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繁落墨归羽大结局免费阅读全文《三世繁花与君别》

小说:三世繁花与君别

小说:言情小说

角色:花繁落,墨归羽

作者:夏雷炮

简介:花繁落一生求而不得,替墨归羽挡过天劫,替他受尽苦难,但他从不另眼相看。她曾笑言:“墨归羽,不会有人比我更爱你。”墨归羽却冷笑,“也不会有人比你更令人烦。”花繁落看着他,眸光一点点黯淡下来,最终什么也没说。她死时,百花凋零,但他却浑然不知。等他知晓时,她已魂飞魄散,再无踪迹可寻。而他,再无挽回的可能了……

花繁落墨归羽大结局免费阅读全文《三世繁花与君别》

《三世繁花与君别》免费阅读

第1章 她死后,百花凋零

清晨。
花繁落站在凤凰树下,抬手抚着祈愿灯的流苏,笑容有些苦涩。
他说过他会来赴约的,可她等了一宿,都没有等到他。
她长长的睫毛微微往下压,广袖一扫,做工精致的祈愿灯便化作一团青色的火焰,随着清风消失殆尽。
“你可曾,在乎过我?”
花繁落贵为天神,却很向往只羡鸳鸯不羡仙的平凡生活。
可惜,那个人永远给不了她想要的。
或者说,他所有的温存,爱意,都不是留给她的……
午时将近,落花宫外传来了小仙童的唱喝:“天帝陛下驾到!”
借酒消愁的花繁落愣了愣,转过头正好看到他们的天帝陛下——墨归羽。
他衣带轻飘,款款走来,好一派清冷雅俊。
她轻笑,“你终于来了。”
墨归羽冷漠的望着御水池边的女人,轻蔑的冷笑道:“花繁落,你好歹是花神,却整日无所事事,若真这么喜欢喝酒,不如把你花神的神职转交出去,给酒仙当仙婢算了。”
她轻轻笑着,摇摇晃晃的走到他跟前,纤长的手指点着他的眉心一路向下,最后抵着墨归羽薄薄的唇瓣。
“交出去?交给谁?你新宠的华芸仙子吗?”
男人黑色的瞳孔微眯,大手一挥将她甩开,“注意你的言辞和举止。”
花繁落踉跄着后退了两步,险些没站稳。
另一只手中的酒瓶被这么一甩,应声落地,摔了个粉碎,“啊,这可是醉仙宫新酿的梨花白,多可惜啊!”
她对着洒了的佳酿叹息,他却觉得她不可理喻。
昨日接到她的传信,说是有要事相商,他答应会来赴约,但是华芸修炼时不小心伤了灵脉,他为华芸调理忘了时辰,方才记起便前来一见,如今想来……他是多此一举了。
正想着,却听她道:“昨日是我生辰。”
闻言,墨归羽目光微滞,但转瞬即逝。
“你曾答应父君护我无忧,给我所求。”花繁落目光清明的看向他,“墨归羽,可愿与我双修?”
她的神元已经受到反噬,痛不欲生,如不能双修借他的灵力滋养,不日她便会陨落。
墨归羽拧眉看着她,好像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冷冷的回了她四个字,“白日做梦。”
“既然你做不到,那契约便解除吧。”
话音刚落,花繁落手中便多出一枚玉佩,一面刻着她的名字,一面刻着墨归羽的名字。
这是他们婚约的证明。
墨归羽凝视着花繁落手中的玉佩,眉头紧蹙,语气不善的道:“你又想耍什么花样?”
“你的心并不属于我,这么些年来委屈你了。既然你已经把她点上天庭,日夜相陪在侧,我就不做那个恶人了,祝你们有情人终成眷属。”
“你会这么通情达理?”他嗤笑道。
华芸初到天庭那一会儿,可没少被她折腾,直到他将人护在身边,才没让她有机可乘。
“是啊,我就是一个心胸狭隘,睚眦必报,喜欢棒打鸳鸯的人。”花繁落半嘲讽的笑着,“如今我玩累了,不想玩了,不可以吗?”
她划破手指,将在玉佩上刻着她名字的那一面轻轻一抹,玉佩发着淡淡的光,出现了一条裂缝。
“到你了。”把玉佩交到男人手上,花繁落的指尖碰触着他的,有点凉,她忍不住捏在手里握了一下。
墨归羽却像是被什么东西烫到一般,立即甩开。
这一次,他带上了真气,花繁落没有防备,结结实实的摔倒在地,掌心刚好压在破碎的酒瓶瓷片上,刮出一道道血痕。
他冷漠的看着她,深刻的怀疑其中有诈。
她疼,看向他的时候眼里有丝失落,“你真的厌恶我,厌恶到连碰都不能碰?”
墨归羽敛眉,态度十分不友好的道:“惺惺作态,不要以为背地里搞些小动作就能动摇本尊的地位,你还没那个资格。”
“解除契约是吧,本尊成全你。”
说着,他咬破手指在玉佩上一划,玉佩咔嚓一声,碎成了粉末——
从此,他们之间再无瓜葛。
看着男人毫不在乎转身离开的背影,花繁落扯了扯唇角,想笑却咳出了一摊血。
“你凡间历劫,她救过你,那你可知,我也曾为你历过劫……”
墨归羽历九道天劫时,遭人算计,是她用了本命法器替他挡下了天劫,护他安全,可他醒来后,却把所有的事情都忘了。
她爱他,但不想挟恩图报,然而太雍帝君,也就是花繁落的父君为了她的安全,硬是将两人捆绑在了一起。
就此,造成了她日后无尽的痛苦。
她曾无数次跟他提过,不双修的话,她会死。
可他不信,反怪她胡乱修炼功法,死有余辜。
花繁落长看着指尖的伤口,轻声说道:“若能重来,我不想再爱上你……”
阳光穿透了她的身体,她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不消一刻,真元便全都散尽。
这一瞬,百花枯萎,像是在一同哀悼它们逝去的主君……

