巅峰红人免费阅读全文,全文免费阅读(巅峰红人)

小说:巅峰红人

小说:都市小说

角色:刘锐,秦旖婕

作者:青木堂主

简介:先被女友背叛,又得罪美女上司,底层小职员时运到来,逆袭上位,转眼已是巅峰红人!

巅峰红人免费阅读全文,全文免费阅读(巅峰红人)

《巅峰红人》免费阅读
第1章阴谋

“刘锐,你杵这儿干吗?又在偷奸耍滑?我让你负责今晚庆典的安保工作,你不去外场巡视,在舞台上场口这儿装什么大头蒜啊你?”

人满为患的大宴会厅里,一个阴冷刻薄的女人话语声忽在刘锐身后响起。

“这个女人又来针对我了!”

刘锐心下暗骂,转过身看向面前刚站定的前女友、现上司林娜。

林娜鄙夷的觑着他,继续嘲讽他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花花肠子,过会儿庆典开始,公司和总公司主要领导都要上台讲话,你站这儿是想和领导们混熟脸献殷勤,希望能被某个大领导提拔起来,一飞冲天!”

“可你这不是白日做梦吗,就你这穷酸鸟样,哪个领导会看上你?”

林娜语气尖酸刻薄,狠狠的羞辱着刘锐。

刘锐再也忍不住了,针锋相对的道:“林主管,其实我真想向你学习,为了升职,勇于献媚取悦领导,甚至不惜为之献身。
只可惜,公司和总公司主要领导都是男的,我想学你也学不了。

此言一出,林娜那张精致打扮过的妖艳小脸瞬间耷拉下去,双眼死死瞪向刘锐。

三年前,刘锐大学毕业回到家乡临都市,应聘进了名企华佑地产公司,在行政办里当一名文员。

工作一年后,他凭着出众的能力,得到了上司的看重,并以高大俊朗的外表赢得了“办花”林娜的爱慕。

到了第三年,行政办有一个副主管职位的空缺,上司想举荐刘锐接替。

但林娜更想得到这一职位,刘锐当时已跟她谈婚论嫁,正是好得蜜里调油的时候,便自甘平凡推荐了她。

林娜升职后,立刻露出了真面目。

她利用职务便利,频繁接触公司高管,费尽心机行谄媚取悦之事,最终傍上华佑地产的常务副总。

因为枕边风吹得好,常务副总一句话,就让林娜当上了行政办主管。

彼时刘锐也发现林娜居然是这种人,愤怒地提出分手,谁知林娜却趁机侵占了他为结婚买的新房。

那套房子首付款三十万,绝大多数都是刘锐父母辛苦操劳一辈子积攒下的血汗钱。

就因为买房时刘锐受林娜鼓惑,在房产证上写了她的名字,导致被她无耻侵占还无可奈何!

被林娜扫地出门的那一刻,是刘锐人生之中最狼狈、最后悔、最悲愤的一刻!

叫天不应,欲哭无泪!

刘锐父母也承受了无比沉重的打击,如今事情已经过去多半年了,刘母还时不时的哭上一阵。

念及旧仇,刘锐现在杀了林娜的心都有!

“刘锐你放什么狗屁,谁献身领导啦,我是凭能力被领导看中提拔起来的!”

“你少给我胡说八道!你这个臭垃圾纯粹是嫉妒!是诬赖!赤裸裸的诬赖!小心姑奶奶去法院告你……”

刘锐低喝打断了她:“闭嘴吧你!我知道分手后你利用手中职权,对我大肆打压各种针对,是要让我知难而退、主动辞职离开公司,免得对你不利。
可我就是不走,我就算是死撑也要撑下去,看你能张狂多久!”

“好,好!”

林娜只听得又恨又气,偏偏一时间又拿刘锐没有办法,咬牙说道:“我告诉你,今晚安保方面只要出一丁点岔子,你就给我滚蛋!”说完怒冲冲离去。

行政办虽然下辖保安队,但刘锐工作中并不分管安保这一块。

可林娜就是要他负责本次庆典的安保工作,其间自有深意。

这次华佑地产十周年庆典盛会,选址在了市区正西三十公里外的望龙湖山庄,参会人数过千,也就带来了很大安保压力。

另外,华佑地产邀请了母公司华佑公司的领导层出席,而上级领导的出席也大大增加了安保工作复杂度。

除去这两项最要紧的,还要考虑到环境安全、活动安全、饮酒安全等诸多方面。

所以,现场安保工作难度极大。

更让人郁闷的是,就算做好了,那也是本职使然,算不上什么功劳。

可一旦出点什么岔子,就会在公司乃至总公司领导面前丢人现眼,甚至引发政治灾难。

林娜就是希望安保方面出错,那就能推到刘锐头上,顺理成章的将他开除走人。

刘锐自己也明白这一点,所以早早就跟保安队长做好了计划,今晚从人员入场开始就进入了战时状态。

眼下公司与总公司领导就要陆续入场,刘锐更是提起了十二万分的小心。

“希望今晚别出什么意外,让我平安度过……”

刘锐刚想到这,前厅已经突发意外!

