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婚新妻:攻略纯情总裁)叶欢靳浔苏锦抖音小说_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二婚新妻:攻略纯情总裁

作者:叶欢

主角:叶欢,靳浔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被恶毒婆婆暗算,叶欢神志不清的失了清白,才知他们靳家居然要借腹生子! 叶欢被软禁,却是那个男人救了她,他对靳家的人说:她是我的人。 逃出牢笼,叶欢以为获得自由身,靳浔却将她逼到角落,女人,我会对你负责的。 叶欢想说,她不需要负责。 可是男人不仅帮她办了离婚协议书...
(二婚新妻:攻略纯情总裁)叶欢靳浔苏锦抖音小说_全文免费阅读

《二婚新妻:攻略纯情总裁》在线试读

第一章

下班了,叶欢回到家。

刚进门便闻到一股中药味,熏得叶欢胃里翻涌。

她把伞搁置在鞋架旁,换鞋时瞥见一双锃亮的男士皮鞋,以为丈夫靳北也回来了。

还没来得及问,婆婆刘丽君便笑意盈盈的拉着叶欢坐到沙发上,又让佣人端了一碗熬好的中药过来。

"叶欢呐,妈今天给你换了一个方子,你试试看,不苦的,我听朋友说效果不错,人儿媳妇现在都二胎了呢。"

婆婆对她的肚子有执念,想孙子都要想疯了,这半年没少让叶欢吃药。

好在这些药方,叶欢拿去找医生看过,都说正常人喝了也只是滋补,没有问题。

叶欢只当婆婆盼孙心切,顺着她的心意喝了药,又吃了几颗蜜枣缓解苦味,紧接着婆婆便推着她上楼。

说是这药得配合药浴才能最好的发挥疗效。

财务部今天忙了一天,叶欢也累了,索性就乖乖听话,进了浴室,舒舒服服泡了个澡。

外头雨声渐渐大了,叶欢还担心着丈夫靳北晚归,浴室里突然漆黑一片。

叶欢打小怕黑,登时从浴缸里出来,披了浴巾找自己的手机。

手机没找着,人摔了一跤。

还好对房间布置熟悉,叶欢摸黑躺到了床上。

床上赫然躺着一个人,把叶欢吓了一跳,她一闻,满是酒味,靳北喝酒了?熏得她头晕。

不知怎么的,替靳北脱了衣服,又给他拉了拉被子,叶欢躺了下来,只觉得浑身发热,胸口好像烧着一把火,快要把她的神智给烧没了。

只想着找点冰凉的东西抱一抱,叶欢一翻身,碰到了男人的胸膛,他身子冰凉,只让她觉得熨帖,人也随着大脑本能钻进了男人怀里。

……

天灰蒙蒙的亮了。

叶欢睡得迷糊,房间里的烟味呛得她咳嗽了几声,醒了过来。

大床上只有她一个人,但浑身酸痛,身上又寸缕未着,叶欢意识到了什么,脸上有些发红。

昨晚,她跟靳北……

"醒了?"

陌生男人的声音拉回了叶欢的胡思乱想,她吓了一跳,登时裹着被子坐了起来,"你是谁?"

靳浔没有回答叶欢,黑沉沉的眸子睥睨着她。

叶欢如临大敌,这里是靳家,她房中出现陌生男人,要是传出去,她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不管你怎么来的,现在赶紧出去。"叶欢冷着脸命令着。

靳浔勾唇笑了,笑得有些渗人,"门从外面锁了,这里是二楼,你让我怎么出去?"

叶欢咬唇,想要从记忆里捕捉一点昨晚的信息,却发现只记得从浴室出来躺到床上和男人共枕……

至于昨晚有没有发生什么,她完全没有记忆。

靳浔头发湿着,刚刚冲过冷水澡,昨晚要不是他撑着半分清明醒来,真要被这个女人给害死。

"我不管你打的什么算盘,这笔账我记下了。"靳浔身上只裹着一块浴巾,精壮的胸膛露在外面,上面还有水珠滑落,性感极了。

叶欢别过脸,心里慌得厉害,神色却平静如冰,"我听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我是靳家人,现在明白了么?"靳浔风轻云淡的吐露身份,墨色的眸子饶有兴味的观察着叶欢的反应。

