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愿余生你不在)小说免费阅读_安音音顾北沉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惟愿余生你不在

作者:金子miss

主角:安音音,顾北沉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父母重男轻女,姐姐惨死,丈夫见死不救。她从人人羡慕的顾太太变成人人可欺的可怜虫。为了复仇,她不惜一切代价,誓要仇人千万倍偿还。可面临死亡之际,他的出现,再次玩弄她的人生……
(惟愿余生你不在)小说免费阅读_安音音顾北沉全文免费阅读

《惟愿余生你不在》在线试读

第一章

从殡仪馆出来,安音音手里紧紧抱着她姐姐的骨灰盅。

这一刻起,她再也没有爱她的人了。

丈夫被小三勾走,父母重男轻女,只知道吸她们姐妹二人的血,如今姐姐走了,只留她一人行尸走肉般活着。

她的人生已经看不到希望了。

无能的她,连给死去的姐姐找回公道的能力都没有,她还有什么脸活着?

如同魔魇了一般,安音音走着走着,走进了车流中,四周都是鸣笛声。

这时,一道尖锐而刺耳的刹车声响起,安音音只察觉到自己的手臂被人拽住,等她回过神来,她已经被拉到路边。

“你是不是疯了?没见过你这么急着找死的!”

是顾北沉,她的丈夫。

此时他一脸担忧跟着急,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一个担心妻子的好丈夫,可实际上,他是杀死她姐姐的帮凶!

“北沉,你不要这么凶音音,音音的姐姐刚去世……”

一道柔弱的声音响起,安音音瞬间抬起头,当她看到那张伪装娇弱,矫情做作的脸后,所有的理智瞬间褪去,化作滔天的愤怒跟恨意。

安音音冲上前,对着安筱杏的脸就是狠狠一巴掌,“你竟然还有脸来见我?你害死了我姐姐,你知道她生前经历了什么吗?为什么你这么狠心?为什么?”

安音音一声比一声痛苦,最后喉咙沙哑得连说话都直颤抖。

安筱杏是她二伯的女儿,因为她有个弟弟,安父安母没有儿子,将她弟弟当成亲生儿子看待,连带对安筱杏也十分疼爱,唯独对她们两个亲生女儿,他们多看一眼都厌恶。

顾北沉是出了名的豪门子弟,一次意外,她跟顾北沉相识,后面顺其自然地相知相爱,一毕业就结婚。

她以为她会一直这么幸福下去,谁想到,结婚四年的丈夫跟安筱杏搞上了,她姐姐因跟安筱杏竞争同一个封面模特的名额,她所谓的丈夫竟然封杀她姐姐,最后她姐姐走投无路,只能到处求人,好不容易求到一个上台的机会,却在去参加走秀的路上,被人绑架,她姐姐遭遇了生不如死的待遇后,最后被碎尸了。

根据警局的调查,她姐姐是被三个极端粉丝绑架,犯罪者已经被抓到,主犯被判死刑,其余两个被判了无期徒刑。

可后来她发现,事实根本不是那样,那三人不是她姐姐的粉丝,而是安筱杏的头号粉丝,她还查到这三人的家属分别收到三笔来历不明的转帐。

她怀疑是安筱杏指使他们去害她姐姐,于是跑去质问安筱杏,没想到的是,安筱杏不仅没有否认,甚至还说要把她们姐妹两人都从这个世界除掉。

原因是,她姐姐抢走过安筱杏无数次登台的机会,而她则抢走了安筱杏最喜欢的男人。

“安音音,你现在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顾北沉怒喝一声,伸手扶住被打得站不稳的安筱杏。

安筱杏小声地哭了起来,“顾哥哥,我没事的,音音她心情不好,我不怪她。”

“心情不好就能乱打人了吗?我看她就是被我惯坏了。”

顾北沉本来还体谅安音音的姐姐去世,打算收回离婚的决定,没想到安音音跋扈的性子半点不改,依旧那么强势。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惟愿余生你不在》<<<<


第二章

安音音红着眼睛,一字一句道:“顾北沉,我就不该对你抱有希望,既然你要离婚,那就离婚吧。”