>>>点此继续阅读《三世繁花与君别》全文<<<


第2章 对不起,是我越矩了

九十九天宫琉璃台。
墨归羽到达前,长风司神将洒扫的仙娥打发离开,清点整理好各司所呈上来的公务卷轴,等待天帝陛下批阅。
辰时一刻,天帝陛下准时踏入琉璃台,长风拱手行礼,退去隔间给墨归羽泡茶。
这些活原本都是负责琉璃台内务的仙娥做的,但墨归羽处理公文时,不喜无关的人员在身边乱晃,于是,琉璃台的一切事宜都交给了长风。
“陛下,昨日突发异象,百花凋零,繁落上神她……”
长风话还没有说完,墨归羽不耐烦的回了一句。
“让醉仙宫以后不准再给落花宫送酒。”
花繁落是花神,她的灵气可以滋养百花,也会影响百花。
这次的事件,墨归羽根本没放在心上,只以为花繁落又喝醉了,神元不稳。
长风想要提醒墨归羽,这次的异象不同以往,但见天帝陛下不愿多谈有关于繁落上神的事,只好闭上了嘴。
他们的天帝陛下和繁落上神虽是夫妻,却是一对怨侣,因为墨归羽心有所属,并不待见花神花繁落。
见他欲言又止的模样,墨归羽多看了他一眼。
“还有何事?”
“无事。”长风恭敬的行完一礼,后退几步,转身出了琉璃台。
不知不觉间,已到了午时,长风等在一道天门前,望着日晷上指针的偏移,有些莫名的慌乱。
自从墨归羽和花繁落结亲以来,午膳都是花繁落特意准备好送过来的,然而今日比约定的时间迟了三刻钟,花繁落还没有出现,这很不正常。
忽然想到墨归羽尽早吩咐醉仙宫的事,长风皱了皱眉,没再多等,步入膳阁让人准备好吃食。
片刻之后,清淡的膳食准备完毕,长风提着迟到的午膳送进了琉璃台。
墨归羽忙起来几乎可以说是废寝忘食的,如果没人提醒,他估计一天都忘记吃东西。
“陛下,先休息一会儿,可以用午膳了。”
“先放着。”墨归羽没有抬头,应完声,手下仍在奋笔疾书。
长风不敢多言,摆放好食物之后,放缓脚步退了出去。
等墨归羽处理完手头上的紧急要务,已经过去了半个时辰,一旁桌子上饭菜早就凉了,他自认为对吃食不讲究,也就没让长风再去换。
可是拿起银箸尝了一口,他微微了蹙眉,感觉不对。
“长风。”
“陛下?”
长风推门而入,眼观八方,耳听六路,不用墨归羽交代,他已经猜到了大概,先是把冷掉的饭菜撤下,再让人准备新的。
然而,新的膳食呈上来后,味道还是不对。
墨归羽虽贵为天帝,但他崇尚节俭,不愿再麻烦其他人,简单了用了一些,便不再吃了。
长风进来收拾餐具的时候,发现剩了许多,抬眼看到墨归羽又重新批示公文,摇了摇头。
他只是墨归羽身边的司神,天帝陛下的私事容不得他置喙。
忙完一天的工作,墨归羽刚落下笔,水灵镜发出嗡嗡低鸣,墨归羽眉眼缓缓的舒展开,拿出水灵镜手掌在上面一抹,镜子里出现一个娇羞艳丽的容颜。
“阿羽,你准备启程回宫了吗?”
看着熟悉的身影,听着她悦耳的声音,安抚了墨归羽一天的烦躁,他扬了扬眉,勾起了唇角,“嗯,这就回去。”
“那我现在去宫门等你。”
“慢点走,别急,你身体还没有恢复。”
