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溪陆彦廷(蓝溪陆彦廷)最新章节列表全文免费阅读_若爱有归途

小说:若爱有归途

作者:南歌北舞

主角:蓝溪,陆彦廷

类型:言情小说

简介:众所周知,陆彦廷是江城一众名媛心中的如意郎君,有钱有颜。为了嫁给陆彦廷,蓝溪无所不用其极——设计偶遇、给他当秘书,甚至不惜一切给自己下药。陆彦廷娶了声名狼藉的蓝溪,一时间成了江城最大的新闻。婚后,他任由她利用自己的人脉资源夺回一切家产。人人都说,陆彦廷是被蓝溪下了蛊。成功夺回家...

蓝溪陆彦廷(蓝溪陆彦廷)最新章节列表全文免费阅读_若爱有归途

《若爱有归途》免费阅读

第1章确实漂亮

万豪酒店是江城赫赫有名的七星酒店,也是江城各大豪门举办酒会首选的地方。

几乎每天晚上,都会有一场,今夜也不例外。 蓝溪端着一杯红酒站在宴会厅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目光四处探寻,只为找到自己今天晚上的目标。

她轻轻地晃动着酒杯,不消几分钟,猎物出现。 蓝溪提起裙子,朝着距离自己约莫五六米远的男人走了过去。

她走路的时候,腰和胯随着步伐扭动着,妖冶惑人,周围的人都忍不住将目光投向了她。

这边,陆彦廷原本在正在听程颐分析最近公司的盈亏,可是,说到一半的时候,他却停了下来。

看到朝这边走过来的蓝溪,程颐不由得皱眉,脸上露出了厌恶的表情:“她怎么会在这里?” “她?”陆彦廷问,“你说谁?” “你看。”程颐指了指蓝溪的方向,

“就她,你应该听说过吧,蓝家那个大女儿,名声臭得很。” 陆彦廷并未出声,他顺着看过去,也瞧见了她。

低胸香槟色礼服,穿在她身上倒是一点儿都不突兀,就算隔着一段距离,他仍然可以判断,这个女人的身材很好。

陆彦廷危险地眯起了眼睛。 慢悠悠地走近,蓝溪能感觉到陆彦廷在看她。她故意将步调放得更慢,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红酒。

路过陆彦廷身边的时候,蓝溪踩到了裙摆,一个没站稳,稳稳当当地倒在了陆彦廷的怀里。当然,那杯红酒,也悉数洒在了他身上。

尽管被洒了一身酒,但是陆彦廷并不生气。他垂眸看着贴在自己身上的女人。

确实漂亮。很大的一双眼睛,眼尾上挑,配上今天的妆容,那双眼睛更是别有韵味。

鼻梁很挺,嘴唇很薄,深色的唇彩和她身上的衣服很配。 再往下…… 这件礼服是低胸,他个子高,稍稍一低头就看得到她的事业线。

感觉到陆彦廷在打量自己,蓝溪轻轻地扭动了一下身体。 这一下,胸部正好压上他。 “哎呀,抱歉——”只是蹭了一下,蓝溪就从他怀里退出来了。

“没关系。”陆彦廷盯着她。 “唔……要不,我带您去洗手间处理一下吧。”蓝溪低头看着他身上的西装,“您看怎么样?” “可以。”陆彦廷答应得很干脆。

旁边,程颐都看得呆住了。谁不知道陆彦廷平日不近女色? 在这个圈子里,除了一任固定女友之外,再没任何女人近得了他的身。

就是这样一个人,竟然纵容蓝溪在他身上贴了那么久! “老陆,你——”程颐话还没说完,陆彦廷已经跟蓝溪离开了 洗手间内,

蓝溪站在陆彦廷面前,笑着看着他:“您先把外套脱下来吧?” 陆彦廷“嗯”了一声,依言将外套脱了下来,递给她。

蓝溪接过外套,用手绢沾了水,细致地擦着。 她低着头,胸口更是露了一大片。 陆彦廷看过去,只觉得喉咙间一阵燥热。

这个女人是故意设计了这场戏,聪明如他,怎么会看不出?