一年前,顾北沉不知道发什么疯,突然认定她出轨,出轨的目标还是她高中的学长,她觉得莫名其妙,一开始没怎么在乎,后来发现顾北沉竟然是说真的,等她想要解释时,顾北沉已经听不进去她的话了,一味认定她出了轨。

她以为是沟通出了问题,直至她发现顾北沉跟安筱杏被拍到出入酒店的照片,她才发现,真正出轨的人是顾北沉,他诬蔑她出轨,目的是想掩盖他出轨的真相。

敢做不敢当,甚至还给她泼脏水,一想到她曾经把这样的男人放在心尖上,她就觉得自己眼瞎到无可救药的地步。

顾北沉脸色瞬间沉了下来,似乎对安音音的决定很不满。

一旁的安筱杏听到安音音提离婚,心里激动得不行,她终于等到这一天了,不枉费她做了那么多功夫。

“明天下午民政局见。”

说完,安音音转身离开。

为了维持她善良体贴的人设,安筱杏追上安音音,假意劝说:“音音,你别任性,离婚可不是闹着玩的,还是说你外面有人了?”

听到这话,安音音脚步一顿,眼眸一冷,“怪不得顾北沉突然怀疑我出轨,原来是你在背后嚼舌根,你听过报应两个字吗?你害死我姐姐,如今还拆散我的家庭,你一定会不得好死的!”

安筱杏伸出去的手一僵,讪讪道:“你在说什么?你姐姐的死跟我有什么关系?还有,是你要跟顾哥哥离婚,怎么还成我的错了?”

顾北沉一脸冷漠,“安音音,你一口一句说你没有出过轨,那我问你,一年前你小产是怎么回事?如果你怀的是我的孩子,为什么你没有跟我说?”

安音音愣了一下,她小产过?她怎么不知道?

“你是不是搞错了……”

“音音,真的很抱歉,虽然你让我保密,但我没办法欺骗顾哥哥,看着顾哥哥被你蒙在鼓里,我心里好难受,加上那天我喝了很多酒,糊里糊涂就告诉了顾哥哥这件事,事后我也很后悔……”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我什么时候跟你说过我小产了?”安音音反驳道。

“音音,你就不要再骗顾哥哥了,当时你跟你高中学长一夜|情,后面还怀了孩子,你说不知道是顾哥哥还是学长的孩子,不能留下来……”

就算不用听完整,安音音也知道怎么回事了。

也就是安筱杏栽赃她出轨小产,顾北沉信了安筱杏的鬼话。

安音音无视安筱杏,抬头看向顾北沉,问:“我就问你一句,你是信她还是信我。”

“我相信证据。”

当初他也不相信安音音会出轨,可那份小产通知单狠狠打了他的脸,后来他去调查,发现安音音的确小产过一次,就是她参加高中同学会后一个月的事。

之后他发现安音音跟她高中一个学长走得很近,两人甚至还约着出去。

安音音会出轨,是他这辈子都没有想过的事。

她太让他失望了。

安音音苦笑一声,“那就是你相信她了?罢了,现在说再多也没有用,我问你最后一句,当初我姐姐被绑架的时候,她曾发过求救信息到你手机,为什么你不跟我说?为什么你不救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惟愿余生你不在》<<<<


第三章

她姐姐惨死后,她从警方那边拿回了她姐姐的手机,她姐姐最后一条信息是发给顾北沉,上面只有三个字:救救我。

她姐姐一向信任顾北沉,可能她姐姐做梦都没想到,顾北沉会见死不救。

“我说了很多遍,我没有收到她的信息!那是一条人命,如果我知道她被绑架,怎么可能不去救她?你要我说多少遍,你才相信?”

顾北沉觉得很失望,安音音对他的信任度如此之低,根本不像是一对夫妻对彼此该有的信任度。

安筱杏故意道:“音音,你该懂事一点了,这事不是顾哥哥的错,你能不能冷静下来好好思考?你姐姐被绑架,惨死,谁也不想看到,我们也很伤心。”

见安筱杏还有脸提她姐姐,安音音心头的理智再次被冲散,她举起手就想给安筱杏一巴掌。

顾北沉一把拽住她的手,“行了,筱杏她不欠你的,你能不能理智一点?”