他的关心和宠溺,华芸十分受用,笑容甜美的应了一声,收起了水灵镜。
无人看到的地方,华芸脸上天真无邪的表情不见了,多了一抹耐人寻味的得意之笑。
重阳宫门外,华芸一边扯着衣摆,一边不停的朝远处张望。
她灵力低微,除了墨归羽为了她特意规划的地方,不能随意乱走,否则会被仙宫的禁制气场所伤。
还有不少仙家是太雍帝君的旧部,站在花神那边,对待华芸的态度不是很好。
华芸十分记仇,她想着等有一天,她可以名正言顺的站在墨归羽身边时,一定要让那些曾经不屑,鄙夷过她的人好看!
不一会儿,墨归羽便到了跟前,华芸眉眼带笑的快步迎上前,专注而期待的喊着他的名字。
“阿羽。”
墨归羽走到她面前,声线柔和的说道:“等很久了吗?”
华芸笑着摇了摇头,“等你,再久也是值得的。”
说着,她的手自然而然的环上他的手臂,墨归羽脸上表情有那么一瞬间的僵硬,很快又恢复过来。
她说:“我发现了一个很好看的地方,阿羽陪我一起去看看,好不好?”
墨归羽不说话,华芸当他答应了,两人招摇过市般的来到了青荷苑。
一路上接收了不少或羡慕,或嫉妒,或鄙夷,或仇视的目光,华芸扫了那些人一眼,记住了他们的脸,嘴角却挂着耀武扬威的笑。
他们心思迥异又如何,有墨归羽在,谁都别想伤她一分,就连花繁落也是一样。
“噫,怎么会这样?前些天我听小小说这里接天莲叶无穷碧,荷花幽香,美不胜收的。”
说完,偷偷观察墨归羽的神色,果然看到他脸色沉得可怕,她想要的也是这个效果。
“唉,虽然赏不了荷花了,但这里景色还是不错的,我们泛舟如何?”
凉风习习,拂过波光粼粼的水面,荡起一圈圈涟漪。
岸边停靠着一叶扁舟,也不知是谁停放的,不过天帝陛下要用,自然也不用特意征求他人意见。
“阿羽,荷花怎么都谢了呢?繁落上神都不管的吗?”华芸故意道。
“她,不知又在哪儿醉生梦死,身为花神连自己的职责都不顾,难堪重任。”墨归羽冷着眸,“不说她,你的身体如何?”
华芸抚着被风吹乱的秀发,淡淡的笑着,“有你帮我调理,早就没事了。”
她瞧着四下无人,环境又好,便倾身慢慢的靠向扁舟另一头的墨归羽。
他是很宠她,很照顾她,可华芸还是感觉少了点什么。
如果能发生进一步的关系,或许她就不会总是觉得不安了。
然而,看着她的红唇靠近,墨归羽下意识的避开了。
他的脑海里始终响着一道清冷的声音——
“墨归羽,我不管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将来是什么身份,既然你答应了父君娶我,就不能做对不起我的事情,特别是和别的女人搂搂抱抱——”
“华芸。”
他眼神冷漠的注视着她,华芸神色一凝,压下长长的眼睫,声音有些委屈的道:“对不起,是我越矩了。”

>>>点此继续阅读《三世繁花与君别》全文<<<


第3章 本尊与她已经解除契约

他眼神冷漠的注视着她,华芸神色一凝,压下长长的眼睫,声音有些委屈的道:“对不起,是我越矩了。”

