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木安顾北嘉《娇妻难逃:沈总别太坏》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全文

小说:娇妻难逃:沈总别太坏

作者:顾北嘉

主角:沈木安,顾北嘉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沈木安成为顾北嘉金主的那年,刚巧她刚踏足模特圈。这种关系不会有好结果,顾北嘉清楚,拿的起放的下。两人分道扬镳后,她试图捡起衣服重新穿上,却没料到又被这男人逼上绝路。顾北嘉,离开了我你就这么缺男人是吗?面对昔日的金主,曾经柔软的白兔成了狡猾的狐狸。她轻笑,沈总这是爱上我了?

沈木安顾北嘉《娇妻难逃:沈总别太坏》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全文

《娇妻难逃:沈总别太坏》在线试读

第一章

带她入模特行的李姐被人给玩废了。
这是顾北嘉在T台候场时收到的消息,照片上的情况恶心的她连口香糖都给呕了出来。
“模特圈水深的程度并不亚于娱乐圈,入了这圈子谁能比谁干净?不过是高级点的坐台小姐而已。想干净啊?简单,找个有钱有势的凯子包着你呗!”
她到现在还记得李姐说这话时,脸上是什么样嘲讽的表情,手里头夹着的香烟腾起的寥寥雾气让她看起来更像个合格的老鸨子。
但这个圈里出名的“老鸨”出的事挺突兀,以至于顾北嘉过去给她收拾烂摊子都是遮严了脸过去的。
南坪湾高级私人医院被保安一早给封了进出,闻讯赶来的记者们扛着摄像机里三层外三层的围拢在外面,眼里头的兴奋比秃鹰嗅到了腐尸味更要激动。
顾北嘉在助理的遮掩下从医院后门绕进去,在手术室门口她瞧见了包李姐的富二代,正痞笑着和面前的男人交谈。
说是包不如说是玩,李姐已经到了模特最差的年龄阶段,如果不是因为能豁的出去玩的开,早就在这圈子被踩的没了影子。
富二代看起来就二十才冒头,和男人说了没两句话就猛地挺起身,嗓音高亢的骂道:“沈木安,你以为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管我!我他妈把你废了爸都不会多看你一眼!你在这跟我狂什么狂?!”
这突如其来的怒吼声让医院空旷的走廊上都有了回音,也让顾北嘉靠近的步子顿住,她隐身在走廊阴暗的侧影里,默不作声的回避。
“这里是医院,安静点。”男人低沉沙哑的嗓音像是醇厚的红酒让人忍不住想要沉浸回味。
他穿着意大利手工定制的名牌风衣,身形挺拔高大,微微垂眸俯视着富二代的气场迫人凌厉,语气平缓温和,甚至带着笑意,“沈思辰,我可以原谅你的不懂事,但再有第二回我就折断你的脖子。”
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点敲在富二代的脖颈上,阴沉浓重的杀意透过镜片折射出来,和他俊脸上温和平缓的笑意完全不相符。
沈思辰怔了下,强撑着还想找回面子,“你嚣张什么?我可没想让你过来替我处理事情!”
但对方没有回应,而是让助理把他给“请”了出去。
藏在暗处的顾北嘉很懂规矩,避开了沈思辰和助理,有钱人并不喜欢私事被人窥见。
“看够了?”低沉的男音听不出任何喜怒情绪,顾北嘉还没回过神就被他由后狠狠压在了冰冷的墙面上,衬衫被人粗暴撕开探入了里面。
顾北嘉被手上的冷意冰的打了个寒颤,她阻止道:“别,这里有摄像头。”
男人的动作却没有因为她的这话有所收敛,反而是贴近在她的发丝间嗅着香味,笑的玩味,“跟踪我?”
就这么轻飘飘的三个字却让顾北嘉浑身发冷,她几乎控制不住连牙齿都在打架,“不……不是……”
被包养的这三年顾北嘉摸透了沈木安的性子,他并没有表面上看着那么温柔和缓,就是头披着羊皮觅食的饿狼,得罪他的下场会连骨头渣都被嚼碎。
她头次陪他上床就痛的明白了“衣冠禽兽”这四字,除却床上的粗暴和阴晴不定的性格,沈木安的确是个很不错的金主。
可显然沈木安对于她的解释没有听下去的想法,下一秒顾北嘉就被他猛地扯住头发,痛的她眼泪都在打转。
那只手像是冰冷的水蛇般,从她的胸前玩腻后移至白皙的脖子上,食指饶有兴趣的拨动着她的耳垂。
“嘉嘉,我不喜欢玩花样的女人。”


