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深时不见她小说 林深白向晚完结版阅读_免费阅读

小说:林深时不见她

作者:哥哥的狗崽崽

主角:林深,白向晚

类型:言情小说

简介:“白向晚,我恨你!都是你的错!是你害死了我的孪生弟弟!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林深的字字句句,令白向晚痛苦煎熬;可林深不知道,白向晚喜欢的一直都是他林深,她从来没有招惹过他的弟弟;林深时见鹿,海蓝时见鲸;当他将她逼上绝路,幡然醒悟后,林深时……再也不见她。

林深时不见她小说 林深白向晚完结版阅读_免费阅读

《林深时不见她》免费试读

第1章 白向晚,你就是个烂女人!

“放开我!咳咳咳!唔——”
白向晚浑身狼狈地跪在浴室的地上,冷得瑟瑟发抖。
一双大手不断地将她的脑袋压进浴缸里,冰冷的水令她险些喘不过气来。
每当白向晚呼吸的时候,就会被冷水呛个半死。
她小时候溺过水,从小就怕水,连学游泳都不敢,林深这样对她,简直就是想要她的命!
“痛苦吗?比起林浅这不算什么吧?那个傻子可是为了你把命都搭上去了!白向晚,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那是一条活生生的性命!”林深宛如恶魔的声音在白向晚耳边响起。
“我没有!我没有害死林浅!林深,你听我说,我真的没有!在你心里,我就这么坏吗?”白向晚崩溃道。
林深攥着她湿淋淋的长发,扣着她的下巴,恶狠狠地道:“要不是为了救你,他怎么会死于火灾爆炸,面目全非?你看到他死得那么惨的样子,就不会做噩梦吗?”
“我也不知道,我也不想的!当时要不是他舍身救我,死的人就是我了!可是真正的罪魁祸首不应该是绑架我的那些绑匪吗?我也是无辜的啊!”
林深冷笑,“你无辜?他们都死了,只有你活了下来,你无辜什么?我唯一的兄弟因你而惨死,而你呢?竟然还在他头七的时候,被查出怀了一个野种!”
“林浅这么爱你,连命都给了你,你就是这么对他的?你若是对他没有意思,当初又何必撩拨他?白向晚,你就是个烂女人人!”
林深一字一顿,每一个字都像一把刀,将白向晚刺得鲜血淋漓。
她没有!
她从来没有撩拨过林浅,她的心里一直爱着的都是林深。
“我说过,那个孩子不是野种!是你的孩子!林深,虎毒不食子,而你却连自己的孩子也能下手!”
一想起那个孩子,白向晚便痛心难忍。
她怀了孩子的事林浅也知道,她本想离开这里,躲得远远的,一个人带着孩子生活,却没想到被人绑架,林浅为救她而死。
林深看到林浅的尸体的时候几乎发狂,控制不住推了她一把,不到三个月的孩子,就这么没了……
“我的孩子?白向晚,你真能装,我什么时候碰过你?反倒是你自己,恐怕都记不清跟过多少男人开房了吧?”
林深看着白向晚哭得梨花带雨的模样,便忍不住幻想究竟有多少男人见过她这个样子,曾经在他心里的初恋,早已面目全非。
“可是你千不该万不该招惹林浅,白向晚,他是我唯一的亲弟弟!你该死!我这傻弟弟到死都没有碰过你,而你呢?却一而再、再而三地背叛他!还把野种栽在我的头上,既然你这么想,我就满足你!”
白向晚痛苦地呜咽,意识模糊前,她含糊不清地说了一句:“你说过永远不会欺负我的……”
林深一愣,一拳击向旁边的镜子,血夹杂着玻璃碎片流了一地。
他目光复杂地注视着早已晕过去的白向晚,又爱又恨,抚着她的脸,心痛地低喃:“为什么偏偏是你?”

>>>点此继续阅读《林深时不见她》全文<<<


第2章 你还他们一个孩子!

