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从暗夜来》小说最新章节_叶容槿楚衍修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他从暗夜来

作者:叶容槿

主角:叶容槿,楚衍修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曾经,她飞蛾扑火。如今,她破茧成蝶。楚衍修,从此,我不会再爱你。

《他从暗夜来》小说最新章节_叶容槿楚衍修全文免费阅读

《他从暗夜来》在线试读

第一章

“呜——”
新婚夜。
在又一下震颤中,叶容槿闷哼一声。
她的额角已经通红并溢出血丝。
她咬唇看着眼前的男人。
楚衍修。
这是她今夜的丈夫,他漆黑的眸子宛若最深的黑洞,深邃迷人。
可就是这么一个英俊如神祇的男人,此刻,扣着她的脖颈,逼她在墓碑前磕头。
“楚总,我没有杀叶歆儿。”
“还不承认有罪?”
楚衍修见她这般冥顽不灵,一把拽起她的胳膊。
叶容槿被带到了帝都最大的私人会所,纸醉金迷。
此刻包厢,几个醉醺醺的老总左拥右抱,那场面,畅快又邪靡。
“这个女人,送给你们。”
楚衍修冷笑一声,把叶容槿推了进去。
几个老总先是一愣,接着,就是邪笑。
谁不知道楚修衍恨死了叶容槿。
叶容槿是叶家养女,却杀了楚衍修的女朋友,叶歆儿。
但楚老爷相信叶容槿,竟是让楚修衍娶了叶容槿。
而今晚大婚之夜,楚衍修把叶容槿带来会所,其意,不言而喻。
“那就多谢楚总美意了。”
一双双淫邪的手朝着叶容槿伸来。
叶容槿面无表情,她理解楚衍修对她的恨,可她没有杀人,凭什么被如此践踏?
她凛着眸,说,“楚总,你就不怕楚老爷知道今晚的事么?”
楚衍修冷笑一声,“知道又何妨?”
叶容槿嗓音清冷,“楚老爷有高血压,医生前几日还叮咛楚老爷要宁心宁神,但若楚老爷知道楚总你今日这么待我,会不会一怒之下,气极攻心?”
楚衍修眸子陡阴,“你在威胁我?”
叶容槿笑了笑,“我只是告诉楚总事实。”
诡谲的寒气冰凌。
所有人都惊惧地看着楚衍修可怖的脸。
突然,楚衍修勾唇冷笑,“以为用爷爷就能要挟我?”
楚衍修眸底划出讥诮,突然差人送来几样东西。
一支冰冷的针管,在灯光下泛银白的光。
叶容槿蹙眉,“楚总想做什么。”
“你说呢。”
楚衍修冷讽,攥住她手臂的同时,将针管注射进去。
“呜……”
冰凉的液体进入血液。
她挣扎,可无用。
而她隐隐猜出了这是什么,因为她几乎是一瞬间感觉到一股热流,在她的血液里涌动。
“楚修衍!”
叶容槿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你怎么可以给我注射这种东西!”
楚衍修眉眼无情,“不是嫌恶这几位老总么,那就,让他们看看你坚贞不屈的样子。”
楚修衍说完,冷冷地坐到了边上的单人沙发。
他一身阿玛尼的黑色西装,黑深的气场从他周身迸发,英俊逼人,又冷峻逼人。
他就这样目光冰冷,讥诮地睥睨着她。
几个老总都被楚衍修的举动给惊了下,这是不能真枪实弹,就让他们围观叶容槿发情?
那也……够屈辱的。
叶容槿眼眸猩红,她想出去,可楚衍修让服务生把她的手脚摁住。
而一波波的热潮在身体里涌动,像是被千万只蚂蚁在啃噬。
燥热越来越甚,渴望什么东西来填满。
叶容槿面色涨红,意识开始模糊不清,甚至觉得眼前这些肥肠满面的老总像是什么一样吸引着她去主动攀附。
“唔……”
服务生放开了她的手,顺带丢了几样调情的玩意儿给她。
叶容槿唇瓣紧咬,双目却是不由自主地看着那些东西。
“呵……”
讥诮的嗓音从楚衍修的唇角溢出来。
伴随几个老总,双目发直,等着叶容槿主动上演一场香艳戏码。
屈辱从叶容槿心底生起。
她双目赤红盯着楚衍修,突然也笑了一声。


