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神医王妃又轰动京城了(蒋莹顾允)完整版_蒋莹顾允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神医王妃她拽翻天了/神医王妃又轰动京城了

类型:古代言情

角色:秦语,楚延年/蒋莹,顾允

作者:姜婉

简介:(男女主原名蒋莹,顾允)秦语穿越成秦良玉,一来就遇极品神秘美男。长夜如此美妙。美男说,你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秦语道,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因为相遇是妹妹陷害,大好婚约,也不过是她的催命符。凭借她的神医金手指,虐渣、打脸、挣钱养家!秦语轻笑:渣渣们,颤抖吧!谁知那令人闻风丧胆的燕王,却整天黏在她身边,“王妃,别老忙着救人,你也体恤一下夫君?”秦语白眼道:“谁是你王妃?王爷可别乱叫!”燕王抱起小肉团:“孩子都有了,王妃还想抵赖?”
小说神医王妃又轰动京城了(蒋莹顾允)完整版_蒋莹顾允小说免费阅读

《神医王妃她拽翻天了》免费阅读

第1章 彼此解毒

夜色凄迷,永泰寺后山上的树林里,有一双人影。

“你叫什么名字?”

身形精健的男人,将秦语放在一块平整的大石头上,欺身解她衣扣。

秦语脑袋昏沉……她被人从楼梯上推下去,摔到了头。

原以为醒来会在医院,可如今是什么情况?

身下是冰凉平整的大石头,面前是长发束髻,肩宽腰窄,肌肉紧致,体温灼热的古装男人?

两个人的状态都不对,她小腹处有一股股的热流向外涌。

她动作放肆地攀住男人的脖子,只有用力贴近他,体内那头咆哮的凶兽,才略感舒适。

男人忍得辛苦。

他嘶哑的声音里,带着最后一丝清明和克制,“我不方便透露身份,告诉我你的名字……”

陌生的记忆,猛地灌入秦语的脑袋。

她没死,却穿越到了另一个人身上!

而且原主,正遭遇着被陷害失贞、被抢亲的阴谋……

秦语哪管得了那么多?身体已经背叛理智,她此时活像一只凶悍的小母猫。

“萍水相逢,何必问姓名?”

“你我算是彼此解毒,互不相欠……”

男人愣了一下,继而再也克制不住……

他身材很好,肌肉精健,隆鼓的胸肌,紧实的腰线,没有一丝赘肉。

秦语乐观地想,如今这情况,总好过她被那一群人糟践……

原主秦良玉,生在官宦之家,但因八字不好,刚出生就被遗弃在云梦城老家。

如今因婚约被接来京都伯爵府,还没过上几天大小姐的日子,就被妹妹算计。

妹妹买通嬷嬷,将她关在永泰寺的佛堂里,又买通了一群小混混要玷辱她。

毁她清白,夺她婚约……

“你为何、也被关在佛堂里?”秦语抱紧了男人的肩,忍不住凑近他耳边问道。

男人低哼一声,“受了伤,躲一躲。”

“佛堂里的香有问题。”秦语知道,那是原主的好妹妹准备的。

男人动作微微一顿,“告诉我你的家世,我会对你负责。”

秦语低笑一声,“那倒不必,你替我打晕了那一群混混,咱们算是两清了。”

男人似乎不满,重重的哼了一声,动作发狠。

秦语从头麻到脚,大汗淋漓,母胎solo的她,觉得……一点儿也不吃亏。

最遗憾的是,这里光线太暗,她看不清男人的脸,只觉得他低沉暗哑的音线,实在是太好听了。

单冲这个声音,她就粉了。

远远的有声音传来,“跑哪儿去了?”

“就在这附近,跑不远!”

“叫哥几个抓住,狠狠地教训她,叫她知道知道厉害!”

秦语闻声,心中一紧。

“有人找过来了,自己还能走吗?”男人在她耳畔低声问道。

他温热的气息,叫秦语轻轻颤栗。

“能。”秦语推他。

男人低笑一声,伸手取下她的耳坠儿。

“我引开他们,你快些离开。”男人纵身而去。

秦语听见杂乱的脚步声。

“往那边去了!”

