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娇妻:陆少,夫人比你厉害了》小说章节_林安,陆司承免费阅读全文

小说:替嫁娇妻:陆少,夫人比你厉害了

作者:林安

主角:林安,陆司承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人人皆知陆家大少爷是个笑话,竟然被林家耍了,结婚当天,大小姐变成了二小姐,谁人不知二小姐心有所属,把一个渣男当成宝,林家要倒霉咯。姐夫,这样不好。嗯。姐姐想来和你在一起。嗯。那我就走了?他缓缓抬起头,目光冷凝,试试看!
《替嫁娇妻:陆少,夫人比你厉害了》小说章节_林安,陆司承免费阅读全文

《替嫁娇妻:陆少,夫人比你厉害了》在线试读

第一章

屋内黑漆漆的,没有一丝光亮。
林安什么也看不清,却能感觉到一个黑影拢在自己身上。
周遭充斥着情爱的气息,如沼泽般,包裹着她,让她喘不过气来。
她紧捂着嘴唇,不愿让自己漏出哪怕一声,情爱的低咛,在药物的作用下,林安咬破嘴唇。
她像片风刮的枯叶,除了不停的颤抖,什么也做不了。
男人沙哑的嗓音在耳边响起,“我会负责的。”
眼睛干涩却流不出泪水,她使劲仰头望着天花板,无声的扯出一抹苦笑。
心脏麻痹的阵痛更让她不知该作何感受,只能默默的流着眼泪。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的动作停了下来,把她拉进怀里,吻干了她的泪水,“我会对你好的。”
林安浑身上下没有不痛的地方,她趁对方熟睡,蹑手蹑脚的下床。
动作太大身体又传来一阵撕裂般的剧痛。
她扶着腰,向被扔了一地的衣服走去,颤着手捡起地上的衣服。
这才小心的把门开了一条缝,走了出去。
一阵秋日的寒风袭来,冷得让人发抖。
林安强撑着最后的体面,近乎优雅的走出去,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突然一辆摩托车从她的身后窜出来,林安连忙往旁边一躲。
身体痛得让她倒吸一口凉气,停顿这一刻,胳膊狠狠地磕在车把手上。
“嘎吱——”
摩托车突然停下,在地上划出半圈车痕。
车上的女人摘下头盔,花枝招展的走过来。
“哟,这是怎么了,从酒店出来?”尖锐刻薄的语气,明显是来看林安的笑话。
“林夏,是你干的吧?”
看着林安冰冷的目光,林夏有些心惊,自己的妹妹真是不好糊弄。
“你怎么知道?”
“你又怎么恰好出现在这里?”
林夏媚眼如丝,轻轻的勾过去,笑得花枝乱颤,“怎么,你不喜欢吗?我把我的未婚夫送给你睡了一夜,你应该感恩戴德才对啊。”
两人长的极像,不同的是林夏的气质是妩媚的,而林安则是单纯的,甚至凛冽的。
就像高岭上的一朵花,美丽却不娇柔,甚至孤寒的让人望尘莫及。
即使被人算计到这步田地,她也不至于气得失去理智。
冷冷地说:“林夏,你真无耻!你是担心陆司承看不上你之前跟别人睡过吧?”
被猜中的林夏也不恼,只是捂着嘴娇笑,笑得花枝乱颤,“是啊,猜对了又能怎样?给你搬个奖?”
林安像是看跳梁小丑一般的眼神斜了她一眼,转身就要走。
她并不想在街上丢人,她想冷静一下。
“林安,”林夏并不打算放过她,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如果我是你,现在就该好好想想怎么求我,让我别把这件事告诉你的男朋友白俞。”
白俞……林安心中一痛。
林安的眼睛微眯,一把揪住林夏的衣领,眸中透出危险的信号。
“林夏,你这么害我,不就是怕被陆司承知道你的丑事吗?如果你管不住你这张嘴,我不介意跟你鱼死网破。”
松开手,林安冷冷瞪了一眼面色难看的林夏,这才转身离开。
看着林安的背影,林夏这才小声恨恨道:“蠢货,终于走了。”
她转身进了酒店,拿着早就准备好的备用房卡,打开那扇门。
看着熟睡的男人,她悄悄钻进了他的被窝,双手勾上他的颈子,安然睡去。


