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南医武帝婿最新章节目录-医武帝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医武帝婿

作者:帝九

主角:徐南,红妆

类型:现代都市

简介:六年前如丧家之犬一般逃离的徐家大少,以强者之姿归来。护得了天下家国,也守得住至亲挚爱。仇怨与恩德,都必须要报!

徐南医武帝婿最新章节目录-医武帝婿全文免费阅读

《医武帝婿》免费试读

第1章 天塌了!

“南帅,这是敌国递来的投降文书,愿割地三千里,换我南疆退军。”

“主动挑衅我泱泱龙国,被南帅杀得溃不成军,现在区区三千里,也想罢战?可笑!”

龙国南疆边地,战区作战会议室里,十一个将领目光齐齐看向首座上那身穿军装,星眉剑目的年轻人,眼中满是狂热之色。

此人,名为徐南,南疆主帅!

六年前以逃犯身份入南疆,一步一个脚印从炮灰军中爬起,逆转南疆弱势,鏖战六年,一己之力斩杀敌国九大战神,令敌国大军心胆俱裂,才有了如今的投降之举。

众人议论纷纷,但全都知晓,最终决定权,还是在这个年仅二十六岁,却已经被封帅的年轻人身上。

笃~笃~笃……

徐南并未开口,手指轻轻在会议桌上敲击。

不急着做决定。

他在等。

等那个人臣服,否则,此战绝不会轻易罢休。

砰!

就在这时,会议室大门突然被人推开。

所有人目光汇聚,落在了大门处一个漂亮至极的女人身上。

女人身穿军装,柔美身段携带飒爽之风,巾帼不让须眉。

正是徐南麾下十二无生将之一,红妆。

见红妆快步走来,徐南嘴角微勾。

看来是有结果了。

“南帅!”

红妆走来,仓促敬礼,脸上却有一抹不易察觉的忧色。

徐南敏锐察觉,不禁眉头微皱。

红妆跟随他身边多年,从未有这般表现,难道是有什么意外?

“南帅,重城传来消息,您的妹妹……”

徐南猛的起身,目光里泛起凌厉之色:“我妹妹怎么了?”

红妆咬牙,她伸手入兜,却又顿住,不敢将照片拿出。

她很清楚,眼前这个男人一旦动怒,无人能担得起,重城,必将血流成河!

“拿出来。”

徐南冷声开口。

“是……”

红妆深吸一口气,还是将照片拿了出来。

徐南伸手夺过,一眼看去,瞳孔扩张。

霎时间,滔天的愤怒宣泄,整个会议室里都被一股可怕的压力笼罩。

“南帅!”

其余将领齐齐起身,心头震颤。

他们看到了什么?

这个独自一人敢挡千军万马的男人,他的手在发抖!

照片上,是一个年轻女孩。

躺在病床上,已经面目全非,鲜血侵染残破衣裳,垂落在床边的手里,紧紧握着一样东西。

这个女孩,是他的妹妹!

他南疆主帅的亲妹妹啊!

“属下该死!”

红妆咬牙,单膝跪地:“没能保护好您的妹妹,让她……”

“我妹妹现在什么情况?”

徐南用力之下,手中照片化为齑粉。

更加沉重的气息弥漫,会议室中所有南疆将领,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坠楼!五脏破裂,无人能救!只是凭着一股求生意念支撑,恐怕……”

轰!

徐南脑海中,一道惊雷轰然炸响,令他眼前发黑。

其余将领也都面露骇然之色。

他们内心震颤,有种天塌一般的感觉。

南帅的妹妹,怎么会落到这般地步?

下一刻,徐南厉喝:“备战机,我要回重城!”

一个穿西装,戴墨镜的男人连忙道:“南帅不可啊!这时候正值敌国投降关键时刻,您不在南疆,万一……”

徐南猛的看向他,眼中有滔天凶芒:“没有万一!本帅的妹妹要死了!要死了你知道吗?”

男人吓得脸色苍白,连忙低头,完全不敢与徐南对视。

“备战机!”

“是!”

一架战机从南疆冲天而起,朝着内陆重城而去。

云层之上,徐南心急如焚,又悔恨难当。

六年前他犯了事,从家里逃出,不敢联系家里。

后来在南疆崛起,名震敌国,又怕敌国密探查出他的身份,让妹妹陷入危险,更是不能联系。

甚至连派人保护都不行。

信息时代,任何多余的举动都有可能暴露身份。

没想到妹妹会遭遇这样的劫难!