第二章

顾北嘉的脸色瞬间苍白,她见识过沈木安发飙,那是她这辈子都不想回顾的血腥画面。
“我没有……”她近乎赤裸的贴在冰冷的墙面上,冻得她连指尖都泛着森森的寒气,“我是过来看李姐的,她家里的钥匙在我这里……”
为了能让沈木安相信她的话,顾北嘉从包里勾出串钥匙。
可这话才说完,顾北嘉的头皮就被扯的更痛了,身后男人的戾气更是浓重的让人心头打颤。
“嗯?嘉嘉,这样的人你也会来往?”沈木安口中依旧是对她最亲昵的称呼,可嗓音中的厉色却加重,几乎是用着最温柔的语气字字要她的命,“你忘了我的规矩是么?除了我,你还跟过几个男人?”
“没有!”顾北嘉倒吸了口凉气,强迫自己定下神,否认道:“没有,我没跟过其他男人!”
这点顾北嘉没有说谎,她运气很不错。
被李姐带着进入模特圈的第一场宴会就被沈木安看中,一包就是三年。
沈木安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就连李姐都会忍不住用嫉妒的口气说她真是好命,钓到沈木安这种温柔又多金的男人。
听到这种话顾北嘉都会拢下耳边的碎发,笑着不说话。
沈木安对她有多好几乎身边熟识的人都知道,但私底下在床上有多能折腾她却没人知道分毫。
医院走廊里消毒水刺鼻的味道混杂着沈木安身上淡淡的雪茄味道钻入她的鼻尖,让顾北嘉冻得发僵的身子更加紧绷,她连喘气都在发颤。
不知道过了多久,沈木安才出了声,“转过来。”
顾北嘉刚转过身就被他不耐的撕开包臀裙,左手扯开领带和纽扣,露出内里宽厚精壮的胸膛,她这时才察觉到他的身上带着点酒味。
走廊里昏暗的灯光无法完全照进偏僻的角落里,顾北嘉只能隐隐看到他俊美高挺的轮廓,端正深邃的眸子下是带着少许混血感的鼻梁,架在上面的金丝眼镜框给他平添了斯文的禁欲感,紧抿着的薄唇透着股凉薄感。
顾北嘉记得李姐跟她说过,越是薄唇的男人越是薄情,越是看着端庄温柔的女人骨子里越是放荡变态。
但现在这两句话放在沈木安身上明显更加合适,他的肤色在医院走廊灯光的侧面映照下更为病态惨白。
“别在这里,我求你……”顾北嘉没忍住拦下他的手,一双春意盛满的桃花眼充斥着媚人的水色,低声哀求道:“有摄像头……”
沈木安修长结实的胳膊把她紧紧按在怀里,身上浓郁燥热的荷尔蒙气息让她双颊泛红,可镜片后的眸子里却没有丝毫情欲的味道,冷静的让人心生畏惧。
这一刻顾北嘉分不清他到底是有需求还是仅仅为了惩罚她,灼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脖颈上烫的身子战栗。
沈木安的薄唇浅浅扫过她的眼睫,缓慢移到耳边,像是故意报复性的冲击让怀里的女人发出强忍的细微“呜咽——”哭声。
“这就受不了了?”他笑出声,喉结上下涌动,“还敢乱来吗?”