“寺里怎会进了贼人?”

“快追呀!”

人声远去,秦语迅速整理好衣衫,一面消化着脑海里涌入的记忆,一面快步往他们家住的西厢房去。

刚进入院子,便听见西厢正中间的屋子里传来一家人说说笑笑的声音,那氛围其乐融融。

秦语心头泛起一股难言色酸涩痛楚——这不是她的感情,乃是原主的。

原主自幼被丢弃在老家,秦父秦母对她不闻不问。

她吃百家饭长大,还不会说话,就懂得看人脸色,会讨好人以便混口饭吃。

同为姊妹,秦家二小姐则在父母身边,娇生惯养的长大,是秦家的掌上明珠。

如今,原主被设计陷害,以至失了清白的身子……

就因为妹妹嫉妒她可以承受襄王府的婚约,嫁给襄王,成为王妃!

妹妹嫉妒她,所以便要毁了她?

世上怎会有如此偏心的父母?如此狠毒的妹妹?

“别难过了,等她回来,我们好好罚她,不会叫她连累你的名声的。”秦母闻声软语的劝道。

秦语冷笑,咣当一声推开了房门。

秦父一见是她,当即没了笑意,怒斥道:“逆女,还不跪下!这么晚了,你不在厢房,跑哪儿去了?”

第2章 甩锅高手

“这里不是云梦城,收起你那些下贱的做派!”

“一个女孩子夜里不呆在屋里,满寺乱跑成何体统?”秦夫人阴阳怪气。

秦父脸色顿时更加难看。

他上前要扇秦语的耳光。

“父亲……”秦语猛地屈膝抬头,竟是满脸的泪痕。

一双波光潋滟的眸子里,盛满了惊恐和委屈。

秦语知道,原主不及妹妹漂亮。

妹妹十指不沾阳春水,被娇养的白皙娇嫩,皮肤好得吹弹可破。

原主在乡下长大,土里刨食儿,风吹日晒,小麦色的皮肤显得土里土气。

两厢对比,原主显得太糙了。

但原主眼睛格外美丽,一双杏眼清澈明亮双瞳剪水,眼尾微微上挑,清纯又近妖,专注看人时,能把人看得心慌意乱。

特别是此时,她眼中还含着碎芒莹莹的泪。

秦父被她如此“儒慕哀求”的眼神,看得脚步一颤,高高扬起的手,也轻轻放了下来。

“母亲和妹妹带我去佛堂,让我求佛祖保佑伯爵府和王府的亲事。”

“求襄王不至厌弃了女儿,女儿若成为王妃,也能光耀我伯爵府门楣……”

“可母亲似乎把女儿给忘了……女儿上了香,一抬头,竟不见了母亲和妹妹!”

“就连母亲派给女儿的方嬷嬷都不见了……女儿第一次到这寺院里,不认得路,这才走迷了……”

原主是个温吞的性子,因为小时候快言快语,被村上的大孩子摁倒在地,骑在身上,狠狠地打嘴,脸都打肿了,于是越发不敢为自己说话。

她越是委屈着急,越是说不清楚。

但秦语恰恰相反,从小混迹市井的她,嘴皮子非常利索,和大妈吵架从来没输过。

她想起自己刚买下的那套精装修两居室……眼泪像决堤的洪水,痛彻心扉的模样,生生把秦父给哭傻了。

秦父皱眉盯着母女二人,“她刚来京都,从未出过家门,你怎么丢下她一个人?”

“好歹也是你的女儿,你是怎么做人母亲的?”

秦父从未大声吼过秦夫人,把她吼愣了,她脸上浮现羞愤和恼怒。

妹妹眼珠子一转,忽而指着秦语道:“血!姐姐身上有血!”

“听说寺里藏了刺客,姐姐不会是遇见刺客了吧?”