一个姿容气质都是上佳的长裙美女,被一个西装革履的小伙儿拉扯着走向最近的大厅出口。

那美女拼力挣扎,伴随着呵斥声,引起了四周不少人的注目。

刘锐见状,顿时吓出一头热汗。

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要是二人当众厮打起来,不说林娜会不会趁机收拾自己,自己都会觉得失职。

他不及多想,快步追了过去,想要分开二人。

追出那道门,已经看不到对方二人的身影了,不过无形中也避免了在宴会厅中酿成安保事故。

刘锐暗松一口气,低头时却见前边地毯上躺着一只精美的LV手包,估计是刚才那个美女遗落的。

他拣起手包,向外追去,跑到电梯厅时,刚好看到那对男女进入了一旁的楼梯间。

刘锐不假思索就走过去,来到门口,就听到里面响起那个小伙儿哀求的话语声。

“高姐,你这样搞会害死老板的,求求你还是快走吧。

那美女也随之说话:“居然用‘害死’这么夸张的词儿,怎么,堂堂的华佑公司总经理,让小女子今晚这一手给吓住了?哈,哈哈!”

笑声殊无喜意,满满的只是讽刺。

门外听着的刘锐却吓了一跳,怎么,此事居然涉及到总公司的总经理沈晓舟?

那位大佬可是总公司出席本次庆典的最高领导啊,更是市里的风云人物,连市领导都要笼络的一尊大佛。

“当事人是个美女,又涉及总公司最高领导之一,估计不是什么好事,我还要不要听下去?”

刘锐正犯犹豫,却听那小伙儿跟着说道:“哎呀,高姐你饶了我吧,赶紧走吧,要不我跪下来求你?”

“你跟我无冤无仇,干吗要给我跪下?你给我跪下又有什么用?”

“我今晚只要他沈晓舟一句话,只要他答应娶我,不用你赶,我马上就走!”

“哼,以前没离婚时不答应,我也就认了!现在他已经离婚了,为什么还不答应?他今天不答应我跟他没完!”

刘锐听到这话,瞬间明白过来,敢情这美女是沈晓舟的外室,这是特意抓沈晓舟出席公众活动的时机逼婚来了。

他心中却也一凛,假若那小伙儿无法劝服她,她回到宴会厅闹将起来……

到时,沈晓舟固然会很没面子,公司领导也会迁怒下来,责备安保工作没有做好,不就给林娜借口收拾自己了?

只听那小伙儿哀求道:“哎呀你放心吧高姐,我老板肯定会答应你的,但不是现在,现在外面人多嘴杂,万一被人发现……你还是赶紧走吧,求你了!”

那美女冷冷地道:“不答应是吧,那我现在就回宴会厅,大闹一场,看某人把脸往哪儿搁!”

“别啊高姐,你千万别回去,我求你了……”

刘锐听到这儿再也忍不住,推门就走了进去!


第2章 青云直上

“这位小姐,你先别回去闹,我劝你两句。

那小伙儿和那美女都没料到会有外人推门进来,都是吓了一跳。

刘锐道:“高小姐是吧,我是纯粹的局外人,你听我说两句公道话,好不好?”

那美女表情有几分慌乱,蹙眉道:“你是谁?我的话你刚才都听到了?”

“我是华佑地产的,负责庆典安保,来交还你遗落的手包,你们的话我不是有意听到的。

刘锐先将手包递给她,随即劝道:“你遇到事情,不能一厢情愿,要冷静分析利弊再做决定。

“比如你回去大闹一场,让沈总当众丢人了,你除了能出口气外,得不到任何好处,而坏处可就多了!”

“沈总绝对会因此落马,到时你别说想做总经理夫人,就算以前可以享受的物质生活以后都享受不到了。

那美女听得沉默下来。

刘锐又道:“这是弊一,弊二呢,沈总落马接受调查,调查组绝对会连带查到你头上,你愿意被调查吗?”

那美女脸色开始有点难看了,眼皮也低垂下去。

“弊三,经此一事,你的黑暗身份会人尽皆知,你会名誉大损,日后你怎么面对亲朋好友?”

那美女听到这儿彻底没脾气了,悻悻地垂下头去。

刘锐半开玩笑的道:“最后也是最主要的,你会砸掉我这个安保负责人的饭碗,你说我好心归还你包,你好意思坑我啊?”

“我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呀……”

那美女万分委屈的泣道,同时转头看向上方楼梯。

刘锐下意识顺她视线看去,才发现上面楼梯转角处靠墙站着一个四十出头、留背头、很有领导气派的男子。

这男子刘锐正好认识,正是总公司的第二大领导、副董事长兼总经理沈晓舟。

刘锐进来之前,只听到二人对话,也就以为楼梯间里只有二人,这才敢进来给那位高小姐剖析利弊。

现在眼见沈晓舟就站在当场,而且正面无表情地盯着自己,刘锐顿时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

“完了完了,我死定了,居然当着他的面分说他的丑事……”

沈晓舟走下来,没理会刘锐,温言对那高小姐道:“我答应你!”

高小姐惊喜之极,却又不敢相信,跟他确认道:“真的吗?你答应娶我了?”

沈晓舟嗯了一声,柔声道:“你先回家,等过两天我不忙了,就着手安排婚事。

他说完吩咐那小伙儿:“李桥,你高姐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你代我护送她回去。

李桥怔了下,道:“老板,这儿离市区又不算远,不用送吧。

“我还是留下来陪着您吧,也能随时听差。

旁边刘锐有些无语的看着他,也不知道他这个亲随是怎么当的,连老板的心思都看不透?

