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温柔薄夜枭的热门抖音小说_《最难留住温柔意》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小说:最难留住温柔意

作者:沐子圆

主角:许洛,祁东阳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温柔的陪伴终究是抵不上那个人在薄夜枭心中的地位,她以为她嫁给他,爱着他,陪着他,总有一天能够得到他的心。可温柔却忘了,在爱情里,越是卑微就越得不到。终于,在那张写有癌症的化验单上温柔看到了她即将结束的爱情。这一生,她爱过,怨过,却从未拥有过,虽有遗憾,可却难忘……(原文中男女主人公的名字是许洛,祁东阳)

主角是温柔薄夜枭的热门抖音小说_《最难留住温柔意》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最难留住温柔意》免费阅读

第一章 旧爱离婚

栖霞区的天空上,乌云滚滚,大雨不期而下。

许洛坐在公交车上痴痴地看着雨滴顺着车窗滑落,脑海里一直萦绕着医生的话。

脑癌晚期,最多还有三个月——

她的手落在熟悉的电话,拨打过去,电话里传出男人好听却冰冷的声音:“有事?”

许洛攥着诊疗单,嘴角强扯出一抹笑意:“没事,就是想问问你今天能不能回来陪我。”

“我说过很多次,没事不要给我打电话。”

电话那头许洛听着男人不耐的声音,以及女人娇滴滴暗喘,心蓦然一紧。

她掐着手机的指尖泛白,恍惚地应下:“对不起,打扰你了。”

电话那头挂断,传来忙音,许洛迟迟没有放下电话,车窗映着她的脸,上面不知何时爬满了泪痕。

她知道祁东阳不爱她,身边莺莺燕燕从未断过,她很清楚,只是不敢拆穿。

她承认自己懦弱,怕拆穿后,仅剩的三个月婚姻都保不住。

……

弋江别墅。

许洛不到六点就准备了一大桌菜,而后像寻常夫妻一样安静地等着丈夫回家。

祁东阳有洁癖,不喜欢外人,没有佣人,因此大小事都是许洛亲力亲为。

别墅的欧式摆钟转动着,时间悄然而逝。

桌上的菜已经凉透,她的心也跟着冷了,躺在沙发半梦半醒。

这些天,她感觉浑身都软软的没力气,嗜睡,可又睡得很浅,脑海总喜欢浮现各种奇怪的梦。

身体忽然一重,许洛被按着胸口猛然惊醒,有一瞬眼前一片漆黑,很快就恢复了光明。

男人冷峻的面孔近如咫尺,她可以清晰地描绘出他脸部凌厉的线条,恍然间发现当初那个温柔和煦的少年早已变成了成熟内敛的男人。

她的鼻尖一酸,苍白的唇微张:“东阳。”

男人的眼底没有任何情愫,大手一把掐住了她的侧脸,炙热粗暴的吻印了下去。

“唔……”男人嘴里辛辣的酒味,让许洛的胃里一阵翻腾,她眼角含泪,不敢将他推开,

心里却是密密匝匝的疼,哑然出声:“不要……”

她不喜欢他碰过别人之后触碰自己。

“不要?”祁东阳大手毫不留情地钻进了许洛的衣服,酒气很重,“你当初不要脸的嫁给我时,怎么没有说不要?”

许洛听后不再反抗,清澈的眼暗淡无光,就像一坛死水。

祁东阳看着如同死鱼般得女人,顿时倒尽胃口,将她甩开,去往浴室。

许洛摔在冰冷的地板上,听着浴室的水声,眼泪顺着眼角缓缓滑落。

她在情窦初开时便爱上了祁东阳,算起来,如今已经过去了十年,当初的小姑娘已经长大。

可如今的男人,再也不是那个温柔和煦的东阳哥哥。

四年前,本该是她的表妹余霏霏嫁给祁东阳,而她却被人算计,送到了他的房间。

余霏霏负气离开,再回来已经嫁了人。

她记得上次祁东阳对她施暴,是在得知余霏霏结婚的消息,这次又是为什么?

浴室的水声戛然而止,许洛穿好了衣服坐在沙发上,照常给他准备了温水喝。

男人裹了浴袍,走出来,幽暗的目光落向那杯水,而后又落在了许洛的脸上,沉沉开口:“她离婚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最难留住温柔意》<<<


第二章 一场戏

许洛心口一怔,放在身前的手缓缓收紧。

余霏霏离婚了?!

