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了小说《神敌》免费阅读全文_立横隐神秀小说完整版免费看

小说:神敌

作者:喜了

主角:立横,隐神秀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神要是公然去跟人作对,那是任何人都难以对付的。
喜了小说《神敌》免费阅读全文_立横隐神秀小说完整版免费看

《神敌》在线试读

第一章

“你怎么才开始化妆啊,”秦丽推门进来,看见立横站在立镜前才开始在脸上涂抹,身上的小西服外套都没来得及扣严实,显得匆忙,看来才来。

“我家里……”立横才开口,秦丽显得不耐“算了算了,你快点。”站在另一面立镜前,轻扯扯小西服衣摆,再认真整理整理仪容。

今日他们招待所又有重要的“迎宾”任务,全体严阵以待。

说起他们这个招待所——“任明”,可不是普通的招待所,隶属州备后,里头每个人包括厨师都有编制,虽说也对外营业,但经常承接的还是州府接待工作。

秦丽和立横都是大堂迎宾员。想想能进这样的单位,就算是个小小的“迎宾员”也该千挑万选。秦丽是优秀,州大酒店管理硕士,家境也不错,她竞争来此也不是长久之计,有她自己的长远打算。叫秦丽心下纳闷的当属与她同组的这个立横了。

立横,外表看起来就是个养尊处优的小妇人,事实她家境也确如此,已婚,据说夫家条件非常好。这就是叫秦丽私下不解的地方,要说她家里呆着烦、想出来解闷儿,也不该来这样个“抛头露面”的工作呀;而且,这个“抛头露面”的工作别看就是个“迎宾员”,因为招待所的“不同寻常”,各方面能力要求极高咧,关键是,明显这个立横又不足以胜任……秦丽看得出来,尽管立横在极力隐瞒自身的娇气、吃不得苦、受不得憋屈,可有时候还是能流露出哀怨、甚至是绝望;不过,这也是叫傲娇的秦丽至今还不至于完全讨厌她的原因所在,立横最终都还能把这些苦啊憋屈啊自己狠狠咽下去,不招人烦……

一切准备就绪,贵客临门。

门前,秦丽与立横分站两边,拉开门,一行人走进来。他们经理曲新迎上。曲新仪表堂堂,举起一手笑着,也不卑不亢,“欢迎徐处。”他大场面见多了,大人物也迎得多,分寸感极好。

徐源与他握住,微笑“今天辛苦你们了,一会儿隐主任亲自过来……”

那边说着,秦丽走到立横这边来。秦丽已经习惯了,只要不是必须“分两头”,她一定要站在立横身旁——主要是自那回出乱子搞怕了,怕立横有闪失连累自己,她在她身旁时刻“照应”一下,也管管她,不至再出错。

看来主客还没来,都还站在大厅里。

她们前面站着的是随行来的工作人员,他们私语恰好能被听见,

“隐主任一会儿亲自来呀,”

“是啊,刚才简报你没认真听?”

“听了,就是不相信,那样个大忙人能抽空来这种档次的晚宴,”

“哎,这你就不懂了,”私语声音更小,不过还在她们能听到的范围内。人笑得可暧昧,“今天上面来的这检查团里可有个大美女,听说,是隐主任老交情了……”“哦……”这“哦”就显得格外寻味风情了。

得亏秦丽反应快,不动声色一把抓住她手腕!心里,秦丽可骂她祖宗万代!你说个该死的立横,突然她转头跑个什么!

算秦丽抓住她她还没挣扎,底下手腕被她钳制着,眼睛睁着,明显生气,都要哭!一看,秦丽就晓得她这不是针对自己捉着她,而是不晓得她又在哪里“受气”了——秦丽就是这点服了她,她仿佛就是个“受气包”,总是受不完的气,而且总“不明就以”就发作了!——秦丽好定力,手上狠狠抓着她,面上依旧带着职业的“迎宾礼仪笑意”,小声,隐隐地狠,“又发神经?你今儿要再敢坏事,我真打得你满地找牙信不信!咽下去!再受不了也咽下去!”

