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小说《诡嫁:霸道容少缠上瘾》_舒浅,容祁最新章无删减

小说:诡嫁:霸道容少缠上瘾

作者:舒浅

主角:舒浅,容祁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因为命格奇特,我被迫出嫁
免费阅读小说《诡嫁:霸道容少缠上瘾》_舒浅,容祁最新章无删减

《诡嫁:霸道容少缠上瘾》在线试读

第一章

眼前是一片喜庆的红,我奇怪地看着周围,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为什么布置地这么像古代的喜房。
“娘子,我们就寝吧。”
忽然一身红色喜袍的男人出现在我的面前。
看清他的模样,我愣怔了须臾。
男人长得实在太过俊美,近乎透明的白皙皮肤,深邃精致的五官犹如天宫雕琢,完美地挑不出一丝缺陷。
长衣墨发,犹如谪仙……
只是随着他的靠近,一股阴森的寒气扑面而来,我忍不住浑身一颤。
你是谁!你要干什么!
我想说话,喉咙里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眼睁睁地看着他一点点解开我的外套,我害怕地想挣扎,可身体仿佛被什么看不见的力量禁锢住一般,竟然动弹不得。
在我的惊恐中,衣物一点点脱离,我仿佛看到了男人眼中腾起的火焰。
“春宵一刻值千金,娘子,我们可别浪费了。”
伴随着喑哑的嗓音,他一把将我推倒在床……
“啊!”
我尖叫一声,从床上跃起。
白灯亮得晃眼,眼前是熟悉的宿舍。
“浅浅,你怎么了?”
耳边响起熟悉的关切声,我转过头,就看见室友罗晗正一脸担心的看着我。
我愣了好几秒种,才反应过来。
原来是做梦……
不仅梦见和一个美男成亲,还梦见那种少儿不宜的东西?
我自嘲地笑了笑,抬头对罗晗说:“没事,就是做了个噩梦。”
罗晗点点头,不疑有它:“浅浅,你动作快点,都已经八点半了,过会儿是女魔头的课,迟到可是要扣分的。”
“什么?马上!”
我迅速起身准备下床洗漱,只是才站起,剧烈的酸痛瞬间让我跌坐回床。
我有片刻的失神。
我这是怎么了?
不就是一个梦吗?为什么浑身都会这么疼,特别是那个地方……
意识到什么,背脊顿时漫上一层寒意。
掀开棉被一看,床单上一块红色的血迹顿时让我的心跌入低谷。
难道昨天晚上的不是梦……
“浅浅,快点呀!”
“哦,好。”
我根本来不及收拾脑海里的震惊,罗晗的声音把我拉回神。
顿时也顾不上那么多,我火速地冲进厕所,梳洗完毕,背着书包和罗晗朝教学楼跑去。
刚来到教学楼底下,我们被眼前的人山人海震惊了。
大家似乎在围观什么,把进教学楼的门堵了个水泄不通。
“怎么回事?都不上课了啊?”我和罗晗两个挤了好久都挤不进人群,不由抱怨。
“浅浅!罗总!”
前方人群里突然响起熟悉的声音。
我抬头,看见我的另一个室友——周晓敏,她正努力穿过人群,朝我们跑来。
晓敏好不容易挤到我们面前,我就发现她脸色惨白如纸。
“晓敏,前面发生了什么?”
晓敏呜哇一声哭了。
“邹行……邹行跳楼自杀了!”
我脑海里轰的一声,一片空白。
我们三个拼了命地朝人群里挤,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挤到人群的最前方。
只见教学楼下的平地一片血泊,血泊里躺着一具女尸。
白色连衣裙,还有勉强能辨认出的清秀面容。
我脸色一白。
真的是邹行,我们宿舍的另一名室友。
四周的学生,看见邹行的尸体,都惊叫连连,胆小的女生甚至哭了出来。
不得不说,邹行死的很惨。
骨头全部都断开,软塌塌地趴在地上,十分扭曲……
警察很快来了,围观的人群被遣散,课也取消了。
罗晗和晓敏太害怕,明天上午又没课,她们便直接回了家。
虽然我也很害怕,但是想到那个所谓的家,我终究还是选择留在了宿舍。
平日里温馨的寝室,只有我一个人在,总感觉阴森森的。
……
夜晚。
我一个人躺在床上,辗转难眠。
过了好久,好不容易有了些困意,迷迷糊糊中听到了敲门声——
咚咚咚。
我顿时一个激灵从床上爬起来。
我迅速地拿起手机,时间刚好是半夜十二点。
我心里发毛。
半夜三更,谁会来敲我的门?
“谁在外面?”我大着胆子开口问,声音直打颤。
外面安静了片刻。
接着,门外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
“浅浅,是我,邹行。”


