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夏沈慕淮(梁夏沈慕淮)大结局免费阅读全文_一晴方觉夏已深免费阅读

小说:一晴方觉夏已深

作者:苏沐梓

主角:梁夏,沈慕淮

类型:言情小说

简介:老公取向特殊,背叛不过瘾,干脆将小三接回家,一言不合就滚床单。当我这个正妻是死的么?我奋起反击,虐渣撕婊,这样的男人,这样的婚姻,不要也罢!潇洒转身,肚子里面却有了一颗小种子。前夫死缠烂打:“老婆老婆,咱们复婚吧,孩子不能没有爸爸呀!”我冷然一笑:“我的孩子有父亲!不过,绝不可能会是你!”我转身走向那个只出现在财经头条和央媒访谈的俊朗男子:“亲爱的,咱们回家吧!”男子眉眼浅笑,搂着我的腰....

梁夏沈慕淮(梁夏沈慕淮)大结局免费阅读全文_一晴方觉夏已深免费阅读

《一晴方觉夏已深》免费试读

第1章 结婚半年

我叫梁夏,我从来没想过我的老公会背叛,而且背叛的对象居然还是个男人!
我站在门口,看着他们交叠在一起的身体,只觉得三观尽碎,世界崩塌!
他们一个是和我结婚才半年的好老公程楠,一个是我老公带回家住了五个月的同事兼朋友何庭生!
若不是我提前回家,只怕永远也没机会看见这肮脏的一幕。
何庭生说:“楠哥,我一想到你和梁夏那个女人睡在一起,我心里就觉得好难过!”
我老公程楠说:“有什么好难过的?我和她结婚半年,根本就没碰过他一根手指头!”
“真的没碰过?”
“当然没碰过!女人那么恶心,我才不会碰她呢……”
“嘻嘻,楠哥你真好……”
“……”
我看着他们,脑子里来来回回只有一个念头:我老公程楠如果喜欢的是男人,如果他真的从来没有碰过我,那昨天晚上的那个男人是谁?
我仔细想了想,结婚半年,我和老公程楠在一起其实也就只有两次。
第一次是我们的新婚夜,在凯撒酒店2020号套房里面关着灯。
他事后又抱着我,怜惜的爱抚我,亲吻我……,我以为那人就是程楠。
新婚夜之后,程楠就带我回了老家。
老家里面又是公公婆婆,又是姐姐姐夫叔伯兄弟的,程楠忙于各种应酬,就没有再碰过我!
回来之后,程楠坦言他身体功能障碍,暂时没法满足我那方面的需求。
于是我就有了很长一段空窗期。
直到昨天晚上,我们有了第二次。
昨天是我25岁生日,程楠约我去的地方,还是凯撒酒店的2020号房间!
我当时还很高兴,以为程楠那方面的障碍消失了,不曾想到了今天早上,程楠又说他不行了!
可如果真的不行,此时又怎么会和何庭生身上做这么恶心的事情?
这两次都在凯撒酒店2020,都是程楠选的时间和地点,如果不是程楠,也一定是程楠认识的人!
他这是将我拱手送给别人了?
又或者他为了掩饰性取向的问题,暗地里请人替他履行丈夫的职责?
他到底还是不是我认识的程楠?
他的心思怎么可以这般阴毒?
我越想越觉得惶恐忿恨,曾经满怀憧憬的婚姻,此时看来就是牢笼,是地狱,是无边的深渊!
我离开了家,宛如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在街上游荡了不知道多久,捏在手中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是闺蜜朱美亚打过来的,含含糊糊的声音带着三分醉意和几分哭音:“夏夏,夏夏你过来陪陪我吧,我难受,我难受死了!”
朱美亚半年前嫁给沈野之后,便过上了豪门阔太的生活,我们的关系也因此疏淡了许多。
这深更半夜的,她不在家里陪她的有钱老公,给我打哪门子电话?
疑惑从我心中一闪而过,随即我已经脱口说道:“好呀!正好我也无家可归!说地点吧,我马上到!”
朱美亚说:“凯撒酒店,1919号!”
我猛然一惊,低呼道:“凯撒酒店?”


