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连烨,白樱小说完整版_《入骨甜婚:总裁的掌心宠》免费阅读全文章节

小说:入骨甜婚:总裁的掌心宠

作者:白樱

主角:赫连烨,白樱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赫连烨,帝都最危险最尊贵的男人,却将一个小白兔宠的如珠似宝。一夜错情,男人承诺对她负责,却在第二天和别人订婚。她伤心欲绝却反遭追杀,养母因她而死,一场爆炸将所有的爱慕毁于一旦。六年后,她携五宝回归,踩恶女,治白莲,收复美男,独独不看他一眼。男人上门,她拒见;男人道歉,她不听。直到一夜男人忍不住准备翻墙见她,五宝悄悄将门打开:爹地,妈咪在天台!
![86a742f3f840e73287a8e5139199d6da948f1a0a58d88-Zxx0qL_fw236.jpg][1]

**《入骨甜婚:总裁的掌心宠》在线试读**

**第一章**

“疼不疼?”低沉的嗓音伴随着酒气落下来。
白樱看着上方俊美的男人,泪水含在眼圈,声音颤抖,“不…不疼。”
男人听出她的逞强,菲薄的唇贴在她的耳畔,轻声哄着,“疼就叫出来。”
她轻轻地嗯了一声,语气带着小女人的亲昵和温柔。
男人再没有控制,高大的身躯彻底压了过去。
好痛……
她不可抑制地叫出声。
感受到了怀中女人的颤抖,赫连烨心疼地捧起她的脸,薄唇贴着她的脸颊,“我会对你负责的。”
白樱泪水瞬间涌了上来。
她爱恋了六年的男人,终于回应了她的感情吗?
她既痛又欣喜,紧紧搂着男人的腰,承受着这一切,身体虽疼,可心情像蜜糖一样的甜。
烨哥哥,我爱你……
纵情过后,男人在酒精和药物的刺激下睡了过去 。
白樱痛得浑身散了架一般,呆呆地看着天花板,总觉得有些不真实。
她只是一个无权无势的孤女,六年前侥幸被他所救,烨哥哥真的会对她负责吗?
身体渐渐恢复了知觉,她犹豫了下,还是爬下了床。
她毕竟是背着男人偷偷跟过来的,还是买些他爱吃的讨好一下为妙。
白樱套上衣服,悄悄出了房间。
她刚进电梯,叶澜就从另一间电梯里出来,两人刚好擦肩而过。
叶澜推开房间大门,只见男人赤身躺在床上,已经陷入沉睡。
瞳眸瞪大了几分,不过片刻,她就脱下衣服钻进了男人怀里。
她精心布局了整整一年,好不容易找到机会给男人下药,万万没想到竟然还是来晚了一步。
也不知道是便宜了哪个野丫头!
正思考时,男人幽幽睁开了眼睛。
叶澜一扫眼底里的愤怒,红着眼眶看向男人,“阿烨,你醒了。”
赫连烨蹙眉看着怀中一丝不挂的女人,意识随着记忆一并涌进脑海中,“是你?”
叶澜身心一震,小声哭了起来,“阿烨,你别自责,我都是心甘心愿的,就算你……你不对我负责,我也……”
他被女人哭得心头烦乱,扯过外套披上,旋即起身背对着女人,“别哭了,我说过会对你负责。”
“阿烨……”
“三天后我出差结束,我们就订婚。”
……
白樱在兰城晃悠了整整两天也没找到赫连烨的踪影。
那天早上她排了很久的队伍才买到他最爱吃的莲花酥,可回到酒店以后,已经人去屋空了。
她一个人在兰城无亲无故,还是决定提前回帝都。
刚下飞机,她就在机场的大荧幕上看到一则新闻。
赫连家族独子与叶氏集团独女于今日订婚……
“啪——”
白樱手里的莲花酥落在地上,摔成了碎末。
晚上七点,万盛庄园。
再滂沱的大雨也掩盖不住宴会的热闹。
赫连烨一向不喜喧闹,作为主角的他却站在二楼,视线一一越过底下的人,始终没找到想见的身影。
他三天前出差,小家伙就闹脾气要跟着,他不准,她倒是跟他玩起了失踪。
“烨少,找到白小姐了。”
“她在哪?”
手下战战兢兢的开口,“她被一伙人堵在了后厨……”
话没说完,就被男人打断,“取消订婚宴,立刻带人跟我过去!”