第二章

顿时一股寒意,从我的脚底一直升到头顶。
邹行?
今天才自杀的邹行,半夜来敲我的门?
我吓出一身冷汗。
“别恶作剧了。”我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不要那么颤抖,“你到底是谁?”
门外又是一片沉默。
接着,那个声音再次响起。
“浅浅,你怎么了?是我啊,我让你记得帮我留门的,你忘了?”
我感觉浑身的血液仿佛都凝固了。
邹行上个月交了男朋友,晚上经常晚归,全宿舍我最夜猫子,所以她常常叫我给她留门。
不仅如此,门外这个声音,听起来的确很像邹行。
一切看起来合情合理,但这才是最可怕的!
因为邹行明明已经死了啊!
我躲在被窝里瑟瑟发抖,还来不及思考怎么办,门口的声音突然欣喜地响起。
“咦,浅浅,原来你没锁门啊,那我进来了。”
我宛若跌入冰窖,全身发冷。
今天我的确好像忘了锁门……
我还来不及痛恨自己的粗心大意,就听见门咔擦一声,开了。
窗外的月光洒进,黑暗之中,一个身穿白衣,体型扭曲满身是血的女人,站在宿舍门外。
我死死揪着身下的床单,才忍住没有惨叫出声。
真的是邹行!
我看见她的白裙底下没有脚,身体也在月光下有些朦胧。
她不是人。
邹行似乎没注意到我的惊恐,只是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开始整理桌子。
一切都如同她以往回宿舍一般。
我僵在床上,颤抖不已。
邹行终于发现了我的异常,转过头看向我。
她的脸血肉模糊,那样子真是说不出的可怖。
可她似乎完全意识不到自己的模样,对我道:“浅浅,你干嘛一直看我?我的样子很奇怪吗?”
我默默地深呼吸好几口,才让自己冷静下来。
我以前在鬼故事里看到过,有些人死了之后,灵体意识不到自己死了,会继续自己日常的生活。
邹行现在看起来,好像就是这样。
“晓敏和罗总呢?她们怎么不在宿舍?”
就在我思考的时候,邹行的声音再次传来,我看着她血肉模糊的脸,强作镇定道:“她们今天有事回家了。”
我记得鬼故事里说,这种意识不到自己死了的灵体,如果突然被人提醒自己死了,会心性大变,做出疯狂的事来。
我可不敢冒这个险。
“哦。”邹行应了一声,就开始整理明天的书包。
我哆哆嗦嗦地从床上站起来,朝门外走去。
虽然邹行的灵体暂时没有危险性,但她就跟一个定时炸弹一样,我可不想和她独处一室。
“这么晚了,你去干什么浅浅?”
邹行的座位就在门口,我刚想开门出去,她就转过头问我。
“我、我出去打个电话。”
我强忍住恐惧回答,快步就想出门,不料走的太急,不小心碰到了邹行的桌子。
“砰”一声轻响,她桌上的镜子被我撞到地上。
“浅浅你怎么那么不小心。”邹行抱怨了一句,低下-身子去捡镜子。
我突然意识到什么不对,伸手就想去抢。
“不要!”
我还是迟了一步。
邹行已经自己捡起了镜子。
她拾起镜子的刹那,镜子里,照出了她血肉模糊的脸。
下一秒,我看见邹行扭曲的身体僵住了。
我心里头咯哒一声。
完了。
我慌张地摸到门把手,赶紧想冲出去,可邹行突然霍的站起来,一把抓住我的胳膊。
她的手很冷,我冻得一个哆嗦,想要挣脱,可她那张狰狞的脸,突然冲到我面前。
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令人作呕。
“舒浅!我怎么了!我怎么会变成这样!”邹行疯了一般地朝我怒吼,“告诉我!”
我不说话,邹行的脸更加扭曲,狂嚎一声,两只手迅速地掐住我的脖子。
变成灵体的邹行,力气大的吓人,我被她掐得脸色发白,死命地挣扎,可依旧挣脱不开她。
我被掐得眼前发黑,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
谁来救救我……
仿佛是听见了我心里的呼喊,就在我要晕过去的刹那,一阵清冷的风,突然吹拂过我身后。
下一秒,我面前的邹行,露出极度惊恐的表情,掐着我的手也松开了。
抓住这个机会,我赶紧挣脱她,刚想夺门而出,可肩上突然一冷。
我一哆嗦,还来不及反应,身子就往后一倒,整个人跌入一个冰冷的怀抱之中。
“娘子,为夫来救你了。”一个清冷悦耳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


