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颜兮陆霆琛小说最新章节_(娇妻在上:陆少强势宠婚)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小说:娇妻在上:陆少强势宠婚

作者:夏颜兮

主角:夏颜兮,陆霆琛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一纸契约,她成为他的小情人。凌驾于众人之上的他,偏偏对她百无禁忌。我又洁癖,不要碰我。我对女人过敏。结果,先爱上的是他。动情的是他。
夏颜兮陆霆琛小说最新章节_(娇妻在上:陆少强势宠婚)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娇妻在上:陆少强势宠婚》在线试读

第一章

“王总,按照约定我把我女儿给您送来了,她可还是个雏儿,您看十万块...”
夏国胜一脸谄媚的向王总,故意说到。
王总看着夏颜兮那张漂亮的小脸蛋,满意的点了点头,“放心,过了今晚,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少不了你的,回去等着吧。”
“不行,就得现在。”
“八万。”
“八万就八万,现金给我。”
这段对话,一字不漏的全都落在了本应该昏迷不醒的夏颜兮的耳朵里。
眼里一直压抑的泪水也终究承受不住亲人如此无情的伤害,落了下来。
王总关上房门便迫不及待开始撕扯夏颜兮的衣服,“宝贝儿,别着急,哥哥这就让你舒服起来。”
夏颜兮下意识的挣扎反抗,双手胡乱的拍打,“不要,不要碰我,滚开!”
她也不知哪来的力气,直接抬起膝盖用力的朝着男人下半身顶了过去,
顿时男人杀猪般的嚎叫声响彻了整个房间。
王总神情痛苦的捂着自己的裤裆,跪在地上直不起身。
夏颜兮最后的一丝理智告诉她要逃,死也要逃!
“他妈的,贱女人,你给我站住!站住!”王总咬着牙从地上挣扎的站了起来。
夏颜兮浑身燥热,头晕目眩,跌跌撞撞跑出了房间,可浑身没有力气,身后,是穷追不舍。
王总很快就追上了夏颜兮,一把抓住她的手臂,然后又狠狠的给了她一巴掌,“不过就是送上门玩的烂货,还在这跟我装贞洁烈女,我他妈的看你还往哪跑!”
夏颜兮如同破碎的娃娃,被一头重重的摔在冰冷的玉石板上。
一股铁锈味瞬间在唇齿间弥漫,她抬头看上阴影逼近的老男人,眼底的绝望一点点浮现上来……
“你这只手要是敢落下去,就别想要了。”
身后,低醇的嗓音里带着莫名的危险。
夏颜兮呼吸急促,脸色潮红,明显已经到忍耐的极限了,她朝前吃力的爬过去,死死抓着男人的裤脚:“救我...求求你...。”
陆霆琛居高临下的站在那里,金色的光晕打在他如神祗般俊美的脸上。
只要他能救自己,以后他就是她的神。夏颜兮心想。
而王总不想节外生枝,伸手就要把夏颜兮抓回来,“你他妈谁啊,抓着我的女人不放,快还给我!”
“你的女人?”陆霆琛高深莫测的开口,发出一声嗤笑。
眼看王总的手就要碰到夏颜兮的身上,陆霆琛淡漠岑薄的双唇冷冷一勾,直接一脚将人踹翻在地。
王总那个地方再次受到重击,瞬间疼的鬼哭狼嚎,满地打滚。
陆霆琛像是不解气一般,又狠狠踩了他的右手,声音狠绝的说道:“凭你,也配?”
女人柔弱无骨的手攀附上来,小腹一阵邪火上涌。
该死,他们竟敢给他下套!
分明是知道他对女人过敏,才故意想要他的命!
等等,他竟然对这个女人不过敏?
陆霆琛刷开袖子一瞧,手臂上干干净净,没有预想中的红疹。
纯净的眸色里再也抑制不住沾染的欲望,陆霆琛喉结上下滚动,暗哑着嗓音:“小东西,这是你自找的。”
他将人打横抱起,走进火热的深渊。
一股撕裂般的剧痛袭来,夏颜兮痛苦的喊出了声音:“啊!”
男人听到声音似乎变得更加亢奋,完全不顾夏颜兮的疼痛,一下又一下的在她身上驰骋着。
夏颜兮再也承受不住这样的刺激,哭了出来,而她身下也落下了点点殷红......
“你的味道真好,我喜欢。”他说。