铁拳紧握,徐南眼中的杀意几乎凝成实质。

无论是谁,都该死!

“快点!再快点!”

徐南心如刀绞,忍不住开口厉喝。

轰……

战机于天空上留下一道喷气痕迹,快速划过,速度惊人。

但还没有离开南疆,三架印有金色龙纹的战机追了上来。

红妆脸上一变:“南帅,是金龙监察!”

徐南面容冰冷,一言不发。

“南帅!请立刻停下战机!身为南疆主帅,您不能离开南疆!重复,您不能离开南疆!”

声音从通讯器传入战机内,回荡在徐南耳旁。

徐南冷喝:“今天本帅必须回重城,哪怕是易天龙来了也不能阻我!限你们一分钟时间离开!否则别怪本帅无情!”

妹妹危在旦夕,那些庸医束手无策,只有自己能救!

值此与阎亡抢命的紧要关头,天王老子来了,徐南也不会给面子!

此时,三架监察战机依旧跟随,却不再开口。

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换做别人,强行闯离南疆,他们可以直接攻击。

可这个男人,他们不敢,也不能!

没有徐南,南疆早在数年前就已经被攻破,哪里还有南疆?

“拦不住,快联系监察使大人。”

京城监察司,易天龙接到下属消息,一脸茫然:“速查,南帅为什么要离开南疆?”

片刻后,易天龙看到手机上显示的消息,脸色大变,朝着通讯器狂吼:“快!快离开!”

南疆战机中,徐南身边,红妆看着手表,心跳加速。

徐南说一分钟,那就是一分钟,一旦监察战机不离开,就一定会攻击。

可一旦对金龙监察出手,等同叛国!

“五十五……五十六……五十七……”

红妆的心脏在这一刻死死揪紧。

她的手,已经按在了发射键上,只要稍稍用力,一切都将无法挽回!

“五十八!”

“五十九!”

“六……”

红妆在即将数出最后一秒的时候,全身有种虚脱感。

前方,三架监察战机分别往两个方向闪开了!

连忙将手从发射键挪开,红妆才发现自己的脸上有冷汗流淌下来。

对这一切,徐南脸上没有半点情绪变化。

轰……

如棉花糖一般纯白的云层之上,印有南疆二字的战机,毫不犹豫的冲过了南疆分界线。

以战机的速度,一切顺利的情况下,赶回重城,还需要半小时!

对徐南而言,如同一个世纪那么漫长的,三十分钟!


第2章 三道诏令!

重城,军民两用机场。

“快快!快!”

一列列全副武装的士-兵快速布防,凝神以待。

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听说出了大事,紧急出动,戒严整个机场。

重城总督陈启明额头上冷汗不断冒出,内心却似烈火灼烧,让他如热锅上的蚂蚁。

轰轰轰……

当轰隆声响彻,陈启明看到高空上一架战机俯冲而下,内心更是颤抖。

来了!

还是来了!

狂风席卷,战机平稳落下。

舱门打开,徐南在红妆的陪同下大步走出。

下一刻,他看到了包围过来的士-兵,枪口全都对准了他。

“闪开!”

红妆明媚的眸子里闪过一抹狠戾之色,发出冰冷之声。

常年边地厮杀而诞生的无形杀气,让得所有人汗毛倒竖。

“南帅!”

陈启明连忙跑来,在徐南面前躬身行礼,都不敢看徐南的眼睛,艰难道:“下臣重城总督陈启明,不知道南帅从南疆赶来,是发生了什么?”

红妆冷喝道:“让你的人立刻闪开,备车,南帅要去第一医院!”

“这……”

陈启明微微抬头,看了一眼徐南。

但就这一眼,让他双腿发软。

那是怎样的双眸啊!

似乎蕴含着尸山血海!

红妆再度厉喝:“备车!”

“启禀南帅,您身为南疆主帅,不该擅离职守,国主有令,令你立刻返回……”

没等陈启明说完,红妆已经一脚踹去,将陈启明踹倒,双目圆睁,杀意凛冽:“让你备车!”

咔咔咔……

数百士-兵,齐齐枪口转移对准红妆,子弹上膛!

“南帅!”