诶,立横还真听话,感觉她被钳制的手一握,而且还狠狠一吞,真的仿佛把气咽下去了!

只听,她也小声,声音里依旧憋屈不行,也带恨呐,“你要真这能打,不如帮我打个人,打死他!”

别说,秦丽还真一愣,她还是头回见立横这样狠气地说话。可这时候哪顾得上她耍脾气,秦丽狠狠掐了下她手腕,松了手,还是恶狠狠,“不准坏事!”

立横没动,一直再没动了,

秦丽偷瞥她一眼,这货平静下来了,脸上自然,可眼里——天呐,最好没男人留意她,这怨恨的媚意能把人溺死!

第二章

大厅里陆续来的人越来越多,她们忙死,这个需要点什么,那个要问什么,都是找她们。

秦丽还得盯死她,生怕她出错儿,还好,立横一直很正常。

看来这位“隐主任”才是今日的主角,就算今晚款宴的“检查团”已抵达,隆重的迎接已过,这大一些人还站在外头,不见进宴会厅入座。等谁?等隐主任呗。

此时,大厅里的焦点都在一个女人身上。

着实美丽非常,气质卓越。加之权势感加身,更显耀眼。

她游刃有余地与迎接她的人寒暄,与下属低语——秦丽看去一眼,这着实是她向往的人生典范了。

“隐主任到了!”

哟,这一声简直如神迹出现,骤然,所有的视线全投过去,包括那个美丽女人,包括秦丽。

秦丽不知,

他叫隐神秀。名字里带个“神”,也确实是“神”一样的人物。至少,在灵州是叫人仰望。即使灵州在十二州里属于偏弱一隅。

秦丽也算见识过不少男神,这一个,确实不一般,第一眼就给人“稳”的感受。他面带微笑,进来,平易近人与人握手、言谈、欢笑,又“八面玲珑”之感。

秦丽这时候是没去注意立横咯,

立横在干嘛,

仔细看,她一人在角落里,看来也就她一人背对大众了。

她注视着花瓶里娇艳的百合,眼神晶亮无比……

……

豪华典雅的大圆桌,宴飨繁盛,宾客举杯畅聊。

神秀右腿压左腿,坐姿闲适,捧着茶杯,正在聆听他人话语,忽,桌上的手机震动。

他看一眼,并未动手去拿起。

震了会儿,这才拿起,也不问谁或什么事,听了下,只一个字“好”。喝口茶,放下茶杯,与身后上前弯下腰来的助理低语两句,起身离席了。

出来,因他一直将手机放在耳边,也无人敢上前“问候”打搅,他笔直来到小花园,清净了,四下无人,又看看左侧一个走廊,熟稔走去了。

走来这个背廊,

见立横两手放两侧,站在尽头的窗边。

她背对着窗,逆着光,也看不清她眉眼,可神秀就是知道她气鼓鼓,眼神冒火!

神秀淡定走过去,如常问,“怎么了,你不说要避嫌,在外头不碰面,特别这还是你工作的地方……”

立横冲过来仰起头就对他喷火,“你妈今早又叫我学做饭!”

神秀微笑“你就学着做做呀,像你这大的女孩子如今没几个说连煤气灶都不会开……”

“我不学!我凭什么要学……”她冲他吼,又戛然而止;盯着他领口,突然说“上头怎么有口红印?”

神秀还是没适应防着她这一手,低头“哪有……嗯,”一声闷哼,立横突然扑上来,一手勒框住他脖子,一手握着一支针管扎入他颈脖!只听她低声“看我不打死你!”何其任性!