“林深哥,向晚的身体好着呢,没事的,你别担心。”
沈梦怡摘下眼镜,站在白向晚病房门外对林深道。
“辛苦你了,梦怡。”林深点头。
沈梦怡摇头,“林深哥,你跟我客气什么,我不止是医生,也是林浅的未婚妻嘛。”
“梦怡,对不起,要不是因为白向晚,你也不会被大家嘲讽刚订婚未婚夫就死了。”林深对沈梦怡充满了歉意。
“林深哥,别这么说,林浅太可怜了,我这点名声算不得什么,就是可惜我身体实在太差,不然至少能为伯父伯母和林浅留下一个孩子……”
沈梦怡脸色苍白,话还没说完,就差点儿跌倒了。
林深眼疾手快地扶住她的腰,“梦怡,这不是你的错。”
“可是,伯父伯母对我这么好,所有人都知道我是林浅的未婚妻,可他却没了,林深哥,你说我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沈梦怡柔弱地问。
沈梦怡是林深的父母从小看着长大的,跟林深林浅是青梅竹马,林家夫妇非常喜欢沈梦怡,便替沈梦怡跟他们最宠爱的小儿子林浅订下了婚约。
现在林浅死了,林母悲痛欲绝,整天在哭林浅死不瞑目,连个孩子都没有,哭沈梦怡命苦,年纪轻轻没了未婚夫……
林深攥紧拳头,然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白向晚!
“梦怡,你放心,这一切都是白向晚害的,我让她还你们一个孩子!”林深目光幽深道。
“你说的是什么意思?”白向晚苍白着脸,站在病房门口。
她一醒过来,就听到了可怕的话。
林浅代替她死了,可对于白向晚来说,她宁愿死的是自己,因为林浅死后,她被最爱的男人用惩罚作为借口百般伤害,仿佛置身地狱。
“梦怡身体不好,很难怀孕,白向晚,你还他们一个孩子,这是你欠林浅的,既然欠了命债就只能用命来还!”
白向晚下意识后退了一步,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林深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还他们一个孩子……什么意思?”白向晚瞪大的眼睛里,闪着泪光。
“你替他们生下属于他们的孩子。”
“这不可能!林深!那我成了什么?我跟林浅什么也不是,却生了他的孩子吗?那我该怎么办?”白向晚无比震惊。
沈梦怡上前一步,握住白向晚冰凉的手,“向晚,你就帮帮忙吧,我是医生,我也会帮你的,你绝对不会有任何危险。”
白向晚猛地甩开沈梦怡的手,“不可能!别的我都可以答应你们,唯独这一点,绝不可能!”
只是白向晚根本没有想到,自己一个病号只不过轻轻一甩,沈梦怡就柔弱地摔到了地上。
“白向晚,我没有想到你竟然如此狠毒!梦怡变成笑柄不是你造成的吗?至于这个孩子,你不还也得还!这是你欠的债!”
林深将沈梦怡扶了起来,“梦怡,你别担心,你和林浅想要孩子这个心愿,林深哥一定会满足你们的,等白向晚的身体恢复后,就准备要孩子吧。”
白向晚摇摇欲坠,林深的话对于她而言宛如晴天霹雳!

>>>点此继续阅读《林深时不见她》全文<<<


第3章 毁容!