他极少回这个家,即便靳北结婚,他也只是在后台短暂露面便走了,至于叶欢,靳浔没有见过。

若不是昨晚她神志不清的缠着他,嘴里叫着靳北的名字,恐怕今天两人已经发生了夫妻之实。

叶欢脸上的平静绷不住了,震惊得双肩发颤。

一种痛苦的屈辱感从心底涌了上来,将她淹没。

更要命的是,外头有人敲门。

"叶欢,该起床了,妈让人给你炖了汤,这孩子怎么把门给反锁了……"

是婆婆刘丽君。

叶欢慌了神,咬牙睨了靳浔一眼,"卫生间还是衣柜,你最好躲一下。"

豪门是非多,她不想被人戳着脊梁骨说话。

靳浔脸色一冷,他的身份,是不会去躲的。

于是刘丽君一进门,看着靳浔和叶欢衣不蔽体的暧昧模样,手里的碗筷打翻了一地,张惶又惊恐的指着靳浔,"你怎么会在这里?"

灯光勾勒着靳浔完美的轮廓,视线下投射着淡淡阴影,靳浔噙着几分笑意,却让人倍感危险和凉薄。

他但笑不语,就那么看着刘丽君,像看着小丑。

刘丽君吓坏了,跑过来一把抱着叶欢,护在身后,深恶痛绝的训斥着靳浔不顾伦常。

"你这样做,你对得起靳家么?你爸要是知道了,你让他这老脸往哪儿搁?靳浔啊靳浔……"刘丽君念叨着。

叶欢只觉得额角突突直跳,耳边出出进进的只有靳浔的名字。

靳浔靳浔……她怎么就碰上这么一桩事。

靳浔也在打量叶欢,若是叶欢在刘丽君怀里哭哭啼啼的,他可能会怀疑这个女人跟他后妈一伙,要陷害自己。

可叶欢冷着一张脸,怒气都藏在眸子里,一瞬不瞬的盯着靳浔。

两人视线交汇,靳浔倒觉得有几分意思。

刘丽君哭闹着,靳浔烦的很,当即就冷声警告:"刘女士,你说我爸要是知道,是你给我们下了药,这个家还能容得下你么?"

靳浔没有什么证据,只是直觉是刘丽君搞鬼,果然,刘丽君心虚的垂眸,反驳道:"我不知道你在胡说八道什么,靳浔,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们母子,但是叶欢她……她是无辜的,你怎么能这样的对她?"

一字一句,都是在为叶欢考虑。

若是叶欢没有听到靳浔刚刚那样说,肯定会感恩戴德,但是现在她心乱如麻。

向来温婉听话的叶欢,冷冰冰说着,"你初来乍到不熟悉,昨晚让你在沙发上将就了一晚,真是不好意思。"

靳浔和刘丽君都是一愣。

浑然没有想到叶欢会这么说,撇清了所有事情。

无视叶欢的眼神示意,靳浔不介意把水搅得更浑,意味深长的望着叶欢,"你真是健忘,昨晚抱着我不放让我留下来的可是你。"

"……"叶欢气到五脏六腑都疼。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二婚新妻:攻略纯情总裁》<<<<


第二章

靳浔出去了,婆婆留了下来,跟叶欢苦口婆心的聊着豪门媳妇的本分。

叶欢躺着,望着天花板,神情讳莫如深,刘丽君也不知道她听没听进去。

加了一句重锤,"叶欢啊,我们靳家待你也不薄,这事儿我不打算告诉靳北和老爷,但是我也有个条件。"

"你说。"不管什么条件,叶欢也不会答应,她只是好奇,平日里对她关爱呵护的婆婆,到底藏着什么心思?

靳北娶了她,又跟她约法三章,互不干扰彼此生活,两人有名无实。

婆婆虽然护着她,但昨晚的事实在蹊跷,她是喝了婆婆弄的药才身体不适的。

别墅坐落在市里头最好的地段,停电几乎不可能。

可偏偏昨晚,不该发生的都发生了。

至于靳浔,明明可以撇清打死不认的事,他却选择把水搅得更浑。

这一家子各怀心思,叶欢光是想着便头疼。

刘丽君听着儿媳妇态度冷淡,有些心虚,但不得不说,"你若是怀了孩子,就生下来吧。"

"……"叶欢勾唇,眸子里淬着火光,怒意横生。

她平素性子寡淡,不争不抢,所以看起来很好欺负?

