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小说《流年若梦情久长》_关梦霖,南柯在线阅读全文

小说:流年若梦情久长

作者:南柯

主角:关梦霖,南柯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为了帮男友一家拿到分房名额,她不惜接受奇葩要求,在矛盾与挣扎之中打算把自己彻底出卖。结果,一场阴差阳错的巧合,生性单纯柔弱的她却不幸把自己送走到了恶魔的面前。事后,她竟然发现这是一场让她无法承受的错误。接下来,所有的一切都变了,如梦如幻。然而,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她又不得不渐渐沦陷其中,一错再错
免费阅读小说《流年若梦情久长》_关梦霖,南柯在线阅读全文

《流年若梦情久长》在线试读

第一章

紫金温泉会所。
这里雍容华贵,大气精致,是申海市所有上流社会人士标榜自己身份的高贵场所。
南柯拉紧了自己的包。
眼前的绚丽夺目与她格格不入,她心一横,忐忑不安地走了进去。
“小姐,请留步!请问您有预约吗?”
预约?卖身也要有预约么?
她心中满是悲哀,眼眸垂了下去,咬着唇有些难以启齿,“是关先生……他约的我!”
这时突然小跑来一个男人,“你就是关先生约的人?怎么这么慢,让关先生久等了可没你好果子吃!快跟我走!”
这个男人不由分说领着南柯来到1688房前,他毕恭毕敬的敲了敲门,礼貌的说道:“关先生,你要的人带来了!”
片刻,里面传出一道低沉的男音:“让她进来!”
不带任何温度和感情,冰冷地想要渗入到人的骨子里一般,南柯不由地一颤,抓着包的手越收越紧。
男人轻轻扭动门锁,把她推了进去,说了句:“小心伺候着!”
猛然间,南柯被一片黑暗所笼罩。
门房间里竟然没有开灯,连窗帘都是不透光的,她看不到一点光线,不敢动弹半分。
“过来!”房间里的男人突然发声,吓得她猛地靠在了门板上,黑暗和未知带来的恐惧让她忍不住不断摸索着墙上的电灯开关。
“不许开灯!”男人的声音再次响起,带着让人战栗的愤怒。
“可……可是我看不见!”她小声地低喃。
接着,她竟然听到了一阵深沉的笑声,那话中带着的嘲讽让她难堪,“请摆正你自己的身份!”
一句话,南柯竟无话可说。
事实如此可悲,这是种肮脏的交易。
在男人面前,没有半点尊严!
“过来!”他声音中有些不悦。
南柯摸索着墙壁,一边走一边安慰自己,不就是做嘛,眼一闭,忍一忍就过去了!
只要过了这一关,她和母亲就是自由人了!
刚抬脚,她猛地被一双有力的大手紧紧的搂住。
“啊……”突然的肢体接触,让她忍不住大叫了起来,却又立刻故作镇定下来,“关……关先生!”
“去洗澡。”那男人话中带着嫌弃,一把用力推开了她。
南柯紧张的缩成一团,得到了他的指令之后,又忙不迭的摸索着终于找到了浴室。
鉴于之前的教训,她摸着黑打开了花洒,却被冷水浇了个透心凉。
黑漆漆的,她手忙脚乱的依旧调整不了水温,于是只能认命的打着哆嗦洗完了个冷水澡。
水声刚停下来,外面的男人又发话了,“不许穿衣服!立刻过来!”
不穿衣服?这男的需要这么直接吗?
她思索,抓起浴袍裹紧走了出去。
只走了几步,又是那股力道,将她紧紧的桎梏住,“看来你很不听话!”
带着些微怒,毫不温柔地将她的浴袍扯掉了。
原本就冻得瑟瑟发抖的她加上这般惊吓,忍不住尖叫起来,之前做好的所有心理建设一瞬间崩塌。
她拼命挣脱他强有力的双手一边退居到相对安全的地方。
“关……关先生,我不做了!我……我不做了!”
可下一秒……
这个男人迅速的单手捏住她的脖子,悄悄用力就让她难以呼吸,然后他用力一推,她不偏不倚倒在了一张特别柔软的棉被上。
此刻大掌离开了她的脖子,她拼命的呼吸。
紧接着,一副结实滚热的男人身躯就覆在了过来。一双腿紧紧的压住她的下身,双手轻松的控制住她挣扎的上半身,她此刻就像个待宰的羔羊般无法动弹。
她只能拼命喊:“我后悔了,你放开我!放开我!房子我不要了,我什么都不要了!”
“哦?原来你还想要房子?胃口倒不小!”
他嘲讽的说了一句,让她有些糊涂。
他们之前不就是说好了,她陪这个关先生一晚,她帮林家争取一套房子?
她管不了那么多了,不放弃最后的挣扎。
她多么后悔自己当时在愤怒和冲动之下答应了林家这个荒唐的要求。
一想到自己现在不着寸缕的被一个同样不着寸缕的男人在酒店这样,她的胃里突然有些翻江倒海的恶心。
“别试图挑战我的耐心。”
话音刚落,她只觉得突如其来一阵钻心的痛……


