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卿杨赵南贞)小说免费阅读全文_谁家卿卿解风情全文阅读(梧桐斜影)

小说:谁家卿卿解风情

作者:梧桐斜影

主角:叶卿杨,赵南贞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镜花水月问谁醒,你我皆为戏中人。叶卿杨被未婚夫和堂姐联手下药,逃跑中出了车祸。再次醒来,天翻地覆,她穿到了民国3年,身份是,逆贼之女,被囚禁的少帅夫人。本想做个混吃混喝的局外人,看看热闹拍拍屁股走人,可是,时也命也,半点不由人。庭院深深,层层迷雾,恩怨情仇,阀门春秋,件件都把她牵扯其中。被太太们闹的头疼的下属向少帅取经,“少帅,您和夫人是怎么做到恩爱和睦的?”少帅,“打一架,什么都解决了,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下属迷惑,“啊?可是,夫人看着也不像很能挨打的样子啊?”少帅咬牙,“想啥呢?当然是,她打我。”这……——————————ps:架空的故事。只谈风花雪月和烽火狼烟里滋生的爱情!ps:求收藏,求支持!!!
(叶卿杨赵南贞)小说免费阅读全文_谁家卿卿解风情全文阅读(梧桐斜影)

《谁家卿卿解风情》在线试读

第一章

民国三年,龙城。

漆黑的房间里,男人发狠道:“贱人,你一个逆贼之女,本帅没有休了你,让你做个妾,已经是你的幸运了,你还敢撞蔓蔓……”

叶卿杨双手紧紧揪着身下的床单,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出声。

终于结束了,男人重重的压在她身上一动不动。

难不成死了?

伸手不见五指,叶卿杨是既惊恐又浑噩,她到底是怎么了?

难道是逃跑失败,被强//奸了?

不对。

刚才,那人说啥来着?

逆贼之女?

妾?

还有,撞谁了?

“叩叩”随着急促的敲门声,一道男声传来,“少帅,有敌情。”

男人猛地翻身下床,暗哑低沉的声线说,“知道了。”悉悉索索几分钟后,“嘎吱”一声门开了,然后又重重的关了。

外面似乎有了光,光线晃来晃去,像极了手电筒,很快,所有声音都消失了。

刚才外面的光一晃,叶卿杨发现墙壁上貌似有窗帘。她抖着酸软的双腿爬了过去,掀开窗帘,吓得重重跌了回去。

竟然是木窗子?

外面并不黑,只是这窗帘太厚了。

叶卿杨膛大眼睛,用手去戳窗格,“哧~”破了个大洞。

纸糊的窗户?!

叶卿杨一惊,连着戳破了好几个格子,外面竟是漫天飞雪。

不是,明明是六月天,她打扮的漂漂亮亮和男友、堂姐一起出去给自己过生日的。

外面的冷风灌进来,叶卿杨打了个激灵,这才发现自己一丝不挂。

“嘭”的一声巨响,惊得叶卿杨彻底清醒了。

但同时,她的脑海里出现了一股陌生的记忆,那明显不是属于她自己的记忆。

这具身体也叫叶卿杨,难道这就是前世今生的孽缘吗?

原主,叶卿杨,龙城大统领叶贺年的掌上明珠,如今赵家军少帅夫人。

她嫁给少帅赵南贞两年,辅佐他稳固今天的位置,可他从来没拿正眼瞧过她一眼,亦不碰她。

几个月前,龙城发生兵//变,叶卿杨的父亲叶贺年作为造反头目被剿杀。

叶卿杨被降为侍妾,囚禁在赵家后院一处废弃的院子里。

明天是赵南贞迎娶心爱之人江蔓琪的日子,已经心灰意冷的叶卿杨逃出去,开了一辆汽车撞上了江蔓琪的小汽车。

江蔓琪当即被送去了医院抢救,而同时被撞死过去的叶卿杨被赵南贞下令抬了回来。

此时,叶卿杨脑海里的信息量太大了。

但,她不得不承认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她穿越了!

她,叶卿杨,二十一世纪中西医贯通的医学天才,二十八岁生日刚过。

她这是着了男友和堂姐的道,中了一种媚//药了。叶卿杨在完全失去意识前逃出了酒店,可是,外面大雨滂沱,她被一辆车撞飞了。

玛德,原主比她还悲催,这是被狗男人奸//尸了吗?