墨归羽没有说话,只是让扁舟飘回了岸边,先一步走上了岸。
他犹豫片刻,还是回头向华芸伸出了手,扶着她下了小舟。
回重阳中的途中,气氛沉默得有些僵持。
好几次华芸转着话题想要打破僵局,墨归羽却始终兴致缺缺,不管她说什么都是简单的应付过去。
以往他不是这样的。
华芸不由得重新回顾了一遍刚才他们相处的画面,还有她所说的每一句话,是否出错。
难道就因为她想要亲他,他态度就冷了下来?
可是,他不是一直都很喜欢她的吗?
华芸想不明白。
“是因为繁落上神还是阿羽的妻子,所以阿羽才不愿意跟华芸亲近,怕会落他人口实,是吗?”
闻言,墨归羽怔住。
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只要华芸一靠近,身体就条件反射远离。
至于会不会落人口实,他如今是天界至尊,根本无需在意别人的想法。
“本尊与她已经解除了契约,她不再是本尊的妻子。”
说完这话,他莫名的觉得心里有一块地方空落落的。
不过这种诡异的感觉,很快便被他摒弃掉。
华芸没有注意到他的神色变换,听到他和花繁落解除了契约,她眼睛一亮,兴奋得想要大声呼喊!
她期盼已久的,凌驾众仙之上的生活终于要实现了,没有了花繁落这个阻碍,她离那个至高无上的帝后之位又进了一步。
她稳住了心神,假装不解的问:“真的吗?可是繁落上神怎么可能会同意,还有那些支持拥护她的太雍帝君旧部,他们都不反对?”
墨归羽冷冷一笑,道:“他们反对与否都没有用,这是本尊跟她之间的事情。”
至于她为什么会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多半是又想搞欲擒故纵一套的把戏,他不会如她的愿的。
解契之后,他们便再无瓜葛。
倘若花繁落敢在背后耍手段,他一定会让她付出惨痛的代价!
华芸笑容明媚的说道:“那以后我们是不是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在一起,不会再有那些中伤我们的流言蜚语了?”
墨归羽愣了愣,但还是与她道:“那段时间委屈你了。”
华芸眼眶带泪的扑进了男人的怀里,男人背脊一僵,最后缓缓的放松,抬起手,安抚性的拍了拍女人的背……
……
入夜之后,华芸准备了一个小型的庆祝晚宴。
墨归羽知道她为何如此开心,虽然他心里感觉有异样,却不忍抚了她的兴致,也就随她折腾去了。
华芸上天庭的时间不久,没有什么好友,借着墨归羽的名义,邀请了他关系比较好的几位散仙前来赴宴。
除了外出巡视的,能来的几乎都抽空来了。
歌声灵动,舞姿曼妙。
觥筹交错间,有好事的散仙瞧见华芸全场摆出一副未来帝后的姿态,不由得挑了挑眉。
“你们这是……如愿以偿了?不错啊,归羽,你是怎么搞定那群老家伙的。”
另一个散仙接话:“是啊,你和她解除契约这么大的事情,居然到现在都风平浪静,太不可思议,不像那些老家伙的作风,我总感觉他们有后招,归羽,你得小心些。”
“没错,没错,那群老家伙仗着辈分高,目中无人,实在是可恶之至。”
众人纷纷附和,他们都是墨归羽登上大位后才被墨归羽提携上来的,但是大权落不到他们手上,他们现在还都是属于散仙的范畴。
跟下界那些打杂的九品芝麻官没什么区别。
所以他们对掌权的那些上神,特别是花繁落那一派的更是仇视不已,都希望有一天能靠墨归羽的势,飞黄腾达,坐上高位。
会暖场的散仙夏泊松道:“来来来,不说那么多,举杯同庆,我们的好日子就要来临了。”
看着他们闹,墨归羽全程不发一言,神色也是淡淡的。
华芸微笑着应酬,同时也留心着身旁男人的一举一动。
“阿羽,不陪他们喝一杯吗?”
他道:“我不喝酒。”
墨归羽滴酒不沾,那她后面的计划要怎么进行?
华芸给夏泊松递了一个眼神,夏泊松会意的点了点头,满上一盏梨花白端着酒走到墨归羽面前。
“这可是醉仙宫的梨花白,千金难求,你不喝就被那些家伙抢光咯。”
墨归羽眉头一挑,梨花白是那个女人最喜欢的酒,她自己烂喝,却不允许他沾酒。
是啊!他们都解契了,为什么还要守着她定下的约定?
“好,我喝。”说着,墨归羽一手夺过酒杯,仰首饮尽。
“不醉不归!”夏泊松大声喊道。
“不醉不归!”其他人高声附和。
就这样,几个人喝了一坛又一坛。
不一会儿,地上横七竖八摆满了喝空了的酒坛子,墨归羽已经许久没沾酒,现在有些不胜酒力,眼神也变得迷离起来。
他扶着额头,看着明月高悬,知时辰不早,撑着摇摇晃晃的身子站了起来,嘴里嘟囔着,“今天是十五?我得过去一趟。”
他确实不想见到花繁落那个女人,但是初一,十五不过去落花宫的话,那个女人肯定会唠叨个不停,会很烦人……
华芸就坐在他身侧,就算他说得很小声,她还是听到了他的自言自语。
她的脸色一僵,双手缠上了他的臂弯,整个身子几乎都贴在了他身上,带着点醉意说道:“阿羽,你和她已经解契,再也不用在意初一,十五的日子,我们……可以永远的在一起了。”
墨归羽怔了一会,随后勾唇一笑,畅然无比,“对,本尊和她已经没有关系了,再也不用遵守她那些奇奇怪怪的约定。”
他解契了,终于自由了——
他端起桌前的一杯酒,仰头喝尽,迷离的眼眸更添几分妖媚。
这个男人长得很好,样貌近乎妖孽般出色,勾人,难怪能将花繁落迷得七荤八素,就连一心攀附权势的华芸,此刻都忍不住动了心。
很快,这个男人就要完完全全属于她一个人的了。
想着,华芸勾了勾唇角,扶稳了摇摇晃晃的墨归羽,耳边低语道:“好了好了,今晚已经喝得够多了,我送你回去休息好不好?”
她柔声的哄着,昏昏沉沉的墨归羽不自觉的点了点头。
看着他们搀扶着离开,夏泊松和煦阳两人对视一眼,对着远去的背影,暧昧的道:“华芸仙子要好好照顾我们的天帝陛下哦!服侍好了,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呢……”