第二章

他……他竟然就是这么直接,这么残忍的,在她没有一点防备的情况下让她失去了对每个女人来说最珍贵的东西。
之后的事情她不记得了,因为好像除了痛和带来的颤抖,她的脑袋一片空白。
可这个男人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她痛的昏死过去,等她醒来的时候,窗帘大开着,阳光刺痛她的双眼。
哗哗的流水声提醒她那个男人正在洗澡。
她依旧不着寸缕,全身冰凉。
这个可恶的男人竟然连被子都懒得给她盖上。
她羞愧地连忙拉起滑落在地上的被子裹住自己。
昨晚的种种像电影般清晰的出现在自己的脑中,她抱紧自己的脑袋使劲的摇晃,却怎么也挥散不去心中的屈辱。
她想立刻逃跑,可她又必须为昨晚的牺牲讨回价值!
她得等这个男人确定把房子分配给林家才能离开。
想到这,她左顾右盼想找到自己的衣服。
就在这时,浴室的门开了。
一个身材高大伟岸的男人赤着上半身,一边随意的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向她走了过来。
她禁闭着双眼不敢抬头。
只感觉一颗颗温热的水滴落在在她的头发上,还有她的脖子里。
而此情此景在关梦霖眼中,却显得格外矫情。
昨晚口口声声说着“不要”的女人,这会儿却赖着舍不得走,还表现出一副想被人生吃活吞的做作模样,那就没意思了。
他断定她一定有所求。
他对待这种女人向来大方,况且他对她昨天的表现还算满意。
可让他意外的是她竟然是第一次,他也许该责问一下会所的人是怎么办事的,他记得告诉过他们,他一向的要求。
南柯自然不知道就这短短的几十秒,头顶的男人已经将她从里到外审视了一番。
她吞了吞口水,抬起头。
只是这一眼,就让她震惊的开不了口。
因为差一点,她就把他误认为是一座出于名家之手精雕细琢的雕像。
他就这么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过分光洁白皙的脸庞,棱角分明的轮廓,再加上红于常人的薄唇,让她误以为是电影里走出来的吸血鬼,冷峻的气息不言而喻。
此时,他浓密的眉毛稍稍向上叛逆的扬起,逆天的长睫毛微卷着,让那双泛着蓝光的深邃幽暗的冰眸显得更加狂野不拘。
她此刻才看出他原来是个混血,尤其是英挺的鼻梁,将他刀刻的五官凸显的更加立体,更散发出一种唯我独尊的王者之姿。
他嘴角微扯,牵扯出一丝让她捉摸不透的笑意。
可她再笨也知道那笑并非善意。
她连忙垂眼以躲避他锐利的目光,却又看到了让她更加不淡定的画面。
他隆起的健壮胸肌此刻正宣告着他的阳刚之气,上半身完美的倒三角,纠结的臂膀,古铜色的皮肤,简直就像在看一本模特杂志。
以前她觉得全世界身材最好的男人是球星C罗,她在各种体育新闻上目睹过。
可现在,她真心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完全可以与他媲美。
这样的画面引得她无限遐想,她只能让自己的目光更低,盯着他的拖鞋缓缓开口。
“关先生,请您兑现之前的承诺。”
他眼神微挑,冷冷开口,“会有人给你酬劳!”
他关梦霖还不至于玩完不认账,只是这些事都是由这家会所的人来安排,也从没有女人不懂事的向他开口。
他不免有些怀疑这个女人真正的目的。
“不是酬劳,是房子!”她激动的抬起头,“之前我们说好的,陪你一晚,你会搞定那套房子!”
关梦霖突然扯住她前面的被子将她几乎拎起来,之前的那抹笑意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狠厉。
“还没有人敢在我面前讨价还价!立刻滚!”
说完,毫不客气的将她推了下去。
南柯几乎懵掉了,她多恨之前没有白纸黑字先签好协议。
可现在她该怎么办?
管不了那么许多,她裹着被子站起来艰难的走到他面前,紧紧的拽住他的胳膊,“你是想赖账吗?你怎么可以这么无耻!”
她愤怒、委屈,却强忍着不让泪水流下,却换来一句:“疯女人!”
他再次甩开她的手,快速按下电话。
“一分钟,让这个女人从我面前消失!”
还没等南柯反应过来,一群身穿会所制服的男男女女涌了进来,点头哈腰加赔礼道歉之后将裹着被子不断咆哮的南柯给抬了出去。
之后,一个女人给她找了一套简单的衣服换上,又有一个男人走了进来。
别人称呼他“陈经理”。
“你说你怎么回事?差点被你害死!拿着这张支票快点滚!”陈经理拿出一张支票不耐烦的扔在地上。
她没有伸手,只看了一眼。
哼,二十万!
确实不是一个小数目。
可是和之前约定好的房子比起来,仅仅是十分之一。
要知道,如今的申海寸土寸金,郊区的房子都已经卖到了两万一平,市中心的房子不下三四万。
要不然,林家人也不会为了单位里的这次的分房名额将她送给这个关先生,还不是为了能让这个直接签字领导从三个备选中选中林家。