神秀也算反应快,已然袭来眩晕感,丝毫不怜惜地推开她,单手狠抓她手、截抽出针管,推出余下药剂再狠狠扎入自己右手腕!用残忍的疼痛来抵挡渐强的眩晕,但,还是前后踉跄,他勉强靠在了墙边,眯眼看站那里毫无表情的立横,“哪里来的药,你又玩这些,你答应过我……”不做声了,因为听见外头渐近的脚步声。

第三章

稍早前,站在宴会厅门外的秦丽简直内心跳脚,立横呢,跑哪儿去了?妈的,一个不留意,她还是要坏事是不……

诶,手机震动,赶紧拿起来看,一看,是她!秦丽接起就低吼“你跑哪儿去了!”“我在…,帮我打个人。”她就说了这一句,挂了。

秦丽简直不可置信!真没想到她是这样的人!又蠢又轴又莫名其妙!

秦丽也是气得不行,赶去了,她边走边想,老子今天就是不要这份工了也要好好教训教训这个猪队友!

“该死的立横!你到底想干嘛!……”秦丽气势汹汹而来,结果,一看到靠在墙边,颈边、手边鲜血直流的神秀,顿时惊得瞪大眼!且想不到会这样……

倒是“该死的立横”真作死,见她来了,抬起手就直指着“刚儿万众瞩目的隐主任”,几近尖叫,“打死他!你说你能打得人满地找牙的!”

秦丽都想不到自己本能竟是“首先想着维护立横这个猪队友”的,她到底高材生,临场处变也优秀得很,惊愕半会儿,头皮都发麻的,可还是硬着头皮走向隐主任,“您这……”两手微抬,又马上想起她们随身都带着简单的急救用品的,赶紧翻兜儿,“我这有止血绷带!”

递给神秀时还说“您,您大人大量,她,她最近情绪不稳,可能,可能又犯病了……”秦丽心里明明骂死她,可嘴就是不由自主为她说好话。

哪知,神秀接过绷带,好像还低声了句“是有病。”

却,这都被“该死的立横”听见了,她又冲过来要打他,“你才有病!”被秦丽抱住了,秦丽几近要疯,痛吼她“你疯滚回去疯!”接着又去翻她的兜儿,“你的绷带呢!”诶,她还真治得住她啊,立横自己掏兜儿,也不吭声,就把绷带往神秀身上丢。

神秀接着了,竟然还低笑出声,“谢谢你,没事,她是我老婆。”

这下,眼见立横张牙舞爪向神秀脸上抓去,秦丽抱不住了,因为她自己再次处于惊愕中!——她是我老婆?!!

接下来,神秀完全夺回“主动权”了,他快速处理好自己的伤口,尽管还有些晃悠,但动作一点不含糊,脑子一点不含糊。他用纸巾快速处理脸上立横抓出来的痕印,手法娴熟,看来是“常用伤口”了。

“你带她先去冷静冷静,泡点蜂蜜红茶她喝,甜一点。多谢你了,我知道你叫秦丽,放心,你对她的好,我都记下了,来日会有回报。”

“我不是……”秦丽想说“我对她才不好咧”,而且,“我也不想攀着你们来得到什么”,

哪知,神秀一抬手,这下的气势出来了,可强势,“先带她走吧。”也是不想额外再跟她多交流什么的意思。

秦丽遂牵着她走出来了,始终,立横没再吭声,好像今儿她也捞回本了,他见血了咩。

秦丽又是边走边想,直点头,终于晓得她身上那股子“娇气”哪里来的了,有这样的老公,惯得!

第四章

不过,又没过多久,秦丽的想法再次改变:有这样的老公“惯”也并非好事!

下来,秦丽还真按她老公说的话,给她弄了一壶蜂蜜红茶。结果她觉得已经够甜了,到立横这里,她还嫌不够甜,“还不甜?我都齁死了!”立横在她跟前可丝毫再没戾气,甚至蔫回去像个软弱的老鼠——后头秦丽会逐渐发现,除了对她老公、她婆家的一切,立横简直是个乖默内向的女孩儿,确实偶尔娇气些,但也特能忍。——“能再给些蜂蜜吗,”胆小,又有教养。

只能再往里添蜂蜜,天呐,秦丽看着都齁得嗓子眼不舒服,她却终于满意,咕噜噜全喝了,喝完还特满足地一舔嘴角,微微笑,看着——蛮可爱……秦丽暗自揪自己一把,可爱个鬼!忘了刚才那个“恶魔”了?

