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红途夏文博袁青玉小说免费阅读_《红途在握》全文阅读(西门吹雪)

小说:红途在握/人生红途/飞驰人生

作者:西门吹雪

主角:夏文博,袁青玉

类型:都市小说

简介:入仕如登山,步步惊心!看乡政府小文书的登顶之路…
人生红途夏文博袁青玉小说免费阅读_《红途在握》全文阅读(西门吹雪)

《红途在握》在线试读

第一章

“喝!青玉,干了这杯!我再加五万捐款!”市里来的富商王老板小小的鼠眼中尽是阴狠!

 “王老板,我实在不能再喝了!”面对王老板咄咄逼人的劝酒,袁青玉在婉言抗拒。

“怎么?你看不起我?既然这样,我们还谈什么合作?”王老板用威胁的语气说。今天他是一定要把袁青玉喝倒,让她当众出丑,这样才能解他心头之恨。

袁青玉蹙起眉头,那天仙般的脸上充满了委屈,她很清楚对方的用意,也知道这都因为去年清流县的一个招标项目中,自己否决了本该这个王老板得到的中标机会,他今天是不会轻易放过自己。

袁青玉真想用酒泼到王老板的脸上……可是,今天自己是带着任务而来,为了这笔捐款,为了那些留守的孩子,她不得不委屈自己。

袁青玉咬咬牙,举起酒杯,喝了下去。

喝下这杯,袁青玉的胃里翻江倒海,绝美的脸顿时通红。她不能再喝了,再喝她恐怕真的就会倒下。

然而,王老板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打算:“青玉,把这杯也喝了,喝完我捐100万!”王老板又端起酒杯,凑到袁青玉唇前,想把酒直接给她灌下去。

所有人的眼睛都看向了袁青玉,有的同情、有的嘲讽,更多地是事不关己的漠然。

就连同桌的其他几个领导,也都嘻嘻哈哈的劝着,他们也很想看看这个美貌,矜持,平常骄傲冷艳的袁青玉如何出丑。

袁青玉只觉得视线变得晃荡而模糊,她有些无力的摇头,但还是没能摆脱靠近嘴边的酒杯。

她多么渴望在这个时候会有人出来帮帮自己,哪怕是代一杯酒,让自己稍微歇口气,可是,偌大的清流县,谁会真真的关心自己?没有,一定没有,袁青玉有些感伤的摇下头。

真的没一个人关心袁青玉吗?不!

在次桌上的夏文博就是一个。他的眼中闪现出一抹心疼,他喜欢袁青玉,觉得她像青山绿水,像秋花朗月。这个年轻的,还不到三十岁的美女领导是绝对充满魅力的女人,他已经暗恋和关注她许久了。

他无法忍受袁青玉当众被人欺负,虽然他明白自己人微言轻,拦不住王老板,但是,夏文博还是勇敢地站了起来,走向袁青玉和王老板。

夏文博站在了王老板的面前,把酒瓶拿了起来:“王老板要继续喝的话,我陪你喝,我们袁领导已经不能再陪你喝了。”

说这些话的时候,不要说夏文博心里发虚,其他一众人也纷纷睁大了眼睛看着他,这小子是哪里来的,敢当众顶撞王总?不怕这一百万捐款飞了?

袁青玉也有些吃惊地看着夏文博,心里虽然很感激夏文博为自己出头,可是又明白,他是顶不住的,这里哪有他说话的份。

果然,王老板眼一瞪,一声暴喝:“滚蛋,你算哪根葱,我和袁青玉喝酒,轮得到你替?”

夏文博一言不发地看着王老板,他也豁出去了,娘的,老子今天就要管管这事,你能咬我一口不成,他一言不发的也瞪着对方,大有死扛到底的决心。

王老板被他这个表情给弄蒙了,好一会,才生气地骂道:“你们清流县就是这样教育下属的么?领导喝酒,一个毛都没有长齐的臭小子就敢上来搅局?留守计划的捐款你们还想不想要了!”