第三章

她光着脚丫走出会所,漫无目的的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游荡。
她没有去捡那张支票。
她是为房子来的,只希望完成任务以后彻底离开如地狱般的林家。
现在房子没有落实,她若是捡起那张支票,那她真的和那种卖的女人没有任何区别了。
她又苦笑一声,这些都是她一厢情愿的想法,捡不捡支票,她都和那种女人没有区别。
不知走了多久,她才猛然想起,她的包落在了会所,等待喜讯的林家人应该已经打爆了她的电话了吧。
不能再逃避,她快步回到了林家。
一进门,一个硬物飞驰而来,精准的砸在她的脑门。
她痛的蹲下身子捂住伤口,血就这么汩汩的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你这个丧门星,你要是不愿意去陪关主任就直说,何必摆我这一道,放他鸽子。现在人家主任很生气,直接把名额给了别人。这下你满意了!我看你就是故意报复我!这个白眼狼!不要脸的贱货!”
开骂的正是“行凶”者,林家的女主人李美凤。
“阿姨,我……我没有放他鸽子……我去了!”她被烟灰缸砸的晕头转向,感觉下一秒就要倒下去。
“你骗鬼呢!关主任昨晚等了你一个晚上,我们打了你一个晚上的电话,你就是不接!”李美凤更生气了,直接站起来冲到南柯面前。
“我真的去了,紫金温泉会所,1688房。一定是那个姓关的不想认账,我……”
她还没说完,“啪”的一声,李美凤愤怒的一巴掌印在她的小脸上分外醒目。
“接着编,接着编!什么紫金温泉会所,什么1688房,你睁大眼睛看看我给你的短信,紫荆会所,208房。”林美凤把手机也扔在她的脸上。
南柯还没站直的身体因为这条短信再次瘫倒在地上。
她昨天听了李美凤的电话后就打了车,根本不知道司机把紫荆当成了紫金。
难道说,昨天的关先生根本不是这个关主任!
她走错了酒店?
一边一直沉默不语的林宇突然领悟了什么,走到南柯面前,难以置信的质问:“难道,你去错了地方,和别人做了?”
南柯使出最后一点力气甩开他的手,此刻他的任何触碰,他的每一个细胞都让她恶心。他是她的男友,也是劝她出卖自己的人。
“我问你,是不是?到底是不是?”
林宇咆哮起来,原本他也不愿意听从母亲的安排让自己的女朋友去陪自己的领导睡觉,可现在的房子太贵了,他们不能一辈子挤在这六十几平的破房子里。
他终于说服了自己,也用尽办法说服南柯答应了他这个看似荒唐的要求。
他在心里决定了,等房子一到手他就和她结婚,不会嫌弃她。
可现在,房子没了,她却陪别的男人睡了一晚。
他心里能快活吗?
“是!是!我走错了酒店,进错了房间,陪错了人,你满意了吗?你们满意了吗?!”
说完,南柯不顾一切的冲了出去。
紫金温泉会所,1688号房。
这是关梦霖的私人房间,几乎每隔一段时间他都会来这里。
就在他准备离开时,一个白色帆布包吸引了他的注意。
如果他猜的没错,应该是早上那个疯女人的。
他本应该让人直接扔掉,可最终他还是好奇的打开了。
里面的东西很少,只有一个小小的钱包,一个小小的笔记本,以及一个落伍的手机。
有时候,有些东西就像潘多拉的盒子,总让人忍不住探究一番。
他打开了钱包,里面只有几张碎钞,一张身份证,一张银行卡,以及一张合照。
照片上,一个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女孩和一个青涩的男生并排站着,稍显拘束。
而一旁的手机,几十个未接电话来自于同一个人——林宇。
几十个短信,只有相同的一句话……