现在,叶卿杨只想活命,只有活着,才有机会穿回去,收拾渣男贱女,不是吗?

可眼下,以原主的处境,想活下去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第二章

丫鬟燕子推门进来,边哭边擦火柴点煤油灯,一抬头就被床上坐着的女人吓的跌坐在了地上。

“小姐,你,你……没死?”燕子连滚带爬的爬到床边。

从燕子的反应来看,大概所有人都以为叶卿杨死了吧!

看来,还真被奸//尸了。

叶卿杨现在感觉身下又疼又黏糊,恶心极了。

看这破地方,洗澡怕是没指望了。

“燕子,我想擦下身子。”叶卿杨沙哑着嗓音道。

刚才里面的动静,燕子也听到了,这会儿再看叶卿杨一丝未挂,一地散乱的衣裳和檀腥味,便知道发生了什么。

燕子眼擦着泪,说:“小姐,你受委屈了。”

叶卿杨轻轻摇头,“还好。”

燕子出去,拖进来一个大木桶,又提了两桶热水倒了进去。

她当时撞了江蔓琪的汽车后,自己汽车的挡风玻璃也都撞烂了,脸几乎是毁容性重伤。

叶卿杨不淡定了,要知道,她可是个颜控,自己本就是个大美女!

“燕子,帮我找个镜子来。”

燕子扶着叶卿杨下床,一张破旧的桌子上放着半个破铜镜,燕子把煤油灯移到镜子跟前。

叶卿杨看着这张脸,倒吸了一口冷气。

就这样一张鬼脸,那狗男人也下得去口?

这些伤,放在前世,对于叶卿杨来说不是难事儿,可眼下这境地,挺难的。

洗了个热水澡后,叶卿杨觉得身上舒服多了,燕子出去找大夫了,她自己也就浑浑噩噩睡了过去。

梦里前世今生,一片混乱,迷糊中,叶卿杨看见了前世自己家的叶氏医馆,对,一整个医馆。

中药西药俱全。

她现在急需事后紧急避孕药,消炎药,愈合伤口的药膏和破伤风。

这几样药是睡过去前脑子里一直想着的。

“嘎吱”一声,燕子回来了,跟着就灌进来一阵冷风,叶卿杨猛地就醒来了。

“小姐,找了几家医馆,连药都不肯卖给我……”燕子越说越小声,眼泪吧吧的往下掉。

这时,叶卿杨发现她的怀里竟然抱着一堆药,都是她急需要的药。

这诡异现象让叶卿杨毛骨悚然!

自己灵魂穿越也就算了,怎么连她家的叶氏医馆都跟着穿越了?

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医学精英,叶卿杨完全解释不了当下的情况。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空间?

“没事,你先去睡会儿吧!天亮了再说。”叶卿杨对燕子说道。

燕子离开后,叶卿杨先喝了那避孕药,然后给自己注射了破伤风,动作一气呵成。

一堆药,码在那破旧的梳妆台上,比她想的还齐全。

竟然还有一瓷罐“叶氏麒麟膏”那是他们叶家的祖传秘方膏药。

叶氏的祖传药膏固然好,但它不是灵丹妙药,这张脸怎么也得恢复一段时间的,就算是伤口愈合没有问题,那疤痕肯定会留的。

这倒不担心,只要是她的叶氏医馆跟着她穿越而来,后期祛除疤痕就不是事儿。

天刚刚亮,燕子就敲门进来了。

叶卿杨此时脸上裹着纱布,只露出一双灵动的眼睛和鼻孔,还有那肿起的嘴唇。

这样的叶卿杨又一次吓到了燕子。

“小姐,你这是……?”

叶卿杨握住燕子的手,说:“这脸,我自有办法,你赶紧去打听下江蔓琪是死是活。”

江蔓琪若是没死,那,她活下来就不是那么难了,如果,江蔓琪死了,那她得赶紧做别的打算了。

这一夜,叶卿杨又多了些原主的信息量。

第三章

这场雪断断续续下了半个月,也没人来找事儿,叶卿杨安安静静养了半个月的伤。

关于她用的那些瓶瓶罐罐的药和新鲜工具,燕子好奇归好奇,但她也不问,主仆二人很默契。

这天,燕子弄回来了些排骨和山药,在院子里用砂锅烟熏火燎的炖着。

“小姐,今天又听到了个好消息,江蔓琪半边脸也有划伤,五脏六腑受了重创,找的洋大夫开的刀,肠子断了好几截儿,竟然也活过来了。贱人,真是命大。”

叶卿杨,“难道你家小姐命不大吗?当时,伤那么重,怕是所有人都以为我死了呢!”