说完这些话,王老板便把冷冷的眼光射在了袁青玉脸上。

就在这时,他的电话响了起来。他哼了一声,不满地按下接听键,才听了几句,他脸上有了惊惧之色,额头也冒出来虚汗,整个腿都在抖。

电话挂断,王老板脸色惨白地看着夏文博,嘴唇哆嗦着说:“小哥,我……我不是东西,我错了……剩下的酒我都喝了……”

袁青玉用疑惑,醉意朦胧的双眼看了看夏文博,似乎在问他这是怎么回事。

夏文博内心也被这个局面弄傻了,这咋回事!难道自己今天人品大爆发,感动了这个嚣张跋扈的王老板?

感动?屁!这样的混蛋是能感动的人吗?难道有人帮自己?

想到这里,夏文博抬眼扫视,忽然看见门口匆匆闪过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可是他一时没想起来那究竟是谁!

算了,想不起就想不起吧!既然走到这一步,嘿嘿,先扎起势来,把这老小子收拾了再说!

他咳嗽一声,挺一下腰杆,在众人的惊讶声中,拿起桌上的残酒往王老板头上浇去:“王老板,我帮你醒个酒!清醒点对你发育成长有好处。哈哈哈!”

酒顺着王老板的头发流了下来,他却不敢有丝毫不满,还谄媚的说:“还是小哥英明,你说的对!我是有点醉了!那个袁领导呀!我刚才错了,明天的捐款一定到账……”

袁青玉没有说话,她真的醉了,眼皮很重,已经有些神志不清。

王老板见夏文博和袁青玉不说话,立马开始抽自己巴掌!

啪!啪!啪!

声音很清脆,在大厅里异常响亮,鲜红的掌印即刻浮现在他脸上,一条条的印迹煞是好看,像高速车道。

袁青玉彻底被搞蒙了,她看不懂,她也没法懂,她摇晃着起身,只想赶快离开这里。

夏文博急忙上前扶住袁青玉:“袁领导,我送你回家吧。”

她恍惚地点点头,随着夏文博一起离去。

从夏文博送她到家,一直到夏文博离开,袁青玉那醉酒的感觉才慢慢的开始削减下去,在听到夏文博离开的脚步声消失之后,她缓缓的站了起来,走到了窗口。

这小子今天竟然傻不拉几地为自己出头,不过,袁青玉知道他喜欢自己,每次自己开会坐在前面,他总是眼皮眨都不眨的看着自己。

想一想,这小子还是不错的,人长得很帅气,文章写的也好,特别是哪一口纯正的京城腔调,让自己从来都没有讨厌过他,比起清流县这些土狗来说,他真的算出类拔萃。

袁青玉表情逐渐变化,嘴角勾起了一丝莫名的笑意……

昨天的那一场闹剧并没有改变清流县的运行轨迹。

第二天中午,清流县办公楼宽大的3号会议室里风云突变,气氛异样压抑。大领导宗梅西正用冷峻的眼神扫视着自己对面的十几位单位领导,以及参会的几个县级领导。

有那么一刻,他的眼光射向了全县公认的美女领导袁青玉,不得不说,在日常里工作和生活里,袁青玉过于严谨,过于冷漠,在她微挑的丹凤眼前,县政府的大院几乎所有的人对她都是望而却步。

但也有例外,比如此刻,宗梅西的眼中明显的侵透出一抹阴冷和仇恨,对这个美到极致的女领导,他是绝不会怜香惜玉的,他准备再一次的发动攻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红途在握》<<<<


第二章

宗梅西用力敲了敲桌面,大声的说:“卫生组和教育组!最近群众对你们两个组的反应很大,要是继续这样下去,县里必须采取措施加以整顿。”

他的声音在会议室‘嗡嗡’的回响,震的那两个单位领导头上冒出了虚汗。

袁青玉的心里很不舒服,在她分管的部门里,实际上,也就这两个部门稍微有点油水,但眼看着宗梅西的手准备伸过来了。

可是袁青玉却没有办法应对宗梅西的攻击,她不过是个副职,不是宗梅西的对手。

宗梅西稍作停顿,继续说:“教育组下半年的费用要适当的减少一点,这个事情我和黄领导也是商议过的,你们开支太大了,下半年县上的费用紧张,必须压缩。”

