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寅肃刘玥甄六兮)免费阅读全文_(江山万里不如你)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江山万里不如你

作者:山谷俗人

主角:刘玥,甄六兮,寅肃

类型:穿越重生

简介:《江山万里不如你》又名《你是我的前世情缘》《霜满宫秋色》,热文《霜满宫秋色》,作者山谷俗人的原创作品,本部小说中所讲述的主要人物有慕容辰熙,寅礼,也烈,本书改编自《江山不及美人画》,甄六兮,刘玥,寅肃是原书中的原主角名。全书详情概述:重生一场,慕容辰熙有了另一番人生,原主被情所困,失了命,重生而来的她,决意不再触碰爱情。怎料,寅礼一改前世的态度,为了她回心转意,愿意抛弃亲手打下的江山,只为了和她共赴余生,看云卷云舒,一起重拾曾经遗失的美好。可在慕容辰熙的心中,对爱情有抵触,对寅礼更是疏远,这场爱,会有一个完美的结局吗?

小说(寅肃刘玥甄六兮)免费阅读全文_(江山万里不如你)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江山不及美人画》免费阅读
第1章 梦回旧朝

梦里。
她赤着双足,立于悬崖顶上,衣袂飘飘,在跳入悬崖的那一刻,有双手牢牢抓住了她。
那双手,因用力过度,指关节泛白,手背青筋暴露,声音沉沉。
“你敢寻死?我会让你付出代价。”
她抬头,便看到了崖上的男子,一脸冰寒,双目布满了血丝,夹着一股深沉的恐惧与绝望看着她,眼底竟有隐隐的乞求。
她笑了,笑容同样绝望。
“代价?还有比死更大的代价吗?”
说着,她奋力一挣,脱离他的双手,顿时,身体如同飘落的雨滴,急速朝悬崖底下垂落。
“啊!”
刘玥脸色苍白猛地起身,这才发现自己还在火车卧铺上。
额头的汗滑进眼睛又辣又疼,她却没有感觉。
她又做了这个梦,梦里的那个女人跟她长得一模一样,心脏深处传来阵阵钝痛,每次都是这样,只要做到这个梦,她的心就跟拧在一起般,要疼上好几天。
可是每每去医院检查,却没有任何问题。
刘玥拿起水杯喝了一口,她望向火车窗外,布答宫巍峨耸立在远处,她快到萨城了。
佛塔林立,经幡涌动。
几小时后,刘玥脚踩萨城土地,耳边皆是喃喃梵音。
接她的小师傅熟络的拿过她手里的行李箱,清秀的脸庞满是笑意,“施主,你总算来了,无玄大师等你好久了。”
刘玥点头,跟在他后面踏上布答宫的台阶,这次她来见无玄大师是为了修复一批古物。
布答宫侧殿,小师傅打开殿门,刘玥便看到了无玄大师。
他闭目盘腿坐在蒲团上,并未穿袈裟,淡淡的春堇花味,带着一抹熟悉。
见她进来,无玄大师起身引着她来到另一间屋子,拿出个檀木箱子放到她的面前。
“施主,请看。”
木盒缓缓打开,她看到了一支簪子,一瞬间她的脸煞白,胸口闷得她喘不过气,这簪子她好似在哪见过!
一滴泪兀然落下,心脏猛地抽搐,剧痛袭来,刘玥恍然醒悟,手摸脸上,一片冰凉,她哭了,因为看到这个簪子,她仿佛能感觉到这簪子背后的故事。
“施主,这簪子能修吗?”无玄大师眼神深远,透过她仿佛在看别人。
刘玥这才想起旁边站了一人,她抱歉地笑了笑,擦干脸上的泪水,这才说道:
“残缺未尝不是一种美。这簪子背后似有一段故事,残缺凄美的故事不用修。”
“残缺凄美的故事?”无玄大师重复这句话,定定看着刘玥,目光悠远,最后叹了一声道:“那便不修了。”
最后刘玥敲定了几件古物的修复方案,告辞之际,她问,“大师,有人说梦里的故事也有可能是前世所生,生命轮回,执念永存,这可是真?”
她将梦境一一阐述,无玄大师转头看向窗外红霞,
“众生由惑业之因,而招感三界六道之生死轮转,永无止尽。施主,你前缘未了,善有人苦苦惦记,这一世才会诸多烦忧,放下,方得始终。”
“我该如何放下?”
“从哪里来,该由哪里去。”无玄大师笑了笑,离去了,只留下一室清冽的春堇花香味。
最后刘玥被安排在了寺庙最西边的屋子,她舟车劳顿,早就疲惫不堪,这会沾床便睡。
就在这时,放着古物的箱子豁然裂开一道口子,一只簪子缓缓升起。
光华点点形成一圈,慢慢将刘玥笼罩。
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床上之人竟不见了踪影。


