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用一生去寻你》全文章节目录_喜花(裴元白阮寻)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愿用一生去寻你

作者:喜花

主角:裴元白,阮寻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我看着无名指上旧到褪色的婚戒,眼眶湿润。这戒指戴了五年了。五年,足够让一个风华正茂的女人,变成囿于厨房的家庭主妇。
《愿用一生去寻你》全文章节目录_喜花(裴元白阮寻)小说免费阅读

《愿用一生去寻你》在线试读

第一章

“阮小姐,你患了子宫癌……恶性的……”
我没有太多惊慌,其实,心中早已有了些隐隐约约的预感。
诸如,下腹时不时的痉挛,腰髓疼痛,就像密密麻麻的虫子在啃咬。
“有家人陪伴,治疗效果会好一点。

家人?
自己哪还有家人……
父母双亡,而丈夫……
我的丈夫已经爱上了别人……
麻木地扯动嘴角,“谢谢医生,治疗的事情以后再谈。

“可是不治疗的话,你的身体只能再撑三个月了……”
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医院出来的,木木地拢了拢呢子大衣,手里的确诊单被攥得皱皱巴巴。
冬天真冷。
我闷闷地呼出一口热气,冒着白烟。
冰冷的寒风像刀子一样,刮在脸上,生疼。
我看着无名指上旧到褪色的婚戒,眼眶湿润。
这戒指戴了五年了。
五年,足够让一个风华正茂的女人,变成囿于厨房的家庭主妇。
我努力忍住喉间的哽咽,终于拿起手机,打给我名义上的丈夫。
因为,他曾说,下雪时,吃到我做的饭很幸福。
也是因为,今天的我,真的很需要他。
“元白,今晚回家吃饭好不好?”
我听到电话那一端,女子的娇笑声,“你是谁呀?”
她反过来问我是谁?
真是可笑。
我的心中溢出浓浓的酸楚。
“我是裴元白的妻子,你叫他接电话。”
片刻,电话那头,女人的声音有些挑衅,“元白今晚还要忙……怕是没时间接你的电话……”
“你把电话给他,我只想和他说两句话。”
女人的娇笑声戛然而止,手机中传来元白低沉淡漠的嗓音,“我今晚要加班,别烦我。”
“可是,你已经,很久没回家了……”
“要我说多少遍?光是看到你的脸,我都反胃!”
电话被不耐烦地挂断。
我心下一酸,摸向自己的脸庞,那时,他说,最喜欢我明媚的笑容,仿佛带着栀子花香。
只是,现在已经没有栀子花了,一身油烟,亏空破败的身子,只剩柴米油盐酱醋茶。
他不回来,我也没有心思买菜了。
慢慢踱步到街边的小摊,吃了一碗清水面。
我突然想起五年前。
那时,我们连一碗四块钱的清水面都舍不得买,太穷了,去超市买一块钱的挂面,省着慢慢煮,能吃四五天。
就是这样难熬的日子里,他神神秘秘地从背后掏出一枚戒指,献宝一样地和我说,“小寻,你看戒指的里侧……”
里侧刻着几个字,“白此生只爱寻一人”。
我知道,这戒指,是他省吃俭用攒了很久的钱买的,那些字,是他拿着刻刀,一笔一笔刻出来的。
我心疼地摸着他贴着创可贴的手。
他却满不在乎地抱住我,他说,“嫁给我,我这辈子只会对你一个人好。”
喉间酸涩,碗里的面夹起来,却再也咽不下去。
我一遍遍摩挲着氧化褪色的戒指,积蓄已久的眼泪再也忍不住,砸落到桌上,一滴一滴。
这五年,苦苦打拼,好不容易熬出头了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愿用一生去寻你》<<<<