教育组的那个领导可怜巴巴的看看宗梅西,说:“宗领导,我们费用本来就很紧张啊,能不能请您再考虑一下。”

对宗梅西这个大领导,单位领导们都有些惧怕。

“我都说了,这个必须压缩。”宗梅西的话很霸道,一点商量的语气都没有。

这个单位领导只好把眼光又投向了女领导袁青玉,他希望袁青玉能帮着说说话。

袁青玉也看到了他投来的眼光,作为自己分管口上的部门,袁青玉不说上几句也不成,态度是必须要有的,不然会让下面的干部寒心。

“我说两句吧。”袁青玉深吸一口气说。

宗梅西眼中射出两道冷冷地光,这个女人,装什么装,我迟早会让你从清流县滚出去。

半年前,宗梅西的一个女人因为虚报了十几万的发票,让袁青玉给抓住了,事情后来还差点扯到他宗梅西的头上。后来他使出手段,金蝉脱壳,总算是躲过了一劫,但那个和他恩恩爱爱的小女人一下被判了好多年,宗梅西对袁青玉的这个仇也就从此结下了。

袁青玉没有看宗梅西的眼色,说:“我觉得本来教育经费给的也不足,所以就算县上资金紧张,也应该从其他部门压缩一下吧,不应该动教育经费。”

宗梅西微微一笑,说:“奥,青玉,那我倒想问一下,你说从哪个部门压缩啊?”

袁青玉愣了一下,说:“从哪里压缩我不知道,但教育经费这一块不能随便动。”

“呵呵,既然你自己都不知道从哪里压缩,那还说什么?就这样定了。”

宗梅西说着这话,看都不看袁青玉,开始谈起了别的工作,对这个外乡来的女人,宗梅西一点都不在意,强龙压不住地头蛇,何况你袁青玉也算不得强龙。

袁青玉确实斗不过宗梅西,不管从工作应验,还是在清流县的威望,人气方面,她和宗梅西相差太远了,她只能低下头,暗自叹息。

其实,在会场上叹息的还有一个人,那就是夏文博,看着袁青玉那沮丧的神情,夏文博的黑眸也透着忧郁的眼神。

夏文博暗想,这个美丽到极致的女人怎么可能不沮丧呢,半年多了,大领导宗梅西一直凭借着在清流县盘根错节的关系,频繁的对袁青玉发动起了一波又一波攻击。

这样的攻击对袁青玉来说是致命的,她根本无法匹敌在清流县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的宗梅西,只能节节败退,回避躲让。

老实说,好几次夏文博都已经看出了宗梅西的破绽,假如换做是自己,一定能抓住那稍纵即逝的机会,展开强有力的反击。但很遗憾,袁青玉白白的放过了那样的机会,也许,她身在局中,不如夏文博旁观者清。

也许,夏文博与生俱来的对官场的透彻,对人性的理解,以及对事态精准的洞悉力本来也就是常人所不可比拟,做什么都是需要天赋的。

一个声音打断了夏文博的思考:“好了,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散会!”

夏文博一下清醒过来,他知道,留给袁青玉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再这样下去,袁青玉唯一能做的就是黯然离去。他想,自己这次要想办法帮助袁青。

击溃,或者摧毁宗梅西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

会议结束了,夏文博站起来恭送领导们离开,乱纷纷的会议室变得安静下来,夏文博看到有一个人呆呆的坐在那里,想着问题。

是袁青玉,她在思考自己面临的危机。

夏文博迟疑着没有离开,他觉得自己应该对袁青玉说点什么,是安慰一下呢,还是说自己会帮她对付宗梅西?

正犹豫着,夏文博的耳边响起了袁青玉的声音:“小夏,听说你家在京城的,怎么想到跑这么远的地方?”

