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凡张玲《超凡小仙医》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全文

小说:超凡小仙医

小说:都市情感

作者:林凡

简介:失踪了五年的林凡回来到贫穷的小山村里。凭借着超凡医术,过人的手段,带村民们走向小康。而他的家门也被莺莺燕燕的美女们涌入

角色:林凡,张玲

林凡张玲《超凡小仙医》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全文

《超凡小仙医》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女大十八变

深夜,夏国南方一处偏僻的小山村前。

林凡深深的吸上几口气。

清香甜美,如今高楼大厦铺天盖地,名湖村倒像世外桃源一般。

“呼呼,五年了,我终于再回到这里!”

“扑通!”

不等林凡享受淳朴的乡村气息,一道入水之声在不远处的桥墩下激荡。

“不是吧?深夜跳河?这是自杀呢?”

他没多想,快速的跑到石桥上,卸下背包跳入河流中。

林凡飞快的将落入水里的人救起。

“啊!”

被救回到岸上,张玲吓了一大跳。

她这一次抱着必死的决心,这才在半夜偷偷出门,企图跳河自尽。

结果她被救起来了。

这个救自己的男人,他的手正牢牢的握着自己的胸前!

上岸之后,竟然还捏了几下!

让她疼得叫出声。

“还能叫,看来你没事。”

借着淡若月色,林凡看清楚这个女人面貌。

是一张清纯绝魅的脸颊,水灵灵的眼眸正惊吓的看着自己。

身上穿着有些褪色的碎花裙。

即便这样,放在大城市里,她也是富家子弟们争抢的女神啊!

嗯,手感极其不错!

“救命啊!有流氓!”

唔唔唔!!!!

张玲还没来得及大声叫唤。

小嘴就被一只大手给捂住。

水汪汪的大眼睛,更添惊恐的看着眼前青年。

“我特么刚刚救你起来!你叫我流氓?”

呜呜!

唔叫了两声,张玲的情绪平静一些。

确实,她刚才要自寻短见,是这个男人救起了自己。

“我放开手,你好好说话。”

张玲点了点头,这个男人的声音富有一种磁性,让她拒绝不了。

“咳咳!”

干咳了两声,张玲低下头,情绪平复之后,想起这个男人刚才的动作,她非常害怕。

“刚才我无意捏了一下,主要是想确定你意识有没有清醒。”

“哦……”

张玲的头更低了,当着自己面辩解耍流氓行为,她能怎么答复,呜呜。

“你是名湖村哪家的小不点?爸妈叫什么名字?怎么深夜来跳河?”

“我爸叫张晖,妈妈是……”

“晖叔?那么你是张玲?”

林凡想起张晖,那个老实憨厚的中年人,跟自己父亲同辈。

小的时候林凡的父母双双去世,晖叔可没少帮过自己。

十八岁那年爷爷也离开了,当时晖叔经常给自己生活费,这个恩林凡记一辈子!

晖叔只有一个女儿,自己离开村子五年。

张玲好像才十四岁,真就是一个小不点呢。

没想到,五年之后,她竟然变得这么漂亮了!

“晖叔?难道你是林……凡???”

张玲抬起头来,仔细盯着林凡,光线不是很好,但能看出大体的轮廓。

因为整个村子,会叫爸爸晖叔的人,就只有那个消失了五年的林凡哥哥。

“嗯,是我,小玲我回来了。”

林凡心底一暖,这个小丫头还记得自己呢。

“呜呜呜!林凡哥!”

张玲突然一跃,紧紧的抱住林凡,痛哭流涕着。

把这些日子的委屈全都发泄出来。

“小玲,跟哥说说,都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会深夜出来跳河?”

让张玲抱着哭泣一会后,林凡轻拍她的后肩,暖声的安慰。

“林凡哥,我爸两年前就不在了,之后……”

原来张晖两年前生了一场大病撒手人寰,留下张玲和母亲陈艳芳孤苦伶仃。

更可气的是,张晖去世后,村里人好像刻意排挤母女两。

一年前张玲考上了桃园市的一所大学。

妈妈陈艳芳砸锅卖铁,最后还去借了三万块,这才送她上了大学。

没想到一年之后,借款方前来追债,让她们家还九万!