>>>点此继续阅读《三世繁花与君别》全文<<<


第4章 太迟了

华芸吃力的扶着醉酒的墨归羽,死沉死沉的,压得她都快透不过气,根本没有多余的力气理会调侃的那两人。
不过,如果今晚能成,估计真的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这么久的相处,她知道墨归羽其实是个很死心眼的男人,认定的事情,便会一头钻进去,哪怕撞得头破血流也不妥协。
一如,他对待花繁落和她的事情上。
还好回墨归羽卧房的路不长。
华芸好不容易将沉甸甸的男人放到床上,贴心的拿湿毛巾给墨归羽擦了脸,他没有醒,闭着眼睛任由她折腾。
华芸点着墨归羽长长的睫毛,勾唇微微一笑,伸手去解墨归羽的衣带。
就在这个时候,男人好像被什么东西刺激到一样,猛的坐起了身,漆黑的瞳孔里没有焦距。
“阿羽?”
她试着叫了一声,墨归羽呆呆的坐着,仿佛入了定。
她再想靠近他时,直接被一道屏障无情的弹开,撞飞出去,华芸痛苦的倒在地上,捂着胸口缓了好久,才勉强站了起来。
她看着他,眼神暗了暗。
没想到他都喝醉成这样了,自我保护意识还是这么强,想要趁他喝醉和他发生关系那是不可能了。
愤愤的跺了跺脚,华芸咬着牙回到了自己的卧房,盘腿调息。
翌日。
宿醉的结果是天帝陛下第一次没有按时去往琉璃台。
揉着发胀的额角,墨归羽依稀记得一些昨晚的事情,有些又特别的朦胧。
不过,他这个人十分随性,想不起来,便不再去想,浪费精力。
调理了一晚上,恢复得差不多的华芸端着一盆水走进了墨归羽的卧房,大着胆子服侍他清洗,穿衣,然后在帮他束发。
墨归羽只是拧眉,倒没有拒绝。
一切准备就绪,华芸亲昵的挽着他的手,送他出宫门,刚好撞见了巡视中的星岚。
星岚是战神后裔,自身天赋也高,继承了家族神位,现在任天界第一武神,没有战事的时候,偶尔也兼职一下天宫的巡视责任。
她是花繁落的好友,所以非常看不惯眼前这两个人的行径。
当墨归羽看到星岚的时候,下意识的想要抽出被华芸紧紧拽住的手,随后想到他现在已经和花繁落没有任何关系,为什么要在乎他人的眼光,于是便任由华芸挽着自己。
星岚抬起眼睑,轻蔑一笑,道:“我们的天帝陛下这是要享齐人之福啊,有了帝后还不够,还想再纳一个妾?”
墨归羽脸色微沉,却没有出声反驳。
华芸抿着嘴唇,一副面对强权毫不屈服的表情,“星岚上神,我尊你是上神,很是敬重,但你也不能随意侮辱我,我虽身份低微,却绝不为妾,而且,我和阿羽是真心相爱的。”
“如果当初不是太雍帝君以权威逼,阿羽不会另娶他人,我和他就不会分隔两界,不能相守,甚至还要背负无端的骂名。”
星岚挑起一边眉毛,冷冷的盯着华芸,“你什么身份,也敢在本上神面前大呼小叫?说什么不为妾,敢情你所图谋不小啊!怎么,想当帝后?凭你也配!”
她气场全开,华芸受不住,噗的吐出一口血。
墨归羽抬手设下一道屏障抵挡住星岚的攻击,将华芸护于身后。
“星岚,本尊不跟你计较言行的事,你也别太得寸进尺。”
