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宠婚:宫少的重生甜妻》全文阅读_(宋伊人,宫凌夜)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世纪宠婚:宫少的重生甜妻

作者:宋伊人

主角:宋伊人,宫凌夜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毁她容貌、废她手脚、杀她父母、弄哑她的弟弟、霸占她的家产前世那些人将世间所有的狠毒在她面前演绎到了极致。重活一世,她一定要让所有的仇人血债血偿!他是帝国男神,遇到她之前,冷肃、强大、不近女色;遇到她之后,365天、24小时,随时随地,他把这辈子仅有的温柔都给了她。
《世纪宠婚:宫少的重生甜妻》全文阅读_(宋伊人,宫凌夜)小说免费阅读

《世纪宠婚:宫少的重生甜妻》在线试读

第一章

“好热……”
宋伊人浑身瘫软,唇齿间发出痛苦的声音,仿佛临死前的火苗还舔在她的身上,分外灼人。
而就在这时,头顶一道冰冷的男声响起:
“滚!”
宋伊人猛地睁开眼睛,才发现她竟然衣衫不整,挂在一个刚刚洗完澡的男人身上!
男人身材高大,面孔精致出尘,腰上松垮地系着一条浴巾,周身散发着帝王般的强大气场。
宋伊人反应过来,连忙从男人的身上跳了下来,后退了半步。
脚踩在豪华木质地板上,脚踏实地的感觉令她的心脏剧震。
她竟然能走路了?她不是被楚铭尧废掉了双腿、躺在那个游轮的地下室三年了吗?!
宋伊人无法形容心头的惊骇,她低头,发现自己的双手莹润白皙,仿佛上好的美玉,丝毫不是记忆里枯枝般的模样!
她忽然想到了什么,猛地抬手,去摸自己的脸。
脸颊光滑,虽然能感觉涂了厚厚的一层粉,但是,却没有任何伤疤,光滑得令她想哭!
面前的男人,看着宋伊人反常的举动,冷笑出声:
“喻若暖,你这个巧遇手段,可不怎么高明!”
喻若暖?他说的是她么?宋伊人彻底震惊,只觉得自己仿佛陷入了一个巨大的谜团之中。
而面前的男人在丢下这句话后,见喻若暖没有反应,直接将她一把扔入了浴室,打开了花洒,然后大步离去。
宋伊人被他推得一个趋趔,好不容易站稳之后,盯着镜子里自己的模样,颤抖着手捂住嘴,喉咙滚动,发出极为压抑的声音。
她重生了,她真的重生了!
她是宁城苏家的千金,父亲是宁国位权威的神经外科专家,母亲是宁国海晟集团的总裁。
三年前,她跟父亲收养的养子楚铭尧订了婚,未料订婚不久,就撞破了他和国际名模苏云菲的丑事。
楚铭尧狗急跳墙,疯狂报复,他和苏云菲把自己做成了一个标本,囚禁在了一艘游艇上面,终年不见天日。
母亲被他逼的跳楼,父亲被他搞得神经错乱,就连她还未成年的弟弟宋子恒,也惨遭楚铭尧这个畜生的囚禁,变成了不能说话的哑巴!
宋伊人每次想到这些,眸底就多一分恨意!
她终于抑制不住,眼泪滚滚落下!
这不是梦,她没死,灵魂不知为什么重生到了一个陌生女孩身上!
随着水流冲刷,一张纤尘不染的面孔渐渐清晰起来。
脑海里也渐渐有记忆涌了出来,那是属于这个身体主人喻若暖的记忆。
喻若暖,今年20岁,华国帝城人氏,目前上大三,学的是目前最火的AI专业,也就是人工智能。因为成绩优异,被选入华国最有名的人工智能实验室,MSRA实验室。
而外面的男人,则是宫家的掌权人,宫凌夜。
宫凌夜手段凌厉铁血,在这帝城可以说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般的存在!宋伊人对于这个人也是有一些了解的,上辈子在宁国的时候,因为自己家的生意往来,跟这个人也简单的接触过几次。
宋伊人从记忆里知道,喻若暖根本不是故意来宫凌夜浴室的,她喜欢的是宫凌夜的侄子宫陌宸,所以上来找人。
却没想到,竟然走错了房间,误撞上了正在洗澡的宫凌夜!