第二章

一连几日,大雪纷飞,冰寒彻骨。
没有他的夜晚,那么漫长,那么难熬。
“吱呀——”,门被推开。
裴元白回家了,踉踉跄跄,带着一身浓烈的酒味。
“怎么喝成这样啊?”
我吃力地扶住他高大的身躯,心里却是欢喜的。
“管这么宽……”他嘴里嘟囔着,“你是……管家婆吗?”
心中酸涩,给他换上睡衣,擦过脸,将他扶到床上。
只是,看到他衬衫上的红色唇印,闻到空气中的女士香水味,我的眼眶还是一热。
刺眼,刺鼻,更刺心。
他这两年在外乱玩,我一直都知道。
但我不敢拆穿,我爱他,爱的诚惶诚恐,爱的如履薄冰。
容忍和退让都镌刻进骨肉。
他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拉住我的手腕,将我一把拉进他的怀里。
他好久没有这样与我亲昵。
我的心中绽放出巨大的惊喜。
然而下一秒就坠入深渊!
“顾绮……你干嘛去了……”他嘴里喃喃,就要吻上我。
“我是阮寻……”我带着哭腔,“我是你的妻子啊……”
他清醒了过来,僵滞了片刻,像碰到脏东西一样,将我推开。
“你怎么瘦成这个鬼样子?看着就倒胃口!”
他的话如刀似箭,直直向着我的心刺了过来。
以前,他总喜欢抱着我,从来不愿撒手,他会说,“小寻,你真好看……”
一遍一遍,直到我不耐烦了,拿开他的手。
现在,人是而情非。
我照着镜子,骨瘦如柴,眼角有了些许细细的纹路,就连目光都黑沉沉的黯然下去。
“元白,你从前说……”
“从前是从前,现在是现在!难道我要每天指着那些回忆生活吗?”他冷笑一声,“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低眉顺眼,像是个……”
话不用说出口,我已经站立不稳。
我张开嘴,想说是因为子宫癌,我根本吃不下东西。
可我什么都没说出口。
我不想从他的眼里看到同情、怜悯或是别的。
嘴唇发颤,我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艰涩的开口,“元白,医院那边找到了肝供体,过几个月你就可以进行肝脏手术了……”
“与你何干?”
裴元白神色冷淡,额头上却沁满了汗珠。
我知道,这是肝病的症状,他的病情正在加剧。
“你是我的丈夫啊……”
他嗤笑一声,“丈夫,你配吗?”
“是啊,我不配……”
我不配,所以老天连我的命也要收回去了啊。
我深吸一口气,眼睛带着卑微与祈求,“元白,你能不能少喝点酒?你的身体……”
“呵。”元白冷笑一声,“这些年,要不是我拼了命的喝酒应酬,你现在能坐上裴太太的位置?”
他的目光太过直白,太过鄙夷,像是一个巴掌拍在我的脸上,火辣辣的疼。
“裴太太?”我嘴里心里满是苦涩,“我这五年,难道就是为了做这个看似荣华的糟糠之妻?”
刹那间,一股悔意如同潮水般漫上心头。
后悔的不是五年炙热到无所畏惧的爱,而是为了爱情,放弃了事业,放弃了自己梦寐以求的律师工作函。
我把梦想贱卖,换来的却是……柴米油盐,一地鸡毛。
这悔意将我淹没,喘不上气来。
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不听话地往下掉。
“真是疯子!”
他翻身下床,在抽屉里不知翻找着什么。
他拿出一份文件。
我走近了些,才看清那是什么。
上面赫然是四个字——
离婚协议!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愿用一生去寻你》<<<<


第三章

离婚协议!