然而,他却鬼使神差地纵容了她这么久—— “好了。”蓝溪笑着将外套递给陆彦廷,“您可以穿上了。” 她笑得很勾人,仰着头,胸口雪白的肌肤露在外面。

陆彦廷动手接过外套,目光却没有从她身上移开。

蓝溪撩了一把头发,勾唇轻笑:“您这么盯着我看,我会害羞的。” “你叫什么名字?”陆彦廷开口问她。

“唔,我叫蓝溪。”她笑着做了自我介绍,然后朝他伸出手,“久仰陆先生大名了。” 她喊他陆先生。

陆彦廷:“你认识我?” “整个江城,有谁不认识陆先生呢?”蓝溪调皮地眨了眨眼睛,“陆先生年轻有为,可是很多人的梦中情郎呢。” 梦中情郎?

陆彦廷听过后发出一声低笑,“是么。” “当然呀。”蓝溪点头,“陆先生不仅年轻有为,还长得帅,看您一眼就移不开眼了呢。”

陆彦廷没有出声,目光始终锁定在她脸上,那眼神,让蓝溪觉得自己像是没穿衣服一样。 早就听说过陆彦廷阴晴不定,心思深沉,被他这样看着,蓝溪心下有些慌乱。


第2章他看不上你

好在她演技不错,并未表现出来。 “陆先生,再次道歉,今天是我冒失了。”蓝溪浅笑嫣嫣,她抬起手来整理了一下衣服。“我先走了,陆先生玩得开心。”

“嗯。”陆彦廷淡淡回应了一句。 从洗手间走出来,蓝溪的心跳得很快,那种不安的感觉愈发明显,她不自觉加快了脚步。

走到一半的时候,碰上了程颐。 程颐看到蓝溪之后,抬起手拦住她:“老陆呢?” “陆先生应该马上出来了。”蓝溪自然是认得程颐的,

毕竟程家也是江城众多豪门中的一个,程颐跟陆彦廷是拜把子兄弟,这个她也知道。

“我警告你,别打老陆的主意,他看不上你这种女人。”程颐警告蓝溪。 “程颐。”他话音刚落,身后便传来了一道声音。

陆彦廷走上来,看着蓝溪,“他的话——” “陆先生放心,程少爷的话我不会放在心上的。”蓝溪善解人意地说完这句话,然后微微颔首,转身离开。

从宴会大厅出来之后,蓝溪拿出手机,拨通了蒋思思的电话。

“你在楼下等我,我马上下去。” 蒋思思听到蓝溪声音不太对,愣了下,“好,我现在把车开过去。” 挂上电话,蓝溪很快等到了电梯。

下楼之后,蒋思思的车已经在等了。

蒋思思是蓝溪多年的好朋友,也算是一个富家千金,今天这种场合,她原本也该出现的,但是蒋思思不喜欢这种场合,这种应酬她基本不参与。

蓝溪打开车门上了车,刚上车,蒋思思就迫不及待地问她:“怎么样了,上钩了吗?” 上钩了吗?

蓝溪回想了一下陆彦廷刚才的反应,应该是对她有兴趣的。

只不过,他这个人心思太深沉,她完全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目前还不知道。”

“要不咱换个目标吧?”蒋思思认真想了想,“这江城有钱人也不是就陆彦廷一个,我爸说了陆彦廷那个人手段挺狠的,我觉得还是不要招惹他了,他不能容忍别人利用他的。”

“有钱人是很多,但最有钱的就一个。”蓝溪笑着说,“我只嫁最有钱的。”