沈晓舟是不放心高小姐一个人回吗?他是担心高小姐并非真的离开,而是还留下来纠缠搞事。

沈晓舟对李桥的应对十分失望,不知为何,转头看向了刘锐。

刘锐也不知他看自己干什么,但能看出他对自己没有恶意,心说我刚帮你劝服小三,你不会还想让我送她回家吧?

微微思索一下,刘锐试探着道:“我看高小姐应该可以安心回家了,当然大晚上的有个人送她是更好。

沈晓舟见他读懂了自己的心思,眼中划过一抹欣慰之意,吩咐李桥道:“马上送你高姐回家!”

语气不容置疑!

李桥哪敢再说什么,忙带沉浸在巨大喜悦之中的高小姐离去。

二人这一走,刘锐就感觉所有的压力都朝自己头上压过来了,只想马上逃离,免得被沈晓舟算后账。

沈晓舟却没半点跟他算账的意思,神情和煦的问道:“你叫什么?”

刘锐如实作答。

“好名字,象征着锐意进取。

沈晓舟很是欣赏的看着刘锐,含笑问道:“刘锐,我问你,有没有兴趣做我的秘书?”

刘锐闻言立时傻掉,张开嘴巴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也不敢想,沈晓舟一上来居然就要招揽自己?

自己知晓了他的丑事,他不弄死自己就算是便宜自己了,怎么还让自己给他做秘书?

是这位大领导未饮先醉,还是自己惊惧之下听错了?

“你心思缜密、聪明伶俐,应变能力很强。

“我现在的秘书李桥跟你一比,差得不是一点半点。

“因此我有意让你接替他,做我的秘书。

沈晓舟收起笑容,非常认真的说道。

刘锐此时已经镇定了几分,心中也是暗暗佩服,这位总经理真是既有宰相的胸怀,也有枭雄的精明啊!

胸怀体现在他超擢使用自己这个知晓他丑事的下属职员。

换成心眼小的,不至于杀人灭口,但也会想方设法的让自己闭嘴甚至滚蛋。

精明同样体现在他破格提拔自己。

因为此举等于是将自己跟他绑在了一起,两人日后就是最亲密的上下级关系,自然不用担心自己泄露他的丑事出去。

刘锐很快又想,不论怎样,这对自己来说是件不折不扣的大喜事。

一来,可以摆脱林娜无休无止的打压;

二来,借助这位沈总的人脉,日后可以结交些市里的大人物,说不定可以讨回被林娜侵占的房子;

三来、也是最大的好处,自己职场命运发生重大转折,从底层默默无闻的小职员,一跃成为最顶层大领导的身边亲信。

刘锐想到这儿,再没有犹豫,真诚的道:“我倒是很想服务沈总,就怕自己能力低微,当不好这个秘书。

沈晓舟哈哈一笑,摆手道:“难道你能力还能比李桥更差?”

“他张嘴闭嘴只会说‘我求你了’、‘我给你跪下了’,可高婷并不领情。

“而你三言两语就震慑住了高婷,两相比较,高下立判!”

刘锐谨慎的又问:“您让我接替李桥的职务,那李桥呢?”

沈晓舟暗暗点头,心说这小子年纪轻轻,做事却滴水不漏,换成别人早就被喜悦冲晕大脑了,他还能冷静的为李桥着想,实在难能可贵,自己今天可是意外发现人才了。

“李桥你不用管,我自会给他安排一个好去处。

“你没别的顾虑了吧?那就说好了,回去我就让人力部门给你办理调动手续。

“我马上要出席庆典仪式了,走吧,一起回去。

沈晓舟抬起左手,亲热的拍了拍刘锐的臂膀,以示亲热。

刘锐立即进入秘书角色,转身给他开门,脸色恭谨,心里却是无比激动。

“我居然被沈晓舟提拔成了秘书?这不是做梦吧?”

“老爸那二起二落、坎坷半生的机关经历早就告诉了我,给领导做秘书,不是领导,胜似领导。

“我给沈晓舟做了秘书,那是一飞冲天!”

“今后别说是林娜这种小人物了,就算是华佑地产总经理见到我,也要笑脸相迎、用心接纳。

“哈哈,老天爷终于开眼了!林娜,你给我等着的,你对我所做的一切,都要给我付出代价!”

门被拉开时,刚巧外面推门走进一对男女,还伴随着低低的交谈声:

“张哥,那个刘锐可恶心了,天天勾搭我,言语动作还特别露骨。

“很多下属都替我抱不平,可是面对刘锐,我也只能是敢怒不敢言。

“其实我明白,他之所以对我下手是看中了我的房子,想人房两得,好哥哥你可要给我做主啊!”

那男的说道:“好,你说开他我就给你开掉他,小意思!”

“快宝贝,先让我亲两口,两天不见想死你了!”

这对男女说话步伐都透着急躁,那男人进门后更是扯过那女人来就要抱住亲吻。

可他俩没想到楼梯间里竟有外人,直接跟沈晓舟、刘锐二人撞了个当面。

那男人先是一呆,随即迅速将那女人推开,等认出沈晓舟后,更是吓得脸色惨白,失声叫道:“沈……沈总!”