袁青玉叫他的时候,夏文博一个激灵,镇定下来说:“我,我是想离开京城,到外面闯闯。”

“奥,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袁青玉刚才思索了好一会,还是没有办法破解宗梅西给自己出的难题,现在看到夏文博,她想到了这个大男孩一直以来对自己的关注和仰慕,或许,这个男孩才是县里唯一一个对自己真心且无害的人。

夏文博有点傻傻的站在袁青玉身后,他并不知道袁青玉在想什么。

他只能茫然的回答说:“说来话长,我跟谈了两年的女朋友吹了,一伤心,就想离开京城。”

“那你现在后悔来清流县吗?”

摇摇头,夏文博说:“我从来都没有后悔过,我喜欢这里。袁领导,你喜欢这里吗?”

袁青玉苦笑一下,说:“有时候喜欢,有时候讨厌。就像今天,我感到自己很讨厌这个地方了。”

“奥,是因为宗领导的话吧?”夏文博静静的说。

袁青玉倏然一惊,她有点警惕的看了夏文博一眼,这个夏文博怎么敢如此大胆的说出这样敏感的话题,难道连这样的一个初入仕途的年轻人都看出了自己的心态?自己是不是有点太不谨慎了。

袁青玉慢慢的眯上了眼,瞳孔中射出了冷冷的一束寒光……

片刻后,袁青玉冷然的对夏文博说:“你恐怕想多了。”

夏文博知道袁青玉对自己产生了警惕,但这无关紧要,他也决定破釜沉舟,他知道此刻只有自己可以救她!

夏文博说:“我觉得啊,今天宗县长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

“有道理?你真这样觉得?”袁青玉波澜不惊的问。

夏文博点点头,说:“你想啊,县上财政确实很困难,我们清流还是国家扶贫县,节省一点是正常的。”

袁青玉越听越不顺耳,夏文博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办公室干事,竟然给自己讲起了大道理,真是落地的凤凰不如鸡,龙游浅谈被虾戏,自己再怎么样失势,也轮不到你来说吧?不要以为我对你有了一些好感,你就忘乎所以了。

“好了,不要说了,我懂这些。”袁青玉深吸一口气,没有发作。

“对不起啊袁县长,我再说一句可以吗?”夏文博客气却没有畏惧的说。

袁青玉一下邹起了眉头,不过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对这个大男孩,她生不起气来,她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你想说什么?”

“我是说啊,假如能把三中和二中合并了,那教育系统的费用肯定就够了,当然,合并的时候,还要把三中的账目盘盘。”

“合并三中,真亏你想……”袁青玉刚刚说了一半,她眼睛一下的睁大起来,眼中也流动起一片光亮,对啊,自己怎么没想到这点。

她再一次抬头,却发现夏文博已经离开会议室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红途在握》<<<<


第三章

没有耽误,下午快下班的时候,袁青玉亲自起草了一份县三中和县二中的合并报告,详细的阐述了合并两个中学的意义,以及可以节省下来若干费用的数据。

拿着报告,袁青玉底气也慢慢的足了,她走进了宗梅西的办公室。

正在收拾东西,准备下班的宗梅西抬头就看到了袁青玉,他眉头一挑,问:“袁县长有事?”

“恩,是啊,我刚写了一个报告,宗县长你先看看,给我把把关,要是可行的话,我明天就送到县委去。”袁青玉很恭敬,也很客气的说。

“现在就看?”宗梅西有点犹豫,这马上就要下班了。

“最好现在就看。”袁青玉微微一笑,不过笑容中却充满了笃定和自信。

这样的眼神和表情让一向都很敏感的宗梅西心头一跳,袁青玉的精神面貌怎么会是这样?自己刚刚给她了一个沉重的打击,她应该沮丧才对,不太寻常啊,不正常的东西总是有其内涵的元素,宗梅西不敢大意了。

他默不作声的接过了袁青玉递来的报告,看了起来。

看着看着,他的脸色有了一点点微妙的变化。大胆的想法、老辣的反击,这会是她的主意吗?估计有点悬啊,以自己对她的了解,她不应该使出如此狠毒的手段,莫非是那面两个书记的主意?