第三章

顾北嘉清楚他说的是李姐的事情,双眸泛红,紧咬着下唇连连点头,目光哀求的望向他。
他却是难得很有兴致的抬手替她拢了耳边的碎发,沙哑的嗓音裹着让人酥麻的磁性,“你不说我怎么知道答案呢?”
沈木安眸子里泛着笑意,那是顾北嘉取悦了他的证明。
“我——”顾北嘉被磨的整个人都瘫软在了他的怀里,紧蹙着眉头,水色朦胧的双眸泛着泪花。
她才张嘴出了声就突然禁不住娇软的发出类似于“嗯——”的勾人语气,惊得顾北嘉猛地将脸埋入他的大衣中,死死的咬着下唇任由男人折腾。
沈木安很喜欢折腾女人,尤其是她。
他有没有别的女人顾北嘉不知道,但在她这里,他就是个不折不扣的衣冠禽兽,或者说斯文败类。
但顾北嘉最贪恋的也是他身上的味道,尤其是沈木安发泄完后,难得的会抱着她坐在大腿上,揽着她的腰给她少许的温柔。
她曾经思考过自己到底是不是爱上了这个包养她的男人,但早有故事告诉她羊爱上狼注定是要被生吞活剥的。
“怎么?还要吗?”沈木安整理完身上的衣衫后,又蹙着眉把她的大衣紧紧系上,“胃口挺大。”
顾北嘉面红耳赤的紧捂着大衣,她深知沈木安在情感上有多洁癖。
她才走秀场时在后台被服装负责人阿K半调戏似的摸过腰,当晚就收到了阿K被人下药扔到了GAY吧的消息。
那时候沈木安刚点了根雪茄,笑着问她除了腰还碰过哪里?
顾北嘉马上摇头,但腰上还是被他用雪茄狠狠地烫了个疤痕出来,蛮横的抓着她的头发压到了浴缸里去清洗。
这男人的占有欲是疯狂且玩命的,顾北嘉现在都还记着那股绝望无助感。
无论哪个圈子能跟在固定的金主身边三年都很少见,不知有多少人羡慕她的运气,可以不用到处奉献去换取资源。
但每当听到这句话时,顾北嘉都是点了根烟,笑笑不说话。
她吸烟的习惯是跟着沈木安才有的,可从来不会让他知道,因为这男人厌恶香烟的低价味道。
“老实回去。”沈木安宽厚的手掌搭在她的头上轻轻揉弄了两下,医院走廊的灯光很暗很淡,洒落在他身上时更是让侧脸俊美的惊心,“记得吃药。”
他突然又压低了身子靠近,镜片后细长的眸子慵懒的眯起,“不乖乖听话的人,可是没有好下场的。”
顾北嘉心头猛地跳动了下,她清楚沈木安这是在警告不要有靠着怀孕上位的念头。
不少被金主包养的模特都动过这种心思,想要母凭子贵嫁入豪门。
但顾北嘉清楚这种可能性几乎等同于零,模特圈不同于娱乐圈,明星好歹还有个名气可以赌一把豪门梦,模特凭什么?
脸蛋?身材?有钱人身边会缺这种女人?
顾北嘉看的透彻也清楚,她从不做这种不切实际的梦,更何况沈木安对她来说只能是个合格有钱的金主,至于丈夫……
她的手指攀上口袋里的钥匙,望着沈木安渐远的身影突然嗤笑了声。
女人还是少做这些白日梦,安安稳稳的做情妇捞钱花不好么?


