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厉云州柳笙笙小说(先婚后爱:腹黑老公太霸道)免费阅读全文章节

小说:先婚后爱:腹黑老公太霸道

作者:柳笙笙

主角:厉云州,柳笙笙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清白被夺,代妹出嫁,她惹上了阴晴不定的他。说好是病怏怏的瘸子,怎么是一头凶猛的狼?他缠她缠得要命,她却只想赶紧结束契约关系,逃离这场虚假的婚姻。厉先生,您要娶的人是我妹妹,放过我吧!不,我要娶的人,一直是你。他圈住她,耳鬓厮磨:再逃,打断你的腿
主角是厉云州柳笙笙小说(先婚后爱:腹黑老公太霸道)免费阅读全文章节

《先婚后爱:腹黑老公太霸道》在线试读

第一章

“先生,您在里面吗?”
柳笙笙敲了敲这间豪华套房的房门,手里还托着两瓶珍藏的红酒。
继母说这里面住的是家里的大客户,让自己务必把东西送到这位先生手上。
可是,柳笙笙敲了好一会儿,对方都没有回应。
就在她以为房间里没人的时候,忽然,有双大手将她给捞了进去。
一阵天旋地转后,一具滚烫的男性身体就朝她压了过来。
柳笙笙惊慌失措的大叫着,红酒也被打翻,房间里瞬间被这香醇醺人的气息填满。
“先生!我只是来给您送酒的,请你放开我!”
房间里没有一丝的光亮,她看不清对方,更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那位大客户!
男人像是中了蛊,丝毫听不见她在说什么,火热的气息将柳笙笙紧紧包裹着的同时,把她按进了沙发里。
而他的双手,轻而易举地探进了她的裙底,因为他实在是忍不了了,体内的那股欲火随时都会奔涌而出。
“只要一会就好,别怕……”
男人的嗓音嘶哑得不像话。
柳笙笙听到这样的话,更是吓得魂飞魄散,拼了命的挣扎想要逃脱。
“求求你了,放开我吧,我只是来送酒的,你要是需要女人,我可以帮你去外面叫!”
朦胧月色下,女人梨花带雨的模样更加让人怜爱,男人极力把持着,但最终崩塌了防线。
“可是现在,我只想要你!”
男人俯身亲吻她的眼泪,伸手扯开她的内裤,直接挺身而入。
“不要,痛!”
任凭柳笙笙如何哭喊,男人动作始终没有停下。
暧昧的喘息声,此起彼伏,充斥整个房间。
……
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
柳笙笙只知道自己被男人占有了一次又一次,最后,男人在疲惫中睡去。
她咬紧牙关,崩溃地起身,跌跌撞撞地逃出了酒店。
现在的她只想回家,好好冲洗自己这副肮脏的身体!
“媛媛你放心,妈怎么舍得让你嫁给那个死瘸子呢?就让柳笙笙那个小贱蹄子嫁过去!”
客厅里,继母的话犹如晴天霹雳,一下将柳笙笙定在了原地。
继母是什么意思?
让她嫁给厉家那位和柳媛媛有婚约的瘸子?
柳笙笙双眼通红,“砰”的一声就踹开门闯了进去。
“吴春丽!你十五年前嫁给我爸,我就叫了你十五年的妈,可你却把我往火坑里推!”
吴春丽被揭穿,便虚伪的上前拉住她的手。
“笙笙啊,媛媛还小,你是姐姐,就帮个忙吧,而且你们俩姐妹长得又像,厉家的人认不出来的……”
柳笙笙气得浑身发抖,她昨晚刚被夺走初夜,现在继母竟然让她代替柳媛媛嫁给一个瘸子!
结婚是一件多么大的事情。
最重要的是,她的心里有真正喜欢的人。
“当初是柳媛媛不是很想嫁去厉家享受荣华富贵吗,现在人家瘸了,凭什么让我顶替她嫁过去?我不嫁!”柳笙笙拒绝。
吴春丽见她如此反抗,扬起手,狠狠一巴掌甩在她的脸上。
“给你脸了是不是?像你这种货色,能嫁到厉家简直就是抬举你了,你还有什么资格反抗!”
柳笙笙被打得脚步趔趄,眼泪更是肆无忌惮地滚落。
“笙笙,你要是不嫁,就别想再进柳家的门!”
柳国峰的声音骤然响起。
柳笙笙不可思议的抬头,就连自己的亲生父亲,也要将她逼上绝路吗!