秦婉儿说完,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秦语低头,看见她裙摆上确实沾了几片血迹。血迹不算太多,最大的一片也不过巴掌大小。

原主是处子之身……但这不全是她的血,必有那男人的。

他身上受了伤,两人在迷香作用下连痛楚都顾不得,肆意发挥时,秦语嗅到过血腥味儿。

想到刚刚的情景,她身上不禁发热……但秦婉儿说“刺客”?难道他是刺客?

父亲母亲都围在秦婉儿身边,又是掐人中,又是温声软语的呼唤。

直到父亲说:“快去请寺里会医术的师傅……”

秦婉儿幽幽转醒,“姐姐,爹娘是担心你。你若遇见了什么事儿,千万别瞒着,要据实告诉爹娘啊!”

这话真是茶里茶气,她自个儿装晕,爹娘都焦急的围在她身边,心肝儿宝贝儿的叫着。

带着血迹的原主,跪在那里,没有半句关怀,只配被责骂,这叫关心她?

秦语暗暗翻了个白眼,硬生生把自己的脸憋红,“爹爹……那个,女儿……那个了……没有带子……在老家,我们都用草木灰带……但是府上,找不到……草木灰……”

秦父听得呆愣愣的,完全没明白。

秦夫人倒是听懂了,呵斥道:“行了!大姑娘家不害臊,这种事情也好在你爹面前说?恬不知耻!”

她说自己月信,就恬不知耻?

那找几个小牛盲毁她清白的妹妹又算什么?

秦语吸了吸鼻子,一双饱含“儒慕之情”的大眼睛,仿佛会说话般盯着秦父。

秦父责骂的话卡在嗓子眼儿,有那么一瞬间,他想自己是不是亏待了这个大女儿?

“你是她母亲,连这种事情都没照顾到吗?”秦父第一次觉得,妻子有些拎不清,语气严厉道,“你别忘了,她和襄王有婚约!”

妹妹秦婉儿立刻维护母亲,“爹爹,母亲每日操劳府上内务,已经够疲累了。姐姐若有什么不明白,不能问嬷嬷,问丫鬟吗?非要等出了丑,再怪到母亲头上?”

“姐姐,家和万事兴,不要挑唆爹娘不和了,好不好?”

秦婉儿这锅丢的高明。

第3章 要命的婚约

“行了,你若真心疼你母亲,这种小事,你姊妹之间也能照顾到!”秦父道。

秦母立即把秦婉儿护在怀里,母熊护崽一般,狠狠瞪了秦父一眼。

她眼神又像锋利的刀子,狠狠剜过秦语的脸。

秦父转过头来看着秦语,“你回房间去吧,不要乱跑,寺里藏了意图行刺太子的刺客。千万不要惹祸上身,明日我们就回府。”

秦语两腿发软,脚步虚浮的回到房间。

她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

原主的记忆,她怎么会那么熟悉呢?

原主和妹妹是双生子,她比妹妹早出生了两个多时辰。

但自打出生,她就被丢弃在云梦城老家。

因她特殊生辰八字,局为:坤造,乙酉(年),乙酉(月),乙酉(日),乙酉(时)。

四柱相同的生辰八字,千年难得一遇,实属罕见。

算命先生说,她的生辰八字太刚,克亲克友,不能养在至亲身边。

她爹娘也够狠,当真就扔下她不管了。

同族里有对儿老夫妻,一直没有孩子,捡了她回去。

本就贫寒的家,因为多了一个她变得更加穷困潦倒……

然而上个月,京都伯爵府忽然来接她,说这么多年亏待了她,让她回到伯爵府享福。

原主来京之后,从下人们口中得知,原来是当年战乱时,她爹无意中救了太子一命。

太子在当年还不是太子,只是起义军中的一支。

太子为了感谢、拉拢她爹,便指腹为婚。

既然是指腹为婚,原主和妹妹是双生子,直接让妹妹嫁不就行了?

为何偏要接回原主这个乡下村姑?

“我去……这不是《弃女成凰》中炮灰女配的身世吗?”

