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琬欣,霍宸彧《一寸相思流年伤》免费阅读全文(宋琬欣霍宸彧)

小说:一寸相思流年伤

作者:星满天

主角:宋琬欣,霍宸彧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宋语茜因她受伤,霍宸彧亲手将宋琬欣送到了监狱!当真相大白时,霍宸彧低声下气地问她:“琬欣,要怎么样才能够原谅我?”宋琬欣淡然一笑,口气充满疏离:“只要你离开,我就原谅你。”

宋琬欣,霍宸彧《一寸相思流年伤》免费阅读全文(宋琬欣霍宸彧)

《一寸相思流年伤》免费试读

第一章陪酒夫人

夜。
暗情酒吧,人声鼎沸
宋琬欣紧紧闭着眼,深吸一口气,猛地将一杯450ml的白兰地直接灌进了胃里,刹那,她觉得有一团火焰顺着喉咙里蔓延开来。
紧接着耳边传来一阵真嬉笑作弄的声音。
“霍夫人就是不一样!酒量果然厉害!真给你老公面子!”
“来来来!霍夫人,不如再喝几杯.......”
宋琬欣呛得咳嗽不断,眼泪横流,忍下所有的屈辱,她强打起精神,看到如众星捧月般的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单手搭在沙发上,另一只手握着高脚杯,一双沉得如夜幕的眼睛淡淡的望着她。
宋琬欣清楚,霍宸彧因为工作原因常年熬夜,胃本来就不好,不能喝刺激性的烈酒,所以每次参加商业宴会或者聚会,都是她主动挡下所有的酒。
她的付出从来没有换得霍宸彧一丝一毫的温柔,纵然被再多的人恶意灌酒,霍宸彧从来都不会为她说一句话,似乎这一切都仿佛与他无关,他冷漠的就像是看着一位陪酒公主。
宋琬欣吸了吸气,顺手又接过别人递过来的两杯酒,一口气又吞了下去。觉得自己胃快要绞成一团,纵使经过三年的历练,习惯了酗酒,也到了极限,真的快要撑不下去了。
霍宸彧看了眼手表,时候不早了,准备起身离开,可是蓦然发现,口袋里的车钥匙不见了。
宋琬欣发现了,轻声道:“我帮你放在了你黑色手提包里。”
霍宸彧脸色阴沉,“以后别随便碰我的东西,我嫌脏。”
宋琬欣脸色刷的一下惨白。结婚三年,如果不是家族规定,在公众场合,她必须伴霍宸彧左右,给媒体营造一种良好的家庭氛围,要不然霍宸彧根本不屑与她有一丝一毫的接触。
时间即到,霍宸彧就要离开,对他而言,和宋琬欣多呆一秒都是一种煎熬。
霍宸彧步伐快速地走出了包厢。
宋琬欣踉踉跄跄的跟了上去,终于在酒吧走廊的尽头追上了霍宸彧。
宋琬欣忍住了心底的委屈,“宸或,你今晚也喝了点红酒,不能开车。否则会造成安全事故。”
“安全事故?”霍宸彧薄唇轻勾,不屑的冷哼一声:“我看和你在一起才会造成安全事故。”
一个女人,处心积虑的把自己妹妹的男朋友抢到手,费尽心机将她赶到了国外,宋琬欣的城府到底有多深?霍宸彧的眼神清清淡淡的落在她的身上,看似柔弱无骨的宋琬欣,在他眼里就是现代流行白莲花的代表人物。
霍宸彧向来冷峻,对于不放在心上的人向来一个字都懒得说,但是今天,明显被宋琬欣的多此一举而激怒,对着已经头疼的一塌糊涂的女人冷言,“你知不知道,你每次和我说话,我都觉得无比恶心。”
醉意上涌,宋琬欣的身子抖得如筛糠,但她头脑非常清醒,这不是霍宸彧的玩笑话,而是每个字纯粹发自内心的感受,他觉得她虚伪、做作、甚至恶心。
霍宸彧见宋琬欣的脸色更为苍白,下一秒就像是要晕倒,他才觉得心情舒畅不少,嘴角立刻挂上了满意的笑容。霍宸彧抬起腿,正要离开,宋琬欣的声音在他的背后缓缓响起:“不管你相不相信,我还是要说,她的离开不是我造成的。”
“对,不是你造成的!你只是利用奶奶对你的疼爱,让奶奶赶她走。”霍宸彧语气惯有的嘲讽,“这招借刀杀人,用得还真是妙啊,我都必须向你讨教。”
宋琬欣迫不及待地解释道:“奶奶也是为了保护你才让语茜离开.......”
霍宸彧迅速打断宋琬欣的话,眼角已经浮现出一丝戾气,“我劝你,最好不要再提起她的名字!因为,你、不、配。”
最后三个字,他咬得极重。
宋琬欣闭了闭眼,硬生生将眼底的雾气逼了回去。生日的这天,换来的是丈夫对她的一顿羞辱
到底还要自取其辱多久?
宋琬欣的眼神温柔,看向霍宸彧,语气淡淡:“你记得我的生日么?”
霍宸彧不屑,宋琬欣的生日?他当然不记得?
宋琬欣惨淡一笑,她在霍宸彧的脸上已经看到了答案,她缓缓道:“是今天。”
“所以呢?”霍宸彧不耐烦地回道:“想要生日礼物?”
宋琬欣点点头,从包里抽出一份文件,是离婚协议书,在走廊灯光下异样扎眼。
“陪我吃顿饭,这个就给你。”
霍宸彧皱着眉,深沉的墨色,闪过一丝凌厉的光芒。