第四章

你在哪?房子一定要定下来!
这时助理路畅走了进来,“总裁,该回去了!”
“嗯!”
他把帆布包扔在一边,抬脚朝门口走去。
只是还没走出去,又突然停了下来,看向一边的路畅。
“把那个包还给它的主人!”
说完头他也不回的离开了。
另一边。
“潇潇,我真的可以吗?”
南柯端着酒水,穿着威廉酒吧统一的酒水小妹的制服,紧张地问。
“没有人天生就是卖酒水的,不都是为生活所迫嘛!你既然想挣钱,就别想那么多!”
顾潇潇是南柯的大学同学,最看不惯她那股没钱还清高的劲儿。
这一次,她为了挣钱有求于她,她心灾乐祸的给她推荐了最能挣钱却又最伤自尊的卖酒的工作。
“潇潇,我没有别的意思,我酒精过敏,我怕……”她不想失去这个赚钱的兼职,又怕难以胜任。
“我能喝啊!你放心,一会你只管给客人推荐酒,真是遇到要你喝酒的,我上!”顾潇潇倒也是爽快人。
当然,她这么照顾南柯不是没有理由的,“咱们可说好了,你的钱要分我三成!”
“行……”南柯咬咬牙,点头同意。
一晚上,南柯在顾潇潇的指导下也变得轻车熟路起来。
她只要使出浑身解数让顾客掏钱买酒就行,无非多说点好听的话,唱唱歌逗逗乐,勉强还能应付。
可好运不长,她被一个大胡子顾客给难为住了。
“这小妞新来的?挺合我胃口!来来来,坐到爷身边来。”
操着一口京腔,长得有些凶狠,南柯不敢上前。
可潇潇的一个眼色,她也只能硬着头皮坐了过去。
“先生,您好,这里有啤酒,洋酒,红酒,如果有需要我们也可以现调,请问您需要……”
“我需要你这杯甜果汁儿!”大胡子一把扳倒南柯让她贴在了自己的大腿上不得动弹。
全包厢的大声起哄,而门突然打开了。
一个自带气场的男人走了进来。
大家又立刻安静了下来。
“关总,姗姗来迟啊!”大胡子嬉皮笑脸的打招呼。
南柯趁机挣脱,恰好撞上了一个凌厉的目光。
是他!
那个1688房的男人!
“来早了不是打扰了吴总的雅兴了么!”关梦霖找了个位子坐下来,拿起一杯酒看起了好戏。
吴总放开了南柯,她退缩到一边,拔腿就要跑。
“吴总光占了别人的便宜却不买酒,有点说不过去啊!”关梦霖一语双关,故意借此挖苦他在最近的合作中占便宜耍手段。
吴总岂会听不出来,他拉住南柯,“酒当然要买,可也要我买的高兴!”
