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念初,厉承衍大结局免费阅读全文(温荣华)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你的温柔,无福消受

作者:温荣华

主角:秦念初,厉承衍

类型:言情小说

简介:秦念初发现怀上第一个孩子是在监狱里,孩子被厉承衍的女人打掉。秦念初怀上第二个孩子是在出狱后,是厉承衍亲手把她送上了手术台。秦念初缓缓闭上眼睛的时候,她想,应该不会有第三次了。”

秦念初,厉承衍大结局免费阅读全文(温荣华)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你的温柔,无福消受》免费试读

第1章 被迫打掉孩子

“秦念初,探监的人来了,出去吧。”
安静蜷缩在角落的秦念初,眼里终于有了神采。
是厉承衍来了吧。
他听见自己怀孕一定会来见她的,毕竟那也是他的亲生骨肉,他不会那么绝情的!
她理了理杂乱的头发,跟狱警出去。
见到来探监的人,她眼中的光芒瞬间熄灭,变成无尽的黑暗,“林韵致,怎么会是你!”
“你以为会是谁?承衍哥哥吗?”林韵致一身高级定制的服装,而她穿着一身囚服,低贱的像是尘埃。“你杀了他母亲,他怎么可能见你。”
“听说,你怀孕了。可惜啊,在你肚子里扎根的必然是个孽种。”
“这是我跟他的孩子!不是孽种。”
“承衍哥只要他想到这个孩子是从你肚子里出来的,他就恶心的不行。”
“他不见我吗,连孩子也不要了吗?”
林韵致骄傲的扬起下巴,“而且,你似乎忘记了,在把你送进监狱来的前一天,你们已经签了离婚协议,就算你生下孩子,他也只是个监狱里生下来的见不得人的私生子!”
“打掉这个孩子,是你唯一的出路!”
人是因为有了希望,才会更绝望。
她以为,厉承衍可以不在意她,但至少会在意他的孩子。
可他竟然连孩子也不要吗?
秦念初攥紧了拳头,指甲深深嵌入掌心也不觉得疼。
林韵致看着她惨白的脸色,以为自己计划将要成功的时候,却听她倔强的低语,“不!我要留下这个孩子!”
林韵致脸色疏变,“秦念初!你这是想故意惹怒承衍哥哥,让他更厌恶你吗?!”
她只是低声重复,“我要生下这个孩子。”
不管多艰难,她都要这个孩子。
这是她黑暗生活中仅存的光芒。
“我只是过失杀人而言,坐牢只需要两年,等我出去,我可以自己养大我的孩子。厉承衍不要也没关系,我的孩子,我自己养……”
秦念初声音不大,却格外坚定。
林韵致脸色更加难看,态度也变得强硬,“承衍哥哥已经帮你安排好了医院,马上跟我去做手术。”
“我不去!”秦念初挣扎着,“这是我跟厉承衍的孩子,就算他要我打掉,也不应该由你来说!”
林韵致眉头一跳,“你不去也得去!”
厉承衍出差两天,她必须赶在他回来之前处理好秦念初。
林韵致打通了关系,让人直接把秦念初打晕了带走,弄进了医院,送上手术台。
秦念初醒来的时候已经回到了监狱,手术已经做完。
她知道这个孩子存在不过才短短二十四小时,而她失去这个孩子,也在这短短二十四小时内。
她终于知道厉承衍有多恨她了。
恨到连他自己的孩子都不愿意放过。
她不再奢望什么,再也没想过去找厉承衍问他一句为什么。
何必自取其辱。
在监狱的这两年她安静的像是不存在似的。
两年后。
她出狱也静悄悄的,没有人来接她,也没有人记得她。