剑拔弩张之际,有人匆匆赶来。

陈启明大口喘息,像是快被干死的鱼。

来人正是易天龙,金龙监察使,拥有监察战区之责。

徐南看易天龙,目光冰冷。

“本帅没有时间再耽搁,备车。”

易天龙满嘴苦涩:“南帅您放心,我从京城带来了一位神医,眼下已经赶往医院为您妹妹进行治疗。”

说着,易天龙从怀里拿出一道令牌:“南帅,国主有令,您身为南疆主帅,不得诏令不能回内陆城市,现在已经是违背了国法,还请立刻返回南疆,主持完敌国相关事宜,再去京城见国主。”

徐南深吸一口气,平静道:“本帅的妹妹生死不知,你让我怎么回南疆?易天龙,让开!”

“南帅!”

易天龙想说什么,但又顿住,目光看向陈启明,道:“陈总督,带兵离开吧。”

“是,是!”

陈启明如蒙大赦一般连忙点头。

要不是国主的命令,他根本就不想来,这尊杀神可不是谁都能面对的啊。

陈启明带队离开了。

易天龙挥退属下,苦笑道:“我的南帅哟,你就回南疆去吧,敌国正在投降关键时刻,你不在,如何威慑敌国?看在你曾经救我一命的份上,我偷偷跟你说,大人物们正在商量为你封号的事情,只等战事平定,你就是是封号战神,甚至跻身五大战神之首!”

徐南淡淡道:“我不在乎。”

“我知道你不在乎,但你也得为你南疆麾下着想吧?此战之后,南疆无生军十二将,都能得到封赏。”

舔了舔嘴唇,易天龙又道:“你是南疆主帅,位高权重,坐镇一方,依国法,不得诏令,不能回内陆城市,你这贸贸然的跑回来,已经是犯了大忌,万一上面震怒……”

轰轰……

易天龙话没说完,引擎轰鸣。

一辆红色牌照的轿车疾驰而来,车门打开,一个男人朝着徐南敬礼,拿出一块令牌,冷漠道:“不得诏令,南帅不得回内陆城市,请南帅返回南疆!”

徐南嘴角勾起一抹刀锋般的弧度,看向易天龙:“给我备车,我要去医院看我妹妹。”

“南帅!”

易天龙一个头两个大,这人就是这般,油盐不进。

徐南不再理会易天龙,大步离去。

“南……唉!”

机场外,陈启明没敢离开,带着士-兵们依旧戒严。

见徐南出来,陈启明瞳孔猛缩,内心颤栗。

国主诏令都挡不住?

“这辆车,本帅征用了,到医院来取。”

徐南说的是陈启明的车。

陈启明哪里敢反对?

喉咙涌动,连连点头。

易天龙追来,看到徐南准备上车。

“给我拦下他!”

咔咔咔……

数百士-兵,枪口再度对准徐南,团团包围。

易天龙怒吼道:“你到底要干什么?莫要自误!”

此时!

轰……

马达声再度响起。

又是一辆红色牌照的车驶来,挡在了轿车前方。

车内下来一个穿西装的青年,伸手入怀摸出一块令牌:“国主诏令,南帅速回南疆!”

徐南瞥了一眼,回头看易天龙:“你挡不住我。”

话语淡然,却让易天龙汗毛倒竖,心头拔凉。

眼睁睁看着徐南上车,却不敢再说一个字。

这个男人,他已经处于暴怒边缘!

马达响彻,红妆驱车绕过前方车辆,打着导航往重城医院而去。

陈启明眼前发黑。

金龙监察使拦不住!

三道诏令也拦不住!

……

重城医院,重症楼。

十二楼走廊上,一张移动病床,躺着面目全非的女孩。

她叫徐北。

徐南的妹妹!

一个白发老人面沉似水,以几枚银针在徐北身上各处小心刺下,又搭脉试探。

此时,徐北身体抽搐了一下,肿胀的眼睛睁开了一条缝,却看不清一切画面。

她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反手拉住老人的手,艰难开口:“哥……哥……我……我想……你……”

噗!

一口鲜血从她嘴里喷出,这血猩红里带着一抹黑色。

然后,徐北又昏迷过去。

老人大惊,连忙以三根金针刺入徐北头顶,感受着她微弱得如风中残烛一般的脉象,微微摇头叹了口气。

旁边一个俏丽女孩连忙问道:“师父,她怎么样?”

“五脏破裂,命不久矣,老夫以三道玄针刺命,但也只能多拖延一点时间,恐怕……”

女孩心头一沉,看向徐北的眼中闪过怜悯。

连自己师父都救不了,普天之下,怕是也没人能救。

也不知道是什么人,怎么会忍心这么折磨她?