直接翻了三倍,陈艳芳和张玲根本拿不出这么多。

这个假期,张玲遭受到诸多不公,村民的排挤,高利贷的压逼。

于是她偷偷买了一份保险,企图用这种方式让母亲拿到钱,然后去还债……

“傻丫头!你堂堂一个大学生!怎么会想出这么笨拙的办法?”

听完张玲的讲述之后,林凡都有些懵了。

“呜呜,林凡哥我也是没有办法了,真的不忍心看我妈妈她承受这些。”

“没事了,哥哥既然回来了,以后你们家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会帮你们处理好!”

林凡义正言辞的说道。

“林凡哥,我……”

“什么都别说了,当年我爸妈跟爷爷相继去世,如果不是晖叔我早就饿死了,晖叔不在了,那我就是你跟陈姨的靠山,没有人可以再欺负你们!”

“林凡哥,我……”

张玲的鼻子又开始酸了,心底的感动无可言喻。

自从爸爸去世之后,她再也没有听到过这样的话。

“好了小不点,先回去吧,虽然是夏天,但浑身湿漉漉的,会感冒的。”

“林凡哥,我可一点都不小呢!”

说着,张玲还抬头挺胸,企图将自己的资本展露出来给林凡好好看清楚!

“噗哧!好好!咱们的小玲子长大了,不小,一点都不小!”

林凡打趣的说道。

“哼。”

张玲红着脸冷哼起来。

幸好天比较黑,不然她会羞涩死。

“你不回去,陈姨不担心吗?”

回到自家老宅,林凡担忧的问道。

“我妈很早就睡了,我回去惊醒到她不好呢。”

“嗯,那待在我这也行,你衣服都湿透了,我背包里就一套干净的衣服,你先去外面那个澡室换上。”

说着林凡推开老旧的木门。

这是一栋由山上土石建造的老房子。

可是当年林凡的爷爷辈建造,哪怕再过十年也不会有崩塌的情况。

客厅里摆放着一个大柜子,上面有许多小格子。

以前,林凡的爷爷是村里的中药师,经常走动到各个村子去看病。

上山采药有多余的,就存放在柜子里,等街日就拿到镇上或者县里去摆卖。

“家里怎么会这么干净?好像有人定期打扫?”

林凡疑惑不已。

自己都五年没回家了,照理说家里的环境不该这样。

“林凡哥,我换上你的衣服,那你怎么办呢?”

张玲从门口进来,此时她穿着林凡宽松的上衣,大裤衩。

借着手电筒光亮,那笔直如玉的双腿,就这么赤果果的展露在眼前。

不仅如此,那挺拔的衣服,更是让林凡热血沸腾开来……


第2章 拿女儿来抵押

“咕噜!”

林凡强咽数抹口水,将目光转移到别的地方。

“我身体好,天气又怎么热,一会就干咯。”

好像没意识到林凡的不对劲,张玲还大摇大摆的走到他面前去:“林凡哥,你不在的这几年,我放假的时候都有给你打扫房子哦。”

“额,我就说嘛,房子怎么这么干净,原来是小玲干得好事。”

“嘻嘻,我一直都在想着,有一天林凡哥会不会突然回来呢。”

张玲等到了,以前自己一直追赶的林凡哥哥,回来啦。

“小玲子,你有心了。”

林凡下意识的摸了摸张玲的头发。

这个小丫头,这两年真是受苦了。

“这些都是小事,林凡哥不用放在心上。”

“嗯,等到街日了,哥带你去街上买衣服。”

“不用的林凡哥,我家里有好多衣服呢。”

张玲不由自主的拒绝道。

这些年她习惯性的拒绝别人,一时间没改过来。

自从爸爸去世之后,她都没买过什么东西,现在都还是穿着两年前的衣服。

“小玲子,你就不要骗我了,你的肚子应该都被勒出红圈了吧?”

“啊?嗯?”

噗哧!

听懂林凡的话后,张玲快速低下头!