“好吧,那我只能祝福你了。”蒋思思发动车子,“我再回去帮你打听打听他最近的动向。” ** 蓝溪现在住在别院,这座院子是从她姥爷临终前送给她的礼物,

后来母亲去世,她搬出蓝家之后,就住到了这里。 不算很豪华,但是够情调,够别致。

平日一个人住在这里,也乐得清静。 “蓝溪,你回来了。”蓝溪刚刚踏进院子,就听到了一道令她厌烦的声音。

果不其然,是她的父亲,蓝仲正。 自从上一次他带着她去应酬一个四十多岁的油腻老男人之后,蓝溪就没再联系过他。

再看到他,蓝溪又想起了之前的事儿,一肚子气,声音也跟着不耐烦了起来。 “你来干什么?”这语气,完全不像在跟长辈说话。 蓝仲正看着蓝溪

,说:“你搬回家吧!你现在还没嫁人,一个人住在外面也不安全!” “我倒是觉得这里挺安全的。”蓝溪讽刺地笑,“至少没有人会带我去应酬老男人。” “蓝溪!”提到这件事情,蓝仲正脸上有些挂不住。

“王先生那是真的欣赏你,想要娶你的!他条件不错,人也很好,你——” “条件不错、人也很好。”蓝溪打断他,将他的话重复了一遍,之后露出了笑容:“那你怎么不让蓝芷新

嫁呢?” “总之,你不能再住在这里了!”反正蓝溪也不会听,蓝仲正索性就不和她讲道理了,“别院我已经卖出去了!从今天开始,这里就属于别人了!” “你说什么?”蓝溪脸上

表情骤变,她盯着蓝仲正,声音像是从地狱飘来的一样:“你再说一遍?” “我说,别院我已经卖出去了!这里平时又没人住,空着也是空着,最近公司周转不开,卖了也是一笔

收入!” “这是我姥爷留给我的。”蓝溪瞪着他:“你凭什么卖?” 蓝仲正摆摆手,对她说:“现在再说这些已经没用了,卖了就是卖了!合约都已经签了,没有后悔的余地。” 蓝溪

咬了咬牙,问他:“你卖给谁了?” “卖给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已经卖了,你不能再住在这里了!”蓝仲正劝她,“你就听爸一句话吧,搬回家里住,行不行?” “我问你卖给谁

了!?”蓝溪提高了声音。她的声音突然提得很高,尾音发颤。 蓝仲正被她吓了一跳,再看过去,她的眼眶已经红了。 到底是自己女儿,蓝仲正有些心软:“蓝溪……” “你回答我

的问题。” “卖给陈家了,是陈家三公子出面买的。”蓝溪这样不依不饶,蓝仲正只能告诉她。 “我知道了。”蓝溪指了指外面的铁门,“你回去,我不想看见你。” 丢下这句话,蓝

溪便转身进了屋子,蓝仲正站在原地,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回到家里,蓝溪坐在沙发上,手里死死地捏着手机。

这座院子本来就应该姓白,这是白家目前唯一留下的东西了,

她绝对不会让别院落在别人手里。 蓝溪拿起手机,给蒋思思打了个电话。“蒋二,你帮我打听一下陈东明的动向。”


第3章现场直播

两天后,江城规模最大的夜店,海天一色。 蓝溪按照蒋思思提供的情报,找到了陈东明今晚聚会所在的包厢。

蓝溪今天穿了一件酒红色的连衣裙,她跟着送酒的侍应生一起走进了报包厢。

包厢里的人基本每一个都认识她,看到她之后,立马有人出声:“这不是蓝大小姐么,怎么来当陪酒小妹了?” 很轻佻,很低-俗的挑-逗,但是蓝溪没有在意。

她名声不好,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而她向来不在意别人的看法,今天来这里的目的,也很清晰。

无视了这些恶意的调戏,蓝溪在人群中找到了陈东明,他腿上做坐了一个女人,

两个人打得火热。 “陈三少。”蓝溪走上前去,在他面前停下来,脆生生地喊了一声他的名讳。

陈东明原本正在摸怀里女人,听到蓝溪的声音之后,悠悠将视线转了过来。

“哟,原来是来找陈老三的啊!”见蓝溪走到陈东明面前,那边的人又开始起哄。

那语气,就像是在说什么送上门的女人一样。 “你来找我的?”陈东明问蓝溪。 蓝溪点了点头,“是的,方便聊几句吗?”