第四章

钥匙和银行卡顾北嘉最后都没有交给李姐,而是找了医院的小护士转交。
大约是看着小护士被冻得鼻头发红的模样太可怜了,顾北嘉难得从钱包里抽出二百块钱放在桌上当热水费。
她从医院后门绕出来,走了没两步就突然被人蹿出来捂住嘴硬塞进了辆法拉利里。
顾北嘉还没回过神,鼻尖就被浓重的雪茄味呛的咳嗽了好几声,抬眼看到的就是医院里的二世祖。
二世祖正坐在车后座上,衬衫衣领半敞着还有惹眼的口红印,手背上的青色纹身只能看出来是一串文字,手上夹着根古巴雪茄。
他没有在意被塞进车里的顾北嘉,自顾自的把雪茄狠狠按在了车座上,不耐的拧着眉头,“艹!什么破玩意儿!沈木安就他妈会整天装X!”
顾北嘉裹紧了身上的大衣,直觉告诉她这二世祖是个不好惹的主儿。
这辆法拉利她相当熟悉,因为沈木安看中她的那次就是在这辆车上开的苞,车上的古巴雪茄味道她再熟悉不过。
但明显这二世祖是个不会享受雪茄的,这么顶尖的牌子被他当成了恶意报复沈木安的工具。
正当顾北嘉揣测着他把她拖上车的目的时,二世祖突然扯开她的大衣,瞥见半露的白皙时,舔了舔唇冷笑道:“看不出来玩的挺浪啊。”
顾北嘉心惊了下,但幸亏她捂得紧实没有被看光,手心里都开始冒冷汗,“沈少爷这么做,不怕你哥生气吗?”
“怎么?想拿沈木安来压我?”沈思辰似笑非笑的注视着她,“我如果怕他还会动他的情妇?”
他突然斜着身侧躺,脚尖向上撩开顾北嘉腿上遮挡的大衣,目光里满是讥讽和鄙夷,“真够骚,多少钱能玩一次?”
顾北嘉没退让开,她心里还记着李姐的下场,但更怕沈木安知道后会发怒,冷静的开口道:“沈少爷,沈总不喜欢别人碰他的人。”
沈思辰却嘲讽她,“你也配说是他的人?一件衣服而已,我在他车上玩了你,他也放不出来个屁。”
“不信?”他眯着眼观察她的神情,嗤笑着解开衬衫的纽扣,阴郁毒辣的开口,“那就来试试,正好才被人倒了胃口,换个新鲜的开开胃也不错。”
顾北嘉呼吸窒住,就连在车里仅限的挪动都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她做了沈木安三年的情妇,清楚这圈里的规矩也清楚他的底线,真被这二世祖沾了边,她的金主就彻底断线了,还有可能怕是都活不过明天。
沈思辰看她这副蜷缩的猫儿模样,眉头拧的更深,“他妈的跟我做就那么委屈?沈木安活很好?”
她没出声,明显这二世祖把她捞上车就是为了报复沈木安。
见顾北嘉不说话,沈思辰突然笑了,指了指医院楼上的方向,“知道多少钱吗?一晚八十万,可惜玩的不够味。”
这话让顾北嘉的指尖都跟着哆嗦了下,她还记得照片上李姐的惨状。


第五章

她知道李姐就是仗着玩的开玩的浪才在圈里出名的,但哪怕是有SM倾向的高老板怕是都玩不了那么狠。
“李姐跟我提过你,夸你好运又纯,正巧我还没玩过几个纯的,而且还是沈木安养的情妇。”
沈思辰解下手腕上限量的劳力士水鬼扔到了顾北嘉的高跟鞋边上,轻佻的像是街边的痞子混混,
“听说你就跟过沈木安一个男人,今晚如果多个男人也不知道他还会不会要你?”
他说话并不像沈木安那般温柔,而是带着股玩世不恭的痞劲。
如果说沈木安是个披着羊皮的斯文败类,那沈思辰肯定就是头狠劲十足的豺,不用释放都能感到他身上的恶意。
顾北嘉甚至都能感觉到他在用打量玩具的眼神观测自己,那种眼神让人心里发毛发慌,
“沈少爷,我恐怕玩不起这种。”
她稳了稳语气后,才继续硬着头皮开口笑道:“我就是求个安稳而已,跟着沈总就想趁着年轻捞点简单钱——”
沈思辰打断她,“想捞钱还想安稳?顾小姐可真贪心。”
他笑意盈盈的看着她,语气听起来十分的嘲弄。
沈思辰看不起她,或者说这种有钱的二世祖都看不起她们这帮小模特,除非是有点名头沾了娱乐圈边的大模特能让他们追捧下。
李姐就是个例子,他刁难她就是为了让沈木安不爽。
可沈思辰……
未免也太看得起她在沈木安心里的位置了。
滚烫的手掌突然抓上顾北嘉的手腕,她躲闪不及被沈思辰拽入怀中,抬脸间额头擦过他柔软发热的唇侧。
沈思辰冷笑着把她禁锢在怀里,言语刺人,
“既然都肯出来捞了,那就张开腿好好接客,走了几回高档秀场就真当自己是什么正经模特吗?明星我都玩过,在这跟我立牌坊?”
“沈少爷,你自重点!”
顾北嘉被他的话激怒,但却更怕被沈木安知道这件事的下场,
她咬牙怒笑道:“我的确是出来捞的,但我也能选择客人,我不想接你,麻烦你找别人去!”
“我硬要你接呢?我用强的你能怎么样?”
沈思辰笑的像个恶魔,他眼里满满的都是戏谑,仿佛猫抓老鼠般玩弄着她的死活。
他的手不规矩的搭上顾北嘉的大衣,却被对方死死的抓紧,忍不住“啧”了声,“顾小姐表面这么正经,实则私下也是个荡妇,这么冷的天气只穿了件大衣就为了取悦沈木安?”
沈思辰有意激怒她,笑着用手把玩着她的一缕柔发,恶意道:“怎么样?他能满足你么?”
顾北嘉被他激的变了脸色,张口咬在手背上!
手背上传来的剧痛感让沈思辰骤然眸子紧缩,却是不怒反笑,转而捏住她的下颚,力道大的几乎要捏碎,“属狗的?刚好爷喜欢够野的。”
顾北嘉那口咬的狠啊,嘴里都弥漫这股腥甜味,可这二世祖像是感觉不到痛意,任凭手背上狰狞的伤口往下滴着鲜血。