“咳咳,我的手感比较特殊,刚才无疑测量了一下,你里面的衣服应该是小了一个号。”

“嗯……”

张玲羞涩难当的点点头。

“小玲子,你受苦了,以后会好的。”

“嗯,我相信林凡哥,但我也不能白拿林凡哥的。”

“当然不白拿,以后哥老了,你赡养就成。”

林凡嬉笑着说道。

“嘻嘻,咱们的年纪差不多呢,要老也是一起老。”

“哈哈,说得也是,现在时间有点晚了,要不就睡觉吧。”

林凡提议道。

“好的,不过我有些怕黑,林凡哥能陪我吗?”

嘶!

林凡倒吸一口凉气,陪张玲睡觉!

要是小时候,那肯定没问题。

关键,这丫头长大了!还这么漂亮水灵!

她不怕自己是头狼啊!

“好,就去我房间睡吧,不过我衣服有些湿,就坐在床边陪着你哦。”

“喔,林凡哥可以把湿衣服脱了呀。”

越是说到后面,张玲的声音就越小。

刚才林凡救她上来的时候,她也有触碰到林凡的身体。

那结实的胸膛,腹肌一定非常好看。

“你这小丫头,胡思乱想什么呢!赶紧去睡!”

林凡可不敢再让她说下去。

这么单纯的姑娘,自己可不能祸害了。

“嗯……”

张玲腼腆的回应着,跟着林凡到房间里。

躺下来之后,林凡果然搬一张椅子坐在床前。

“林凡哥,你能跟我说说在国外的事情吗?这样我能更快睡着。”

“嗯,那我就说说……”

林凡说了一会,张玲的呼吸声就开始均匀下来,看样子是睡着了。

可不是嘛,她心理压力这么大,晚上又去跳河,早都精疲力尽。

不知不觉天亮了,张玲昨晚晾晒的衣服也干了,换回之后她赶紧跑回家。

她担心妈妈起床见不到自己会着急。

林凡不放心她,偷偷跟在身后。

没想到张玲还没进家,就听到家里传来嘈杂的声音。

“陈艳芳,你今天要是不还钱,按照徐哥的交代,我就把你女儿带走!”

给陈艳芳借贷的人叫徐牛,张全力负责下乡追债。

陈艳芳这一家的债务,张全力最喜欢来催了。

因为这家有一个漂亮女孩!

还是个女大学生!

据说,还是桃园大学的校花呢!

一想到张玲那个清纯可人的小美人儿,张全力就忍不住激动。

今天,陈艳芳再拿不出钱,他绝对把张玲给绑上车!

到时候,嘿嘿!!!!

陈艳芳正扶着拐杖,弓着腰站在门口,这两天她的风湿犯了,连挺直身板都不行,现在脸上更充满了惊慌失措。

“张老大,你回去跟徐哥说说,最迟三天,我一定还他的钱。”

陈艳芳幽弱的说道。

年过四十的陈艳芳脸上没多少皱纹,穿得比较朴素。

但能够从脸庞上看出曾经的年少风华,肯定是一位大美女。

“三天?徐哥一天都不想等了!你这个老妇婆,没钱的话就拿女儿来抵押吧!”

“不许你欺负我妈!”

眼看张全力就要去扯陈艳芳的拐杖,张玲快跑到门口大喊道。

“小玲!你快走!快走啊!”

看到女儿出现,陈艳芳拼了命的喊道。

“哈哈!走得了吗?”

张全力转过身,几个箭步就冲到张玲面前。

正当他要动手抓住这个小美人的时候。

一道昂臧的身影乍然惊现!

“谁准你动她!”

只见林凡双足一扎,扬手掐住张全力的脖子,将两百斤的这个胖子给提到半空中!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到了张玲,不过她还是快速跑到陈艳芳身旁,扶着她坐下。

“唔唔!!”

张全力的脸都青了,说话都有些顿挫。

被林凡掐着,所有声音都卡在喉咙中,他想要喊救命都不行。

“小玲,这个俊小子是谁啊?你的朋友吗?”

“妈,你没认出他吗?他是林凡哥啊。”

“什么!村子最上边的那个林家林凡?”

陈艳芳吓了一跳,林凡,那不是消失了五年,村长都把他列为失踪人口报上去了吗?

“是的妈,林凡哥没有失踪,他出国留学了五年,今天刚刚回来!”

张玲说起这个的时候,还有些得意。

因为她的林凡哥,可是出国留学归来的呢!

