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平苏雨琪小说的大结局免费阅读全文(龙王令)

小说:龙王令

作者:韩三千

角色:陈平, 苏雨琪

类型:都市小说

简介:女友被非礼,陈平为保护女友而坐牢,可三年后出狱,女友却嫁给了当年施暴者…………陈平悲愤不已,幸好在狱中习得凝心诀,陈平从此走上修仙之路,身边美女陪伴,前女友悔恨不已!

![202109259691.jpg][1]

《龙王令》免费试读

第1章 出狱

“我终于出来啦…………”

陈平用力的呼吸着外面的新鲜空气,奋力的吼了出来!

在陈平身后,就是洪城监狱,他在这里整整呆了三年,今天终于刑满释放了。

“哎,也不知道自己父母怎么样了?”

陈平背着破帆布包,急匆匆的向家里走去,三年来他父母从来没有看过他一次,现在陈平很担心他们。

回家的路上,陈平不断打量着手上戴的一枚古铜色的戒指!

戒指上面雕刻着一条栩栩如生的龙,在龙头位置还有一个令字!

这枚戒指是今天他出狱的时候,狱友老龙头送给他的。

这个老龙头是个很奇怪的人,整天神神叨叨的,说自己是天龙殿殿主,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精通术法医术,能够让人起死回生!

所有人都把这老龙头当成疯子,不愿意理他,只有陈平没事会找老龙头聊聊天,而且还把自己的饭菜让出一点给他。

老龙头每天就给陈平讲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什么天龙殿,什么锁龙岛,陈平听都没听过的事情!

后来这老龙头让陈平每天陪着他打坐,练功,陈平也是无聊,就跟着一起学了!

可谁知,三年过去了,陈平竟然真的跟着那老龙头练了一身的本领和医术!

就在今天出狱的时候,老龙头把这枚戒指交给了陈平,并且告诉陈平,今年七月十五那一天,让陈平无论如何去一趟东海的无名岛,只要到了岛上亮出戒指,自会有人接他,到时候陈平会有大机缘。

因为跟着老龙头确实学到了很多本事,所以陈平对老龙头的话很是相信,满口就答应了,只不过现在离着七月十五还有好几个月的时间呢。

不知不觉中,陈平已经走到了家门口,看着面前有些破败的房屋,陈平满脸的复杂,他不知道,这三年自己的父母怎么样了,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自己的父母肯定承受了很大的压力!

回想起三年前,陈平的双眼依然闪动着怒意!

三年前,陈平和女朋友耿珊珊已经到了谈婚论嫁得地步,两个人是大学同学,谈了两年了!

可是有一天在送耿珊珊回家的夜里,两个人遇到了喝醉酒的萧磊!

这萧磊可是洪城出了名的富二代,坏事做尽了!

结果萧磊看到耿珊珊漂亮,就心生歹意,对着耿珊珊动手动脚!

身为当地有名的富二代,萧磊当时根本就没有正眼瞧那陈平一眼!

眼看着自己的女朋友被人侮辱,陈平疯了!

捡起一块砖头狠狠的砸在萧磊的头上!

结果可想而知……

有权有势的萧磊被打,当然不会善罢甘休,直接报警,把陈平抓了起来。

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三年徒刑!

一直到了今天,陈平才被放了出来。

迟疑了很久,陈平这才轻轻敲响了房门!

“谁呀?”

门打开了,一个满头白发,身材佝偻的老妇探出头来,一只手不断的向前摸索着:“谁呀,是谁在敲门?”

老妇的双眼紧闭,很明显是看不到事物,原来是个盲人!

当陈平看着眼前的老妇之后,整个人都呆住了,双眼圆睁,浑身都在微微的颤抖。

他不敢相信,眼前这个满头白发,一脸褶皱的老妇,竟然就是自己的母亲唐红英!

这才短短的三年时间,自己的母亲怎么会变成了这幅模样?

“妈,是我,我是陈平!”

陈平上前扶住自己的母亲,一脸激动的喊道。

“陈平?真的是你吗?”

唐红英双手在陈平的脸上摸着,眼泪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妈,是我,是我……”

陈平的眼眶也红了:“妈,你这是怎么了?到底怎么了?”

陈平不明白,自己走时明明自己的母亲好好的,为什么短短三年就变成这个模样!

“哎,说来话长,快进来说!”

唐红英把陈平拉进了房间!

看着简陋的房间,几乎空无一物,陈平都傻了!