第三章

我呼吸一滞,唰的转过头。
我的身后,竟然站着一个男人。
他长发如墨,一身黑色暗纹长袍,高出我好多,我只能抬起头才能看清他的模样。
他的脸色略显苍白,五官英俊逼人。一双黑眸,宛若寒潭般深不见底,直直地注视着我,似乎要将我看穿。
我心里翻起惊涛骇浪。
这个男人是谁?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我的宿舍里?
而且为什么……我竟然还觉得他有点眼熟?
我死死盯着那男人,努力地搜寻记忆,那男人却没有再继续看我,只是将目光落在我身前的邹行身上,黑眸一冷。
“滚。”
干净利落的一个字从他薄唇里吐出,一股寒气扑面而来,邹行突然怪叫一声,慌张地破门冲出宿舍。
顿时,空荡荡的宿舍里,只剩下我和那古装男子。
见我还盯着他,那男子微微低下眼帘,薄唇微扬,脸上冷峻的神色多了几分玩味。
“娘子,看了那么久,对你夫君的长相还满意吗?”
我身子不可抑制地一抖。
娘子?夫君?什么玩意!
我这才意识到,我还在那男人怀里。
我赶紧挣脱开他,后退几步,警惕地看着他。
这一看,我浑身发抖。
只见台灯的灯光下,我看出那男人的身体,有些虚无的透明,和邹行一样。
回想起方才那冰冷的触感,我意识到一个可怖的现实。
这男人,也不是人!
我挪着细碎的步伐不断后退,防备地开口:“你是谁?”
那男人原本一脸戏谑地看着我,听见我的问题,他的俊庞蓦地一冷。
下一秒,他逼近我,伸手捏住我的下巴。
“舒浅,你连自己的夫君都不认识?”他的声音低沉悦耳,但宛若寒冰,毫无温度。
我害怕得冷汗涔涔。
“你……你认错人了!我没有什么夫君!”
我挣扎道,人被他逼得不断后退,最后跌到床上。
我想要站起来,可不想,那男人直接俯下-身子,修长的双臂将我禁锢在床上。
他的俊庞近在咫尺。
“认错人?”那男人一脸嘲弄,“那昨日和我成亲,和我在床上翻云覆雨的人,又是谁?”
“什么翻云覆雨……”我羞愤得想要反驳,可话说到一半,突然噎住。
脑海里,浮现出一片红色的场景,还有那些暧昧而又冰冷的触感。
我脑袋里轰的一声。
“昨晚……那不是梦……那、那是真的?”我瞪圆眼睛,脱口道。
那男人嘴角一弯,冷声道:“还不算太笨。”
我如遭雷劈,面无血色。
那男人看我失魂落魄的样子,剑眉皱起,再次捏住我下巴,霸道地逼我与他对视。
“舒浅,你这是什么表情?难道嫁给我,你不开心?”他冷冷道,冰冷的气息扑在我脸上。
开心?
昨晚的记忆汹涌而来,清晰而又可耻,将我原本对他的恐惧,全部强-压了下去。
“你说呢?我被一个不是人的男人强-上,你说我会开心吗?”我冷声讽刺道。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话太刻薄,那男人眼里染上几分怒意。
下一秒,我感觉到捏着我下巴的手更用力了。
我疼得脸色发白,但还是强迫自己狠狠瞪着眼前的男人。
我和他的脸贴得那么近,我甚至可以看见他的冷眸里,我的倒影。
“强-上?女人,你知不知道,无论是我生前还是死后,有多少女人、女gui争相恐后地想要嫁给我?”那男人的语气怒气冲冲,眼底是不可一世的狂傲。
“那你找她们不就得了?强迫一个对你没意思的女人,你算什么——”
我的话被男人的薄唇堵住。
我拼命地想要挣扎,可我的力气在这男人面前,简直如同挠痒痒一般。
他霸道地撬开我的齿关,挑逗地划过我的唇齿。
我心里觉得恶心,但身体在这样挑逗的吻下,还是忍不住微微战栗。
对方似乎感觉到我的反应,松开我,嘲弄地扯起嘴角。
“明明喜欢的很,还跟我装?”
话落,他又堵上我的唇,冰冷的手探入我的衣内,肆意在我的身体上游走。
和昨夜不同,此时的我很清醒。
愤怒、屈辱、难堪的情绪,几乎要将我吞没!
我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浑身每个细胞都想要挣扎,可身体依旧动弹不得。
那男人的手已经不安分地开始从我的腰间上移。
“放开我!你这只老色 鬼!快点放——唔……”
嘶啦。
我听见胸衣碎裂的声音。
紧接着,我被那男人冰冷的气息吞没。
我奋力抵抗,但所有的挣扎在他眼里就和蚍蜉撼树。
“啊!”
他再次占有了我。
那屈辱的感觉,让我眼底的泪终于不受控地滑落……
他冰冷的唇齿咬住我的耳朵,低声道:“听着舒浅,你是他们献给我的。ming婚已结,你逃不了。”
他们?
是谁把我献给了这男人?
我还来不及仔细想到底是谁害的我,男人一个大力,让我无力再继续思考。
一整个晚上,我就和孤舟一样,无依地漂泊。
天微微亮起时,我终于不堪承受,晕死过去。
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随即耳畔传来磁性的低语:“舒浅,记住,你的夫君叫容祁。”