第二章

翌日,清晨。
夏颜兮总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压着她,都快把她压的喘不过气来了。
她下意识的挣扎了好半天,都没有挣脱开,直到一个略显沙哑但又沉魅好听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乖,别乱动,再睡一会儿。”
夏颜兮猛地睁开了双眼,看到完全陌生的房间,和身体上带来的那种前所未有的剧痛,让她记起了昨晚发生的一切。
她被...被爸爸卖了……然后……夺走了第一次!
那个男人现在还躺在她的身边!
男人的手臂却把她禁锢的死死的,根本容不得她动弹半分。
不一会儿,陆霆琛缓缓的睁开了双眼,昨晚失去神智的他,顿时感到头痛欲裂。
他不耐烦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转过头看了看躺在他身边的陌生女人。
朝阳下,她那白皙柔软的肌肤好似吹弹可破,精致秀丽的五官也十分的惹人怜爱。
不管她是哭着求饶,还是娇媚喘息,她的每一个表情似乎都带有一种魔力,让他忍不住想要的更多。
虽然昨晚是个意外,但陆霆琛很满意这个女人的身体,甚至觉得可以继续把她在留在身边几天。
毕竟,她是唯一一个自己碰了不会过敏的女人。
他缓缓起身下床,在床脚找到了他掉落的钱包,把里面的所有现金都掏出来放到了女人床头,感觉还有些不够,又把自己价值五百多万的手表放到了上面,算是昨晚要她的补偿...
夏颜兮紧张的满手心是汗,直到她听到浴室里传来男人洗澡的声音,她才敢再次睁开眼睛,拖着自己酸痛不已的身体下床。
却突然看到床头放下的厚厚一摞钞票和一看就价值不菲的男士钻石手表,他把她当做了什么,出来卖的吗!
一瞬间,强烈的愤怒和羞辱感让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激动的情绪,将那一沓钱扔的满屋都是,手表也被她无情的扔到了地上,还狠狠的踩了两脚。
紧接着她匆忙的捡起地上凌乱不堪的衣服换上,然后不顾一切的跑了出去。
陆霆琛洗完澡出来,看到满地散乱钞票,和已经被踩碎了的手表,脸色倏然沉了下去。
显然那个女人并没有接受他的补偿。
陆霆琛墨黑的眼眸散发一股危险的气息,他掏出手机对自己的助理沉声说道:“阿宇,去调一下酒店监控,找到那个从我房间离开的女人,问问她有什么要求,我要她。”
杜宇却一脸迷茫的说道:“酒店里的女人?陆总您昨晚不是...直接回家了吗?”
陆霆琛俊逸的脸上蒙上一层阴寒,“我被齐鹤那只老狐狸下了药,半路发作,不得已找个女人临时解决一下。”
什么,那陆总岂不是生命垂危?
要知道陆总从小就对女人过敏,只要任何女人稍微碰他一下,就会浑身红疹,过敏难耐。
都说商场如战场,齐鹤竟然用了这么卑鄙的手段来套路他们陆总,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听着电话里总裁暴怒的声音,杜宇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问道:“陆总,那齐氏那边您打算怎么办?”
陆霆琛深邃漆黑的眼眸瞬间变得狠厉起来,“我不想再听见齐氏两个字!”
齐鹤不过就是仗着和他父亲有些交情,就敢跟他蹬鼻子上脸,简直就是活腻了!
男人看着床上那一抹殷红,眼神幽深的说道:“还有,务必找到这个女人,不惜一切代价,我碰她不会过敏。”
杜宇震惊了!