半晌,刘丽君被叶欢盯得有些发憷,于是抹了抹眼泪,"欢欢,都是靳家的孩子,我也不忍心让你打掉孩子,你作为母亲,也不会舍得对不对?"

"不,我很舍得。"叶欢否定她,"因为我不会怀孕。"

方才是她太过紧张了,忘记了自己跟靳北有名无实的事,如果昨晚她和靳浔真的有什么,今天的床单上必然有血。

可是床单上什么也没有,她醒来时,靳浔就坐在沙发上。

刘丽君不信,继续哭诉,"那你想想靳北,靳北在这个家一向被拿来跟他靳浔比较,你要是能生下孩子,到时候母凭子贵,你和靳北就能拿到靳家的继承权啊!"

叶欢冷冷笑了,"我不稀罕。"

她的态度激怒了刘丽君,刘丽君索性不装了,放狠话说:"我不管,这孩子你是生也得生,不生也得生。从今天开始,你就别想踏出房门半步。"

"你在威胁我?"叶欢目光凉凉的盯着刘丽君,这个上一秒还护着自己的人,她只觉得讽刺好笑,气得浑身都疼。

刘丽君也不知叶欢哪里来的这种凌人的气势,转身出门落了锁。

房间里一空,叶欢整个人就瘫软在床上。

手机多半被刘丽君收了,她联系不到外界,靳北又不在家,公公靳国良对小他十岁的刘丽君向来惯宠,找谁都不行……

一晃三天过去,叶欢被刘丽君看得死死的,住了两年的靳家,一下子变成了牢笼。

这天晚上,叶欢无聊的坐着翻了翻书架上的书。

门忽然开了。

叶欢背对着,看了看表,快要十二点,这个时候应该不会是刘丽君。

她以为是靳北,心下一喜,转头却看到靳浔一脸深不可测的望着她。

那目光让她厌恶。

叶欢略微失落的神色,让靳浔觉得玩味,据他所知,靳北成婚后可是很少回家。

"你还在想着靳北?"靳浔关上门,落了锁。

叶欢侧头盯着他的脚步,心下一紧,嘴上说道,"你没有结过婚,体会不到夫妻情深。"

"夫妻情深?"靳浔乐了,唇角挂着讥诮的笑意,凑近叶欢,几乎居高临下的将双手撑在书桌上,把叶欢围在中间。

扫了一眼她在看的书,靳浔抿唇挖苦,"你们的感情深不深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挺深的。"

叶欢对上他揶揄的目光,恨恨的骂他,"无耻!你跟我之间明明什么都没有发生。"

"你怎么知道没有发生?要给你演练一遍么?"靳浔步步紧逼。

台灯的光照着靳浔的脸,深邃硬朗的五官在她面前一点点放大,两人呼吸可闻,叶欢慌了神,伸手去推靳浔,警告说:"你要是敢动我,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让我滚出靳家?还是让我娶你?"靳浔的口吻毫不在意。

叶欢咬着唇,气得身子都在发抖,靳浔这种人,越是同他较真自己越是吃亏,她索性不说话,当他不存在。

叶欢藏着自个儿的怒意愤恨,靳浔反而觉得乏味,收回手坐到旁边的沙发上,沉声说道:"明天靳北会回来,到时候我接你出去。"

"靳大少还是管管自己的好,别往我这瞎掺和,我自己的事我能解决。"叶欢一度想要撇清两人的关系,靳北回来固然是好,但她若是跟着靳浔走了,反而落人口舌。

"你自己要是能走,何必被刘丽君困在这里三天?"靳浔反问。

这下叶欢没法反驳了。

想到靳浔这么做的原因,叶欢微垂着头,眼神盯着脚尖,说道:"昨晚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知道。"