那女人一眼先看到了侧面的刘锐,惊呼道:“刘锐!”

刘锐脸色立时阴沉下去,他已经认出了这二人。

那女人不用说,是前女友兼上司林娜。

男的则是林娜的姘头、公司常务副总张煜。

张煜在华佑地产里头可是响当当的人物,权势之盛不亚于总经理范一鸣。

其人虽然粗鄙好色、不学无术,业务水平也差劲,可就是常年稳坐公司二把手的位子不动摇。

平日里,像是刘锐这种底层小职员,连和他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甚至就算主动跟他打招呼,他肯定也是鼻孔朝天走路,充耳不闻。

但是今天,沈晓舟站在自己的身边,刘锐倒也丝毫不惧张煜和林娜这对男女。

“这两个人,真是色胆包天,在这种场合居然还敢偷偷亲热!”

林娜已然大怒,指着刘锐告状道:“张总,他就是刘锐!你看他,他本该负责今晚的安保工作,可他竟然不在现场巡视,跑到这里偷懒。
你说该不该开除他?”

张煜正在担心自己的话有没有被沈晓舟听到,闻言灵机一动,陪笑对沈晓舟道:“沈总,我们是来……来抓这个失职旷岗的员工的。

林娜这时才认出沈晓舟来,先惊后喜,上前添油加醋的道:“沈总您好,我是咱们华佑地产行政办的主管,我叫林娜。

“这个刘锐是我的下属,平日里就懒散成性、无法无天。

“今晚本该他负责安保工作,可您也看见了,他竟然擅自旷岗跑出来偷奸耍懒!”

“这样的恶劣员工如果不开除,那还要公司规章制度干什么?您说......”

林娜本一脸自信,见沈晓舟眉头紧皱,心中笃定刘锐今晚就要卷铺盖走人了,可她话都没说完,就听到沈晓舟一声低语。

“你给我闭嘴!”

这句话瞬间让张煜和林娜有些愣了!


第3章 谁让你坐下吃饭的

高高在上的沈总怎么为这么一个小人物说话?

沈晓舟也没多说什么,看看腕表,道:“刘锐是不是旷岗我自然清楚!时间不早,我先过去了。
”说罢从张煜身边走了出去。

刘锐也懒得留下来面对二人的质问,随之跟出。

沈刘二人走出电梯厅,沈晓舟回头笑问道:“那个女人,好像在针对你?”

刘锐面现苦笑,道:“她针对我不是一天两天了……”

他将自己和林娜的恩怨过往简短的讲了一遍,并未隐瞒被林娜戴帽子的事实。

沈晓舟见他连被女友戴帽子的羞耻之事都敢告诉自己,顿时对他大起信任之感,也放心了不少,微笑说道:“男子汉大丈夫只怕不能建功立业,何患无妻?”

楼梯间内,张煜与林娜正在相对犯疑。

“这个姓刘的小子,不过是个小小的行政专员,是怎么跟沈总攀上交情的?沈总居然帮他说话!”

林娜满脸惊疑之色的答道:“我也不知道啊,在我印象中,他连公司领导都一个不认识,又怎么能攀上总公司的领导?何况是沈总这样的大领导?”

张煜皱眉想了想,道:“沈总说他是来归还宾客财物的,那应该是沈总的宾客不小心失落了什么东西,姓刘的凑巧捡到,跑过来归还,这才凑巧认识了沈总?两人只是刚刚认识,没有半点交情。

林娜连连点头,松了口气,道:“应该就是这样,刘锐这个废物何德何能,能跟沈总那等大人物攀上交情?他给沈总提鞋都不配……也别说沈总了,他给好哥哥你提鞋都不配!”

“哈哈!”

张煜得意的笑了起来,忽又想到什么,脸色变得很难看,问道:“刚才进来时我最后那半句话,你说沈总听到了没……”

回到宴会大厅后,刘锐和沈晓舟分开,继续履行自己的安保职责。

他脑袋晕晕乎乎的,走路跟踩在云彩上一样轻飘飘的,兀自不敢相信,刚才在楼梯间里发生的那一幕是真的。

“我刘锐要发达了吗?哈哈!”

华佑公司,其实是“华佑集团临都市公司”的简称,别看只是华佑集团在临都市的一个市级子公司,却体量庞大之极。

它旗下除去华佑地产外,还涉足了商业、工业、矿业、旅游业、医疗、教育、传媒等领域,几乎涵盖了当下所有赚钱的行业。

而在临都市下辖的四区三市五县,也都布局有各类产业。

毫不夸张的说,这个市级公司,就是一个拥有着市级版图的商业帝国。

作为这个商业帝国的最高行政管理长官,沈晓舟拥有着无法想象的权势与能量。

因此,给沈晓舟做了秘书,想不发达都不行,金钱、美女、地位将会纷至沓来……

刘锐一想到今后的发达之路,激动得甚至有些全身发热。

周年庆典很快开场,先是领导讲话,再是颁奖环节,然后是节目表演,期间穿插着抽奖,而酒宴也在节目表演的同时开始了。

刘锐却还不敢就座吃喝,而是继续绕场巡视。

直到酒宴的后半场,确认现场气氛始终热闹和谐了,刘锐才敢回到行政办的席位落座吃喝。

行政办有二三十号人,坐了三桌,刘锐是随便坐了一桌

“哎呀,主管陪张总过来给咱们敬酒了,大家快起来快起来!”