作孽哟!

嗡……

骤然间,女孩只觉得全身发软,双腿都在打颤,似乎肩上扛了一座山!

发生了什么?

她满是茫然,艰难回头,视野里,多出了两个人。

一男一女,穿着军装。

男人与她年龄相差不多,紧抿着嘴唇,目光里所有一切都被忽视,只剩下病床上的徐北。

“他……”

“南帅。”

女孩听到了师父的惊呼。

什么?

南帅?

这天下,只有一个人可被称之为南帅。

难道这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男人就是……

六年戎马镇守国门,一人独掌百万雄兵!

翻手可救天下苍生,覆手能屠万丈红尘!

的……

南疆主帅!

震惊情绪还未落下,下一刻,女孩内心涌动滔天骇浪。

这位传说中的人物,他双目爬满血丝,有一滴泪从眼角悄然滑落。

他哭了!


第3章 求死!

“哥,乖乖吃药哦,妈妈说吃了药你就会好起来的。”

从小体弱多病,算命先生说活不过十岁的徐南躺在床边,才五岁的徐北端着药碗小心翼翼的喂药,粉雕玉琢的脸蛋上洋溢着治愈人心的笑容。

“你们这些坏人,不准欺负我哥!”

小学三年级的徐南总被班上的同学欺负,扎着羊角辫的徐北张开小胳膊,龇牙咧嘴的挡在徐南身前,小脸上装出凶恶的模样,殊不知在别人眼中看来,一点都不凶,还很可爱。

“哥,我为什么会牙齿掉了呀?说话都漏风,好难看……你还笑!坏哥哥,恨恨!”

乳牙掉了的徐北满是惊慌,见徐南幸灾乐祸,气得直跺脚。

“哥,看我的小裙裙好不好看?”

母亲给徐北买的新裙子,徐北总是第一时间跑到徐南面前炫耀,而徐南每次都会撇撇嘴,说好丑。

“呜呜呜,妈妈没了,哥,我想妈妈……”

母亲车祸去世的那天,天性开朗活泼的徐北,拽着徐南的衣角,哭得像是被抛弃的小狗。

“哥,你快跑,我看到巡查来了,这些钱我偷偷攒了好久,你拿去,在外面千万小心照顾自己……”

徐北脸蛋涨红,气喘吁吁,拿出一叠面值不一的钱塞进徐南怀里,匆匆忙忙往另一个方向跑,为徐南引开抓捕他的巡查。

那一天,徐南二十岁生日刚过,攥紧了那些钱,看妹妹奔跑的背影消失在夜幕里,整个世界陷入了黑暗。

泪水不知道什么时候模糊了视线。

往昔活泼可爱的妹妹,与眼前病床上凄惨的女孩,身影渐渐重叠。

似有一张无形的手,狠狠揪住徐南的心脏。

用力,再用力!

要把这颗心捏爆!

嗒嗒……嗒嗒……

沉重的脚步声回荡。

徐南每一步踏出,都用尽全力。

挺拔的脊梁微微有些弯曲。

似乎把南疆十万座大山,也都背了过来。

“见过南帅!”

老者连忙躬身,还拉了拉身旁发愣的徒弟。

女孩心乱如麻,也连忙低头。

徐南没有理会,他站在病床边,仔细打量妹妹的模样。

金戈铁马六年而锻造的强大心脏,于这一刻,支离破碎。

伸手搭在妹妹的手腕上,徐南略一感知,可怕的杀意不可抑制的四散。

无论是被易天龙称之为神医的老者,还是老者身旁的女孩,只觉得呼吸困难,脸色苍白,控制不住的颤栗。

好在,这杀意顷刻间散去。

“玄门三针?”

徐南平静开口。

“是……是……”

老者连忙应声,语气里带着控制不住的颤抖。

虽然只是一瞬间,他却仿佛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这可怕的杀意,看不见摸不着,却是由无尽鲜血汇聚。

连红妆都有些承受不了,更何况老者与女孩。

徐南这才侧头看了一眼须发皆白的老者,郑重道:“谢谢,你为我妹妹争取了宝贵的时间,本帅欠你一个人情,等我空了,帮你补全后面六针。”

“什么?”

老者猛的一颤,大惊失色抬头看徐南,激动道:“南帅真能补全玄门缺失的后面六针?”

红妆开口道:“南帅一言九鼎,从不轻诺,你大可放心。”

“是……是……老朽当然信得过,信得过……信得过!”

