨一百天,更何况林霄这个症状,是长达两年的轮椅生涯导致而成。

那更是需要一个恢复期。

见到林霄再次瘫坐下,王凤心中的恐惧缓缓消散。

“你个废物!你个傻子!你恢复了清醒又如何?你还是个残废!”

“你竟然都敢威胁我了,你马上就给我滚出去!”

“这里,是我家!”

王凤骨碌一声从地上爬起来,对着林霄大喊道。

“王姨,发生了什么事儿?”

正在这时,一名青年,从门外走了进来。

这青年长相不俗,嘴角带着一丝阴邪的笑意。

不仅如此,那青年更是身穿一套深黑战袍,手持一把威猛大剑。

这战袍造型威猛,镶嵌金边,衣袍之上的金线蜿蜒其上,宛若游龙一般。

那把大剑,更是极其厚重,锋利异常,散发着渗人的寒意。

战袍加上大剑,使得这名青年,看起来英气逼人。

看到这名青年,林霄眼睛微眯。

青年名叫赵权,江城名门赵家大公子。

早就觊觎秦婉秋的美色,即便秦婉秋已经跟林霄订婚,他依旧不愿意放弃。

两年来,赵权更是堂而皇之的多次登门秦家,当着傻子林霄的面,与王凤密谋将林霄赶出秦家。

然后鸠占鹊巢,将秦婉秋占为己有。

若不是秦婉秋阻拦,恐怕他们已经如愿。

“这个傻子,这个傻子竟然不傻了!”

王凤指着林霄,气喘吁吁的说道。

林霄眸子一扫,看到青年身上的穿着,再次闪过一道寒意。

“九星帅服,护国神剑……”

“不知你赵权,承受的起么?”

“你,当真是不怕死?!”

林霄一声冷喝,赵权的脑袋当场嗡的一声。

这个傻子,真的不傻了?

———-

**第3章**

但,赵权惊楞之后,心中却是闪过一丝不屑。

据说这林霄,曾经在兵中权力不小,要不然当年也不会被秦老爷子看上。

但,那也只是曾经。

如今林霄已然成了一个废人,权力不在,荣华消散。

而他赵权,是江城豪门新秀,何须惧怕这区区废人?

“林霄,即便你现在不傻了,你又能如何?”

“你,依旧是个坐轮椅的残疾!!”

“我不知道你以前是个什么东西,但现在,你就是一个废人,一个要靠秦家养活的废人。”

“我穿你衣服如何,拿你的东西又如何?”

“以后,我还要抱着你的未婚妻秦婉秋,你又能如何?”

“而你这个残疾,只能坐在轮椅上,亲眼目睹这一切,呵呵……”

赵权把玩着手中的护国神剑,随后猛然伸出,横在了林霄的脖颈。

面带嘲讽道:“你看,你现在不过就是我掌心的猴子,我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

这曾经陪伴自己征战无数的护国神剑,此时就贴在林霄的脖子处,让他的内心之中,再次激发一道火气。

曾经的荣耀,现在被人当成玩笑!

林霄的内心之中,火气冲天而起。

但他现在双腿力量不足,根本连站起来都困难。

王凤见状,忍不住大声嘲笑。

“废物就是废物!”

“在我面前的时候挺嚣张,在赵公子面前,还不是老老实实?哈哈!”

王凤和赵权,均是面带不屑的冷笑。

就在这时,二人的笑声,再次戛然而止。

只见林霄伸出手掌,两指夹住剑身,漠然的看着赵权。

“我林霄纵横沙场无敌手,你赵权,算个什么东西?”

“你赵权,记住今日之事。”

“待我亲卫军南下之时,你赵家,便不在宗门之列。”

林霄话音落下,手指猛弹。

“嘣!”

一声震响,护国神剑瞬间弹开。

赵权惊惧的发现,他的虎口竟然有些发麻。

“你说什么?”

赵权猛然上前,一把抓住林霄的衣领,咬牙切齿的问道。

“你以为你是谁,也敢威胁我赵家!”