虽然他们家不是什么有钱人,但是他父亲可是有正式工作的,所以达到小康还是可以的,可如今怎么家里变成了这幅模样!

“妈,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陈平看到家里这幅模样,对着自己母亲追问道。

“哎!”唐红英叹了一口:“你走之后…………”

唐红英一五一十的把事情讲了一遍,原来陈平坐牢之后,萧家并没有打算放过他们,还要求赔偿一百万。

最后没有办法,陈平父母把陈平的婚房卖了,又借了不少钱,可还是没有凑够,最后剩下三十万,他们只能分期付给萧家!

为此事,陈平父亲的工作也没有了,只能靠扫大街为生,而他母亲则整天以泪洗面,双眼也给哭瞎了!

这也是为什么陈平坐牢三年,他父母却一次都没有看过他的原因。

听着自己母亲的讲述,陈平缓缓的握拳,眼眸深处泛起磅礴的杀意!

他没想到这萧家竟然这么狠,这是要对他们家赶尽杀绝!

“妈,难道那耿珊珊一点也没管你们吗?”

陈平满脸不解的问道。

那耿珊珊可是他马上要过门的妻子,而且他坐牢也是为了那耿珊珊,耿珊珊不可能看着自己的父母这个样子,而无动于衷吧?

“唉,别提了,耿家非但不管,就连我们给的彩礼,我想要回来,人家都不给了,说不能结婚不是他们的错,是因为你坐牢,所以彩礼不退!”

“你爸找他们理论,还被他们一家给打了出来!”

唐红英越说心越酸,到最后眼泪根本就止不住了!

———-

第2章 绿帽龟

“那耿家真是这样?”陈平的眉头紧紧的拧在一起,他不敢相信耿珊珊真会这样。

当时他被抓起来的时候,耿珊珊还哭喊着说会等他出来,两个人在结婚的!

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陈平决定要找那耿珊珊问个清楚。

可就在此时,房门突然被人用力的拍响了,很大力,几乎都要把房门给震掉了!

听到这敲门声,唐红英的脸色突然变得惨白,看的出她很害怕!

“妈,这是谁呀?”

看的唐红英的表情,陈平眉头一皱问道。

“你不用管了,你赶紧回屋里去,千万不要出来!”

唐红英把陈平推进房间,然后一脸紧张的去开门了!

房门刚刚打开,一个光头带着四五个满是纹身,一脸凶煞的家伙走了进来。

“钱准备的怎么样了?”

光头看了唐红英一眼问道。

“光头哥,都准备好了,准备好了……”

唐红英不断的点头,伸手摸索着从角落拿出一个布袋!

此时不少的街坊邻居也都围了过来,看着光头几个人,全都躲得远远的。

“这几个家伙每个月都来要钱,真是要逼死人呀!”

“可不是,一点王法都没有了!”

“嘘,你们小点声吧,这几个家伙可都是萧家派来定期收钱的。”

几个街坊邻居躲在一旁,气愤填膺的议论着,可是却没人敢管!

此时,那光头一把夺过唐红英手里的布袋打开看了一眼。

“这他妈都是什么玩意?”光头眉头一皱,把布袋直接翻了过来,里面一些破旧的钞票散落一地,有一百,五十,还有一块两块的,甚至还有很多几毛的硬币!

“这些破烂玩意能有一万吗?”

光头大声的对着唐红英质问道。

“光头哥,正好一万,我们都数过了,不信你可以数一数。”

唐红英陪着笑脸,点头哈腰道。

“放屁!”光头一脚踢在唐红英腹部,直接把唐红英踢倒在地:“让我数?老子没那时间,都给我换成一百的票子。”

“妈!”陈平从里屋窜了出来,急忙把唐红英扶了起来!

目光冰冷的从光头几个人身上扫过,眼中闪动着寒芒!

光头几个人一愣,在陈平的目光下全都打了个冷颤!

“陈平,谁让你出来的,你快点进屋去,不要管!”

唐红英拼命的把陈平向着房间里面推!

“妈,我既然出来了,这事就让我处理吧,你坐好了!”

陈平把唐红英扶着坐到凳子上,而后转身冷冰冰的看着光头。

光头则是打量了陈平一眼,满脸讥笑道:“这不是打了萧少爷一板砖,坐了三年牢的家伙吗,没想到出来了!”

“出来的还真是时候,今天可是你女朋友和萧少爷结婚的大喜日子,你这个前男友不去参加吗?”

“绿帽龟……”

“哈哈哈……”

光头跟着几个小弟全都大笑了起来!

“你说什么?”