接下来,立横也向她坦白了,隐神秀确实是她老公,但是她与他结婚绝非她愿意,实属逼迫。立横诉起苦来,特别惹人怜爱,她说除了隐神秀是个“人模狗样的人渣”,他一家子都折磨她。她婆婆是个老古板知识分子,处处嫌弃她,逼迫她学这学那;她还有个难缠的小姑子,嘴巴十分恶毒,总拿眼角看她,贬低她,搞得她恨不得杀了他全家……

秦丽当家常听着,当听到她极端地不止一次说“杀他全家”,也不稀奇,因为一来立横的语气痛恨归痛恨,却又实属丝毫办法没有,就跟那压在五指山下的孙猴子,只图嘴巴快活了;再,秦丽了解她,她确实“一无是处”,从工作表现就可以看出来撒,除了长相,跟“优秀的人”呆在一起是容易叫人瞧不起,秦丽自己何尝又不是其中一个?所以,她能理解她婆家对她的态度。

只不过秦丽这会儿口直心快,她走去自己倒了杯清茶喝,再睇向立横,“你也别怪她们说,那些你都会吗,你会点煤气炉子吗,你会去银行存钱取款吗,你认得清绿豆芽黄豆芽吗。”

立横张嘴又咬唇的,最后,“现在会了呀!”

“哟,那还不是被人逼成这样的,没人逼你你还是个废物,所以也难怪别人瞧不起你,你自己不争气就得受着,只能自己变强你才有资格跟人理论……”秦丽说她,她倒也都听着,偶尔又去舔那足够齁甜的蜂蜜红茶杯子。秦丽一把夺过来,“恶心。”她又傻笑,看着憨死。秦丽横她,想,这就是不能完全讨厌她的原因吧,立横身上有股子常人无论如何学不来的“坦白干净”,直来直往地直击人心!

她喝了甜死人的水,平静下来,又能投入工作了。秦丽还担心,揪住她“你别一会儿看见你老公又犯疯。”她还正经一摇头“不会了,今天我已经出气了。”

可叫秦丽想不到的,接下来她是“平平静静不犯疯”了,轮到秦丽实在“看不下去”了!看来立横这点到真没撒谎:她老公就是个“人模狗样”的人渣!

……

神秀回到宴会厅来,饶是他处理得再好,还是叫人看得出脸上有红印,不晓得几多人关切,“隐主任这是怎么了?”“没事,我对辣椒酱有点过敏。”“啊,怎么搞的,没人注意这些吗……”就要责备招待所这边,曲新也忙走过来,“对不起对不起,我们已经十分留意……”看来是知晓他这个忌讳的,

“不要紧,今儿这里面也没多少辣菜,可能是某种调料……”神秀自是想赶紧掠过这茬儿,哪知,曲新都还没说完歉意,走过来一人,那不隐藏的不悦,“你们这儿他也经常来宴客吧,怎么他连哪种调料过敏都搞不清楚。”全场都看过来这边,是那位美丽佳人另导哦……

佳人名程懿,是这次下来的检查组三号人物。虽说是“老三”,可你看老大和老二的“谨怯”样儿撒,一看她才是“真正的贵人”,得看她脸色行事咧。

程懿走来,这时候完全没刚儿还和他“客套”的“生疏样儿”了,两手都捧着他下巴了,“叫我看看,怎么过敏这么厉害……”眉蹙得有多紧,就说明有多心疼!

“没事,”神秀也大方,只是微笑,任她捧着。可知道么,得看傻多少人!知道“神秀的人”多,可这摆在台面上来了,还是这么个主儿!……

第五章

“这些菜全撤了,重新上,都上平常他吃过的。”程懿忽“一声令下”,乖乖,这一大桌宴飨呀,全撤?关键这气势,活脱她才是这里的主人!