“你知道该怎么做。”祁东阳将衣服换好,穿戴整齐来到她的面前,声音冷淡。

许洛缓缓抬起头,深深地看着他,眼底悲凉的情绪怎么也藏不住,哑然道:“你想和我离婚?”

她悲楚的眼神一针又一针地刺进祁东阳的心头,祁东阳胸口闷闷地,冷峻的脸却多了一分不耐:“我欠霏霏。”

霏霏——

许洛清澈的眼中满是死寂,她紧掐的掌心,有鲜血缓缓渗了出来,轻声呢喃:“那我呢?”

你就没有亏欠我吗?

“我会给你一大笔离婚财产,其他的劝你不要妄想。”祁东阳冷冷落下一句话,转身要走。

许洛却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袖:“我愿意离婚,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

“陪我演一场三个月的戏,做一个爱我的丈夫。像寻常夫妻一样牵手、拥抱、爱我。”

最后两个字她说的很轻,几乎听不清。

祁东阳却一字不差地听了进去,心里顿时升起了浓烈地厌恶:“你真是无可救药!”

“结婚的时我就告诉过你,这辈子,我都不可能爱你。”

这辈子,我都不可能爱你……

祁东阳离开后,许洛胃里一阵翻腾,身体的难受和心里的疼痛席卷而来,她在大厅里哭得昏天黑地。

将一把把红绿的药丸悉数吞进肚子里,脑海混混沉沉地,眼前被泪水染的一片模糊。

……

许洛不喜欢雨天,偏偏栖霞这座城市一下雨就是大半个月。

办公楼里,只听到陆衍打字的声音,忽而他停下来,认真地问:“你确定把许氏交给祁东阳?”

许洛面色苍白:“他是最合适许氏的人。”

陆衍望着她越渐消瘦的身子,神色微沉:“但他不是适合你的人。”

许洛心底一颤,一丝苦涩在心底泛滥,她强忍着心底的委屈。

“继续吧。”

陆衍合上了电脑:“遗嘱以后再写,我陪你去医院。”

“我没关系。”

“许洛!我不想说第二遍。”

陆衍语气坚定,许洛不好再拒绝。

陆衍很早就是许氏的法务顾问,随着许氏的没落,他一直没有离开,在许洛的眼里,他就和哥哥一样。

市医院。

检查后,医生告诉许洛,随着病情的加剧,视觉、听觉、乃至神经中枢障碍,最糟糕是急性颅内压增高,可能会猝死。

手术风险极高,一不小心可能直接倒在手术台上。

陆衍安慰她:“你放心,我会联系国外最有名的脑瘤科医生,一定治好你。”

许洛含糊着应下,对于活着她早已不报希望,只是她愧对父母,当初执意要嫁给祁东阳,连他们最后一面都没有见上。

如今她快死了,所爱之人却连骗她三个月也不肯。

两人眼看着快要走出医院,一抹熟悉的身影忽然出现在了门口,许洛心口一窒,看着祁东阳抱着一个虚弱的女人满脸焦急地走了进来。

祁东阳也看到她,只一瞬得停留,而后擦肩而过。

“叫白医生过来,如果她出了事,你们医院也不用开了。”

只听身后男人暴怒的声音,许洛的身体微微颤抖。

白医生,栖霞市最好的妇科医生。

她患了重病,丈夫却抱着别的女人着急看妇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最难留住温柔意》<<<


第三章 敢做不敢认

是夜。

许洛躺在宽阔的床上,脑中隐隐作痛。

高大的身影走进来,揭开了被子,将她狠狠压住。

“你和陆衍去医院做什么?”祁东阳质问地口吻。

一双大手不安分的游离在她的身上,许洛的身体微颤,不舒服地将他的手移开。

祁东阳剑眉一皱,下一秒,翻身按住了她的手腕,冷冷地看着她:“长本事了?敢拒绝我?”

许洛感觉眼前一片模糊,她强忍着手腕处的疼痛,低声道:“东阳,我不舒服。”

许久,视线才清晰,她心底害怕,她快看不见了。

祁东阳看着她迷茫的眼神,只觉得是在挑逗,眼底满是嘲讽,“哪里不舒服,是不是陆衍没能满足你?”