备孕的一个多月对于白向晚来说简直就是个折磨,沈梦怡是医生,她仔仔细细地将所有需要准备的东西和吃食都安排妥当,可白向晚一点儿也不想配合。
只要想到她的肚子里即将要怀一个跟她没有半毛钱关系的孩子,而且还是林浅和沈梦怡的种,她就恶心得想吐!
可是不管她再怎么不情愿,在沈梦怡提出白向晚的身体已经彻底恢复,适合怀孕后,她还是被强硬地带进了手术室。
“不可以!我根本就不同意!林深!林深,你疯了!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白向晚被押上了手术台,直接绑住了手脚。
刺眼的手术灯下,是白向晚仓惶流泪的脸。
林深就站在旁边,“我当然可以,因为这是你欠他们的,梦怡,开始吧。”
戴着口罩的沈梦怡微微点头,“林深哥,你先出去吧,很快就好。”
林深出去后,白向晚害怕得瑟瑟发抖……
剧烈的疼痛蔓延至全身,白向晚再拼命抵抗,也无济于事。
绝望的眼泪划落,白向晚的手心已经被自己的指甲刺得鲜血淋漓。
“怎么样?不是很痛吧?白向晚,你最好一次成功,否则,还有得你受苦呢!”沈梦怡在她的耳边道。
“沈梦怡,你是故意的,是不是?”白向晚脸色苍白地问。
“你才知道啊?你不是很清楚我喜欢的是林深哥吗?我也知道,你喜欢的也是林深哥,但是啊,就凭你怀了林浅的孩子,林深哥又这么恨你,你以为他还会再多看你一眼吗?”沈梦怡沾沾自喜道。
白向晚惊恐地看着跟在林深面前完全是两个人的沈梦怡,“你怎么知道我喜欢的是林深?”
白向晚一直以为除了林浅,没有任何人知道她喜欢的人其实是林深,就连林深本人,恐怕也不知道这一点。
“我当然知道,恐怕也就只有林深哥会误会你喜欢的是林浅罢了,而且,是我故意令他误会的,我喜欢了林深哥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林浅死了,我怎么可能会把他让给你?”沈梦怡慢条斯理地摘下手套。
手脚一被松开,白向晚就踉踉跄跄地跌下了手术台。
“沈梦怡,我警告你,马上把那东西拿出来!立刻!马上!”白向晚一把抓过旁边的手术刀,指着沈梦怡。
沈梦怡轻笑,“不可能,这个不属于你的种将会在你的肚子里生根发芽,八九个月后,你只能生下他……”
白向晚几乎要被逼疯,她冲了上去,两个人推搡间,沈梦怡故意抓着白向晚的手术刀,划了自己的脸一下。
沈梦怡惊叫了一声,站在外面的林深一震,他下意识地冲进了手术室,看到的却是受伤的沈梦怡和手里拿着带血的手术刀的白向晚。
“林深哥,我的脸……”沈梦怡抚着脸眼中含泪。
“白向晚!你疯了!你害死林浅现在还想害梦怡毁容吗?”林深咆哮道。
“沈梦怡是故意的!我不会让你们得逞的!我绝对不会生下这个孩子,这是不对的!”白向晚死死地掐着自己的肚子。
林深抬起手,一巴掌狠狠地甩在她的脸上!
白向晚抬起头来的时候,林深的心狠狠地震了一下。
摔在地上的时候,手术刀狠狠地扎在了她的脸上,鲜血淋漓……

>>>点此继续阅读《林深时不见她》全文<<<


第4章 林深,我恨你!

“别闹了,赶紧去处理脸上的伤吧。”
看到白向晚这副模样,林深没来由地有些心疼,他弯下腰,想扶白向晚起来。
没想到白向晚却甩开了他的手,猩红的眼睛死死地瞪着林深,“我就是死也不会生下这个孩子的!”
林深气急,“可我不会让你死,如果你不想还这个命债,就用你弟弟来还吧!反正,要不是林浅,他早就死了!”
白向晚愣住了,他们姐弟从小就在孤儿院长大,两年前,弟弟出了重大车祸,只剩下半条命,变成了植物人,一直在重症监护室里,靠着仪器吊着命。
白向晚为了照顾弟弟,连大学都没有毕业就辍学出来工作了,幸亏她在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林深和林浅,出事的时候林深在国外,是林浅借了十几万给她,解了她的燃眉之急。
在那之后,白向晚一直有在努力工作,定期给林浅还钱。
“林深!你怎么可以这么做!”白向晚不敢置信。
“我为什么不行?你以为林浅死后,你弟弟的医药费是谁出的?你以为你仅仅是欠林浅十几万而已吗?当初光他手术的费用就已经四十多万了!要不是林浅爱着你,这些债你还得清吗?”
林深沉着脸,“我再说一次,如果你敢不要这个孩子,我会断了你弟弟所有的医药费,以你目前的能力,他应该活不过一周吧!”
白向晚绝望地摇头,“林深,我恨你!”
“你说过永远不会欺负我的……”
林深的耳边又响起白向晚曾经说过的话,痛彻心扉。
他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他明明深爱白向晚,却只能让她恨自己,只能一步一步将她越推越远。
白向晚捂着脸上的伤一步一步走向弟弟所在的重症监护室,长相清秀的男孩已经沉睡了许久,却一直没有醒过来的迹象。
这是白向晚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原本她还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却被林深这个亲生父亲害死了。
如今,她被迫怀了别人的孩子,弟弟又是唯一的亲人,他既然没死,白向晚又怎么舍得放弃他?
白向晚死死地掐着自己的肚皮,她到底该怎么办?
“白小姐,你的脸……”
刚进来想查看白向晚的弟弟的情况的护士看到白向晚脸上的伤,顿时吓了一跳。
“我没事。”白向晚摇头。
“我帮你处理一下吧,对女人来说脸很重要,要是稍不注意留下疤痕就不好了。”
“谢谢。”
白向晚苦笑,比起她脸上那可怖的伤口,恐怕沈梦怡脸上的小小划伤更令林深心疼吧。
只可惜,伤口太深,再加上白向晚根本没有心情理会,最后脸上还是留下了疤痕,生生毁坏了原本五官精致的脸……
就在白向晚痛苦纠结中,时间悄然流逝,她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了起来。
肚子里的孩子,逐渐成为了白向晚的心病。
每一晚她都会在噩梦中醒来,梦到这个孩子长得像沈梦怡。
有时候又会梦到死去的林浅感谢她生下这个孩子,更多的却是梦到自己跟林深诀别。
她是一个没有结婚的女人,却怀了别人的孩子,又怎么还有资格留在林深的身边呢?
沈梦怡说得对,林深,永远也不会要她了。