“可以。”陈东明将腿上的女人推开,那个女人颇有敌意地看了蓝溪一眼,似乎是在责怪她抢了她的生意。

蓝溪走过去,在陈东明身边坐下来。既然是谈判,必然有牺牲。 来之前,蓝溪已经想清楚了这一点。 “先喝一杯,喝完这杯再跟我聊。”思索间,

陈东明已经为她递上了一杯酒。 蓝溪接过来,一饮而尽。

陈东明邪气地笑了笑,“说吧,找我什么事儿?” 蓝溪开门见山:“我听说您买下了别院。” “是,所以呢?”陈东明眯起眼睛。 “抱歉,唐突了陈三少。

今天找您,是想您商量一下,可不可把别院退回来?” 蓝溪顿了顿,

补充:“违约金我会按照协议上的全部付给您,希望您能通融一下。”

听完她的话之后,陈东明再次笑了,他好像听到什么笑话似的。

蓝溪身捏紧了拳头,脸上挂着微笑,心里早就乱成了一团麻。 “合同都签了,你老爹都说了那边是个无关紧要的地方,你就这么上心?”陈东明笑着问她。 无关紧要的地方?

听到这个形容,蓝溪狠狠地咬了咬牙。 她调整了一下情绪,

片刻后又恢复言笑晏晏的模样:“陈三少,这里确实不是什么重要的地方,但我一直住在那边,对那个破院子也是有感情的。您通融通融,君子成人之美,不是吗?”

陈东明被她措辞逗笑:“谁跟你说我是君子?” 蓝溪依旧微笑:“陈三少如果有什么条件,都可以提出来,只要是我能做到的,一定尽力满足。”

“哦?”听她这么说,陈东明似乎来了兴致。 他上下打量着她,毫不掩饰自己眼底的欲望,蓝溪并非不谙世事的懵懂少女,自然明白他这样的眼神代表着什么。

她先前就听说过,陈东明这个人私生活混乱不堪。 “那这样吧,”陈东明盯着蓝溪的胸,笑得玩味,“你陪我一次,要是把我伺候高兴了,我就考虑考虑。” 果然。

他说的条件,跟蓝溪刚刚猜到的一模一样。 “三少说笑了。”这种时候,蓝溪就只能揣着明白装糊涂,“三少一表人才,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言外之意就是,没必要睡她这样的女人。 “哈哈,你说得对。”陈东明笑了一声,然后突然将她搂到怀里,嘴唇贴在她耳边,“不过之前睡的都是雏儿,没搞过破鞋。”

破鞋一词,显然是在侮辱她。 这些年,蓝溪没少听过这种辱骂。

她现在算是反应过来了,陈东明压根儿就没想跟她好好聊,只不过是想借着这个机会调戏她、羞辱她。 既然如此,她也就没必要继续待在这里。

蓝溪试图从陈东明怀里挣脱出来,但是陈东明却不肯松手,反而直接将她压到了沙发上。

包厢里的人看到这边的动静之后,立马开始吹口哨。 “陈三少这是要现场直播了啊,期待期待!” “什么现场直播?”起哄的声音刚刚落下,

包厢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陆彦廷刚刚走进包厢,一眼就看到了被陈东明压在身下的蓝溪。

她今天穿着一件酒红色的连衣裙,胸口倒是没上次露得开了。 不过依旧有些刺眼。 “陈三少好兴致。”陆彦廷凉凉地吐出这句话,声音听不出喜怒。


第4章你对每个男人都是这样?

“廷哥,你来了!”看到陆彦廷之后,陈东明马上松开了蓝溪,从沙发上起来。 “廷哥,没想到你今儿真给我面儿过来了,来来来,坐。”

对于陈东明热情的招待,陆彦廷并未做任何回应。

他直接越过陈东明,走到了沙发前,在蓝溪面前停下来。

他过来的时候,蓝溪还在整理衣服。 看到自己眼前出现的男士皮鞋,蓝溪下意识地抬头看过去,对上陆彦廷的那双眼睛之后,

蓝溪的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 所以……刚才进来的人,是陆彦廷? 这也就代表着,她刚刚被陈东明压在身下的场景,被陆彦廷看去了。

陆彦廷会怎么想她?是不是也跟别人一样,觉得她放浪、水性杨花—— 包厢里一众人看到陆彦廷站到蓝溪面前,都准备着看好戏。

“跟我闹别扭闹到这里来了?”陆彦廷开口,声音里带了几分无奈。 无厘头的一句话,蓝溪听得有些懵,抬起头茫然地看着他。

就在此时,陆彦廷伸手,将她从沙发上拽了起来。

刚刚陆彦廷说的那句话,大家伙儿都听到了,所有人都很惊讶——这个蓝溪,什么时候跟陆彦廷攀上关系的? 而且,听陆彦廷的语气,好像还挺宠着她的?