早在年初的时候,县委副书记就提出过三中和二中的合并问题,自己当时没有答应,硬是拉着黄县长一道给顶住了,但今天袁青玉旧话重提,在加上自己准备缩减教育系统经费的想法,让这个事情就有点扑朔迷离了。

三中的校长谁都知道是自己的嫡系,更重要的是,三中很多账目是有问题的,合并不可怕,可怕的就是合并前的全面资产核算和审计,到现在为止,里面很多账目还没有处理干净,这个时候合并,肯定会出大问题。

宗梅西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判断出这个主意到底是谁想的,要是那面两个领导的话,事情就真的麻烦了。

“袁县长怎么突然想到这个问题了?”宗梅西不动声色的问。

袁青玉微微的笑着,说:“开会的时候我就在想,教育系统经费缩减了会出现很多的麻烦,要填补这个窟窿,也只有出此下策了。”

“出此下策?”宗梅西在嘴里重复了一句。

“是啊,说真的,我也不想现在就合并,你也知道,我这里分管的农业系统马上就夏粮收购了,事情一大堆,再合并二中,三中,我都不知道能不能顶的住。”

“那为什么不缓一缓呢?”宗梅西依然在试探着。

袁青玉很无奈的说:“但教育系统资金一缩减,给我带来的麻烦更多,所以没办法。不过县委那面说不上能帮帮忙,到时候只有求他们出面协助合并事宜了。”

宗梅西瞳孔骤缩,她已经找到了自己的破绽,不过好的一点是,从她的语气中,似乎只是把这当成一个讹诈。可一旦自己拒绝,她又可以由虚转实,真的到县委汇报这个方案。

宗梅西在脑海中快速的计算着,他必须拿定一个应对的方案,但一时半会,连城府深蔽的宗梅西也只能选择妥协,他微微点头,说:“恩,我理解你的苦楚,不过你肯定是误会了,在会上啊,我不过是拿你们教育系统做个样子,目的是震慑一下其他不知道节俭的部门,至于教育系统,我并不会动真的。”

袁青玉露出了惊讶的表情,说:“宗县长的意思是……”

“青玉同志啊,你的从政经验还是太少,要知道,不是所有会上讲的话都能做数,放心好了,我会通知财政局,按期给你们全额拨付的。”

袁青玉用手抹了一下胸口,说:“宗县长啊,你吓死我了,我开完会到现在,一直都在担忧,生怕那些教师又来政府抗议,脑袋都想破了,才想出这个一个缩减开支的办法,这下好了,这事情可以缓一缓。”

宗梅西也似乎很开怀的笑着,连连的点头说:“教育是百年大计,我们一贯的遵旨都是重视和倾斜,不能让孩子们和老师们吃苦啊。”

“是是,那我就放心了,谢谢你啊,宗县长,这个报告我拿回去,以后时机成熟在说。”

“恩,好。”

宗梅西起身送走了袁青玉,脸上的笑容也渐渐的消失,这个女人还会想出这样的办法?不可思议,不可思议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红途在握》<<<<


第四章

袁青玉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她第一次有了一种痛快淋漓的感觉,想到刚才宗梅西那变化不定,而又不断掩饰的表情,袁青玉真想开怀大笑。

紧跟着,袁青玉想到了夏文博,秀眉紧缩了起来,这个看似吊儿郎当,漫不经心的小子,原来还有如此深邃的大脑,要是给他一个平台,再假以时日,这个小子只怕成就远非常人能及。

但这次真应该感谢一下他,怎么感谢呢?

算了,等遇上机会再说吧。

而夏文博根本没有去想这个问题,因为结果显而易见,宗梅西必须妥协。,这一点根本用不着怀疑的,在这错综复杂的清流县,就算夏文博来得时间并不很长,但他还是能洞悉清流县所有的一切,因为在他身上流淌着浓郁的权力之血。

第二天下午,夏文博到几个局里送了几份文件,好像是关于夏粮收购的一下事宜,涉及粮食局,交通局等等,这是昨天下午袁青玉的女秘书送来的,让办公室帮着传达下午,这样跑腿的事情自然也就分派给了夏文博。

要不了多久,几个局都签收了文件,夏文博带着各局办公室签收的回执返回县政府,准备把回执给袁青玉的秘书送回去。

走进了办公大楼,静悄悄的,因为是夏天,到了这个时候,所有的人都没有了精神,不是在办公室喝茶,就是趴在桌上睡觉,也不要说人了,就是书上的鸟儿,知了,现在也都懒得叫唤,树叶儿也弯腰驼背,有气无力。

到了袁青玉办公室旁边的女秘书办公室,门是开着的,这个美女秘书也靠在办公椅上眯着眼打盹。

夏文博走进仔细一看,这个叫李玲的女秘书有着羊脂般的肌肤,细腻无暇。

他正看得入神!