第2章 被当小偷抓住

枯黄的落叶飘了满地,一切都是那么颓然丧气。
她彷徨的站在监狱门外。
这两年过得浑浑噩噩的,真的出了监狱,她才发现自己孑然一身,什么都没剩下。
没有地方住,甚至没有保暖的衣服。
她想了想,也只有一个地方可以去——她跟厉承衍曾经的婚房。
她还有很多东西在那里,可以拿以前的首饰出来换一笔钱,至少能让她先稳定目前的生活。
厉承衍那么恨她,应该不会去那里的。
她会安静的拿走所有属于自己的东西,然后彻底消失在他的世界里,最后各自安好。
……
曾经热闹温馨的婚房已经寂寥一片,门口花圃里的花全部凋零腐烂。
秦念初望着密码门,也不知道这两年,密码有没有被换掉。
犹豫着摁了下去。
920518。
是她和他的生日。
滴——
门真的开了。
看来这两年,厉承衍从来都没来过这里。
婚房里有太多回忆,整个房子里都是她精心布置过的东西,根本没办法全部带走。
于是她拿了个小行李包,只带了几件衣服和可以换钱的首饰走。
刚出门,就被厉承衍撞了个正着。
他漆黑的眸子望着她,眼神冷厉。
秦念初没想到,两人会以这样的方式再见,她僵在原地,不知所措。
“我马上报警!”厉承衍的新助理不认识她,看见她手上鼓鼓囊囊的包,以为她是小偷,“放下东西,站着不许动!”
“我不是小偷。”
“不是小偷你怎么会在这里!”助理抢过包,打开一看,里面藏着好几件值钱首饰。
秦念初百口莫辩,她看向厉承衍,他曾经的丈夫,“你知道我不是小偷……我只是想拿回属于我自己的东西,你明知道我……”
厉承衍冷冷打断她的辩驳,“送去警察局,按法律办。”
她的心凉了大半。
她才刚出狱,难道他又想把她送进去吗?
“这里……也曾经是我的家,我只是想拿回自己的东西,我不是小偷。”
“你也说了,是曾经。”他冷笑着看着她,“我们已经离婚了,这房子在我的名下,你今天的行为不是偷,又是什么?”
得到了厉承衍首肯,助理立刻打了电话叫人来处理秦念初。
在此过程中,他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不愿意给她。
厉承衍接了个电话。
在她被保安像是押犯人般推出去的时候,他忽然开口,“等等,不送警察局了。”
秦念初想,他对她还是有一丝恻隐之心的是吗?
他不会对她那么绝情,毕竟他们曾经相爱过。
“把这个女人押上车,跟我去医院。”厉承衍声音冷冷的,“动作快一点。”
到了医院才知道,厉承衍根本没有对她心软。
医生说:“厉先生,林小姐的伤没有大碍,只是烧伤有些严重,最好能尽早手术换肤。”
厉承衍冷漠将她推到医生面前,“带她去检查身体,看她可以不可以给韵致做皮肤移植。”
秦念初的脸色刷白,“原来你不把我送去警察局并不是放过我。”而是他想要用她的血肉去保护他喜欢的女人。