“林家小子回来,真是太好了!不过他能摆平张全力和徐牛吗?”

“妈,咱们可能是小看了林凡哥,你看他……”

张玲和陈艳芳望过去。

只见林凡随意的将张全力丢到地上。

“咳咳!”

张全力疯狂干咳着,他感觉自己就差一点,就得去见阎王爷了。

面前的这个青年,太可怕了!

“回去告诉徐牛,老张家欠他三万块,我们就只还三万块,再敢来威逼她们,我杀了你!”

说罢,林凡怒视张全力。

这一眼,看得张全力灵魂都惊悚不已。

他感觉到林凡身上那种实质的杀意!

“这家伙肯定杀过人!而且不止一人!”

这个想法在心中迸现,张全力大口呼吸着,从地上爬起来。

“大哥说得是!我这就回去跟徐哥说!”

陈艳芳和张玲看懵了。

林凡还真的打跑张全力!

那可是附近乡村出了名的痞子呢。


第3章 都是小病

“林凡哥,你没事吧?”

“没事,就这种小混混,我一个能打一百个呢。”

“吹牛。”

张玲嘟了嘟嘴,没继续追问下去。

林凡笑笑没作什么解释。

“陈姨,您没事吧。”

“没事没事,林凡你能回来真是太好了,不过得罪徐牛和张全力,你可能……”

陈艳芳也是看着林凡长大。

对张全力动手,相当于彻底招惹那群痞子。

他以后在丰和县都难走路了。

“陈姨,你就放心吧,我在国外学过拳击,还拿过一个拳击大赛的冠军!”

“是嘛?老林家真是出龙了!你不仅出国留学,还会武术呢!”

陈艳芳那个高兴啊。

最后还引起了干咳,身体更加不适了。

“陈姨,我给您看看。”

林凡把手搭在陈艳芳的手上。

“林凡,你还学过医?而且还是中医?”

“妈,你忘啦?以前林爷爷可是咱们村的名医呢。”

张玲给她提醒道。

“那不一样,你林爷爷从小就学医,积累六十年才……”

陈艳芳的话还没说完,林凡就悠然的说道。

“大腿关节季节性风湿,腰脊椎有一点骨质增生,这骨质增生是在半年前出现压迫神经性变化,导致腿脚时不时的疼痛,甚至还走不了路,我说得对吗?陈姨?”

陈艳芳张大嘴巴,吃惊的看着林凡。

他所说的情况,全中!

一个点都没有错!

她的风湿在三年前就患有,骨质增生在半年前开始严重!

她偷偷去医院检查过,医生也说过同样的话!

这两个病症,让她失去了极大劳动力。

不能挣钱之后,她连张玲读书的生活费都是靠借的。

“妈,怎么样?林凡哥说的是真的吗?”

张玲眼睛有些红润。

她一直以为妈妈只是风湿犯了,腿脚才不方便走动半天或者一天。

没想到这么严重!

“嗯。”

“妈!我就不该上大学,这样你就不会那么累啊!”

“胡说!妈就是拼了命,也一定要让你读完大学。”

看着抱在一起哭泣的母女两,林凡感触极大。

“陈姨,您就放心吧,都是小病,我给您扎几针,再敷一点药就好了。”

“都是小病?”

骨质增生和风湿,在陈艳芳和张玲的印象里,可是难以根治的大病!

一般都只是短暂的压制,久不久又复发开始疼痛。

“小凡,你说的是针灸吗?你爷爷以前可是这方面的好手呢!”

陈艳芳有些感动,哪怕林凡不能治好自己。

他继承了爷爷的中医术,可不得啊!

“嗯,我小时候跟爷爷学了一点,后来又去国外留学精修了医药专业,现在我的医术水平已经超过我爷爷了。”

林凡如是说道。

“好!真是好啊!”