眼眸骤缩,垂在身侧的手攥紧,才能稳住发颤的嗓音,“你要……离婚?”
元白眉头紧蹙,冷硬的开口,“白纸黑字,需要我重复?”
我心中酸楚,喉间溢出一丝哽咽,“为什么?”
“因为我厌了,腻了,尤其是闻到你手腕上的药味,我就想吐。”
我闻了闻手腕,轻微的药膏味。
五年前,为了凑够元白做小生意的钱,我去做速记。
一分钟两三百字的工作量,手腕要飞快的抬落。
日复一日,就此落下了病根。
当时,元白心疼地拉着我的手,说让我受苦了,说他以后要加倍对我好,说绝对不会辜负我。
这辈子都要好好在一起,不是已经说好了吗?
从什么时候开始,一切都变了?
我只能不断地拾起那些恩爱的回忆,苟延残喘,“元白,你忘了吗?”
“做速记的第一个月,我用全部的工资,也给你买了一个戒指。”
我抓起他的手,哭着问,“你的戒指呢?”
他脸色顿时黑沉下来,一把甩开我的手,“扔了,又不是什么值钱的玩意……”
如一盆冷水兜头浇下,遍体生寒。
我缓缓地坐到了地上,抱着双膝,簌簌发抖,泪水慢慢滴在手背上。
“反正戒指不值钱,我的爱也一文不值。”
扔了吧,扔了吧。
就像扔了我一样。
裴元白脸上布满阴鸷,大手一挥,离婚协议书洒向半空。
纸张飘飘洒洒,纷纷扬扬,白的像雪,像是在祭奠逝去的爱情。
我呆滞地望向空中,惨笑着开口,“这是不是也算我们共白头了……”
见他满脸嫌恶,起身要走,我眼眶一热。
上前紧紧攥住他的衣角,哭着哀求,“元白,能不能……别走?”
“我……”
我生病了,子宫癌。
话到嘴边,却怎么都说不出口。
“打算死缠烂打?”他有些不耐的看着我,眼里是无尽的讽意,“不要让我看不起你!”
我的心脏仿佛被泡进黄连里,苦涩不堪,哑声开口,“那等你肝好了,我们就离婚!”
短短一句话,我却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够了,五年的时间,他早就腻了。
我怎么敢奢求永远不变心的爱?
“只是,我有一个条件,在你移植肝脏前,我们像五年前那样,好好相处。”
“只要你答应我,我就会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
他好像有些怔愣,“你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招。”
“我会放你自由的。”
因为我想让你幸福,哪怕让你幸福的人不是我。
因为在我的记忆里,那些恩爱和甜蜜是不掺假的。
因为我知道,彼此都真的相爱过。
我不怀疑真心。
只是真心本来就瞬息万变。
只是,在生命最后的时光里,我还是想任性地拥抱你。
我深吸一口气,强撑着说,“你知道我的性格,说到做到。”
他神色似有缓和,像是松了一口气,“好。”
说完就迫不及待的推门走了,毫不拖泥带水,就好像在家里,会沾染上什么难闻的气味。
空荡荡的房间,又只剩下我一个人。
我呆呆地望着桌上的鲜花,想起他刚赚了第一桶金的时候,兴冲冲地给我买了一束花。
恍惚中,仿佛看见裴元白捧着花,在人海中,向我艰难地跑过来,“小寻,这边!”
“小寻,我们赚到钱了!”
“小寻,别人有的,你都会有……”
“小寻,你比花还美……”
我愣愣地伸出手,就要接过那捧鲜花……
花却砸落在地,他也渐渐消散在人海川流……
“别走……”
哭着大喊,他却头也不回。
我只能在地上疯了似地摸索……
“怎么找不到了呢……怎么会……”
“怎么会!”
回答我的只有无边无际的黑暗,和冰冷刺骨的寒风。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愿用一生去寻你》<<<<


第四章

我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
以为会是元白,我惊喜的按下接听键。
电话那头,却传来另一道温文尔雅的声音,“阮小姐,你好,今天是复诊的日子……”
我顿时有些意兴阑珊。
真是糊涂了,元白怎么可能主动找我呢?
“阮小姐,你在吗?这复诊不能再拖了……”
我闷闷地应了一声。
约好时间,就赶往医院。
走在路上,瑟瑟冷风吹过,寒气侵入骨髓。
我伸出冻得通红的手,理了理围巾,却依然没有一丝温暖。
街上,光秃秃的树木、枯黄的小草。
死寂,沉睡。
如同我的生命,奄奄一息。
忽然,我愣住了。
前方的咖啡店里,有一个穿着皮草的女人,依偎在身形挺拔高大的男人身旁。
他们靠在一起,似乎在说什么亲昵的话,女人还在男人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只是,那个背影那么像裴元白。
我默默祈求上天,不要对我这么残忍,千万不要是他。
只是,那个人转过头,侧脸分明就是裴元白!
如遭雷击。
我鬼使神差地往门口走去——
女人拿着咖啡,撒娇似地说,“元白,这咖啡好苦啊……”
裴元白耐心地加了一块方糖。
“元白,你对我真好……”女人脸颊微微泛红,娇笑着,摇晃着裴元白的胳膊。
是啊,他对她真好,好到我心里发酸,好到……要和我离婚。
当然……很久以前也对我好过,不过现在早就一点都不剩了。
元白轻笑,“不对你好,该对谁好?”
越发显得,还在偷窥他们幸福的我,像个笑话。
我想,我该离开,这样还能保留可笑的自尊。
可是,腿却沉重的像是灌了铅,抬不起来。
直到,裴元白的目光投射到我的身上。
“你怎么在这里?”
他脸上的嫌恶毫不掩饰。
“元白,你忘了吗?最后几个月……”喉间酸楚哽咽,我断断续续地开口,“你不能找别的女人,否则,我死都不离……”
他咬牙切齿地打断我,“那你怎么还不死!”
一句话,将我心里暂时亮起的希望,全都浇灭得彻底。
腹部好像被一把锋利的匕首狠狠剜了一下,疼意细密连绵的涌上来。
后背疼的沁满了冷汗。
我直直地看向他的双眼,强撑着一字一句道,“你想让我死都赖在裴太太的位子上吗?”
裴元白脸色黑沉下来,猛地伸出手,重重地朝着我扇过来。
“啪”——
我的脑袋嗡嗡作响,踉跄的退后两步,捂住红肿的脸颊,痛得眼泪直掉。
眼睛湿了,脸颊痛,心更痛。
他的眼眸中,怒意仿佛有些变冷。
但只是一瞬间,又恢复了惯常的冷漠不耐。
“记住,这段婚姻,占主导权的永远是我!”
撂下这么一句绝情的话,他就拉着顾绮扬长而去。
我呆呆地站在原地。
多霸道的人啊。
分明是他先追的我,可是先变心的却是他。
他曾拉着我的手许诺,“小寻,只要你不提分手,我们就永远不会分手……”
我记在心里,记了五年,奋不顾身地爱他。
因为我相信,我们两个人,就是永远。
可我忘了,诺言,往往只有听者记得深刻。
他也不止一次地问过,“小寻,你会不会嫌弃我?”
我永远不会嫌弃他。
可是,他却没告诉我,他要是嫌弃我了,我该怎么办?
我该怎么办啊?
这辈子只会爱我一个人,不是已经说好了吗?
满腔的委屈和悲伤,在这一瞬间,齐齐宣泄,淹没了整颗心。
我蹲在地上,将头埋进膝盖,呜咽着痛哭出来。
好累,真的好累……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愿用一生去寻你》<<<<