燕子,“那不一样,我家小姐吉人自有天相,老天爷会保佑你的。那江蔓琪算个什么东西,仗着她家父兄得势,就以为她了不得了?”

叶卿杨说:“她最大的底气是赵南贞的爱。”

说到这点,燕子就没有底气了,这确实是她家小姐的短板,没法子和人江蔓琪比。

叶家为赵南贞做了那么多,可少帅就是看不上叶卿杨,看不上她也就算了,连她的父兄都要赶尽杀绝。

“唉~”

燕子叹口气,偷偷看了眼叶卿杨,“小姐,咱现在只要活着,治好你的伤,往后,还是有办法的。”

叶卿杨点头,“嗯。”了一声。

燕子现在对她家小姐好奇的很,这场大难后,叶卿杨完全变了个人。性格温顺,沉默寡言,提起父亲和大少爷,也没有以前那么激愤暴躁,随时都要去找赵南贞和江蔓琪拼命的冲动了。

最重要的是,燕子发现,她家小姐是真的放下对少帅的执念了。

原来,是因爱生恨,如今,是彻底不爱了,也就不存在恨了。

所有这些变化,燕子觉着都是好事。

现在,叶卿杨脸上的伤都愈合了,但是,满脸的疤痕,跟爬了一脸的蚯蚓和蜈蚣似的,更加让她自己恶心。

所以,她随时都戴着口罩。

这些疤痕,叶卿杨不担心,她的医馆空间里有的激光祛疤治疗仪,只是,现在脸上的皮肤角质层还没恢复,不易用激光仪罢了。

原主本就是大美人儿,待这些疤痕除掉,她又是个绝世大美人儿。

至于那个江蔓琪和赵南贞俩狗男女,她一定会好好教他们做人的。

江蔓琪一直在医院里,这婚礼自然是不能办了。年关将至,赵府热闹起来了。

打扫装饰,准备年夜饭,各家院子里分发年货,重头戏是赵家的年宴。

燕子把他们这破院子也收拾了一番,趁着人多忙碌,她拿着原主的银子和首饰到处打点,也给叶卿杨弄来了些好食材。

这日,燕子被几个丫鬟堵在路上一通奚落,手里的食材被打翻在地上,一顿脚踩。

叶卿杨远远的就喊道:“住手。”

几个丫鬟本能的松开了燕子,这才发现来人是被打入冷宫的叶卿杨。

“呦!这不是逆贼之女,落地鸡嘛……”一位丫鬟讥讽道。

“啪。”叶卿杨抬手就给了那丫鬟一个耳光。

丫鬟捂着脸,“你敢打我……”

“一个奴才,我有什么不敢打的?”叶卿杨怒道。

这丫鬟叫娟子,是赵南贞院子里的大丫鬟,江蔓琪很早就收买了的人。

这边闹腾的动静太大了,很快就聚集了很多丫鬟婆子看热闹。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还有没有一点规矩了?”来人是赵南贞和他的副官闫恒。

第四章

娟子一看到赵南贞哭诉道:“少帅,您要替娟子做主啊!那女人疯了,她要杀了燕子,还扬言说,不杀了蔓琪小姐决不罢休。”

这种颠倒黑白的绿茶婊,还真是让叶卿杨长见识了。

燕子“噗通”跪地,“少帅息怒,娟子这是恶人先告状,她这是诬陷,少夫人,不不不,我家小姐,什么话都没说啊,少帅明鉴。”

叶卿杨此刻戴着口罩,额头有齐刷刷的刘海挡着疤痕,此时,赵南贞能看见的就是一双无无波无澜的眼睛。

男人一双冰冷的眼睛盯着叶卿杨,恨不得用眼神把她凌迟了。

这算是叶卿杨穿越来第一次见原主的丈夫,龙城少帅,赵南贞。

男人身姿颀长,肤质偏麦色,一身笔挺的戎装,剑眉英挺,眼眸细长,蕴藏着锐利的光,薄唇轻抿,冷傲孤清,盛气逼人。

赵南贞冷声呵道:“叶卿杨,给你活命的机会,你非要往死的作。蔓琪,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给她陪葬。