第2章 她是甄六兮

“阿兮,阿兮……”
声音似天际传来,一下一下敲在她心头。
刘玥猛地睁眼,刺眼的阳光晃得她头一晕,待看清楚周围环境,她心里猛地一惊。
入眼是高耸陡峭的悬崖绝壁,人家几处,土砖瓦房绝不是现代才有。
这是哪?她不是一直睡在屋里怎么跑出来了?
她起身往那几处屋子走去,几个路人对着她指指点点,穿着打扮皆为古装,她一眼便认出这是通朝的服饰。
心狂跳起来,有一股力量迫使她加快脚步,往人多,热闹的地方而去,答案就在前面,要破涌而出。
突然,她猛的顿住了脚步,在她的面前,是一座城门,城门巍峨耸立,大气磅礴,写着‘天城’二字。
天城?她咀嚼着这个名字,脑子里嗡嗡作响,竟像是一台老旧的电影播放器,一帧帧给她播放了无数的黑白影像,而女主角是她。
这些影像如水中月,镜中花,那么的熟,是她切身体验过的生活。
她想起了,这一世,她叫六兮,甄六兮。是甄大将军之女,甄府的掌上明珠,骄横跋扈的大小姐。直到后来嫁给三皇子寅肃,才开始了万复不劫的短暂一生。
她从崖上纵身跳下,粉身碎骨,在现代匆匆走了一遭,为何又回来了?
难道真如无玄大师所说,她前缘未了,需要再回来了结?
而现在是几年?谁掌朝执政?还是她离开时的样子吗?
她拉住一位路人,被拉住的路人鄙夷的看了一眼她,“今儿已是通朝六年……”路人就将当今皇帝的名号报上。
六兮苦笑,原来,她离开了六年,寅肃在她离开那年,如愿夺得了天下,他的野心与才干,历史给了他最好的回报。
这个她曾拿命去爱的男人,如今拥有了这般权势与地位,大概早忘记她甄六兮是谁。
这样也好,她重活一次,不问爱恨纠葛,只为自己而活!
夕阳之下,她拍了拍身上的尘埃,朝城南的方向而去,那里住着她的家人。
她明明冷静自持与儿时的甄六兮判若两人,可当看到甄府两个大字时,眼泪依旧忍不住流了下来。
哐、哐、哐——.
她敲着沉沉厚重的大门。
门被打开,徐管家见到她足足愣了好一会, “小姐……小姐……真的是你……”
还未等六兮回答,向来稳重的徐管家,已经快步踉跄着朝大堂而去,“老爷,夫人,小姐回来了!小姐回来了!”声音穿堂,浑厚有力。
按照她的前世,她是已经跳崖身亡了,那么对于家人而言,她是死人。
徐管家怎么没有被吓到?
“兮儿,我的兮儿,你可回来了!”
随着声音,六兮便看到了从大堂屋内踉跄着走出来三人,是她这一世,最亲的爹娘与哥哥。
她娘过来紧紧的拥抱住她,嚎啕大哭道:“我的兮儿,你可回来了,这些年你在宫里受委屈了吧?”
“在宫里?”六兮反问了一句,那时,寅肃是亲眼看着她跳下悬崖的,爹娘怎么会不知道?
她娘拍了拍她的背,又抬手摸摸她的脸颊,眼泪更是吧嗒吧嗒的流了下来。
甄府,这几年富裕了不少,庭院有扩建,家具,摆设全是讲究,连下人也增加许多,更别提瓷器茶皿都用当今最上等的。
“这些东西都是皇上差人送来的。你虽被关在六池宫,但皇上对咱们甄家却是十分好的。这几年,你爹爹跟哥哥也在朝廷受到重用。”
“那就好。”
六兮已打探出来,原来寅肃没有告诉任何人,她已经跳崖身亡的事情。
他只说,她犯了事,被囚禁在六池宫,不得出入,更不允许任何人靠近,否则一律处死,包括甄家人。
“兮儿,你私逃出六池宫,若是被发现,如何是好?”
这话,让六兮幡然醒悟,甄府不能久留,若是让寅肃知道,他那么恨她只怕会给甄家招来杀身之祸。
想不到,重回这世,竟然已无归处。