“小妞,你的酒我全要了!”他大手一挥。
南柯喜出望外,“真的?谢谢您!”
“可我有个条件!”他拿出其中一瓶红酒,“一口干了!”
“这……”她立刻用眼神向不远处的潇潇求救。
“这位……吴总,是吧?这酒我替她干了!”潇潇连忙杀出来。
“别动!”吴总依旧把红酒递给南柯,“我买的是她的酒,就得她喝。”
“吴总,这您就有所不知了,她酒精过敏,这一瓶下去,还不直接送她去医院了。”潇潇想吓唬吓唬他。
可他偏不是善茬。
“去医院了医药费我出!会喝酒的我见多了,不会喝酒的一瓶干倒挺有意思的!”
“你……”南柯一肚子的怒火,这简直就是恶趣味。
“酒我不卖了!”她捧起酒就要走。
“你今天不喝也得喝!”吴总本来就受了关梦霖一肚子的气,到了酒吧还让自己不快活。
他一定要找个人发泄一番。
一旁的几个保镖接收到他的指令之后,三两下便把南柯控制住。
吴总拿着红酒朝她得意的走过来。
“你放开我!也不喝!你放开我!你这个混蛋!”
可下一秒,他将整瓶酒直接灌进她的嘴里,红酒灌进她的鼻腔,呛进她的肺部,又洒的她满身都是。
她绝望的看了看四周,大家都在拼命的笑,而唯一没有笑的是关梦霖。
她只有把唯一的希望寄托在他的这里,向他投去求救的目光。
可他依旧似笑非笑的翘着二郎腿,优雅的品味着手中的红酒,好像对面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就这样,整瓶酒灌完之后,她也获得了自由。
她能做的就是忍住不哭,绝对不在这群人渣面前流泪。
“啪”吴总将一打钱甩在地上,“爷我终于开心了,解气了!”
南柯默默的蹲下来,捡起钱后逃也似的跑了出去。
她慌乱的跑进了卫生间,清洗自己的口腔,自己的脸,以及染红的白衬衫。
她的全身燥热起来,过敏反应也随之而来,全身泛红,她有些呼吸困难。
她崩溃的大哭起来。
若不是她急于想跳开林家这个火坑,也不会被他们逼着偿还二十万,美其名是这些年她和母亲寄居在林家的生活费和母亲的治疗费。
这个钱她认,所以她心甘情愿来这里兼职卖酒,所以即使遇到再无理的顾客,只要有所回报,这点屈辱算什么。
心中已经说服了自己,可泪水还是止不住的流。
就在这时……