其实蓝溪也是懵的,不过过了一会儿她就反应过来了,陆彦廷这是在出手帮她。

她递给陆彦廷一个感激的眼神,然后低声抱怨:“还不是因为你凶我。” 她的声音里带着撒娇,尾音拉得很长。

陆彦廷听着,觉得自己心头像是被什么无形的东西轻搔着,痒得不行。

“廷哥,这、这什么情况?”陈东明整个人惊讶得不行,他跟陆彦廷认识的时间虽然不算长,但是也清楚陆彦廷的作风,

他哪里看得上蓝溪? “有些人你不能碰,懂?”陆彦廷并没有正面回答陈东明的问题。

但是,他这句话已经算是承认他跟蓝溪的关系了。

陈东明怔怔地点了点头。 之后,陆彦廷搂着蓝溪,高调地离开了包厢,留下了一群大眼瞪小眼的围观群众。

“操,她什么时候勾搭上廷哥的?” “廷哥口味这么重?竟然喜欢这只破鞋?” “可能活儿好呗,毕竟是练出来的!” 蓝溪被陆彦廷搂着走出了夜店。

其实从包厢里出来之后,蓝溪就有想过从他怀里出来,但是陆彦廷搂得很紧,考虑到他刚刚帮助过她,蓝溪也不好过河拆桥。

蓝溪被他搂着停在了一辆SUV前,她还未来得及开口,陆彦廷就说:“上车。” “我开车过来的,不麻烦您了。”蓝溪笑盈盈地看着他。

实际上她根本不会开车,今天是打车过来这边的。 “上车。”陆彦廷像是没听到她说话一样,又重复了一遍,不容置喙。

蓝溪知道自己没有反抗的余地了,于是听话地上了车。 能跟陆彦廷单独相处,对她来说也是好事儿。

蓝溪本以为陆彦廷是要送她回家的,没想到他竟然跟在她身后,一起和她坐到了后座。 车门关上之后,空气突然变得很稀薄,在陆彦廷的注视之下,蓝溪的心跳越来越快。

“陆先生?”蓝溪试着喊了他一声。 “找陈东明做什么?”问出这个问题之后,陆彦廷才恍然意识到,自己似乎很不高兴。

而这种不高兴,应该就是从看到她被陈东明压在身下那一刻开始的。 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被一个女人牵动过情绪了。 “一些私人的事情。”蓝溪给了他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

别院的事儿,她认为没必要让陆彦廷知道。 她说了私人的事情,明显就是不想让他知道。

这个认识,让陆彦廷更加不悦。 他紧盯着蓝溪:“你对每个男人都是这样?” 他的语调里带着愠怒,蓝溪不知他的愠怒从何而来。

算起来今天晚上只是他们两个第二次见面而已。 “陆先生应该也听说过我的光荣事件吧?”蓝溪保持笑容看着他,“既然听过了,就不必惊讶,我确实是那样的人。”

看到她满脸无所谓地说出这番话,陆彦廷更加不悦。

他冷笑了一声,“所以我刚刚是打扰了你的好事。” “不,我还是很感谢陆先生带我出来的。”蓝溪笑着说,“条件没谈妥,我就这么被他睡了多吃亏。”

蓝溪说完这句之后,陆彦廷很长时间没有说话。

过了约莫三分钟,他冷硬地开口:“下去。” “好,那陆先生开车回家小心。”蓝溪微微颔首,听话地下了车。 陆彦廷坐在后座上,看着蓝溪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第5章去查一下蓝家