“你现在双腿已废,仅有这一双手掌罢了。”

“你告诉我,你这双手掌,除了能拿秦家的软饭吃,还能干什么?”

赵权瞪着林霄,眼中满是厌恶。

“啪!”

赵权话音落下,一道清脆的耳光声响起。

“噔噔噔!”

赵权被这一耳光扇的不断后退,直接撞到了桌子上面。

脸上,一道肉眼可见的巴掌印,缓缓浮现。

林霄一耳光扇出,缓缓举起那只修长的右手掌。

“这双手,还能打你。”

话语平静,眼神漠然。

赵权懵逼,

王凤呆愣当场!

她没想到,这废人林霄,恢复清醒的第一件事,就是扇了赵权一耳光。

这傻子林霄,难道真的有些不一般?

“废物!我今天就杀了你!”

“然后,我会娶了婉秋!”

赵权怒火攻心,手持护国神剑,朝着林霄冲来。

“住手!!”

正在这时,门外一声清脆的厉喝。

“唰!”

赵权的脚步猛然站住,王凤也是一愣,看向门外。

一袭黑色职业套裙,身材高挑亭亭玉立,黑发盘在脑后形成一个发髻,给人一种高贵之感。

那白皙柔嫩的脸上,看不到哪怕半点瑕疵,琼鼻小嘴巴,冷艳之中又夹杂两分可爱。

容貌秀美,身材凹凸有致,即便是林霄阅人无数的眼光,也不得不在内心发出一声赞叹。

这便是与林霄有婚约的秦氏子女,秦婉秋。

赵权看到秦婉秋,目光中闪过一丝贪婪,更是下意识舔了一下嘴唇。

秦婉秋的气场本就高冷,此时更是紧皱黛眉。

看到赵权手持大剑对准林霄,心中生出一股火气。

“你们干什么?”

秦婉秋迈步走进,直接挡在了林霄的面前。

她并没有发现林霄的异样。

“婉秋,你回来的正好,这个傻子竟然敢骂我!”

王凤单手叉腰,像是找到了救星一般。

赵权也是收起大剑,帮腔道:“婉秋,林霄已经恢复了,他可能早就不傻了,但是为了骗你,就故意装傻充愣。”

“他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说不定就是在打你的主意。”

赵权冷哼一声,但他并不会说出,被林霄打了一巴掌的事情。

想他堂堂赵家大公子,若是被林霄这个傻子给打了,传出去还不是让人笑掉大牙?

“他跟我有婚约,我们生活在一起本就是应该的,何来不可告人?”

“这件事情,又与你何干?”

“倒是你们,趁我不在又来欺侮他,你们不要太过分了!!”

秦婉秋面带冷意,依旧挡在林霄的面前。

“你!婉秋,我真没有骗你。”

“他早就恢复了,只是在装傻,目的就是吃秦家的软饭啊!”

“对!婉秋,赵权说的都是实话,我可以作证!”

看到王凤和赵权均是这么说,秦婉秋微微皱眉,随后转头看了林霄一眼。

“林霄?”

秦婉秋喊了一声。

“嗯?你们,是谁?”

林霄心中冷笑,脸上却是一片茫然,看起来与傻子无二。

“你!你!你竟然还在装?”

赵权看到这一幕,心中无比愤怒。

“够了!”

“现在,请你们离开!!”

秦婉秋猛然上前一步,掷地有声的喊道。

王凤和赵权,看到林霄在这装傻充愣,均是一阵气结。

“林霄你给我记住!这事儿没完!!”

赵权骂了一声,深深看了秦婉秋一眼,跟王凤转身离开。

直到二人离开以后,秦婉秋才轻叹一声,缓缓转身看向林霄。

“我就知道他们不会推你去晒太阳,所以我请假回来了。”

秦婉秋自语一声,然后推着林霄,缓缓走到了院子里面。

看着林霄那一副痴呆样子,秦婉秋再次止不住的叹气。

秦婉秋缓缓蹲下身体,手掌放在林霄的腿上。

“我爷爷当年告诉我,你是兵中天骄,你是国之栋梁!”