第2章 老婆

“有什么不对吗?”朱美亚一改刚才的哭腔,语气有些炫耀的说道:“凯撒酒店是我老公沈野的产业之一,我也因此在这里常年拥有一套超豪华的VIP套房……,我记得上次告诉过你呀,不记得了?”
凯撒酒店是沈野的产业?
是沈野的产业就好办了,我可以通过他们的关系,查一查结婚当晚和生日当晚到底是谁订下了2020?
想到这里我深吸一口气:“我马上来!”
凯撒酒店距离我住的地方并不算远,打车二十多分钟就到了。
18层以上都是VIP贵宾房,过道上铺着进口红毯,柔软得令人每走一步都好像踩在云端上,晕晕乎乎,如坠梦境。
1919号的房门虚掩着,我还在门外就听到了朱美亚痛苦的声音。
我心头一紧,快步走了进去:“美亚!”
朱美亚斜靠在沙发上,正捂着下腹有气无力的呼痛,一看见我,眼泪就啪嗒啪嗒掉了下来:“夏夏,你可算来了,我,我难受死了!”
我乍一看到朱美亚,心头莫名的惊了一下,几乎要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房间认错了人。
记忆中的朱美亚杏脸桃腮十分明艳动人,怎么这才半年不见,她的五官容貌就跟换了个人似的?
朱美亚见我看着她发怔,不由得苦笑说道:“怎么?不认识我了?我也只不过是做了几次微整形嘛,应该没那么明显吧?快过来,看我是不是比以前更美了?”
我慢慢回过神,有些无奈的说道:“你呀,还是这么爱美!一说到容貌,连病痛都忘记了!”
我走过去,疑惑的看向她搭在小腹上的手:“你怎么回事?姨妈来了?我帮你熬红糖水吧!”
朱美亚上大学那会儿就经常痛经,每次疼得死去活来的时候,都是我帮她熬干姜红糖水……
我转身要去找厨房,朱美亚却低低说:“不是,不是姨妈痛!”
“不是姨妈痛?”我看着她苍白的脸色,迟疑的问:“怀孕了?你老公沈野呢?他怎么不在身边陪你?”
“别说他了!”朱美亚瘪了瘪嘴巴,眼泪哗一下就又滚了下来:“他就是个混蛋!呜呜,若不是他,我也不会疼成这样……”
我惊愕道:“他把你怎么了?”
朱美亚哭得梨花带雨,拉过我的手,在我耳边低语了两句。
我吓得呼一下站了起来:“他怎么能这样对你?就算是夫妻间玩情趣也不能完成这样呀!”
沈野真不是人!
哪有男人这么玩自己老婆的?
我站在她身边,一时接受不了,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朱美亚继续哭着说:“沈野那个混蛋,他心里一直有别人……,呜呜,结婚后他就从没好好和我在一起过,昨天晚上我准备了烛光晚餐,本来想给他一个惊喜,没想到他说了很多难听的话,还,还那样对我……”
我听得一愣一愣的:“沈野真这么变态?”
朱美亚点了点头,可怜兮兮的望着我:“夏夏,你帮帮我吧,这玩意儿在我身体里面快一天了,我难受得要死了!”
我在心里暗咒了沈野一句,然后说:“去医院吧!医生总能想到办法的!”
她断然道:“不行!不能去医院!”
我就奇怪了:“为什么不能去医院?”
“沈家是有头有脸的大家族,我前脚去医院,后脚就会有记者跟过去,明天一早沈野玩坏老婆的新闻就能上头条,然后沈氏的股价会跌,我和沈野的关系也就玩完儿了!”
朱美亚一脸苦色,语气却是斩钉截铁:“所以,这事儿绝对不能张扬出去!”