第二章

叶容槿猛地拿起茶几上的一只酒杯,敲碎,接着,朝着自己的手臂刺了一下。
血染红了衣衫。
所有人都惊了一瞬。
而不及回神,叶容槿又猛地转手,将碎玻璃片对准了离她最近的那个老总的喉咙。
“你、你做什么……”
那老总面色惨白,连带其他也终于反应过来,惊恐地看着这一幕。
“你最好不要动。”
叶容槿嗓音冷冽,手臂的疼痛让她有片刻的清醒,“楚总,让他们都出去,还有,替我叫医生。”
楚衍修看着她握着碎玻璃的手,眉心轻拧,片刻,掀唇,“刺下去。”
“楚、楚总……”
那老总嗓音都抖了,他甚至不敢太用力说话,就怕喉咙一动,那尖锐的碎玻璃扎进他的皮肤里。
其他人也都震惊地看着叶容槿。
叶容槿则是看着楚衍修,她知道他不信她有刺下去的胆。
但。
眼眸冷冽,叶容槿将手的力道往下压。
“啊——住手住手——你快住手——!!”
那老总杀猪般地叫着,那脸色惨白,像是下一瞬就要晕厥。
楚衍修看着那碎玻璃片下溢出的血,眸色寒了。
“都出去。”
没人敢再呆下去,全都吓坏地离开了包厢。
叶容槿却依旧没有松手,而是将力道顿住,接着道,“楚总,医生。”
她的药性还在,她控制不了自己多久。
而她绝不容许自己在楚衍修面前袒露那般屈辱。
楚衍修盯着她的眼,这才发现,眼前的女人,比他想的狠。
完全不是人前那般怯懦,像是身为养女,就极其卑微的样子。
他突然冷冷笑了,“原来这才是你的真面目,所以你杀了歆儿,半分悔意都无。”
叶容槿也笑了下,“所以楚总,别逼我再下重手。”
楚衍修眸子寒,起身,冷冷离开。
“叫医生。”
很快,医生来了。
叶容槿将碎玻璃片丢开,那老总逃也似地爬了出去。
砰——
楚衍修冷着脸走出包厢。
斜前方,一扇包厢的门也恰好打开,奔出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她的身后追着一个醉醺醺的男人。
男人一把攥住了女人的头发,“出来卖还装什么贞洁,立即给我回来!”
女人哭喊着,“先生,我不卖身的,我只是陪酒的,求求您放过我吧……”
“陪酒还不是卖的。”男人邪笑一声,硬是拽着女人的头发要往包厢里面拖。
女人用力攥住门框,接着朝着楚衍修大喊,“先生,救我,求求您救救我……”
楚衍修冷眼看着这一幕,他未曾想管,但,当女人披头散发的脸随着摇头而露出她的眉眼。
他的眸子陡然一震。
“歆儿!”


第三章

叶容槿被医生注射了镇定剂,接着在包厢内昏睡过去。
再醒来是第二天。
包厢内里依旧杯盘狼藉,地上的碎玻璃片还在。
她走出去,走廊上的服务生看到她就像是见了鬼。
现在谁都知道她昨晚差点杀了一个老总。
原来,人善被人欺,人恶被人畏,是真的。
叶容槿唇角微讽,走出会所。
她没有回楚衍修所住的别墅,而是来到了楚家老宅。
老宅。
楚老爷正在院落散步,见叶容槿来了,立即笑呵呵道,“容槿,你来了,衍修呢,怎么没陪你来一起看我这个老头。”
“楚老爷。”叶容槿眉眼温和,“楚总今日有事出去了。”
楚老爷笑呵呵的,“都嫁给衍修了,是不是该叫我爷爷了,也别楚总楚总的叫了,该换个亲昵点的称呼了。”
叶容槿眼帘轻垂,说,“爷爷,我今日来,其实是有话对您说。”
楚老爷笑,“何事,说吧。”
“爷爷,我想离婚。”
“……”
楚老爷似是没有想到叶容槿会说这句话,愣了半响,才问,“容槿,你刚刚说什么?”
“爷爷,我说我想和楚总离婚。”
楚老爷的面色终于变了,他眉眼凝重问,“怎么这才结婚一天就要离婚,是不是衍修昨晚欺负你了?”
“没有,楚总昨晚其实让我睡在客房。”
“这小子,新婚夜竟然让你独自一人,爷爷这就是去说说他。。”
“爷爷,您听我说。”
叶容槿嗓音清浅,“其实昨晚我想了很多,楚总并不爱我,他认定我杀了叶歆儿,所以楚总如今只是无视我,已是万幸,但我不想永远和楚总这般下去。”
“这当然不会,只要你和衍修朝夕相处,他一定会爱上你的。”楚老爷说。
叶容槿摇头,“爷爷,您说的这一天,或许需要很久,十年二十年,女人最美好的青春就这样蹉跎了,我不想这样,我只想找个平凡的男人,过平凡的生活,所以恳请爷爷,同意我离婚。”
楚老爷蹙眉,想说什么,却又无法反驳。
比起叶歆儿,他确实更喜欢叶容槿。
他想要自己的孙子幸福,但显然欠考虑了叶容槿的这一份委屈。
但终是自己的孙子啊。
楚老爷说,“那这事,容我想想,若半月后,你还坚持离婚,再来找爷爷,如何?”
叶容槿弯唇,“好的,谢谢爷爷。”
叶容槿离开,只是刚踏出宅子大门,迎面,一辆保时捷驶来。