第二章放过彼此

宋琬欣仰着头,认真仔细打量着比他高了足足大半个头的男人。说来可笑,他们结婚整整三年,她陪他参加过无数次的宴会聚会,却从未单独和霍宸彧吃过一顿饭。
那就,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的和他吃一顿饭,记住他的样子。
然后,彻底离开,重新开始生活吧。
宋琬欣已经累得无法再维持这段婚姻了,一腔爱意早被他的冷酷无情磨得一干二净,被他伤得透彻,疼得已经用语言无法形容。
霍宸彧也凝视着宋琬欣,似乎在考虑这话其中的真实性。她向来低调,总喜欢站在人群的角落里,也不擅长打扮,竟然没有发现,宋琬欣其实很美,身材凹凸有致,甚至,比电视上当红女演员还要漂亮几分。
至少,不会让人觉得倒胃口。
如果,宋琬欣不是阴险歹毒的女人,他或许,不会像现在这么讨厌她。
霍宸彧的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一个单纯无邪女孩儿的笑容,他心底那股莫名的情绪立即烟消云散。
“你就这么龌龊?既然想走,还要特地恶心我?”霍宸彧脸色阴鸷,像看垃圾的眼神一样看着宋琬欣,唇角更是带着极具讽刺的意味。
“是啊,就是想恶心你!这三年你从来不让我好过,就算我要离开,我也不会放过你!”宋琬欣心已经凉透了,已经不畏于霍宸彧的任何话,眸子死死地盯着他看。
果然,宋琬欣的挑衅迅速激起了霍宸彧的怒气。
霍宸彧一把将宋琬欣抵在墙上,双手紧紧拽着她的衣领,沉沉的眸子就像毒蛇一般瞪着她,一字一顿,怒道:“你想死,是不是?”
霍宸彧,霍宸彧.......
宋琬欣咬着牙,恶狠狠地道:“你必须陪我吃这一顿饭!否则,我这辈子都不会和你离婚!你也别想和她在一起!”
宋琬欣没有再忍让,既然是唯一一次可以和他共进晚餐的机会,她怎么会放弃?怎能放弃?
最后,霍宸彧妥协!
宋琬欣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笑得是这个男人终于点头答应她吃顿饭,哭得是他真的舍不得让她受到一丝的潜在伤害。
这个男人真的是太宠那个女孩了。
霍家别墅,王管家接到了电话通知,立刻安排司机将他们送到了林轩阁。
已经深夜。
餐厅内却一片灯火通明。
宋琬欣与霍宸彧面对面坐着,服务生很快上了一桌子的招牌菜,宋琬欣一个劲得往霍宸彧的碗里夹菜。她知道,这是她最后一次照顾他了,想好好珍惜这次机会。
霍宸彧的耳边传来是宋琬欣不停絮絮叨叨的说话声音,他听得很烦躁,眉头直皱。
突然,天空划过一道闪电,紧接着一声巨响,雨随之飘落,越下越大。
宋琬欣身子抖了抖,睫毛轻颤,双手不自觉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想着:“宝宝,这是我们一家三口吃的最后一顿饭了,你好好看看你爸爸的模样。”
宋琬欣知清楚,按照道理来说,霍宸彧绝对不会碰她的!可是那天霍宸彧喝醉了,嘴里一直喃喃着那个女孩的名字,阴差阳错的和她发生了关系!如果被他知道,这个孩子是绝对不会让她留下来的!
“宸或,当年的事,真的不是我做的。对于你,我从来问心无愧。”宋琬欣抬起头,迷恋的看着霍宸彧,想深深记住他的样貌。
饭罢,宋琬欣将离婚协议书放在了桌子上。
“再见,你自由了。”宋琬欣推开椅子,直接往餐厅的门口走。这一次,她没有回头。
霍宸彧不屑地勾起唇角,眼神鄙视地看着宋琬欣,玩欲擒故纵的把戏,还真是和她虚伪至极的女人很配。
霍宸彧嘴角一如既往挂着讽刺的笑意,随手打开了文件,“宋琬欣”三个字蓦然映入了他的眼帘。
他的目光猛地一滞。
“很好,宋琬欣。”
霍宸彧狠狠地将那份协议摔在了桌上,想起刚刚那个女人决绝的模样,他一股陌生而疯狂的心绪快要在胸腔中破土而出。