第三章

“啪!”
清脆的巴掌声在开门的一瞬间打了下来。
夏颜兮狼狈的身形一个跄踉,头晕目眩间一把抓住门框方才站稳脚跟。
“混账东西,你竟然敢打王总,你翅膀硬了是不是!”
“不打他,难道要等着被他强奸吗,爸爸,我在你心里就只值八万块钱吗?”
“不知好歹的小畜生,你以为你自己又是什么好东西?”
“在剧组,你和多少野男人睡过了,你以为我不知道吗,要不是你妹妹欣蕊为了维护你的名声,一直劝我,你以为你还能进这个家门?”
什么维护,分明是夏欣蕊添油加醋说她!
难怪爸爸总是不许她去外地拍戏!
可笑这种捕风捉影的事情,爸爸竟然轻易就信。
她握紧了拳头,声音沙哑又难过的问道:“所以她说什么你都信,我说什么你都当我是在撒谎,在你眼里我就真的那么不堪吗?”
夏国胜却一脸嫌恶的指着她脖子上露出的各种青紫色的吻痕问道:“少在这儿跟我装无辜,也不看看你那一身恶心的痕迹都怎么来的!”
夏颜兮下意识的捂着自己满是吻痕的脖子,浑身颤抖。
耳边那一声声的讥笑声,仿佛刀子一样剜她的心。
她明白,纵使她此刻拿出证据,也没人会信。
“等下你跟我去和王总道歉,你要是敢不去,我给你腿打断!”
“我不去,我死也不去!”夏颜兮好不容易逃脱了魔爪,怎么可能在主动送上门。
“这可由不得你了!”夏国胜说着就把夏颜兮拉倒车身上,一路押着去了医院。
刚一走进王总的高级病房,夏国胜就陪着笑脸说道:“王总,真是不好意思,我们又来打扰您了,不过这次我是带着颜兮来的,她知道自己昨天晚上做错了,所以特意过来跟您说对不起的。”
王总躺在病床上,脸色铁青的大骂道:“奶奶的,老子的命根子差点没了,你他妈的一句对不起就完了?”
夏国胜一看王总还在气头上,吓的有些不敢吱声了。
等候多时的夏欣蕊自然是不会让夏颜兮好受。
她立刻对夏国胜煽风点火的说道:“爸爸,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绝对不能在让王总失望了,不如让姐姐给他跪下道歉,以表诚意,说不定他一高兴就不追究我们了。”
下跪?
虽然方法残忍了一些,也好过全家人都跟着她一起遭殃。
夏国胜一咬牙道:“对,你说的没错,必须得让夏颜兮付出点代价,她才能长记性!”
转过脸便指着王总的病床的位置,狠狠的推了夏颜兮一把,“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去跪到王总面前,求他原谅。”
下跪求原谅?
亏他这个当父亲的能说出来这么冷血无情的话来,居然完全不顾自己女儿的自尊和脸面。
夏颜兮愤恨的瞪向了夏欣蕊,一定是她给出的馊注意。
她夏颜兮这辈子,跪天跪地,跪父母,都不可能对着一个变态油腻男下跪。
“我没错,凭什么给他下跪。”
夏国胜要被气疯了,他怎么就生了这一个这么不懂人事的女儿。
“就凭我是你爸,我叫你跪,你就得跪,不然我就把你的腿打折!”夏国胜放了狠话。
“是吗?”一身雪白衬衫的逆光而来,薄薄的一层难掩他衣衫下完美比例的身躯,浑然天成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
“我看你们谁敢动她。”