第二章

宋伊人闭了闭眼。
时间如白驹过隙,再次醒来,只觉得浮生若梦,世事无常!
身上又是一阵燥热传来,宋伊人猛的睁开眼睛,恍然之后,才明白过来,是喻若暖喝过的酒有问题。
几个月前,喻若暖无意间救了宫家老太太,喻若暖的父亲知道了这件事,急于和宫家扯上关系的他,给了女儿一瓶酒,让女儿约宫陌宸喝酒。
可是,宫陌宸根本不喜欢喻若暖,对她只有厌恶,怎么可能喝酒?
酒被喻若暖自己喝了,迷迷糊糊之下,她竟然撞入了宫凌夜的浴室!
宋伊人不知道在冷水下冲了多久,身体里的躁动才终于平息。她在浴室里找了一条大毛巾裹着湿漉漉的身子,走了出来。
宫凌夜已经不见了,宋伊人找佣人要了一身干净的衣服,重新去浴室换了,这才擦干了头发出了卧室。
宋伊人就要离开,可就在这时,电视里播放的新闻却突然吸引了她的心神——
【宁国海晟集团总裁楚铭尧因为养父去世,在海边跪了三夜,发烧三天今晨刚刚出院,又出席了海晟集团YR-07号无人驾驶汽车首次测试现场。该汽车首次测试圆满成功,据楚先生说,这是他悼念已故未婚妻全家的最珍贵的礼物……】
电视机里的画面赫然是测试现场,楚铭尧一身西服,英俊的面孔略显憔悴,正在接受媒体采访。
而另一边,作为这次车模的苏云菲穿着一袭红色长裙,正站在一辆宝蓝色的轿车前,接受着媒体聚光灯的洗礼。
宋伊人的目光,死死盯着屏幕里的两个人,她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可是,身子依旧忍不住颤抖。
楚铭尧向来擅长伪装,他把她囚禁在游艇上三年,中途不断虐待她,把视频发给她的爸爸,只为了从爸爸口中问出妈妈临死前立下的遗嘱。
爸爸宁死不从,楚铭尧这个禽兽,竟然带着爸爸来到了游艇上,然后一把火,把她和爸爸一起埋葬在了海底。
转眼,他又假惺惺的在媒体面前装作一副父慈子孝的模样,堂而皇之的享受着他们苏家给他带来的一切!
他害的他们家破人亡,害的她和家人天人永隔,害的她有家不能回,只能做这世间游走的一缕亡魂!再看此刻屏幕上接受着所有人祝贺的楚铭尧,宋伊人就觉得胸膛中燃烧了一簇地狱之火,恨不得将那个衣冠禽.兽焚毁!
而此时,在宋伊人没有看到的地方,宫凌夜盯着宋伊人看向电视的方向,眸子猛的一缩。
为什么,这个攀龙附凤的女孩会有这样的一面,而且,她此刻的样子像极了……她?
像极了他记忆中,当年的那个女孩,他唯一动心过的女孩。
只是三年前,他赶过去的时候,得到的消息却是——她已经死了。
自此,他心里和身边,都再无任何女人!
只是……刚刚她身上为什么有那么浓烈的恨意,她当时在看屏幕,她恨的是谁?
宫凌夜抬头看向电视屏幕,电视里,楚铭尧的身影已经消失,取而代之播放的是宁国油田污染的新闻。
他身子微顿,眸底掠过一抹狩猎般的探究。