“小夏,你有什么事情吗?”

身后传来了袁青玉的声音,夏文博一个激灵,差点跪在了地下,他这正在想入非非的,就像一个武林高手正在炼气冲关一样,谁来一打扰,那还不走火入魔啊。

“我,我是来送回执的。”夏文博转身,有点慌乱的说。

这里一说话,椅子上的身上的女秘书李玲也就醒了过来,有些慌乱的整理了一下头发和衣服,赶忙站起来招呼着袁青玉:“袁县长。”

袁青玉感觉夏文博怎么有点慌慌张张的,不过也没有太多想,她朝李玲点了点头,对夏文博说:“把回执给我送办公室来。”

说完,袁青玉就转身回自己办公室了。

李玲看着夏文博说:“你怎么不叫醒我?让县长看到我这个样子,多难堪啊。”

夏文博说:“我哪知道袁县长刚好回来呢?我正在欣赏你......”

说了一半,就见这李玲瞪大了眼睛,夏文博什么都不敢说了,反身就出了房间,耳边听得身后李玲恨恨的说:“你小子等着,看我怎么收拾你。

夏文博是不敢回头,直接就到了袁青玉的办公室,进去之后,才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袁青玉,她今天收拾的很漂亮,眉毛细如两片柳叶,嘴小小的红润秀美。

 “小夏,你坐吧。”看到李玲走了进来,袁青玉又对李玲说:“李秘书,给小夏泡杯茶。”

这李玲心中‘哎呀’的一声,还给他泡茶,这可是少有的一次。

一般只要不是政府其他的副县长,都是不用倒水的,因为就这样一个办公大楼,几步路的事情,谁在这里喝水呢,自己办公室都有。

这小夏也来过四五次袁县长的办公室了,今天这算是头一次享受到了副县级的待遇,看来袁县长对小夏很有好感,自己只怕不好收拾这个坏小子了。

李玲赶忙嘴里答应着,给夏文博泡上了一杯清茶,恭恭敬敬的端了过来,夏文博也是没有想到自己今天人品爆发,身价陡增,还能在县长的办公室品起了茶。

忘乎所以中,在接过水杯的时候,他很漫不经心的摸了一把李玲的小手。

李玲心里那个气啊,这个流氓吃豆腐都不会找个地方,但面上却不敢露出丝毫的情绪来,只有红着脸,问了问袁青玉,见没其他的什么事情,悄无声息的关上门出去了。

夏文博忙把回执递给了袁青玉,袁青玉看都没看,随手放在了桌上,说:“你坐下来,我们聊聊。”

“和我聊?”夏文博疑惑不解的退到了沙发边,坐了下来。

“是啊,难道我们不应该好好的聊聊吗?”袁青玉不动声色的说。

“额,当然应该,当然应该,只是我有点受宠若惊。”夏文博讨好的笑笑。

夏文博心里想,是不是自己帮袁县长想到了那个对付宗副县长的方法,她要感谢一下自己?额,那最好了,只要不提那个晚上自己送她回去的事情,其他的都好说。

“你今天这么客气啊,那天我喝醉了酒,你可是一点都没有客气。”袁青玉不紧不慢的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红途在握》<<<<


第五章

夏文博就觉得自己的脑门子上开始渗出了汗水,原来那天晚上自己趁她醉酒对她做的事情,她都知道!难怪袁青玉说要和自己聊聊,只怕自己难逃此劫了,他有点结结巴巴的说:“袁县长,我,我……”

“哼,这会儿知道害怕了,要想我不收拾你也可以,只是有个条件。”

“条件?什么条件?”夏文博惊魂未定的问。

“很简单,以后我们就是绑在一个船上的人,你必须让我平平安安的,我也让你平平安安,怎么样?”