———-

**第二章**

后厨库房。
白樱蜷缩在冰库附近,身上的裙子都被扯开,露出纤细的肩膀和锁骨,她紧紧握着手里的刀,望向厨房大门。
“嘭——”大门突然被人狠狠踹了一脚,外头响起刚才在宴会上欺负她那个色狼的声音。
“这臭娘们就在里头,给我砸门!妈的,敢拒绝老子的人还没出生呢!继续给我砸!”
男人话落,厨房大门突然被砸出一个坑。
白樱浑身一阵激颤,吓得捂住脑袋,缩成一小团。
门外的人还在不停地砸,那震耳的砸门声仿佛让她回到了小时候被人上门追债的日子。
父亲将她藏在厨房里,贴着耳朵对她说,“小樱,待会他们要是进来,你记得跪下求求他们放过爸爸啊,实在不行,你就把衣服脱了。”
记忆中温暖的大手开始拉扯着她身上的校服。
“不要。”白樱捂着头,脑海里突然出现一个人的身影,她伸手想抓住那人的衣角,脑海里却突然浮现出在机场看到的那则新闻。
“我会对你负责的。”
骗子!
说好的负责,却转身娶了别人!
她再也不要理他了!
“啊——”门外陡然传来一声惨叫。
她猛地抬起头,厨房大门应声被人踢开,身高一米九多的男人一脸阴鸷的走了进来。
她眼前一亮,“烨哥……”
话到嘴边,又被她硬生生咽了回去。
赫连烨没错过女孩脸上的怨怼,他眯起眼睛,朝她招手,“过来。”
白樱没有动作。
赫连烨蹙起眉,为她的疏离感到不悦:“怎么?怕我吃了你?”
白樱抿着粉唇,不说话。
这次男人没有继续等待,反而大步走过去,一把拉过她的手带进了怀里。
下巴旋即被挑起,她被迫抬头看着他。
两人距离仅有一尺,男人鼻息喷洒在她的肌肤上,气氛骤然变得暧昧。
她又想起了三天前的那一晚。
男人醉了酒,一反常态的抱着她在床上翻云覆雨。
他吻遍了自己的全身,将她视若珍宝一般,甚至有那么一瞬间让她认为他也是爱着自己的。
可惜一切都是假的!
这六年,宠她对她好,可到头来自己不过也是他的玩物罢了!
说扔就扔了。
真正谈到结婚,他还是选择了跟他门当户对的叶澜。
可为什么要骗她呢?
即便他不说会对自己负责,她一样会把自己交出去。
从六年前赫连烨将她从地下交易所里救出来的那一刻起,她就是他的人了。
每当她看着男人那双漆黑清冽的眸子,总是能让她想起初见的情景。
她关在一间狭窄的笼子里,像宠物一样被众人观赏、评价。
那时的赫连烨刚刚成年,他就像今天这样,突然出现,在一堆人中将她拉进了怀里,宣誓一样的告诉众人,“她,我要了。”
可终究……
是她不配吗?
白樱心如刀绞,努力将眼里的泪水憋回去。
赫连烨浑然未察觉怀中小东西的心思,实际上,他看得透身边的女人,却始终看不透他身边的这一个。
他低眸看着她水光潋滟的眼睛,菲薄的唇渐渐抿紧,视线移到她裸露在外的肩颈,再往下突然定住了。
她的裙子已经被扯坏,加上他刚才用力那一拽,领口的扣子也崩开了,露出白瓷一般的肌肤,还有那傲人的弧度。
两人之间的距离,他甚至清晰地感受到她的柔软。
赫连烨蹙紧眉头,从前竟没发觉过,他的小家伙竟然一晃眼就长大了,不再是那个瘦骨如柴的小丫头了。
而更他更震惊的是,自己对于这小家伙的反应,竟会是……
“少爷,可以不可以先放开我?”
他抿唇刚想要教训她一下,就听到她委屈又不满的声音,“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顶着我……”

