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蓝西门泓免费阅读全文,全文免费阅读(丰蓝,西门泓)

小说:繁花尽头伴君独幽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喜花

简介:西门泓,云国的王爷,云帝的亲弟弟,位高权重,可是却在大婚之际去追另外一个女子,出了意外,双眼失明,而我,正是他大婚时的那个妻子,他明媒正娶的王妃,却不是他追的那个女子

角色:丰蓝,西门泓

丰蓝西门泓免费阅读全文,全文免费阅读(丰蓝,西门泓)

《繁花尽头伴君独幽》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我不配

我中毒了,是混毒,十数种毒混在一起的那种剧毒。
我不知道是谁干的。
我自小便在闺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也没有什么宿敌,家中也不是什么豪门大户,能碍了别人的眼。
可我就这样不明不白的中毒了,还是如此阴狠的剧毒。
毒发时,口吐鲜红,全身剧痛,却不会当场死亡,要等到全身都流遍这样的剧毒,然后化为脓。
我知道之后,手都在颤抖,我还幻想着有一天能够捂暖他,幻想着某一天生个孩子,幻想着未来美好的日子。
而我幻想的对象,便是我从小到大一直爱恋着的人,能够嫁给他是我的荣幸,尽管他对我嗤之以鼻。
西门泓,云国的王爷,云帝的亲弟弟,位高权重,可是却在大婚之际去追另外一个女子,出了意外,双眼失明。
而我,正是他大婚时的那个妻子,他明媒正娶的王妃,却不是他追的那个女子。
我心中酸涩,但也知道她已成为过去,而泓就在我面前。
我伸出手轻轻的空中描绘着他的样子,我知道他眼瞎,看不到,可以尽情的展露出我的爱恋,放肆的展露。
“王爷……”
一道声音闯入了我的世界,我转头看去,是王管事,站在那里轻声的呼唤着我面前床榻上的男人。
他皱眉醒来,便要起身,我连忙上前搀扶。
他的手微凉,指尖碰到他肌肤的那一瞬间,我的心都跳动的快了些。
他身体一僵,坐起身后便甩开了我,向着王管事出声的方向询问道,“什么事?”
“古阳娜小姐回来了……”
我看到他的脸上欣喜若狂的样子,心中酸涩愈发浓烈,尝试着说道,“她弃你而去,怎么还有脸回来……”
回应我的是他的一巴掌,“你不配提她!你不配!”
我下意识的捂着脸,可是随即摸到了黏糊糊的一团,我摊开手看去,身体微微颤抖起来。
全是鲜红!
我是王妃!可那只是自欺欺人!
我只是占了别人位置的王妃!
他想娶的人是她,而不是我……
眼泪再也忍不住缓缓滑下。
回忆着从大婚到现在,他对于我的冷淡和轻视,也许我真的错了。
可是既然错了,那便不如一错到底!
争取那最后一丝可能的幸福,不管它是真是假。
我轻轻的擦掉脸上的泪水,保留着最后的一丝倔强,看向他,“和离吧。

我看到了他的惊愕,他显然没有想到我会说这样的话。
“你又想搞什么花样?”
我叹了口气,手却颤抖的握紧,“我只有一个要求……答应我,我便请旨和离……”
既然得不到你的心,那就让我在我生命最后的日子里得到你的人,这样,我的一生便已无憾了。
我看着他眉头皱起,在思考着,我的提议显然非常的吸引他。
从小到大,以我对他的了解,只要是对他在乎的人,他什么都愿意付出。
曾经我想当这个人,可是现在我放弃了。
终于,他眉头舒展开来,“说吧,什么条件。

我笑了,泪如雨下。
“一个月,我们做一个月真正的夫妻,一个月后,我再也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
因为一个月后,我已经消失在这个世界里。


第二章她出现了

他面向着我,虽然他的眼睛蒙着布,但是我知道他是在看着我。
他不信我!
我苦笑了一下,“那就让毒医李玉湖来做见证吧,让他给我一种一个月毒发的毒药,如果到时候我不和离,你也可以丧妻。