>>>点此继续阅读《林深时不见她》全文<<<


第5章 连哭都哭不出来!

白向晚挺着大肚子艰难地走在小巷子里,这几个月她心如死灰,很少运动,因此只不过走了十几分钟,就有些体力不支、脸色苍白。
原本林深专门找了一个保姆守着她,让她老老实实地待在家里,哪里也不要去。
但是那个保姆似乎对她很有意见,从来没有让她吃过什么好东西,也没有帮过她干什么活。
今天更是突然就不见人影,一房一厅的小屋子里什么吃的都没有,白向晚曾无数次想过,要不干脆别吃了,把肚子里的孩子饿死算了。
但是到底还是没狠得下心,不管怎么说,这个孩子始终在她的肚子里存活了大半年。
虽然这个孩子不属于她,可孩子毕竟是在她的肚子里一天天长大的,慢慢的有手有脚,慢慢的会动……
白向晚没有办法,她只能一个人出了门,去了一趟不远不近的超市。
附近没有公交车,白向晚可怜到连打车的钱都没有,只能步行。
谁能相信,林深那么有钱,可是那个保姆却处处问她要钱,而且根本没有买过什么好东西给她吃。
这几个月,白向晚因为营养不良,越来越瘦。
除了肚子外,她的四肢比以前更瘦,从背影看,根本看不出是一个怀孕八个多月的女人。
好不容易到了超市,草草地买了一些肉类和蔬菜,便想着赶紧回去。
她肚子有些不舒服,白向晚咬了咬牙,打算穿过巷子回家。
如果走大路要远将近十分钟的路程,白向晚怕自己撑不住。
只不过白向晚刚走进巷子,就后悔了。
几个格外眼熟的男人正在前面抽着烟等着她,为了还债和生活,白向晚之前一直在一个夜总会工作。
她没有办法,如果找一份正常的工作,工资非常低,根本没有办法生活和还债。
唯有夜总会,不仅底薪高,还有提成和小费,只要她哄得客人高兴,有时候一个晚上她就能赚几千块。
“我说最近怎么不见你呢?原来是大了肚子,没办法陪我们喝酒、跳舞啦?”
“啧啧啧,难为我们几个这么想你,一直在找你呢,我们老大没有你,连酒都觉得没味道了……”
嘴里叼着烟的男人一把扣上了白向晚的下巴,强迫白向晚抬起头。
“我已经不在夜总会上班了,你们找别人喝酒去吧。”白向晚哆嗦地道。
以前在夜总会上班的时候,林浅总会找朋友暗中护着她,林浅死后,她便越来越不敢一个人去上班了,她也害怕林深会因为她在夜总会上班就认为她自我放弃、沦落风尘。
被迫怀孕后,这份工作也只能辞掉。
“那怎么行呢?我们就是喜欢你啊!”男人凑过去,像狗一样嗅了嗅。
白向晚厌恶地摇头,“我怀孕了,别这样……”
“肚子确实挺大的,不过没关系,哥们可太想你了!”
“放开我!”白向晚用力一挥,男人的脸上顷刻间多了一道血痕。
“嘿!你还给脸不要脸,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就算回夜总会也不吃香了,但是谁叫爷喜欢你呢,你跟着爷,一定让你吃香的喝辣的!”
醉醺醺的男人凑了上来,白向晚连哭都哭不出来。
是啊,她的脸已经被林深毁了。
“不如我送你们下地狱去吃香的喝辣的,怎么样?”一道森冷的声音从白向晚的身后传来。

>>>点此继续阅读《林深时不见她》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