———-

**第三章**

赫连烨强压下涌上来的欲望,他一向在这方面极为克制。
三天前若不是大意喝了被下药的酒,他也不会和叶澜在一起……
他拧眉将胸前的小人扯开,嗓音低哑,带着几分责备,“不是告诉你乖乖待在家里等我,为什么乱跑?”
白樱别开脸,“你出差回来不也没告诉我,还有订婚了也不说,现在我来参加宴会也不可以了吗?”
赫连烨看着她委屈的样子,心头一软,语气也放柔了,“有什么可参加的,只是一个普通的宴会。”
她抿唇不说话了。
男人伸手盖在她的头顶,轻轻揉了揉,“既然你这么喜欢,明天我们继续办。”
她水眸一颤,“不要!”
赫连烨愣住,“怎么了?”
白樱紧紧咬住嘴唇,她不要再看着他和那个女人在一起双宿双栖的样子了。
心真的好痛。
长久的沉默令男人有些不悦。
最近一段时间他明显感觉到小家伙情绪不对劲,是不是……到叛逆期了?
想着该多顺她一下,便柔声道:“好,你不想办就不办。来,笑一笑。”
白樱不肯笑,男人直接伸出大手落在了她腰间的痒痒肉上。
她破涕而笑。
叶澜就站在距离厨房几步之遥的地方,看着女孩清纯如玉般的笑容,指尖深深陷入皮肉当中。
这女孩是谁?
竟有本事让男人为了她取消他们的订婚宴!
很快她就找到了赫连烨身边最受重用的老人——林管家。
林伯如实的道:“小樱是六年前少爷从黑市上救下来的,一直被少爷带在身边。”
叶澜蹙眉,“她家人呢?”
“小樱是个孤儿,领养她的女人命不好,嫁了个赌鬼早早死了,留下小樱一个人。她那赌鬼父亲为了钱就把她给卖了,要不是少爷发善心把她救下来,她恐怕早就死了。”
叶澜闻言并没有觉得白樱可怜,只感觉到了深深的危机感。
一个是空有长相的孤女,一个是全帝都最优秀英俊的男人……
不行!
她必须尽快住进来!
赫连烨回到房间时,就见叶澜正在整理床铺。
黑眸瞬间眯起,“你怎么在这?”
叶澜早就察觉到男人回来了,一抬头双眼便浸足了水光,“阿烨,你别生气,订婚宴突然取消,外面又下了大雨,我没办法回去……”
他厉声打断她,“谁让你进的我房间?”
“是我自己要进来的,你放心,我知道你有洁癖,我睡沙发就好。”
赫连烨一向厌恶自作主张的女人,已经很是不悦,在她提起沙发后,面色倏然一沉,“不行!”
那张沙发……
叶澜没料到男人反应这么大,吓得眼泪滚下来。
赫连烨烦得很,“行了,你想住就住,我去书房。”
她颤声道:“不用了,既然你连跟我待在一个房间都不肯,我还不要脸的留下干什么?我现在就走。”
赫连烨看着女人楚楚可怜的模样不为所动。
叶澜泪水瞬间滚落,“阿烨,我走之前想去看看赫连爷爷,他身体一向不好,我父母都听挂心的。”
赫连烨闻言蹙眉,耳边跟着响起赫连雄的话,“你爷爷身体不好,这次你和小澜成婚,他开心的病都好了一半。”
菲薄的唇抿起,“你不用走,不过你睡床,我来睡沙发。”
叶澜喜极而泣,“阿烨,你真体贴。”
男人也没解释什么,若有所思地看向那张沙发。
……
白樱在十八岁前一直都是跟男人睡在一个房间里的。
区别是,男人睡床,她睡沙发。
不过她始终不习惯一个人住,经常会趁着男人睡着后偷偷回来,男人对此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晚,白樱怎么都睡不着,一闭上眼就是继父撕扯她校服,逼着她取悦那些讨债人的画面。
她起身拿上小被子,也想趁着这最后一次问个明白。
为什么要骗她?
她来到隔壁。
男人果然给她留了门。
唇角扬起一抹弧度,她推开一条小缝,突然听到里面传出女人的声音。
“阿烨,我的内衣忘在外面了,你帮我拿进来好吗?”
笑容登时凝住。
那是叶澜的声音。
他们同居了?