"那你还……"叶欢抬头,恰好对上靳浔凑过来的脸。

两人的唇轻轻碰到了一起,仿佛空气里布满电流,刺得叶欢猛地一退。

靳浔见她反应过猛,不得不伸手搂住叶欢的腰,以免她撞到身后的书桌上。

叶欢被搂着,反抗得更加厉害,孤男寡女的,还是靳浔主动进来的,这下她更没法解释了……

"再动我就真的要了你。"靳浔被小女人蹭得有些心火喷张,威胁叶欢。

叶欢当即不敢动了,僵着身子,盯贼似的盯紧了靳浔。

靳浔见威胁起了效果,放开了叶欢,拍了拍衣角,看叶欢紧张的喘着气,觉得好笑。

"你跟靳北那小子怎么搞到一块去的?"

"要你管。"

"你们年轻人是不是都流行有婚无爱契约成婚?"靳浔又问。

"你老了。"叶欢退开几步,嘴上也不客气的怼回去。

靳浔点了一支烟,眼角眉梢染着几分看不透的笑意,"我比你大很多。"

叶欢不理他,"你再不出去我要喊人了。"

靳浔深深吸了一口烟,慢慢吐出来,目光如炬,"你是我的第一个女人。"

什么鬼?

叶欢懵了,连忙撇清,"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二婚新妻:攻略纯情总裁》<<<<


第三章

靳浔站起身,比叶欢高出许多,摸了摸叶欢的头发,霸道的不许叶欢躲。

他的手指上残留着薄荷的烟草味道,抚上了叶欢的唇。

"我知道,我是说这里。"见叶欢,似乎比他想象中的好玩。手指上温软的触感让靳浔心动,扣住叶欢的脑袋便吻了上去。

叶欢明白了,原来靳浔是个闷骚寂寞的老男人,要说他身边没有女人,她还真的不信,靳家这样的家世背景,多的是送上门的。

紧闭着的唇被霸道的撬开,叶欢口腔里的呼吸被夺,她也是新手,被靳浔强势又霸道的强吻了,鼻间满满都是男人独有的清冽味道,叶欢绷直的身体软在靳浔怀里。

靳浔向来自诩自控能力强,怎么今天遇到叶欢就丢盔弃甲了?

怪只怪她的味道太过甘甜,让他忍不住流连忘返,想要更多。

两人从书桌前移到床上,靳浔伸手探进了叶欢的衣服里,引得叶欢阵阵颤抖,大脑一瞬清明。

抬起手,叶欢就要掌掴靳浔。

靳浔抓住女人不安分的手往她头上一按,继续吻她,并将大手覆上她的胸口,墨色的瞳孔一亮,"你心跳很快。"

你被强吻你心跳不快啊?叶欢心里反驳,嘴唇发颤。

怀里的人害怕得瑟瑟发抖,身体软得不行,又想推开他,小手几乎柔弱无骨,靳浔登时乐了,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

但他又不想逼叶欢太紧,从她身上起身,替她拉好衣服,一派正气的站在床前,宣示着主权,"我会让你跟靳北离婚的。"

等等……这是什么剧情反转?叶欢不明白了,她这是被陷害反而被看上了?

不行,她拒绝。

婚她会自己离。

"你做梦。"叶欢开口,嗓音就哑了,带着丝丝入扣的诱惑。

靳浔眸光暗了暗,一瞬间气势凌人,"你再说一遍。"

"我不管你是不是纯情到接个吻就喜欢上我了,但是我明白告诉你,我叶欢不稀罕你们靳家。"叶欢一字一句,咬牙说道。

靳浔的五官没有表情,面部线条一寸寸冷了下来,"你可以把我跟靳家区分开来。"

"我拒绝,靳浔你还有没有道德了?你不知道我们是什么关系吗。"叶欢说不过他,只好拿两人的关系说事。

靳浔脸色更黑了,目光如狼盯着叶欢,"你们有名无实。"

"你不怕被人说三道四,我还要活。靳大少要是寂寞了,照您这身份,去哪儿都有人陪。"

"嗯。"

叶欢窥着靳浔神色,有些摸不准了,说道:"现在你可以出去了,之前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

"说完了?"

靳浔朝叶欢走来,叶欢登时就有些怕了,不管是体力还是嘴巴,她都不是靳浔的对手。

这个点了,她叫也没用。

叶欢真是头疼,叫住靳浔,"等等,你要做什么?"

