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凌霄,秦落夕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全文_《摊上冷艳女总裁》最新章节

小说:摊上冷艳女总裁

作者:叶凌霄

主角:叶凌霄,秦落夕

类型:都市小说

简介:七年前,你为了救我双腿瘫痪受尽侮辱。七年后,我既已回归天海,定当用尽余生报恩。一纸书信,边疆战神重回天海,陈年旧事也随之浮出水面。此行回归,一是报恩,报当年救命之恩,二是报仇,报那当年辱父毁母之仇!
叶凌霄,秦落夕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全文_《摊上冷艳女总裁》最新章节

《摊上冷艳女总裁》在线试读

第一章

“儿啊!速回天海,娶秦家之女秦落夕为妻!”
叶凌霄回家娶亲去了,为了完成母亲的意愿。
帝国战神的府邸,只留下了一件破旧军装和满屋子的勋章。
“众将听令,本帅十日之后大婚,速来恭贺!”
叶凌霄坐上军用专机,很疑惑母亲为何会在临终前给自己安排一门婚事。
但是不管如何,作为人子,母亲的遗愿自己都要去完成。
哪怕对方是个残废,自己也要将她娶回家,不是因为她,而是因为自己的母亲。
当年父亲离奇失踪,叶凌霄孤儿寡母备受叶家打压,最后甚至逼得叶凌霄流落街头,若不是当年一个小女孩救了她,恐怕早就死了。
最后还是母亲以死相逼,舍弃家族继承权,叶凌霄才得以机会踏入军旅。
叶家!
想起曾经母亲为了保护自己,备受叶家众人殴打,吃剩菜剩饭,叶凌霄眼睛微眯,透露出森寒杀意。
……
天海市。
叶家张灯结彩,宾客满门,好不热闹。
“大哥,你如愿以偿了?”
叶海古怪的笑道问道。
“哼,若非老太君领死前,留给了那废物一些股份,我能大张旗鼓的给他娶妻?不会真的以为我叶家的钱好拿?消失了七年又回来的废物!”
叶家家主叶山阴沉着脸“当年那小子被人暗杀侥幸逃脱,就算是他命大!”
叶凌霄的父亲娶了一个仆人为妻,还生下了一个孽子,让整个天海市人尽皆知,他们叶家更是因此成为了别人茶余饭后的笑话。
原本以为叶凌霄的父亲离奇失踪,就可以逐出这对母子,但是那对母子就和一对野狗一般死活赖着不走,就算是百般折磨也没用。
“放心,过了今天,叶家将不再会有如此耻辱。”
叶山嘴角微微上扬,而就在这时,叶家的大门被人推开,男人缓缓地走了进来。
一时之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朝其集中了过去。
叶凌霄一身喜庆西装,举手抬足之间透露出一股上位者的气场!
所有人都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为何世界上会有如此气势超群的人!
英俊、潇洒,气度超群。
不得不说叶凌霄的样貌气度极其的亮眼。
“人模狗样”
看着叶凌霄的样子,叶山心理很是不舒服,心理憋着坏笑,假惺惺的立刻上前恭贺道:“贤侄果真是一表人才,今日是你大婚之日,当叔叔的可是给你选了一个好媳妇!”
“多谢大伯好意!”
叶山的恭贺非但没有让叶凌霄感到丝毫的开心,反而让他产生一丝狐疑。
“贤侄,多年未见,今日只要你一成婚,家族的股份就会交付予你!”
叶山走上前去,伸出了手想要和其握手,在旁人眼中,叔侄之间的关系似乎格外的好,反而叶山身为族长还处处为后辈考虑。
叶凌霄懒得和小人得志的大伯过于计较,轻描淡写道:“大伯,你真的这么好心?”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婚约,可是以前就订下的,况且这可是一桩良婚,你的妻子可是当今秦家之子,严格来说,你可是高攀了啊。”
“这婚约,如果不是我妈订下的,我可以拒绝。”
叶凌霄的声音冷的彻骨,此行归来,本以为这是母亲的遗愿,但是根据现在来看,其中必有其它缘故。
“贤侄拒绝可以,但是你将无法继承家族遗产!”
遗产?
股份?
他叶凌霄身为镇国战神,金钱资产数以万计!
哪怕是十方诸国的统领都争先恐后的给自己送钱。
又怎么可能会看的上这小小的叶家?
井底之蛙的蝼蚁!
叶海突然走上前来说出这样一番话,却被一旁的叶山给拦了下来:“凌霄贤侄,这件事,你可要三思而行啊。”
他的嘴角始终带着微笑,仿佛吃定了叶凌霄。
“请新娘入场!”
“请新娘入场!”
“请新娘入场!”
接连三声高喊,叶家子弟便立马从一旁的破屋中将一个坐着轮椅,披头散发的女人推了出来。
女人一身破旧的婚纱,一些地方甚至已经被灰尘浸透,而她的脸上,更是毫无半点妆容,与乞丐无样。
场面霎时间安静下来,紧接着众人当即捧腹大笑起来。
“这新娘果真是特殊啊!”
“现在都流行这样了么,果真是老了跟不上时代了。”
“新郎官可有福了啊!”
面对着众人轻蔑的笑声,叶凌霄处惊不变,只是看了一眼轮椅上的新娘,深知这是叶家为了羞辱自己,便准备开口拒绝。
却只见叶山取出一纸遗书,看着叶凌霄道:“这是你妈给你留下的绝笔信,看完再考虑要不要说出心里的话。”
叶凌霄接过遗书,看到上面母亲的字体后,双手不禁微微颤抖起来。
而遗书上的内容,却让叶凌霄怒火中烧。
母亲明显就是被叶家人给骗了!
否则怎么可能会在信上说此时此刻坐在轮椅上披头散发乞丐一般的女人会是曾经的商业巨子?
他将目光看向了轮椅上的女人,刚准备要开口,却只见她因为众人的嘲讽,眼角顺着脸颊滑过一滴泪水……