———-

**第四章**

白樱心再一次乱了。
她疯了一般的冲下楼,奔进了大雨中。
赫连烨从浴室出来,目光落到床上的女人身上,淡淡出声,“你刚才喊了什么?”
叶澜望着大门的一点细缝,微微勾唇,“你听错了阿烨,我刚刚什么都没有说。”
……
酒吧。
白樱倒在一片酒瓶中间,一想到叶澜住在男人屋里,心就痛得无以复加。
“麻烦再给我来一瓶……”
“臭娘们,果然是你!”一道厉声从背后响起。
白樱回过头看着面前鼻青脸肿的男人,半晌才认出这是在宴会上调戏她的那个男人。
“你别过来!”
公子哥扯开笑容,“别过来?好不容易在外头抓到你了,老子可能放过你?哥几个给我把这臭娘们拿下!今晚我要让她有来无回!”
白樱抄起手里的酒瓶就砸向男人,转身要跑。
不想脚下被人绊了一下,摔倒在地。
手心里传来一阵阵的疼,她挣扎要起来,“嘶啦”一声,男人从后面扯开了她的裙子,露出大片的肌肤。
白樱被按在地上,哭着向周围人求救,可在场的人都忌惮公子哥的势力,只是冷眼旁观。
公子哥淫笑一声,伸手摸向了她的胸口。
白樱死死地压住胸口不让他碰,就在这时,另一只修长的手从天而降,准确地扣在那只咸猪手上。
咔嚓一声,手腕应声被折断。
公子哥脸色剧变,撕扯着嗓子大叫,紧跟着就被人一脚踹飞了出去。
白樱怔愣地抬头看着突然出现的陌生男人,“你是……”
男人取下墨镜露出一张冷峻的脸,微微启唇:“小樱,好久不见。”
这个声音果然是……
“凌风哥!”
凌风莞尔一笑,弯下腰将她抱进怀里,“几年过去了,你怎么还是那个小受气包?”
白樱不好意思地红了脸。
她和凌风同在孤儿院长大,从小她受欺负都是凌风替她出气,两人曾是最亲的伙伴。
只是凌风上高中那一年突然辍学,人间蒸发了,她也在同一年被领养,两人就此失去联系。
“凌风哥,没想到我们还能再见面。”
凌风微微一笑,没告诉怀里的女孩,他这次回来就是专门来寻她的。
只是今晚有些不合时宜。
他重新戴上墨镜,“小樱,我还有事,改天再好好跟你聊聊这些年的事。你家在哪我先送你回去。”
“我住在……万盛庄园。”
男人眉毛闪过一抹微不可察的惊讶,但也没多问,转身抱着她离开,全程无人敢阻拦。
一个小时后,车子抵达万盛庄园门口。
凌风抱着白樱下了车,伸手摸了摸着她的头,“下回再想喝酒,别一个人去酒吧,打电话来找我,懂吗?”
她乖巧地点点头。
“电话号背下来了吗?”
“都背下来啦。”
“乖,回去吧。”
白樱笑着转身进了庄园。
她一推大门,就看到男人伫立在大厅内,一张脸阴沉至极。
唇角的笑容登时凝住,“少……少爷。”
尽管男人宠她,可说到底她还是有些怕他的。
赫连烨没说话,目光透过她看向大门外站立的男人。
四目相对时,一阵电光火石。
叶澜原本窜了一肚子火准备借此机会好好教训一下白樱,不想目光触及到她肩头上的红心胎记后,瞳孔蓦然一紧。
这胎记跟她右肩上一模一样。
难道她……