陈平眉头一皱,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我说你为她坐牢的那个女人,今天就要嫁给萧少爷了,婚礼在富豪大酒店举行,可豪华了,你不去看看吗?”

光头一脸讥笑的看着陈平。

陈平的眉头皱的更紧,双手紧紧的握住拳头。

身后的唐红英脸色变了又变,也是气的浑身发抖。

怎么说自己儿子也是因为那耿珊珊坐的牢,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转头就跟着仇人结婚了。

“你们跪下,给我母亲道歉,我可以饶你们一命。”

陈平眼中闪动着寒芒,身上的杀意升腾而起。

房间里面的温度骤然降了几分,光头几个人的笑声也戛然而止!

片刻之后,光头这才反应过来,一脸怒意道:“你说什么?你让我磕头道歉?”

光头说着,一拳就朝着陈平砸了过去。

就陈平这瘦小的身材,这一拳就能让陈平倒地不起!

嘭……

可谁知,光头刚刚冲上去,陈平一脚踢了出去!

光头整个人突然捂着裤裆倒在地上,疼的满头大汗,不断的哀嚎!

“陈平,你可不能再打架了……”

听着光头的哀嚎,唐红英急忙对着陈平吼道。

陈平就是因为打击坐牢,这刚刚出来,如果在因为打架送进去,那还得了?

“给我打死他,打死他……”

光头怒吼着,满眼恶毒的瞪着陈平!

光头的几个手下纷纷朝着陈平冲了过去。

陈平看了自己的母亲一眼,双手猛然一弹,数道白芒闪过,那几人全都感觉双腿一麻,全都跪倒在地!

这一下,那光头一惊,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陈平,心底一股寒意冒了出来!

外面那些街坊邻居看到眼前的一幕,也都瞪大了双眼,有些不敢相信!

“给我母亲道歉!”

陈平那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光头犹豫片刻,不过看这陈平那冰冷的眼神,只能跪在了地上。

“对不起……”

光头带着几名手下开始道歉!

“滚吧!”陈平挥了挥手!

他不想在街坊四邻还有自己母亲面前杀人,如果他想杀这几个小混混,也只是弹指之间的事情。

光头被手下搀扶着站了起来,恶毒了看了一眼陈平,一瘸一拐的走了,显然他心中很不服气,不过陈平倒也不惧光头的报复!

———-

第3章 被撞了

“妈,你没事吧?那些人都走了!”

光头走后,陈平对着唐红英关心的问道。

“哎!你说你,刚刚出来,招惹他做什么!”

唐红英对着陈平埋怨着:“快把地上的钱捡起来,这可都是我们一分分攒下来的。”

陈平蹲下身,把地上那些零散的钞票都给重新装了回去。

“妈,以后我来挣钱就行了,你和爸都好好歇着,你的眼睛我也会想办法给你看好的。”

陈平把钱收了起来,然后把布袋交给了唐红英。

“你有这份心就行了!”唐红英说着,竟然哭了起来:“你现在回来了,妈也就放心了,这几年要不是担心你,妈早就死了…………”

看着自己母亲的样子,陈平的双眼都开始变得猩红!

嘭……

陈平再也忍不住,一拳砸在仅有的一张桌子上!

哗啦………

桌子瞬间被砸的粉碎!

萧家……

耿家……

我一定会让你们付出代价的,一定………

陈平身上的怒火熊熊的燃烧了起来!

似乎感受到了陈平身上的怒意,唐红英急忙说道:“陈平,你可千万不要在惹事了,现在你出来了,好好的找份工作,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妈,你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我出去一趟!”

陈平对着自己母亲安慰着,然后走出了家门,他要去找耿珊珊问问到底怎么回事!。

走出家门之后,陈平的身上依然带着无尽的怒意!

可就在陈平过马路的时候,突然一辆红色的保时捷从马路上冲了过来,速度很快,直接就把陈平给撞飞了起来!

嘭……

陈平的身体重重的摔到地上,如果不是跟着老龙头练过,估计这一下就要了陈平的命了!

“谁开车不长眼呀!”

陈平本来心里就有气,这一出门就被撞飞了,心里更气了!

“你他妈是怎么走路的,不长眼呀?”

就在陈平怒骂一声,准备站起来的时候,突然一声娇喝传来!

只见从保时捷上下来一个女孩,女孩一身白色的连衣裙,踩着一双高跟鞋,长得很漂亮,不过此时却怒气冲冲的看着陈平!

