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小说(季优,霍辞奕)_《一胎七宝:总裁爹地你别跑》最新章节

小说:一胎七宝:总裁爹地你别跑

小说:霸道总裁

作者:季优

角色:季优,霍辞奕

简介:五年前,一杯下了药的鸡汤,她被送上一个陌生男人的床,还惨遭车祸。五年后,她带着七个孩子归来,却一心只想查清楚自己父亲的死因。不曾想,事情却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这背后究竟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一日。 墓地上的偶遇,小女孩抱着帅叔叔大腿:妈咪,这个叔叔给我糖吃,不如就让他做我爸爸吧?
免费阅读小说(季优,霍辞奕)_《一胎七宝:总裁爹地你别跑》最新章节

《一胎七宝:总裁爹地你别跑》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救命

漆黑的房间内,壁灯昏暗的亮着。

铺满玫红色花瓣的床上,一个近乎半裸着的女孩子静静地躺在那里,半阖着的羽睫微微颤动着,落下的阴影像是一只展翅欲飞的蝴蝶。

洁白的皓腕横伸而出,在夜色下泛着荧光,与艳红的花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暗夜之中,一个身形高大的影子乘着夜色欺身而上,床上的女孩不安的嘤咛出声,却始终没有睁开眼睛。

然那痛楚却是逼得季优不得不睁开了沉重的双眸。

眼底有水意浸出,季优兀的撞进了一双灿若繁星般的眸子中,从那双不沾染丝毫情欲的眸子中,季优看到了面色红润,媚眼如丝的自己。

“痛……”

随着男人的动作,季优只觉得自己像是一支在狂风暴雨中徒劳挣扎的小船一样,沉沦着……

“怎么?送你进来的人没教你规矩?”

男人的声音像是丝丝缕缕的电流,划过季优的耳膜引起一阵酥软的颤栗。

“不要……”

季优娇软的声音终于忍不住带上了一丝哭腔,小手也忍不住开始无力的捶打着男人的胸膛,像是要将人赶走一样。

殊不知自己的举动在男人眼中却是致命的吸引力……

粗重的喘息勾勒着细语的低吟一直到了后半夜,季优终于支撑不住,彻底陷入了黑暗中。

第二天早上,季优是在浑身去卡车碾过一般的痛楚中惊醒的。

肿成桃子似的眼睛大大的睁着,腿间的痛楚在不断提醒着季优——昨晚的一切,并不是梦!

有泪水顺着眼角缓缓落下,季优不明白,明明自己只是去医院看望重病的父亲,怎么就,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记忆中,是姐姐季澜依的笑容,她端着一碗鸡汤,说是心疼自己这几日为了父亲的事情太过操劳,亲手给自己煲了补身子的汤……

大滴大滴的泪水顺着面颊流淌而过,便是季优再傻,再不愿意相信自己的亲姐姐会害了自己,可此时空气中靡乱的味道,以及身上洗不去的青紫色痕迹,却无一不再提醒着季优,昨天夜里的战况到底有多么激烈,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强打起精神,季优拖着沉重的身体有些迷茫的离开,她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去哪里,只是徒劳的走着,想要飞快的逃离这个让她感到屈辱的房间……

“铃——”

手机铃声却在这时急促的响了起来,季优本不想接,奈何电话那头的人却是分外执着。

“喂……”

不得已的,季优接起了电话,沙哑的声音像是被车辙压过,母亲陈兰的声音却是尖利至极,穿过季优的耳膜带起一阵眩晕感——

“季优,快来医院啊,你父亲,你父亲要不行了……”

“砰!”的一声,季优手中的手机掉落在地,像是一记惊叹。

没有任何犹豫,季优下意识拔腿向外狂奔而去,耳边却是有“砰!”的一声炸响——

“撞人啦!天啊,出车祸了!”

人群突然炸开了锅般嘈杂着,然季优只觉得自己好似一只断了翅膀的蝴蝶,重重的落在地上又轻飘飘滚了三滚方才将将停下……

视线渐渐开始模糊,就连周遭的喧闹似乎也开始离自己越来越远……

血色逐渐弥漫遮挡住了视线,从周围接二连三的尖叫声中,季优恍惚看到有一个修长的影子向着自己的方向走了过来。

看着那双熟悉的高定皮鞋,季优满是凄然的眸底终于泛起了一丝希望,伸手有些吃力的攀上那人的裤脚:“求你,救我……”


第2章 五年后

五年后——

东区机场。

季优一手牵了一个小萌娃下了飞机,看着乖乖的跟在自己的身后拉着自己的衣角的季瑾东,有些愧疚的道:“东东,妈妈现在实在腾不出手了,要不你一会儿坐囡囡姐姐的车走?”

东东摇了摇头,抿着唇又将季优的衣角拉的更紧了些。

季优见状到是也没有强求,只是将目光投向了机场尽头的方向,跟随者焦急的人群一起等待着囡囡的出现。

季优口中的囡囡是季优的二女儿——季舞囡。

一年前,年仅四岁的季舞囡被选中了一个大型养成系歌唱团的主场,签约了月华旗下唱片公司,凭借着自己天籁般的童声一炮而红。

看着机场周围四处高举着“囡囡,我爱你”灯牌的人群,季优脸上亦是不觉露出了一抹与有荣焉般的笑容。

“崽崽,快把妈妈给你姐姐打印的海报拿出来!”