而沈思辰像是彻底失去了和顾北嘉周旋的耐心,眼神里轻蔑的笑意嘲味十足,扯了下腰间的皮带就想要来硬的。
车门被人突然由外拉开,冰冷刺骨的寒风铺天盖地的席卷进了车内,让顾北嘉身上仅有的暖意也随之散去。
但她紧接着就狠狠地打了个冷颤,目光惊恐的盯着车门外站着的高大清隽的黑影,而沈思辰半个身子都紧压在她身上。
尽管顾北嘉双手环抱着胸前,但两人的姿势也是尽显缠绵暧昧。
车内外站着的沈木安带着一身冷意,锐利的目光如同刀剐般扫视着两人,眼底掀起汹涌的骇浪,表面神色却是如常般平缓。
“来的可真不凑巧。”沈思辰见状反而还笑的更得意了,他的手指顺势向下挑了挑顾北嘉的大衣衣领,“你的妞可真够辣的。”
就这么个简单却充斥着挑衅的动作却让顾北嘉胆战心惊,紧绷着的身躯都止不住的发抖。
沈木安的眼神陡然变得凌厉起来,身上威慑的寒意越发逼人,他突然单手拽住沈思辰的衬衫,硬生生的把他从车上拖下来。
“滚!”人被他抛在厚重的雪地里,吐出来的字都像是从喉间挤出来的,冷厉中暗藏着杀机。
“这就生气了?”沈思辰抬手擦拭掉脸上摩擦到的雪,即便是被冻得发抖,却还是舔了舔唇,“沈木安,我倒真想知道如果我玩了她,你会不会真杀了我。”
话音未落,沈木安当场一拳狠狠地砸了下去。
沈思辰痛苦的掩住被打断的鼻梁,嘴里依旧愤怒的骂道:“艹!沈木安,你他妈疯了!”
对方却是一言不发的抬手摘掉眼镜,而后单手拽住他又是一拳!冷硬刚毅的棱角带着凶狠的戾气!
顾北嘉从来没见过沈木安发狠到这种地步,她慌忙从车上踉跄爬下,几步上前抱住他,“别打了,会出事的!”
她的嗓音哽咽带着细软的哭腔,以往沈木安是最吃这套,可没想到这回却是一反常态,双眼猩红的拖着她甩到车后座上。
不等顾北嘉爬起来,他带着身上薄薄的雪水“砰——”的下带上车门,眼神冷寒的脱下风衣和衬衫。
沈木安揪住她的长发,“和他睡了吗?”
顾北嘉被揪的生疼,但却知道他在暴走的边缘,咬牙摇头否认。
但沈木安话里的戾气却更重,“我问你,和他睡了吗?”
“没有,我没有跟他睡。”顾北嘉颤抖着哭腔回答,“他没有碰我。”
但等待她的却是沈木安面色阴沉的解开腰间的皮带,嗓音干哑带着隐忍的怒气,“脱了。”
这回顾北嘉没有敢再违背他的意思,手抖着解开大衣的系带和纽扣。
车内早开了空调,但原本保留的热气早已在刚才被冷风灌了个彻底,冻得她牙齿都在打架,却也不敢蜷缩起身子取暖。
沈木安冷冷的道:“背过去。”
顾北嘉紧咬着下唇,才背过身,冰冷的指腹从她的后背线条划到腰部,引起阵阵颤栗。
后入是沈木安最喜欢的姿势,大约是因为能满足男性驾驭女性的自尊心,但此刻却让她脊背发寒,因为没有安全感而渗透出细微的冷汗。
没有任何前戏,也没有提醒,身后的男人粗暴的进入,因为过于干涩而让顾北嘉痛的闷哼,却只能隐忍着怕激怒他。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娇妻难逃:沈总别太坏》<<<<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