第四章

早上起来的时候,我浑身都疼得宛若散架。
今天下午有课,晓敏和罗晗担心我,中午就来宿舍找我一起去上课。
我一秒都不想在这屈辱的宿舍里多呆,立马跟着她们出去。
来到教学楼底下,邹行的尸体已经被警察运走了,只剩下栏杆围在那儿。
气氛突然间有些沉重,我们仨都没说话。
特别是我,回想起昨晚邹行回来的景象,还觉得脊背发凉。
走着走着 ,视线的余光,突然看见一个白色的身影,从教学楼上掉下来。
我吓了一跳,本能地转过头。
可这一看,我差点腿软倒地。
我竟看见不远处的空地上,邹行浑身扭曲地躺着。
我心里正骇然,突然看见地上邹行的手,动了一下然后她开始一点点地爬起来。
她爬起来的姿势很古怪,好像一个木偶,身上的关节僵硬地转动,先是背部隆起,紧接着是手,再是腿。
“啊!”
我终于忍不住,惊叫一声,迅速地后退。
“浅浅,你怎么了?”旁边的晓敏和罗晗被我吓了一跳。
“我看见邹行……”
我刚想说什么,就突然意识到不对。
罗晗和晓敏,都只是疑惑地看着我,似乎根本没有看见突然出现的邹行。
难道只有我一个人能够看见邹行?
这个念头闪过脑海,我一阵头皮发麻。
“邹行怎么了?”晓敏和罗晗也我弄得有点紧张兮兮。
“没……没什么……”
我迅速地转过头,就看见那从地上爬起来的邹行不见了。
难道刚才是我的幻觉?
我还来不及细想,转头就突然看见教学楼后的楼梯口,站着一个白色的身影。
是邹行!
我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口!
这一次我吸取了教训,没有再叫出声。
这时,只见那个楼梯口的邹行,突然转头跑上了楼梯。
她的动作很快,瞬间就消失在楼梯里。
我还来不及反应她要干吗,空中突然落下一个白影!
她不偏不倚地就落在警察用粉笔画下的尸体轮廓中。
我的心跳还来不及恢复,就见地上的邹行,再次以怪异的形态一点一点动起来。
她再次跑向楼梯,重复着跳楼的举动,周而复始。
眨眼的功夫,她已经跳楼了四次。
我站在原地,面无血色。
邹行这是在不断重复自己死亡的过程?
难道她,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死了?
罗晗和晓敏看不到这可怖的景象,招呼我道:“浅浅快走吧,要上课了。”
“不!”
我脸色一白,迅速地抓住她们。
她们现在走向的,就是邹行不断跑向的楼梯,以她那个惊人的速度,我们肯定会在楼梯上遇见她。
罗晗和晓敏不解地看着我。
我不知道该怎么和她们说,只能着急地又看向那不断跳楼的邹行。
这一次,她似乎终于注意到我在看着她。
只见她的脖子一顿一顿地转动,缓缓朝着我的方向望来。
我告诉自己快点转开眼睛,可身体竟然仿佛被定住一般,动弹不得。
眼看着我就要和邹行对视上,一只白皙修长的手,蓦地捂住我的眼睛。
“别看。”