“不……唔……”

许洛来不及解释,迎来男人不留余力的惩戒。

完事后,许洛只觉嘴里腥甜泛滥,她趴在床上,将嫣红隐藏在了枕芯中。

祁东阳从她的身上起来,穿戴整齐的衣服,基本上没有凌乱。

他冷冷地看着床上如同死鱼般的女人,只觉倒尽胃口:“记住,不要和什么不三不四的人交往。”

许洛瘫软在床上,想着今日祁东阳紧张余霏霏的样子,心底一阵发痛。

她将最美的青春给了他,从未逾矩半步。

而他处处留情,身边女伴无数。

到头来,却是她不忠不贞。

……

翌日一早。

偌大的大厅里,第一次迎来了客人。

“表姐,只要你和东阳哥离婚,当初的事我可以不怪你。”余霏霏坐在沙发上,依旧漂亮动人。

许洛一脸苍白,早不如从前美艳,她淡淡地看着余霏霏:“当初我酒里的药,是你亲自放的吧,你根本就没想过嫁给东阳。”

余霏霏单纯地眼眸却藏满了算计:“当初的事已经过去了,如今东阳哥的心里只有我,昨天你也看到了,我一个小小的腹痛,他就急的恨不得将整个医院拆了。”

果然!

余霏霏没有否认。

四年前,许洛早就有此猜测,只是不敢相信。

如今,她什么都明白了。

当初祁家还没有如今这般庞大,余霏霏不想和祁东阳结婚,于是算计自己,闹了一出祁东阳背叛的剧本。

随后她转身悲愤至极的嫁给了上市龙头企业赵家的大公子赵玉林。

“哪又如何?只要我一天是祁太太,你就永远是第三者。”理清一切,许洛也不再和余霏霏客气。

余霏霏听到她的话,面色微微一僵,随即一笑:“你比我了解东阳哥,他绝不会委屈自己心爱的女人,希望你别后悔!”

许洛镇定地送余霏霏离开,回想着她的那句话,身体摇摇欲坠。

很快余霏霏的话就应验了,她在回家的途中遭遇了车祸,撞她的车是许氏集团公司用车。

许洛深夜被祁东阳叫到医院,才得知情况。

“表姐,对不起,我不该惹你生气。”病床上,余霏霏虚弱出声。

祁东阳凝眸看着她:“为什么派人撞她?”

“如果我说没有,你信吗?”许洛看着他冰冷的双眸,自嘲一笑。他怎会信?

祁东阳见状阴沉着将许洛拽出病房:“我看你敢做不敢认!”

就在这时,只听走廊不远处,一记苍劲有力的声音响起:“是我派车撞的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最难留住温柔意》<<<


第四章 毫无尊严

就在这时,只听走廊不远处,一记苍劲有力的声音响起:“是我派车撞的她。”


许洛循声看去,走廊处,老人两鬓花白,慈爱地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她的鼻尖一酸,苍白的唇微张:“爷爷。”

“你受委屈了,孩子。”祁国涛由衷道。

许洛喉咙像是卡了一根刺,说不出话来。

以前她是许家二小姐,连泪都不曾落过,根本不知道委屈是什么。

如今,她选择了所爱之人,吃尽了苦,受尽委屈,已经习以为常。

过后,祁国涛数落了祁东阳一顿,说他不该鬼迷心窍为一个离了婚的女人责怪无怨无悔追随的妻子。

祁国涛还调查了车祸,根本就是余霏霏自导自演的。

祁东阳知道后,却一句话也没说。

许洛了解祁东阳,余霏霏故意制造车祸,他不可能全然不知,只是选择了漠然。

余霏霏说的对,祁东阳爱一个人,绝不会让其受委屈!

许洛的心里涩涩地。

……

接下来连续一周祁东阳都没有回家。

许洛在医院做化疗,陆衍陪在她的身边,眼看着她一头漂亮的长发被剪落在地,眼底满是心疼。

“我是不是很丑?”许洛靠着枕头问。

“你是最美的小姑娘。”陆衍温柔道。

小姑娘。

许洛眼中闪过一抹霞光,很快便消失了:“陆衍哥,你能帮我买一顶假发吗?最好是和我原本的头发一样。”

她不想东阳看见她如今丑陋的样子。

“好。”陆衍知道她在想什么,不忍心拒绝。

下午,许洛将买来的假发戴上,又画了个淡妆,遮盖了脸上的苍白,几乎看不出来是做过化疗。

陆衍开车将许洛送到了家,贴心地将自己脖子上地围巾给她戴上:“天气冷了,注意身体。”

“嗯。”

许洛等他的车走后,这才进别墅里。

大厅里的气温冷寒,她踏进去,一眼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的男人。

这么久没回来,她以为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浪够了?”