只见林娜陪着分管行政办的常务副总张煜,端着酒杯走来敬酒,众人连忙起身恭迎。

张煜笑眯眯的走到席旁,先说了一番场面话,这才举杯相敬。

众人各自干掉杯中酒,不喝酒的也喝光了杯里的茶水饮料。

“刘锐,谁让你坐下吃饭的?”

张煜敬完正要走人,林娜忽然朝坐在外首的刘锐发作起来。

众同事刚刚还都嘻嘻哈哈的,突见上司对刘锐发飙,都是吓得脸皮一紧。

不过大家也都见惯了林娜针对刘锐,此刻见到,都认为不过是刘锐又被针对一次罢了。

刘锐冷冷淡淡的反问道:“我为什么不能坐下吃饭?”

“还敢犟嘴?!”

林娜骤然大怒,忽将手中没喝完的杯中酒泼向刘锐,泼了他个满头满脸,喝道:“你是不是没把我这个上司放在眼里?”

众同事见状大骇,胆子小的甚至被吓得惊呼出声。

附近两桌的同事也都停止说笑,讶异的看过来,附近空气都随之降温。

林娜余光将下属们的反应看在眼里,冷酷的脸上现出一抹得意的笑,只是笑容有些扭曲。

张煜本来要走,见林娜冲刘锐发飙,便停在了原地,帮起腔儿来。

“刘锐,你还真是没大没小无法无天,你上司质问你,你不会好好回答吗?啊?”

“竟敢犟嘴,你眼里还有没有上级领导?还有没有公司制度章程?”

林娜见张煜帮自己说话,更是心中有底,傲然冷笑道:“刘锐,我让你负责今晚庆典安保工作,是对你的信赖和重用!”

“可你倒好,庆典还没结束,你居然就敢堂而皇之的坐回来吃饭!”

“你置安保工作于何地?置公司和总公司广大领导同事的安全于何地?”

“你还是个人么?你配坐在这里吃饭吗?你怎么不去死呢?”

张煜冷哼一声,道:“说得好!刘锐,我告诉你,你被开除了,现在、马上、立刻,给我离开这里!”

林娜大喜过望,指着大厅出口喝道:“听到张总的话了吧,刘锐,你马上给我滚,现在就滚!滚蛋!”

二人一唱一和,顷刻间就给刘锐判了职场死刑。

旁边看着的同事们无不既心惊,又十分惋惜。

虽说刘锐能力不错,从华佑地产离职后也能找到新的工作,但市里再想找到像华佑地产这样名头既响、待遇又高的企业可就难了。

而且背负着被华佑地产开除的经历,以后的职场之路也很难顺利了。

似乎猜到了人们的想法,林娜很快又给刘锐补了一记刀。

“像你这样的垃圾员工,根本不配找到工作。

“回头我就向市里其它企业通报你的恶劣行为,让你一辈子也找不到工作,哼哼!”

众人心中咯噔一下,林娜这不单是要开除刘锐啊,她这是还要把刘锐的职场之路彻底堵死啊!

虽然众人心中都有点可怜刘锐,但此时此刻,没有任何一个人敢站出来帮他说话。

刘锐并未动怒,从桌上拿过两张纸巾,擦干头面上的酒水。

这一刻,他真想端起自己的茶碗,就手泼到林娜脸上。

不过,他已经看到,不远处沈晓舟端着杯走了过来,像是朝自己来的,便强自压下动手的念头。

“呵,林主管,你这是以身示范‘泼妇’这个词的含义吗?”

林娜当着一众下属的面被他说是泼妇,自觉领导形象大跌,登时恼羞成怒,指着他嘶吼:“你敢骂我?”

张煜也跟着大怒,破口骂道:“刘锐你真混账,连上司都敢骂,你是不是不想混了你?”

刘锐冷笑道:“呵呵,你们不是要开除我吗,那她还算我什么上司?我又有什么不敢骂的?”

林娜怒不可遏,忽地扑到刘锐身前,扬手就去抽他耳光。

可她手还没抽到刘锐脸颊,已经自己停在半空,因为她也看到了沈晓舟。

“呵呵,你们这里好热闹啊!”

华佑公司总经理沈晓舟端着酒杯似笑非笑的站了过来,身后不远处跟着华佑地产的总经理范一鸣。

林娜吓得心头一凛,忙把右手缩了回来。

张煜也忙转身毕恭毕敬的道:“沈总!”

沈晓舟根本就不理他,笑着站到刘锐身边,举杯道:“来,刘锐,我敬你一杯,谢谢你刚才归还我那位贵宾的财物。

刘锐如何听不出,沈晓舟其实是感谢自己帮他劝服高婷,急忙给自己倒了一杯啤酒,端起来受宠若惊的道:“哎哟沈总,我不给您敬酒就已经是大大的不对了,怎么好让您敬酒给我?我失礼在先,自罚一杯!”

他说罢仰头一口干了。

沈晓舟笑道:“不用自罚,来,倒满喽,咱俩喝一杯。

刘锐忙又将酒杯倒满,端起来后跟他碰杯,再次干掉。

一旁张煜都看傻了,惊疑不定的看向林娜,心中暗骂:“据我所知,这小子就是一个低贱的小员工,跟沈晓舟没有半点交情啊,怎么眼下沈晓舟主动跑过来给这小子敬酒?”