老者拉着木雕一般呆愣当场的女孩连忙靠边。

他很清楚,徐南现在最要紧的,是救治病床上的女孩。

杂乱的脚步声匆匆而至。

易天龙,陈启明,都来了。

同行的还有两个白大褂。

徐南目光一扫,问道:“为什么我妹妹会在走廊上?医院没病房了吗?”

话语平静,可易天龙却是心头发毛。

与徐南相处不是一天两天,他很清楚,这个男人越平静,代表事情越大,愤怒越深。

当初敌国强者偷袭,屠戮南疆边陲小镇,这个男人赶到后,见到遍地尸体倒在血泊中,就是这幅表情,就是这样的口吻。

很快,屠戮小镇的敌国强者,被徐南深入敌国追杀,逃了七座城也没逃掉。

生怕徐南出手,出现流血事件,易天龙催促道:“怎么回事?说!”

“这……”

两个白大褂脸色苍白,欲言又止。

红妆拿出手机,指尖在手机上快速点动,片刻后,将手机递到了徐南面前。

手机屏幕上,跛着脚走路的倨傲青年打开病房门,颐指气使的道:“这个病房我要了,把里面的人赶出来。”

旁边一个穿着白大褂的肥胖男人谄媚点头,朝护士不满的吼道:“这女的都要死了,占用什么病房?推出去推出去,真是晦气,该直接送停尸间去才对,都成这样了,还挣扎个什么劲,死了算了!”

然后,徐北被推出了病房,神色倨傲的年轻人舒服的躺了上去。

徐南看得眼角抽搐,开口道:“这个医生在重城生活得太舒适了,带去南疆锻炼一下,至于抢了我妹妹病房的人,这么喜欢在病房里躺着,那就让他多享受享受。”

红妆眼中闪过一抹煞气,恭敬行礼:“是!”

斜对面,病房空着的,徐南推着移动病床走了进去。

红妆守在门外,从腰间拿出了一把暗红色的匕首,眼神冷漠的看向所有人:“三米之内,禁止踏入,违者,死!”

病房里,徐南手腕一翻,机括弹出后,他取出了长短不一的九根银针。

一边取针,一边温柔开口:“小北别怕,哥回来了,哥会救你的,哥可是鬼医传人,敢跟阎亡抢命……”

嘴上这么说着,徐南握针的手却颤抖得厉害。

翻手可救天下苍生的他,小心翼翼得如同第一次施针救人,生怕扎错一分一毫,会让妹妹丧命,生怕力道稍重一些,会让妹妹受疼。

“哥……”

蓦然,一声轻微得几乎听不见的呼喊响起。

徐南浑身一颤,看向徐北,发现徐北双目无神,瞳孔涣散,根本就没认出他,只是在呢喃自语。

“小北,小北别怕,哥在!哥马上就救你,别担心,很快……”

或许是徐南的回应起了作用,徐北努力的睁大眼睛,她的意识在清醒!

模糊的视线,终于清晰,徐北看到了一身军装的徐南,勉强笑了笑:“哥,我……好想你……”

“哥也想你,小北放心,有哥在,绝对不会让你有事!”

徐北心满意足的闭上眼睛,再一次晕了过去。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

徐南的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汗珠顺着脸颊滑到下巴,再掉到地上,啪嗒一声,摔得粉碎。

渐渐的,徐南脸上露出慌乱。

他明明已经施针保住了妹妹的命。

可是……

妹妹没有半点醒来的迹象!

之前妹妹有极其强烈的求生欲,可现在……

这股求生欲没了!

她在……

求死!


第4章 代价!

为什么?

为什么!

徐南目眦欲裂看着躺在病床上,浑身充斥浓浓死意的妹妹,铁拳紧紧握住,指甲都潜入了掌心,鲜血一滴一滴的落下。

很痛!

可这种痛,比不上内心伤痛的万分之一。

他重重喘息,内心似乎有一座火山要爆发出来,想毁灭这个世界!

堂堂南疆主帅,掌百万大军,力抗敌国入侵,整整六年时间,血屠千里,一次次守护龙国。

所有人都能听闻他于边地如何大展神威,却没人知晓他为国为民,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无数次生死徘徊,无数次险死还生!

若是剥开衣服,会看到他身上遍布狰狞的伤痕。

一层又一层!

这是铁与血交织的勋章,是他为这个国度而烙印在身上的荣耀!