禁足期间还敢再出来搞事情。来人,把这个疯女人带去天牢。”

娟子和她身后的一群丫鬟都偷偷笑了。

燕子头磕的“砰砰”响,“少帅饶命啊……”

闫恒上前一步:“少帅,属下以为如此不妥,少帅三思。”

赵南贞冷声道,“今天,谁敢替这个贱人求情,就一起关进天牢。”

有人已经上前来押叶卿杨。

“别碰我。”

叶卿杨语落,一双平静的目光和赵南贞的墨眸对视在了一起。

“赵南贞,我有几句话要说,说完,自己去天牢。”

赵南贞拧着眉心,厌恶的瞪着她。

叶卿杨说:“开车撞江蔓琪,全是你院里的大丫鬟娟子谋划。娟子给我送来了一碗汤,喝了后我就意识分散,完全不受自己控制,且,燕子也被她送来的点心迷晕,不然,我又怎么出的去?

又怎么那么轻而易举从少帅的车库里把车开走?”

娟子瞪大了眼睛,嘶声裂肺道:“你胡说,你血口喷人……少帅,您千万不要信那疯女人的啊……”

叶卿杨看了眼闫恒,又不疾不徐的说:“人证物证均在。”

赵南贞这次眼神松动了下,“证据何在?”

叶卿杨的下巴一指闫恒,“闫副官可以作证,当然,燕子也是证人,可她是我的人,所以,燕子的可信度没有你的人可信度高。”

那娟子还在撕心裂肺的喊冤,被闫恒一声大呵,吓的闭了嘴。

叶卿杨之所以把矛头指向闫恒,那是因为,她知道,闫恒和赵南贞,还有她的大哥叶明城几人曾经比亲兄弟还亲,且,闫恒暗恋原主。叶家几乎被满门抄斩的情况下,原主还能苟且活到现在,闫恒功不可没。

其实,什么遭娟子陷害,全是叶卿杨瞎编的,就那娟子,有这心思也没这能耐吧!

赵南贞看向闫恒,“怎么回事?”

此时,燕子和叶卿杨都捏着一把汗。

叶卿杨这赌注压得有点险,如果,此时,闫恒否认,那她和燕子的死期就到了,那这还穿越个毛线啊!

可是,这世间向来都是富贵险中求!

叶卿杨紧紧握着拳头,眼眸平静的平视着前方,其实,身上已经起了一层薄汗了。

闫恒冷静道:“属下确实看见娟子给他们院子送去了吃食,至于,后来发生的事情,属下还真没有往娟子身上想过。”语落,他看向叶卿杨,“夫人那里可有更具体的证据?比如,你喝过的汤和燕子吃过的点心?”

闫恒此话一落,所有目光都集中在了叶卿杨身上。

第五章

事情过去半个来月了,一般情况下,这个证据肯定是没有的,但是,叶卿杨却笃定的说:“有。”

这次,燕子真的不淡定了,大小姐是疯了吗?她哪里来的证据啊!

“那碗汤有点多,我没喝完,后来的事情,少帅不是最清楚?你在我房间睡……”

“闭嘴。”赵南贞咬牙道。

叶卿杨摊手,眼底有星星点点的笑谑。

“剩下的就一直在那破桌子上放着,事发第二天,我才发现汤不对劲,就留了个心。正好,燕子当时吃的点心也还剩下半块,我都让燕子拿出去找人做了检验。”

原主自己也是懂一些医学药理知识的,这个说辞并不撇脚。

那娟子跪地上求赵南贞明鉴,她没有给后院送过任何东西,可闫恒说她送了,那就是送了。

赵南贞让人把娟子拖走,关了起来。

赵南贞让闫恒去查看证据。

叶卿杨说:“那不行,必须得少帅和闫副官一起看才作数,免得有人又说我容不下一个小丫鬟。”

赵南贞额头青筋暴起,“叶卿杨,你不要得寸进尺。”