第四章

白色的衬衫和咖色的西裤,那身姿挺拔,俊邪的面上带着一抹似笑非笑。
“大嫂?”男子挑眉轻笑,“来看爷爷么。”
“嗯,二少爷。”
叶容槿微讶,颔首。
楚之风,楚衍修的弟弟,和楚衍修在容貌上有八分相似。
只不过,楚衍修偏冷酷,而楚之风,总给人一种轻邪的不羁感。
当然,叶容槿对楚之风了解不多,也未曾说过话,这是两人第一次正式见面,叶容槿一时有些拘谨。
楚之风也只是笑笑,欲往前走,却倏尔视线瞥到叶容槿脖颈间挂的一条玉坠项链。
那项链……不是……
楚之风眸子微眯,一抹幽光闪过。
……
片刻,叶容槿回到了楚衍修的别墅,却看到了令她惊诧的一个人。
堂屋内,张嫂正把一盘盘糕点端上桌,然后笑眯眯说,“苏小姐,这些都歆儿小姐以前最爱吃的,你快尝尝。”
“谢谢张嫂。”
苏影甜甜一笑,那张与叶歆儿几乎一模一样的脸,让人差点以为那就是叶歆儿。
但叶容槿知道不是。
苏影其实是她的大学同学,与叶歆儿也是一个学校,只是同校不同系。
叶歆儿第一次在学校看到苏影,第一反应就是给了苏影一巴掌,因为竟有人如此像自己。
叶歆儿为此还和家里闹,问爸爸是不是在外面有私生女。
最后连DNA都验了,显示两人毫无血缘关系,这才了事。
但厌恶有增无减。
叶歆儿每次看到苏影都会把苏影嘲笑一番,说明明是同一张脸,但自己是千金大小姐,而苏影却是个穷鬼,还要靠助学金才能上学。
对于苏影,叶容槿其实是同情的。
只是,此刻苏影为何会出现在楚衍修别墅?
似是察觉到视线,苏影扭头,接着欣喜说,“容槿,真的是你,听说你嫁给了楚总,恭喜你……”
苏影似乎要站起来,却被张嫂止住,“苏小姐,她就一杀人凶手,她才不配嫁给楚总。”
叶容槿面色寡淡,就像没听到张嫂的话,而是看着苏影,问,“你怎么在这里。”
苏影咬唇说,“爸爸把我卖去了会所,然后有个老总要对我不轨,是楚总救了我……”
叶容槿蹙眉。
而张嫂已经幸灾乐祸说,“叶容槿,苏小姐和歆儿小姐长得几乎一模一样,楚总把她带回来,就是要你滚的意思。”
叶容槿面色微冷,“张嫂,于身份,我现在是楚家少奶奶,你这般对我说话,我可以告诉楚老爷。”
张嫂面色青青白白,又瞪了叶容槿一眼,转身进了厨房。
叶容槿看向苏影,“楚总让你住这里?”
苏影弱弱点头,“嗯,楚总是这么说的。”
所以,楚衍修是把苏影当成叶歆儿的替身了?
但无妨,这些都是楚修衍的事。
她转身欲上楼,苏影却突然起身拉住她,说,“容槿,你是不是生气了?我知道你嫁给了楚总,但求求你不要赶我走,我不想再被送去会所,只要你不赶我,我哪怕当佣人都可以的。”
她刚刚有说要赶她走么。
叶容槿拧眉。
而张嫂已经从厨房冲出来说,“叶容槿,你这是在欺负苏小姐?是楚总说要留下苏小姐,你竟然还敢赶人!”
“在吵什么!”
突然,门口一道不悦的嗓音响。