可是,蓦然回头,才发现自己是这么的脆弱。

护了亿万百姓,却护不住自己唯一的妹妹!

这个从小就开朗活泼,看似娇柔却从不服输的妹妹,她的精气神都几乎崩溃!

她在求死啊!

这个世界,于她而言,已经没有了存在的意义!

她找不到活下去的理由!

而之前的求生欲,不过是为了在临死前,最后再看一眼,她那失踪了六年,始终心心念念的哥哥!

这一眼,让她满足了,也让她再无任何遗憾的,想要离开这个世界!

到底,发生了什么?!!

身周氤氲着可怕的气息,桌上的水杯遍布裂纹,轻轻一触就会碎成齑粉。

“红妆,让易天龙进来见我。”

蓦然,令门外红妆娇躯发颤的声音响彻,似万年的寒冰,深入骨髓与灵魂。

红妆瞳孔微微扩散,一颗饱经战火洗礼而坚毅的芳心,剧烈收缩。

南帅第一次如此愤怒的结果,是以一己之力,抹杀了敌国九大战神强者,奠定了这一战,天龙胜利的战局。

而今,是第二次!

一旦处理不好,偌大重城,必将血流成河,震惊天下!

脚步声响起。

易天龙来了。

徐南的声音很大,根本不用红妆传达,易天龙也能听到。

与红妆一样,易天龙内心不由自主的浮现出恐惧情绪。

金龙监察使,等同持尚方宝剑的天子使者,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

专门负责监察南疆边地,掣肘南疆主帅,避免南疆主帅兵权过大,诞生异心。

从地位上来说,他甚至要高于徐南才对。

可他内心的恐惧,来得如此汹涌,如此强烈!

这恐惧并非针对自身。

易天龙跟徐南是朋友!

更是惺惺相惜的战友!

南疆曾被告破,易天龙本该战死,是徐南救了他,也救了南疆。

但正因为如此,他对徐南十分了解。

这个男人,他的怒意,自这一刻,达到了顶点。

重城的天,要塌!

红妆侧身,让易天龙进了病房。

易天龙看到脊梁如山一般挺拔的徐南,也看到了那从掌心顺着手指滴落在地的鲜血。

这一刻,易天龙深深吸了口气。

他为某些人,感到悲哀!

“她。”

徐南没有回头,缓缓抬手,指着病床上面目全非的徐北,语气平静得近乎麻木。

“我的妹妹,徐北。我要知道她身上发生了什么,你告诉我。”

南疆主帅,掌一方兵权,位高权重至极,堪称封疆大吏,但也因此,受到很多的制约,于内陆城市,不准有边疆大帅的爪牙,否则以叛国罪论处。

任何人不得例外。

金龙监察,是一个庞大的部门,情报网遍布全国,是龙国利器。

只要金龙监察想要查的消息,就没有查不出来的。

徐南笃定,易天龙已经查出了前因后果,他想知道。

易天龙之前是不想说,因为牵连太广,涉及到核心高层。

可现在,不能不说。

徐南的怒火已经无法熄灭,必须要有人付出血的代价!

但是,说多少,怎么说,易天龙得细细思量。

再度看了眼病床上那除了呼吸之外,与死人无异的徐北,易天龙眼底深处,也不禁涌现出一抹怒意。

不管什么原因,对一个女孩如此折磨,都太过了!

“在今日之前,我并不知道徐北的存在,也不知道她是你的妹妹。”

易天龙斟酌着开口道:“你是重城人,应该知道重城四大家族。”

徐南点头。

重城四大家族,周、秦、魏、古。

四大家族皆有边地背景,是名将之后,后来弃军从商,以重城为根基,编制一张庞大的蜘蛛网,掌控力非凡。

可,如果妹妹变成这样,是因为重城四大家族的话……

徐南眼中一抹血色泛起。

这四大家族,老老少少!鸡犬不留!

“你妹妹的事情不是四大家族出手,但也有些关联,真正动手的,是三个富家子弟,其中最关键一人,叫做柳萱……”

易天龙急促的说着。

徐南平静的听着。

如此,大半个小时过去。

直到后来,易天龙还没说完,就已经下意识闭上了嘴巴。

他隐瞒了很多,但关于徐北受到的折磨,却是半点都没敢隐瞒,一五一十的全都说了出来。

说得连他这个监察使都心头发毛。

明明是年纪轻轻的女孩,心思之狠毒,手段之狠辣,却连他都有种背后发凉的感觉。

可徐南,没有反应!