秦语浑身冰凉,无语问苍天……

她不但穿越了?还穿越进一本狗血小说里?

她上周看这本书时,吐槽这本书三观不正,打了十几个一星差评。

不用这么报复她吧?

“我现在是秦家大小姐,秦良玉?秦良玉最后怎么死的?”秦语敲了敲自己脑壳,皱着眉仔细回忆。

《弃女成凰》是个女强小说,不过成凰的弃女不是她,而是在道观长大的白潇潇。

人家那才是真正的大女主!

前期是柔弱坚强小白花,后期buff大开,呼风唤雨撒豆成兵,无所不能。

“秦良玉因为八字特殊,才被襄王——就是太子的长子选中,成了王妃之后,迅速有孕……”

“怀孕五个月时,被襄王取了胎头血,献给女主做药引子……”

秦语打了个冷颤,下意识地捂住自己的腹部。

因为炮灰女配和她同姓,她同情女配,在评论区留言吐槽作者!

“被取了胎头血之后,秦良玉命大不死,但彻底黑化,开始陷害报复女主……”

“也不知作者咋想的?秦良玉就算报复,也该报复襄王,她记恨女主干什么?”

“再说,她能干得过女主?回回被女主打脸,还不长记性……被襄王赏给一个变-tai老太监,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

嘶……秦语抱紧自己,不敢相信,等待她的就是这种命运。

就这样要命的“婚约”,还被妹妹嫉妒?

摔!谁爱嫁谁嫁,反正她不嫁!

就在秦语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忽然听到外头在喊:“找到刺客了!抓住他了!”

她猛地一惊……是那个男人吗?

那么苏的声音,那么精健的身材,可惜了……

糟了!他临走拿去自己的耳坠子……倘若他被抓,自己会不会被牵连啊?

第4章 落水反击

秦语在心惊胆战中,做了一夜的噩梦。

第二天启程回府,她整个人浑浑噩噩的,丫鬟一路上跟她说了什么,她全然没听。

直到回到府上,她被嬷嬷架着去梳妆打扮,她才回过神来。

“襄王府来送聘礼?要相看我?”

秦语欲哭无泪,“不去行不行?妹妹替我去吧?反正我们是双生子。”

“姐姐别怕,我陪姐姐一起去就是。”秦婉儿挽着她的手,白皙的小脸儿笑得人畜无害。

秦语却想起这个情节。

这温柔娴雅的好妹妹,可没打什么好主意!

书上写,姐妹两个走到九曲浮桥上。

秦婉儿却猛地推了姐姐一把,秦良玉摔入水中。

秦婉儿大喊救命,把宾客都引了过来。

秦良玉被捞上岸,脸色发青,衣服散开,狼狈不堪,且救她上岸的是个小厮。

救人的过程中,难免有触碰……

秦婉儿想借此毁了她的婚约,只是秦婉儿不知道,襄王娶她根本不是因为“指腹为婚”。

而是因她特殊的生辰八字,她的胎头血,恰可以救女主的命!

“姐姐,你瞧那边。听说襄王爷玉树临风,风流倜傥,乃京都玉郎!”

“想嫁给襄王爷的人,能绕京都两圈儿!”

秦婉儿说着,猛地朝她撞过来。

秦语一直留神,见状脚步一撤。

秦婉儿动作猛,收不住,只听“噗通”,水花四溅。

“救命呀!有人落水了!”

“救命呀,我不会水呀!”

秦语暗笑,卖力地喊道。

厅堂里的宾客果然被惊动,纷纷往桥上来。

下人见落水的是二小姐,小厮皆往后躲,几个会水的婆子跳下去,把二小姐救了上来。

秦语眼睛微眯,原来还可以这样?

为何当初救大小姐的却是小厮呢?

秦婉儿的丑态并未暴露在人前——秦父当即脱下自己的深衣,将秦婉儿包裹的严严实实。

宽大的深衣裹着,越发显得秦婉儿娇小玲珑,楚楚动人。

她白皙的小脸儿,挂着水珠子,不显狼狈,反而我见犹怜。

秦婉儿白着脸,泫然欲泣,“姐姐,你为何推我落水?”