第3章 你死了我会给你送花圈

她语气坚定,看得出,从昨夜到今晚,她已经将事情的利弊权衡得很清楚了。
她有很多朋友,却独独选中我来帮她处理这件麻烦事情,大约也是因为我这人老实可欺,嘴巴又严吧。
我看了她的情况,确实已经肿胀充血,稍稍一挤压,她还哇哇的直呼痛!
我皱着眉头倒抽了一口凉气:“美亚,真的没办法,只能去医院,说不定还得做个小手术……”
“不去!”她拔高语气,几乎是吼了起来:“我说不去医院就是不去医院!我宁愿死也不去医院!”
她的样子很凶,怒目瞪着我,就好像我才是将那东西塞进去的罪魁祸首一般!
我刚从家里出来,这心里也是憋着一肚子邪火,这时候被她凶巴巴的一瞪,顿时也强硬起来:“随你吧!你死了我会给你送花圈的!”
说完我转身就走。
刚刚走了两步,她就在后面捶着胸口哭天抢地的嚎了起来:“夏夏,夏夏你不能这么狠心呀,呜呜,你不管我,我真的就只有生不如死啦……”
我被她哭得心烦意乱,回头看着她半晌,最后还是妥协道:“等我!我出去买润滑剂!”
然后便匆匆从她的房间退了出去。
我和朱美亚念大学那会儿住同一个宿舍,感情挺好的,毕业后我嫁给了程楠,不到半月她也与沈野闪电结婚。
只不过我们大概谁也不会想到,婚后的生活会是这般艰难如同炼狱吧!
我买了润滑剂回来,朱美亚将一杯纯净水递给我:“夏夏辛苦了,先喝口水吧!”
我接过杯子,咕咚咕咚就喝掉了大半杯。
然后我说:“来吧!我们一起试试,你放松一点儿,应该能将这鬼东西弄出来……”
朱美亚拉过我的手,眼神有些湿润的望着我说:“夏夏,这次真的谢谢你了!”
我勉强笑了笑:“这么客气干嘛?帮你把这东西取出来之后,我也还有事情要请你帮忙呢!”
她握着我的手使劲点头,一脸认真的说:“嗯!这次你帮了我,我一定会好好回报你!”
“好了,别说了,我们来试试吧!”
我拿着润滑剂刚刚蹲在她身边,突然觉得眼前一阵发黑,紧接着身体一软,我居然跌坐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
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虚弱了?
我还想要爬起来,眼前视线却一片模糊。
我隐约觉得不对劲:“美亚,我头好晕……”
朱美亚没有回答我,她正语气轻松的给我老公打电话:“程楠,夏夏今晚不回来了哈,我心情不好,留她在这里陪陪我……,和我在一起你还有什么放心的?好啦好啦,没人会动她一根手指头的!”
此时,就算我再蠢笨,也知道朱美亚今晚弄这么一出,是早有计划的要设计陷害我!
她到底要怎么陷害我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身体里面涌动着的燥热很陌生,很危险,很不可控!
我努力撑起身子,本能的想要张嘴呼喊程楠的名字,想要求他带我回家!
可是我脑海里很快就想起了刚才看见的那一幕,程楠的所作所为,他爱的人从来都不是我梁夏,而是那个叫何庭生的小鲜肉!
他既然能暗中找人睡我,那我的生死荣辱在他眼里又算得了什么呢?
这个想法击溃了我好不容易攒起的力气,我喉中哽咽了一声,紧接着身体一软,瘫倒在地。


第4章 软柿子,人人都想捏

这个想法击溃了我好不容易攒起的力气,我喉中哽咽了一声,紧接着身体一软,瘫倒在地。

失去意识之前,我听到朱美亚还在打电话:“沈野,我在凯撒酒店1919,你过来吧,我有惊喜给你……,嘻嘻,什么惊喜?当然是你朝思暮想的人儿呀,她现在可想你得很呢……”
模糊间,有男子抵在我耳边,柔声叹道:“夏夏,你这个要命的小东西,我该拿你怎么办呀!”
怎么办?
这种时候我插翅难飞!
反正我的生活已经崩塌,我的世界已经一团糟糕,我又还有什么可顾忌的呢?
我扭头寻到他的唇,急不可待的吻了上去。
我们之间好似有磁石一般,一旦碰上,便再也无法分开!
第二天早上,我浑身酸疼的醒过来,朱美亚和她见鬼的体内异物已经不知去向。
我揉着胀痛的太阳穴给她打电话,电话关机了。
我给她发语音:朱美亚你个臭婊砸,你居然出卖我!你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
撩了许多狠话,心里却是越来越惶恐!
搞成现在这个局面,我该怎么办?
老公背叛搞基,像糖果城堡一样美好的婚姻其实充满了欺骗和算计;闺蜜又用那么恶心的苦肉计陷害我,多年友情在她眼里连根毛线都算不上!
他们都当我梁夏是软柿子,人人都可以上来捏两把!
我恨得牙痒痒,恨不得喝他们的血吃他们的肉!
足足过了半个小时,我才慢慢冷静了些,起身去了浴室。
浴室里面整整齐齐放着一套藕荷色套裙,吊牌都还没摘,两个背靠背的C,是香奈儿的最新款。
裙子旁边还有同样没有摘吊牌的贴身衣物,罩杯的大小和尺寸可以看得出是为我准备的!
我捏着那裙子磨牙冷笑,朱美亚呀朱美亚,你为了你那变态老公,还真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什么底线都可以不要呀!
你们都给我等着,我一定要让你们知道,我这个软柿子也不是那么好捏的!
我换好衣服,又看了看那张凌乱的大床,心情复杂的正要离开,一位年轻男子走了进来。
不等我开口,那男子先就含笑说道:“梁小姐是吧?我叫左溢,是沈总身边的助理!”
我的火气腾地蹿了上来:“姓沈的人呢?叫他给我滚出来!”
左溢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沈总昨晚出了点小车祸,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呢!”
“车祸?”我怔了一下:“什么时候出的车祸?”
左溢好脾气的回答说:“接近凌晨的时候吧!沈总昨晚心情不好,让我们陪着在夜总会喝酒嗨歌,后来接到夫人的电话,他大发雷霆把手机都摔了……,往凯撒宾馆来的途中,发生了车祸……”
我在心里掐算了一下时间,喃喃道:“这么说来,昨晚不是他?”
左溢没听清楚我在说什么,盯着我疑惑道:“梁小姐你在说什么?你脸色不好,没事儿吧?”
我这才从“昨晚到底是谁睡了我”的思绪中回过神,掩饰道:“我没事儿!”
左溢点了点头:“嗯,没事儿就好,沈总可担心你了,今早一醒过来就让我来凯撒酒店看看你!”
我咬唇忍了忍,终于还是压不住心中怨怒,磨牙问道:“朱美亚呢?”