安音音拼命挣脱顾北沉的手,安筱杏假意上前劝说,实际故意推安音音一把。

安音音另一只手抱着她姐姐的骨灰盅,在顾北沉松开手的瞬间,她一时没站稳,整个人往后仰。

骨灰盅从她的手上脱落,飞向马路边,瞬间破碎。

一阵大风吹来,骨灰随风飘散,洒满一地。

安音音如同疯了一般冲到骨灰盅前,满眼猩红,手直颤抖,她脱下外套,小心翼翼地将剩余的骨灰收拾到衣服里,被吹散的部分,她用手一一扫成一小堆,再细细捡起来。

她满脑子只有一个声音:姐姐,姐姐……

捡不完的骨灰,安音音拼命跟风赛跑,只求老天爷不要那么狠,连她姐姐的骨灰都带走。

风越吹越大,安音音一个人没办法全部收集起来,她跪在地上,用身体挡住风的吹向,即便这样,风还是吹走了不少。

不知不觉间,天空下起了淅沥淅沥的小雨,等安音音回过神,雨势变大,散落在地的骨灰被雨水冲走,连找到找不到。

雨中,安筱杏勾起大红唇,笑得跟个恶鬼一样。

安音音越落魄,她就越开心,谁让安音音不识相,忽然敢跟她抢男人,也不掂量一下自己!

安音音紧紧抱着装满骨灰的外套,拱着身体,眼角滑下的水也不知道是泪水还是雨水,她那么绝望,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帮她。

恨,真的好恨!

安音音就好像一个随时会倒下的脆弱人偶,顾北沉不忍心,上前一步,扶着她,“回去再说……”

安音音好像听不到他的声音一样,迈着僵硬的步子,双目空洞地走远。

身后这两人,她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

……

很快,安音音姐姐的头七到了。

她姐姐从出事到火化的那些天,她父母就跟不存在一样,没过来看一眼,唯独在头七这天,他们过来了。

一开始,安音音以为他们是过来送她姐姐最后一面的,直到安母开口:“我给你打了那么多电话,你怎么一个都不接?你身上有十万块吗?拿给我急用,快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惟愿余生你不在》<<<<


第四章

这一句话,瞬间粉碎了安音音对他们的唯一希望。

原来在他们眼里,她跟姐姐只是提款机,是她自作多情,还以为他们是过来看姐姐最后一眼。

安音音冷着脸,说:“没有。”

“真是没用的东西,连十万块都没有,你好歹嫁入了豪门,连这点点钱都没有,你真是一个废物!上次筱杏见我喜欢一个金镯子,二话不说就给我买了,瞧你,我亲自开口问你要一点点钱,你都推三阻四的,真是一点都不孝顺。”

安母满脸不满,眼神甚至还带上了一丝轻蔑。

“对了,卿卿的遗产有多少?我们可是她的父母,必须有我们一份。”安父接话道。

听到遗产,安母的眼神瞬间亮了,“那个妮子可是做模特的,这行业可有钱了,快把她的遗产都交给我们。”

其实他们两人就是冲着安卿卿遗产来的。

安音音勃然大怒,“你们够了!今天是姐姐头七,你们一口一句遗产,不嫌难听吗?姐姐火化那天,你们为什么不到场?我给你们打了多少电话,发了多少信息,你们可有回过我一条?”

安音音气得浑身发抖,双眸如血,“现在姐姐的身后事全部办完了,你们过来抢遗产,不觉得很寒姐姐的心吗?姐姐在天之灵,看到你们在她死后只知道要钱,说不定今晚就下来找你们聊聊!”

她真的想不明白,她们才是他们的亲生女儿,为什么施舍一点点爱给她们就那么难,安筱杏跟她弟弟,说到底只不过是亲戚,他们疼到骨子里。

他们家又没有皇位要继承,何必将男女分得这么清,难道她们作为女儿,就不会给他们养老吗?

她姐姐生前最疼这两位老人,他们要什么给什么,从来没有一句怨言,结果在她姐姐最困难的时候,穷到连饭都吃不起,没钱给房租,要睡天桥底下了,这两人竟然嫌弃她姐姐的钱没有给到位,不许她姐姐回家里住。

当时她找到她姐姐的时候,她姐姐拖着一堆行李站在大马路上,一脸的茫然。

那一天,她姐姐抱着她哭了好久,至今,她仍忘不了姐姐说的那句话:“有什么办法把他们的恩情给还清吗?”