“就因为我不肯带你偷看襄王吗?”

“这里不是云梦城那乡下之地,凡事要讲礼义廉耻,姐姐还未出阁,怎能抛头露面来见男子……”

秦语眉梢轻佻,哦豁?倒打一耙的本事这么纯熟?

没等她解释,秦父劈头盖脸就是一个大耳刮子,“逆女!还不跪下!”

秦语耳中嗡嗡作响,嘴里也是一股子腥甜。

她脚步本就虚浮,一个耳光,她扑倒在地。

听见秦父叫她跪?

算了,她还是躺着吧。

碰瓷,现成的套路谁不会?

“姐姐别装了!快起来,还有宾客在呢!”秦婉儿来推她。

秦父也有点儿慌,“逆女,丢人现眼,还不滚回去!”

“燕王息怒,她一直养在云梦城老家,缺乏管教,粗鄙不堪……”

一道低沉悦耳,且有些熟悉感的男中音传来,“郎中,去看看。”

秦语只觉手腕被人翻过来,温热的指腹落在她脉门上。

她顿时有些紧张,装晕被揭穿了怎么办?

片刻之后,却听那郎中不紧不慢地说:“气血两虚!云梦城贫瘠,没吃过好的也就罢了。既来了京都,就该给吃些滋补的。小小姑娘家,这般消瘦单薄,日后不好生养怎么办?”

秦父闻言一愣,张着嘴说不出话来。

“既已送了聘礼,这便是襄王的未婚妻,是我楚家的儿媳了。伯爵府这般苛待她,是穷得养不起闺女?还是看不起襄王?”

那好听又耳熟的男中音无不嘲讽地说。

“不、不敢……”秦父吞吞吐吐。

“看伯爵府二小姐穿戴,也不像穷酸的样子?”男人轻笑,“如此看来,是看不起襄王了。”

秦语心中暗笑:哥们儿,会说你就多说点!

“绝、绝无此意,燕王殿下恕罪!必是贱内照顾不周,下官这就责令她,燕窝、鱼翅、海参都备上。”

秦父似是怕极了燕王,说话间屈膝想要跪下。

燕王却抬脚,脚尖顶住他的膝盖,没叫他跪。

“本王对你内宅的事情不感兴趣,只关心本王的侄媳妇是否安好。”

燕王说完,在秦语身边半蹲下,他狐疑的咦了一声。

秦语心跳加速……看出什么了?

燕王道:“是太干瘦了些,郎中,给开些大补之物。”

郎中说:“秦伯爷刚说的燕窝、鱼翅、海参就挺好,是药三分毒,不如食补。”

燕王站起身,斜睨了秦父一眼。

他气场强,眼神杀威力极大,秦父脸色一白,哆嗦应道:“遵、遵命,一、一定安排。”

秦语心中得意,虽然没能毁了婚约,但起码逃过一劫,也算一个好的开始吧?

她被下人抬起来,摇摇晃晃往内院走。

忽而身体一轻。

“砰——”她被结结实实扔在了地上,摔得后背生疼。

秦语猛地睁开眼睛,这里是……祠堂?

“给我跪着!”怒喝犹如一道惊雷。

第5章 关祠堂

“燕窝鱼翅海参?你也配?真是乡下来的贱胚子,不识抬举……”

秦语狐疑的看着秦夫人,她的眼神太过犀利。

秦夫人脸色一僵,冷哼:“看什么看?害得你妹妹落水,害你爹被燕王责骂,你就是个祸害,说错你了?”

“你真是我的母亲吗?”秦语目光冰冷无比。

她忽然想起自己在现代的那个母亲,不由冷笑一声。

还真有这样的母亲,无论古代现代,无论书中还是现实。

“我真恨不得没有你这个女儿,你若有婉儿一半懂事,我也不至于这么生气!接你回来,就搅得家宅不宁!”