“不过陈姨你现在可不能扎针,身体比较虚弱,得恢复一些才能开始治疗。”

“好好,我都听小凡的。”

“小玲,扶你妈妈进家里面休息,我去给你们做早餐。”

“嗯。”

扶陈艳芳到客厅之后,张玲忽然想到了什么。

快速的跑到外边的厨房里。

林凡正在看着厨房发愣呢。

“小玲,你别告诉我,你跟陈姨这些天就吃着这些……”

厨房里什么食材都没有。

除了两把挂面,以及一瓶三两块钱的辣椒酱。

那黑色坛子里装的猪油,底下就只剩下一些残渣。

盐是用一个塑料杯装着的。

林凡怀疑,这是张玲去哪家借的一点盐。

正在灶上的那口锅,旁边都破了一个洞。

现在就只有中间部分能够使用,煮面加多点水都不行。

林凡早就猜到张玲和陈艳芳过的日子苦,没想到竟然苦到这个地步。

“林凡哥,让你见笑了,主要是昨天没去镇上,所以没得准备什么食材。”

张玲低着头,尬笑着。

内心陷入一种很强烈的自卑状态。

“林凡哥,你不会看不起我吧?”

因为林凡沉默了好一会,张玲红着眼自卑说道。

“傻妮子,你把哥当成什么人了,现在虽然什么都没有,但哥回来了,以后什么都会有!”

“嗯,我相信林凡哥。”

“相信就成,以后跟哥哥吃香喝辣!”

“嗯嗯,以后我就跟在林凡哥后面,喝哥哥剩下的辣椒汤!”

张玲傻傻的笑道。

她特别开心,因为林凡没有嫌弃自己。

“就用仅有的食材做早餐。”

“好的林凡哥,我来给你生火!”

林凡没有拒绝,生在农村的孩子,都比较勤恳。

再加上张玲经历了这么多事情,生活方面她要比同龄人强很多呢。

不一会儿,两人合力煮的面就端到客厅里。

客厅里摆放着一张开裂的桌子,就连仅有的四张自制木椅子,都是修修补补。

“妈,快尝尝林凡哥做的面。”

张玲显得非常高兴,家里多了一个男人,感觉一切都变了样呢。

“嗯,真是辛苦小凡了,等我吃饱了,一会去走走亲戚。”

“陈姨,你走亲戚是去借钱吧?”

“是的,徐牛那边的钱肯定要还清楚,不然咱们在这片地方不好过日子。”

陈艳芳想通了,一会就去求人借钱。

万万不能让林凡参合到徐牛和张全力的事情里来。

他身手再好,也不过是个二十五岁的小伙子。

哪能跟混了半辈子的徐牛相比。

“陈姨,你不用去了,欠徐牛的钱,我来想办法。”

“那可不行!今天你已经帮了陈姨这么多!怎么还能用你的钱呢!”

陈艳芳即刻拒绝。

几万块啊!那可不是小数目!

名湖村以耕地为生,主要种植水稻和玉米。

一年到头,除了能吃饱之后就挣个万把块钱。

陈艳芳现在很苦,很穷,可骨子里的坚强让她不能接受!

“我可没说白给,就当是我借给陈姨,借别人也是借,为什么不能借我的?”

听林凡这么一说,陈艳芳眼前一亮,这是个好办法!

可总感觉林凡不会让自己还钱。

“那说好,这钱就是我老张家借你老林家的,以后我要是还不了,等小玲大学毕业工作了,到时候再还。”

“哈哈,好说好说。”

林凡跟陈艳芳的谈话,张玲一直都没插嘴。

她正幸福的吃着面。

自从林凡回来以后,这生活好像直接变好了!

不过她有些怀疑,林凡有这么多钱吗?

他昨晚才告诉自己,回来的机票钱,都是同学帮忙垫付的……

吃完饭之后,林凡让陈艳芳在家里休息着,自己跟张玲出门到村子里转转。

走在村子后面的幽径小道上,张玲突然开口问道:“林凡哥,你有钱吗?”


第4章 跟哥去搞钱

“怎么?担心哥哥我会食言吗?”

“不是,主要是你昨晚跟我说,回来的路费都是借的……”

昨晚在睡着之前,林凡自己说的,他回来没带什么钱,还欠了同学一些呢。

“咳咳,钱嘛我暂时没有,我想赚个几万块应该不难。”

林凡干咳两声就笑了。

他之所以有信心,是因为名湖村方圆附近的资源。

在村子的东边,是一条连绵百里的山脉。

在这条山脉里。

生长着不少名贵药材,如果运气好,碰见一些年份比较老的珍贵药材。

那可是能够原地起飞,成为百万富翁的!