第3章 皮肤移植

厉承衍好似没有听见她说的话,冷淡的对医生说,“如果需要输血,也从她身上一并抽了。”
医生有些担忧,“可是厉总,这位小姐看起来实在太瘦弱……还有,如果当事人不愿意,我们是没办法强行手术的。厉总,这位小姐,她原意吗?”
厉承衍这才看向秦念初。
四目相对,秦念初再也看不见当初的温柔,现在他的眼神,只有慢慢的厌恶。
刚才在路上,她还天真的以为这两年她的牢狱之灾可以磨平他心里的恨。以为看见现在的自己,他会解气,甚至心软……
厉承衍,你真的这么恨我吗?
她想问,却又不敢问。
怎么会不恨呢。
是她害死了他的母亲,他一辈子都不会原谅她的。
而林韵致是他的青梅竹马,如果不是她在厉氏经济危机的时候提出联姻,恐怕他早就跟林韵致早就结婚了。
林韵致才是他心上的女人。
别说是让她给林韵致抽血换皮,就说林韵致出事要换心脏,他恐怕也真的会让自己给。
秦念初眼中泛红,她非常努力才能让自己不要留下眼泪。
看她露出委屈的申请,厉承衍的眼神变得嘲弄。
高高在上,骄傲尊贵的秦念初也会委屈吗?
是因为害死他母亲觉得愧疚,还是故意装出这幅模样来欺骗自己,想让自己心软?
他已经被她欺骗过一次,就绝对不会再有第二次。
“秦念初,别装出这么委屈的样子,你欠我一条命,移植给韵致的血肉,远远不够你偿还的。”
对上他满是恨意的眼神,她有许多话想要说。
嘴唇动了动,想要解释些什么……可许久,却还是选择了放弃。
算了,就让他恨吧。
秦念初低着头,轻轻的说了句,“我愿意。”
就当还清欠你们的吧。
后面的半句,被她深深的藏在了心里。
厉承衍以为她会拒绝的,甚至不顾一切的抗拒吵闹,可她平静的却说“我愿意。”
简单的三个字从她嘴里说出,忍不住让他想到了过去。
他们的婚礼上,她也曾说过这三个字,她那时意气风发,笑容灿烂。而现在……监狱的两年生活似乎将她的棱角已经全部磨平。
不让自己多想,他冷下脸来,“没想到你竟然也会学乖。”
“没办法,要认清现实不是吗?”就算她说不,有人会尊重她吗?
秦念初惨淡一笑,神色平静的跟着医生去检查身体。
真的平静吗?
只是表面看起来而已,她的心已经痛的快要窒息。
她跟厉承衍刚结婚的那会,她连发烧挂点滴他都心疼的陪着……
现在,她却为了另一个女人,把自己送上了冰冷的手术台。
秦念初不知道自己被抽了多少血,也不知道整块皮肤从身上割下来的时候会有多可怕。
她只是不停的再心中安慰自己,只是割掉一块皮,抽走几管血而已……死不掉的。
躺在手术台上,麻药的劲一点点漫上来,她缓缓失去了意识。
而梦里的画面还是两年前。
梦中的她,依旧是幸福的……
……
是推门声将她从昏睡中吵醒。
秦念初睁开眼睛,费力的撑起身体,朝着门口往外。
她看见林韵致坐在轮椅上,笑盈盈的看向自己,“不是说你身体虚弱的不行么,怎么才昏迷两天就醒了,我还以为你会一睡不醒呢。”
“你来干什么?”


第4章 砸在伤口上

她看见林韵致坐在轮椅上,笑盈盈的看向自己,“不是说你身体虚弱的不行么,怎么才昏迷两天就醒了,我还以为你会一睡不醒呢。”

“你来干什么?”

“听承衍哥哥说,你给我献血又捐皮肤,我当然是来感谢你呀。”林韵致声音甜甜的,手里抱着一瓶花。
进口的水晶花瓶,里面插着新鲜的百合。
“太多人给我送东西,承衍哥哥怕我被打扰,全都拦下来了。不过我想到刚从监狱出来的你现在应该不会有朋友,所以特意送点花过来让你开心一点。”
她被林韵致的话狠狠的刺痛,“我的事情与你无关,,请你出去。”
“秦念初,做了两年牢都不知道学乖的吗?别忘了,你连打胎这件事都是我一手操办的,你确定与我无关?”
林韵致摆出一副无辜的样子,但是字字句句都是戳在她心口的刀子。
她假装忘记那个身体里还没成型的孩子,可林韵致非要把扒开她的伤口,一遍遍的提醒她,厉承衍恨她,恨到连她肚子里的孩子都要剥夺。
她忍无可忍,“林韵致!你别太过分了!我跟厉承衍之间的事情,用不着你来插手!”
“他又不想见你,我不插手,怎么处理你的肚子呢。”林韵致说着,又叹息了一声,“要不是因为我这次意外烧伤,承衍哥哥应该也不会主动见你的。”
林韵致这是在提醒她,厉承衍有多恨自己,就有多爱她。
秦念初的心比身体更痛,“你在厉承衍面前也送这么阴阳怪气的说话吗?别在我面前演戏。”
“嗤,你可真是小心眼,我只是给你送花而言,秦大小姐什么时候学会了疑神疑鬼?”林韵致嗤笑了一声,推着轮椅到她床边。
林韵致把花举到她的面前,“这可是承衍哥哥亲自给我买的,每一支花都是她精挑细选,甚至连花瓶都是花了高价买的,好看吧?”
她为了他,把血肉都风险给了林韵致,却得不到一眼关怀。而林韵致什么都不做,就可以得到全世界。
这瓶花放在她的房间不是礼物,而是讽刺。
提醒她有多卑微,提醒厉承衍有多恨她。
秦念初别过脸去不看。
林韵致又笑盈盈的把花推到了更前面,“真的不看吗?你见不到承衍哥哥,看看他亲手触碰过的东西睹物思人啊。”
她忍无可忍,推开林韵致的手,“拿走,我不要!”
她发誓,她只是轻轻一推。
可林韵致手里的花瓶却忽然狠狠的朝她刚做了手术的小腿上砸落,“啊!——”
“好疼啊!救命啊!”
她费力的从床上起来,想去查看她的情况。
还没碰到林韵致,就被忽然出现的厉承衍狠狠推开。
他护住了林韵致。
林韵致趴在他怀里哭,“好疼,我的伤口好疼啊。”
“我知道是念初帮我捐的血和皮肤,我想来感谢她,还特意选了你卖给我的花,这是我最喜欢的,我想送给她。可是我没想到,我没想到她会这样对我。”
“承衍哥哥,你说我的腿会不会留疤不能好了,那我以后还怎么穿礼服,怎么演戏,怎么待在娱乐圈。”林韵致泣不成声。
厉承衍急忙让医护人员过来,送林韵致去检查伤口情况。
所有人都觉得林韵致可怜委屈,但秦念初却看见被医护人员抬走时,她一闪而过的得逞眼神。