夏文博有点晕晕乎乎的,这算什么条件啊,自己帮她了一次,现在她还把自己给讹上了?但夏文博转念一想,自己确实已经是大错铸成,这样的事情要是放在其他人身上,只怕现在都进去喝茶了,所以啊,自己也只能从了。

他就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

“好,既然如此,我们旧话不提,现在我们谈点别的事情,比如说我现在还应该做点什么?再比如说,你个人会有一点什么希望?”说着话的时候,袁青玉已经脸色冷凝起来了。

她要给夏文博施加足够的压力,在袁青玉的心中已经足够确信,夏文博不是大家看到的那个玩世不恭,吊儿郎当的样子,他是一把锋利的宝刀,只不过现在还没有出鞘而已。

夏文博也不能再继续的伪装了,自己当时给袁青玉提出的那个策略,绝对是无法蒙混过去,袁青玉并不是智商不足的人,相反,在同龄人中间,她还应该算是一个佼佼者。

夏文博看着袁青玉说:“袁县长要听我的建议?我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

袁青玉淡淡的摇摇头说:“假如你真想去抢夺什么……我想你早就做到了,你不过还没有切身体会到权力带给你的享受,所以你不想努力,就想这么混着。”

袁青玉看着夏文博,她知道,自己说对了这个男孩的心思,这一两天,袁青玉几乎是整天都在想着夏文博,她起初是很迷惑,很费解,她弄不懂这个男孩的想法,但经过认真的回忆与分析,她有了一种模糊的轮廓。

她决定要激发起这个小子对权力的欲望,要让他对仕途产生巨大的兴趣,只有这样,他才会牢牢的被自己掌握在手里,为己所用,因为在这个县政府,也只有自己是懂他和用他的人。

自己要借助他的睿智和手段,把他当成一把钢刀来使用,在清流县站稳脚跟,不断攀升。

严格来说,这就是利用,自己给予他权力,给予他虚荣,甚至用魅力来拴住他的心,看的出来,到目前为止,他还是很迷恋自己的。

夏文博沉默了良久,才说:“我实际上没有什么太多的想法,我觉得现在过的挺好的,真的挺好。”

袁青玉摇摇头,说:“那是因为你并没有深刻的体会到权力带给你的乐趣,也没有体会到权力带给你的好处。”

“也许是这样吧,”夏文博不想和袁青玉就这个话题来讨论,因为这个话题太大了,大的一时半会很难去讲清楚。

“好吧,那么说说你的建议,我该做点什么?”袁青玉没有明说需要做点什么,但夏文博是完全听的懂她话中的含义,很多只能意会,不可言传的话,夏文博都能明白。

夏文博抬起头来,想着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上次在袁青玉受到宗副县长的攻击的时候,他已经决定要帮帮袁青玉了,只是今天事情来得有些突然。

袁青玉把自己办公桌上的一盒香烟扔了过来,说:“是不是男人想问题的时候都要吸烟。”

说到这里的时候,袁青玉就想到了另外的那个男人,他也是这样,每次思考问题的时候都会点上一只烟,自己当初迷恋上他,或许也是因为他这种吸烟的动作吧。

夏文博拿起烟盒看了看,他犹豫着是不是应该撕开烟盒,抽上一支,迟疑了一下,他还是把香烟放在了茶几上。

见状,袁青玉走了过来,帮着夏文博撕开了烟盒,弯腰递过来一支香烟,说:“你总不会想让我亲自给你点烟吧?”

实际上,袁青玉真的想亲自给夏文博点上,过去每次她看到另外那个男人想抽烟的时候,她都会撒娇般的拿着火机,擦亮火苗,在他眼前晃动,让他的烟头来回移动着,就是够不着火苗,那个男人也会一把搂住她,让她再也动弹不得。

“额,不敢,不敢,我自己来。”夏文博点上了香烟,慢慢的吐出了一口青色的烟雾。

在烟雾中,他看到了袁青玉眼中闪动出了一种很奇异的光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红途在握》<<<<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