而在东南的方向,有着一条湍急大河,这条河联通大海。

其中的水产资源,肯定也十分丰富。

特别是在村子后面的湖泊,这可是一眼望不到头的大湖。

因为深不可测,再加上暗流涌动,几乎不可能被开发。

要是能想到有效的办法去捕鱼。

三两天都就能挣它个几万块吧?

“噗!林凡哥你是不想还徐牛这笔钱了吧?”

张玲好像看穿林凡的想法了。

这家伙肯定是仗着自己会点武术,然后无视徐牛和张全力的追债。

他们来就把他们打跑,钱,不给。

“想什么呢,欠的钱肯定要还,这是规矩,张全力对陈姨动手我才教训他,这是两码事呢。”

林凡严谨道。

“哦哦,那林凡哥搞到钱了,以后可能得等我毕业工作了才能分期还你钱了。”

“谁要你还钱了?”

“啊?那不行,我妈不会接受,我也不接受,这是规矩。”

张玲学着林凡严谨的模样,振振有词的说道。

“哈哈,你这妮子学得倒是挺快。”

“那当然,我可是女大学生!”

“小玲,你特地把女大学生四个字说出来,很让人误会呢。”

“噗哧!”

张玲的脸颊唰的一下全红了。

她想起在住校时,舍友们讨论一些赤红耳热的事情,那些什么女大学生XXX的标题啊……

“林凡哥,我不想理你了。”

说是这样说,可张玲的身体可老实了呢,跟着林凡的步伐就没掉过队。

“哈哈,不开玩笑了,现在跟哥去搞钱就是了!”

“现在?”

林凡点点头,就是现在。

“林凡哥,咱们是不是太急了?什么准备都没有,咱们上哪搞钱去?”

张玲从小就在名湖村长大。

村子周围,甚至山脉里,她都要进去过。

以她的知识点,好像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搞钱的吧?

“咱们先去考察一下,看看情况。”

林凡解释道。

“好的。”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

路过田地的时候,还见到不少村民在务农。

他们见到林凡的时候,都在打趣说,是不是张玲带回来的男朋友。

夸他长得帅,又有气质。

把张玲说得面红耳热。

林凡不嫌麻烦的解释。

当部分村民得知失踪五年的林凡回家之后,全都懵了。

反应过来后,把手里的活丢下,跑回村子去。

把这个消息通知村长。

特别是,村民们还得知一个重要信息,林凡并不是失踪。

而是当年获得出国深造的名额,没来得及跟大家伙说,就出国留学了!

村长孙建国正在家里办公,想着怎么把名湖村建设好。

几个村民跑来跟他说,名湖村出了一个留学生。

了解情况后,孙建国立刻就炸了。

“好!真是太好了!咱们村林凡是咱们村第一个大学生!没想到还出国留学!”

“可不是嘛,原来他不是失踪,而是出国留学时间紧,咱们并没有收到消息。”

“哎,这个孩子太苦了,家里就他一个人,他当时在城里一边读书一边打工……”

……

听着村民们的感叹,孙建国有感而发:“当时咱们要是知道他要出国就好了,肯定凑点钱去支援他。”

“村长,林凡这孩子不忘本,他刚才跟我说,回来就不走了,留在咱们名湖村发展!”

“是嘛!他真这么说?”

孙建国双眼发亮,他当这个村长,只是因为在村里有一些威望,肚子里没什么墨水。

要是林凡愿意留在村里,这个村长的位置让给他都成!

“对对,老张家的那丫头也这么说的。”

“老张家……”

了解到这些以后,孙建国立刻组织一些人,带上东西前去张晖家。

不过有一些人不愿意,甚至阻止孙建国的行为……

另一边,林凡和张玲走到了湖泊前。

林凡对此记忆非常深刻。

这便是名湖,村子以这个湖泊命名。

小时候他没少来湖里游泳钓鱼。

站在湖岸边,能够望到那条绵延无限的宽大河道。

根据村子里老一辈人的说法,这条大河可是接通海湾。

以前还经常有海鱼通过这条大河,流窜到名湖里来。

“林凡哥,咱们现在去哪?”