季墨宇依言从自己的小包包中拿出了一张叠的整整齐齐的大海报,海报展开来露出了一个身着粉红色襦裙,整个人如同小公主般可爱的小女孩。

与此同时,机场的出口处,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走了出来——

只听“哗——”的一声,机场里等候的人群顿时爆发出了如潮水般的轰动声。

季优被挤在人流中,跟着人群一起放声的大喊:“囡囡,我爱你!囡囡,你最棒!”

季舞囡如紫葡萄般晶莹剔透的眸光微微转了转,很快便是在人群中发现了自己妈妈季优的身影。

有些无奈的抿了抿唇,小小的季舞囡面对着近乎又些疯狂的粉丝却并不慌张,反倒是十分有礼貌的微微弯腰,冲着再次等候已久的粉丝们鞠了一躬,而后又将食指轻轻放在了自己如樱桃般的小嘴上,轻轻嘘了一声——

这声音不大,却仿佛带着神奇的魔力,竟是奇迹般的另原本喧闹的人群纷纷静了下来——

季舞囡微微一笑,道:“感谢大家对囡囡的支持,但是若是因为囡囡一人而占用了机场的公共资源,让机场的秩序混乱,囡囡会愧疚的……”

顿了顿,季舞囡复又道:“所以大家散了好吗?你们的热情,囡囡已经感受到了。”

“好——”

众人异口同声的回答着,是不是还传出一声:“天那,囡囡的笑容简直太甜了,尤其是她脸上的两个小酒窝,哦,又想骗我生女儿……”

目送了季舞囡小小的身子爬上了保姆车,季优这才微微放下了心,随即听见人群中这样的感叹,季优更是忍不住骄傲的挑了挑眉——她的女儿,根本就是小天使本使好嘛!

收回视线,季优拉着一大两小三个孩子爬上了自己的宝马车,开上了高速。

看着窗外飞速向后倒退的熟悉风景,季优脸上的笑意终于缓缓收起,眸底亦是跟着泛起了一丝冷色——

五年的时间,她还是回到了这里。

五年前,她背着一身骂名狼狈的远走,五年后,她季优发誓,一定会让陈兰与季澜依母女付出自己应有代价!

当年车祸,是顾东篱救了她,但被接二连三的打击令得季优的精神几乎崩溃!

但还好,上天待她不薄,在将近月余的浑噩之后,顾东篱带给她一个让人震惊的消息——她怀孕了!而且还是七胞胎!

原本,她是不想留下这些孩子的。

但是好在,顾东篱和闺蜜沐言月却是劝住了她,也幸好劝住了她。

这七个宝贝——懂事如妗妗,脱跳如囡囡,听话如崽崽,聪慧如东东,还有贝贝,和小可爱呦呦,他们七个孩子如同七层结实的铠甲,让季优变得坚强无比,不畏惧任何困难。


第3章 墓园

“妈妈......我们,要,爷……”就在这时,一个稚嫩的童声响起。

季优略略回头,看向坐在自己身边,小手还紧紧的拉着自己衣角的东东,微微一笑,道:“是啊,妈妈要带你们去看你们的姥爷了……”

说起来东东,这是季优产下的第四个孩子,但是因为季优生产的时候太过凶险,导致东东的语言系统受到了破坏,至今还不太能完整的说出一个完整的句子。

眼神不自觉更柔软了几分,季优又抚了一下东东的脑袋,从后视镜中看向妗妗与崽崽,笑道:“你们姥爷见到你们一定会很开心的。”

声音微顿,季优的声音忽然多了一丝哽咽,但却很快被她给藏了起来:“不过你们姥爷住的地方有些偏,你们一会儿去了可不许捣乱哦,要紧紧的跟着妈妈,听到没有?”

其中年纪最大的妗妗闻言不由懵懂的舔了舔自己手中的棒棒糖,一副小大人儿的样子,道:“是妈妈不要乱跑,要乖乖跟着宝宝们才对……”

“哈哈,好,妈妈一会儿绝不乱跑,一定会好好的跟着宝宝的。”季优被妗妗天真的童言给逗乐了,笑睇了妗妗一眼,十分配合的道。

一路无话,季优很快便带着三个宝贝来到了东区最大的天晟墓地——

天晟墓地虽说是一个葬亡者的地方,但却着实山清水秀的很。

季优看着被自己刹车的声音吓走的惊鸟,心下不由冷笑:“呵,几年未见,那对母女的演技倒是好了不少,只是不知是不是做了太多亏心事怕被找上才给父亲找了个这么好的长眠之所……”

根据顾东篱给的地址,季优很快便找到了自己父亲的位置,看着那石碑上老人慈祥的笑容,季优终于忍不住红了眼,低低的唤了一句:“爸……”

妗妗机灵的叫道:“姥爷好。”

季优红着眼,摸着墓碑:“这是你的外孙,还有四个小外孙在国外念着书,等我安定下来,就把他们接来,落叶归根。”

当年她父亲身体强装,就算是有哪些照片作祟,可及时送医也不至于命悬一线,最终抢救无效死亡……

玉拳捏紧,季优的眸中有恨色闪动——季澜依,陈兰,你们当年到底做了什么?!

