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不候时:名门娇妻甜又撩》免费阅读全文_(时希季北御)最新章节

小说:婚不候时:名门娇妻甜又撩

作者:时希

主角:时希,季北御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就算是死,她也得死在季家!昏迷前最后一句话来自狠毒继母,时希绝望闭眼。再次醒来自己已成为名誉临城的季太太,床前还站着一个男人冷声逼她离婚。离婚?不!她要抱紧这个总裁老公的大腿!为了拿回自己的东西,时希不得不伏小做低,却在斗智斗勇中丢了心。约定的半年转瞬即逝,某人却化身霸道狂魔,季太太,口头协议你也信?乖,跟我回家。谁说娇妻只能甜?会撩更要命!
《婚不候时:名门娇妻甜又撩》免费阅读全文_(时希季北御)最新章节

《婚不候时:名门娇妻甜又撩》在线试读

第一章

昏暗的房内,喘息声与呻吟声交织成片。
厚重的窗帘将光线遮得严严实实,中央KingSide的床上,男人正在不知餐足地掠夺身下的女人。
火热的身躯滚烫着皮肤,两人身上都似攒了一团火。火势燎原,正肆无忌惮地燃烧遍野。
时不时吟哦出口的靡靡之音附和着男人粗喘声,久久回荡在旖旎成片的房中。
一切都真实到让人无法忘却——
“啊——”时希从梦中惊醒,汗水打湿了额发。
她惊魂未定,明显是一副劫后余生的样子。
怎么会……做到那样的梦……
不,这不是梦,是真的。
她是真的被人强暴了……
时希双手插入发间,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浑身却依旧倦怠难受。
这种感觉,不亚于被车轮碾压。
时希觉得口渴,她从床上爬起,准备出去找点水喝。
夜半的时家静谧无声,时希经过一间房前,突然听到什么,脚步停了下来。
这间房,是时涵的卧室。
“妈妈,你说时希那个贱丫头会不会答应替我嫁进季家啊。”是时涵的声音。女声带着矫揉造作,让人闻之作呕。
“她敢不答应?!时家养了她这么多年,她没随她那个可怜妈死了已经很便宜她了!”江宁的声音紧接响起。
时希脊背一僵。
可怜妈……
什么可怜妈?难道她不是江宁的女儿?!
“季家那个龙潭虎穴,季北御那个混世魔头,我为什么要嫁进去受苦?还好有个时希,她可以代替我,也不枉费我闹自杀这么一出。”
“是啊,那贱丫头平时看上去挺沉稳,心却软得不行,我们母女一唱一和她还敢拿乔?!只要她嫁进季家,时家的一切就都是我们的了!”
时家的一切都是她们的……
时希双眼一窒,难怪江宁和时涵不惜自导自演也要让她替嫁进时家。只要她嫁出去了,就无异于和时家断绝联系!
时家在临城算是有头有脸的豪门世家,只是年前她们的父亲时显中风倒下,时家势力大不如前。时希一直觉得时显突发意外很是奇怪,却没想到原来还有这一层……
恐怕时显的病,也是江宁母女所致!
那么这次时家房产出事……也是她们母女俩的阴谋了?!
为的就是逼迫她替嫁?!
“砰!”
房门一把被踢开,房内的两人目光皆扫向门边。
直到看到来人是时希后,坐在床上的母女俩脸上有过错愕。
时涵最先反应过来:“你疯了时希?大晚上不睡觉在这儿发什么疯?!”
谁允许这个贱蹄子踹自己房门的?时希她还反了不成?
江宁横眉冷目,厉声呵斥:“时希,你做什么!”
床上的两个女人,就在数秒前,时希还把她们当成母亲与姐姐。
而现在,她们不配!
为了逼迫自己替嫁进季家,时涵与江宁还真是排了一出好戏啊。
拿准了她不敢言不敢怒,几次三番地欺负到她头上来!
“你们刚才说的,都是真的?”时希的脸冷寒如骨,仇视地看向两人。
江宁反应过来,轻讽:“既然被你听到了,那我们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没错,你不是我的女儿,让你替涵儿嫁进季家也是我们的安排!”
时希双眼被狠狠一刺。
她止不住地退后,全身颤抖,怒意横生。
原来真是这样……
难怪江宁对她和时涵不一样了,原来竟是这样……
“不!我不会代替时涵嫁进季家!你们做梦!”情绪激动的时希撂下一句话就往楼梯跑去。