看着涟漪荡荡的名湖,张玲没什么感觉。

她昨天还一个人来这边洗衣服呢。

“去那边。”

林凡指着河流跟名湖接轨的地方。

那地方水流非常湍急。

一般人都不敢接近,要是掉下去啊,上来可是非常麻烦。

万一被卷入到暗流里,就是十条命也不够活。

张玲跟着林凡一点都不担心。

他的背影非常宽敞,给人的安全感十足!

张玲以为林凡是来看看风景,回忆小时候呢。

谁知道林凡竟然通过一条杂草繁多的小路,走到河道边。

“林凡哥危险,快点上来。”

“没事,我看看这水质怎么样。”

林凡舀起一滩水,添了一下。

“夹杂着咸水!”

那么就说明,这条河真通大海,而且还不太远!

因为河道的下游就是山脉,几乎没人会沿着河道或者走路去探查情况。

“啾啾!”

就在林凡勘查情况河水情况的时候。

河里突然有巨大动静。

“林凡哥!快点回来!河里好像有什么怪物!我看到了!”

站在高处的张玲吓得脸都要白了。

她看到距离林凡不远的河里,有一个巨大的影子,简直比人还要大!

村里的长辈以前可是经常说,名湖里有水怪!有着比大门还要大的吃人鱼!

还有那种长着长须,能够吞掉一头小牛的大鱼!

“小玲不用担心我,我看得很清楚,那是一条大鱼。”

林凡回眸冲张玲微微一笑。

他的神经反应比一般人强太多了。

河里的东西还没弄出动静,他就看清楚了。

那是一条长约一米五的大鱼!

背上有着一排黄色鱼鳍!


第5章 咱们发财了!

林凡在河岸边找了一根长条木棍,掏出别在腰间的精美匕首。

很快,他就把木棍的头削成尖利的刺矛形状。

随后,目光死死的盯着河流。

“他该不会是想用这种方法击伤那条大鱼吧?”

张玲有些呆萌。

这怎么可能!

但!

下一秒,她见到林凡出手了!

那根木棍在林凡手里,就好像是战矛一般,随着他抛出。

咻咻之声激荡在四周。

扑通!

然后林凡跳入河水中。

“林凡哥!啊!林凡哥啊!”

见到林凡潜入水里,并被湍急的河水冲下去。

张玲急忙的在河岸上跑起来。

特别是她看到河水里有一些红色液体绽放!

这更让她惊吓了!

“呼呼!”

林凡的脑袋很快就从河里冒出来。

“林凡哥!”

“小玲,不用担心,我好得很呢!”

“嗯,林凡哥快上来啊!”

林凡距离跳下水的位置,至少有十米远了。

河里肯定要暗流,这才把他冲下去。

张玲担心他卷入更大的暗流里,到时候上不来了呢。

“好咧!”

林凡缓慢的向岸边游去。

“小玲,咱们发财了!”

林凡上岸的时候,手里还拿着那根木棍。

张玲这个时候跑到河岸上,隐约看到木棍的尾部,好像拖着什么东西。

“呀!林凡哥你扎到那条大鱼了!”

“嗯!”

说着,林凡把木棍拉满,水里的大鱼露出真面目。

“这鱼!好像是金枪鱼!”

张玲惊呼道。

她在书本上看到过金枪鱼,这可是海洋鱼类里顶尖的美味之一啊!

“没错!黄鳍金枪鱼,小玲很识货嘛!”

林凡欣然一笑,将木棍取下,抱着黄鳍金枪鱼上岸。

这条鱼至少得有一百三十斤!

而且还是纯粹的野生鱼!

按照林凡的分析,这鱼放在大城市,绝对能卖出六百到一千块一斤的价格!

就算你一百斤,那也能有六万块的收入!

“林凡哥,难道这鱼真的是黄鳍金枪鱼吗?”

张玲的呼吸变得大口起来。

她听同学说过。

金枪鱼,哪怕是最普通的种类,价格都比较贵。

而且这鱼是越大越重,价格越高!

林凡抱起来的这条大鱼,长约一米五六,至少得有一百斤!

就是便宜卖,肯定也能卖出个几十块一斤!