“那你们何必接我回来?”秦语嗤笑。

秦夫人狠狠瞪她一眼。

秦语道:“因为你们舍不得襄王府的婚事,你们想巴结襄王府。把我接回来,只是给你们利用而已。”

“既然我还有利用价值,那就对我客气一点,否则,你们绝对会得不偿失。”

秦夫人大惊,抬手指着秦语的鼻子,“你、你……”

“千万别跟我提什么亲情,这东西,你我之间根本没有。”

秦语冷冷说道,“也别提生养之恩,你们只是生了我。但把我扔下,任我自生自灭的时候,在你们心里,我已经死了。在我心里,你们也一样。”

秦夫人惊怒之下,踉跄退了一步。

她抄起一把扫帚,劈头盖脸朝秦语打过来。

“我打死你这逆畜!就当我从没生过你!今日就打死你!”

秦语猛地握住她的扫帚,狠狠一推。

秦夫人不妨她敢反抗,惊呼一声,撞在门框上。

原主刚从云梦城接来的时候,胆小怯懦,别说反抗了,就连大点儿声说话,她都像受惊的兔子。

秦夫人握着扫帚,表情像见了鬼。

秦语往外瞟了一眼,狠厉冰冷的表情,瞬间软化。

她屈膝跪在地上,捂着自己刚刚被秦父扇肿的脸,哽咽道:“母亲别打了,我不要了,我什么都不要……

“燕窝鱼翅是什么,我听都没听说过……母亲不要打死我,不要赶我走,我不要吃了……

“我吃胡饼即可,不不,下人吃剩下的饭给我些就好,我不挑食的……”

秦夫人脸色一变,扭头朝外看去。

秦父已经黑着脸进入祠堂,“就知是你苛待她!你这头发长见识短的妇人!让我今日在燕王和众人面前丢脸!以后京都会怎么议论我?”

“说我克扣女儿的饮食?说我穷得连女儿都养不起?”

“不是,是她……”

秦夫人气急,“你没看见她刚才有多嚣张,她指着我的鼻子骂我。说在她心里,咱们已经死了!”

秦父看了秦语一眼。

秦语缩着肩膀,吸着鼻子,半边脸肿得老高,眼圈儿红红的。

秦父显然不信秦母的话,“就她这样,也敢顶撞你?”

“行了,我知道你心里有气儿。罚她跪祠堂思过也行,但饮食上不要再苛待她,燕王今日的话……”

秦父附在秦夫人耳畔,低声嘀咕了几句。

秦夫人不甘地点点头,狠狠剜了秦语一眼,转身离去。

咣当一声。

祠堂的门被仆妇从外插上。

“老实跪着!祖宗们都看着你呢!”仆妇怒斥了一句。

秦语盘腿坐在蒲团上,跪个屁呀!

坐着她还嫌憋屈呢!

聘礼已送,根据书上的剧情,婚期就在下个月。

倘若嫁去襄王府,那才是真正噩梦人生的开始!

“被人剖腹取子,五个月的胎儿已经成形,取胎儿的心头血做药引……”

秦语回忆着书上的情节,禁不住打了个冷颤。

“这特么是人干的事儿吗?简直混账不如!”

“不能坐以待毙……”

她抬头朝四下看去,门外有仆妇,四面无窗,祠堂里阴森森的。

“气窗!”秦良玉一抬头,看见离地两米高的墙上,有一扇半米见方的气窗。

原主瘦得一阵风都能吹走的身材,肯定能爬出气窗!

“先离开祠堂,再扮作小丫鬟,找机会溜走……”

秦语打了个响指,立即行动,她搬来桌子椅子,手脚并用的往气窗上爬。

好在气窗的销子是朝里的,秦语推开气窗,心里仰天大笑:“自由,姐来了!”

然而,她太高估了秦良玉的身体素质。

大夫说,她气血两虚,这话是真的。

秦语只觉眼前一黑,头重脚轻,她从离地两米的气窗口,径直砸向地面。

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神医王妃她拽翻天了》<<<<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