第二章

“爸!我也是你的女儿啊!”
柳笙笙不可置信地看向柳国峰,原本通红的双眼,直接流出了眼泪。
昨晚的委屈无人诉说,而现在,就连亲生父亲都要把她往火坑里推。
吴春丽生怕柳国峰会心软,便一把拽住柳笙笙的头发,狠狠威胁:
“别忘了你那重病的妹妹还在医院躺着,你要是不嫁到厉家去,收不到厉家的聘礼,我们可没钱给她治病!”
柳笙笙脸色一变,两只手紧紧地握着拳头,父亲的沉默更像是默认了这一切!
自己和妹妹的生死,对于他来说无关紧要,可是妹妹只有五岁,他怎么忍心不管妹妹的死活?
重症监护室的费用,也是她一个人无法承受的……
想到这,柳笙笙忽然就笑了。
在这个家,她无非就是他们的棋子罢了,自己已经没有了清白,嫁给谁也无所谓了!
“我嫁,我替柳媛媛嫁给那个瘸子,你们满意了吧!”
坐在一旁的柳媛媛终于扬起了得意的笑容,勾着狐媚的双眼,笑道:
“我的好姐姐,你和我长得那么像,厉家一定不会怀疑的。从今天起,你就是代替我,成为柳媛媛。”
……
三天后,厉家别墅。
吴春丽带着柳笙笙坐在偌大的客厅里,笑着与厉母艾青商量婚事。
看她那迫不及待的模样,恨不得立马就把柳笙笙给嫁过来。
吴春丽和艾青是初中同学,初中的时候关系很好,后来也保持着一些联系。
在得知艾青的夫家厉家,是权势之家,她便开始各种巴结艾青,更是希望女儿柳媛媛嫁入厉家。
当时,刚成年的柳媛媛漂亮又外向,嘴巴也很甜,艾青很满意,便和吴春丽定下了婚约。
没想到两年前的一场意外,厉云州在国外出了车祸,成了行动不便的瘸子。
据说,厉云州的脸上还留下一大块的疤痕,变得丑陋无比。
柳媛媛听到这个消息,心比天高,怎么还看得上人家?
于是,婚期一直拖到了现在。
“这两年都没见过媛媛了,眼睛变圆了好像,长得更可爱了呢。”艾青细细地端详着柳笙笙,慈祥地笑着。
“女大十八变嘛,肯定越变越好看的。”吴春丽扯了扯嘴角,面不改色地回答。
艾青想到自己儿子现在的情况,腿脚还是有些不方便,柳媛媛能愿意嫁过来,她心里实际上是很感激的,满意地点着头。
“媛媛确实漂亮,春丽呀,这是我们厉家的心意。钱不多,也就九百九十九万,收下吧。”艾青将一张银行卡递给吴春丽。
这笔巨额彩礼直接让吴春丽笑得合不拢嘴,“艾青啊,你真是太客气啦。”
坐在一旁的柳笙笙脸色苍白,如今收了厉家的彩礼,她是真的逃不过这场婚姻了。
就在她出神时,吴春丽不客气的推了她一把,“媛媛!叫你呢!”
柳笙笙一时还没接受自己的新身份,猛地一抬头。
“媛媛,云州还在公司,我带你去接他下班。”艾青亲昵地挽住她的手。
吴春丽使劲给柳笙笙使眼色,像是对她的警告。
柳笙笙咬着牙,最终还是点头,挤出一抹微笑道:“好。”
……
厉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厉云州手里握着一个女士银镯子,神情是难得的温柔。
镯子上刻了一个字,是“笙”。
昨晚的那个女孩,名字是叫“笙”吗?
应该会是个很好听的名字。
想到昨晚的种种,他的心里十分愧疚。
此时助理走进来,厉云州立刻询问:“查到了吗?”
“厉总,根据监控和这枚镯子的调查,应该就是柳家的大小姐——柳笙笙。”
不等厉云州回答,门外便响起了自己母亲艾青欢喜无比的声音:
“云州,我把你媳妇带过来了!”