林凡很快就把鱼抱到河岸上。

张玲这才看清楚大鱼。

“是真的,这是黄鳍金枪鱼,这体型,这重量,再加上这野生的环境,要是放在大城市,一斤至少能卖出七八百块。”

“我的天!”

张玲被吓到了。

她都没见过这么多钱!

何况,这鱼还是林凡随手一丢木棍,就打上来的。

也就是说,他刚才抛出去的那一手,直接就挣了几万块!

“哥哥,求包养!”

张玲眨眼美眸,含情脉脉的看着林凡,双手搓着,生怕林凡抛弃了自己呢。

“啧啧,你这都跟谁学的?这么坏?”

“嘻嘻!我开玩笑的,这条大鱼林凡哥要怎么处理?”

张玲脸皮薄,不敢继续开林凡的玩笑,赶紧转移话题。

“一会我去趟县城,看看有没有识货的老板,县城不是大都市,能卖个不错的价格就行了。”

“林凡哥,这鱼得有多重啊,咱们能把它搬回家里吗?”

“一百三十斤左右吧,轻得很。”

林凡抓起旁边的草藤,当场编了两条草绳,然后把鱼的头和尾巴绑起来。

下一刻将鱼背负到身后。

“牛!”

张玲被林凡的行为举止给震撼到了。

佩服的竖起大拇指。

十分钟后,两人回到村子,林凡的家在村子最上边,接近名湖还有山脉。

远远的,林凡和张玲就看到一个身影站在院门前。

“林凡哥,那是村长孙建国,你应该有印象吧?”

“有,孙大伯嘛,咱们村的老好人,当上村长是应该的。”

孙建国见到林凡背着一条大鱼回来,原本准备的一些说辞,全都给忘了。

“林凡!我刚才听大家伙说你刚才回来一会,直接去打了一条大鱼?”

“嘿嘿,我也是运气好才捕到鱼。”

“好家伙!这鱼得有一百斤吧!”

孙建国住在名湖村一辈子了,除了听父辈们说过名湖里有大鱼外,还真没见过呢!

林凡可真是把他给吓到了。

“嗯,一百斤差不多吧。”

“厉害了!这鱼不得拿去县城里卖,肯定值不少钱!”

“我一会想去一趟县里,不过我看咱们镇上好像没什么班车之类的。”

林凡昨晚六点钟到县城,完了就只能走路回来名湖村。

在这偏僻的小山村,小城镇里,交通真的太不便利了。

“害,以前咱们镇上有班车到县里的,可后来被徐牛给承包了景胡镇到丰和县这段路,班车不来了,想要去县里,要么自己骑车,要么就交钱做徐牛的三轮车。”

孙建国无奈道。

“哦,徐牛……”

又是徐牛,林凡对这个痞子已经要有想法了。

“不说徐牛了,这人在镇上和县里,都有不少势力,咱们招惹不起,躲着就行。”

孙建国继续说道:“林凡啊,你要带这条大鱼去县里,一会去骑我那三轮车,再拿个麻袋把鱼装起来,悄咪咪的去县里就成。”

“孙大伯,这方便吗?”

“咋不方便!听大家伙说,你要留在村里,就冲这一点,以后你有什么难事,来找大伯就行!”

看着孙建国那兴奋的模样,林凡也没再拒绝。

这不,孙建国跑回去就把三轮车给推来了。

是一辆脚踏三轮车,勉勉强强能够用。

从名湖村到丰和县,骑摩托车要一个小时,脚踏车的话,三个小时以内应该差不多了。

“小玲,这一趟我就先自己去,中午你跟陈姨自己吃点,晚上哥买肉回来,你记得休息,昨晚可没睡呢。”

“好的林凡哥,不用担心我跟我妈,你自己注意安全。”

交代完事情后,林凡踩着三轮车出村。

因为用麻袋盖着鱼,所以村民们见到他。

也只是关心的问候一下,并没有多加追问什么。

名湖村是在几座大山里面,所以林凡得走山路,这条路刚好就能走三轮车。

又有几个大坡,加上刹车不好,林凡这出山的路,可谓异常艰险。

他倒不怕自己会受伤,是担心村长的三轮车直接散架了。

花费三个多小时,林凡终于骑着车到丰和县。

>>>点此继续阅读《超凡小仙医》 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