“你驰骋沙场,你保家卫国,你是真正的无双国士!”

———-

**第4章**

“我很早之前,就崇拜你了,你……就是我的偶像。”

“当我知道跟你订婚,可以跟你结婚的时候,我很开心,也很激动……”

“但当我看到你这个样子的时候,我又非常难过……”

院子中空无一人,阳光温暖洒下。

唯有秦婉秋在对着自己的傻子未婚夫,诉说衷肠。

“其实,我也很累。”

“我们只是有婚约,但是并没有结婚,所以秦家不愿意收留你。”

“两年来,我承担了这秦家太多事情,我也因为你,承受了很多非议。”

听到这里,林霄眸子闪动,尘封许久的心中,闪过一丝温暖。

义父李重光曾经对他说过,当你辉煌之时,身边不一定全部都是假士。

但当你落魄之时,依然愿意陪在你身边的,那一定是真人。

而此时林霄龙游浅滩,沦为一个双腿残疾的傻子。

秦婉秋能做到这一步,已然是极其不容易。

林霄本想着,他已经苏醒,也是时候离开秦家了。

但听到秦婉秋这番话,他又忍不住改变了主意。

他林霄一生行事,仇要报,恩要还。

即便要离开,也要还了秦婉秋这份恩情。

“其实,我想要的并不多,我也想有人跟我一起,扛起这个家。”

“我也想……,有人陪着我一起逛街,有人能撑起一片天空,给我遮风挡雨。”

“我也想,好好谈一次恋爱,享受爱情的喜悦,可是我不能,我只能羡慕别人。”

“看着别人成双入对,我好孤单,我也,好累……”

秦婉秋抽了一下鼻子,随后缓缓将脑袋,靠在了林霄的腿上。

她很少这样,但今天她实在控制不住憋涨的情绪。

“唰!”

就在这个时候,秦婉秋觉得自己的手掌,被人牵了起来。

秦婉秋猛然抬头,正好跟林霄那坚毅的眸子对视。

这一刻,秦婉秋不知为何,心跳速度猛然加快。

“此后余生,即便山河破碎,江山不在……”

“你秦婉秋,都将是我的唯一。”

“以后,一切有我,就让我林霄,做你的那片天空。”

突如其来的话语,使得秦婉秋脑袋嗡嗡作响。

片刻之后,秦婉秋一把甩开林霄的手掌,猛然站了起来。

此时的秦婉秋,那是又震惊又羞怒。

震惊的是,林霄竟然真的已经恢复清醒。

羞怒的是,她竟然在林霄面前,吐露了心迹。

“你真的恢复清醒了,你为什么要骗我,你……”

秦婉秋很是羞怒,就这么跟林霄对视。

“我没有骗你,我刚刚才恢复。”

林霄看着秦婉秋,语气无比认真。

“你!你就是在骗我!”

秦婉秋此时心中很是慌乱,更是为刚才的一番话感到害羞,于是冷哼一声转身进了屋中。

林霄坐在轮椅上,看着天边烈日,嘴角浮现笑容。

两年痴呆,两年残疾。

两年……不离不弃的照顾。

他为战场之上的铁血统帅,纵横沙场无敌手。

但举世堂堂七尺男儿,又何尝不能铁汉柔情。

这份情谊,不可辜负。

“给,这是你的东西。”

片刻之后,秦婉秋去而复返,丢给林霄一个盒子。

“你为我付出的一切,我都不会让你白白付出。”

“你说我们只是有婚约,如果可以,我想还你一场盛大婚礼。”

林霄接过盒子,一脸认真的看向秦婉秋。

“你先想想,你现在能做什么?”

秦婉秋恢复了往日的冷艳,淡淡的看着林霄,一边说一边瞥了一眼林霄的两条腿。

即便林霄已经恢复神智,可他,还是一个残疾啊!