"该休息了。"

"那你去休息啊。"叶欢觉得,她怎么在跟一个巨婴说话?

话音落,靳浔的吻又落了下来。

叶欢绷直了身体,靳浔的唇凉凉的贴在叶欢额上,耳边是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晚安。"

靳浔走后,叶欢彻夜未眠。

以前朋友们总说,二十五岁之前等不到对的那个人,兴许以后都等不到了。

叶欢一直没有等到,也不知道爱一个人是什么感觉,遇到靳北是因为相亲。

那时候靳北彬彬有礼,给叶欢的印象很好,结婚时签订协议互不干扰对方生活,她也没有介意,这个时代,什么也不奇怪。

睡着后叶欢做了一个梦,梦里妈妈躺在地上,浑身是血,手里攥着一封信,信上说天下男人不可信,她恨小三。

叶欢哭醒了。

醒来床边坐着靳北。

靳北一脸温柔的看着她,轻声问:"做噩梦了吗?"

叶欢满头是汗,掩住眸中情绪,点了点头。

靳北摸了摸她的头发,把叶欢抱了起来。

叶欢一吓,连忙搂住靳北脖子,"干什么?"

"抱你去洗漱,好久没回来,你都瘦了。"靳北说话还是那么温柔,一副金边的眼镜架在笔挺的鼻梁上,衬得他气质更为儒雅。

靳浔路过门口,就看到靳北抱着叶欢。

叶欢下意识的收紧了手,冷着脸不说话。

"大哥也回来了。"靳北似乎对靳浔有所忌惮,放下叶欢,改为牵着她的手。

靳浔神色淡淡,扫了一眼躲在靳北后面的女人,说:"嗯,以后会长住。"

等他下了楼,叶欢找了个借口说自己上厕所,一个人进了洗手间。

早前在靳家鲜少听到靳浔的消息,要不是那天被婆婆"捉住",她都快忘了靳家还有这么一号人物。

就现在的形势看来,这两年在靳家的生活平静完全得益于靳浔的不出现,现在他出现了,刘丽君就开始担心儿子靳北的地位不保。

因为跟靳北没有什么感情,叶欢对靳家的事知之甚少,现在也分析不出个什么来,只简单洗漱完,跟着靳北下楼。

刘丽君见到靳北牵着叶欢,面上笑意盈盈,招呼着叶欢,"来,叶欢坐这边。"

叶欢仿若吃了苍蝇一般膈应,神色淡淡,点了点头,却仍旧坐到靳北旁边。

事实上,她也拿不准靳北到底跟刘丽君是不是一伙的,只是现在,靳家能够靠得住的人也就只有靳北了。

等着靳老爷子上桌,大家开始动筷子。

吃了没多少,叶欢忽然提议想回娘家一趟。

关于她的娘家,靳家的人不甚了解,当初叶欢嫁进来,是靳北自己选了,老爷子应允的,结婚的时候叶欢说父母都在乡下,没能赶过来。

刘丽君答应叶欢进门,本就是为了孩子,也没有追究,反倒觉得轻松。

现在叶欢突然提起,刘丽君很是怀疑,怕她跑了,当即反对,"不行,你现在哪儿也别去,好好在家待着。"

叶欢没吭声,看了刘丽君一眼,笑得意味深长,"妈,我又不会跑了,您那么担心做什么?"

靳浔适时插话,闷声道:"夫妻吵架,出去散散心总是好的。"

叶欢看了他一眼,不知他打的什么算盘。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二婚新妻:攻略纯情总裁》<<<<


第四章

靳浔并非刘丽君所生,靳国良当初为了娶刘丽君进来,费了些功夫,觉得对靳浔有所亏欠,加上靳浔性格冷沉,平日里无人敢亲近他,靳浔这一主动开口,靳国良当然重视。

随即靳老爷子温声说道:"靳北啊,你大哥说的有道理,夫妻之间最重要是和睦,公司的事你先放一边,带着叶欢出去散散心。"

叶欢垂下眸子,心有所思。

当初她嫁给靳北,说来也有靳老爷子的一份力。

靳老爷子同她母亲是什么交情,叶欢不清楚,只是她隐瞒身份嫁进来,这两年靳老爷子没少给她撑腰。

现在她想走,靳老爷子难道仅凭喜欢她才留的她?