冰冷且肮脏的字眼从祁东阳的嘴里吐了出来,像是一盆冷水朝着许洛迎头浇下,她燃起的一抹光亮瞬熄。

祁东阳看她不说话,心底的火蹭蹭上涨,他几步朝着女人走过去,轻易就将她按在墙上,贴着她耳后:“我才几天没回来,就和那个律师搞上了?你就这么欲壑难填?”

许洛听着他的话,心底凉了又凉,牙槽紧咬:“我和陆衍是清白的。”

祁东阳听后双手直接钻进了她的衣服里面,她的身体不由一颤,想起医生叮嘱的话,抓住了他的手:“求你,不要。”

医生说化疗后,禁不起折腾,和祁东阳同房就和要了她的命没有区别。

“怎么,是怕陆衍嫌弃你?”祁东阳眼底的怒火呼之欲出,他的目光落向许洛脖子上的男士围巾,只觉全身气血上涌。

接着,许洛被他直接拖到浴室,以最低贱的姿势被他一遍遍地折磨。

她看着镜子里狼狈的自己,如同最低贱的人,毫无尊严。

脑海中的弦忽而断开,嘴里一口灼热。

她得神色慢慢涣散,“噗”得一声,嘴里的鲜血尽数洒落在镜面上,嫣红一片片散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最难留住温柔意》<<<


第五章 最后任性一回

鲜红的一片,猛地刺痛祁东阳的神经。

他将许洛从洗漱台上抱了起来,眼中闪过一抹慌乱:“怎么回事?”

许洛望着他眼中一瞬的异样,深藏的心底的寒冰有一处微微化开,她强勾起一抹笑:“这是我特意准备的血包,所以你也会心疼我的,对不对?”

祁东阳见她无事地擦了擦嘴角,得知自己上当,心底的火徒然上升:“你为了得到我的关注,还真是不择手段!”

刚才他竟然会担心这个极富心机的女人,真是见鬼。

想罢,祁东阳拿了外套穿在上身,毫不留情地离开。

许洛望着他离开的背影,扶着洗手台堪堪站稳,连她自己都没想到,这种拙劣的借口,他就这么信了。

他的背影越渐远去,许洛的目光渐渐黯淡下来,不知道泪还是血,将她的眼睛蒙上了一层雾。

身体摇摇欲坠,她强撑着最后一丝活下去的信念,拨打了陆衍的电话:“救我。”

……

陆衍赶到后,去往医院的路上。

许洛彻底看不见了,她坐在副驾驶上,一双眼满是空洞。

身旁男人握住了她的手:“我已经联系到了最好的脑科专家,现在立刻跟我出国,他们一定会治好你。”

许洛疲惫地靠着椅背,声音微弱。

“再给我两个月时间吧?”

她漂亮的眼眸满是悲楚:“有些事我想有始有终,两个月后,我跟你出国。”

陆衍望着她羸弱地身子,愠怒道:“你知不知道,两个月以后,你的癌细胞就全部扩散,手术已经没有意义!”

许洛点头,很歉然的说:“最后一次,就让我任性最后一次,以后……再也不会了。”

陆衍怔了怔,忽然眼眶发红的望着车窗外,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几天后,许洛再次恢复光明,只不过此刻她的眼睛和老人一样,模模糊糊,再没了以前的清明。

怕祁东阳找自己,她出院后,匆忙赶回家。

别墅里,是几天前的样子,一片凌乱,洗浴间镜子上的还残留着暗红的血迹。

他根本就没有回来——

许洛的心口一阵阵地痛,她默默地收拾着房子,淋着雨将垃圾带到了别墅外面。

过后她望着身后空旷孤寂的别墅,眼泪混着雨水爬满了脸,她的喉咙满是苦涩,轻轻地哼着歌:“睁开眼,却看不见,谁在我身边……”

深夜。

许洛听着脚步声,才后知后觉地发现祁东阳回来了。

她静静地看着他,他的模样不再清晰,就像是渡了一层灰色的滤镜:“你回来了,我去给你烧水。”

她刚站起身,只看祁东阳将一份协议书拿到了她的面前,上面写着赫然地几个大字:离婚协议书。

他就这么迫不及待想要和自己离婚吗?

祁东阳瞧着她一脸的悲情,心里满是恶心。

“她很不好,赵玉林想和她复婚,对她施暴,她现在还在医院,她需要一个身份。”

‘她’指的是余霏霏。

许洛背脊僵硬,抬头深深地看着他,她好想问问他,他不忍余霏霏被施暴,为何忍心欺负自己?

祁东阳看着她悲楚地目光,将协议直接扔到了桌面上:“签字吧,这是我欠她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最难留住温柔意》<<<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