陈平眉头一皱,原本想要站起来的身体,再次躺了回去。

“咱俩谁不长眼呀?明明是你撞的我,看你挺漂亮的一个女孩,怎么一说话一嘴大粪味?”

陈平毫不示弱的对着女孩说道。

“你敢骂我?”

女孩怒视着陈平,突然抬脚就吵着陈平踹了过去。

女孩穿的高跟鞋,鞋跟就像是一把尖刀,这要是踹在身上,肯定一个血洞!

“雨琪,住手……”

眼看着女孩就要踹在陈平身上的时候,一名中年人打开车门从后座下来了。

中年人身上带着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一看就是久居高位的人!

只不过,此时的中年人脸色有些苍白,呼吸急促,在喊出这句话之后,扶着车门不断的喘着气!

“爸,你怎么下来了!”

女孩见到中年人之后,慌忙的跑了过去,扶着那中年人问道。

“我们快点去医院,不要在耽搁时间了……”

中年人对着女孩说道。

女孩点了点头,重新走到陈平面前,直接从包里掏出一沓钱,扔到了陈平身上:“这里有一万块,赶紧拿钱走人,我们还有急事呢!”

陈平并没有去拿钱,而是站起身看了不远处的中年人一眼说道:“不用去医院了,已经来不及了。”

陈平说完,转身就要离开,他能看出来,这中年人已经危在旦夕,根本就坚持不到医院!

“站住!”女孩直接拦在陈平身前,怒目而视:“你什么意思,把话给我说清楚,要不然别想走!”

此时那中年人也是眉头一皱,向着陈平走进了几步!

“你父亲是隐疾发作,伤在左肺,不出五分钟,就会呼吸困难,窒息而死,你五分钟能赶到医院吗?”

陈平平静的跟着那女孩问道。

“你胡说,我父亲只是伤风…………”

“雨琪……”中年人喊住女孩,而后再次向着陈平走进两步,眼中满是震惊道:“小兄弟,你是怎么看出我的左肺受过伤?”

“跟你说了,你也不懂,我现在还有急事呢,没空跟你们在这瞎耽搁功夫……”

陈平说着,就要转身离开!

“小兄弟……咳咳咳……”中年人叫了陈平一声,然后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当平缓一点之后,马上上前拉着陈平的胳膊:“小兄弟,你既然能看出我的病,那就一定能治,希望小兄弟救我一命,付出多大代价我都愿意,这是我的名片!”

中年人掏出一张名片递到了陈平的面前。

原本陈平不想接,也不想管,可当他看到名片上的姓名之后,马上就把名片拿到手里:“你就是苏氏集团总裁苏文宗?”

“正是!”苏文宗点了点头。

突然,陈平朝着苏文宗出手了,双指点在苏文宗的天突,仁海,归中几大穴道。

陈平的速度极快,以至于苏文宗还有那苏雨琪都没有反应过来。

———-

第4章 女友要嫁人

“你想做什么?”苏雨琪急忙上前挡在苏文宗面前,可此时陈平早已经收手了。

不过苏文宗在陈平出手点中几处穴道之后,马上就感觉到呼吸顺畅,脸色也红润了许多。

“我只是暂时控制住了你的伤势,要想痊愈,还需要一些时间,你这隐疾因为年代久远,需要慢慢调理!”

陈平淡淡的说道。

“谢谢小兄弟出手相救,太感谢了……”苏文宗上前兴奋的抓着陈平的手,不断的感谢着。

苏雨琪看到自己父亲脸色明显红润,身体好了很多,也感到十分的惊讶。

“我出手救你,是因为我知道你常做善事,而且还捐献了十几所小学,于情于理,我都应该出手!”

陈平之所以救苏文宗,就是因为他知道苏文宗是个大善人,如果是萍水相逢,毫不相识的人,陈平不一定会出手相救,更何况刚刚苏雨琪对他还恶语相加,差点把他撞死,陈平可不是圣母婊,什么人都救!

苏文宗一听,略显尴尬:“我做的这点事,算什么善事,还差得远,小兄弟救我一命,你想要什么尽管说,现在马上中午了,我请小兄弟去富豪大酒店吃一顿怎么样?”

“不用了,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

陈平摇了摇头拒绝了,他还要去见耿珊珊问个清楚。

见陈平拒绝,苏文宗还有些意外,要知道身为洪城首富,想请他吃饭的人不计其数,能跟他坐在一起吃饭的人,那可都是权贵之人。

现在他主动请陈平吃饭,没想到陈平竟然拒绝了,这有些出乎意料了!