第五章

一个陌生的悦耳声音在耳边响起。
我迅速地转头,就看见一个高高帅帅的男生,正站在我身边。
我旁边的晓敏夸张地叫了一声。
“容则学长?”
我呆在原地。
眼前的这个男生,叫容则,在我们S大,可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
他长得很帅,因此被女生们评委S大校草;更重要的是,他是全国最大财团,容氏集团的少爷。
不过我现在可没心情犯花痴,我努力平复狂跳的心,压低嗓子道:“学长,你、你也看得到?”
“嗯。”容则简单地轻声答道,“我有开阴阳眼。”
我一愣。
开了阴阳眼的人,就会看得到鬼魂。
可我呢?
过去的二十一年,我从来没看见过什么奇怪的东西,为什么从昨天开始,我就能看见这些可怕的东西?
“那到底是什么……”我忍不住抖着嗓子问。
“邹行的鬼魂。”比起慌张的我,容则很平静,“你和那位大人冥婚之后,沾染了他的鬼气,相当于被开了阴阳眼,所以能看见它们。”
原来是因为那只男鬼。
我刚想谢谢容则告诉我这些,可突然意识到不对。
“你怎么知道我结了冥婚?”我死死盯着容则。
容则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
他刚想回答,他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娇滴滴的女声。
“容则,好了没?人家想走了啦。”
我越过容则的肩膀,看见他身后不远处站着一个身材高挑的美女。
容则在S大甚至整个S市,都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
眼前这个美女,我认得是最近很火的一个模特,估计是容则最新的女朋友。
此时那女模特正面色不善地看着我。
我这才注意到,不止是她,四周好多路过的人都死死盯着我和容则,窃窃私语不停。
我突然意识到我和容则窃窃私语的样子有些太过亲密,怕是引起大家的误会了。
“不好意思,详细的下次再说吧。”容则尴尬地朝我笑了笑,准备离开,但走前还是记得提醒我道,“记住,不要去看那个女鬼的眼睛,如果让她发现你看得见她,她会缠上你的。”
“等一下!”
容则走得很快,几乎跟逃一样,我想追过去追问,可四周人实在太多,容则和他女朋友眨眼就消失在人群里。
我无奈,只能拉着晓敏和罗晗,朝另一个楼梯走去。
一路上,我记得容则的话,不敢再多看那个邹行一眼。
“浅浅,你和容则学长什么情况?”刚走上楼梯,罗晗和晓敏俩丫头,就忍不住八卦。
“没什么情况,就是问他一点事。”我避重就轻道。
好不容易到教室里坐下,我悬着的心,才算放下。
可不想,这份轻松没维持太久。
这门课的老师姓倪,是个刚来的助教,相当年轻漂亮,在学生里很受欢迎。
我以往都很喜欢上这门课,可今天看见倪助教时,我只是脸色惨白。
因为我看见,她的身后,跟着一个血肉模糊的小人。
那个小人非常小,跟刚出生的婴儿一样,跌跌撞撞地跟在倪助教身后,稚嫩的声音不断嘶喊着。
“妈妈……妈妈你为什么不要我啊……”
我吓得魂不附体,几乎没有经过思考,腾地从座位上站起来。
倪助教看见我突然站起来,微微蹙眉:“舒浅,你怎么了?”
“我……我肚子疼,去一下厕所。”我编了个蹩脚的谎言,飞快地从后门走出教室。
我一路跑到厕所里,用冷水洗了把脸,才终于冷静下来。
看来,现在的我,真的是被开了阴阳眼,什么鬼怪都看得见。
想到这里,我不由对容祁这只男鬼更加厌恶。
都是他!
毁了我的清白不算,还让我看见这些可怕的东西。
我知道自己不能翘课,只能磨磨蹭蹭地准备回教室。
可我刚走出厕所,身子就突然僵住了。
我看见走廊的窗边,站着一个白色的扭曲身影。
我脸色一白。
糟糕。
我竟然忘了,邹行就是从这层楼跳下去的。
邹行此时趴在窗边,正准备跳下去,突然听见我的脚步声,她一顿一顿地转过头。
毫无准备的我,就这么迎面和她对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诡嫁:霸道容少缠上瘾》<<<<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