第3章 寅肃看到她了

为了宽家人的心,六兮只好撒个谎,“我明日就回宫里去,这一别,不知何时再能见!”
“你回去,等爹想办法让你出来。哪怕皇上要我项上人头,我也定然会拼力救你!”
“千万别!我在六池宫虽然清冷了些,但是日子也过得太平,不用再与任何人去争去抢,你们知我无事便好。”
六兮连声制止爹跟哥哥要救她的想法,否则他们一去寅肃那求情,就露馅了。
哥哥喝了一杯酒,满面愁容,“若当年是太子继位,或许妹妹你也不用吃这些苦,太子向来十分温和谦顺,以德服众...”
甄将军严厉制止了他
“莫要胡说八道,!”
六兮心下了然,朝中定然是有很多忠臣还在支持着大皇子,看来寅肃如今的地位依然不稳固。
六兮告辞了家人,谎称自己回宫,她娘泪眼婆娑的送她离开。
街上繁花似锦,游人如织,六兮身处这繁华之中,却不知该何去何从。
当务之急她得先找一份工作,解决食宿问题。
“让开!”
“让开!”
街头出现一队精兵,每个人都身穿铠甲,手拿矛枪推开路人,列队形成一股人墙,开辟出一条街。
过了一会儿,不远处有几辆马车过来,看那上头举着的旗,还有这隆重的架势,好像是什么皇亲国戚。
六兮被人群拥挤着,被迫站在街边看这热闹,只听旁边的人悄声议论。
“今日据说是莘妃去姻雀寺求神的日子!”
“难怪这么大排场,据说这位莘妃长得倾国倾城,颠倒众生,是当今皇上最宠爱的妃子!”
“是啊,这几年在后宫那是呼风唤雨,厉害得紧,大家都对她避让三分。皇上是把她宠的无法无天!”
“可不是吗,年初,她豪掷万两给顾家盖豪宅,朝廷里议论颇多,但皇上却拿出自己的私银替她补了这个缺,丝毫没有半分责怪!”
“她要是能怀上龙嗣,将来指不定能替代皇后掌管后宫!”
寅肃的妃?原来他也会如此爱一个女子,把她捧上天的宠着,如果这莘妃当真有孩子,他会怎么疼呢?
想到孩子,六兮的心剧烈的疼痛了一下,为她那个在六池宫未曾出世就离她而去的孩子感到疼痛。
曾记得,梨花满地,寅肃拥着她,温情脉脉。
“阿兮,将来我希望你能给我生一个小公主,长的与你一样,乌黑的发鬓,灵动的眼,还有活泼的性子。我定会把她捧在手心疼爱!”
“为什么不要皇子呢?”
“我不愿我们的孩子将来要面对帝王家的残酷争夺,面对那些身不由己。我只愿我与你的孩子能够快快乐乐的,自由活着!”
那时的她曾多么的快活,然而当她躺在冰冷的六池宫,当鲜血染红了床单,当她撕心裂肺的感受着那个小小的生命在她的体内一点一点的离开时,迎来的还是一室的清冷,与狠绝的不曾来望一眼的寅肃。
想起这些往事,心里难受的跟刀剐似的,再没有丝毫兴致去看那所谓的倾国倾城的莘妃了。
鼎沸的人声忽然安静下来,一辆五彩绸云般的锦面轿子从六兮的眼前掠过,轿子上的窗是层薄薄的几乎透明的纱,能看见里边坐着的莘妃,果然是美人,唇角含情微扬,即俏又媚。
如此的女子,谁不怜谁不爱?大家看的如痴如醉,双目圆瞪,六兮也不例外。
又一辆马车经过,一双沉沉的,如鹰如冰的眼眸猝然跌入六兮双眸。
那双眼闪过一抹不可思议,随后寒风凛冽,有思念也有恨意。
六兮几乎停止呼吸,电光火石间,犹如一个大锤重重的敲在她心里最深,最脆弱的地方。
寅肃看到她了!
她没有思考的时间,拔腿就往后跑,她万万没有想到,身为通朝帝王的他会陪着妃子去寺庙,又那么巧,人潮中,一眼就看到了她。