林娜那边却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沈晓舟可是今晚在场最高领导啊,就算范总、张总给他敬酒他还要考虑喝不喝、喝多少,他怎么会主动向刘锐这个废物敬酒?”

“就因为刘锐拾金不昧吗?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沈晓舟绝对是喝多了,绝对的!”

不过看到沈晓舟的清醒状态,林娜很快又推翻了自己的想法。

她开始意识到——尽管不愿意承认,刘锐是真的和沈晓舟产生了一定的交情。

“不行,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抱上沈晓舟的大腿而什么都不做……”

沈晓舟将酒杯交到左手,右手拉起刘锐的手腕,道:“你还得跟我来,有个小忙要你帮,呵呵。

说罢,沈晓舟眼神凌厉的瞪了张煜一眼,然后带着刘锐走向主桌。

张煜看到沈晓舟凌厉的眼神,只吓得心惊肉跳,却也猜到他是在警告自己,不要再难为刘锐。

可想到沈晓舟这样的大人物,居然因为刘锐这么一个小员工而警告自己,又不禁暗暗怨恨。

刘锐跟着沈晓舟走向主桌,走前深深看了林娜一眼,心中暗道:“林娜,你今晚泼我这杯我记住了,改天咱们新仇旧恨一起算!”

旁边众看客目送二人远去,都是表情迷茫震撼,像是看了一出完全看不懂的深奥大戏。

张煜从刘锐身上收回怨毒的目光,把林娜拽到一旁僻静处,压低声音问道:“你知不知道,这到底怎么回事?”

林娜又是惧怕又是嫉恨的望向刘锐的背影,摇头道:“我也闹不清啊,我直跟做梦一样……”

张煜面色阴沉的低声骂道:“刚才沈晓舟瞪了我一眼!”

“就因为刘锐这个低贱的垃圾,我居然惹得沈晓舟不开心了!”

“这个仇老子记下了!我绝对饶不了刘锐这个垃圾!”

林娜稀里糊涂的道:“是么,我没看到他瞪你呀。

张煜哼了一声,略略思忖,表情阴鸷的道:“不能开除这小子,那样太便宜他了,我要留下他来好好收拾他……”

另一边,沈晓舟带着刘锐,走到舞台左前方的二号桌,抬手招呼桌旁端坐的一个身穿红色晚礼裙的年轻女子:“来!”

那女子起身过来,脸上有些难为情,道:“总经理,不用麻烦了,我歇一会儿就没事了。

刘锐看着伊人,心头很是惊喜!

“居然是她!”


第4章 新的美女上司

他认识这个女子,正是华佑地产为了取悦作为嘉宾的沈晓舟等上级领导,特意从总公司邀请过来的总公司年会御用女主持人、行政部总监秦旖婕。

在入场前,刘锐作为本次庆典的安保负责人,和这个秦旖婕碰过头,也就知道了她的来历并认识了她。

此女二十七八岁年纪,冰肌雪肤,仙姿玉容,丰神绰约,穿一袭大红色一字肩晚礼长裙,更显身段窈窕。

此刻她玉面绯红、明眸迷离,更多出三分娇媚之色。

刘锐自小到大活了二十六年,自问也是见过美女的,可却从来没见过此等倾城倾国的美人儿。

他的前女友林娜被称为华佑地产行政办的“办花”,也算是一个大美女了,可是比起眼前这个秦旖婕,林娜便成了不值一提的庸脂俗粉。

更可贵的是,这秦旖婕不仅仅是个漂亮花瓶,刚才她主持庆典长达三个小时,台风大气优雅,思维清晰敏锐,一丁点纰漏都没出,赢得了在场所有领导干部职员的广泛好评。

刘锐从见到她的第一面开始,就对她仰慕不已,更曾多次感慨:“这个世上得是什么样的优秀男子,才能配得上此等绝色?”

“呵呵,你就别客气了,都是自己人。

沈晓舟笑着把刘锐揽到近前,介绍道:“正好,我给你介绍一下。

“这位帅小伙儿叫刘锐,从下周起就接替李桥跟着我了,关系会落在总经办。

“以后你们俩少不了打交道,现在先认识一下也好。

秦旖婕闻言微扬黛眉,好奇的看向刘锐,主动递手给他,道:“你好!”

刘锐忙递手过去,半握住她柔若无骨的纤手,道:“秦总监好。

“你们认识?”

沈晓舟微微吃惊,随即笑着拍拍刘锐臂膀,安排任务给他。

“刘锐,旖婕也能说是你上司,眼下她突然有事要回家一趟,可她刚才连续敬酒,酒喝得有点急了,现在有些头晕,就麻烦你一趟,送她回市里。

“好的。

刘锐点点头,主动脱离秦旖婕的小手,心中暗赞:“绝色就是绝色,连手都生得那么完美,握上去温滑软腻,跟没有骨头似的。

沈晓舟见秦旖婕出口似要推拒,抢着道:“刘锐以后就也是你的下属,你让他送一趟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就这么说定了,我先归席了,路上慢点!”说完回了自己席位。

秦旖婕盛情难却,只得不好意思的对刘锐道:“那就麻烦你了。

刘锐微笑着摇摇头,问道:“秦总监,我们现在就走吗?”