第三章惊雷雨夜

宋琬欣离开餐厅,对着狂风暴雨的夜晚,惨淡一笑。她慢慢地转过头,看着倚在窗旁的修长身影,当年满怀期待和憧憬嫁给他,最终还是以悲剧收场,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命运。
他和她,永远不可能的。
她再怎么努力,也找不到通往霍宸彧心底的路。
“少夫人,这天气不能出去,你还是......”王管家看到宋琬欣伤心欲绝的面孔,他忍不住劝说。
夏天的暴风雨说来就来,高端的餐厅位置都相对偏僻,再加上时间已晚,路上是不可能有车的。
“我,要踏出第一步。”宋琬欣看向满脸担忧的老人,终于撑起伞,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少夫人......”王管家看着宋琬欣缓缓消失在雨幕里,心底猛然有一股不安的感觉,于是,他又跑去了霍宸彧的身旁,低下头,声音颤着:“少爷。”
霍宸彧没有说话,他只是冷冷地看了王管家一眼。
“少夫人,她......出去了。你也知道,少夫人最怕打雷天气了,我担心她会出事,您还是去看看.......”
霍宸彧的眉间满是戾气,眸色越来越沉,“想耍苦肉计?”
“少爷,少夫人完全不像是假的.......”
“我的事情需要你多嘴么?”霍宸彧的声音很低又冷,听得是王管家双腿在打颤,不敢再多说话。隐隐得,霍宸彧只觉得心里那股烦躁情绪越积越深,为了得到他不择手段的女人,可能放弃霍夫人的地位么?
他不信,或者说,他并不愿意相信。
宋琬欣不知道走了多久,身上的衣服早已被倾盆大雨淋得透湿,紧紧的贴在身上,她冷得发抖,可是,身上的冷哪里抵得上心里凉。
霍宸彧的不管不问,让她已经彻底看清楚了事实。他们真的结束了,永远不可能有机会在一起。
一道闪电劈下来,雷声轰鸣。
宋琬欣吓得立刻蹲在了路旁的角落里,任凭雨水更猛烈地打在她的身上,眼泪混合着雨水不停地往下落。
从小她真的太怕打雷了,根本没办法继续走......
忽然,一道刹车声划破了天际。
宋琬欣缓缓地抬起眸,眼中闪过一丝亮光,是霍宸彧的车。
心里迅速略过一丝狂喜,霍宸彧根本不知道,他随便的一个举动足以让她所有的心理建设全面崩盘。
原来,他还是在乎她的,他知道她怕打雷的。
宋琬欣的嘴角忍不住勾勒起来,像是有什么包袱在心底卸了下来,整个人都轻松不少。
“霍宸彧。”宋琬欣刚说出这三个字,立刻就晕了过去。
霍宸彧没有下车,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可能,是为了看看这个女人是不是在耍花样,也可能,是怕她会在路上出事。
雨中的女人,迟迟未动,就像是安静的婴儿,躺在了地上。
霍宸彧一言不发,只是瞳孔微缩,他立刻打开车门,不顾狂风暴雨的踏步走了出去,立刻将宋琬琰抱在了手上。
霍宸彧低着头,手上的女人冷得没有温度,宋琬欣紧紧闭着眼睛,像是要死了一般。
霍宸彧的眼中闪过一抹复杂,宋琬欣,是和他来真的?
他不敢再耽误,立即重启车子,向着霍家别墅疾驰而去。
宋琬欣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熟悉的卧室,她愣了愣,忽然看到了窗户旁边那一道修长的身影,眸间闪过一丝亮光,“霍宸彧?”
宋琬欣不敢相信,昨晚真的是霍宸彧把她带回来了么?
她那时看到的,不是幻觉?
“今天语茜学成归国,宋家会给语茜办归国宴,语茜说也想见见你这个久未谋面的姐姐。”霍宸彧看着宋琬欣,眼睛里带着几分嘲弄。