第4章 不问爱恨纠葛

只听见后面有个急切而慌乱的声音,尖锐的喊道:“停!”
然后是马被忽然拉住缰绳而仰天长啸的嘶吼,陪护的官员立即惶恐下马,“皇上,怎么了?”
六兮已到拐角的地方藏了起来,她探出身子,悄悄的望向远处街面。
隔着遥遥的距离,她看着他站在马车上,华袍加身,气宇轩昂的样子,他的拳头握的紧紧的,唇角亦是抿的死紧。
直到许久他摇摇头,自嘲的笑了一下,转身回到马车内,虽然万重的人围着他,然而他的背影却在繁华之中凸显的如此寂寥。
人群也散尽,六兮剧烈跳动的心才渐渐平复下来,她竟然看到了寅肃,这颗被他伤的千疮百孔的心隔了这么多年,还是刺痛的厉害。
这个人在她心里是顽劣的存在,爱也好,恨也罢,根深蒂固,连她自己都撼动不了。
六兮找了一个客栈暂且落脚,客栈的大娘见她一个单身女人,又说要找工作,当即非常热情的介绍道:
“姑娘,我这倒是有一个活儿介绍,你看看能不能做。”
“正经的活就好,烟花场所就算了,您看我这年纪与样貌,也做不了。”这是实话,六兮现在乔装打扮,梳着妇人发鬓,穿着质朴的村装,脸上也有化妆后出现的暗黄皮肤。
在街上,遇到寅肃着实把她吓着,这么打扮也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客栈大娘上下打量了一下她,问道:
“嫁过人吗?”
“嫁过,年前病死了。”她随口胡说,表情也配合着黯然。
“也是可怜人。我给你介绍的这活儿啊,是去当封府的丫鬟。这封府,你知道吧?天朝首富。你看这天城里沿街的商铺?十家有九家是封家的。”
六兮确实也注意到了,刚才见街上,每家商铺上面够挂着一面旗,旗上写着一个封字,原来是这样。但她奇怪的是:
“既然封家这么有钱,还找不到一个丫鬟?你看我这样的能去吗?”
客栈大娘意味深长的道:
“就要你这样的,就要你这样的。”
“哦?此话怎讲?”
“你真没听说过?这封府的当家的,大家称他为封少……”才说了一个封少,这大娘就打住,语气眼神里说不出的神秘,拉着六兮往前靠了靠,还没说第二句,脸便红了,低着声音说
“封少是远近闻名的花花大少,但凡有点姿色的姑娘,他一个都不放过。”
客栈大娘又往前凑了凑,脸更红到;
“根据那些跟他有过关系的姑娘说,封少可厉害了。这些姑娘,跟过他一次之后,就再也看不上别的男人,哭着,喊着,都想和他在一起。”
客栈大娘犹如自己亲身经历过似的,两眼发光,只差没流下口水。
“你知道吧,在这些姑娘们中悄悄流传着一句话,只想跟封少,只要跟过一次,这一生就知足了。”
六兮听的一头黑线,问道:
“这与我找工作有什么关系?”
客栈大娘一副她不开窍的模样:
“长的稍有姿色的都想着如何爬上封少的床,还有谁好好干活?经历过的又都在私下争风吃醋,还有谁好好干活?封府的管家都急了,这府里一天没人干活可不行,所以管家放话了,这回再找丫鬟,一定要找长的丑的。”
原来是这样。
“管家就不怕他们封少,看腻了美女,哪天口味大变,看上丑女?”
客栈大娘哈哈大笑:
“姑娘,别做白日梦了。多的是跟你一样想法的丑姑娘们,家境好的,坏的,都去封府当丫鬟,别说上封少的床,连人影都看不见。按封少的话说,他只看得见美的东西。”
“刘姑娘啊,你要是好好在封府干,不想歪的,混口饭吃是没问题的,封府有钱,对下人向来不薄。将来存了点银两,找个好人家嫁。”
既然这样,六兮便痛痛快快的答应了客栈大娘。