第二章

江宁和时涵对视一眼,连忙起身去追。
时希跑到外坪,她想开车离开这里,可没有钥匙根本没法进车库调车!她心一横,直接顺着公路跑出时家。
“拦住她!”江宁的声音从后追来。
时家的保镖纷纷出动。
“砰!”
千钧一发之间,时希被一辆车撞上,整个人被甩出去好远。
江宁看着坐在车内的人,美目微冷,却没有任何感情地偏转回不远处躺在地上的女人。
时希被撞晕,身下开始出血。
“妈、妈妈,她不会死吧——”时涵从车中下来,语调颤巍。
她不过是想拦住时希,哪里知道她竟然直接往车子上撞!她简直就是不要命了!
江宁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如今这种局面她应对起来也是从容不迫。
管家追出来时,江宁正指挥保镖抬起时希。
“夫人,这——”
“马上把她送到季家!一刻都不许耽误!”
边上的时涵一时没反应过来:“现在送?妈妈,时希她可能已经死……”
“就算是死,也得死在季家!她现在是季家的大少奶奶,如果成了尸体,也得履行自己的义务!”
江宁的声音伴随着冷寒夜风吹入耳膜。
时希被保镖抬起,意识处于混沌状态。
她透过半瞌的眼能够看到站在那里无动于衷一脸冷漠的江宁,还有颇有些心悸的时涵。
保镖听命于主人,管家也只是扫了她一眼后就不再说话。
没有人帮她,没有一个人帮她……
呵,时希啊时希,你还真是可怜呢……
———
时希再次醒来,是在一间陌生的房,一双可怖的瞳仁中。
“啊……”因为刚醒,她的嗓音几乎被藏在喉咙里,连个单音都发得格外困难。
这是哪里,这个人又是谁。
一个人怎么会露出这么可怕的神情……
“醒了?”男人的嗓音似乎来自地狱,阴冷凄厉,让人闻之发颤。
时希闭眼,拧眉。
等她再次睁眼,发现面前的场景没变。
这不是梦,她还活着。
但面前的这个男人……
“怎么,被车撞的脑子坏了?时希,你这招苦肉计倒是用得极好。”
时希愣,这个男人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
难道这里是……
“就算是死,也得死在季家!”她想起了江宁的原话,整个人开始发冷。
季家。
这里是季家!
那这个英俊绝伦的男人……是季北御?
时涵的未婚夫?!
“我——”时希想要出声,却发现自己根本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她的音带似乎受损,身体也还处于修复期,抬一下手都觉得疼。
“想嫁给我的女人不计其数,但不得不承认,你这招比她们都新奇出彩。”临死之际被送到季家,让季家接手这个烂摊子,也亏得时家能想,时希敢做!
时希拧眉。
这么说,她被江宁送进季家,已经成了季家的大少奶奶了?
一想到江宁为了保时涵,不惜演戏给她看,时希心底便冰凉一片。
不,江宁不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她只是时涵的母亲!
所以,她宁愿将自己推入这个炼狱,也不肯让时涵受半分委屈!
“啪!”一份文件突然朝着她的脸甩来。