“我……给我一点时间。”

林霄目光一闪,轻叹一声说道。

“我已经给你两年时间了。”

秦婉秋缓缓摇头,随后转身出了院门。

她只是上班途中,专门请假回来,推林霄出来晒太阳,现在还要回去上班。

“你护我两年安稳,我便,许你一生繁华!”

林霄目送秦婉秋离去,随后打开了那个不大的小木盒。

一张普通的银行卡,一盒银针,外加一些杂物。

“没想到,袁征还知道把这些东西给我带上。”

林霄默然自语,随后拿起那盒银针。

手起手落,九根银针隔着裤子,分别扎在了双腿的穴位之上。

“嘣!”

林霄曲手一弹,九根银针不断颤动,宛若水波荡漾。

与此同时,一股股暖流,从林霄的左右两腿不断浮现。

血液,正在加快流动。

那消失已久的力量,更是在逐渐恢复。

都知道他林霄纵横沙场无敌手,是为最年轻的九星统帅。

但极少有人知道,他自幼便过目不忘,一手银针医术,更是出神入化。

片刻之后,林霄手掌在双腿上一划而过。

九根银针尽数收回,随后被林霄放进了盒子里面。

以他现在的状态,最多七天,应该就能彻底恢复。

到那时候,他才是真正的林统帅。

这世间,再也无人能够阻挡他的脚步。

“时隔两年,我林霄,归来。”

林霄仰头看天,眼神一片漠然。

“秦家的恩,我会还。”

“秦家给的辱,我也会奉还。”

“我林霄丢下的所有,我都要拿回来。”

“义父,我会用您给我留下的东西,东山再起。”

“然后,完成您的心愿,将丢失的八千里山河,重新收复。”

院子之中,林霄的声音平静而坚定。

……

酒店中。

赵权和王凤,正在密谋什么。

“王姨,那林霄到底什么来头?”

“我怎么觉得,他有点不一般呢?”

赵权皱起眉头,想想林霄的言行,忍不住有些心悸。

“他能有什么来头?”

“也不知道秦老爷子当年犯了什么病,竟然把婉秋许配给他!”

“还好只是订婚,没有真的完婚,要不然我秦家岂不是被人笑掉大牙?”

王凤冷哼一声,提起林霄,心中当即来气。

“以我赵家的消息渠道,我听闻两年多前,西北兵中有一名姓林的统帅,是为兵中最年轻的统帅。”

“横推当代,千战千胜,盖压天下群雄。”

“一人镇山河,堪称无双国士。”

“这林霄……”

———-

**第5章**

“这林霄也姓林,会不会跟那位有什么关系……”

赵权这话说出来,王凤却是哈哈大笑,脸上尽是不屑。

“他林霄要是跟那种人物有关系,我王凤跪下来,求他做我秦家的女婿!”

王凤面带不屑,语气满是嘲讽。

“那他在兵中到底是什么身份?我觉得有点不简单。”

赵权身为赵家嫡系大公子,终究比王凤的目光长远一些。

“身份?”

“当兵几年退伍的话,也有十几万的退伍费吧?”

“他可倒好,一身破衣服加一把破剑,还有一个破箱子,里面的银行卡也没钱。”

“我还看到了一盒大头针,我现在都觉得,他是不是在兵队里面做饭呢?”

“你说,他能有什么身份?”

王凤此番话说出来,赵权先是一愣,随后也是哈哈大笑。

“是啊,就算是再差,退伍也有退伍费啊!”

“他这什么都没有,我估计就是个养猪的,是我多虑了。”

赵权当即放下心来,哈哈大笑。

“你放心吧,就算他现在恢复了,也没什么用。”

“我会想办法,把他赶出去,然后你来我秦家提亲。”

王凤看了赵权一眼,当即说出了赵权心中,最想做的事情。

“好!好!”

赵权兴奋的搓搓手掌,问道:“那咱们接下来怎么做?”