第四章

王总一下子就认出来这人是那天暴打自己的人,当即变了脸色,害怕的往后缩了好几下。
夏国胜没好气道:“你算老几,凭什么管我。”
“就凭,我是陆霆琛。”幽冷低沉的声音缓缓响起。
他才刚查到她的位置,就见到这么一幕,还真是让人讨厌。
王总暴怒的脸色瞬间一变,态度恭维的说道:“陆总...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和夏家...”
夏国胜和夏欣蕊当即瞪大双眼,眼看方才还气势汹汹的王总此刻犹如小白鼠一样战战兢兢缩在角落里。
他们也不敢轻易出声,甚至还被跟他一起来的人给赶了出去。
陆霆琛懒得废话,“这件事,到此为止不许再追究。”
堂堂陆氏集团的继承人,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商业大佬,怎么会管这个小事情?
“陆总……”
“夏颜兮是我的女人,明白吗?”
“明白明白!是我有眼无珠,保证以后都离她远远的!”
“管好自己的嘴。”
夏颜兮其实一眼就认出这个男人,他仿佛大有来头的样子,总是出现在她最绝望的时候,拯救她……
“如果你想谢我,就到这个地方找我。”陆霆琛说着递给了夏颜兮一张私人名片,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陆霆琛的来去,就像一阵风刮过,一时间众人都有些反应不及,但王总脸上的劫后余生不似作假。
夏国胜和夏欣蕊满脸疑惑的回到病房里。
可还没等他们开口问那个男人是谁,王总就脸色苍白的说道:“你们走吧,就当这件事从来没发生过。”
但夏国胜怕王总秋后算账,连忙搓了搓手,脸上带着一丝讨好的意味,笑着说道:“王总,您不追究是您大度,但是我家颜兮做错了,就应该付出代价,要是您觉得这里不方便的话,我可以直接把她送到您家去,您想怎对她都行,我们夏家绝不说一个不字。”
闻言,王总脸色大变,他哪还敢在碰夏颜兮一根手指头,那简直和找死有什么区别。
“哎呀,我说你怎么就听不懂我说的话呢,我说不追究就不追究了。”
王总想着陆霆琛和夏颜兮的关系,也算是为自己留条后路,于是意味深长的说道:“老夏,我这么跟你说吧,你的女儿,被贵人看中了,好日子还在后面,说不定以后我都要靠你吃饭呢!”
女儿被贵人看中?
“刚才那位?”夏国胜一脸疑惑,可王总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显然不愿意多谈。
夏颜兮就她那一副寡淡无趣的样子,哪个有权有势的大人物能看中她。
所以说刚才那个贵人一定是看中了他的小女儿夏欣蕊,才愿意出手帮忙。
就连夏欣蕊自己都是这么想的,可惜她刚才被吓到了,一时之间都没看仔细那个男人的样子。
唯独夏颜兮一脸沉默,眼神复杂的看着手里的名片。
他为什么特意过来帮她?
明明他们不过是一夜……
难道真是一夜夫妻百日恩?


第五章

急促的电话铃响起来,是她的经纪人曼迪。
接通的瞬间一个中气十足的骂声,“夏颜兮你这几天他妈的死哪去了,我给你打电话一直关机,算了,你赶紧准备准备,晚上六点我带你参加陈导的生日宴会。”曼迪在电话里十分不耐烦的吩咐道。
陈导的生日宴?
夏颜兮愣了几秒,曼迪不是一直说她这个人无趣,不会说话,从来不愿意带她去参加这种宴会的吗,怎么今天主动给她打电话了?
“曼迪姐,你确定带我去吗,可是我跟陈导也不认识啊。”
“废话,带你过去就是为了认识陈导的,不然就凭你现在的资源,什么时候能出头,别说曼迪姐不照顾你,机会给你了,别不识好歹!”
能和娱乐圈的大导演认识,确实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但夏颜兮却犯了难,她连一身像样的晚礼服都没有,怎么去参加那么高级的宴会。
想来想去只能去租一套了。
晚上六点,夏颜兮准时到了曼迪发给她的宴会地址。
曼迪在门口见到她的瞬间,脸色就沉了下来,“夏颜兮,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穿的这是什么破玩意儿,该露的地方一个没露,我还怎么把你介绍给陈导,你是想气死我吗!”
夏颜兮听她说的话,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又不好直接问出来,就只能略表歉意的说道:“对不起曼迪姐,这是我能租到最好的衣服了,如果你觉得不合适,那我还是不进去了。”
本来她也不是非要参加这个宴会不可。
曼迪皱了皱眉,不耐烦的说道:“行了,别废话了,时间来不急了,我们先进去再说。”
谁知刚一进去没多久,她就和曼迪走散了,随后又遇到了她最不想看到的渣男贱女。
夏欣蕊化着精致的妆容,穿着香奈儿最新款高定,骄傲的像个公主一样走过来。
她紧紧挽着秦天,也就是她被夏欣蕊抢走的男朋友的手臂,笑的一脸得意的说道:“哎呀,姐姐,你穿的这是什么啊,连一个服务生都不如,这王总也真是的,姐姐好歹也陪他睡了这么多天,竟然连一件像样的晚礼服都不给你买,真是可怜,还是秦哥哥对我好,给我买了我最喜欢的裙子也就三十多万吧...”
夏颜兮看着他们就烦,更别说说话了,转身要走的时候,却突然被什么绊了一下,不小心撞到了秦天的身上。
秦天像是被什么脏东西恶心到了一样,立刻推开了夏颜兮,满脸憎恶的说道:“夏颜兮你可真够下贱的,发骚都发到我身上了!”