微微倾身,就在季优想要将手中的白菊放再墓碑前时,一个身着黑色西装带着墨镜的人却是忽然走了过来,客气的道:“这位小姐,不好意思,现在墓园不对外开放,您还是快走吧……”

“???”

顶着满脑门子的问号,季优有些匪夷所思的看着面前突然冒出的人,道:“墓园还有开放时间?这墓园是你们家开的不成?”

“咳……”轻咳一声,那保镖脸上却是带了些骄傲的神色:“是的这位小姐,这座墓园乃是我们大少旗下的产业,现在我们大少正在祭奠故人,他不喜有人打扰,您还是快走吧……”

“你!”看着男人脸上冒出的骄傲,季优不由有些气结,还想与男人理论几句,却是忽然听到东东扯着自己衣角,分外焦急的声音:“妈,妈,妗,姐,不……”

季优回头,看到原本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妗妗此时竟然不知所踪,顿时觉得浑身冰凉,全身的血液逆流,季优下意识的拉着东东与崽崽的手就想往里冲。

然而还未走两步却是被黑衣保镖给拦了下来:“这位小姐,请您别为难我好吗?您快走吧,不然……”

“我的孩子不见了,我找到了就离开……”保镖的话还未说完便是被季优给打断了:“让开!”


第4章 遇见

黑衣保镖看着眼前眉眼泛着冷光的女人,不知为何却忽然感到后脊一凉,原本想说的话尽数被卡在了喉咙中,脚步下意识的退了两步,给季优让出了一条路。

季优抬脚就想走,却是听见崽崽道:“妈妈,崽崽和东东去那边找,一会儿我们在这里碰面好吗?”

别看崽崽年纪不大,却是这里面最成熟稳重的一个,而且智商极高,就连顾东篱也曾对崽崽赞不绝口,大有将其培养成继承人的意思……

是以,季优闻言只是略微犹豫了一下,便点头道:“那好吧,但是你们就在这一片找,不要走远了……”

“妈妈!”季优的话还未说完,一个娇软的声音便自季优身后横插了进来。

季优回头,看向不远处穿着一身蕾丝公主裙,在阳光下分外娇俏的小姑娘,眼眶一热,再也忍不住心中情绪,扑上去将人抱在了自己的怀中,道:“妗妗,你去哪儿了?你吓死妈妈了?”

然而小大人儿似的妗妗却是嫌弃的推开了泪眼朦胧的季优,道:“妈妈这么大还哭鼻子,羞羞……”

看着可爱的坐着刮自己脸的动作的妗妗,季优便是心中有再多的怒火此时也只觉得要被萌化了,只得是无奈的叹了口气,正想说话却闻听妗妗“恶人先告状”道:“妈妈不乖哦,为什么没有乖乖的跟着宝宝?要是宝宝遇到坏人了怎么办?”

“……”

一脸无语的看着妗妗,季优正准备好好教育一下这个小妮子出门在外不许乱跑,却是又听道妗妗自顾自的道:“还好妗妗遇到了一个好帅好帅的叔叔,是他把妗妗送回来的哦!”

看着双眼放光,一脸花痴模样的小妗妗,季优扶额,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道:“妗妗,你是不是又去找人家讨糖吃了?”

妗妗闻言,脸上顿时露出了一抹羞红之色……

季优见状哪里还有不懂的?

定是这重度颜控的小妮子见到人家长得帅,又巴巴的跑过去找人家卖萌搭讪了!

真不知道这丫头跟谁学了这么个坏毛病,正想开口说教妗妗几句,季优头顶却是传来一个温润如玉的清冷声音:“小丫头,你要的糖来了。”

季优抬头,却是恍然一愣——眼前的男人看起来不过二十五六的年纪,一双剑眉灿若星光,菱角分明的脸庞彰显着上帝对他的独特偏宠。

不笑时都像沾染着情愫的桃花眼半弯着,唇角微微上扬,正冲着妗妗招手。

——秀色可餐的模样别说妗妗了,就连她这个七个孩子妈看着都忍不住怦然心动……

眨了眨眼睛,季优一把捞回自己贪食的闺女,有些歉然的冲着男人弯了弯唇,道:“真是对不起,我女儿打扰到您了吧?我这就带她回去……”

霍辞奕抬眸,看着眼前的女人脸上的笑意却是微微蹙了蹙眉——怎么,有点儿眼熟?

季优见霍辞奕不说话,耸了耸肩从随身携带的卡包中掏出了自己的名片递到了霍辞奕手上,道:“这是我的名片,若是先生日后有用到的地方,尽管开口,也算是我对您帮助了妗妗的报答……”

“季优?”