第三章

宋伊人回家之后,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开始浏览最近的新闻。
她生前是宁国人,现在却是到了华国,与宁国隔海相望,海晟集团在宁国地位颇高,几乎没有人能与之匹敌。而在华国,天宫集团,同样也是神一般的存在。
看到这里,宋伊人心思微动。
如果她能够加入天宫集团,利用天宫,和楚铭尧抗衡呢?
那么,宫家和楚铭尧,到底谁能更胜一筹?
宋伊人心思活络,打定主意之后,迅速的收了手机,开始休息。
喻若暖还是一名大学生,宋伊人牢记着这一点,她已经很多年没有过大学生活,现在突然去学校的话,务必要养好精神,不能被人看出破绽。
次日一早,宋伊人来到学校,正要进校门,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她垂眸一看,是喻若暖的父亲喻程志打过来的。
喻程志在电话里劈头盖脸地道:“喻若暖,我给你的酒你用了吗?!成功了吗?”
宋伊人心头发凉,一个父亲,给自己亲生女儿一瓶加了料的酒,将人送到别的男人床上,可想过这么送女儿上门,除了低贱还有什么?!
宋伊人从喻若暖的记忆里知道,喻若暖母亲早就和父亲离婚了,父亲又另娶了妻子,喻若暖一直跟着父亲生活。
这些年来,虽然父亲对喻若暖从来没有好脸,或许因为希望得到肯定的心理,喻若暖一直都很听喻程志的话。
但她现在已经不是喻若暖,她是宋伊人
“没有。”她淡淡地应着。
喻程志顿时就火了:“蠢货。这么好的东西都不知道利用! 既然你攀不上宫家,那就等着嫁给你二姐夫吧!”
宋伊人一愣:“二姐夫?”
“你二姐今天离婚了。
喻程志道:“难得你二姐夫当初就喜欢你,正好他现在单身了,你嫁过去——”
宋伊人只觉得手脚冰冷。打断他:“爸,你也知道,他是我二姐夫!
“离都离了算什么姐夫?”喻程志不耐烦道:“宋凯现在市值上亿,想嫁他的人多了,他却把聘礼送到了我们家!你给我赶紧回来,明天就去民政局把证领了!”
宋伊人简直不知道如何形容此刻的心情,她深吸一口气,这才压下心头的怒火,声音清冷
“爸,你不想成为宫家的亲家了吗?我已经是宫陌宸的未婚妻了,你还要我嫁给二姐夫吗?”
喻程志心坎儿顿时一亮,随即又沉了脸色:“那你为什么不早说?!”
宋伊人一脸无辜:“爸爸,你只问了酒的事情,又没问别的。”
喻程志听了有些窝火,这时,他身旁后来娶的老婆方玲怡则是凉凉地道:“是吗,正好周日晚宫家不是有个宴会吗?如果你真的是宫少的未婚妻,我想宫家肯定会邀请我们的。”
宋伊人怎会猜不到方玲怡的盘算,她点头:“你们放心,我回头就给陌宸哥打电话,找他要一张邀请卡。”
宋伊人一路上都在盘算,如何能让宫陌宸‘承认’她。
可是,宴会已然在即,她想了几个办法似乎都来不及,唯一的,也只剩那下一条路了……
算算时间,今天刚好是宫陌宸出差回来,宋伊人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她改变了主意,没有直接回学校,而是约见了宫陌宸。
她拿起手机给宫陌宸打了过去。只是,如预料中的,她打几次,他挂几次。
无奈,宋伊人索性发了几个字过去:“勃.起障碍。”
果然,才发过去不到半分钟,她的手机就响了,宋伊人唇角勾起了然,滑了接听:“陌宸哥。”
电话那头传来宫陌宸森冷的声音:“什么意思?”
“陌宸哥肯定知道我发的是什么意思,否则就不会回电话过来了。”宋伊人声音轻快:“我在你们集团对面的SOFT咖啡厅等你。”
说完,她不给他说话的机会,直接收了手机。


第四章

宋伊人在SOFT点了一杯摩卡,正用咖啡勺轻搅着上面的勾花,就见着前方蓦然落下一道阴影。
她慢悠悠抬起眼睛,冲男人一笑:“不知道你的口味,所以没帮你点。”
这还是她重生后,第一次见宫陌宸。
宫陌宸身材颀长挺拔,眉眼英俊,气场不如宫凌夜,看起来颇有些冰山傲娇。
哎,真不知道喻若暖看上他什么,还为了见他,经常逃课,连学业都荒废了!宋伊人心头叹息。
宫陌宸没有坐,而是眸色冷沉地锁住宋伊人:“你给我发的短信是什么意思?”
宋伊人指了指对面的座位,眨眼:“陌宸哥,你这么帅,站在这里太吸引人的眼光,你该不会想让周围的人听到我们的谈话内容吧?”
宫陌宸的眉狠狠蹙起,眸底的厌恶毫不掩饰,他隐忍着坐下:“有什么就快说!”
宋伊人也不兜圈子,她开门见山:“你们家周日有个宴会,估计帝城上流社会的人都会来,我要两张邀请卡。而且,要以你女朋友的身份做你的女伴出席。”
宫陌宸就好像看傻子一般看着宋伊人:“呵,我为什么要答应你?”
这个恶心的女人,见欲擒故纵的方法不管用了,现在直接连脸都彻底不要了吗?!
宋伊人喝了一口咖啡,声音也是浅淡中带着笑意的:“刚刚我发的短信,陌宸哥你看到了吧?如果整个帝城乃至华国都听说他们的男神宫陌宸先生那方面有障碍,不知道会怎么想?”
闻言,宫陌宸几乎要杀人!
宋伊人却丝毫不为所动:“陌宸哥,我设置了一个小程序,一旦我周日的愿望没有满足,这条消息就会立即发布到华国乃至全球的新闻系统,你要不要看看效果?”
宫陌宸蓦然抬手,一把扣住了宋伊人的手腕,力道之大,几乎要将她的手腕折断。
他越发用力,她却一声不吭,就那么和他对视。
宫陌宸看到宋伊人眸底的笃定,心头涌起一阵恼怒。他厌恶地甩开她的手,拿了手巾擦着刚才肌肤相触的地方,心头的怒意丝毫未减。
是的,他最近有点问题,所以去看了医生。
还是因为上个月初出了一次小的车祸,当时他那里伤了,医生检查后说没事。可是,自从伤了后,他就没有晨.勃过。
医生说他生理上没有问题,应该是心理上的,建议他接受心理治疗。
他去看了心理医生,治疗了两周了,还没有任何效果。
可是,关于这些,这个丫头怎么会知道的?
宋伊人从疼痛中缓了过来,她抬眼凝视着宫陌宸,认真地道:“宫少,说实话,我不爱你,也不会图你什么,之所以这么做不过逼不得已。今天和你摊开了说,我需要你女朋友这个身份,我也希望你给我一年的时间。一年后,我绝不会再纠缠你,也不会将你生病的事告诉任何人!而且,还会给你你肯定用得着的回报!”
宫陌宸根本没理会宋伊人说的什么‘回报’,也打心里觉得这个女人说这句话十分可笑。
因为,他的关注点在别的地方。
他眯着眼睛:“你是怎么知道的?”