第三章

办公室门被推开的那一刹那,柳笙笙也抬头看了过去。
男人一身裁剪合身的西装,举手投足之间都散发着尊贵的气质。
最重要的是,此人的脸部如雕刻般五官分明,英俊的脸上根本就没有传说中的丑陋伤疤。
被打扰的厉云州有些不悦的打量了柳笙笙一眼,像是见到什么无关紧要的人。
视线直接略过她,看向了自己的母亲,清冷的嗓音问道:“妈,您又替我做了什么主意?”
“这就是我跟你说过的媛媛啊!你吴阿姨的小女儿,之前我就给你定过婚事的,你看看你们站在一起,多般配。”
艾青满意的看着二人,提议道:“既然媛媛都来我们家了,不如找个日子把结婚证给领了吧。”
“不急。”厉云州几乎是脱口而出。
要不是母亲就和人家定了婚约,他根本不会娶一个陌生女人当妻子。
更何况,现在她已经碰了柳笙笙。
等他找到柳笙笙,他便会带柳笙笙回厉家,和母亲坦白昨晚的事情。
“厉家规矩多,结婚这么重要的事,肯定要好好的挑选日子。”厉云州冷声补充。
柳笙笙不傻,听厉云州这么说,想必是对自己并不满意,所以才会拖延时间。
心底像是松了一口气,也跟着说:“对,等过些日子也不迟,这件事不着急。”
艾青就当是小两口还没做好心理准备,点了点头,也没有逼他们。
……
虽然解决了领证的问题,但到了晚上,柳笙笙还是不可避免地被安排住进了厉云州的房间。
此时厉云州正在浴室洗澡,坐在床上的柳笙笙不安的交握着双手。
听到淋浴声停了的那一刻,她嚯的站了起来。
不行,她可做不到和一个陌生男人睡在一张床上。
“今晚我睡沙发。”
柳笙笙迅速地说完之后,抬腿要离开,却被刚走出浴室的厉云州一把扯住手腕。
“你现在出去了,让我怎么和我妈交代?”
男人不客气地将人给拽了回去,可是柳笙笙没站稳,仰头就摔在了床上,两手还胡乱抓了一把。
等她看清自己手里的东西时,柳笙笙震惊地尖叫。
“啊——”
被拽掉浴巾的厉云州又羞又恼,一手扯住掉落的浴巾,一手直接捂住了柳笙笙的嘴,低吼一声。
“你叫唤什么!不知道还以为我对你……”
话还没说完,门口就连忙褪去了一阵慌乱的脚步声,他就知道母亲会做出偷听这种事。
毕竟,她迫切渴望看到自己结婚生子。
柳笙笙不敢说话也不敢睁眼,生怕会再看到些什么不该看的东西,屏着呼吸一动不动。
厉云州更是恨不得把这碍事的女人给轰走,可是现在把她按在床上的姿势,不由让他回想起了那晚。
那个女孩也是如此在他身下微微颤抖……
望着眼前清秀又陌生的女人,厉云州微微愣住。
鬼使神差的,厉云州忽然俯低了身子,去闻她身上的味道。
面对厉云州的靠近,柳笙笙害怕得几乎要哭出来了。
欲要挣扎时,忽然听见他严肃的问道:“你……到底是谁?”
柳笙笙吓得猛的睁开双眼,难道……
他是猜到自己假扮柳媛媛了吗?

第四章

男人英挺的剑眉下,是他锋利又尖锐的目光,仿佛一眼就能看穿别人的心思。
柳笙笙紧张的咽了咽口水,心虚的回答:“我叫柳媛媛啊,伯母不是和你说过了吗?”
厉云州蹙了蹙眉,默念了这三个字。
柳媛媛,柳笙笙……
“那柳笙笙是……”
“是我姐姐!”柳笙笙着急地喊出声。
厉云州瞬间了然,原来他的未婚妻柳媛媛,竟然是柳笙笙的妹妹。
柳笙笙瞳孔猛地一缩,厉云州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
她不禁皱眉问他:“你认识柳笙笙?”
厉云州立刻放开了她,起身站直了身子。
也许两人是姐妹,又同住屋檐下,身上的香味难免相像而已。
“我跟你姐姐柳笙笙,算是认识。”
厉云州裹好浴巾在椅子上落座,提及昨晚的女人,他连语气都不禁放柔了些。
可是柳笙笙并未察觉出,反而不解的看他,疑惑道:“可她根本就不认识你啊。”
她确确实实不认识厉云州,他们在哪见过吗?
厉云州眼里的柔和立即转为了不悦,不客气地晲了她一眼,冷冷道:“你又不是你姐姐,你怎么知道她不认识我?”
柳笙笙顿时语塞,是啊,她现在可是“柳媛媛”。
像是想到什么,厉云州起身走到书柜前,拿了份文件丢到了柳笙笙的手里。
柳笙笙见他行动自如的样子,完全不像是个瘸子啊!
“你的腿……”
“复建效果还可以,不过还需要进行最后一次手术。”
厉云州言简意赅的解释,冷眼问她,“柳小姐,我想你同意嫁到厉家,也不是你本人的意思吧?”
柳笙笙蹙眉,心想此人洞察力确实了得,便如实回答:“当然不是。”
“很好,既然如此,就把你手里的文件签了,我会尽快结束我们之间的关系,至于长辈那边也由我出面解释,只不过我有个条件,这段日子,我们两人不能干涉对方的生活。”
柳笙笙简直求之不得,虽说她是替柳媛媛嫁过来的,但是厉云州非不要她,那可就不是她的问题了!
于是柳笙笙便一口答应,“没问题,那就麻烦厉总尽快解决了!”
说完,她便迅速的在文件上签上了三个字——柳媛媛。
看她这幅干脆还带着一丝雀跃的模样,厉云州莫名的有些烦躁,这小丫头就这么瞧不上自己?
不过也好,甩了这个累赘,他就可以顺利的去找手镯的主人了。
……
柳笙笙顺利在厉家住下。
只不过,厉云州对艾青说,他和自己还得培养培养感情,所以暂时不结婚领证。
再加上,他还有一场手术要做。
柳笙笙虽然待在厉家,但整个人轻松不少,毕竟她知道这段所谓的婚约,没多久就会结束。
只不过,现在找工作成了她的难题。
她原本是名牌大学的毕业生,但是现在却得顶着柳媛媛的身份,柳媛媛只是专科生。
招聘公司看到她毕业的院校和鬼混了两年的工作经历后,直接把她给刷了下去。
“柳媛媛这两年到底都在干什么!”
就在柳笙笙气愤的甩着简历时,一通电话忽然打了进来。
本以为是HR的电话,没想到柳笙笙听到的却是厉云州的声音:
“柳媛媛,我问你,你姐姐平时都喜欢什么?比如,她喜欢什么鲜花?”
柳笙笙蓦然睁大了双眼,震惊得说话都不利索了。
“你……你问这个干什么?你是要去找……找柳笙笙吗!”
“恩,我现在就在你们家附近。”