第三章

时希吃痛,却没法躲避,目光落到散开的文件上时,上面的四个大字狠狠刺了她双眼一记。
离婚协议。
如果她没记错,她和季北御才结婚,男人这么快就想和她离婚?
离婚……
不,她还不能和季北御离婚!至少现在不可以!
时显病重,时家的大权都还在江宁母女手里,她要把时家拿回来!让江宁母女得到应有的报应!
季家在临城盘踞多年,势力广涵,季北御更是出了名的狠辣毒厉。
如果借季北御的手除掉江宁母女,拿回时家,就是轻而易举的事!
“怎么,嫌给的少了?时希,如果要些脸就赶紧签了协议回你的时家,我没那么多耐性陪你耗!”一个老头塞给他的女人,他还不屑要!
男人字字诛心,像是刀子扎入心脏。
时希眉头拧得更加深。
她知道这场联姻不仅时涵不愿意,季北御也不愿意。
但时涵有办法让自己替她嫁进季家,季北御却没办法不娶。
上有季老爷子压着他,他不敢抗命!
如果按照原先,时希肯定会毫不犹豫地签署离婚协议,就算净身出户也不再和季家有任何关联!
可是现在不行,她得留在季家!
“不。”时希盯着男人要吃人的眼,单音发得格外清晰。
她不会离婚,至少现在不会。
“你搞什么鬼?!真嫌给的少了?”季北御怒不可遏,脸沉得几乎能甩人好几条街,“时希,你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价,离婚还想索取天价补偿金,你做梦呢?!”
时希面对男人的怒喝讥讽,则是闭上了眼。
不管季北御怎么说,这婚她都不会离!
江宁她们一定想不到,她还能活着,还有机会反咬她们一口!
既然是她们将自己送进季家,让她做了这个季家大少奶奶,那她如果不按照她们的计划走下去,不是白费了她们的苦心么?
“砰!”
“哐当!”
没得到女人的答复,季北御心情压抑到开始踹房中家具出气。
不一会儿,除了她躺的这张床,家具几乎全被季北御踹翻。
地上狼藉一片,男人回头瞪她,眼底的猩红怎么也掩饰不住。
时希心没来由一惊。
其实她毫不怀疑,如果不是顾着长辈的嘱咐,季北御会直接将自己掐死!
他一个混世魔头,在临城横行霸道无人敢欺的季大少,怎么会容许一个女人踩在他头上?
就在时希以为男人也会踹自己一脚时,季北御摔门离开了。
房门哐当一声关上,像极了地动山摇,连带着时希躺着的床都震了震。
可怕。
这是时希对季北御的第一印象。
他这样的男人,被人忤逆应该会很不高兴吧……至少,那个人会死无全尸才对……
可是时希此时却已自顾不暇。
她得快点养好伤,快点好起来。
江宁母女欠她的,她都会通通拿回来!
生平第一次被气到出走的季大少,刚下楼就碰上了从外垂钓回来的季老。
老爷子见他这副样子,眉目一横:“你小子干嘛去?!”


第四章

季老嗓门大,男人被他吵得耳鸣,脸色缓和下来,掏了掏耳朵:“有事出去。”
“你小子能有什么事?今天公司休假,你不要告诉我想去公司上班!”季老摆明了一副不信季北御的架势。
这小子,从小不服管教就算了,现在娶了媳妇也不知道收点心。
时家那丫头多好啊,人家前不久出了车祸受伤,做丈夫的非但不照顾妻子就算了,还整天甩张臭脸给谁看呢?
别以为他不知道季北御是去找那些狐朋狗友!
“爷爷,你管太多了。”面对从小将自己带大的季老,季北御的脸阴沉归阴沉,语气却好了许多。
闻言,季老一把将手中的钓鱼竿往孙子身上一砸:“你小子给我滚回房照顾媳妇去!小希要是没养好伤,你就不用去公司了!”
季北御:“……”
敢情这老头是想对他下军令状了?
照顾时希?老头在做什么青天白梦?
他堂堂季家大少,沦落到需要去照顾时希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
“陈妈你来的正好,手上那碗汤是给小希的吧?”季老眼尖,看到了从厨房端汤盅出来的陈妈,招了招手。
陈妈走过来,却停在了离男人一米远的地方。
天哪,大少爷这周身的寒芒也太可怕了……
“去,把这碗汤端给你媳妇。”
季大少:“……”
真把他当成任人差遣的奴仆了?让他做端茶递水这种活,还是为时希?!
“怎么,有问题?让你去就去!多什么话!”
季北御嘴角抽了抽。
时希才来季家多少天,这老头就像是叛变倒戈了一样,对她的喜爱几乎藏不住。
他就好奇了,时希到底哪点入了季老的眼。
除了那张脸长得有点像样,她全身上下有一处优点?!
最后,碍于季老的严威,季北御端着汤不情不愿地回到刚才被自己破坏得一片狼藉的房中。
时希对折回来的季北御很是错愕。
目光再落到他手中这碗汤时,更加错愕了……
这男人逼着自己离婚不成,想用汤药毒死自己?!
“看什么,要我亲自喂你?”
时希:“……”
要不是季北御这张脸的确阴戾到极致,时希几乎以为面前站的是某个被欺负的……小媳妇……
在之前她只听说过季北御,从没真正了解过男人。
想不到在外威风八面的季大少,也会露出这种神情来。
哪怕再咬牙切齿,他也不敢对自己动手……
时希想到这儿,心情莫名好了不少。虽然江宁母女说季家是炼狱,季北御是魔鬼,可如果不牢牢抱紧这个魔鬼的大腿,她还怎么翻盘?!
时希艰难从床上坐起身。
季北御似乎看出她的困难,剑眉拧得更死,却朝大床走了过来。
一碗香气浓郁的鸡汤出现在自己眼前。
“有没有手。”
时希闻声一愣,抬眼看男人。
“怎么,难道真想让我喂?”季北御口气依旧差到不行,双瞳阴鹜。
他得确认,这个时希是真想安分,而不是故意想引起自己注意。
时家拼死都要塞进来的女人,他倒是要看看有几斤几两。
时希当然不会让这位祖宗喂自己,她还想多活几天来着。
她从季北御手中接过碗,却因为碗底太烫,鸡汤险些洒了出来。
“呲——”碗是没洒,鸡汤却溅出了几滴。
而且,好死不死地都溅在了季北御手上。
“女人,你故意的?!”