霍辞奕在心中微微咀嚼了一下这个名字,却没有伸手去接那张明信片,有些疏离的开口道:“不用,孩子很可爱,以后看好了。”

说完,霍辞奕俯身摸了摸妗妗的头,声音柔和的道:“下次可不要乱跑了,要跟紧妈妈……”

妗妗胡乱点了点头,眼睛在四处张望了一下,却是有些失望的瞥了瞥嘴——崽崽和东东怎么不在啊?她还想让帅叔叔看看他和崽崽还有东东长得有多像呢……

完全没留意道女儿的失望的小眼神儿,季优拉过妗妗冲着霍辞奕微微点头示意了一下,便连拖带拽的将人给提溜走了。

霍辞奕看着季优的背影,耳边却是忽然传来了一声轻佻的口哨声:“哟,二哥,这妹子挺正啊~你二叔派来的?”

“应该不是。”斜睨了每个正经的凌浩泽一眼,霍辞复又补充道:“非洲那边好像正缺人手,你要是再叫我‘二哥’,我就把你派过去,正好老三前几天跟我抱怨在那很无聊……”

“别别别,奕哥,我错了……”凌泽浩闻言秒怂,苦兮兮的皱着脸讨饶道。

“走吧……”


第5章 演出

“走吧……”

最后看了一眼那个无名的石碑,霍辞奕忽然道。

凌浩泽小心翼翼的觑了一眼霍辞奕的脸色,忽然小声道:“奕哥,颜小姐回来了,慕先生说……”

只是这话还未说完,凌泽浩便是敏锐的感觉到周身的气氛骤然下降——明明是三伏的天气,可凌浩泽却仍旧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呵……”霍辞奕冷哼一声,嘴角微微勾出一个嘲讽的弧度:“颜小姐?她也配?”

慕家的慕玉颜,曾经是东区整个上流社会的明珠。

不仅有慕家如珠如宝的捧着,更是有霍辞奕无底线的偏宠。

但是这一切,都在五年前戛然而止——

五年前,霍辞奕遭人陷害和一个陌生女人发生了一夜情,事情爆出来后,慕玉颜负气远走,却无故失踪。

虽后来被慕家找到,但慕玉颜却是记忆全失,而且身上的衣服十分破烂,近乎成为上流圈子的一个笑话……

后来,慕家已铁血手段震慑了东区几个世家之后,才算是将流言彻底压了下去。

是以这件事不仅是整个东区上流社会的忌讳,更是他霍辞奕不能触及的逆鳞!

虽然心中叫苦不迭,凌浩泽却还是硬着头皮开口道:“奕哥,不管那人是不是真正的颜小姐,可是慕家毕竟将人给认下了,而且……”

顿了顿,凌浩泽一脸视死如归的悲壮:“而且慕先生说他只有这么一个独女,非常希望在有生之年看到她嫁给…嫁出去……”

见凌浩泽聪明的改了口,霍辞奕收回视线,沉默了一下,方道:“告诉慕先生,我会抽时间去府上拜访的……”

凌浩泽显是松了一口气,看向霍辞奕的眼神也不由带上了三分感激:“奕哥,你辛苦了……”

花开两朵,单表一支——

那边霍辞奕与凌浩泽离开了墓园,这边季优也带着妗妗和崽崽还有东东汇合了。

低头扫了一眼腕上的手表,季优面色一变,一拍脑袋道:“完了,囡囡和呦呦的演唱会!”

一大三小一行人紧赶慢赶驱车到了东区的大剧院,季优远远地便望见一个粉雕玉镯的小姑娘可怜巴巴的望着自己,一双黑亮的眸子盈盈有光闪动,一副泫然欲泣的可怜模样。

虽明知着小丫头在装模作样,可季优瞧着依旧心碎不矣,忙上前两步将宝贝女儿揽入怀中,道:“囡囡乖,妈妈不是故意的,妈妈错了……”

“哼……”小囡囡明显得理不让人,冷哼一声故意转过身去,道:“妈妈坏,妈妈就是故意失约的……”

季优看着这个小戏精,也不去戳穿她演出还没有轮到她的节目的事实,半捂着心口,道:“啊,妈妈好难过哦,囡囡怎么能这么说妈妈呢?妈妈觉得好委屈啊……”

季优一装可怜,小团子果然忍不住转头望过来,拉着季优的手软声道:“妈妈,囡囡没有怪你,囡囡的节目还没开始呢……”

见自己的目的得逞,季优抿唇,又四处望了望,道:“宝贝,呦呦呢?”

囡囡闻言忙是拉了季优往后台走,跟个小大人似的边走边说道:“呦呦在里面上妆呢,这是呦呦第一次演出,他好像有点紧张……”

季舞囡说的认真,季优却是忍不住有些莞尔:“真的吗?那你还不去里面陪着呦呦。”

“呦呦怕妈妈找不到地方吗,,所以才让囡囡出来接你的。”囡囡头也不回的说道。

说话间,季优拉着三哥小团子跟在囡囡的身后很快便看到了正舞台的侧目做深呼吸的呦呦。


第6章 东东被发现

看着呦呦小小的一团,季优终于忍不住上前抱住了呦呦,但却很快被呦呦嫌弃的躲开:“妈妈别捣乱,呦呦的衣服要被妈妈弄皱了……”

几次三番被几个宝贝嫌弃,季优不由真的有些委屈,可怜巴巴的眨眼道:“呦呦,妈妈不能抱呦呦了吗?妈妈对呦呦来说不重要了吗?”