“小兄弟,说什么我们也要坐一起吃顿饭,以表达我的感激之情!”

苏文宗死死的拉着陈平的胳膊。

陈平看的出来,苏文宗拼命要请自己吃饭,无非就是想知道他那病后续治疗的事情,不过看苏文宗也算是诚心,陈平这才点头道:“这样吧,我先去处理事情,到时候我去富豪酒店找你!”

见陈平这样说,苏文宗这才松开手:“那好,一言为定,小兄弟到了,打我电话就行!”

陈平点了点头,就迫不及待的离开了,向着耿家赶去!

………………

“耿珊珊呢?我要见她!”

一栋略显陈旧的别墅前,陈平对着面前的中年妇女说道!

这中年妇女是耿珊珊的妈妈贾美丽,如果是以前,陈平断然不敢用这种语气跟着贾美丽说话,可是现在听自己母亲的诉说之后,陈平早就气的不行,没有直接动手,就算是不错了。

贾美丽一身旗袍,趾高气扬,双手交叉在胸前,一脸不屑的看着陈平:“你快点给我滚吧,我女儿今天结婚,你这个劳改犯在这里太晦气……”

“结婚?”

陈平眉头一皱,看来那光头说的是真的!

“耿珊珊在哪?她和谁结婚?让她出来见我说清楚……”

陈平冷着脸,朝着别墅内冲去!

“哎……你这个疯子,怎么随便闯人家院子?”

贾美丽拼命的拉着陈平!

可是她哪里有陈平力气大,整个人都被陈平拖进了院子!

眼开着陈平就要冲进去了,此时一名穿着婚纱的女孩,阴沉着脸走了出来!

当看到那女孩,陈平一下子停了下来。

“耿珊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

陈平怒等着双眼,对着耿珊珊质问着!

“陈平,你走吧,不要在来找我,我决定嫁给萧磊了!”

耿珊珊面无表情的看着陈平说道!

陈平双眼一凝,紧紧的握紧了拳头,虽然他已经知道,可是当耿珊珊亲口说出来的时候,陈平的心脏还是狠狠的抽搐了一下。

他坐牢就是被那萧磊所赐,可现在自己的女朋友竟然要嫁给他?

这太讽刺了!

突然间,陈平自嘲的苦笑一声,他感觉自己真的是太贱了……

“这是你自己的意思?”

陈平看向耿珊珊,脸上已经没有了愤怒,双手慢慢的松开了。

“对!”耿珊珊点了点:“我想要有过有钱人的生活,你根本就给不了我。”

“而且你还是个劳改犯,即便是出来了,怕是连自己都很难养活,拿什么养我?”

“看在我们以前的感情份上,这几百块钱你拿去吧,省的露宿街头!”

耿珊珊说完,从包里掏出几张百元大钞摔在了陈平的脸上!

此刻的陈平看着耿珊珊,彻底的死心了,眼前的人已经不再是他女朋友了。

“你会后悔的!”

陈平说完转身就走,并没有拿耿珊珊的钱。

“呸,嫁给你这个穷鬼才会后悔呢!”

贾美丽在后面狠狠的啐了一口!

———-

第5章 二手货

当陈平刚刚走到门口,一支迎亲的车队直接堵住了去路!

一名西装革履,手捧一束鲜花的青年从花车上走了下来,这个人正是萧磊!

萧磊看到陈平的时候微微一愣,不过随即哈哈大笑了起来。

“我都忘了你今天出狱了,真是太凑巧了,要不要一起参加我和珊珊的婚礼?”

萧磊玩味的看着陈平,眼中充满的嘲讽!

陈平只是冷冷的看了萧磊一眼,侧过身就想离开,他不想跟着这种人废话!

“别走呀!”哪知萧磊又拦住了陈平:“是不是没钱随份子?不要紧,你不用拿钱,到时候剩菜剩饭你可以随便吃,我们可是在富豪大酒店举办婚礼,你不去的话,怕是以后一辈子也不可能有机会在那里吃饭了!”

萧磊对着陈平耻笑着,竟然还伸手拍了拍陈平的脸。

陈平用力打掉了萧磊的手!

“煞笔,娶个二手货,有什么可嘚瑟的,都是老子玩剩下的。”

陈平冷冷一笑。

其实陈平根本就没有碰过耿珊珊,甚至连手都没有拉过,他这样说,就是为了恶心萧磊,顺便整治下那耿珊珊。

萧磊听完一愣,急忙的看向耿珊珊!