“我得寸进尺?到底是谁得寸进尺!要不是繁落,你能坐上天帝的位置?连边你都沾不上,养不熟的白眼狼!”
星岚真的想不明白,花繁落怎么就看上了这么一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这么多年来,掏心掏肺,无怨无悔,却得不到这个男人的一句关心,还要眼睁睁的看着别人的女人和他出双入对,亲亲我我。
不就长得好看一点而已,天界最不缺的,就是美男子,只要花繁落愿意,以她的身份,想要找什么样的不行,为什么非要吊死在一棵树上呢?
“我,我不准你这么诋毁阿羽,他很努力,他并不像你们说的那样,我知道,我能理解!”躲在墨归羽身后的华芸气息微弱的说道。
闻言,墨归羽的脸色稍缓。
他是凡人之躯努力修炼飞升上神的,历尽劫难,尝遍苦果。
虽然说能够坐上天帝这个位置,有太雍帝君的提携,但他也确实有能力,否则六界众神怎么可能服他?六界又怎么可能没有战事?
可众神却又明里暗里指着他靠女人,吃软饭……
正因为这样,墨归羽才这么不待见花繁落。
他所有的努力,都抵不过花繁落的出身——
星岚看着华芸就来气,“你有什么资格在那里说不准,不过就是一个勾引别人夫君的狐狸精!”
“我不是狐狸精,我和阿羽是真心相爱的,要不是繁落上神横插一脚,我和阿羽在凡界就已经结为夫妻了。”
“凡界?”星岚冷哼一声,“如果我记得没错,他是在飞升之后,准备接封天帝之前下凡历练才遇到的你,那个时候,他身上已和繁落定了契,横插一脚的到底是谁?别给脸不要脸好吗!”
华芸根本不是星岚的对手,她也知道她和墨归羽的关系站不住脚,所以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够了。”墨归羽抬眸与星岚对视,眼神森冷且阴寒,散发着不祥的气息,“我们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置喙。”
“还有,提出解契的是她,我不爱她,勉强捆绑在一起,对谁都没有好处。”
星岚恶狠狠的瞪着墨归羽,刚想怼回去,感觉到乾坤囊里的碧海晶石有异,赶紧拿出来一看。
霎时间,他脸色骤变,血色退尽,再也顾不得理会眼前这对狗男女,飞身赶往落花宫。
碧海晶石是太雍帝君临行前让星岚代为保管的,这是花繁落的本命元石。
花繁落的本命法器为了救墨归羽被毁多年,太雍帝君耗费一半元神凝结的晶石,是能够在不时之需给花繁落保命的。
同时,它连接着花繁落的本体,现在晶石颜色退尽,只能证明——
花繁落元神已经完全消散了……
等星岚赶到落花宫的时候,连花繁落的一丝灵魄也找不到了,只遗留了伤痕累累的身体。
她恨自己的反应迟钝,百花凋零就是在示警,她却没能感知到,现在,做什么都已经太迟了!
“繁落!”
星岚抱着花繁落的身体,撕心裂肺的的喊着她的名字,然而又有什么用呢?
上神魂飞魄散,便是……永远的消散于天地间了——