第5章 很有钱,很花心

“夫人?”左溢一脸茫然:“夫人昨晚原本是和你在一起的,不过后来她听说沈总出了车祸,就赶去医院了……”
“她在医院?我找她去!”我恨不得现在就扑过去撕了她的皮。
左溢见状连忙说:“梁小姐你先听我把话说完嘛,夫人昨晚确实是在医院守了一夜,不过今儿早上,沈总一醒过来就将夫人骂走了!”
我停住脚步:“朱美亚现在不在医院?”
左溢道:“嗯,被沈总骂走了!”
我心里憋着的一团火找不到地方发泄,只得低低咒道:“该死的!别以为躲着我就找不到你!”
我紧紧攥着拳头,心中实在是惶恐到了极点。
昨天晚上我虽然意识模糊,可是我身体上的青紫吻痕和那种难言的酸痛,还有片段式的记忆都在明确的告诉我,我昨晚确实和别的男人发生了那样的关系。
而且,丝毫没有采用安全措施。
那人不可能是沈野,也不可能是程楠安排的人!
那么……是谁呢?
我轻轻闭上眼睛,脑海中情不自禁就浮上了可怕的画面:朱美亚得知沈野车祸住院,匆忙离开,连房门都来不及关上,于是,路过1919号的陌生男人看见了房中衣衫不整意识混乱的我,心生邪念,进屋和我那啥那啥了……
而这个陌生的男人完事儿之后,说不定还会叫上三朋四友?
我被脑海中的画面吓得一个激灵,差点失声惊叫出来。
左溢看着我脸上的情绪,不安的问道:“梁小姐,你脸色好难看……,昨天晚上,你还好吧?”
我好似被针扎了一般,狠狠瞪他道:“我当然很好!我好得很!昨天晚上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说完我推开他,大步往外面走去。
左溢在我身后叹息一声,幽幽道:“梁小姐,你就不问问沈总的伤势吗?他昨晚可是听夫人说你在凯撒酒店,他担心你,所以才着急忙慌赶过来,这才出了车祸呀……”
我心情复杂到了极点。
沈野在我的印象中,是一个出生豪门的花花公子,是滥情的代言人!
大学那会儿,他先后追过我们学校的校花,各系的系花,我,和朱美亚等等许多人,身边的姑娘多得估计连他自己也记不清了!
那时候我的身边早有程楠,他约了我两次都没约成功之后,就将目标转向了我的闺蜜朱美亚,与我根本就再无任何交集!
昨天晚上他着急忙慌赶过来,也只不过是想为非作歹而已,难道还要我对他感恩戴德不成?
而更让我惶恐惊悸的是,我到现在都不知道TMD昨晚是谁!
我压下心中情绪,转身看向左溢,冷声说:“他的伤势,我不关心!”
“可是……”
左溢还想要说什么,我已经快步往电梯走去。
电梯是VIP专用电梯,内壁装饰得十分豪华,连扶手都是金色的!
电梯里面已经有了一位身材峻拔高大的男子,我心中思绪纷乱,也没有细看,抬步便走了进去。

>>>点此继续阅读《一晴方觉夏已深》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