“婉秋和他只是有婚约,并没有完婚,连夫妻之名都没有。”

“当初婉秋力排众议收留他,也不过是心中不忍罢了,现在他已经恢复,当然不能再留在秦家。”

“两天后秦老太太大寿,我会当着秦家所有人的面提出这件事情,到时候婉秋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

王凤冷哼一声,语气很是自信。

“好!那我就等着王姨的好消息,嘿嘿。”

赵权搓了搓手掌,脸上满是兴奋。

王凤对赵权,自然也是非常满意。

这赵权所在的赵家,在整个江城都极其有名。

若是能攀附上赵家,到时候秦家必将重现当年风采。

而她王凤,将会成为秦家之中,居功至伟的大功臣。

……

两天后。

江城龙华酒店。

“天佑我秦家,百年长兴!”

高档包房内,秦家众人济济一堂。

今天是秦家老太太的七十大寿,秦家上下自然前来参加寿宴。

不仅有秦家人,还有一些江城的名门,也是来了不少人。

虽说自从秦厉雄老爷子战死,秦家逐渐没落,已经沦为三流家族。

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面子还是有一些的。

此时,秦家老太太坐在主桌首位,周围几个桌子,均是坐的满满当当。

“奶奶,对不起,我们迟到了……”

正在这时,包厢门被人推开,秦婉秋推着林霄走进。

秦老太太瞥了秦婉秋一眼,却是没有接话。

“哟,你还知道过来呢?”

“我还以为,有些人把奶奶的大寿给忘了呢。”

秦婉秋的堂妹秦菲,翻了翻白眼。

秦菲嫉妒秦婉秋的美貌,从小到大一直对秦婉秋非常排斥。

“呵呵,这做人啊,千万不能忘本。”

“就怕有些人,已经忘了根吧?没有奶奶,哪来的我们?”

秦家子弟秦星宇,也是撇了撇嘴。

霎时间,秦家人议论纷纷,均是对着秦婉秋指责不已。

除了秦婉秋的父母和秦老太太,其他人均是指指点点。

即便此时的包厢中,有着江城的一些豪门,他们依然不在乎。

自从两年前,秦家收留了林霄这个又残疾又傻的废物,秦家早就成了江城的笑话。

而这一切,可全都得归功在林霄的身上。

“奶奶,林霄行动不便,所以我们就耽误了一些时间……”秦婉秋轻轻解释着。

“坐吧。”

秦老太太摆手打断,淡淡说道。

“反正也没准备等你们。”

秦菲摸了摸美甲上的镶钻,小声补了一句。

秦婉秋微微低头,还是推着林霄走了进来。

“我这刚刚看到,你把这个傻子也推过来了?”

秦家众人,好像刚刚才看到林霄一般,均是面带诧异的问道。

“今天秦家人都在这里给奶奶过寿,他自己在家没办法吃饭。”

秦婉秋脸色微红,此时是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仿佛沦为了所有人眼中的小丑。

“你是不是疯了?”

王凤从旁边座位上站起来,走到秦婉秋身边低声问道。

“你还嫌咱们家丢人丢的不够吗?竟然把他推过来?”

“今天是老太太大寿,很多江城的名门都在这里,你要干什么?”

王凤对着秦婉秋,压低声音呵斥道。

林霄坐在轮椅上,将这一切都看在眼中。

这周围的所有人,不管是秦家上下,还是那些江城名门……

都带着一种俯视的目光,看向秦婉秋和林霄。

“呵呵,就特么是个傻子。”

秦星宇撇了撇嘴,冷笑一声说道。

几桌人,当即发出哄笑。

王凤愈发脸红,秦婉秋则是宛若狂风暴雨中的孤舟,被不断的摧残着。

“秦家曾经为江城一流世家。”

“如今沦为三流家族,果然是有原因的。”

忽然,一道声音缓缓响起。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最强战婿》<<<<][2]** [1]: https://www.typechodev.com/home/usr/uploads/2021/10/4055747837.jpg [2]: http://wx.mp.xuesexs.com/cp_url.php?source=yangguangshucheng&bookname=%E6%9C%80%E5%BC%BA%E6%88%98%E5%A9%BF

上一篇 2016-08-31 上午6:04
下一篇 2016-08-31 上午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