第5章 首富封少

六兮一进封府,老管家从上到下打量了她半晌,最后冲客栈大娘满意的点头。
“在府里干活,尤其是少爷那,嘴要严实点,不该听的不听,不该说的不说,不该问的别问,记住了吗?”
老管家颇为威严,比甄府的徐管家严厉了许多,说话间不带任何情感。
“记住了。”
“你叫什么名字?”
“刘玥。”她说了自己现代的名字。从此以后,在通朝,在天城,只有刘玥这个人。
“你擅长做什么活?”
这个问题倒把刘玥问住。她只会简单的家务,而她赖以谋生的手艺,在这个时代,连路边的修鞋匠都比不上。
徐管家看了她一眼心里了然,“以后跟着好好学。刚才跟你说的,你记住就好,不该想的别想。”
“是。”
这一路跟着管家到了封少的庭院,还没走进,便听到里面传来嘤嘤哭声。
管家皱眉:
“又是哪个蠢家伙在这吵。”
一推门,果然见两个年轻姑娘正在吵,发鬓散乱,衣衫也不整,似刚动过手,此时都哭的梨花带雨,而她们面前是一个男子,似完全不受两个姑娘的影响,一派悠闲的坐在石桌旁品茶。
他穿着一袭白衫,腰间缀着一块翡玉,熠熠生辉,身型高大,举手投足间,流露出不凡的气质。
两个姑娘在他面前为他争吵,哭闹,而他却从容置身事外,仿佛这天地间,就只有他一人在,慢条斯里的品着茶。
两个姑娘见他完全不为所动,更没有打算出手偏袒任何一方时,才停止了哭泣,泫泪欲滴,满眼惆怅的看着他,娇滴滴的喊了一声:
“爷!”
这一声,简直能酥麻进人的心里,纵然是见过现代女性意识开放的刘玥,也忍不住心里咯噔了一下,全身的鸡皮疙瘩冒了出来。
而那封少,也终于起身,捏起其中一个姑娘的小脸,指尖在她的脸上摩挲,擦干了泪水。
动作温柔的能滴出蜜来,姑娘脸便红了,含情脉脉的看着他,另外一个姑娘也呆住,望着他。
就在大家以为他会对姑娘做什么亲密动作时,他忽然放手,附身在姑娘耳边,用很轻,但保证在场的人都能听见的声音说:
“长成这样,还妄想第二次爬上我的床?”
“滚,还有你。”
他一手指向另外一位姑娘。
当即,两人脸色青白,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而他已如没事人似得,拍拍衣袖走了,不带任何云彩。
真是渣男啊,真渣。
在这之后,刘玥没有再见过封少,而她在封府的工作也越来越得心应手。
刘玥的主要工作是负责封少院内卫生,因为安分守己,又识字,深受老管家的赏识。
很快就被老管家给提拔成了封少的贴身丫鬟。
刘玥第二次见到封少,是在一个月黑风高夜。她正在封少的房内整理卫生,窗外起风,把屋内的蜡烛给吹灭了,屋内漆黑一片,她怕风把桌面的东西刮倒,所以急忙跑去关窗户。
正关着,忽地听到门口的声音,随着门开,进来两个人相拥相缠的影子。
熟不知道,她一只脚还没迈出门槛,身后吧嗒一声,亮了。
“谁?”
床上的男人怒吼了一声,女子也惊叫出声,望着正一脚迈出门槛,一脚还在屋内的刘玥,她无奈地转头笑了笑,刚想说话。
封少半裸着身子,大步走来,一把抓住了她,怒问:
“你是谁?”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江山不及美人画》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