呦呦闻言,犹豫了一下,伸出自己白嫩的小手轻轻揽了一下季优,不过一瞬便松开了,口中道:“妈妈乖,等呦呦演完了再说……”

呦呦一边说着,一边偷眼去望向季优的身后,没有见到那抹熟悉的影子方才十分失望的垂了眸,道:“东篱叔叔不来吗?”

摸了摸悠悠的脑袋,季优道:“东篱叔叔有事,但是他说今天晚上会给呦呦打电话,还会在电视看呦呦的演出哦~”

“真的吗?”呦呦闻言果然双眸一亮,连小脸都跟着红润了三分。

几人说间,却是听闻外面的报幕朗声道:“接下来请大家欣赏,有月华童声合唱团与木樨话剧社联合演出节目——《童话镇》。”

带着妗妗、崽崽与东东离开后台站到前厅,季优看着在台上光芒四射的囡囡和呦呦,笑了笑嘴角却是有些沉重——

这次回东区,其实不光只是为了找到当年的那个男人,其实更重要的还是要查清楚自己父亲的事情!

五年前自己父亲身体硬朗,怎么会在那天突然病危?还有那些照片,是谁交给父亲的,而且自己从来不认识那照片上的男人,又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出现在那里?以及,那场莫名其妙的车祸,和季澜依脸上的笑容……

车祸之后,自己被顾东篱所救,离开东区生活在南湾的三年自已一直是受惠于顾家,顾东篱对自己的以及宝贝们的恩情怕是自己这辈子都还不完了……

季优想的出神,却是感到自己的衣角被人拉了一下,低下头,却看到东东扯了扯自己的衣角,指了指太上道:“姐,姐姐……”

季优抬头,看到在台上轻轻吟唱念白的囡囡,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温柔的笑意——

她季优这辈子最不后悔的一件事,大概就是当年留下了这七个可爱的孩子。

只是不知道当年的那个男人到底是有着怎样神奇的魔力,竟是让自己一下拥有了七个小宝贝……

想到那荒诞的一夜,季优忍不住红了红脸。

这边,季优还在欣赏着宝宝们的演出,那边霍辞奕却是已经站在了衡水大厦,顶楼的总裁办公室。

无声的硝烟随着舒缓的钢琴曲缓缓散去,霍辞奕一边听着助理的报道,一边垂目冷笑——

曾经在商界叱咤风云的霍氏如今被自己的二叔与几个伯伯折腾像是个垂目的老人,外面虽光鲜亮丽,但内里却是已经像是被虫蛀了一般,烂透了。

要不是有老爷子的苦苦哀求,霍辞奕本可以冷眼看着霍氏就这么彻底凋零败落,毕竟,他只是一个被霍氏放逐的弃子,但……

有些疲惫的蹙了蹙眉,霍辞奕摆手,挥退了助理李景仕,道:“好了,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李景仕合上了手中的文件,看了霍辞奕一眼,恭敬的福了福身退了下去。

霍辞奕半倚在沙发上,大手随意往一旁伸了一下,却是不小心碰到了沙发上的遥控器,只听“盯——”的一声,那占了半个墙面的电视机缓缓打开。

尽头转动,一张略显稚气却又能明显的看出是个美人坯子的娇俏小脸却是映入了霍辞奕的眼前——

霍辞奕原本有些疲惫的杏眸豁然瞪大,看着那张与自己记忆中那个女孩有七八分相似的小脸,霍辞奕呼吸一窒——

她,是谁?

难道,这是她的孩子?!


第7章 儿童版

记忆中那个小女孩经常穿着一身棉布麻裙,见到自己时脸上便会有甜甜的笑容绽放,声音清脆的唤自己一声“小哥哥……”

下意识的放柔了眉眼,霍辞奕盯着电视看了一会忽然毫不犹豫的按下内线的电话,霍辞奕的声音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急迫:“给我查,今天有童话剧演出的剧院!”

刚出门的助理有些莫名所以,带还是依言照办了。

一路飙车赶到东区大剧院,霍辞奕看着已经开始往外散的人群,忍不住狠狠的锤了一下车子的方向盘。

“滴——”

刺耳的汽笛声响起,等在霍辞奕后面的车主被吓了一跳,忍不住探出半个身子出来骂道:“喂,你有病回家疯去……”

霍辞奕冷冷的回头瞪去,那男人的声音瞬时便低了下去,畏畏缩缩的收回了脑袋,小声的低咒着。

停好了车子,霍辞奕迈开长腿走下了车,随即却是自嘲一笑,像是有些不理解自己突然的动作,正准备重新做回车中的时候,却是忽然感觉裤腿又被人轻轻碰了碰。

霍辞奕低头,琥珀色的瞳孔骤然紧缩了一下——眼前的娃娃比电视上看着稍稍大了一号,但是那张仿佛缩小版自己的熟悉小脸,却是让霍辞奕断不会认错!