耿珊珊可是和他说过,她跟着陈平连手都没有牵过,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耿珊珊看到萧磊看了过来,马上就急了,朝着陈平吼道:“陈平,你胡说八道什么?谁是被你玩剩下的?就你那德行,我手都没让你碰过!”

贾美丽也慌了,对着陈平破口大骂:“陈平,你别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了,就你那德行的,我女儿怎么可能让你碰!”

“萧磊,你可别信他胡说八道,他摆明就是想要恶心你的。”

贾美丽跟着萧磊解释着,好不容易找到个金龟婿,可不能被陈平一句话给搅了。

“阿姨,你放心吧,我不会信的。”

萧磊也不傻,当然也不会轻信陈平的话!

“信不信由你了!”

陈平懒得在理那萧磊,直接绕过他,向外走去!

“等一下!”

萧磊喊住了陈平:“你最好把嘴巴给我管住了,不要到处乱说我妻子的坏话,否则我让你好看!”

萧磊怕陈平到处乱说话,坏了他们萧家的名声!

“呵呵……嘴长在我身上,我乐意怎么说,就怎么说,你管我?”

陈平冷冷的看着萧磊:“倒是你要注意点了,别哪天丢了命,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看着陈平那冰冷的眼神,萧磊竟然一瞬间的恍惚,心里有了一丝害怕。

不过只是一瞬间,萧磊感觉自己受到了羞辱,双眼一瞪训斥道:“如果你小子不怕死,你可以试试,到时候别跪下求我就行!”

萧磊满脸的愤怒,如果不是他今天结婚,他早就给陈平好看了!

“还不知道谁跪下求谁吧?咱们走着瞧!”

陈平凝视着萧磊。

“萧磊,时辰到了,咱不要搭理这个穷逼了,傻X!”

贾美丽狠狠的鄙夷了陈平一眼!

萧磊捧着花,一行人向着屋里走去!

陈平看着萧磊的背影,突然屈指一弹,一道银光突然进入到了萧磊的身体。

萧磊明显的抖了一下,不过并没有在意,继续向着屋里走去。

“我倒要看看你会不会跪下求我!”

陈平嘴角露出一抹冷笑,转身离开,向着富贵大酒店而去。

………………

富贵大酒店门口!

苏文宗亲自在门口等着陈平,苏文宗的现身,使得进入富贵大酒店的人全都议论纷纷。

“这不是苏首富吗,竟然在酒店门口站着,好像在等人,不知道对方会是什么来头,竟然能让苏首富等着!”

“听说萧家的大公子结婚,婚礼就在这里举办,不会是等萧家的人吧?”

“有可能,毕竟萧家也是豪门,理应给些面子的。”

众人纷纷议论的走进富豪酒店,而苏文宗依然在门口徘徊着,时不时的看一看手表,脸上有了几分急躁。

“爸,我看那小子就是胡说八道,他说你伤了左肺,而且还是隐疾有生命危险,简直就是胡扯,你不过就是伤风感冒,肺部发炎而已,你不要在等了,还是让我陪你去医院吧!”

苏雨琪对着苏文宗劝说着。

苏文宗已经在这里等了半个小时了,可是还不见陈平到来,苏雨琪就感觉陈平就是胡说,再说苏文宗从来没有跟他们说过,自己伤过左肺,而且以前也没出现过这种情况。

“雨琪,有些事情你不懂,我这伤,即便是到了医院也根本就看不好的,我这是隐疾,已经二十多年了,我之所以没有跟你们说过,是怕你们会担心……”

苏文宗叹了口气,神色凝重道。

苏雨琪一听,整个人都有些傻了,紧张的拉着苏文宗的手:“爸,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要吓我,不要吓我……我已经给孙医生打了电话,他很快就过来了。”

苏雨琪慌了,从她记事的时候起,就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一直都是苏文宗把她一手带大的,两个人相依为命,如果苏文宗有个三长两短,苏雨琪不知道自己该怎么生活下去。

“这件事说来话长,有时间,爸在慢慢的告诉你……”

苏文宗说完,再次看了看手表,然后焦急的看向远处!

**[>>>点此继续阅读《龙王令》全文<<<][2]**---------- [1]: https://www.typechodev.com/home/usr/uploads/2021/09/2464209899.jpg [2]: http://wx.mp.xuesexs.com/cp_url.php?source=zhangzhongyun&bookname=%E9%BE%99%E7%8E%8B%E4%BB%A4

上一篇 2021-09-26 上午1:55
下一篇 2021-09-26 上午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