第二章

叶凌霄未曾说话,只是心头一颤。
这女子今日受到一切侮辱,皆是因为自己,叫他怎能不为之所动?
贸然悔婚,对她来说,只怕将会成为毕生的阴影。
他叶凌霄,虽征战七年,杀人无数,见证过血海尸山,但绝不是冷酷无情的人!
而当他看到女人手腕上的玉镯时,当即眼睛微眯。
凛冬,为躲避追杀,男人犹如一条丧家之犬般东躲西藏,谁成想逃到路上时,一辆车极速驶来,俨然是想要撞死自己。
而就在这时,一个女人一把推开了自己,将自己从死神的手中救了回来。
而她,却被车撞飞出去,险些丧命!
救命之恩难以为报,只得将母亲送给自己的玉镯戴在了女人的手上,借此报恩。
可以说,没有她,便没有当今的镇国战神,叶凌霄!
曾经几何,自己都在想此生若是有机会再次相遇,定要报答当年救命之恩。
可是今天,当年的救命恩人却因为自己受此侮辱……
叶凌霄缓缓地走上前去,蹲在女人身前平静道:“好久不见。”
这四个字让秦落夕当即一愣,抬起头茫然的看着叶凌霄。
还未等她反应过来,却见叶凌霄直接牵起了她的手,替她将眼角的泪水轻轻拭去。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叶凌霄的妻子,记住,这,也是你最后一次流眼泪。”
一句话,犹如定海神针一般立在了秦落夕的心中,使得她当即一怔。
不过仅仅只是一瞬间,眼神便又恢复之前的冰冷。
叶凌霄知道,她还没有认出自己,不过,当年的救命之恩,自己将会用往后一生来回报。
叶山微微一笑,走上前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才是我的好贤侄啊,其实秦小姐除了是个瘫子以外,别的地方不都挺好的么。”
叶凌霄未曾说话,周围的一众看客却不禁对此嗤之以鼻。
堂堂七尺男儿,却碍于家族所迫,取了一个瘫子,简直可笑至极!
“今天果真是没白来。”
“看起来人模人样的,没想到竟然如此胆怯。”
“哈哈,真是窝囊,娶了一个瘫子为妻,笑死我了。”
一句又一句的嘲讽入耳,秦落夕未曾多说一句话,独自一人默默的承受着。
而叶凌霄二话不说,直接将秦落夕揽入怀中朝婚房走去,任众人如何嘲讽,他自岿然不动。
试问,哪头狮子会在乎猫的看法?
而这些人,永远不会知道他和秦落夕之间的事。
进入婚房,将怀中佳人放在床上。
叶凌霄一句话未曾多说,取出手机给天海市总督打了一个电话。
“三分钟,天海市所有高官来叶家,我要满城红绸,豪车千辆,恭祝我大婚。”
天海市总督的手都在颤抖,不是因为这盛大的场面,而是因为打电话的人是如今帝国镇国战神,叶凌霄!
当今一人镇守边疆,吓得那十方强国无一方敢侵犯丝毫!
更是如今帝国最后一场战斗的决胜关键。
手握虎符,号令百万雄师,普天之下,莫敢不从的镇国战神叶凌霄!
“下官遵命,三分钟内必定安排下去,前去恭祝叶生大婚!”
认识叶凌霄的人,都愿称其为叶生,这不仅仅是一个称呼,更是众人对他的尊敬。
在帝国之中,只有一个人配的上这一个生字,他便是叶凌霄!
挂断电话,叶凌霄看了一眼秦落夕。
如今既娶她为妻,那便给她一个永生难忘的婚礼!
可是,秦落夕对此却毫无感觉,浑身上下散发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场。
叶凌霄知道,这是她对自己有所防备。
而就在这时,只听外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天海市巡抚,恭祝镇国战神新婚,特备薄礼前来拜访!”
这一声,让叶家所有人都不禁一愣。
天海市巡抚怎么会过来?
所有人都感觉脑子里一片空白,叶家虽然有些势力,但是可还接触不到这种高官啊!
而且镇国战神四个字可让所有人都是浑身一颤。
这四个字在当今帝国可谓是如雷贯耳,没有一人不曾听过。
还未等众人反应过来,又是一声传来。
“天海市三星军官,特来恭祝镇国战神新婚,备薄礼前来拜访!”
“天海市八府巡按,特来恭祝镇国战神新婚……”
“天海市总务厅长,特来恭祝镇国战神新婚……”
一个又一个高官到来,所有人在这一刻都已经麻木了。
要知道,这些人随便挑出来一个可都是跺跺脚能让整个天海市抖三抖的存在啊!
况且平日里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他们,今天竟然会因为一个人同聚一堂!
而随着最后一个人的到来,整个叶家都已经彻底茫然了。
“天海市总督,特来恭祝叶生新婚快乐!”
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男人缓缓走了进来,浑身上下透露出的尽是上位者的气场。
一时之间,叶家所有人包括宾客在内都在想那个镇国战神究竟是谁!
“总……总督大人,您是不是来错了,这里没有战神大人啊?”
叶山紧忙走上前去,今天是叶凌霄大婚,而他只不过是一个大头兵,怎么可能会是当今帝国的镇国战神?
“这里是叶家?”
总督沉声问道。
叶山紧忙点了点头,便听总督淡淡的道:“那便没来错。”
“但是我们叶家真的没有战神大人,今天只是我叶家一小辈的婚礼啊!”
叶山无奈道。
可是就在这时,一个男人的声音缓缓地传了出来。
“四分种,整整迟了一分钟!”
霎时间,全场的目光都朝一个方向汇聚了过去,只见叶凌霄面无表情从婚房中缓缓地走了出来。
“叶凌霄,你胡乱说什么,还不赶紧道歉,这可是天海市总督!”
叶山紧忙道,这里任何一个人,他们叶家都得罪不起!
而叶凌霄一言不发,只是冷冷的扫视着那一众高官。
“闭嘴!你可知道,他便是当今镇国战神!”
总督当即怒声道。
紧接着和众人立马一脸惶恐的跪在地上齐声道:“属下来迟,请战神恕罪!”