第四章期望失望

“今天语茜学成归国,宋家会给语茜办归国宴,语茜说也想见见你这个久未谋面的姐姐。”霍宸彧看着宋琬欣,眼睛里带着几分嘲弄。

宋琬欣的脸色煞白,整个身子如秋叶般瑟瑟发抖。
原来,是他心爱的女人回来了,是宋语茜要见她。所以,他才会把她找回来。
她还真是自作多情啊。
竟然会以为,这个男人会担心她?
宋琬欣不禁苦涩一笑,斩钉截铁地回道:“我不会去的。”
她不想回宋家,也不想见语茜,更不想看到自己妹妹和自己丈夫浓情蜜意的模样!
霍宸彧转过身,他对她的厌恶从来都毫不掩饰,看着她,就像是穷凶恶极的杀人犯,“宋琬欣,你还真是用心良苦。”
宋琬欣垂下头,紧紧捏着身下的床单。
“我警告你,语茜说想要见你!不管你愿不愿意,都必须去。因为,你欠她的,这辈子都还不起!你必须给她道歉!”
霍宸彧的冷音,无疑是世界上最凶狠的利刃,直接插入宋琬欣的心脏,痛得她喘息都困难。
“道歉?你觉得我会么?”宋琬欣惨然一笑,但眸底尽是坚持,她没有错,就算全世界都不相信她,但是她从来无愧于心!
“我没有做过的事,我为什么要道歉?”宋琬欣一字一顿,说得十分认真。
“宋琬欣!”霍宸彧被宋琬欣的话激怒,他紧皱眉头,走到宋琬欣的面前,扯着她的衣领,“为什么你还这么好好的活着?语茜要在国外受整整四年的苦,你的良心就不会不安么?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么恶毒的女人?”
男人的手,青筋暴起,他的眼神越来越冷。宋琬欣闭了闭眼,眼泪落了下来。
哭着哭着,她竟然微微勾起唇角,笑意清浅,却充满了绝望。
“霍宸彧,你从来都不懂。宋语茜是什么样的人,当初她为什么会离开这里,并不是因为我,而是因为.......”
宋琬欣的话还没有说完,她就已经被霍宸彧狠狠一甩。
明知道,这些话只会遭到霍宸彧更多的怨恨,可是宋琬欣早就不在乎了,她宁可让霍宸彧恨着她,也不想他忘记她?
“想死?可是,你还不配死?”霍宸彧立刻松开手,立即抽了床头柜的餐巾纸,擦拭着双手。
对他而言,碰宋琬欣,真的比碰垃圾还不如。
“我记得,你养得那条狗还养在宋家吧?如果你今晚不出现的话,它将会成为桌上的晚餐。”
霍宸彧留下冰冷的一句话,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霍宸彧!”宋琬欣的音量不自觉地加大,不可置信地瞪着他的背影!
那可是是她养了多年的金毛,而它曾经救过她和霍宸彧的性命啊!
宋琬欣视它为家人,霍宸彧怎么可以随便用珍视无比的家人,去威胁她!只仅仅因为宋语茜想见她?
宋琬欣紧紧揪着衣服,朝空气大口大口的呼吸,然后眼泪不自觉的又落了下来。
她到底对他还在期待什么呢?
那个男人,对她,真的可以用尽所有的手段。而她,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第五章相信一次