老爷子都发话了,靳北自然也答应下来,饭桌上对叶欢是嘘寒问暖,压根看不出来两人是吵过架的。

事实上,两人也无架可吵,叶欢不清楚靳北到底知不知道刘丽君的意思。

吃完正要放下碗筷,叶欢脚上一重,不可思议的看了看靳浔。

这……

靳浔在桌下踢了踢她,是无意还是有意?

可她看着靳浔的时候,靳浔跟个没事人一样,反而一本正经的问道:"弟妹这么看着我,难道是我脸上有饭粒?"

靳浔往叶欢的方向凑了凑,动作幅度很小,叶欢却吓得往靳北这边靠了靠。

"吃好了么?今天怎么吃得那么少?是不是哪里不舒服?"靳北适时伸出手,揽住了叶欢的肩膀。

叶欢心下一沉,摇了摇头,"没事。"

"我送你上楼休息吧。"靳北说话温温润润,却没给叶欢拒绝的机会,捏着叶欢的手腕就往楼上走。

看着他们两人的背影,靳浔冷不丁看着自己面前的碗筷说道:"弟妹要是身体不舒服就赶紧去医院看看。"

又是诡异的沉默,一家子人,包括在旁边的佣人都纷纷朝叶欢看过来。

能让靳浔开口关心是在太难了,而且今天靳浔的话题就没离开过叶欢。

刘丽君倒是乐享其成,只要叶欢能够怀上孩子,她一个没背景的女人,刘丽君不怕掌控不了她。届时靳北的继承人身份一旦坐定了,她就让他们离婚……

叶欢憋了许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淡淡说:"谢谢大哥关心,有靳北在,我没事。"

"嗯。有什么需要就跟我说。"靳浔仿若没有听到叶欢的话,冷厉的眼风往这边扫来,带着淡淡的温情。

叶欢只觉得脸上烧得慌,离开靳家的想法越发明确了。

上了楼,叶欢和靳北对坐着。

靳北倒了两杯茶,他生得文静,气质儒雅,端着茶杯的手指修长好看,哪怕只是垂眸吹散茶杯上头雾气的动作,也好看得很。

叶欢舔了舔自己的唇,当初她会嫁进来,也是受了这副皮囊的迷惑罢。

不是没有心动过,而是心动的时候都只是单方面的,难以言说,后来时日增长,生活冲淡了那份悸动。

他们之间就一直这样,不咸不淡的,像朋友一样处着。

"靳北。"终究是有一些些期待的,叶欢问靳北,"你妈最近有没有跟你说什么?"

靳北端茶的动作顿了顿,再次斟满茶杯,呷了一口茶才点了点头。

"我想离婚。"叶欢鼻尖有些涩,但也只是酸了一下,很快就好了。

靳北抬眸看她,很是平静,"嫁给我,委屈你了。"

他越是这样彬彬有礼,叶欢心头反而更不是滋味。

"我想今天就走。"叶欢再次强调。

靳北放下茶杯,摘了鼻梁上的金边眼镜,支起身来,身子凑近叶欢,双手撑在她身侧,温柔的问:"离开我,你打算去哪?"

叶欢有些不自在,她跟靳北极少这么亲近过,她抿唇不说话。

靳北似乎怒了,眸底沉积着几分火气,"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攀上的我大哥,真是厉害。"

叶欢怔了怔,勾唇冷笑了,"靳北,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算盘,原本说好咱们之间互不干涉,但是现在,你妈先是陷害我,再是软禁我,倘若我不反抗,你们母子,是不是打算把我捆了绑了送到你大哥床上?"

靳北哑口无言,认识叶欢的时候是对她有好感的,所以他才不常回家,担心回来相处太亲密会让他无法自拔。

叶欢至始至终都只是他们母子的一颗棋子。

看出靳北的迟疑,叶欢心下明了,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目光盯着茶几,这种豪门倾轨的手段她不是没见过,只是不屑。

"叶欢,我改变主意了。"靳北自上而下盯着叶欢那张素净白嫩的脸,沉声说道。

叶欢手上一抖,往后缩了缩,"什么?"