在赵南贞看来,叶卿杨就是费尽心思想勾/引他去她被拘禁的那破屋子里。

这女人还真是无时无刻不忘勾/引他。

那天,被叶卿杨的行为气疯了,赵南贞直接就把气发泄在了那具尸体上了。

可此时叶卿杨的眼神看在赵南贞的眼里,完全和以往任何时候的叶卿杨都不一样了。

叶家出事前,叶卿杨看赵南贞的眼神是赤裸裸的爱慕。

叶家出事后,叶卿杨看赵南贞的眼神是赤裸裸的恨,那种恨很复杂,有不甘,有期许。

可现在的叶卿杨,看赵南贞的眼神是无波无澜无欲无求,陌生的连假装爱恨都懒得装的那种。

闫恒附在赵南贞耳边说:“少帅,那就一起去看看,也好给世人一个交代。”

赵南贞冷哼了一声,率先朝着后院走了。

叶卿杨将证据准备的非常充足,半碗已经变质成褐色的汤,和半块点心。一张麻黄纸上写着汤的成分和点心里参杂的成分。

汤里至少用了十几种草药,虽然,量都不多,但是,比列刚好可以致使喝下的人出现幻觉。点心里的成分只是让人短时间休克的几种有毒菌。

“这东西是谁检测出来的?”赵南贞问道。

叶卿杨平静道:“少帅,看字迹和纸张也能想到是谁了,龙城,能用得上这纸且对中草药如此精通的人屈指可数。我答应对方,不把他拉进叶家的漩涡里。”

赵南贞可没那么好糊弄的,他对闫恒说:“拿去做个笔迹鉴定。”

离开的时候,闫恒回了下头,目光和叶卿杨的目光对视在了一起。

男人微微点了下头,叶卿杨也点了点头。

燕子一关上门就拍打胸口,“小姐,你是怎么做到的?这,能把娟子那贱人弄死吗?”

叶卿杨眯了眯眼睛,“你觉得娟子也配让你家小姐费这功夫?”

燕子抿了下唇,愣了会儿后摇头,“她当然不配,可是,她是少帅院子里的大丫鬟?”

别的,燕子也想不到啊!

叶卿杨看着自己葱白修长的手指,敛着眉眼说:“她,只是颗棋子。”

她要做的是揭开江蔓琪的面纱,挖出他们江家背后的妖魔鬼怪。

第六章

闫恒的效率很高,下午就把结果拿给了赵南贞。

赵南贞看完后,抿着唇静坐了足足一分钟,才看向闫恒,“你怎么看?那娟子就一个丫鬟,大字认得到十几个吗?她能办得了这么大事儿?”

闫恒拧着眉心,脸色很沉,道:“那,还要审吗?”

娟子是赵南贞院子里的大丫鬟,手底下管着五六个小丫鬟,这,放谁都能想到她的主子是赵南贞啊!

赵南贞的手指在桌上轻轻扣着,“就算是叶卿杨因为服用了那个汤而导致了神智错乱,可她为什么撞的是蔓蔓,而不是我,或者随便一个路人?”

闫恒说:“我也解释不了,不过,不排除另一种可能性。”

赵南贞,“什么?”

闫恒,“幻术和咒语之类的邪术?最近,好些地方都有和这些邪乎玩意儿有关的事件。”

赵南贞挑眉,“目的呢?”

闫恒说:“如今,叶家一门就剩下夫人了,少帅没有做到斩草除根,有人想给少帅递一把刀。”

闫恒语落,静静的和赵南贞平视着,点了点头。

静默片刻,赵南贞说:“如今,叶卿杨毁了容,也相当于是个活死人了。”

闫恒说:“可说到底,她还是个大活人。”

赵南贞,“你也赞成,杀,叶卿杨?”

闫恒摇头道:“杀了夫人,反而对少帅不利,若是,她可杀,也不会有人费如此周折了。属下倒是有个好注意。”

赵南贞挑眉:“说来听听?”

闫恒说:“少帅干脆把那丫鬟交给夫人处置好了。”

赵南贞,“你这什么屁话?你我都还没搞清楚那丫鬟受何人指使?你把人给她,万一被那女人给弄死了,岂不是没了线索?”

闫恒继续出谋道:“少帅,你听我说,既然,夫人能在事发后看出破绽,且瞒着我们做了那么多,那说明,她还是想弄清楚那个丫鬟身后的主谋,同时,说明,她清楚指使娟子的人不是少帅您。”

说到此,闫恒又继续说:“正好,给她点事情做,转移下她的注意力,免得,她搞破坏,闹得你和江小姐的婚期一拖再拖。”

赵南贞,“你这么确定,她不会对那丫鬟下死手?”