这就是叫秦丽彻底扭转对“隐主任”印象的一幕了,认定他不是个东西!

因为恰好此时她和立横重返工作岗位,回到宴会厅门口待命,刚刚好,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简直叫秦丽不齿到极点,

你是有妇之夫了啊,明知你老婆还在这里工作,你再不喜欢她,再“貌合神离”在外头鬼搞,这里,也得避嫌呀!

他还真不要脸,

只见,此时,他完全不避嫌的,一手还扶住了程懿的腰间,只仰头看着她,真“无比宠溺”,“好,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一桌子价值万把的饭菜,立即倒垃圾,全撤,全换!

而且这么不环保,

真被秦丽深深不齿!

秦丽扭头看她,面上还带着“职业的微笑”,口气却咬牙切齿,“你这会儿怎么孬了?上去撕他呀!”

哪知,“该死的立横”这时候真不知道“该不该死”了,

她两手放前交叠,规矩又优美的“职业仪态”,目视前方,也眼若无物,却说了句叫秦丽都想当众揍她的话,“这种畜生,我才不脏我的手呢。”

那,刚才你“手刃”他的,是猪手?

……

“隐主任,我们这次下来审计也是例行,您别见怪。”检查组老大举杯笑意满满。

这个隐神秀啊……也莫笑话即使他们是小都来的,都得让他三分。除了他跟程懿“老交情”的这一面,本身,隐神秀这人就来头复杂。

单提他从前身为俞青时的第一秘,结果,看那俞青时哗啦啦高楼倾塌,他却能全身而退……虽说退到的是这“弱小灵州”,但已是不可思议中的不可思议!想想当时随着“俞青时的落马”,简直大都元气大伤、秩序混乱,连带着十二州动荡,近一年才渐渐缓过来……多少世家就此没落,多少辉耀的人物黯淡而去,他,隐神秀,活着,还能偏安灵州一隅……怎么就不是奇迹!

“那是,我们灵州是弱地,翻捯个什么都从咱们这里开始。”果然不好对付,隐主任手指拨弄酒杯,垂眸微笑。看似平易,实际直言不讳。

天朝十二州,分东中西,

灵、计、翊、良西部四州,归小都所在的良州辖制。

青、丰、旭、玢中部四州,归中都所在的青州管列。

咏、迎、成、华东部四州,归满都所在的成州管辖。

其中天朝中阳大都在华州,由此东部四州最强大!

神秀肯定说得没错,像这种州际级别的审计从来不会从强部大州开始,一定是拣像灵、玢、翊这样的偏弱小州先下手;有时候根本就掠过大州不审!——跟柿子捡软的捏一个道理。

老大没想到隐神秀也不客气客气,直白这一说,笑容有些尬,看向程懿,

已坐在隐神秀身旁的程懿,到自然,她也是右腿压左腿坐着,一手搭在膝盖上,一手交叠放上悬空,指尖摩挲。略娇俏歪头看向神秀,“你也放心,我们来就是走过场,不为难你。”

神秀这时扭头看她,手指挪挪酒杯,却是笑着说,“别,该公事公办的就公事公办,话刚儿是那么说,我一定还是鼎力配合。”说着,拿起酒杯,再看向老大、老二,一敬,特潇洒地一饮而尽。

老大老二又笑容扩大,看程懿笑得更甜,二人心上有数得很,看程懿和他眉来眼去的,摆明这难缠的隐神秀单给的就是程懿的面子!

“灵州这次与翊州争办空运会,我看有隐主任坐镇,一定马到成功!”老二举杯,

神秀这次给面也举起杯,“借您吉言。”再只细抿一口,侧面看他垂眸浅浅笑意的样子,男人见了都心动,又玉润懒媚……哎,隐神秀啊隐神秀,你是个怎样的神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神敌》<<<<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