第五章

叶容槿看向门外。
门外,是叶歆儿的母亲,纪芙蓉。
张嫂立即迎上去,“纪夫人,您来了。”
纪芙蓉走进来,看向叶容槿就是一巴掌,“你害死了我女儿还敢嫁给衍修,立即给我滚出去!”
叶容槿硬生生挨了一巴掌。
她是养女,理应叫纪芙蓉一声妈妈,但纪芙蓉说她不配,所以一直以来,她都叫纪芙蓉纪夫人。
而平日人后,纪芙蓉对自己都是这般颐指气使。
她已然麻木,但。
“纪夫人,我没有杀叶歆儿。”
“不是你是谁。”
纪芙蓉咬牙切齿,又是一巴掌要扇下。
叶容槿突然扣住她的手,说,“纪夫人,我若有罪我必定承认,可我没有,而且,楚老爷亦相信我,您无权一再说我是凶手。”
“你还敢给我顶嘴了!”
纪芙蓉恼怒,挣回手又要扇叶容槿。
苏影扑上来,“纪夫人,你别这样,容槿的脸已经被你扇红了……”
“你是谁,要你多管闲事!”
纪芙蓉愤愤扭头,却在看清苏影的脸时,震愕,“歆儿,你、你还活着?!”
“不是的纪夫人,我是苏影。”
苏影……
纪芙蓉猛然反应过来,这是与叶歆儿长得很像的那个同校女生,曾经叶歆儿还非要做DNA来着。
“你怎么在这里。”纪芙蓉眼神不悦。
苏影怯弱,似乎不知道该怎么说。
张嫂上前,说,“纪夫人,苏小姐被卖进了会所,楚总许是看苏小姐长得像歆儿小姐,就救了苏小姐,但叶容槿嫉妒,就要赶苏小姐走。”
“衍修要她住这里?”
纪芙蓉一听不乐意了,这不摆明了把苏影当替身吗?可这脸再像,能和自己的女儿比?
但再不能比,轮得到她叶容槿赶?
“谁准你赶人的?”
纪芙蓉瞪了眼叶容槿,然后挽上苏影的手,笑眯眯说,“影儿是吧,你就安心住这里,这别墅是衍修的,她才没权利赶你。”
苏影怯怕,“可是纪夫人,我在这似乎真的不妥……”
“有什么不妥,我说能就能。”
纪芙蓉硬是把苏影摁在沙发上,接着睨了眼叶容槿道,“还不去给我泡杯茶。”
叶容槿蹙了下眉,但还是走进厨房,泡了一杯花茶。
纪芙蓉端起,轻抿一口,整个茶杯扔向叶容槿,“这么烫你想烫死我!”
“啊——”
苏影惊叫,接着焦急扑过去,拍着叶容槿被砸到的肩膀,“容槿,你没事吧,你有没有被烫伤……”
茶水很烫,烫得叶容槿肩膀的皮肤生生的疼。
而苏影这么一拍,不但没减轻疼痛,反而像被针扎般,麻疼麻疼的。
叶容槿下意识后退一步。
而苏影因为她的突然后退,猛地身子重心失衡,跌在了地上。
地上都是茶杯的碎片。
苏影瞬时掌心着地,扎了满手。
“好你个歹毒的心思,不想让影儿住,就故意让影儿受伤,你之前就是这么弄死我女儿的吧!”
纪芙蓉蹭的站起来。
苏影急急解释,“纪夫人你误会了,我刚刚是自己重心不稳跌倒的,容槿根本没有碰到我。”
“你不用替她说话,她的心思有多恶毒,我能不知道。”
纪芙蓉嫌恶说完,吩咐张嫂取来药箱给苏影做包扎。
叶容槿冷冷看着这一幕,转身上楼。
片刻,苏影走入,怯怯说,“容槿,纪夫人已经走了,刚刚很抱歉,让纪夫人误会了你。”
叶容槿冷冷看着她。
苏影咬唇,“容槿你怎么了?是不是我刚刚太笨,惹你不高兴了?”
“你笨么。”叶容槿嗓音犀冷,“刚刚,为什么故意跌倒。”
苏影愣住,“容槿你在说什么。”
叶容槿眼神锐利,“你刚刚是故意跌在地上,你为什么这么做。”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他从暗夜来》<<<<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