第5章 再割皮肤

厉承衍眼神狠厉的质问她,“秦念初,是我小瞧你了。”
她无力的解释,“我没有……我只是想让她拿开那个花瓶。”
“因为她没有拿开,你就用力的推了她的手,害她手术的地方再次受伤是吗!”厉承衍刚到门口就看见她推了林韵致的手,接着,便成了现在的样子。
“我真是低估了你的恶毒程度。”
他本想着她身体虚弱,有些放不下她,想来看看她的情况。毕竟她曾经那么精贵,连输液扎针都会喊疼……
而现实却给了他一个巴掌。
她表面平静的答应给林韵致移植,背地里却想要毁掉林韵致刚做完手术的肌肤。
这样蛇蝎心肠的女人,恶毒到会去杀人的女人,他为什么要担心她?
早在她害死母亲的时候他就应该彻底认清不是吗?!
“不是我做的,是她自己砸的,她是故意的。”
“你到现在都没有承受错误的勇气,甚至想要无赖韵致,秦念初,你可真是阴毒到了极点。”
他不信她。
秦念初的心像是被人狠狠捅了一刀。
她太想为自己辩解,可到最后连辩解都显得那么苍白,“真的不是我砸的。”
“我都看见了,你装模作样的表情真是虚伪。”
林韵致设计的非常巧妙,她自己背对着门,故意砸自己腿的画面厉承衍肯定看不见。可她推林韵致的画面,厉承衍却能看的一清二楚。
医生急匆匆的推开门,口吻急切,“厉总,林小姐新移植的皮肤收到重创,必须再次手术移植,否则这个林小姐腿上会永远留下大片丑陋疤痕。”
“那还等什么?快去做手术!我绝对不允许听到手术失败这四个字!”
“可是……目前医院没有人原意主动提供皮肤。”
漂亮女生谁会原意割掉自己一大块皮肉给别人?
除非是傻子。
于是,厉承衍薄凉的视线落在了秦念初的身上。
她从他的眼睛里读懂了什么,她激动的摇头拒绝,“这次是她自己故意弄伤的,我不要再给她皮肤!”
“秦念初,狡辩没有用。”他重重的掐着她的下颚,“人做错了事情,是要付出代价的。第二次手术需要的皮肤,继续从你身上取。”
她眼神倔强,“我绝不!”
“由不得你!”他不含一丝感情的说,“如果你不给韵致提供皮肤,那我会把你这两年不是在国外留学而是在监狱的事情告诉秦老爷子。”
爷爷的心脏一直不好。
当年她非要跟落败的厉家联姻,就把爷爷气的不行。
以至于后来她被送进监狱都不敢告诉爷爷,直说自己忽然想读研,要出国念书几年。
她父母早逝,是爷爷从小把她带大。
跟厉承衍已经让爷爷伤透了心。
当初的她为了所谓的爱情,几乎赌上了自己的一切。只是没想到,最后却输的血本无归。
她不敢告诉爷爷自己的境地,如果知道,恐怕会被气死。
“别告诉爷爷!”她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被割掉皮肤的地方被扯的生疼也顾不得。

>>>点此继续阅读《你的温柔,无福消受》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