秦天和夏欣蕊在娱乐圈这对cp在娱乐圈也算是小有名气了。
一个是商业新贵,一个是流量小花,不少人都挺关注他们的。
所以当秦天的呵斥声响起的时候,立刻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
“哎,你们看被秦少骂的那个女人,是不是夏欣蕊的姐姐啊,她可真够恶心的,大庭广众之下就勾引自己妹夫?”
“这算什么啊,我听我朋友说,夏颜兮在剧组经常这样,为了能多增加点镜头,连摄影师都不放过,睡了不知道多少回了,这回估计是看上秦少的身份,想要翘了自己妹妹的男朋友上位,谁知人家对她根本不屑一顾。”
这些刺耳的议论几乎一字不漏的全都落进了夏颜兮的耳朵里。
她不知道这样的传闻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但她知道一定跟夏欣蕊脱不了关系!
夏欣蕊又怎么可能放过这么好的一个可以让她大有热度的机会。
于是当着众人的面,她摆出一副受了极大委屈的模样质问道:“姐姐,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这么对我,秦天是我的未婚夫,你是知道的,将来他就是你的妹夫,你这样不要脸的勾引他,跟乱伦又有什么区别?”
乱伦?
还真是给她扣了好大一顶的帽子。
夏颜兮站直了身体,没有任何心虚的冷笑道:“你这倒打一耙的功夫还真是练得炉火纯青,就他一个连狗都不如的渣男,也配我勾引,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
从认清渣男真面目的那一刻,她就再也没有任何的留恋。
“姐姐,你怎么可以说这种侮辱人格的话,太不礼貌了,快向秦哥哥道歉,看在我的面子上,他一定会原谅你的!”夏欣蕊一副为了夏颜兮着想的模样,挡在了她的面前劝道。
夏欣蕊唇角微勾,满脸冷漠的说道:“夏欣蕊,我警告你,我不是你姐姐,你也不是我妹妹,我没兴趣跟你在这儿玩什么姐妹情深,好狗不挡道,给我让开!”
只不过她才甩了一下手,夏欣蕊就尖叫着倒退了一步,然后惊呼道,“啊,我的裙子!”
那件价值三十几万的香奈儿高定的纱幔裙摆就破了一个大口子。
秦天见状立刻说道:“夏颜兮你好歹毒的心思,自己穿不起好衣服,就要把蕊蕊的裙子给弄坏,什么都别说了,你赔吧,三十八万。”
夏颜兮很确定自己刚刚连碰都没碰到夏欣蕊,更别说弄坏她的裙子了。
这两个贱人,明显是在故意讹诈她!
夏颜兮很肯定的说道:“衣服不是我弄坏的,我没必要赔偿。”
秦天满是不屑的冷哼道:“我都亲眼看到了,你还想抵赖,今天我把话放这,你要么把这裙子钱一分不差的赔给我,要么就跪在地上给蕊蕊说声对不起,我就不追究了!”
夏颜兮冰冷的眼眸里染上一丝屈辱,他们这是摆明了要把她的尊严放到地上践踏。
让她跪地下道歉是不可能呢,赔偿三十八万,她也没有。
她该怎么办才好?
就在所有人都等着看夏颜兮的笑话的时候,一个充满磁性的男声在众人身后响起,“这条裙子我替她赔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娇妻在上:陆少强势宠婚》<<<<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