第三章

霎时间,全场皆惊!
在场众人,无不倒吸一口凉气。
眼前的这个刚刚被他们瞧不起的男人,竟然就是当今的镇国战神!
“今日我大婚,此事不予追究,若有下次,天海市顶层便可以换血了。”
此话绝不是危言耸听,而那一众可以在天海市呼风唤雨的高官此时此刻都是一身冷汗。
叶凌霄,真的可以随时罢免他们,甚至说,他们的性命都在眼前这男人手中握着。
只要他想,甚至可以将一个废物扶持成天海市总督!
这便是镇国战神的权力!
而当今天海市总督,更是叶凌霄一手扶持。
谁能想到,曾经只是街头的一个流浪汉,却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结实了叶凌霄。
也正是因为如此,才有了当今在天海市只手遮天的铁血总督!
“谢战神!”
一众高官紧忙起身道谢。
而叶家众人如今却仿佛五雷轰顶一般,已经彻底目瞪口呆。
当年被他们视为丧家之犬的孽子如今竟然摇身一变成为了手握重权的镇国战神。
这巨大的反差,让他们短时间内根本就接受不了。
战神二字,在帝国每个人的心中,都有着非同一般的重量。
没有他,帝国早已经灭亡,没有他,哪来的太平盛世!
而就是这么一位传奇人物,谁能想到他竟然就是当初在叶家受尽屈辱的叶凌霄!
“噗通!”
叶山跪在地上,紧接着,叶海和一众刚刚羞辱过叶凌霄的宾客纷纷跪在了地上不停的道歉。
至于刚刚嘲讽过叶凌霄的几人,此刻都已经吓得尿了裤子。
战神一怒,伏尸百万,在其面前,他们的生命如同草芥!
为了活命,尊严又算的了什么?
“求战神饶命,求战神饶命啊,刚刚的一切,我是无心之过啊!”
叶山不停的抽着自己的耳光,如今的叶凌霄,他高攀不起!
“饶你一命,不是不可以。”
叶凌霄表情淡然。
而叶山听到这话顿时眼前一亮。
“我什么都愿意给,只求您饶恕我!”
叶凌霄走到叶山面前,平静的道:“我只要老房子的房契!”
那是父亲留给自己和母亲唯一的一样东西。
而在自己逃离叶家后,母亲一人独木难支,也只能将老房子给了叶家寻求庇护。
如今他叶凌霄既然回来了,那就一定要取回属于他的东西!
叶山顿时一愣,紧接着立马道:“快去把房契给战神拿来,还愣着干什么!”
听到这话,叶家人才反应过来,连滚带爬的走进房间中将房契取了出来颤抖着递给了叶凌霄。
接过房契,叶凌霄回到婚房中抱出了秦落夕离开了叶家。
叶家再豪华,终归不是自己的家。
人,总要落叶归根。
看到叶凌霄离开,众人才暗暗地松了一口气,却在不经意间发现,他们的衣服都已经湿透,仿佛刚从水中捞出来的一般。
叶山也是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却只听一旁的叶海道:“大哥,刚才那些人如果真的是高官,我怎么会一个都没见过呢?”
这话让叶山顿时一愣,随即又道:“以咱们叶家的实力,没见过那个层次的高官也正常。”
“事情绝对不对啊大哥,刚才我清楚的看到,有一个军官的身上就连军衔都没有。”
叶海又不禁开口,刚才他就已经发现,但是在当时那种情况,他又不敢多说话。
叶山顿时眉头紧锁,看着叶海道:“难不成……”
“没错,这些人肯定是叶凌霄那个废物找过来演戏的,咱们大家都被骗了啊!”
叶海气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他如果真是镇国战神,怎么可能会如此低调的回到叶家呢?
而众人听到这话也都在面面相窥,却没有一人敢追出去询问,因为他们不敢百分百的断定,万一这一切都是真的,那可就完了!
“去,快给沈局长打个电话,他路子广,一定能知道战神如今身在何处,如果事情是真的,这次我就认了,若是假的,我定要那小子好看!”
叶山立马道。
叶海当即拨通了沈局长的电话立马道:“沈局长,你可知当今镇国战神身在何处?”
“你这不是废话,如今战势紧张,战神不镇守边疆还会在哪里!”
听到这话的一瞬间,叶海脸色顿时一变,未确保不会出错,又试探着问道:“他会不会来天海市办事?”
“我说老叶,你脑子出了问题不成,他是镇国战神,在帝国有什么事会值得他亲自出手?”
“那我知道了,改天请你喝酒。”
叶海表情严肃的挂断了电话,又看着叶山道:“被那小子骗了!”
叶山浑身颤抖,这小子竟然让自己当众出了这么大的丑,而且还把老房子的房契骗了过去,简直是奇耻大辱!
“叶凌霄,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
叶山目露凶光,嘴角的笑容此时此刻也已经彻底消失不见。
“去给于大人打电话,告诉他,有人敢在天海市冒充战神招摇撞骗!”
叶山直接吩咐道。
紧接着,他紧握双拳,仿佛已经看到叶凌霄被揭穿时的场景。
————
叶家老宅,叶凌霄从豪车上将秦落夕抱进了房间,平声道:“从今往后,这里就是你的家。”
秦落夕背过身去,并没有理会叶凌霄。
在她看来,眼前的叶凌霄只不过是一个爱慕虚荣的懦夫,嫁给他也只是形势所迫,自己对她根本没有半点感觉。
“放心,只要我一天还是镇国战神,便一天不会让你受到侮辱。”
叶凌霄看着秦落夕的沉声道。
“演了一场戏,租了几辆车,你还真把自己当成战神了不成,刚才那些人,有些就连军衔都没有。”
秦落夕的声音很冷,也因为刚才一直躺在车上,所以并未看到身后那满城豪车的阵仗。
叶凌霄并未选择解释,毕竟他本就不善言辞。
“你的腿,是怎么弄的?”
他想要换个话题,缓解两人之间的尴尬。
秦落夕却只是冷哼一声道:“我的腿怎样,与你有什么关系?”