世人都说,养育之恩大过天,她姐姐也一直铭记这句话,哪怕父母对她姐姐再不好,连书都不让她姐姐读,她姐姐依旧对父母很好。

本来她父母也不许她上大学的,是她姐姐省出自己打工赚下的钱,供她读完大学。

明明什么都没有付出过的父母,就凭借着生育之恩不断搜刮她们。

这公平吗?

安父对着安音音的脸就是一巴掌,怒骂:“狗东西,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她死了,钱就理所当然是我们的,你别想拿走一分。”

安音音的脸被打得歪到一旁,半张脸瞬间红肿了起来。

这时,安筱杏跟她弟弟来了,见安音音被打,她假意劝说,“三叔,你别生气,音音脾气不好,我劝她两句。”

“你们都给我滚!”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惟愿余生你不在》<<<<


第五章

安音音突然高声怒喝一句,把在场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三叔三婶,安音音在发什么疯?我们好心过来送卿卿姐最后一程,她这是什么态度?这么嫌弃我们,早说啊,害我们白跑一趟。”

安筱杏的弟弟,也就是安大壮,昂着下巴,一副流里流气的样子,一脸不满地跟安父安母抱怨。

安父觉得安音音在下他的面子,抓住竖在香炉里的长香,就往安音音身上摔去。

安音音侧身躲过,惊出一身冷汗,如果刚才她没有躲过去,那些点着的长香肯定会烫伤她的脸。

不过安父竟然拿供给她姐姐香炉上的长香砸她,在他眼里,她们两姐妹到底算什么?

安音音直接拨打了报警电话。

安大壮撇撇嘴,转身对安父说:“三叔,你说给我买房子的首付,我才过来的,既然她不肯给钱,那我可走了,以后你们死了要扶棺材,别来找我,更别找我养老。”

安父赶紧拦住他,满目慈祥道:“大壮,你别着急,我肯定会让她把钱吐出来的,这个家是我当家作主,我让她往西,她就不敢往东。”

说完,安父怒瞪安音音,“赶紧把钱交出来,要不然我跟你断绝关系。”

“爸爸,你什么时候才能醒醒?安筱杏害死了姐姐,她弟弟会无辜吗?安大壮平日里就跟一些流氓来往,被判刑的那三人,其中一人跟安大壮有过来往,他们姐弟都是害死姐姐的凶手,为什么你要偏帮他们?”

安音音多希望能骂醒安父,可她万万没想到安父说了这么一句话:“卿卿那个妮子,死了就死了,你还要追究什么?再说,筱杏跟大壮都是好孩子,就你们两个坏得不行,我当然是相信他们。”

呵呵……

这就是她所谓的亲生父亲,母亲。

罢了,生而为女,又生在重男轻女的家庭里,她就不该渴望亲情。

安音音瞬间收起脸上的所有表情,面无表情道:“这里不欢迎你们,都给我滚!”

“把她的遗产给我们,我们立马就走,多见你一眼我都觉得恶心,当年我们连单位的工作都没了,就是为了追生一个儿子,谁知道生出你这么一个赔钱货,我们过得不好,都是你们的错!”安母尖着嗓子喊。

“姐姐哪来的遗产,你们能不能不要在她的灵位前无理取闹?”

摊上这样的父母,安音音真的欲哭无泪。

安筱杏转转眼珠,故意说:“卿卿不是有一条很贵的钻石项链吗?之前有人让她一百万卖掉,她还不愿意呢。”

安母听到这话,眼睛顿时亮了,转身就去翻安卿卿的房间。

安音音赶紧上前拦着,被安母用力推开,摔倒在地上。

看着那些人就跟劫匪一样,到处翻找,她姐姐喜欢的衣服,包包,围巾全被扔在地上,他们任意踩在上面,踩出一个个难看的鞋印。

这一幕深深地刺痛着安音音的眼睛。

“找到了!”

安母从一个盒子里找到了钻石项链,安筱杏眼睛一亮,快步上前,“就是这条项链。”

安音音急了,从地上爬起来,喊道:“你们不能拿走,这条项链是姐姐初恋男友送的,她一直很珍惜,你们就这样拿去卖掉,是对姐姐的不敬。”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惟愿余生你不在》<<<<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