“不,你先等我一下,我要去更衣室换回衣服,过会儿回来找你。

秦旖婕说完这话,转身走向舞台旁的小门,看她走路扶额的样子,喝得还真是不少。

刘锐目送她消失在门内后,眼看附近都是公司及总公司的领导,不便在这里等候,便向外走去。

“刘锐!我问你,你跟沈总到底是什么关系?!”

刘锐走到最近的大厅出口,在外面等了一会儿,没等来秦旖婕,倒等来了林娜。

刘锐斜眼看她,冷笑道:“不是都开除我了吗?既然如此,还那么关心我干什么?”

林娜骂道:“滚什么蛋!谁关心你了?回答我的问题。

刘锐嗤笑道:“我凭什么回答你的问题?”

林娜脾气很不好,尤其是面对刘锐的时候,被他一句话就气得脸色铁青,咬牙切齿的发作起来。

“刘锐你少跟我装!你那点底细我还不清楚?不过是个祖祖辈辈都是农民罢了!”

“我知道,其实你跟沈总一点交情都没有,你只是刚才狗屎运来了,凑巧帮了他朋友个小忙而已。

“他一高兴,又喝了酒,就愿意当众做出礼贤下士的姿态来收买人心!”

“你别就此得意忘形,自以为抱上沈总的大腿了,其实你还是狗屁不是!”

“你个狐假虎威的东西,一辈子都有不了大出息,一辈子只能被别人踩,你认命吧!”

“你现在跪下来求我,让我抽你几个耳光,说不定我一高兴,就饶了你,还让你回到公司混日子……”

“这是谁啊,这么嚣张?”

林娜话还没说完,一旁忽然响起秦旖婕那清冷悦耳的话语声。

刘锐和林娜一齐转头看去,见秦旖婕已经站在身边。

刘锐发现,秦旖婕已经换回了之前那条月白色修身连衣短裙。

这裙子面料既薄又软,极富弹性,裹在她凹凸有致的身子上,衬得伊人越发曲线玲珑,平添三分魅力。

裙下那双美长腿,更是修长笔直、完美无瑕,令人不敢逼视。

刘锐不敢盯着她的曼妙身姿多看,很快转开头去,心神荡漾的暗想,要是能娶了这样一个美女做老婆,就算少活三十年都心甘啊。

林娜吓得面色大变,急忙堆起一副笑容,赔笑道:“啊,是秦总监,您好您好,您这是要走了吗?我……呵呵,我这是跟他开玩笑呢,不是真的,开玩笑呵呵……”

林娜是华佑地产行政办的主管,而秦旖婕则是总公司行政部的总监。

两个部门也构成了上下级关系,平日里多有互动,所以林娜是认识秦旖婕的。

秦旖婕看了林娜一眼,冷冷开口:“这是什么场合,不用我提醒你吧?说话要注意分寸,免得祸从口出!”

林娜被秦旖婕当面训斥,一点脾气都不敢有,脸上赔着讪笑,低声下气的道:“是,秦总监批评的是,我知道了,再也……再也不会了。

秦旖婕不再理她,转头看向刘锐,征求他的意见道:“可以走了吗?”

刘锐忙道:“可以走了,秦总监请。
”说着摆手导引。

秦旖婕递给他一把奔驰钥匙,昂首挺胸,如同高贵的白天鹅一般向外走去,只是脚步不算太稳。

刘锐紧随其后,盯着她摇曳生姿的步伐,心中琢磨她会不会突然摔倒。

林娜瞪大眼睛看着二人离去,满脸的匪夷所思:“这小子先结识了沈晓舟,现在又跟这个秦旖婕搞到一起去了,全是总公司的大人物,难道他要翻天了?”

进入电梯后,眼看没有外人,刘锐语气真诚的说了句:“刚才的事,谢谢秦总监了。

刚才秦旖婕当面训斥林娜,也算是帮他说话,因此有必要客气一下。

秦旖婕如若不闻,一双美眸只是定定的看着电梯门的中间缝隙,表情冷淡。

刘锐知道,大凡美女,都自带几分傲气,何况是秦旖婕这等绝色,傲气肯定早就侵入了骨子里,而且年纪轻轻已是名企里的中层领导,更会目高于顶。

是故她不爱理人,也就可以理解了,自己倒也不必因此介怀。

来到楼外,刘锐见秦旖婕停下用力摇了摇头,忙上前问道:“秦总监,头晕得很厉害吗?要不要我扶着你?”

秦旖婕微微摇头,当先走向露天停车场。

刘锐倒也不强求,只是跟在她左后方两步远处,盯紧了她的身形,做好随时出手扶助的准备。

他的小心没有白费,就在走过一道隆起地面一寸有余的减速带时,秦旖婕前脚没有抬到足够高度,高跟鞋后跟卡在了减速带上。

“啊……”

下一刻,秦旖婕失声惊呼的同时,踉跄着向前扑倒下去。

眼看她就要摔趴在地,两只强健有力的手臂已经及时探到。

一只手臂抓牢了她的左臂,另外一只手臂半搂住了她的小蛮腰......


第5章 献殷勤?