我好像在把自己逼入绝境,就像是赶着羔羊进入了角落里,然后一只一只活吞生吃。
而我就是那只羔羊。
他没有考虑很久,直接就让王管事去召李玉湖。
毒医李玉湖在江湖上颇有地位,却被泓王爷所招揽,成为了他的幕僚之臣,同住在王府。
李玉湖进来之后,泓就问他要了只有唯一解药的毒药,一个月后毒发的毒药。
我看着李玉湖漠然拿出的青花瓷瓶,毫不犹豫的就抢了过来,直接倒入了口中。
毒药不苦,反而很甜,虚假的就像是每日的幸福,甜的发腻。
我把那唯一的解药塞进了泓的手心里,“从今天起一个月,夫君!”
我看着他因为触碰到我,而僵硬的身体,笑了。
最后一个月就算是镜花水月,可我只要拥有过他,那便行了……
因为我是如此的爱他!
日子便这样过下去,这些日子是我自嫁给他以来,过得最开心的日子。
他不会再抗拒我的接近,不会再天天冷言冷语的讽刺我,不会再与我分床而眠。
这天,皇宫宴会。
我坐在他的身侧,尽心的为他布菜。
云帝看见我们的互动,显然非常的欣慰。
“夫妻之间就是应该如此,努力点,早一点开枝散叶,给皇室添些人丁。

云帝说这些话并不奇怪,西门家传承困难,他们这一脉就云帝和泓王爷两位兄弟,而云帝现在也膝下无子,自然早点盼望着能够后继有人。
可我看他的表情,自从云帝说了这些话之后便开始变得不自然起来,之前的冷意和讽刺再次出现。
他这是怎么了?
用过膳后,我搀扶着他走出皇宫,正要上马车之际,我看到他伸手摸了摸腰间,正要问他是不是什么东西掉了的时候,便感觉一股大力传来。
我被推撞在了马车的车厢上,背后传来一阵剧痛,身体都微微颤抖起来。
“解药不见了!你偷了解药,是想要孩子吧?这就是你的目的?”
“没,没有……”我摇头忍着痛回答。
虽然我很想,可是我的身体已经不允许了。
我看到他的脸色阴沉,我知道他又误会我了,也许我在他眼里就是这样精于设计的女人罢。
谁让我是自己求着云帝给我们指婚的呢……
“王爷请留步,您掉了件东西!”
宫门口小跑过来一名太监,小心的把手里的东西塞进了他的手里。
他摸着瓷瓶上熟悉的花纹,神色一僵,一甩衣袖,扶着一旁婢女的手,独自上了马车。
我撑起身子,堆上笑容,给太监赏了些许银子,便也上了马车。
他坐在车厢里,一动不动。
我直勾勾的看着他,看到他动了动嘴唇,可是终究什么话都没有说。
我理解他,他是王爷,他不能道歉。
马车很快便到了王府,我伸出手扶住他,他不再甩开我,我知道他已经原谅我了,也许未来的10天,我的日子还能够过得更幸福一些。
可就在这时,突兀的甜美声音从我们的身后响起。
“泓,我回来了……”
那道声音就像是魔咒,让我全身瞬间无力,我怀着一丝希望,转头看去,希望不是她。
可是看到的是那张令我恐惧的绝美笑靥。
古阳娜,你还是来了……