第四章

叶凌霄看待秦落夕的目光多了几分无法言语的情感。
秦落夕不说,叶凌霄也清楚,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
母亲如今已经不在人世,自己这辈子亏欠最多的,也只有眼前这个女人!
“不说就算了吧。”
叶凌霄没有丝毫表情,秦落夕不说,他也并不打算再问。
他是镇国战神,自然会有战神该有的傲气!
秦落夕傲,但他叶凌霄更傲!
当年,他又何曾不想对自己的救命恩人说声谢谢。
但是,当时不行。
母亲尚在人世,作为人子,怎能让白发人送黑发人。
所以,当年的叶凌霄犹豫了。
留下救秦落夕,自己会死,到时在这世界上只能留下老母亲因为丧子之痛一人每天以泪洗面。
他不想看到这样一幕,所以,在秦落夕和母亲之间,他最终选择了母亲……
在从军的七年里,他也曾想过回来报恩,但是人海茫茫,纵使他身为镇国战神,想要再偌大一个帝国中找到一个不知姓名不知身份的女人又何尝不是大海捞针?
况且,他身为一国战神,自当镇守边疆,战火纷飞,又怎能抛下帝国子民抽身回到天海?
如今,家国以平,他叶凌霄不欠帝国丝毫,自当回到天海报当年救命之恩!
秦落夕冷哼一声,对叶凌霄更是再无半点好感。
而她更恨当年自己救下的那个男人,没有他,自己也不会变成如今这样!
族人嘲笑,公司被夺,父母也因此受到打压,自己每天只能坐在那破轮椅上以泪洗面,什么都不能做!
而如今,更是被家族当成了联姻工具,在婚礼上更是被所有人当成了一个笑话!
秦落夕感觉,如今的自己不管到了哪里,都像是一个跳梁小丑般可笑至极!
“我可以帮你站起来。”
叶凌霄看着秦落夕平声道。
他叶凌霄不仅仅是镇国战神,更被称为一代神医。
曾经帝国遍布疫情,叶凌霄以身试毒,成功做出了解药,最后拯救整个国家。
若是没有叶凌霄,这帝国早就已经消失在了那场疫情之中。
光是这一个名头说出,便足以让整个帝国人将叶凌霄奉为神明。
而他却选择深藏功与名,独自带领部队镇守边疆!
秦落夕的症状,他已经看出了七七八八,治疗过程虽然麻烦,但绝对能够让其痊愈!
听到这话的一瞬间,秦落夕那黯淡无光的眸子中顿时闪过一丝光芒,可那光芒却几乎在霎那间消失不见。
“你?别开玩笑了,你以为你是谁,我已经瘫痪了整整七年,什么法子都已经试过,什么名医也曾见过,他们都不行,你又怎么能行?”
叶凌霄,不过一个叶家弃子,有什么本事治好自己?
叶凌霄表情淡然,平声道:“躺好,不要乱动。”
话音一落,他直接朝秦落夕走了过去,缓缓地帮她脱起了衣服。
在脱衣服时,叶凌霄的手更是不经意间触碰到某个部位,让秦落夕当即浑身一颤。
“畜生!”
她冷漠的看着叶凌霄道。
而叶凌霄却未曾开口,拿起一旁的被子直接将秦落夕的眼睛遮住。