第二章

晨光熹微,陆司承睁开眼,下床,拉开窗帘,阳光有些刺眼,让他不由眯起眸子。
“司承,起这么早?”
林夏揉着惺忪的双眼看向陆司承,有些怔愣,她从来没想过陆司承的身材能这么好。
每天泡在公司的大老板竟然能够八块腹肌,穿衣显瘦,脱衣有肉,比自己见过的任何一个男人都要迷人。
看着呆楞的林夏,陆司承皱了皱眉,感觉有哪里不一样,就连空气中飘散着的香水味似乎也变了。
“嗯。”陆司承淡淡道,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古怪。
“司承,我们什么时候结婚啊?”林夏咬了咬唇,娇羞的问出了这个问题。
“结婚?”他一时没反应过来。
“陆司承你不会想耍赖吧?明明我都……”
说着她的眼中逐渐漫上水雾,我见犹怜的模样。
陆司承却并不心动,反而把眉头皱的更紧了。
他没有回答,随意套上衣服,径直走了出去。
他边穿外套边打着电话,“陈书,你去查一查酒店的监控。”
不消片刻,手机铃声响起。
“陆总,当晚您确实被人下了药,但是那个人如今查不到,请多给我一点时间,”陈书也很生气,“真没想到陆总您千里迢迢从国外赶回来和林家履行娃娃亲就遭到别人这样的算计。”
“谁是最大的受益者,谁就最可能是行凶者。”陆司承用冰冷的语调冷漠的吐出这一法则。
“如果是林家的话,确实有蹊跷,而且前几天我无意得知,与您联姻的林家不只有一个女儿,林家想让双胞胎中的姐姐林夏和您结婚足以见诚意,因为据我所知,姐姐确实比妹妹好得多,姐姐温柔,举止端庄,事业也干的如火如荼,而妹妹林安则行为不端,从普通大学毕业一年了,到如今也没找到工作。”
“双胞胎?”陆司承的食指一下一下轻轻敲在手机上,“有意思。”
“派人去跟着这两个……跟着妹妹。”
陈书震惊了:是啊,如果让姐姐和陆总结不了婚,那就是自己成为陆夫人了,这心思真是歹毒。
“是,陆少,我这就去安排。”
天刚蒙蒙亮,林安就出了门。
她紧了紧身上的高领大衣,以遮住脖子上的吻痕。
即使早上有些寒,这件大衣也是不合时宜的奇怪。
到了药店,她缩了缩脖子,把自己巴掌大的小脸缩了一半在衣领里,这才推开门。
林安局促的在货架旁找了一圈,找不到目标。
这才攥着自己的衣角故作放松的向站在柜台里的女生问道:“有左炔诺孕酮吗?”
女生愣了一瞬,“什么?”
“紧急避孕药。”
女生上下的打量了她好几圈,默默吐槽,“现在的小姑娘,才几岁,仗着自己好看就胡作非为,到头来连个给自己买药的人都没有,不像我洁身自好的。”
见林安不想理她,眼神依旧如一开始般波澜不惊。
这才转身从身后的货架上找出来一盒,扔在柜台上,“八十。”
林安点了点头,从口袋里掏出事先准备好的一百,只想快点买完一走了之。
正要递出去,却被一只手拦在前面。