第五章

“你疯了!你去找她干什么!”
这下,柳笙笙算是彻底的慌了。
要是厉云州真去了柳家,自己和柳媛媛的身份很有可能暴露。
厉家如果知道柳家欺骗了他们,肯定会收回彩礼,到时候吴春丽恼羞成怒,她的妹妹小念就会遭殃。
小念从小就有病,医药费绝对不会断!
厉云州听到柳笙笙一副质问的口吻,脸色有些不悦,语气冷得如十二月的冰雪。
“柳小姐,既然你不愿意回答,那便算了!至于我为什么去找你的姐姐,也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电话被不客气的挂断,柳笙笙听着手机里的忙音,转头就去联系了柳媛媛。
“你现在在哪?厉云州就在我们家附近!他好像知道我们的身份了!”
柳媛媛昨晚在酒吧喝到凌晨三点,这会儿还躺在床上。
一听说是厉云州的名字,她更是暴躁的嚷嚷:“那瘸子有病吧?现在来我们家干什么?”
她还没抱怨完,楼下就响起了停车的声音。
柳媛媛闻声朝外面看了一眼,只见副驾驶座位走下来一位气质非凡的男人。
而那张脸,绝对是柳媛媛长这么大见过最帅的!
之前不是说厉云州不仅是个瘸子,还是个丑八怪吗?
这这这……这人是厉云州吗?
而且,他那腿走起来也没什么异样啊!
柳媛媛有些心跳加速,这么绝的男人,她竟然拱手让给了柳笙笙!
而此时,楼下已经响起了门铃声。
柳媛媛来不及思索,立刻将自己收拾了一番,然后冲到了楼下。
站在门外的厉云州十分的忐忑。
他也不确定柳笙笙是否在家,自己突然前来,也不知道会不会打扰到人家。
毕竟那晚的事情……
大门忽然被打开,厉云州清冽的双眸出映出了女子姣好的面容,他微微一怔,竟然紧张得不知如何开口。
“你……你就是柳笙笙吗?”
柳媛媛见到这么气质非凡的男人,更是害羞的红着脸,微微的点了一下头,询问道:“你是厉云州吗?”
“嗯,我是。这个手镯是你的吧?”厉云州摊开手,掌心躺着的就是那晚被落下的银手镯。
见到这一幕,柳媛媛的脸色瞬间就阴沉了下来,这不是柳笙笙的镯子吗?
为什么会在厉云州的手里?
“你肯定忘了,上周六晚上,你不小心闯入了我的房间……然后落下的。”厉云州向她解释。
这下柳媛媛彻底明白了,上周六晚上她的母亲让柳笙笙去给客户送酒,没想到柳笙笙竟然意外和厉云州发生了关系!
但是现在,柳笙笙代替了自己的身份,那么自己……就是厉云州要找的柳笙笙!
“原来手镯在你那,害我找了好久~”
柳媛媛一脸娇羞地拿回了手镯,顺势戴在了手腕上。
她的身材和柳笙笙相差无几,手镯戴上去也是刚刚好。
厉云州见到这一幕,更加笃信镯子的主人就是眼前的“柳笙笙”,看她的目光都多了几分的柔和。
“那天晚上是我冲动……占有了你,不过你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
事后,厉云州看到了床单的血迹,便知道自己夺走了柳笙笙的第一次。
柳媛媛一听这话,更是惊讶的望向他,“你……真的要对我负责?”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先婚后爱:腹黑老公太霸道》<<<<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