秦旖婕站稳在地,仍觉头晕目眩,心口怦怦乱跳,不敢乱动,不过她知道是刘锐扶住了自己。

“秦总监你没事吧?”

身边响起了刘锐关切的话语声。

秦旖婕定了定神,先低头看看,又回头看地,嗫喏道:“我鞋掉了……”

刘锐低头看去,借着昏黄的路灯灯光,见她那只裹着纯色透肤袜的纤丽左足赤露于外,半踩在地,曲线玲珑,窘迫之外倒也有三分性澸。

刘锐心中暗赞一声好美,道:“那你站好,我去给你捡回来。

秦旖婕嗯了一声,勉力保持身体平衡。

刘锐返身回去,两步拣起那只高跟鞋,回到伊人身边蹲下,道:“扶住我肩膀!”

说着,刘锐将高跟鞋放到她脚边。

秦旖婕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还是听话的扶住了他肩头,左足要去穿进鞋里。

“等下!”

刘锐眼疾手快,探手过去,掌心向上,挡在她足底之下。

那只纤美的足丫正要穿进鞋里,却被他手掌挡在下面,自然是穿不进去了,踩在他掌心里,倒像是被他抓住一般。

“你干什么?”

秦旖婕被他手接触,登觉脸皮滚烫,又羞又急、又惊又气的叫出来,左足也如同触电似的快速提起。

“我看地上有沙土,你刚才又踩了地……”

刘锐说着话,抬起手来,用四指在她左足袜底拂拭了几遍,然后拣起高跟鞋,给她轻轻套在足尖上。

“好了,你踩下去就行了。

刘锐说完站起身来,不忘拍了拍手。

秦旖婕这才知道他是在给自己清理袜底沙土,对于他这莽撞无礼却带有好意的举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过了好一阵,秦旖婕才冷淡的发作道:“你不知道女人脚不能随便碰吗?”

刘锐有些愕然的辩解道:“我不是随便碰啊,我是看你头晕不方便,这才主动帮你清理脚底沙土,而且还隔着袜子,这也不行吗?”

“不行!”

秦旖婕忿忿地叫起来:“我都不介意脚底有没有沾土,你介意什么?!”

刘锐被她呵斥得无言以对,只能悻悻地转开头去。

“我告诉你,以后少给我献这种殷勤,我不需要!”

秦旖婕放完这句“狠话”,冷着个脸快步走向自己的座驾。

刘锐急忙追了上去,心里既尴尬又忐忑:“这位美女总监果然了得,喝得头都晕了,居然还能看出我在献殷勤。
以后跟她相处,我可要格外谨慎。

秦旖婕座驾是辆亮银色的最新款奔驰C系,时尚优雅的外观与女主人的姿容是相得益彰。

如果说,刘锐刚刚跟她走在一起,始终抱有自惭形秽的感觉。

那么现在,刘锐坐进她这辆豪华座驾里面,更是觉得自己跟她之间存在着一条巨大的阶层鸿沟。

驶出山庄,刘锐向倒在后排座上的女总监问明了住址所在,娴熟的驾车向东驶去。

市区西城,“绿水姑苏”小区。

这里山环水绕、花竹遮天,即便是黑沉沉的夜色下,也能望见一座座中式大宅坐落其间,高墙灰瓦、飞檐翘角,甚是大气瑰丽。

作为房地产从业者,刘锐尽管早就知道这座“绿水姑苏”是市内顶级的几座私宅区之一,可如今驾车进来,看到眼前的种种景致,还是不由得为之惊叹。

“我今天算是见识到了这位美女总监的阶层实力,果然是给她净足提鞋都不配啊!”

车到半山腰一栋独门独院的大宅院门前,刘锐踩住刹车,挂到N档,回头对秦旖婕道:“秦总监,还用开进院里去吗?”

秦旖婕却是如若不闻,一言不发。

刘锐正以为她还在生自己的气,却见她降下了车窗,凝眸望向自家门口,脸色阴沉不定。

刘锐下意识回过头来,从驾驶位车窗望出去,见门口那里站着两个短裙黑丝高跟打扮的时尚靓女。

便在此时,大门里走出一个只穿着短裤的年轻男子。

那男子看到门外的两个靓女,嘻嘻哈哈的上前就要一手一个的搂住,却很快看到了停着的那辆奔驰。

他脸色瞬变,急忙缩回手臂,同时后退两步,想要与那两个靓女拉开距离。

可是已经晚了,秦旖婕开门就冲了过去。

接下来的一幕幕,让车里的刘锐看得目瞪口呆:

秦旖婕冲过去就给了那年轻男子一个大大的耳光,两人随后开始争吵。

秦旖婕似乎说不过那个男子,忽地转身,给了左边那靓女一记耳光。

那靓女却不是好欺负的,立时还手,一边破口大骂一边跟秦旖婕撕扯起来。

右边那靓女也加入战团,与姐妹共斗秦旖婕一个。

二女一个抓住秦旖婕的手臂,一个抓住她的长发,巴掌起落之际,全朝她脸上招呼。

秦旖婕本来就喝多了,更何况被二女围攻,自然不敌,被打得不断狼狈后退。

“给我住手!”

忽然之间,刘锐出现在了秦旖婕的身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巅峰红人/巅峰红人》<<<<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