宋琬欣没有失去金毛的勇气,所以,心中即便有千万种不愿,最后也只能选择妥协。
所以晚上的时候,还是回到了宋家。
宋家内因为宋语茜的归来,一片热闹,只是当看到宋琬欣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温馨的场景立刻变得尴尬起来。
尤其是宋父,一张脸面色铁青,“你来做什么?”
当然,宋母也没给宋琬欣什么好脸色。
宋父冷哼一声,对于这个大女儿,一直就没有什么好感,从小就一直闷头闷脑,根本没有小女儿来得可爱讨喜。尤其是当宋琬欣抢了霍宸彧这件事,让宋父更加觉得亏欠于语茜,于是更加疼爱她。
宋琬欣也没有太在意,妈妈去世得早,爸爸从来就没有管过他,这么多年,她早就习惯了。
“姐姐终于回来了。”宋语茜嘟起了嘴,配上正宗的娃娃音,听起来可爱极了。
“小心点,以后别靠你姐姐太近。”霍宸彧的语气里满是无限温柔,低沉的嗓音像是一把利剑直接刺向宋琬欣的心脏,她微微皱起眉,眼底开始酸涩。
从一开始,她接受的就是霍宸彧的冷血无情,宋琬欣从来都没想到,他还有这样温情的一面。
而这样的温情,她追寻了他这么多年,却始终没有抓住一点半点。
宋琬欣的眼角已经有些湿润,不自觉地低下头,而霍宸彧,已经注意到了她表情的变化。
霍宸彧装作不在意的与宋琬欣擦肩而过,低头不屑地看着她,“给我安分点!如果语茜受到了半分伤害,我不会放过你。”
宋琬欣机械地点了点头,“我知道的。”
从小到大,她从来没有找过宋语茜的麻烦!哪一次,不是语茜先挑起的事端!可是这个男人不会相信的。
宋琬欣没有直接离开,而是先走到了后花园里,一条狗狗见到她之后,从远处立即飞奔而来,开始上蹿下跳。
宋琬欣蹲下来逗弄着它,“汉堡包,最近有没有听话啊。”
霍宸彧一向不喜欢掉毛的动物,宋琬欣只好将汉堡包养在了宋家,她几乎每天都会抽空来看它,只是这两天忙着离婚的事情,有些忽略它。
宋琬欣对于这条金毛,一直都有种深深地愧疚感,因为它曾经救过他们的命,它视她唯一的主人,却没有一直陪伴它成长。
狗狗的生命通常只有十年,它现在都已经六岁了。
宋琬欣抱起它,准备离开。
“姐姐,你果然在这里,我找了你半天了。”宋语茜的语气有着少女般特有的娇俏,再配合甜美的笑容,活脱脱的就是城堡里的小公主。
这么单纯无邪,长相又甜美可爱的女生,一般都深得小孩子和小动物的喜欢。
可是汉堡包见到宋语茜,却像发了疯似得,不停地朝她嘶吼,精神一度处于癫狂状态,还一个劲的往宋琬欣的怀里钻。
宋琬欣不停的安抚它,“好了好了,乖,听话。”
“汉堡包,你怎么啦?”宋语茜眯起眼睛,也想摸一摸它。
但是汉堡包张起嘴,就狠狠朝宋语茜咬去,宋琬欣瞪大眼睛,赶紧将拍开宋语茜的手。汉堡包尖锐的牙印全部就咬在了宋琬欣的手上,触目惊心,鲜血立刻溢了出来,顿时疼得她倒吸一口凉气。
宋琬欣紧紧咬着牙,看向宋语茜,“你没事吧?”
“呜呜呜呜呜,好痛。”宋语茜开始呜咽得哭泣。
所有人闻声都赶了过来,宋父对着宋琬欣,扬起手狠狠一巴掌就甩在她的脸上,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痛骂,“宋琬欣,你故意的吧!语茜刚回国,你就害她!居然还拿你的畜生去咬语茜!”
宋琬欣的脸上瞬间肿成了一个包子。
霍宸彧从头到尾,薄唇紧抿,一言不发。他一双眸子冰冷的凝视着宋琬欣,全身都带着浓浓的杀意。
他打横直接将宋语茜抱了起来,“别怕,我先带你去医院。”
然后转头,对宋琬欣道:“稍后再找你算账。”
宋琬欣将右手紧紧放在后面,鲜血沿着她的肌肤一滴滴得落入草地之中,绿色的植物瞬间像是染了一层云霞,艳丽无比。
宋琬欣更加用力的攥紧着手心,瞬间,更多的鲜血蔓延。
痛么?
痛的。
可是却不及霍宸彧给的千分之一。
“我不是故意的。”宋琬欣看着霍宸彧离去的背影,轻声说,“你信我一次,霍宸彧。”
可是他从未给她过解释的机会。

>>>点此继续阅读《一寸相思流年伤》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