第五章

时希无辜极了,双肩不由得往后缩了缩。
她也没想到那碗底竟然会这么烫啊……而且,季北御为什么不松手……
“老爷,你在门口——”直到房外响起陈妈的声音,季北御双眼一横,往门边扫去。
只见季老乐呵呵地站在门边,满意地看着房中一幕。
时希顺着男人的目光往外望去,看到了季老和一个女人。
老爷。
难道是季北御的爷爷?
季家三世同堂,季北御的父亲这些年一直在国外发展,极少回国,整个季家也就季北御和季老住着。
“丫头,你醒了?躺着别动,让北御喂你喝汤啊。”季老越看床上的两人越满意。
时希没想到这个季老似乎还挺喜欢自己,而季北御似乎也挺怕这个爷爷的,心底有过莫名感触。
“自己喝!”季北御的声音俨然像是在指挥,不给时希任何反驳的机会。
时希一愣,也识相地赶紧喝汤。
只是汤不免有些烫,她似乎被烫到了舌头,眉心一拧。
“呵,时希,釜底抽薪不行了,改用欲擒故纵了?”显然,季北御将她刚才的行径理解为故意的。
时希弱弱地收起碗,没吱声。
季北御的嘴有多坏,行径有多恶劣,她都只能忍着!
只要她还是季家的大少奶奶一天,季北御就不会拿自己怎么样。
左右不过被他说一顿,自己受着就行了。
趁时希喝汤时,男人接了一通电话。
见男人走到阳台,高大的背影都透着生人勿进,时希默默将碗拿好。
“还没找到?我看你可以回炉重造了。”季大少不悦的语气甚浓,声音也重。
时希不知道和男人打电话的是谁,却无声在心底替那人悲哀。
季北御正在气头上,这不是刚好撞在枪口上么。
“卧槽!季北御你有没有人性?我这不都不眠不休地替你找人了?谁知道你那位缪斯女郎怎么睡了你一夜之后就卷铺盖跑路了!”
听到这儿的季大少脸色更沉。
他现在很不想听到,被、睡、了、一、夜这五个字!
要是让他找到那个女人,她肯定死定了!
他一个威风八面的季家大少,不过和一个女人睡了一晚,连那人脸都没看清,竟然会喜欢上那个女人!
不仅秦臻觉得荒唐,季北御也觉得自己是疯了!
电话的秦臻也是气不打一处来,他好心帮季北御找人,非但没得到半点安慰就算了,季北御这没人性的还让自己回炉重造……
“想死?”季大少如今的语气阴沉得可怕,带着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残暴。
秦臻拿着手机身体莫名抖了抖:“行了,我继续找!继续找总行了吧!”
“再给你一天,找不到人就别出现在我面前了。”
秦臻:“……”
临城这么大,就算再找个三天三夜恐怕也找不到那个跑路的女人啊?没有一丝特征可寻,难不成他要把全城的女人都叫来一一检查?!
季北御烦躁地挂断电话,察觉到坐在床上的女人一直在看自己,怒意增生。
“怎么,很喜欢偷听?”
莫名中枪的时希表示自己真是无辜啊。
她全程都听着他们打电话,更何况季北御这嗓音,这还能算是偷听?
要听,也是光明正大地听才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婚不候时:名门娇妻甜又撩》<<<<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