衣服缓缓地褪下,秦落夕的双手被叶凌霄用皮带紧紧地绑在一起,难以挣脱。
随后男人的一双大手脱完了衣服便脱下了她的裤子。
“你个畜生,简直猪狗不如!”
秦落夕不停的叫骂着,而叶凌霄却仿佛未曾听见一般,依旧忙自己的。
哪怕眼睛被蒙住,秦落夕仍旧能感觉到,如今自己的身体已经毫无保留的呈现在了叶凌霄的眼前。
一滴泪水流落,秦落夕心中羞恨交加。
羞的是自己从小到大第一次让一个陌生人看遍全身。
恨的是自己的清白就要被这个畜生夺走!
她恨!
恨的她想要立马杀了叶凌霄!
秦落夕更恨当年那个自己救下的男人,是他让自己沦落,更是他毁了自己的一生!
“我说过,不要乱动。”
叶凌霄沉声道,而秦落夕顿时挣扎起来,将被子从眼睛上晃了下去,就准备咬舌自尽,自己哪怕死,都不会便宜了眼前这个畜生!
可是,就在那一瞬间,她发现,眼前的这个男人,竟然紧闭着双眼……
不知为何,秦落夕感觉自己似乎有些失败。
虽然双腿残废,但是不管怎样,自己家的门槛也是被提亲的人踏破过,而如今这个男人,竟然连看都不愿意看自己?
难不成,自己现在真的一点魅力都没有了么?
有时候,女人就是这么怪,你永远都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而非礼勿视这四个字,叶凌霄还是明白的。
两人如今也仅仅只是名义上的夫妻而已。
况且,在秦落夕不同意的情况下,他叶凌霄绝不会夺了她的清白。
如今秦落夕对自己除了厌烦,再无其它情感。
而若是知道自己便是当年她救下的那个人,怕是会对自己恨之入骨。
所以叶凌霄也并不打算将这件事告诉给她。
过去的亏欠,如今自己慢慢偿还,待有一天,她不再恨了再将事情原委与她诉说。
想到这里,叶凌霄叹了一口气。
这一口气吐在秦落夕的身上时却让她顿时浑身一颤,紧接着面色绯红的道:“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还债。”
叶凌霄平静的说了一句,却让秦落夕微微一愣。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便感觉自己腰间一暖,那盈盈一握的细腰,此时竟被一只男人的手搭在了上面。
叶凌霄也感觉不对,紧忙顺着腰向下摸去,因为是闭着眼睛,他也只能用摸来寻找位置。
手在身上轻轻的游走,让秦落夕的呼吸极速加快,面色绯红,而就当叶凌霄的手要触碰到神秘地带时,她紧忙道:“不是那里!”
叶凌霄微微一怔,便将手换了个地方摸去,秦落夕也就只能看着他的一双手在自己身上肆无忌惮的抚摸着。
而她更是只能用嘴来提醒叶凌霄,但是就在那一瞬间,她当即俏脸一红,下意识的闷哼一声。
叶凌霄微微一怔,这里,似乎有些过于柔软了……