———-

**第五章**

记忆回到小时候。
十多年前的一个雨夜,一个保姆打扮的女人敲响了她们家的房门,怀抱里还有个尚在襁褓中的女婴。
那女婴身上有着跟她一模一样的胎记。
她觉得投缘,可母亲却告诉她,那婴儿是别的女人偷生下的孩子,是父亲出轨的证据!
那婴儿不是她的妹妹,是不洁的私生子!
是叶家的污点!
可白樱……会是当年那个婴儿吗?
“叶澜,你先上楼。”低沉的男声打断了叶澜的思绪。
叶澜呆怔地看了眼赫连烨,“阿烨……”
男人一个眼神看过来,她登时住嘴,狠狠瞪了眼白樱才转身上楼。
客厅内只剩下两人。
白樱全身还是湿的,白裙紧紧贴着肌肤,身体的曲线一览无遗。
“送你回来的那个男人是谁?”男人低沉的嗓音透出几分寒气。
她肩头颤了颤,“是我朋友。”
男人发出泠泠的声音,“朋友?”
白樱刚才淋了雨,这会又站在风口被男人问话,有些受不住寒,身体开始晃动。
“说话!”男人声音突然狠厉。
她吓得一抖,刚要回话,眼前突然一黑晕了过去。
……
男人一夜未归,叶澜也整整一夜都没有合眼。
天亮时她才得知,白樱生病了,而男人在隔壁守了女人整整一晚上。
她立刻煮了白粥送到了隔壁。
进门时,男人正在沙发上坐着办公。
赫连烨听到动静,掀眸看着她,“你进来干什么?”
叶澜快速扫了眼床上的女人,病后的白樱更显得出清纯干净,嫉妒的欲望疯长起来。
她握紧手里的餐盘走到男人身边,“阿烨,我听说你昨晚一直没睡,特地给你煮了粥。”
赫连烨淡淡地扫了她一眼,“我不饿,你自己吃吧。”
叶澜笑容一僵,将粥放下,坐到了男人身边靠过去。
就在这时,男人的手机响了。
赫连烨接了电话,起身出门。
叶澜扑了个空,眼神哀怨地盯着男人的背影。
三天前,她虽然李代桃僵,代替了那个女人钻进了男人怀里。
万幸男人没有发觉不对,可她终究还是完璧之身,总觉得心里头不踏实。
还有那个趁虚而入的女人到现在也没有查出来……
“烨哥哥……”虚弱的女声幽幽响起。
叶澜震惊地抬起头,看着床上昏迷的女人。
这个不要脸的女人真的对男人有绮念!
她猛地起身来到床边,想再确定一下女人肩膀上胎记,手指刚拨开她的衣襟,背后陡然响起男人的声音。
“你在干什么?”
叶澜一抖,立即收回手看向男人,“阿烨,你来看看她身上这是什么?”
赫连烨蹙眉走过来,视线落到白樱的身上,黑眸一沉。
女孩锁骨的下方满是暗红色的草莓印,虽然看着时间有点久了,但无疑是某个男人搞出来的!
胸腔涌上一股无名之怒。
他平时连手指头都舍不得碰下的女孩,竟然已经……
叶澜细细观察着男人的表情,适时的开口,“阿烨,看样子她不是离家出走,是偷偷跑出去跟男友约会了呢。”
“嘭——”男人一拳捶在了床板上。
叶澜生生吓了一跳,连忙道:“阿烨你别生气,我知道你将她当亲妹妹看待,可她毕竟也成年了,有那方面的需求也是正常的。”
赫连烨双眼喷火,“她才十八岁!有什么需求?”
“现在的孩子都开放着呢,怎么能跟我们比呢?在认识你之前,我可是连男孩子的手都没有拉过呢。”
“好啦,你先去公司吧,等她醒了我会好好跟她谈谈的,至少不能再让她大晚上的跑出去了。”
赫连烨看着病榻上的女孩,眯眼黑眸,“那你好好教教她什么叫自尊自爱!”
说完,男人负气离开。
白樱意识渐渐清明时,正好听到了男人离开前说的那句话。
是烨哥哥。
他在跟谁说话?
她极力睁开眼想跟男人解释昨晚的事,入目却是叶澜那张精致的脸。
她怔愣了两秒,才想起叶澜已经住进了庄园的事实,心再一次空了。
就在这时,冰冷的女声陡然传进她的耳朵,“你叫白樱是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入骨甜婚:总裁的掌心宠》<<<<][2]** [1]: https://www.typechodev.com/home/usr/uploads/2021/09/1748062859.jpg [2]: http://wx.mp.xuesexs.com/cp_url.php?source=zhangzhongyun&bookname=%E5%85%A5%E9%AA%A8%E7%94%9C%E5%A9%9A%EF%BC%9A%E6%80%BB%E8%A3%81%E7%9A%84%E6%8E%8C%E5%BF%83%E5%AE%A0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ypechodev.com/news/5646.html

(0)
上一篇 2022-04-20 下午4:31
下一篇 2022-04-21 下午2:58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