第五章

“哼,收起你那廉价的泪水!”
一道低沉的男声在她身后响起,她转身,又撞见关梦霖那蔑视的嘲笑。
“你没有权力侮辱我!”
“对于你这种躺着把钱挣,又总喜欢蹲下来捡钱的女人,还需要别人侮辱吗?”他来到盥洗池旁边,优雅的洗了洗手。
“我挣得每一分钱都光明正大!”她反驳。
“二十万这么快就花光了?酒水这种小钱也挣?不过说真的,以你的条件,想再找到一个一夜开你二十万的金主,有些困难!”
他很少对一个不算熟悉的女人说这么多的话,不过他就是想好好的挖苦她一番。
“什么二十万?”她突然想到那天早上陈经理扔在地上的二十万支票,恍然大悟,“我没拿你的臭钱!”
她呼吸变得更加急促起来,关梦霖也发觉了她的不正常。
“你怎么了?”
“不要你管!这里是女士卫生间,请你出去!”她不想将自己不堪的一面再让他看见。
“你确定?”他指了指身后的男士便池。
南柯才惊讶的察觉自己竟然一头钻进了男厕。
“那我出去!”她几乎快虚脱了,艰难的挪动着步子。
可下一秒她还是栽了下去。
等她醒来的时候她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旁边的小护士正在为她输液。
“咦,你醒啦?”
“我在医院?”
“是啊,你酒精过敏,送来的时候不省人事。现在没事了,不过还要在医院观察两天。”
她蹭地一下爬起来,“不用护士,我没事了,我要出院!”
她哪有钱住院啊!
“那可不行!你的男朋友已经帮你办好了住院手续,你就安心住两天吧!”
“男朋友?”她哪来的男朋友?
“就是送你过来的那个男的,长得可真帅,是混血吧?”小护士立刻花痴起来。
南柯立刻想到是谁了,连忙解释,“他不是我男朋友,我们什么关系也没有。我要出院,我没有钱付医药费!”
终于在她的坚持下退回了医药费,她凑了凑自己的钱,勉强可以把医药费还给他。
她签字的时候顺便看了一眼住院手续的落款:关梦霖。
原来这是他的名字。
临走的时候,护士把一个帆布包递给她。
她猜是关梦霖留下的,上次她落在了酒店,她以为他会直接扔掉。
只是包里的笔记本不见了。
她笑了笑,总不会是他偷拿了吧。
回到酒吧,潇潇立刻围了过来,“南柯,你怎么来了?”
“我来上班啊!”
“昨晚,你被关总抱走了,大家都以为……”潇潇没有再说下去,可她已经明白她的意思了。
“我是酒精过敏晕了过去,关……关总只是好心送我去了医院!”她轻描淡写的说。
“哦,我还以为你要发达了呢。要知道,他关总的情人都快成一个连了,据说,这些女人都捞到不少好处呢。”
潇潇羡慕地说着,察觉南柯的脸色不对,“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现在不是缺钱么……”
“潇潇,越说越没谱了。马上要营业了,快走吧!”
南柯去一个包间送酒,前脚刚迈进去就看见人群中赫然坐着一个耀眼的男人。
又是他!
他的身边围满了女人,优雅的,妩媚的,甜美的……
她迅速的丢下酒水走了出去,慌乱的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
她整晚都心神不宁,手里捏着钱,等待机会把钱还给他。
终于见他点了一根烟,摇摇晃晃的似乎想找个地方抽烟。
于是她跟了过去。
可一转眼,却看见了无比火辣的一幕。
只见近在咫尺的角落里,他一手拿着一根点燃的烟,一手托着一个女人的下巴激烈的热吻着。而那个女人瘫软在他的怀里发出阵阵娇嗔。
她忙不迭的转身想走,却猛地撞向身后的墙壁。
她太紧张了竟然忘了她的身后不是出口而是一堵墙。
当她眼冒金星的抬起头时,关梦霖一张惊世骇俗的帅脸已经出现在她的面前。
“偷看的下场!”他似乎有些幸灾乐祸的高兴,嘴角泛着丝丝笑意。
“我不是故意……看到!”她解释,他明显不信的样子,她只有从口袋里拿出那叠现金。
“我是想把钱还给你!谢谢你送我去医院,这是你垫付的医药费!还有……谢谢你把包还给我!”她低着头把钱递给他,可他并没有打算接。
他看着她手中捏的褶皱的信封,接了过来,可下个动作,就将信封完美的抛进了旁边的垃圾桶。
“我收下了!”这就是他的回答。
南柯不可思议的看了看垃圾桶,又看了看他。虽然钱不多,只有三千块,可就这么扔了不是太可惜了吗?有钱人就是这么任性吗?
“不过你打扰了我的好事,吓走了我的女伴,这怎么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流年若梦情久长》<<<<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