第五章

手紧忙收回,而秦落夕更是当即道:“不要乱摸!”
叶凌霄表情凝重。
“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秦落夕紧皱眉头,那冷艳的气息霎时间扑面而来,哪怕不睁眼,叶凌霄都能感觉到她的目光中充满了杀气。
“我想要让你站起来。”
叶凌霄语气平静,她是因为自己才会变成如今这幅模样,那也要因为自己再一次站起来!
秦落夕不禁冷笑,这叶凌霄以为自己算是个什么东西?
瘫痪整整七年,如今就算华佗在世,都未必能治好自己,除非,有奇迹发生!
“多谢你的好意,我已经习惯了,不需要再治。”
她的声音很冷,更对生活充满了失望。
习惯?
怎么可能习惯!
要知道,自己曾经可是一个正常人,可以像别人一样自由的奔跑,而不是只能每天坐在那个破轮椅上需要别人来推!
她多希望哪一天会有奇迹发生,但是这世界上又哪来的奇迹?
叶凌霄不曾说话,只是深吸一口气好,重新将手放了上去。
秦落夕的目光当即一滞,呼吸在那一瞬间都仿佛已经停止,刚才那尴尬的一幕,她可不想要再发生。
但是这次,叶凌霄放对了地方,秦落夕顿时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霎时间,她忽然感觉腿上暖洋洋的,那种感觉,自从瘫痪以来便再也没有过。
她不禁微微一愣,这叶凌霄竟然有些本事。
紧接着,那股暖洋洋的感觉席卷全身,让她不禁闭上了眼睛,嘴里发出了一些奇怪的声音。
治疗整整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在最后一刻,叶凌霄松了一口气,下意识的将眼睛睁开。
一具女人完美无瑕的身体顿时呈现眼前,让他当即浑身一颤,而秦落夕在感受到叶凌霄那炙热的目光时也是紧忙钻进了被子中道:“畜生!”
可是接下来,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泪水顺着眼眶逐渐滴落,她整个人都开始大哭起来。
自己的腿,好了!
瘫痪了整整七年的腿,终于好了!
这次的泪水,是喜悦的泪水。
等待了七年的奇迹,终于发生了……
叶凌霄背过身子,平静的道:“走走路试试吧。”
“谢谢。”
女人的声音传了过来,不过依旧是那么冰冷。
叶凌霄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
但是刚刚两个字虽然冰冷,却意味着秦落夕对自己的态度正在改变。
而叶凌霄更要告诉秦落夕,世界上没有奇迹,但他,却可以创造奇迹!
他叶凌霄,就是奇迹!
帝国百年受尽屈辱,直到叶凌霄横空出世,带领百人队伍,在短短七年之内,横扫十国,一雪帝国百年耻!
身为镇国战神,自当举世无双!
把不可能,变为可能!
换好衣服,重新站在地上,秦落夕却险些摔倒在地。
刚刚治好,难免会有一些不适应。
但双脚踩在地上的那种踏实,却让秦落夕紧握双拳。
曾经丢掉的一切,如今终于可以要回来了……
公司,尊严,自己终于可以一一讨要了。