第三章

她急忙兜了兜风衣遮住脖子,这才抬起头,一看来人,愣住了,“陆司承?你怎么在这儿?”
“买这个做什么?”
“要你管!”
“谁的?”
林安的眼神没有一刻躲闪,直视着对方的双眼,一字一顿道:“不,用,你,管!”
林安一想起昨天晚上,就气得发疯,死死的咬着唇瓣,手挣脱开,一巴掌甩在他脸上。
她只要一看见这个男人,关于夜晚的记忆就浮想联翩。
陆司乘显然没想到对方会真的打自己,不由愣住了。
突然。
“咔嚓——”
陆司承看向声音的来源,导购的女孩看到这么帅的男人,激动的掏出手机,连拍了好几张。
陆司承皱了皱眉,冷冷的说:“删了!”
“凭什么,”女生攥着手机,“我凭本事拍到的为什么要给你。”
“删了!”
陆司承又重复了一遍,他的目光骤冷。
看着陆司承好像要发飙了,虽然这个女孩说话难听了些,但毕竟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
她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惹了个怎样的大人物。
林安连忙出来打了个圆场,“陆司承,你怎么什么闲事儿都计较,吓着人家小姑娘了,说话就不能好听点儿。”
跟在后面的陈书吓了一跳,“林小姐,别说了……”
陆总真的会生气。
“好。”陆司承清冽的声音传来,不带丝毫刚才的暴虐。
“???”陈书恨不得打出致命三连问。
什么情况?
眼高于顶的总裁就这么认了?
总裁不是最讨厌拍照吗?
“我虽然不喜欢拍照,”陆司承再次开口,眼睛认真的盯着林安,“但我不建议和你同框入镜。”
“嗯???”陈书再次疑惑,他感觉自己金牌秘书白当了。
此时林安也不好受,她吓了一跳,脸腾的红了,脑子被这句大胆的话轰的五迷三道。
直觉告诉她:神呐!让她走吧,怎么还有这种人?这是总裁吗?这是流氓吧,未婚妻的妹妹都撩。
她尴尬地笑了笑,连忙转身就跑,一紧张腿一咧,险些摔倒。
看着林安近乎逃跑的离开,陈书感觉自己的三观都要裂了。
怎么回事!
什么情况!
这就能走了?
不可能,一定是自己看错了。
陆司承好心情的迈步回到那辆银白色的车上,“啪”的一声摔上车门。
陈书感觉今天的总裁很诡异,谨慎的说:“陆总,没想到林家这个小女儿心机这么重,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她来买药,不就是想暗示您吗?”
“不是我们派人跟的吗?”
陆司承清冽的声音响起,不带任何情绪。
“是我食言了。”
“不用跟了。”
“是。”
陆司承拨通一个电话,电话立刻被接起。
那头林父恭敬的声音响起,“喂?姑爷。”
“我要林安嫁给我。”
“林安这孩子……”
林父正要拒绝,就听见那头说,“林家起死回生,就看你的了。”


第四章

林安狼狈的跑回家,还没喘口气就接到白俞的电话。
“喂,白哥?”
“你过来找我。”白俞冷漠的声音响起,全然没有平时的温和。
“好,我马上去。”
她洗了把脸,跑到白俞的家里。
从包里掏出钥匙开门,就看见黑暗中,颓废坐在地上的男人。
外面的光泄了进来,白俞拿手挡在眼前。
满屋子的烟气和酒味缠绕着。
林安蹲在他的脚边,眼圈瞬间红了,“对不起,白哥,对不起。”
她一人强撑了这么久,看见白俞如此颓废,她真的……撑不下去了。
“我不叫你,你是不是不会过来?”白俞沙哑的嗓音显然是很久没有说过话了。
烟雾缠绕以及酒精的气息缠绕的林安窒息的难受。
“不是,我这几天……在忙。”她的声音越来越小。
白俞突然冷笑一声。
“忙着干什么?忙着爬上别人的床?你真是够贱的,真他妈主动。”
“自己看吧。”
说完白俞把照片摔在地上。
借着微光,林安看出这是自己那晚躺在酒店的床上的照片。
长发散落在洁白的床单上,脸上带着红晕,安安静静的,像是睡着了一样。
白俞狠狠戳着自己的胸口,白衬衫被戳出了褶皱。
“在你心里,你把我放在哪里?你把我们这大学四年的感情又放在哪里?”
感情?
她何尝不在意这段感情?
可是……
“白俞,”林安轻轻闭上眼,平复着自己的情绪,“你不相信我?”
白俞的眼神骤然冰冷,“证据就在眼前。”
白俞看着这张经常见的脸,竟然莫名有些害怕了。
林安生的很漂亮,鹅蛋脸,柳叶眉,带着南方女子的温婉,眉不皱的时候也像是带着淡淡的忧愁。
人畜无害的模样,但白俞却知道,此人骨子里的凛冽和骨气。
“照片是谁发给你的?陌生人?”
“你相信一个陌生人不相信我?”
“你为什么就不能听我解释呢?我当时被人下药了,我不是……”
白俞突然开口打断她的话,“够了,林安,你是林家二小姐,即使不得宠,又有谁敢给你下药,更何况,”他的眼神变得厌恶,“证据确凿。”
“好,证据确凿,”林安无奈的苦笑,“我是真的爱你,你信吗?”
你权当……原谅我这一次……好吗?
这话太卑微了,林安说不出口。
她的心像是被谁攥在手中,肆意蹂躏。
她着急的左顾右盼,不想让自己的眼泪流出来。
白俞喉头一梗,还是尽量维持着笑容,只是笑容越来越僵硬。
“林安,不说这个,这么多年,我从来都不舍得碰你。”
“白哥,我知道,如果你介意的话,我……”
“我介意!”
林安怔楞的看着对方决绝的眼神,苦涩一笑,“好,知道了。”
“明天八点你过来,吃个散伙饭。”
“既然要散伙还有必要吃散伙饭吗?”林安冷笑道。
心脏钝痛,腿也蹲麻了,她依旧站起身,依旧如同天鹅一般仰着高傲的头颅,她就是不愿意露出丝毫的怯懦。
“来不来随你。”
门“啪”的一声重重关上,林安站在门外,无奈的苦笑。
这么多年,白俞一直不舍得碰她,如今竟然出了这样的事……
入夜,林安躺在家里,头疼的厉害。
闭上眼,耳边响起了男人情动的喘息声。
她猛地睁开眼,把被子蒙在头上,睁着眼,不敢睡去。