靳北捧住她的脸,蜻蜓点水的在叶欢额上落下一吻,"孩子可以我跟你生,也一样是靳家的种。"

现在后悔,会不会太迟了?

靳北所有的反应都向叶欢表明,他从一开始就有打算借腹生子,把她培养成掣肘靳浔的把柄,还有她的孩子也一并用上。

起初叶欢想不明白,想要孩子,他们夫妻也是可以生的。

为什么一定要把她拱手让人?

可靳北这态度转变得太快,叶欢还没来得及问,靳北的身子就压了下来,他力气大,双手捏着她的肩膀,在她脖子上亲吻着,寻着叶欢躲避的双唇。

叶欢恼了,靳家的人都把她当成什么了?

她猛地抬手要给靳北一巴掌,却被靳北反应极快的将她整个人从沙发上提了起来。

叶欢吓得抱住靳北的脖子,"你放开我,我是不会成为你们兄弟俩的玩物的!"

"不是玩物,欢欢,我不想把你给大哥了。"靳北把叶欢放到床上,开始剥衣服。

叶欢又气又吓,踢打着靳北,"你不想,可是你母亲呢,你能阻止她么?"

靳北以为还能哄回叶欢,停下动作,"大哥身边从来没有女人,我和我妈也是不得已,现在不一样了,我喜欢你,欢欢,从一开始其实我就喜欢你了。"

叶欢仿佛听见了最好笑的笑话。

娶她进门后约法三章的人是他,要把她送给他大哥的还是他,现在说喜欢她的,还是靳北。

"可我不喜欢你啊。"叶欢嘲讽一笑,说得风轻云淡。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二婚新妻:攻略纯情总裁》<<<<


第五章

叶欢明知道这个时候不该激怒靳北,但她心里堵着一口气,不出不行。

靳北看着叶欢那样肆意的笑着,明媚张扬,像朵开在他身下的曼陀罗花,但是她说不喜欢他。

这让靳北的自尊有些受辱。

靳北怒了,阴测测一笑,双手将叶欢的手用力按住支在她头顶,叶欢慌了,一脚踢在靳北肚子上,大喊了一声:"靳北,你今天要是碰了我,我要你全家陪葬!"

不知道她哪里来的底气,靳北触及叶欢咬牙切齿的神情,动作一顿。

他查过叶欢,她户口上没有其他人,没有背景没有权势,她现在的怒吼,靳北只当做了欲擒故纵的调情。

当靳北的唇落在叶欢肩膀上时,叶欢吓懵了。

她僵直身体的一瞬,只听见巨大的响声,卧室的门被踹开。

紧接着,靳北就从叶欢身上被甩了出去。

叶欢慌忙坐起身来,便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是靳浔。

靳浔盛怒,方才一脚踢开靳北,抱住了叶欢,感觉到她在发抖,心下更生出一抹怜惜,将自己的外套穿在了叶欢身上。

拦腰将叶欢抱了起来,靳浔霸气走过靳北身边,"靳北,叶欢是我的人。"

下意识的,叶欢抓紧了靳浔胸口的衣服,他滚烫的温度烫在她指尖,她心口一颤,抬头看着靳浔轮廓分明的脸,眸色变了又变。

靳北有些狼狈,冷笑一声,"呵,大哥别忘了,欢欢是我的妻子。"

"很快就不是了。"靳浔声音十分寒冷,抱紧了怀里的人往外走。

靳北从地上站起来,威胁道:"靳浔,你抱着欢欢出去,就不怕爸对你有意见?欢欢可是他钦点给我的媳妇。"

叶欢皱了皱眉,抓紧了靳浔,扬着脸看他,"带我出去。"

她是隐忍冷静的,但她也是第一次经历这些,眸中有着怯生生的渴望,靳浔没法拒绝这样的眼神。

看着靳浔抱着叶欢下楼,靳北的拳头狠狠砸向墙壁。

这时,电话响起,靳北看到来电人的姓名,调整了心神,温声接了电话,"宝贝什么事?"