过了一会儿,陆彦廷拿出手机,拨通了助理潘杨的电话。 潘杨接电话的速度很快,接起来之后,

俨然是随时待命的姿态:“陆总,有什么事需要我办吗?” “去查一下蓝家。”陆彦廷原本是想说蓝溪的,稍作思考之后,

还是改成了蓝家。 他之前听过一些蓝家的事情,但是并没有很深入的了解过。 “好的,我现在去查,陆总你大概什么时候要结果?”潘杨问。

陆彦廷动了动嘴唇:“越快越好。” “没问题,我查到了第一时间给您!”潘杨答应得干脆。

** 蓝溪从海天一色打车回到别院之后,才发现别院外面的铁门已经被换了锁。

她拿着钥匙摆弄了半天都没能将门打开,最后还触动了报警器,响起了警报声。

蓝溪站在门前,听着刺耳的警报声,恨恨地咬了咬牙。 她踩着高跟鞋快步走到外面,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报上了蓝家的地址。

这边离蓝家并不算远,二十分钟足矣。 …… 蓝溪气势汹汹地推门走进去,蓝芷新看到她回来,柔柔地喊了一声“姐”。

蓝溪没空搭理她,她甚至连拖鞋都没换,直接踩着高跟鞋到了楼上。

书房里,蓝仲正正在听下属的电话汇报,突然被人砸了门,他不由得皱眉。

看到蓝溪之后,蓝仲正对着电话那边说了一句“暂时先这样”,之后就把电话掐断了。

“进门之前敲门这点儿教养你都没有了?你在外面这样,我们蓝家的脸都要被你丢尽了!” 很明显,蓝仲正对蓝溪这种闯入书房的行为非常不满意,

说的话自然也就重了一些。 “是你把别院换锁的?”蓝溪丝毫没在意蓝仲正的话,她走到书桌前看着他,语气很冲。 “

那里已经卖出去了!怎么处理都是别人的事儿,已经跟我们没关系了!”蓝仲正放下手机,

看着蓝溪:“你以后就在家里住,过段时间去公司帮我的忙,毕业了不能总是游手好闲。”

蓝溪没有说话,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眼眶发红。 蓝仲正见她这样子,

又让了一步:“罢了罢了,你要是实在不想回家住,我明天就带你出去买一套房子,不想工作就别工作了,只要别再管别院的事儿,你想怎么折腾怎么折腾,你看这样行不行?”

蓝仲正只当蓝溪是不愿意回家住。

“谁稀罕你的房子?”蓝溪讽刺地笑,“我只要别院,我会把别院买回来。”

蓝仲正被蓝溪的执迷不悟弄得无奈了:“说了多少遍了,别院已经卖出去了!过几天过户了,上面就挂上别人的名字了!你现在要是违约,得赔五千五百万,你有这么多钱吗?”

“不管多少钱,那是我姥爷的房子,你凭什么卖?”蓝溪咬牙看着他,“你想把那贱人和那贱人的女儿娶回家,我忍了;你为了那个贱人的女儿骂我打我,我也忍了;但是你想动

我姥爷留下来的东西,想都别想。” 蓝仲正被蓝溪这番话气得够呛,他起身走到蓝溪面前,抬起手来—— “怎么,又要打我了?”蓝溪冷笑一声,将脸凑上去,“来啊,你打!你干

脆今天打死我,把你所有家产都留给那个贱人的女儿!” 蓝仲正的手已经快要落在她脸上了,听到蓝溪这番话之后,他又停了。

蓝仲正将手放下来,深深地叹息一声。 “怎么不打了?”蓝溪红着眼眶看着他。

“以后说话注意一点儿,别一口一个贱人,那是你妹妹!”蓝仲正教育蓝溪:“当年的事情是我做得不好,孩子是无辜的,新新她那么喜欢你这个姐姐,你就不能对她友好一点

儿?”

“呵。”对于蓝仲正这番话,蓝溪只能回他一声讽笑。 “别院我一定会买回来,属于白家的东西,我通通都会拿回来。你们等着。”

>>>>点此阅读《若爱有归途》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