第三章幸福破裂

为什么她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现?
在我还剩八天的时间里出现!
连八天都不肯给我吗!
我感受到怀中泓的手猛地抽离,脚步下意识的踉跄着后退了两步。
“我回来只是想看看你是否幸福,如今看到了……再见……”
古阳娜站在几米远,定定的看着泓,温柔的话语打破了我一直以来遮掩的梦境。
我颤抖的伸出指尖,拉住了泓的衣袖。
我有预感,如果他在这个时候去挽留,那我们指尖就真正的完了,剩下的八天时间也完了。
可是他一甩衣袖,还是想着她那里而去。
我听到他喊着“别走”,
我看到他摸索着向着古阳娜走去,
我看到他紧紧拥她入怀!
周围的风就像是刀刃一样,把我一下下刺的千疮百孔。
我可以清晰的看到,古阳娜那张娇媚的脸,透过泓的肩,看向自己时展露的那抹示威的笑容。
我强忍着想要上前拉开他们的冲动,冲着泓说道,“王爷,这是在王府门口!”
他身体猛地一僵,松开了怀中的女人。
我缓步上前,“男女授受不亲,王爷还是由臣妾来搀扶的比较好!”
我的手刚伸出去,就被他打到了一边。
他的力道过大了些,我脚下一个不稳,跌坐在地上,身体骤然一阵疼痛。
我知道,毒发了。
身体的每一处都在叫嚣着,剧痛着,我的嘴角已经微微流出了鲜红。
可是,现在我怎么能让他们发现!
我强忍着吐出来的冲动,把已经在喉的鲜红尽数吞了下去。
“你怎么了?”
他皱眉的问道,蒙着纱布的眼睛,看向我所在的方向。
我没有出声,眼泪缓缓的滑落,身上的痛楚哪有心里的来的痛。
我无声的看向古阳娜,看到她戏谑的看着我。
“丰蓝小姐捂着胸口很难受,可是她并没有撞到胸口啊,泓,你是不是要找人给丰蓝小姐看看,是不是生病了?”
我看到泓皱眉随即冷笑的样子,知道他又误会我了,可我正在强咽着,无法开口。
我愤恨的盯着古阳娜,我是真的恨她!
我从她的眼睛里面看到了自己的倒影,狼狈,惨烈,可那双带着恨意的眼睛却如此的明显。
我看到她高傲的坐着马车离开,缓缓的松了口气。
这时,我的眼前出现了一双靴子,是泓的。
他冷冷说道,“你知道娜娜在我心里的重要性,还要在她面前如此,既然这样,那条件不遵守也罢,和离吧!”
冷酷的话语在寒风中让我瑟瑟发抖。
可是现在是夏天啊!
“还有八天,还有八天……”
我泪眼朦胧的抬起头,乞求道,“只剩八天,再给我八天……”
“现在和离和八天后和离,有什么区别?”他的脸上只剩下了冰冷和不耐,“你以为会有什么改变吗?”
可我八天之后,就再也看不到你了啊!
可最终,我还是开口,“这是云帝亲自指婚的,如若我不同意,别说和离,休妻都不行!”
说着说着,我的声音哽咽起来,泪水沾湿了我的衣襟,“我只求八天,最后八天。


第四章他竟然如此厌恶我

说着说着,我的声音哽咽起来,泪水沾湿了我的衣襟,“我只求八天,最后八天。

“你为什么如此执着八天?”
泓的声音很疑惑,我略带慌乱的抬眼看他,不知道怎么回答。
不过他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让王管事搀扶着便进了王府。
我松了口气,可是随即汹涌而来的剧痛瞬间淹没了我的理智。
我头一次知道这个混毒的毒发如此可怕。
只剩八天,剩下的时间里,我随时都会毒发,每一次都会比现在更痛!
我蜷缩着身子,颤抖着抱紧了膝盖,让自己尽量好受一些。
“王妃……你怎么了……”
我颤抖着双唇,尽力挤出一抹微笑,“没事,扶我回房,别,别告诉王爷,毕竟,只剩八天……”
王管事眼中的不忍我看的分明,他是个好人。
缩在床上的我裹着厚厚的被子,在夏日,可我却浑身冷的发颤。
因为我的血正在向着毒血转变着。
我的日子没几天了。
第二天的中午,我的贴身婢女小婵和我说,古阳娜想要见我,约在风来酒楼。
我沉默了良久,还是决定去见见她,看看是否能够争取到这几天的时间。
我走进订好的包间,看到她优雅的坐着喝茶,坐到她的对面。
“丰蓝小姐,五年了,你该把他还给我了。

我看着她理直气壮地样子,不由的失笑,“怎么,你和那个男人在风国过的不好,和离了吗?”
我看着她面上的震惊,心理痛快极了。
那日我和泓大婚,泓追她出去然后出了意外,我在期间偷偷的追到了风国。
本来我想着,既然泓这样爱他,我不如就成全了他。
可是我看到了泓深爱的女人竟然在风国与别的男子拜堂成亲了。
那我还有什么理由放弃泓?
我看着她涨红了脸,问我是不是已经告诉了西门泓,我避而不答,转而问她,到底回来做什么的!
她死死的盯着我,猛地放下了手里的茶杯,冷哼一声,“那没什么好谈的了!”
她离开时的那个眼神我记忆犹新。
如此的恶毒,如此的阴狠。
可我不怕!
不是不怕,是不在意,对于一个将死之人,连死都不怕,还有什么好怕的?
不,我怕,我怕再也见不到他了……
我淡然的回府,走在熟悉的长廊,琅琊屋檐下,待我离去后,不知是否还有人会记得我。
“王爷,你是瞎子当上瘾了吗?”
是李玉湖的声音,我侧耳听去,恍然发现自己已然走到了书房的附近。
和他的眼睛有关,我想知道。
我悄然的凑到了窗边,倾听着他们说话。
“古阳娜回来了,你准备怎么办?”
“那就尽快治疗吧,八天之后恢复视力就行了。