第五章

“无意间看到了你的病例罢了。”宋伊人很自然地说道。
宫陌宸心头疑惑,那些病例他都锁在了柜子里,她是怎么看到的?
他却不知,宋伊人在魂穿过来的那天,或许是处于魂体形态,所以看到了很多东西。
比如她看到了他的病例,看到了宫陌宸的姑姑正在自己卧室看那种片子,甚至,还看到了宫凌夜换衣服时候的性.感裸背……
这些都是她穿过来的那一刻发生的,没想到,今天竟然派上了关键用场。
宫陌宸已经打算给自己的柜子换锁,被人胁迫的滋味很不好受,他站起来:“我的秘书会和你联系。”
说完这句话,他直接大步离开。
宋伊人唇角扬起,她低头看了看自己手腕上被捏出来的鲜明红印,心想,一切都值得了呢!
宋伊人知道,喻程志这个人很贪婪阴险,一旦她失去宫家的支/持,喻程志连找人绑她,将她扔到汪凯床上的事都做得出来!
现在,她一无所有,有些东西,只能慢慢去展开。她现在的身份和楚铭尧差距太大,冲动地过去,无异于以卵击石。
她会慢慢发展自己,等到自己有了足够的实力的时候,就是自己复仇的开始!
虽说是对喻若暖胁迫自己的行为十分愤怒,但是毕竟出身于宫家那样的高门世家,该有的礼仪是不会差的。
周日中午,宋伊人收到了宫陌宸送来的礼服。
宋伊人一直都觉得喻若暖的美,是那种轻灵隽秀的美,可是,当她穿上礼服站在镜子前,才发现,她竟然还能美到这样侵略张扬的境界。
宫陌宸亲自来接人,两人一起前往宫家举办宴会的庄园。
傍晚的庄园门口,仿佛正在举办着名车汇,那些平时难得一见的豪车都好像大白菜一样停在那里。
进了庄园之后,宫陌宸瞬间甩开了她的胳膊,指向一旁的休息区,冲宋伊人道:“你就待在这里,需要的时候我再叫你。”
说完,直接转身离开,毫不留恋。
宋伊人也不在乎,她坐在沙发上,拿着面前的糕点给自己空空的胃垫底。
宫家举办的宴会,到处都充满着奢华的气息,宋伊人并不喜欢这样的场合,简单的参观了一下之后,就起身出了门。
外面早已彻底黑了下来,从宫家宴会厅到主路,要穿过一个花园。宋伊人走过草地,就在她来到转角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在打电话。
宋伊人虽然无心去听,可是,当听到一个熟悉的名字的时候,她猛地停住了脚步!
“楚铭尧还提了什么?”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在夜色里缓缓晕染开来。
宋伊人呼吸凝住,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楚铭尧,那个恨入骨髓的名字!
可是,正当她还打算听一下,男人的声音却压低了,很快,他挂掉了电话,一步步向着她这边走来。
月光下,男人精致立体的眉目显得更加深刻,而他眸底的骇人,却是宋伊人从未见过的冰冷!
他个子高她太多,即使她此刻穿着高跟鞋,依旧感觉到莫大的压迫感。
空气瞬间抽为真空。
那些关于宫凌夜的传闻涌入脑海,宋伊人心跳加快,开口的语气却颇为平静:“宫先生,我不知道您在这里打电话,所以……”
此刻的月亮恰好从云层里出来了,只是头顶的树木颇高,月光落下便显得有些忽明忽暗。
宫凌夜突然按住宋伊人的肩,一把将她抵在墙上,他低头,声音依旧是平静的:“可是,我并没有看出你任何回避的意思,嗯?”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世纪宠婚:宫少的重生甜妻》<<<<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