“小朋友,你有什么事吗?”霍辞奕后街滚动了一下,用尽量温柔的声音开口道:“你们家,大人呢?”

东东蹙眉,看着眼前突然冒出来的霍辞奕,似乎十分苦恼该怎么开口一般,良久才道:“妈妈,停车,你,挡住了……”

虽然东东说的坑坑巴巴,但不知为何,霍辞奕竟然奇迹般的听懂了东东的话,轻轻抚了抚东东的小脑袋,霍辞奕道:“你是想说你妈妈让你在这里等她,她去开车了,一会儿来这里接你,对吗?”

东东闻言却是双眸一亮,有些讶然的看着霍辞奕,忽然咧嘴一笑——圆润白净的小脸上,笑容像是花朵一样绽放而开,唇角边的那浅浅酒窝带着一丝稚气,让人忍不住想将小家伙抱在怀中好好疼宠。

“喜欢,你。”东东犹豫了一下,开口道——这是除了妈妈意外,第一个不仅没有嫌弃他说话,而且还听懂了他的意思的人,所以东东丝毫没有保留对霍辞奕的喜欢。

被东东带着一丝孩子气的夸赞逗弯了眉眼,霍辞揉了揉东东的脑袋,想了想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烫金明信片,道:“这是……叔叔的电话,你要是喜欢叔叔,可以跟叔叔打电话哦~”说完,霍辞奕便是驱车离开了那个位置。

东东小手拿着卡片,注视着霍辞奕的车远去,直到季优的声音传来:“东东?你在看什么呢?崽崽呢?”

“哥哥,厕所。”东东收回视线,迈着小短腿跑到季优的车前。

——是的,刚才他撒谎了。

季优根本就不是让他在那里等她,而是将他和崽崽安排到了东区剧院楼下的肯德基里面……

霍辞奕的那一声长鸣的汽笛不仅惊到了后面的车主,更是吸引住了坐在位置上的东东的视线。

等到霍辞奕从车里下来之后,东东的视线就更是移不开了——那张脸,简直就像是放大了版的自己,于是下意识的,东东就跑了出去……

季优闻言,倒是也没怎么在意,下车将东东抱到了车上,关上了车门便转身进去肯德基里面找崽崽。

马路对面,霍辞奕看着动作娴熟的将东东抱到了车上又转身离开的季优眯了眯眸,眼中划过一抹探究的痕迹——怎么,会是她?


第8章 意外

放在副驾上的IPad忽然震动了一下,霍辞奕斜眸望去,正好看见助理发上来的简历信息——

看着第一张简历照片上那女人熟悉的脸,霍辞奕微微勾唇,挑眉道:“季优?有意思……”

想了想,霍辞奕套出手机打给李秘书,道:“通知人事部,私人助理的职位让新来的季优顶上……”

顿了顿,霍辞奕眼中有戏谑神色一闪而逝,薄唇轻抿,复又补充道:“顺便将她的资料发给我一份。”

第二天——

季优迷迷糊糊的醒来,就看见自己窗边围着七个萌娃。

一人亲了一口,那细嫩的触感简直唤起了季优一天的好心情。

挨个将七个萌宝送进了顾东篱提前打好了招呼的幼儿园,季优正闲着往回赶,手机却是震动了一下——

“季小姐您好,恭喜您成功应聘上了衡水大厦私人助理的位置,请您于十点之前来我公司报道……”

“嗯?”季优瞟了一眼,却是疑惑出声:“衡水大厦?私人助理?什么鬼?我什么时候投过这家的简历啊?”

正嘀咕着,季优忽然想到了今天早上崽崽神神秘秘的看着她笑了笑,还偷偷告诉她今天早上说不定会有惊喜……

一脸黑线的握紧了粉拳,季优简直想在百度上搜一下——孩子太聪明了怎么破?

匆匆查了导航,季优驱车就往衡水大厦的方向赶。

再吃早饭已是来不及,季优只能去打包了一个三明治与豆浆拿在手中匆匆跑去办理入职手续。

“砰——”的一声,季优躲闪不及直接撞上了前面的人。

手中滚烫的豆浆洒了下来,她的手背瞬间撩出了一个个细小的肿泡:“对不起对不起……”

白色的豆浆顺着黑色的西装滑落,留下一路蜿蜒的白色痕迹,季优顾不得手上的疼痛,慌乱的拿出纸就想替那人擦干净身上的液体,然手却是被人给捉住,如大提琴般浑厚的声音响起:“看来这位小姐不止孩子没看明白,连路都不会走啊……”最后的尾音微微上扬,带着一些戏谑。

头顶的声音有些耳熟,季优抬头却是一怔——怎么是他?

桃花眼半眯,霍辞奕看着自己身上的狼狈痕迹,忽然凑到季优跟前,语气轻佻却带着一种莫名的气势,道:“季小姐,你这接二连三的在我面前刷存在感,很难让我不怀疑你的居心,呐……”

看着眼前一张突然放大的俊脸,季优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继而却是有些气结——怎么这世界上还有这么自恋的男人?