第五章

不知过了过久,已经是天光大亮,阳光透过窗帘,晒出泛红的颜色。
手轻轻的摁上双眼,还是有些干涩生疼,打上厚厚的粉底,这才把红肿的眼睛遮住。
又穿上立领风衣,把身上情爱的痕迹盖上。
刚下楼,林安就吸引了林父和林夏的目光。
林夏惊讶道:“大热天的怎么穿这么厚?”
“我发烧了,怕冷,所以……”
林父连忙打断她的话,插话道:“别传染给你姐姐,今天姑爷要来,我可不想有什么失礼的地方。”
“爸,”林夏一跺脚,撒娇道:“你不能这么说安安,安安还小,别这么严厉嘛,即使传染给我也不可能是为了嫁给陆家才故意的不是?”
“小夏,我知道你心疼你这不懂事的妹妹,但是还是以大局为重啊,嫁到陆家,我才安心啊。”
看着他们这父慈女孝的样子,林安有些恶心。
“陆家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在意的,我出去就是了。”林安反正也不想待在家里。
“安安,”林父出了声,威严的声音不大,却一如既往的能让林安立马专心的竖起耳朵。
“今天你姐夫要来,我们都在家,显得隆重,毕竟你也知道,你姐夫是上市公司的老总,要是能攀上,那你姐的后半生就算衣食无忧了。”
“好,但我七点一定要出门赴约。”林安不愿驳了父亲的大局为重。
她总想着如果自己表现好点,是不是就能更加被喜欢了。
“到时候你再出去,你要懂事,不能再这么胡闹强势了。”
林安看着林父无奈的苦笑,她的后半生,她的后半生……
从小到大,什么好的都是姐姐的,自己永远是被忽视的那一个。
懂事?
不要胡闹任性?
在男朋友那儿她要懂事,从不要任何礼物。
在家里她要懂事,不和姐姐抢任何东西。
她不胡闹,就要被人踩在脸上。
她不强势,已经不知道被人糟蹋成什么样子了。
家里明目张胆的不喜欢她,她的生活举步维艰。
她甚至想问问自己的父亲,她林安难道不是亲生的吗?
凭什么,把所有的东西,全部给林夏?
所有的礼物,所有的温柔,所有的……爱。
整整一天,林安除了下楼吃饭,就是在房间里,看着外面的太阳升到最高,再缓缓落下。
天光愈来愈亮,又渐渐暗了下去,愈来愈暗。
林安第无数次拿起手机看表,已经六点半了,七点一定要出去。
终于,楼下传来父亲叫她的声音,她连忙跑下楼,规规矩矩的站着。
“吱呀——”
门被林父打开。
门外的男人一身深蓝色的西装,做工考究,笔挺的工装裤更衬得腿笔直修长,气质仿佛拒人以千里之外。
看似礼貌的微笑,在这人身上只有不可一世的傲慢,才让这个像是工艺品的男人有了一丝人情味的散漫。
男人伸出手,笑得十分得体,“伯父。”
林父连忙伸出手,握了上去,“司承来了,欢迎欢迎。”
等陆司承把带的礼品放在桌子上,刚回头就看到林父身后一左一右两个照镜子长的两姐妹,不由愣了一下。
很快就恢复了从容,坦然的走向林安,解释道:“公司有事。”
林安尴尬的看了一眼一旁的林夏,“姐夫,我是林安。”
陆司承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转头看向林父。
看来对方并没有把自己要娶林安的事情告诉她们。
林父看着对方依旧平静无波的眼神竟然觉得有些骇人,连忙出来打圆场,“他们两姐妹长的实在是太像了,连我有时候都有些分不清。”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替嫁娇妻:陆少,夫人比你厉害了》<<<<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