>>>点此继续阅读《三世繁花与君别》全文<<<


第5章 自认为

上神魂飞魄散,便是……永远的消散于天地间了——

一场闹剧落幕,墨归羽不知道星岚为什么急急忙忙的跑了,他也不想知道。
墨归羽叮嘱华芸注意安全,便前往了琉璃台,身为天帝,他每天都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没有多余的时间去管那些有的没有的。
长风见天帝陛下精神不是很好,又闻到了他身上淡淡的酒气,有些讶异墨归羽竟然破戒喝了酒,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多。
一番考量后,长风给墨归羽沏了一杯浓茶,方便天帝陛下提神。
喝了一口浓茶后,墨归羽头脑清醒了一些,忽然想到花繁落的事,不知不觉的拿出了牵连两人精神力的灵鸟。
以往隔三差五的,那个女人就会变着由头给他传信息,现在突然安静了,他反而觉得好像缺了点什么。
墨归羽忽然皱眉,十分鄙夷自己如今的心态,难道是长久以来被她支配时间,他被她奴役了?
这种感觉要不得。
他爱的人是华芸,不是花繁落。
墨归羽再一次提醒着自己。
又过了一会儿,墨归羽忽然从一堆公文里抬起了头,他想说些什么,但又觉得自己多此一举。
他拿起笔继续批阅,然而今日他的心总是无法安静,片刻之后,他又将笔搁下,如此反复多次,一旁的长风都看不下去了。
“陛下,您有话要说?”
“没有。”他下意识的脱口而出,说完愣了愣,见长风要出去了,又忍不住问道:“长风,这两日你有没有见过她?”
长风反应了好久,才明白过来墨归羽所说的她指的是谁。
“您是说繁落上神吗?没有。”
繁落上神又不是他的妻子,他没事留意上神的行踪,是找死呢,还是找死呢!
说来长风也十分纳闷,繁落上神到底遇到了什么事?竟然连点心都不给天帝陛下送了。
得不到想要的答案,墨归羽垂下了眼睑,没再说话。
长风感叹完,发觉时辰不早了,转到宫门外守了一会儿,今日繁落上神还是没有送膳食来,无法,长风只能让膳房准备。
提着新鲜出炉的膳食回到琉璃台,长风惊讶的发现,这次不用催,墨归羽已经自动走到了餐前。
等长风摆好饭菜,墨归羽吃了一口,眉头轻蹙,再尝一口,放下了银箸。
“味道不对。”
“啊?”
来之前,长风试菜的时候尝过,和花繁落做的没多大区别,不懂墨归羽所说的味道不对在哪里。
“这是哪位仙厨做的?”
“陈江仙厨。”
长风如实回答。
“以前是谁做的?为何要换。”
“这个……”
不是他想换,是繁落上神不送了,他能有什么办法。
“本尊吃习惯了以前的味道,让那位仙厨再做一份来。”
长风站立不动,墨归羽奇怪的扫了他一眼,见长风抿着唇,皱着眉,一副想说又不敢说的模样,忍不住道:“有话就说,吞吞吐吐的作甚?”
这可是您要我说的!
长风咬了咬牙,大声的说道:“以前的膳食都是繁落上神亲手做好送来的,怕您知道后怪罪,就一直隐瞒着,这两天没再送来,小仙只能吩咐膳房准备,小仙知错,任由陛下惩罚。”
说着,长风单膝跪在墨归羽面前。
墨归羽楞了好一会儿,眸色淡淡,不知道在想什么。
一室安静,安静到连呼吸声都听的一清二楚。
墨归羽没有下令责罚长风,挥挥手让他退下,看着满桌他偏爱的菜色,却没有一点胃口。
可他心里却想着,她居然会洗手做汤羹。
而且还做得那么用心,那么美味,让人吃了会有一种满满的幸福感。
她这是想做什么?
他由凡间来,酷爱美食,所以依旧吃五谷。
那她呢?难道是以为只要像凡间那些女子那样,觉得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得先抓住一个男人的胃?
以为他那么容易就被掌控?
简直——可笑至极!

>>>点此继续阅读《三世繁花与君别》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