先前对这男人救了妗妗的好感一扫而空,季优唇畔微微一勾,眼底嘲讽意味明显,道:“这位先生,您先是霸占着墓园借着妗妗跟我搭讪,今天又站在这里反咬我一口妄图吸引我的注意……”

声音微顿,季优瞥了霍辞奕一眼将他的话原封不动的奉还给他:“如此接二连三的刷存在感,很难让我不怀疑你的用心啊…难道你暗恋我?”

说完,季优纤长的手指从霍辞奕的西服口袋中划过,双指夹住那里的浅蓝色手绢擦了擦手,又重新塞到了霍辞奕手中,目带挑衅道:“只是先生,你不觉得你这搭讪的手段有些太拙劣了吗?!”

说完,季优连看都不看霍辞奕,直接转身扬长而去。

一旁的助理连大气都不敢出,小心翼翼的缩着肩膀站在一旁,尽量降低自己存在感——自己家总裁方才这是被……

是被嫌弃了吗?!

偷偷瞅了一眼霍辞奕黑如锅底一般的英俊面庞,助理想笑却又不得不忍住。

正憋笑憋得难受的时候,却是忽听霍辞奕轻哼一声,漠然的开口道:“十分钟后,公司集会,通知下去,任何人都不能迟到。”

十,十分钟?

助理一愣,随后却是从善如流的回到道:“好的,总裁,我去通知Linda给您准备资料。”

“等等……”

霍辞奕舌尖轻顶了一下上颚,脑海中季优那张气鼓鼓的俏脸不断闪过,唇畔忽然勾起了一抹笑意,道:“谁说让Linda来了,新的助理不是报道了吗,让她来。”

“可是……”

助理还想说什么,却是被霍辞奕轻飘飘的一眼止住了话头,只得垂首点头道:“好的,总裁,我知道了……”

看着霍辞奕高大冷峻的背影,小助理不由得在心中为季优捏了一把汗——刚来就得罪了顶头上司,恐怕那姑娘以后的日子不好过了呀……

耸了耸肩,小助理虽是心中同情却还是一丝不苟的打电话通知了季优十分钟后开会的消息

第9章 新的设计总监

十分钟后。

偌大的会议室内,长方椭圆形的会议桌围坐满了人,季优坐在被安排妥当的位置上,扫视了一眼众人。

忽而,随着沉稳的脚步声逐渐走近,所有上层领导皆屏住呼吸,大气不敢喘一下。

季优疑惑的转头看去,待看到走进来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霍辞奕。

他该不会是……

想到这里,她的眼神暗了暗。

看着男人逐步的朝着主座位上走去,落座,双腿交叠起,那那墨色的眸仁像粹着寒冰扫视一眼众人,最终视线在季优的身上停了良久才收回。

此刻,她内心七上八下着,极力的稳住心神,刚刚她可是不小心用咖啡泼到了他,而这个男人现在确实她的顶头上司?

她深吸一口气,努力的维持着面上的平静。

“想必大家都知道了,这次新来了一个设计总监,季优。” 霍辞奕神情冷淡,说着还不忘朝着她那边看去,波澜不惊的双眸里,闪过一丝暗芒。

不知怎么,她仿若看到霍辞奕唇角勾起一抹似有若无的弧度。

“季优,你站起身,对大家说几句。” 霍辞奕道,带着一副审视的眼光,想看她接下来该怎么办?

刚刚她伶牙俐齿的样子,自己可真想再次回味一番。

这下她想不站起身都不行了。

她起身,嘴角边挂着温和的笑容,压住内心的冲动,冲着在座的所有人道:“大家好,我是季优,新上任的设计总监,希望接下来有关工作方面上的事情我们齐心协力,一起做好。”

话落下的同时,她保持着脸上的微笑,又停顿了一会儿,才落座下去。

屁股刚一沾椅子,便听见对面一个女人发出询问:“季总监,以后您就是我的上司了,不知道接下来您第一步打算做什么呢?还是说先用很长的时间熟悉一下工作环境再打算开工?”

从刚刚开始,季优便注视到这个女人一直在盯着她看。

对望过去,看到女人一脸的从容,眼神里却充满了凌厉没有丝毫要放过她的意思。

“我适应能力很快,可以一边着手工作一边适应新环境。”

季优从容冷静的看着面前的女人,嘴角挂着先前的微笑,丝毫没有放过面前女人眼里那一抹的记恨。

她初来乍到,得罪这个女人了?

“看来季总监很有自信,那我们拭目以待。” 霍辞奕唇角勾起一抹轻浅的弧度,随即开始了今天的主要内容。

会议足足长达了四十分钟时间,助理在一边都要累死了,而台下的人各个都大气儿不敢喘一下,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们隐隐约约的感觉老板今天心情很不好!

会议一结束,霍辞奕起身,冷眸看了一眼季优:“来我办公室一趟。”

说罢长腿一迈,快步离开了会议室。

季优迟疑了下,快速整理好桌上的笔记,抱着打算离开,苏蕴却一步挡住了她的去路。

“你还做了笔记,这么认真?空降下来的总监,谁知道是真有本事还是走后门进来的?”