第五章

再次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
“你醒啦?”主治医生眼里满是关切,伸手探向我的额头,“我在路上,看到你晕倒在地,就将你带回了医院”
他胸前的名牌上写着“苏意远”。
来了两次,还是第一次知道他的名字。
我沙哑着喉咙,“苏医生,谢谢你……”
“不用谢,唉……”苏医生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眉头微蹙,将桌上放着的一沓化验报告递给我,“癌细胞在急速扩散,我建议你摘除子宫……”
他似乎是在可怜我,说话带着一丝小心翼翼。
“那我摘除子宫……能好吗?”
医生没再出声,只是为难地摇了摇头。
“你的癌细胞在不断地扩散,再过不久,别的器官也会……”
我心中一慌,急忙追问,“那我的肝脏……”
“肝脏目前还好,但是短则三天,长则一周,就会开始被癌细胞侵占。”
不能再拖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下定了决心。
“医生,开一个肝脏捐献手术书吧。
时间,就安排在三天后。”
苏医生一脸的不理解,像是要劝我改变决定,
“阮小姐,你真的考虑清楚了吗?你放弃了治疗,又拒绝摘除子宫,身体已经撑不过一个月了,再捐献肝脏,你会死的……”
我打断他的话,淡淡地说,“开吧。”
现在的我,与死何异?
唯一让我欣慰的是,和裴元白的肝脏配型相符。
这是我能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突然,门被推开。
裴元白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我还未来得及多想,他就劈头盖脸,对着我一顿冷嘲热讽,“阮寻,你翅膀硬了!”
“还没离婚,就已经急着找下家了啊。”
我气的浑身发抖。
他只在意我的背叛,浑然不觉自己的双标。
“医生啊,听起来是一个不错的职业……”
我想让他别那么阴阳怪气的说话,但是喉咙涌上一抹腥甜,我咬牙硬是咽了下去,“裴元白!”
我都想不明白,明明提不起一点力气,是怎么将他的名字喊得这么郑重。
“你呢?你怎么这么理直气壮?你在外面左拥右抱就可以?”
他脸上怒意沸腾,狠狠给了我一个耳光。
这个耳光打在几天前同样的地方,已经消肿的脸又很快红肿起来。
口腔还泛起浓重的血腥味。
裴元白却对我的痛苦视而不见,嘲讽一笑,“约会地点选在医院?是不是很刺激?”
“人来人往的,也不知道避讳一下?”
他的目光锋利如刀,似乎要将我从头到脚,剐下一层皮来。
我的眼眸骤缩,心被紧紧揪起。
他竟然用这么深的恶意揣度我,用这么不堪入耳的言语来侮辱我……
这就是我奋不顾身,抛弃一切,深爱了五年的人?
喉间溢出一丝哽咽,声音轻的像是要碎掉一样,“我生病了,我是来看病的……”
他一脸狐疑,拿起桌边的检查单,像是要验证什么。
我心中一慌,艰难起身,伸手想要拿走他手中的单子,但已经晚了——
他眉头拧成了死结,“子宫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愿用一生去寻你》<<<<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