她要告诉那些曾经羞辱过自己的人,那些曾经嘲笑过自己的人,秦落夕,回来了!
秦落夕转身就要离开家门,却被叶凌霄牵住了手。
“你要去哪?”
叶凌霄开口道。
“放开你的手。”
秦落夕一把甩开了叶凌霄的手,虽然他治好了自己的腿,但是也没有权力来束缚自己的自由。
曾经也就算了,但是如今,她不会再被任何一个人束缚住脚步!
“你要去哪里,我和你去。”
叶凌霄的态度很强硬,在气势上甚至压过了秦落夕。
秦落夕再强势又如何?
他叶凌霄可是号令百万军士的镇国战神!
一言出,举国惊,一个女人,气势再强又怎能强过他叶凌霄?
秦落夕微微一怔,紧接着道:“你以为你是谁,凭什么管我?”
“我是你丈夫!”
五个字,让秦落夕当即哑口无言。
————
秦家家宴上,门突然被推开,一个女人缓缓地走了进来,在其身后,还跟着一个男人。
男人一言不发,透露出的强大气场却仍旧让周围众人感到压抑。
看到这男人的一瞬间,几乎全场所有人都是猛地倒吸一口凉气,陌人上如玉,公子世无双形容其简直再贴切不过!
“这是谁?”
“不知道,看这气场,必定是哪家的公子哥!”
“怎么可能,谁家的公子哥能有这么强大的气场。”
“我想起来了,他不就是当年叶沧海和那个仆人生下的孽种叶凌霄么!”
时隔多年,但是只要提起此事,仍旧可以勾起天海市人的回忆。
一时之间,所有人看待叶凌霄的眼神顷刻之间就变了。
而叶凌霄却仿佛视而不见,只是静静的跟在秦落夕的身后。
狮子怎会在意猫的想法?
而秦家人在看到秦落夕时,也是微微一怔,她竟然不是瘫子了!
随即众人面面相窥,而整个宴会上所有人都用另外一种眼神看起了秦落夕。
“落夕,你的腿,竟然好了!”
秦家家主秦天走上前去不禁满脸诧异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侥幸。”
秦落夕的声音冷的彻骨,她对秦天的恨,对整个秦家的恨,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说的清的。
曾经,她为秦家打下半壁江山,被秦家视为掌上明珠,而当她瘫痪后,秦家将其视为耻辱,不仅仅用计架空了她的权力,还将其当成了联姻工具,让秦落夕七年里受尽了耻辱!
“恢复就好,恢复就好啊!”
秦天上下打量着秦落夕,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容。
秦落夕如今双腿恢复,也让他有了其它的心思。
以秦落夕的容貌加上那商业天赋,想要嫁给什么人不可能,哪怕是天海市四大家族的子弟她都配的上!
而不是嫁给一个犹如丧家之犬无父无母的废物!
随即,他将目光看向了一旁的叶凌霄,平静的道:“落夕,这是谁啊,咱们秦家的宴会,可不是什么猫猫狗狗都能来的啊!”
听到这话秦落夕微微皱了皱眉头,秦天此刻明显就是在刻意刁难叶凌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摊上冷艳女总裁》<<<<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