苏蕴酸里酸气的,还不忘睨了一眼她怀里的那些笔记本,眼里满是不屑。

不就是为了讨好霍辞奕吗?这样的手段,她见的多了。

忽而另外一个同事赶来,帮衬着苏蕴讲话:“苏蕴姐,我看哪,她就是没有什么本事,这个总监的位置本来是你的,却被这个女人给抢去了,你放心,我们都不会承认是她是我们的上司的。”

季优这下明白眼前这个女人为什么会记恨她了,敢情是她抢了她的总监位置。

她淡然疏离的一笑,柳叶眉微微一挑:“我有没有本事,你们拭目以待不就好了?另外……”

她停顿了下,视线看向苏蕴旁边的女人:“另外你刚刚说的不会承认我是你们的上司,这个可由不得你,不听差遣办事的按照公司规章制度处置。”

语气强硬冷淡,眼里没有一丝畏惧。

“你!”女人气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第10章 你比较重要

她直直越过两人,朝着总裁办公室走去,迎面跟走来的人碰撞上去,导致她怀里的那些笔记本都洒落一地。

“抱歉。”两人同时蹲下身去,当慕玉颜将笔记捡起来后塞入她的怀中,目不斜视的便踩踏着高跟鞋进去。

季优打量着远去的女人身着当下杂志上最火的一款连衣裙,身材纤细,画着精致的妆容,直接朝着霍辞奕扑了过去。

“辞奕,你在干嘛呀?”慕玉颜顺势的弯身揽住了霍辞奕的手臂,用能腻死人的声音说着。

霍辞奕不着痕迹的抽离掉手臂,转而起身,眉头不由得拧紧了几分,眼底满满的嫌恶。

此刻季优站立在那儿,进退两难,看两人的这模样,似乎是有猫腻。

“你还杵在门口干什么,进来。”霍辞奕的口吻略微温和些。

季优刚一走近,便被霍辞奕抽离了怀中的笔记本,将桌子上的一份文件拿给她:“坐在这里看。”

随后,霍辞奕又将季优安置在沙发上落座,又为她倒了一杯水。

男人一系列动作,让一边的慕玉颜看了简直火冒三丈!

这样巨大的落差,任是哪个女人也受不了。

季优明显的也感受到了慕玉颜的怒视。

这个男人摆明了是故意的!!

季优有些坐立不安,她明显的感觉到这个女人跟霍辞奕之间非比寻常,她讪讪的笑着,刚想起身,恰巧霍辞奕顺势的将手按在她的肩膀上。

这一幕,被一旁的慕玉颜看着,着实得亲密无比。

这下,季优想死的心都有了。

慕玉颜攥了攥拳头,任由指尖儿陷入肌肤里,她也不觉丝毫疼痛,面上却无半点恼怒之意。

她可是要跟霍辞奕联姻的人,不管无论如何,表面功夫一定要做足了才行。

下一瞬,慕玉颜嘴角边挂着温柔的笑,朝着他们这边而来:“辞奕,爸爸说是很久没有见你了,今晚我们一起回去吧?”

霍辞奕见季优已经没有起身的意思了,顺势的坐在她的身侧,从她的怀抱中抽出来她做的笔记,打开第一页,刚刚开会的主要内容,她记得清清楚楚。

娟秀的字体跟她本人一样,澄澈无比。

“好。”霍辞奕连看一眼慕玉颜都没有去看,墨眸只注视在笔记本上,修长的手指指着笔记本上画圈的地方,“这个地方不懂?我给你讲解一下……”

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绕是哪个女人也会受不了的。

季优只感觉一道尖锐带着仇视的视线直勾勾的传过来,盯在她的小脸上,让她根本无处可躲,耳边是霍辞奕为她讲解的内容,她根本听不进去。

她身子绷得直直的,紧抿着双唇,赫然站起身:“霍,霍总,不,不必了,我自己回去慢慢研究。”

说着,她的手伸过去,下意识想要从他的手下拿出自己的笔记本,无奈被他直接按压在桌面上。

“坐下,听我讲解。”霍辞奕手一拽,语气不可抗拒,季优硬着头皮再次坐了下去,却如坐针毡,她眼角的余光偷偷地瞄向站在不远处的慕玉颜,那女人眼神如淬了毒的刀一般,,狠狠地剜着她。

“慕玉颜,你不必在这里了,去会客厅里待着吧,我忙完之后,会去找你的。”霍辞奕的语气透着淡淡的疏离和一丝烦躁,头也没抬,似乎是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现在这一副情景,倒是显得慕玉颜像极了一个外人,而慕玉颜更是认为霍辞奕跟季优的关系不简单!

她暗自吐出一口浊气,温柔的靠近:“辞奕,没关系的,我可以坐在这边,你们忙你们的,我一定不会打扰到你们。”

慕玉颜现在发了疯的想要搞清楚,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头,跟霍辞奕是什么关系。

看这幅模样,一定是不简单,她心里不屑的冷哼一声。

霍辞奕没有理会慕玉颜,继续的为季优讲解着。

继续阅读《一胎七宝:总裁爹地你别跑》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