易天龙心沉入谷底。

没有反应,才是最可怕的反应。

“我知道了。”

徐南抬头要走:“安排人照顾我妹妹。”

“南帅!”

易天龙呼吸粗重,眼中露出万分的复杂,甚至有一抹哀求:“别出手……真的!以你的权势地位,一举一动都在有心人眼里,一旦……一旦你……”

“我知道。”

徐南平静回头,看易天龙。

易天龙只觉得那双目光,如刀似剑,刺得他眼睛疼。

同时,这双眼里,又饱含痛苦与悲哀。

“你隐瞒了不少,我却听得出,我妹妹之所以遭遇这些,并不是所谓的意外知道了什么秘密,是有人要对付我,我妹妹只是个幌子。”

易天龙急忙道:“你既然知道还……”

话没说完,徐南抬手打断。

“他们很聪明,但也很愚蠢,既然如此,我就遂了他们的愿吧。”

徐南说着,抬起了手。

易天龙仿佛想到了什么,惊骇得五官都扭曲:“不要……”

嗤啦。

来不及阻止!

徐南的手,已经扯掉了肩上,那印着金色龙纹的肩章!

“我不再是南疆主帅,而所有人,将为此付出代价!”

啪嗒……

易天龙脚下踉跄,跌坐在地,眼前一阵发黑。

位高权重的金龙监察使,却于这一刻仿佛置身寒冷冰窖,瑟瑟发抖。

重城,势必血流成河。

无人能挡!


第5章 不负责任的父亲!

冷。

很冷!

这种感觉,像是当年倒在血泊里,生命即将走到尽头,照见死亡。

不同的是,那时,徐南出现,如温暖的光,以无上医术,将他拉回了人间。

而现在,这种地狱般的冰冷,就来自于徐南!

天塌了啊!

那个谋略滔天,于方寸之间,掌控战场,永远理智得不似人的南疆主帅,为了妹妹,竟冲动至此!

地上的龙纹肩章,是那么的刺眼!

易天龙突然有种感觉。

主导这一切的背后之人,犯了大错!

错得离谱!

无论如何,都不该以徐南的妹妹为突破口!

同时,易天龙内心里的愤怒也越发汹涌。

他太清楚,太了解眼前这个男人!

为了龙国,为了南疆,为了亿万万百姓无忧无虑,徐南付出太多太多。

他在前方拼命流血,他的至亲,却被人给欺负成这样!

如果不是徐南的医术了得,病床上的女孩,此刻应该是已经成了尸体吧?

这仇,这恨,已经滔天!

换做是他的至亲被人如此对待,此刻会比徐南理智到哪里去?

徐南迈步,即将离开。

易天龙眼前恍惚,似看到了尸山血海。

“不!”

易天龙连忙起身,匆匆上前,一把拉住徐南的手腕。

“你挡不住我,你很清楚。”

徐南的语气始终是那么平静。

平静的背后,是毁天灭地的杀意。

易天龙颤抖,但却依旧开口:“南帅,你别乱来,我帮你!”

徐南闻言,蓦然回头,眼中闪过一抹讶然:“你帮我?”

“是!我帮你!”

易天龙重重点头。

“南帅,你在南疆无人能挡,但在重城,有些事情是你无法企及的,我不同,可调动一切能量帮你复仇,所有牵连其中的人,一个都逃不掉。”

徐南深深看着易天龙:“你是怕我彻底发疯,对么?”

易天龙没回答,等于默认。

他帮徐南,是违背国法,事情了结后,必然被问责。

但如果不帮,徐南自己动手,这重城都会被笼罩上一层血色!

他的责任虽然会减轻,可徐南……

“好,我让你帮我。”

徐南点头,目中忍不住泛起一抹极致的怨怒:“帮我查查,我那个不负责任的父亲在哪里?他的女儿,被人折磨成这样,几乎死去!他,在哪?”

易天龙一怔,然后不假思索道:“KTV。”

徐南笑了。

拳头却发出咔咔之声。

眼中怨怒之色浓得快凝成实质。

好父亲啊!

女儿都快被人折磨死了,这位好父亲,居然还在KTV吃喝玩乐!

……

夕阳再怎么挣扎,依旧是被散尽最后一抹余晖,被夜幕笼罩。

而繁华的重城,以各色的霓虹灯,开始书写纸醉金迷的夜生活。

三重门,是一个KTV的名字。

重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销金窟。

而三重门的掌控者,便是易天龙口中那个柳萱的父亲,柳三重。

重城地下,无冕之王!