一向淡漠的男声透着欣悦,让我有些鼻酸,可是他说的恢复视力是什么情况?
“你说你这是何必呢?明明随时都能治好的眼睛,非得让它一直瞎着。

李玉湖的声音里面透露着无奈。
而我则是呆立当场,他的眼睛随时都能治好?
“不想看到那张恶心的脸,而且看不见才能够好好的折磨她,不是么!”
漫不经心和略带讽刺的话语,让我如遭雷击,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勉强依靠着墙站稳。
他竟然厌恶我至此……


第五章不是我

门开了,李玉湖看到了我。
“是谁?”
李玉湖看着我,叹息了一声,“王妃,你放手吧。

我泣不成声的看着书房里挺拔的身影,原来一直都是我在一厢情愿。
我听到李玉湖说他会后悔。
可他随即反问道,后悔是什么。
后面说了什么我已经不知道了,因为我已经逃离了这里。
逃离这个让我心脏快要停滞的地方。
为什么,偏偏要在这个时候让我知道,如果不知道那该多好!
我趴在花园的水池边上,看着水面艳丽的那张脸。
这张脸明明比古阳娜要好看,可是他却说恶心,宁愿瞎,也不想多看一眼。
泪水滴落,在水面上泛起一阵涟漪,沁凉,冰冷,扰乱了我的倒影。
没事了,不过还剩几天而已,随它吧。
可心还是依旧疼痛的无法呼吸。
第二天早上,我重新整理好了心情,亲自下厨做了泓最爱吃的薏米莲子粥,来到了他的房门口。
小婵劝说我把粥给她端。
我摇头,既然是亲自下厨,怎么也要自己送到他面前。
房门开了。
可是迎接我的却是重重的一个耳光。
我感受到了嘴角那丝腥甜的味道,是我熟悉的血的味道。
我含着泪微笑抬头,他又误会我什么了?
可是紧接着,便是他伸手打翻我早饭的动作。
我跌倒在地,缓缓的看着他,贪恋的看着他。
入眼的是他那张愤怒的脸庞,“你竟然伤害娜娜!”
我微楞,什么?
他伸出手要拉我,才发现我没有站着,连忙喊了旁边的婢女,让她们把我抓到他的面前。
我看着被他拽着的手腕,良久才反应过来。
我被他拉上了一辆马车,径直行径到了一个小院,我看到古阳娜虚弱的躺在床上,嘴角却嘲讽的看向我。
我骤然明白了那日她离开时的恶毒笑容,原来在这里等着我。
古阳娜的边上坐着一位医师,看到泓和我出现,便站起身,躬身行礼,说古阳娜从楼上摔下,身上各处都遭到了撞击。
泓拉着我的手越抓越紧,手腕上传来一阵阵剧痛。
手腕应该是断了吧。
他猛地把我甩到了古阳娜的床前,“为什么把娜娜推下楼?”
我连忙摇头,“不是我啊,我没有……”
古阳娜身旁的一个婢女倏地站了出来,“是王妃,我亲眼看到的,是王妃推了我们小姐!”
“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我苦笑,“是她的婢女说的,你就听她的一面之词吗?”
泓冷笑道,“娜娜刚回来,有什么人会针对她?除了你,我想不到别人!”
“难道就不可能是她自导自演吗!”
我指着古阳娜,说出了憋在自己心里的话,难道在他的心里,我就是这样恶毒的女人吗?
可当我看到他脸上原本愤怒的表情变得淡漠之后,我明了。
我低低的笑出声,泪划过脸蛋,滴入地面。
原来,他不是看不清楚,而是不愿看清。
“来人,把王妃关入柴房!”
四周的婢女们向我走来,我仰天抬起头,想要让泪水倒流。
我转头看向古阳娜,嘴轻轻地张了张,“你赢了。

赢了他的心。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繁花尽头伴君独幽》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