电话那头娇滴滴的女人说着,"阿北,你什么时候跟家里说好订婚的事啊,我爸妈都开始催了哦。"

靳北握紧了手机,听着江云暖的话,一想到叶欢,就烦躁得不行。

于是他也是第一次没有顺着江云暖,说道:"改天吧,我最近工作很忙。"

江云暖是江家唯一的千金,只要能够娶到她,对他的事业如虎添翼。

原本的计划是把叶欢送上靳浔的床,只要叶欢怀了靳浔的孩子,靳北就可以顺理成章的让靳浔下台,届时靳浔和叶欢都出了局,他继承了靳家,再娶江云暖进门,那他靳北的地位便无可撼动了。

可惜千算万算,靳北没有算到叶欢的性格会这么烈,也没有想到……他居然会喜欢上叶欢……

叶欢被靳浔抱着下楼,恰好撞到了客厅里的刘丽君。

刘丽君巴不得靳浔做一些出格的事情败坏他自己的名声,也让老爷子对他失望,但是碍于身份,刘丽君还是装作很惊慌的样子阻止靳浔,"靳浔你这是要做什么?叶欢可是你弟妹,你可不能这样,要是让老爷知道了……"

她还没有说完,叶欢便恼了,乌黑的眸子冷冰冰盯着刘丽君,"知道又如何?是我自己要走,而且,我会跟靳北离婚的,至于你,刘女士,如果你胆敢将那些子虚乌有的事情乱说出去,我也不介意把刘女士这些年的风流韵事好好传播传播。"

"你……"刘丽君很是意外,她比靳国良年轻十岁,那方面的事情靳国良早就不能满足她了,她在外面乱来的事情老公儿子都不知道,怎么靳浔和叶欢就知道了?

叶欢无暇理会刘丽君的吃惊,不耐的开口:"我们走吧。"

"好,都依你。"什么话从靳浔嘴巴里说出来,味道就变得有些奇怪。

叶欢没有追究,任由靳浔把她抱出了别墅。

靳浔抱着叶欢上了车,司机看着这一幕,有些意外,但到底是跟在靳浔身边的人,没有张扬,问靳浔要去哪。

叶欢挣开了靳浔的怀抱,坐得离他远远的,冷声道:"麻烦去青山庄园。"

这个地方,一般人进不去,靳浔不由得对叶欢多了几分打量,眸子里噙着几分玩味,"叶小姐倒是不见外。"

叶欢看他眸中兴味,才反应过来他在笑她自来熟的吩咐司机。

叶欢没搭理靳浔。

靳浔反倒凑了上来,看到叶欢脖子上的吻痕,眸色一暗,"他碰你了?"

"你不是都看到了么?"叶欢还在气头上,说话不好听。

靳浔脸色更黑,"没看到,我只是路过听见你叫。"

"……"叶欢脑袋里一团乱麻,沉默以对。

靳浔却不放过她,把她身上外套拨开,看到叶欢肩膀上也有痕迹,周身气势一瞬冷冽下来。

叶欢莫名其妙的看他一眼,"你在做什么?"

"去俪居园。"靳浔抓住叶欢的手,吩咐司机改了方向去他自己的家。

叶欢听见他改道,有些防备,要抽回自己的手却被握得更紧,她冷嗤一声,"呵,靳少不会是要学着刘丽君再软禁我吧?"

听见她把自己和那些人化为一等,靳浔睨她一眼,口吻暗含警告,逼近她的脸。

两人呼吸混做一团,烧得叶欢脸上灼热忍不住想退。

靳浔却扣住她的脑袋,不许她退,几乎是贴着她的脸说:"我说了,要把我跟靳家的人区别开来。"

"有什么不一样?"叶欢嘲讽的轻笑了,"你跟靳北都一样卑鄙。"

靳浔生气了,亲了叶欢的唇一下,看着叶欢愕然又星星般闪耀的眸子,他怒气才消了些。

叶欢气得不行,咬牙道:"你不止卑鄙,你还下流。"

"你怎么说都行,别把我跟靳北想得一样。"靳浔的脾气,叶欢是拿捏不准了。她能感觉到,靳北是拼了命想要越过靳浔在靳家的地位的,而靳浔呢,始终没有把靳北母子放在眼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二婚新妻:攻略纯情总裁》<<<<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