闫恒笃定道:“确定。”

赵南贞拍了把桌子,起身,“行,这个事儿交给你去安排,若是出了岔子,本帅摘了你的脑袋。”

闫恒“啪”的扣了下军靴,敬礼道:“是。”

闫恒带着叶卿杨去审问娟子。

那娟子嘶声力竭大骂叶卿杨,陷害她。

“闫副官,把她关进赵家那个多年没用的地牢里,让她好好想想。”叶卿杨说完,起身就走。

地牢里阴暗潮湿,一片漆黑不说,满地老鼠,娟子刚被丢进去,就踩到了好几只,已经有饿疯的老鼠往她身上爬了。

吓的娟子惨叫,“我说,我说……”

闫恒看向叶卿杨,“夫人?”

叶卿杨无声的松了口气,说:“拖出来,关原来的地方吧!不过,还得劳烦闫副官,多派几个可靠的人看着她。”

闫恒点头,“好。”

第七章

娟子被磋磨了几天就抗不不住了,虽然,她没有承认给叶卿杨送过什么鬼汤,可她承认了以前给叶卿杨使绊子,各种大小陷害都是受江蔓琪指使,同时,娟子提出要叶卿杨保护她。

看来,这赵府还真是个卧虎藏龙之地呢,一个小丫鬟都这么精明。

叶卿杨暂且口头算是应下了娟子的条件,但是,她又怎么会真的用一个背叛自己主子的人呢!

距离过年越来越近,赵府就更加忙碌了,没人顾得上后院,燕子几乎天天都能从外面带回各种消息。

当然,燕子关注度最多的还是赵南贞和江蔓琪,可现在的叶卿杨对这个没兴趣啊!

她现在只想把脸治好,然后,要赵南贞一纸离婚书,光明正大的离开赵家。

她不想私自逃跑,跑了,那就得隐姓埋名,躲躲藏藏,她可不想过那种担惊受怕的日子,既然,穿越了,那就活出一个穿越者该有的人生。

腊月二十这天,又洋洋洒洒下起了雪,燕子阴沉着一张小脸回来了。

“今天这画风不对啊!说说吧,谁又欺负你了?”叶卿杨道。

燕子摇头,“没人欺负我,是老太太。”

叶卿杨,“嗯?老太太欺负你了?她,不是一直卧病在床吗?”

燕子神情凝重,“听说老太太快不行了,嘴里一直在念叨小姐你的名字,可是,没有少帅的命令,没人敢让小姐去见老太太最后一面。”

说到此,燕子偷偷看一眼叶卿杨,见她没生气,才松了口气。

要知道,叶卿杨嫁进赵家,最喜欢她的人就是赵家那位老祖宗了,可如今,她却连老太太最后一面都不能见。

主仆二人正说这话呢,外面便传来了敲门声,燕子去开门,来的是老太太身边的大丫鬟杨梅。

杨梅说是来请叶卿杨去见老太太最后一面的。

叶家出事后,老太太那边的人对叶卿杨主仆的态度没有像其他人那样拉踩,但绝对没有之前那么友好了,基本处于一个中立的态度。

杨梅表明来意后,对叶卿杨说:“少夫人放心,这是少帅的意思。”

叶卿杨点了点头,吩咐燕子拎上她的医药箱,随杨梅去了老太太那里。

老太太的院子,屋子都是人,距离床榻最近的都是赵家最有身份的人,其中就有赵南贞和他的母亲,王氏。

还有一个人,是叶卿杨不得不去关注的,那就是江蔓琪。

叶卿杨今天戴的不是口罩,而是面料上好的丝绸面纱,因为她前天晚上才做了激光去除疤痕手术,皮肤角质层嫩的很,必须要这种柔软温和的面料来保护才行。

大家看到叶卿杨后骚动了,“她装神弄鬼的蒙着脸,不会又要搞破坏吧!”

“听说毁容了。”

“啊?毁容了?那还不如死了得了,整天蒙着脸,人不人鬼不鬼的,活着有什么意思啊!”

那些女人的话,叶卿杨置若罔闻,径直走向老太太的床头,跪在软垫上,握住老太太的手,“老太太,我是卿卿!”

老太太闭着眼睛,虚弱的点了点手指。

叶卿杨的手指已经摁在了老太太的脉搏上,呼吸一窒,这老太太体内有剧毒。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谁家卿卿解风情》<<<<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