此时,三重门中,一个小型包厢里。

徐耀中腆着笑脸,举着盛满酒水的水杯,谄媚的对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说道:“曲总,感谢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我徐耀中倍感荣幸!我敬您。”

曲总瞥了眼徐耀中,眼中满是鄙夷与戏谑之色,没有丝毫隐藏。

勉强举杯,都不等徐耀中主动凑低来碰,手一抬,杯中的酒水全都泼在了徐耀中脸上。

徐耀中笑容僵硬,但反应过来后,却不敢有半句怨言,反倒是兴奋不已:“能让曲总泼我一杯酒,往后我徐耀中说出去也算是荣幸之至啊!谢谢曲总!谢谢曲总!”

“哈哈哈……”

包厢里,曲总的手下们肆无忌惮的嘲笑着。

徐耀中强忍着内心的悲愤之情,一仰头,将杯中酒水全都喝下,然后从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带着自己都恶心的讨好笑容,递了过去:“曲总,这是我能凑到的所有钱了,不算多,整好两百万,孝敬您的,求您看在往日情分上……啊哟!”

话没说完,曲总突然抬腿,一脚把徐耀中踹倒在地。

徐耀中额头碰到了墙角,眼前一阵犯晕。

猩红的鲜血,在五彩的灯光下,顺着额头流淌下来,显得有些诡异。

“往日情分?往日徐家家大业大,老子就跟你今天一样谄媚讨好你,可你呢?竟然只舍得给老子一点剩汤喝。”

曲总狰狞的笑:“徐家主,我等这一天等了好久了!你知道吗?你那时候的热情笑容,在我眼中看来,是那么的恶心!”

“不过也要多谢你,要不是你当时给了我一口剩汤,我就没办法积累资本,也就巴结不上柳先生,哪能有资格让你徐家主在我面前卑躬屈膝?哈哈哈!来,爬过来!”

曲总拿起一瓶价值不菲的酒,倒在了地上,狞笑道:“舔干净。”

“我……”

徐耀中颓然的低下了头。

鲜血还在顺着脸颊流淌,啪嗒啪嗒的,落在地上。

他悲愤得想毁灭这个世界!

曾经几乎能够跟重城四大家族相提并论的徐家家主,今日,落到这般地步,被曾经连狗都不如的小人肆意羞辱!

可他,必须忍!

否则女儿怎么办?

儿子已经失踪六年,就当没生过吧。

可女儿,不能再出事了啊!

痛苦的闭上了眼,徐耀中双手撑在沾染鲜血的地面,右膝,跪在了地上。

低着头,无人能看到他歇斯底里的痛苦。

为了女儿!

为了女儿!

让他羞辱!让他尽兴!让他把脚踩在自己脑袋上,惬意狂笑吧!

只有这样,才有一丝丝救出女儿的机会啊!

闭着眼的徐耀中,左膝盖还没跪好,他突然感觉肩膀被人按住了。

“曲总,您放心,我一定爬得跟狗一样稳当。”徐耀中低声道。

“你跟狗一样,那我呢?狗儿子?”

平静的声音回荡在耳旁,徐耀中猛的一颤,然后抬头。

额头上的鲜血,已经快要模糊视线。

包厢里本来光线就暗淡。

可即便如此,徐耀中依旧看清了眼前这个穿着军装,年轻男人的脸。

他嘴唇颤动,良久良久,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好久,他低下头。

不敢跟儿子对视啊!

失踪六年的儿子回来了,本该是值得高兴的事情,可是……

他让儿子看到了跟狗一样卑微的父亲!

这一刻,徐耀中恨不得一头撞死!

“哟,这是谁啊?徐大少?哈,对!没错!是徐大少!”

曲总似乎认出了徐南。

六年时间,对很多人而言很漫长,但对很多人而言,太过短暂。

“来!”

曲总脸上露出变-tai般的快感:“徐大少,也给我爬一个!快爬!快啊!”

徐南抬头,笑。

“六年……我在南疆,护的就是这样的败类人渣?”

笑容,隐去。

徐南淡淡道:“这六年,不值得!”

同一时刻,红妆大步向前。

她的杀意,浓烈至极!

这些败类,比敌国烧杀抢掠的士-兵更加令她觉得恶心!

面对这种人……

只有……

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医武帝婿》<<<<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